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三十章 深藏不露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章 深藏不露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唐轻容被关在了另一处的房间,这一次的待遇比之前好了太多。从前呆在冰冷的石室,现在只是被软禁在房中,房中一应齐全,只是没有人。

    宇文洛除了第一日将她送到这里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转眼已经第五天,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被遗忘了,只是她有些担心顾夜阑,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正心急之间,却听屋外传来阵阵喧哗之声,唐轻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便被守卫拦住。只听见前方传来震怒的声音。

    “你们干什么吃的,那么个大活人也跟丢了?”

    无忧谷的弟子一个个全神戒备,二公子宇文秋彦一向都是温文尔雅,对待每一个下人都很好,可是今日却发了大火。

    原因是在这种紧张时刻,他们居然把宇文初给弄丢了,难怪宇文秋彦会发大火了。宇文初是谷主千交代万嘱咐要好好看守的,可是今天一早,却发现原本呆在房中的宇文初不见了。

    宇文洛本就对宇文初顾忌,若是知道他逃跑,不抓住还好,要是抓到只怕会……一向好脾气的宇文秋彦都忍不住要吼几声。此时最关键的问题是一定要在宇文洛之前找到大哥。否则,他可不敢想象。

    “二公子,您息怒,大公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被我父亲知道还可以无事?!调集人手,谷里谷外都要找,仔细的找,知道吗?”宇文秋彦冷声道,大哥如今还负伤在身,到底能跑到哪里去?

    “是。”

    听着声音越来越低,唐轻容走回屋,大公子?难道是周初?他被宇文洛也关起来了吗?上次他受了这么重的伤,他怎么会逃走?

    唐轻容有些想不通了,可是现在不是思考的时候,此时府中混乱,看来宇文洛是不在府中了。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她看着门口的两个守卫,在屋里走了两圈,终于抓起桌上的茶壶朝着两人身上砸去。那两人没想到唐轻容会砸他们,当即一躲。

    唐轻容耸耸肩,“手滑了而已。”

    那两侍卫互相看了一眼,都狠狠瞪她一眼,没有说话。

    唐轻容于是每隔一会,没有任何规律的向着两个人砸东西,直到将东西全部砸完,那两人也没有说上一句话。

    唐轻容看着他们,忽然狡黠的笑了笑。转身回屋开始睡大觉。

    黑夜里有一道身影落在宇文洛书房门外,推门而入。不知在房间里找了什么,飞身出去时,被正好进屋的宇文洛发现。

    “什么人?”宇文洛一声低吼,整个无忧谷的人都行动了什么。一时之间无忧谷火光点点,侍卫四处追查,只为抓到那偷盗物品的小贼。

    宇文洛连忙打开暗格,打开夹层里的锦盒时,里面却已经空空如也。他恨恨的将盒子一扔,对门外大声喝道:“你们都在做什么!!快给我去追!”

    护卫们早已头皮发麻,此刻见谷主震怒,还不都立即退下。

    火光蔓延,几乎照亮了整个无忧谷,打斗声此起彼伏。数个持剑护卫将一个身着夜行衣的盗贼围在了中间。在黑夜之中刀光剑影灼灼闪亮。

    只见盗贼的手上拿着一柄好剑,正是出自无忧谷的月初剑。

    忽然另一道黑影一跃而出,一剑就像黑衣人胸口刺去,黑衣人脚下一转,只堪堪避过。刀光剑影,黑衣人剑法很好,可是内功却不及宇文洛。

    一掌击于胸前,蒙面的黑布被强行扯下,露出了周初的清俊的面容。宇文洛披着黑色的外衫,负手看着火光下的宇文初,愤愤道:“初儿!竟然是你!”

    周初吐了一口血,冷笑道:“是我,怎样?”

    宇文洛笑得阴狠:“你竟敢背叛我,身为我的儿子竟敢帮着外人对付我。”

    “背叛?呵……”周初只浅浅一笑,不置可否。

    “哼,初儿,将灵玉给我,我可以让你死的轻松一些。”宇文洛的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

    “你说这个?”周初将手里的布包扬了扬,突然向远处的湖里丢过去——

    宇文洛大骇,直觉的去捡,周初趁所有人注意力分散的瞬间,一口气拔地而起,飞跃而走。

    无忧谷唯一的静处地牢,看守迷迷糊糊的打着盹。唐轻容一棍将他从身后敲晕,从他身上摸了钥匙,打开牢门,月光下只见一个苍白的身影靠在墙边。他的衣服很干净似乎并无受伤,唐轻容急忙走过去,轻轻唤道:“王爷,王爷……顾夜阑,你醒醒。”

    顾夜阑似乎被下了药,身体瘫软无力,“你,怎么会在这里?”

    唐轻容看着他这个样子,有些心酸:“你,怎么了,怎么身体这么凉。”

    顾夜阑虚弱的笑了一下,无所谓道:“只是软骨散,他只是怕我逃走。”

    唐轻容轻轻将他扶起来,说道:“我们走,现在外面乱作一团,现在是我们最好的时机。”

    顾夜阑有些吃惊:“外面发生了什么?”

    唐轻容笑了下:“不过是制造了一点混乱,顺便拿了一点东西。”

    顾夜阑忽然一把握住她得手,神色郑重:“宇文洛下手很重,你当心。”

    “嗯。”唐轻容勉强笑笑,“别担心,你还不知道我么?什么事情我害怕过?”

    “我们快走,其他的事出去再说。”她想扯断他脚上的铁链,试着用钥匙去开,可是竟然没有一把钥匙能打开锁。

    顾夜阑忽然用无力的手推开她的怀抱,静静地靠在墙边:“你先走吧。”

    唐轻容一惊:“不行!”

    顾夜阑神色沉稳,声音沉沉:“你带着我根本不可能逃走。”

    “不!”她不停地摇头,朦胧间,她惟一想到的,是无论如何,也要带他离开这里。

    顾夜阑叹了一口,将她抱入怀里:“你听我说,你先出去将此事告诉七哥,他会带人来救我。”

    “既然是一起被抓来的,当然要一起走!”她不同意他这个提议。

    顾夜阑还想再说,忽然听见门外一阵轻响,他惊慌的对唐轻容说道:“快去上面躲起来。”

    唐轻容抬头知道他指的是上面的房梁,顾夜阑已经知道自己会武功的事情,唐轻容咬咬牙,身体一跃在梁上刚刚躲好,就见宇文洛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她抱着横梁,按照以前十七教的方法,屏住呼吸。看着下面的一切。

    夜已深,顾夜阑静静坐在那里,随意拿起身边还在未雕刻完的木雕,拿出怀里的小刀慢慢雕刻。

    宇文洛走至顾夜阑面前,见他气定神闲,不由冷笑道:“晋王爷好兴致,深夜不睡觉还有心情做木雕。”

    顾夜阑并不不理会,只是低头默默地雕刻木头。从宇文洛进来时,他就没有抬头去看他一眼。

    宇文洛见他如此,不禁微怒道:“本谷主与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顾夜阑依然不去理会,宇文洛何曾被这样冷落过,沉声道:“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若还是没有解药,你将什么也得不到。”

    唐轻容的心一沉,顾夜阑真的中了毒吗?这该死的宇文洛,下手真是狠毒。

    顾夜阑淡淡道:“我早已说过,我与你无话可说。”

    宇文洛眼眸一寒,忽然道:“你不怕死,那令夫人的命你也不顾了吗?”

    顾夜阑略有反应,抬头淡看宇文洛一眼:“你本就不会放过她。”

    宇文洛哼了一声:“你倒是知道的清楚,不过,如果你答应,我可以考虑饶她一命。”

    顾夜阑充耳不闻,只道:“夜深了,本王不喜欢有人打扰,恕不远送。”

    宇文洛突然一怒,右手变成虎爪,直取顾夜阑咽喉。

    他下手毒辣,根本不留一丝余地。房梁上得唐轻容差点吓叫出声,只将手捂住自己的唇,饶是这样也发出了一丝声响。

    宇文洛稍稍一滞,顾夜阑手中的小刀已经反手从下方刺入了他的手臂里。宇文洛一痛,当下变招,顾夜阑却已经负手站在了三丈之外。

    唐轻容知道顾夜阑的武功力量,却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厉害,能伤到宇文洛,已经让她诧异不已。

    宇文洛亦是愕然,明明顾夜阑中了毒,为什么还会有这么迅捷的反应,而且如此轻巧地化解了他的杀招。

    想此,他冷哼一声道:“晋王爷果然是一位高手。”

    顾夜阑目露精光,双手负于背后,淡笑道:“本王不喜欢深夜与人讨教武功,还请离开吧。”

    宇文洛何时败于过下风,当下一出掌,又出杀招。顾夜阑将双手化为刀,迎向宇文洛的攻击。

    此时的顾夜阑周身散发着凌然的霸气,他天生就是这般的傲然,此时的他更多了一份凌厉。

    双掌相对,划破长空。

    “难怪晋王爷不肯臣服与我,原来是深藏不露。”

    “本王不会臣服于任何人。”

    “呵呵……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的亲侄子也会想要铲除你了。我若是他,身边有了这样一个威胁,也会不择手段除去的。只可惜,你却先下手为强了。”

    顾夜阑不置可否,宇文洛忽然甩手离开,也不再去看顾夜阑。

    正当唐轻容奇怪宇文洛怎么肯就此离去的时候,却忽见顾夜阑跪倒在地,连吐了三口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