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三十一章 林风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一章 林风随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不可遏制的心痛传遍全身,她急忙跳下来,也顾不得会不会给宇文洛发现。

    只见顾夜阑瘫倒在地,她哭丧着脸道:“你怎么样,你别死啊?”

    顾夜阑喘了一口气,有些无奈,一声幽叹道:“我无事,只是真气消耗太多,导致气血不顺。只要休息一会就好了。”

    忽然想到宇文洛的话,她急忙问:“他给你下了什么毒?我去给你偷解药。”

    顾夜阑愣了一下,忽然摇了摇头:“别去!你先走。”

    唐轻容本想说不,但一想到他的身体,忽然涩涩的说道:“你等我。”

    说完跑了出去。

    唐轻容刚跑了两步,就看见了前方的宇文洛。她的心一凉,恐怕今日在劫难逃。不行,一定要拼一拼。

    她猛一提气,拼命的想要逃开,可她不是顾夜阑,根本打不过宇文洛。身后一阵剧痛,身体猛然下落。

    唐轻容只觉得这一掌就要将她的五脏六腑都震碎了。宇文洛手中的剑指向唐轻容的喉咙,说道:“灵玉呢?”

    唐轻容勉强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容,道:“灵玉一直不是在你的手上吗,我怎么会知道?”话一说完,一口血涌了上来。

    她心知自己伤得不轻,可是她现在知道自己根本不能死,顾夜阑在等着她,不知道周初有没有把灵玉摔碎,要事摔碎了。那么她也就不怕死了。

    她的古代之行,似乎有些辛苦。

    宇文洛一怒,手中的剑直直向她的心口刺去,唐轻容哪里能躲过这一剑,可没有预料之中的疼痛,身前站着一个男人,替她化解了危机。

    抬头一看,竟然是十七!

    林风随此刻站在那里,看不出神色喜怒,只道:“宇文谷主,你这是?”

    宇文洛一见林风随,脸色一寒:“这是我的家务事,还请林公子不要多管闲事。”

    林风随薄唇轻抿,他望了一眼唐轻容,他的目光里隐隐透出焦灼般的痛。

    一转身,他狠狠瞪了想要宇文洛一眼:“我要带走她。”

    “不行!”宇文洛丝毫没有犹豫。

    “宇文谷主!”林风随的声音冰凉,“我向谷主讨一个人情,将她交给我。”

    宇文洛冷笑:“林公子,这是西罗的事,我不想与你为敌,这个人情恕宇文洛不能卖给你。”

    “你!”林风随怒极,忽然看了唐轻容一眼,就在宇文洛不备之际向他出手。

    唐轻容趁这个机会再提一口气,孤注一掷般用了全力飞跃而去。

    宇文洛想要去追,却被林风随拦下。他怒极,大喊:“把她拦住,拦住!”

    唐轻容跌跌撞撞走了许久,终于吐出一口血,跪倒在地。关键时刻十七来救她了。想到他,唐轻容忽然觉得心头一阵温暖,原来自己还是这样的爱他。压不住体内血气翻涌,她支撑着靠在一棵树上。

    她微闭双眸,不知道现在的十七怎么样了,还有周初,不知道受伤没有?还有顾夜阑,她要先去通风报信。否则只怕宇文洛会向他下手。

    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待唐轻容意识到有人靠近时,她惊愕的睁开眼睛,随即被熟悉的气息包围。

    她的心忽然安定了下来,将他紧紧抱住。林风随紧紧将她揽进怀里,一只手已经探上了她得脉搏。

    唐轻容忽然抬起他的脸,看着他说道:“你不是叫我晋王妃吗?不是说不要理我吗?还说从未爱过我。你……”

    话还未说完,她已经被他重又搂入了怀中。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他的声音有着隐痛。

    “我偏要说,你不要碰我,既然不要我,就不要碰我。”她得声音不由得哽咽。

    林风随将她抱得更紧,一边摇着头,嘴里却说不出话来,只觉的心疼的感觉一丝丝从心底漫延开来。

    “咳咳咳……”唐轻容忽然弯下身子,捂著嘴剧烈的咳嗽起来,每咳一下就吐出了一口血。林风随清晰的见到鲜红的血正从她的指缝里漏出来,心,猛的抽痛起来。

    唐轻容的身子一震,猛地就要将他推开,却被他一把搂回了怀里。

    “咳咳,我会弄脏你的衣服。”

    他不语,只是手上的力道却没有放松,他能感觉到肩上的灼热,是她得血,竟然烫的他好痛……

    寒冽的冬夜里,风继续吹着,他迟迟没有松开手,直到她稍稍平复一些,才伸手去擦她嘴角的血,“丫头,你不要害怕。”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熟悉的怀抱,这一切竟然又回到了她身边。

    “是不是我快要死了,所以,你才愿意对我温柔……”她低低的笑了起来,心里好痛。

    “你不会死的,我怎么可能让你死……”他的声音諳哑,像是忍耐着莫大的痛苦。

    唐轻容胸口一痛,心中浓浓酸楚:“十七,我一直在等你回来,等你告诉我你有苦衷。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

    她忽然想起了周初母亲说的话,不由得脱口而出。“既然爱的如此轻薄,为何还要去爱?”话一脱口,一口血也随即吐了出来,染在他的衣襟前。

    林风随慌忙为她拭去血迹,鲜血染红了他的手,可是却没有丝毫想要停止的意思。他的心猛然紧缩,抱着她低吼道:“不是这样,不是这样!”

    她狠狠抓着林风随胸口的衣襟,轻轻道:“去找荀王救晋王,他还在无忧谷。”说完最后一句,她只觉得全身都在痛,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任凭自己向后倒去,却被林风随紧紧抓住,她听见他在她得耳边说着什么,可是她已经无力再听。能在他的怀里死去,她也不再遗憾。

    “御姑姑。”林风随抱着昏迷的唐轻容跪在草茅外,看着从房中出来的白发女人。

    这里是万毒林,这里到处繁花似锦,瘴气弥漫,这里虽美,可谁都知道这里的一切含着剧毒。

    林风随已经在屋前跪了许久,御柔终于正眼看了看眼前的男子,叹了一口气:“罢了,进来吧。”

    林风随一喜,将唐轻容抱进屋放置到床上。

    御柔为唐轻容探了探脉,又检查了一下伤势,诊断完伤势后,叹了一口气。起身从一旁的药里拿出好些药材,分别放入药钵中研磨。

    “如何?”林风随坐在床边,俊美的脸上丝毫看不出表情。

    “脉息不稳,五脏六腑俱受重创,如果不是你及时以真气护住她的心脉,恐怕她也不会撑了这么久。”

    “她还有没有救?”他的神情黯淡了一下,问得有些急切。

    御柔在瞥他一眼后继续低头捣着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轻问:“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他直勾勾看着御柔:“什么?”

    “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救这个女孩?在我的印象里,你还从来没有求过什么人?也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表情。她既然已经嫁给了别人,为什么你还要救她?”古代已婚与未婚的发髻不同,御柔一看便知。

    她本来猜想是林风随自己的妻妾,可当她询问时得知不是时,便不想再救这个女人。

    林风随向来凡事稳重,他虽风流不羁,可从没有这样认真过。

    林风随身体一僵,“她爱我。”想到唐轻容曾经的话,他缓缓的吐出这三个字。

    御柔将草药全部磨碎后,将雨露混合一起倒了进去,继续研磨。“爱你的女人那么多,为什么对她不同?你从来不会这样。”

    林风随眼眸一暗:“她会好起来吧。”

    “很难说,她的身体本就不好,这次受了重创,她自身没有内力,是不可能自我调息的。”

    “那要怎么办?”

    “除非……”她的脸色很是犹豫。

    林风随立即问道:“除非怎样?”

    御柔叹了一口气:“你确定要救她?只怕她活着会让你失去许多。”

    林风随愣了一下,看着唐轻容的神色时,不忍的别过头:“告诉我吧。”

    “需要一个内力深厚的人帮忙,但是会毁去你一半的功力。”

    “好。”

    “你不在乎?”御柔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林风随摇摇头:“无所谓。”

    “好吧。”御柔长叹一口气,将药倒入碗中,“我去煎药,等下教你为她疗伤。”

    “好。”

    御柔走了两步,忽然回头,清冷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我虽是你的亲姑姑,可是你也应该明白我谷中的规矩。”

    林风随点头:“愿任凭吩咐。”

    御柔的脸上竟然浮起了一抹笑容,她虽满头白发,却是红颜之姿。这一笑竟让人惊心动魄。她说:“你真的与你父亲不同。”

    林风随微微错愕,御柔接着说:“我的条件很简单,与西罗和亲,迎娶永连王之女颜如郡主。”

    很久,林风随都没有说话。

    御柔看着他:“你放不下?还是不愿意?”

    “好,我答应。”林风随眼神黯淡。

    “你就不怕她醒来失望?”

    林风随眼波动了动:“我只想她活着。”

    御柔叹了一声:“其实我也是为了你好,你是南诏的希望,万不可因为儿女私情而误了江山。”

    “我明白。”他淡淡的回答,全身有些无力,他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得睡颜。

    “她懂你的心情吗?”

    林风随没有回答,但是那个时候她是含笑闭上眼睛的。她应该是懂得吧。

    御柔摇摇头:“希望你可以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林风随闭上双眼,草庐之内只留下唐轻容浅浅的呼吸。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