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三十九章 委屈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九章 委屈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唐轻容被他吼得一愣,“我……”

    林风随的脸色很难看,眼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温柔,他斥道:“你以为你学了多久的武功,真的可以和高手斗吗?上次如此,这次又是如此。你当我能救你几次,你就如此不爱惜自己!”

    唐轻容虽是挨骂,心中却是一暖,她拉住林风随的衣袖,轻声道:“我只是担心他会……”

    “杀了我吗?”他狠狠的甩开她的手,唐轻容心中一颤,就听他道:“你以为他会杀了我吗?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就算他杀了我,我也不想让你为我而死!你明不明白!”

    唐轻容眼睛一红,委屈的看着他:“我,不想拖累你。”

    林风随想要脱出口的话一滞,终于甩袖离去。

    看着他怒气冲冲的回房,唐轻容心中更觉得委屈难过。

    夜已深了,林风随房中的灯火还未熄灭,唐轻容今夜却不敢靠近,她很怕他的冷漠与怒火。

    一团寒意从窜上指尖,嘈杂的夜声之中传来她得咳嗽声。她坐在房顶上,咳嗽得撕心裂肺,顾识彦的那一掌虽然被她挡下,但还是震的她心肺难受。她很明白林风随在生气什么,他几乎用了半条命来救她,可是她却如此不知爱惜。是她让他失望了。

    想起灵玉,她忽然有些哀愁,现在所有人都想要灵玉,不知道风随与顾夜阑是不是怀带着相同的心思,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已经不敢完全信任任何人了。

    只是,灵玉能够起死回生,长生不老却让她觉得是无稽之谈。可是想起前世死的模样,又不得不让她相信。无论如何,灵玉必须毁去,制造了这么多祸端的东西也必须毁去。

    此刻自己已经不安全,跟随着风随,已经为他带来了许多麻烦。继续下去,只怕会对他不利,甚至伤害到他的生命。

    幽幽叹了一口气,不知他的气什么时候能消。

    而此刻的风随坐在屋中却静不下来,那一掌他当然知道有多凶狠,就是自己也不敢硬接,唐轻容不知死活的去接。此刻听见房顶之上传来的咳嗽声,他心中更怒。这个笨女人,难道不懂照顾自己吗?

    不过,他也忘记了她根本不会用内力疗伤,深叹了一口气,他猛地打开房门,一跃飞上房顶。却见唐轻容正躺在屋顶上看星星。

    他一怒,却是口气淡淡:“好看吗?”

    “啊?风随?”唐轻容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出现,正张开笑脸,可见他的脸色却愈见阴沉,他看来是真的生气了,而且很严重。

    她眼睛泛红,禁不住伸手拉住他的袖口:“十七,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好不好?我下次不会了?你怎么样才肯消气?十七……”

    林风随撇过头,抽回自己的袖子,不想去理她。

    唐轻容呆呆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无力的垂下去,一捂脸就哭了起来……

    “你不肯原谅我了,你生我的气……”她幽幽的声音触痛了林风随的心。

    见她哭的伤心,林风随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早就知道自己无法面对唐轻容的眼泪,终于转过头。回头竟见她可怜兮兮的哭着,再也没有了气恼她得心情,走到她得身边,低声道:“别哭了,我没有生你的气!”

    他口气虽不好,但总算肯理她了。唐轻容猛然抬头,“你,不生我的气吗?”

    她绝美的小脸上哪里有泪珠,林风随这才知自己给她骗了,再哼一声,就要离开。

    “风随……”见他要走,唐轻容站起来一把从身后抱住他。

    林风随站在原地没有再动,她柔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的胸口好痛,你要是生我的气,我就更痛了。”

    他轻叹一口气,“你受伤了。”

    她轻轻嗯了一声,将头埋在他的衣衫内,低低道:“嗯,好痛哦。”

    他没有回答,反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带着她一跃跳了了屋顶。

    林风随将她抱在床上,唐轻容可以感觉到源源不断的内力正在她得体内流淌,彷如小溪流淌一般的舒适。胸口的疼痛渐渐消失,不知何时她已经被这股温暖着迷,沉沉的睡了过去。

    唐轻容一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跳下床,洗漱完毕便径直跑到里风随的房间外。

    唐轻容来得正巧,看到房门大开,往里一探,正见林风随恰在穿衣。

    唐轻容微微尴尬,刚想掉头离开,却已被林风随看见了她得影子。他慢慢整理自己的衣襟,一边喊道:“跑什么?还不进来。”

    唐轻容的脸微微发烫,却不见林风随有什么不适。他的头发还披散着,如缎的长发竟比一般男子要长上许多。她曾经见过,所以很难忘,此时再见依然觉得悸动。

    此刻的他风流之中宛然有一丝妖艳,让她竟然不敢直视。

    “怎么了?”见她呆呆的看着自己,林风随唇角带笑。

    唐轻容抿了抿唇,看着他,说话也有些怯怯了:“我……”

    林风随向她笑了笑,示意她继续说,唐轻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今天要一起去。”

    林风随停在腰间的手一顿,抬头看着她勾起嘴角,笑得温暖却不见悦色,他沉声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哪?”

    唐轻容一时沉默,在他询问的目光之中,低声道:“我听见昨夜你和顾夜雨的对话。”

    昨夜?林风随皱了皱眉,昨夜顾夜雨是来过,只是那个时候的唐轻容不是睡了吗?

    见他疑惑,唐轻容摇头,浅浅的笑:“我被冻醒了。”没有了他的热源,她当然会醒。

    林风随迟疑了许久,低声道:“你不能去。”

    “我要去,我认识无忧谷的地形,而且我也能……”她说的有些急切。

    “你也能怎样?”他的笑容让人迷失,让人沉醉,他道:“容容,我们去救顾夜阑,我会让我的十三哥照顾你……”

    “我知道你会嫌我麻烦。”唐轻容的声音闷闷的,自嘲笑笑,她得话中多了份落寞,“我也知道我对付不了宇文洛,可是顾夜阑被抓是我害的,我不想坐在这里去等。我欠了他太多,这一生,我都无法将我的情给他,我不想欠他更多。”

    林风随无法反驳,他认真的看着唐轻容,那样的眼神直要将她吸了进去:“容容,你欠他的我来还,你不要再做什么。”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现在的你比顾夜阑更加要危险,你别让我再忧心,好吗?”他有些哄她,神情却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唐轻容知道他的担心,也知自己再说无用,点点头,有些失望的“恩”了一声。

    她看着林风随柔软的发丝,忽然低声道:“让我为你梳发吧。”

    林风随微感诧异,好笑道:“你会?”

    唐轻容白了他一眼,“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

    林风随的目光有些怀疑,还是坐下去让她折腾自己的头发。

    唐轻容的手很轻,他的发丝的触感很好,这样的他更加让她迷恋。为他将发高高束起,配着他的这身衣袍竟是尊贵无比。其实她早该在第一日就该知道他的身份不浅。只是那个时候,她并不关心这些。

    看着镜中俊雅的男人,她轻轻搂住他,沉沉道:“你也要安全回来。”

    林风随的身体微微一震,轻抚着她得手腕,轻声说:“等我回来。”

    林风随前脚刚走,唐轻容便跳上了屋顶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直到完全看不见才低下头。她有些不安,上一次他离自己而去的时候,自己也是这样的不安,现在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她有些懊恼自己的胡思乱想,可让她呆在这里,她怎么能平静。

    坐了许久,她决定不去等待风随口中的林云廊,抬脚便往外走。

    刚一出门,便听见一个悠悠讽刺的声音响起:“果然被十七弟料到,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不安分。”

    唐轻容看也不看是谁,抬起一脚就踢了过去:“不知道在门口会吓死人吗?”

    林云廊身形轻巧一避,恼怒的看着这个粗怒的女子,轻哼一声:“真是刁蛮,不知道他看上你哪一点?”

    唐轻容从他开口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他的身份了,这话她很不爱听,眼睛一眯:“要你管?”

    林云廊一偏头:“本王没兴趣管晋王妃的事情!”他特意强调了“晋王妃”三个字,令唐轻容有些愣怔。

    她是晋王妃,多么尴尬的身份。

    也不想再和林云廊多话,她斜了他一眼,抬脚便走。

    林云廊袖子一挥,挡住了她得去路:“十七弟说了,不准你去。”

    唐轻容回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可知他们要怎么救顾夜阑?”

    林云廊抿唇不语,唐轻容冷笑一声,抬脚便走。

    林云廊再次挡住她得去路,说道:“十七弟是为了你好,若非必要,一定会平安带回晋王。”

    唐轻容回头瞪他:“若非必要?看来你们并不打算去救他?”

    “这些我无需告诉你。”他不打算将一切事情说出来,尤其是对于一个女人。

    唐轻容只觉得心中一阵烦乱,“你让开,你们不救我去救。”

    “晋王妃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林云廊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他鲜少乐意与女人说这么多。

    唐轻容也动了真怒,看他道:“本宫不爱喝酒,可若是你敢拦我,我必会让你喝毒酒!”

    林云廊哪里见过这样的女人,眼眸一寒:“你敢这么跟我说话?若不是看在十七弟的面子上,我一定杀了你。”

    唐轻容丝毫不惧,道:“为何不敢,在这西罗本宫的身份还轮不到你来拦我。”

    林云廊脸上隐有怒气,沉默了一会,反而放开了手,他低声笑道:“你想死,我何必拦你。”

    唐轻容冷冷瞥了他一眼,从他身侧闪过,没有再回头。

    林云廊看着越行越远的唐轻容,唇边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