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四十章 冷香幽幽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章 冷香幽幽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昨夜施月喝了很多酒,今早却早早的醒了。刚出房门,天色还很黯淡,春娇院的女人都还未起身,院内一片幽静。

    施月揉了揉头,顺着长廊慢慢走着,冷幽的花香袭入鼻尖,让她心神一荡。清寒的晨风夹杂着几片冰屑拂过,割得她得脸颊微微生疼。

    长廊的尽头站着一抹颀长的影子,男子的背影很孤独,长长的墨发倾泻满肩满背,那侧脸的线条优美如画。许是修道的缘故,他的眉目之中总是带着一份仙风道骨却又疏离冷漠的姿态。

    施月轻悠的叹了一声,隐带一丝惑人的邪魅,她得目光眷念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浅浅的吟道:“夜露湿衣不知,却是为了谁独立风宵?”

    周初早已察觉她得靠近,本来手中正抚着一朵花,却因她得这一声“哥哥”而生生掐断。

    周初回眸,看着她只淡淡道:“可查到她得消息了?”

    施月微微一笑,笑容依旧魅惑:“哥哥从醒来就一直问晋王妃的消息,难道你喜欢她?”

    周初心口一紧,仿佛被人窥着了秘密,他猛地回过头去:“我要走了!”

    施月脸上的笑容微微变色,有刹那的惊愕,转而低声笑道:“哥哥的伤还未愈,你每日都区无忧谷上寻找她得消息,此等情分真是令妹妹羡慕。”

    周初不想再和她争论,胸口的疼痛让他的呼吸有些沉重,他握紧手中的的玉佩,心下寻思着另一件事。这玉佩明明是绿色,为何现在变成了红色。到底是什么缘故。

    然而他的失神在施月的眼中就成了默认,她心中一苦,转身一笑:“哥哥既然已经决定,妹妹自然不敢强求。”

    周初转身,看着远方的天际,缓缓道:“你爹很担心你,你最好还是回去看看他。”

    施月扯起一抹笑,却是丝毫不在意:“担心?呵呵,施月觉得这红尘俗世还未品味尽兴,如何能够回去?”

    周初看着她,皱起了眉头:“你这些年还不够荒唐的吗?你父亲纵容你,你还不知悔改。”

    施月眼睛一眨,看着他:“你觉得我很荒唐?”

    周初微微转脸,目光淡淡:“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找一个你真心爱的男人,好好生活。”

    “你怎么知道我不爱他们?嫁了三次,我就是荒唐?”她的语气很平常,一双波光滟潋的凤目此刻却是淡淡的看不出丝毫情绪。

    周初知道施月多情,也不欲与她多说些大道理,只说:“无论你怎么想的,也该知道你与秋彦本有婚约。”

    施月唇一抿,脸上笑容尽失,半响眨眨眼,笑语嫣然道:“我与他有婚约吗?我如何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与哥哥本有婚约。”

    周初面色一变,却是正经说道:“我是道士,不会娶妻。从我决定出家的那一刻开始,父亲已经将我们的婚约取消。”

    施月呵呵一笑,却有些自嘲:“是啊,你不要我,就要我嫁给你弟弟。你们说我多情,你们又何尝不无情。”

    “秋彦一直很喜欢你。”周初希望说服她。

    “哦?”施月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轻笑一声,“喜欢?那哥哥喜欢我吗?”

    周初脸色一沉,“休要再胡言乱语。”

    “咯咯……”她一阵轻笑,移步走近周初,又柔又轻道,“初哥哥,你我从小一起长大,可是你似乎从未抬眼好好瞧我一次,难道我真的是如此不堪入目?现在的你更是懒得瞧我一眼,是不是在哥哥的心中,施月已成了淫.荡之人。”

    周初皱了皱眉,缓缓退了一步:“我没想过。”

    “那你为什么这么讨厌看见我?”她再进一步。

    “我没有讨厌看见你。”他再退。

    “初哥哥,你在说谎哦。”她柔媚的声音仿佛能酥人骨头,周初从来都不知如何面对这个女子。

    他的心微微一抖,却是叹了一声:“你别再胡闹了,我真的要走了。”

    施月的眼中风流婉转,却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你要走了,我已经知道了,你难道连一句道别的话都不会说吗?好歹也是我救了你。”

    周初侧过身,淡淡道:“谢谢你救了我。”

    施月微微愣了一下,忽然噗哧一笑:“你这声谢谢真没诚意。”

    “那你要怎样?”他皱眉。

    施月欺近,几乎靠在了他的身上。周初大骇避开她的靠近,“你要怎样?”

    施月见他如此举动,只是微微一笑:“你在怕什么?”

    周初不想再与她纠缠,微微躬身道:“多谢余小姐的救命之恩,他日周初必定回报。”

    “回报?”她眼眸淡淡,闻言不由一笑:“以身相许如何?”

    周初脸色一变,心头长长叹气:“你到底想干什么?”

    “当然是……”施月无声的靠近周初,纤纤玉指轻轻滑向那张俊容,悠悠道:“……要你为我心动喽。”

    周初脸色很难看,竟是懒得看她,轻轻将她推开,转身欲走。

    “初哥哥,你可真是铁石心肠啊……”施月的一腔柔情化作幽幽凄然,望着周初无限的哀戚。

    周初深吸一口气,停下脚步,却未回头:“施月,你再玩下去只怕会万劫不复。”说完便匆匆离开春娇院。

    施月站在小楼上看着他的影子,眼中无限凄然,她悠悠叹道:“你可知道,是你将我推入的万劫不复……”

    “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顾夜阑正看着窗外的景色,忽觉耳边气息靠近,鼻尖传来熟悉的一抹冷香。

    听见这个声音他的身体一顿,半响无语。此刻的顾夜阑肤色苍白,唇瓣也是淡到几乎无色,他的容貌清瘦了许多,却依然秀逸。冰冷的冬日,他一身白色单衣,静静地靠坐在那里,,不言不动,竟是那样的孤独。

    唐轻容见此心中一痛,却是轻言巧笑,“怎么了,半个月不见王爷不认识我了?”

    似乎记忆之中,他很少会这样沉默。

    顾夜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并没有说话,也并不理她。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好奇吗?”唐轻容靠近他,试图引他开口。

    顾夜阑的眼睫微微颤动一下,微微看了一下她得方向,却终究没有说话。

    然而只是这一眼,却让唐轻容呆住了。她一直知道顾夜阑的眼睛很美,他有一双如冰的眼眸,此刻却竟蒙上了一层灰暗的色彩。

    “你的眼睛……”唐轻容平生第一次呆愣无言的看着顾夜阑。

    顾夜阑闭着眼睛,什么也不说。

    唐轻容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她捂着唇,颤声道:“你的眼睛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你不要不理我,你告诉我?”

    顾夜阑微微动了一下,苍白的手指微微抬起,摸索着她得脸颊。一声低不可闻的轻叹声响起,却见他抓过她得手,在她的手上划出几个字。

    唐轻容呆住了,猛地看向顾夜阑,他竟然不会说话了?

    他在她的手上写到:“别担心,只是中毒。”

    她怎么可能不担心,那一夜她想去为他找解药,可是却被宇文洛拿下。却不想竟然害他至此。

    听见她压抑的哭声,他淡色的唇瓣抿了抿,在她手上划道:“别哭,小心。”

    唐轻容一把握住他手,哽咽道:“对不起,对不起……”

    他轻轻拍着她得手,给她安慰。却不知这个举动让她更加自责,顾夜阑那样出色的人儿,为何如今会被害成这样。

    宇文洛,她好恨这个人!

    忽然顾夜阑的手一紧,在唐轻容的手上迅速一划:“有人。”

    唐轻容一抹眼泪,深深看了他一眼,立即闪进了暗阁处。

    透过小缝,她屏住呼吸看着一前一后进来的两人。

    看见这两个人唐轻容的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宇文远和宇文绡。

    宇文家族似乎散在了西罗的四周,她此时终于明白为何皇族这么忌惮无忧谷了。

    宇文远的手上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药碗,宇文绡跟在后面,此刻的她穿着无忧谷的华服,头发微微泛红,竟比往日还要妖艳三分。

    唐轻容直直盯着那晚药,那刺鼻的气息让她一阵恶心。

    宇文远走到顾夜阑的身边,微微倾了倾身子,轻笑道:“王爷,你的药送来了。”

    顾夜阑眉目不动,又看向了窗外,尽管他看不见,可是静静地靠在那里,却对来人毫无知觉。

    宇文远似乎已经习惯他如此,冷笑一声:“王爷每日都不配合我们,真是叫人为难啊。”

    顾夜阑依旧不动,懒得理他们。

    宇文绡见此却是轻笑出声,这样的宇文绡是他所不熟悉的,她从宇文远的手中接过药。温柔的送到顾夜阑的唇边,柔声道:“王爷,请喝药。”

    她此时坐的地方正是唐轻容刚才坐得地方。顾夜阑头一偏,却是将她一推。碗内的药水尽数散在她得身上,教她那一身白裙都浸污了。

    宇文绡却是不恼,只是看着他,轻声道:“你一直不喝药,如今眼睛和喉咙都被毒药侵损,你若是再不喝,你的四肢也会渐渐无力。”

    顾夜阑的脸上依旧是苍白的骇人,却并不想理会她。

    宇文远冷笑一声:“你对他这么温柔做什么?难道你还真想嫁给他?哼,爹说了,只要他愿意娶你,就给他真正的解药,可是他到现在还没点头。你要知道,爹的耐心已经快没了。”

    宇文绡的面上蓦然起了一抹丹朱似的红晕,低声嗔道:“你胡说什么!我说过,我会劝他,不用你再提醒。”

    “哼,如今的他只不过是个又瞎又哑的废人,真不知道他还有哪里值得你喜欢。”宇文远轻佻一笑,回头便走。

    宇文绡有些恼羞,却没有跟着宇文远一起离开,她看着顾夜阑,忽然低声道:“你睁开眼睛好不好?虽然你现在看不见,可是你的眼睛很漂亮。你为什么不肯娶我呢?你娶了唐轻容,为什么不肯娶我呢?她从来都没有爱过你,可我却从见你的第一眼起就爱上你了。”

    她在他的身边低声喃喃。

    唐轻容怔了一怔,许久,才恍然明白。原来她竟然爱顾夜阑。

    “你不要求死好不好,你娶我,我会帮你逃走,我会与你一起离开无忧谷。”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直到说了很久才颓然离去。

    自始至终,顾夜阑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唐轻容的脚都快麻了,终于盼到宇文绡离开,她才走了出来。

    “你从没想过后果对吗?”她微微一笑,这笑容那样的轻那样的淡那样的柔,眼中更是仿佛烧着一团火焰,可是此刻的顾夜阑却是看不见的。

    顾夜阑睁开眼睛,虚望着她得方向。

    唐轻容眸中已覆上一层厚厚冰雪:“你不管不顾,你到底在算计什么?你顾夜阑从来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为什么现在要让自己受这么重的伤?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在想什么?”

    顾夜阑脸色怔怔,想抓住她,却被她狠狠甩开。

    唐轻容语气含带悲哀:“我一直在想怎么救你,可是你,为什么不答应他们?你可以利用宇文绡,为何要让自己这么痛苦?”

    顾夜阑无言,这个时候他很痛恨自己不能言语,也无法去看她。

    终于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将一腔苦楚吞入腹中。

    她转身,“你存心是让我愧疚吗?”

    说完抬步,头也不回的绝然离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