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四十一章 贪念他的温柔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一章 贪念他的温柔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清清冷冷的月高挂天际,遥远又无情。

    唐轻容抬头看了半响,凉凉的风散了她得阴霾。千辛万苦来到无忧谷,正是我为了救他。她扮成侍女在府中一时也没人发现,在府中呆了三日,得知明日宇文洛会去谷外和顾夜雨谈判。

    说是谈判,只怕是谋求共同利益。

    她不敢相信他们,纵使她相信风随,可他也知道顾识彦的忌惮。顾夜阑对顾夜雨和顾识彦来说都是威胁他江山的祸害。

    唐轻容忽然觉得顾夜阑竟然如此的孤独,想必他的心中更加寂寞吧。他爱的女人不知什么缘故离他而去,难道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不想娶宇文绡吗?但很快这个理由就被自己否定了,若是如此的话,那么他为何又要娶自己?

    脑袋中一片混乱,她重新走回了那个关押他的山洞。山洞无人把守,却处处埋藏着机关。然而唐轻容早已在进来之前就已经拿到了机关图。说来也要归结宇文秋彦的功劳。

    宇文秋彦虽是宇文洛的儿子,可是他却肯帮自己,这让唐轻容不由感激。只是秋彦也说他不会背叛父亲,所以能帮她的只有这么多。

    能不能成功逃出去就要靠她的本事了。

    唐轻容很明白,能做到这些已经很不易。望着榻上安然的睡颜,她蓦然闪过一种冲动。若是此时带他逃走,他的毒又要怎么办,她不会幼稚的认为外面的大夫可能解去他的毒。她好怕,他这一辈子都会这样,他是王爷,明明那个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王爷。为什么却变成现在的样子?

    因为只穿单衣的缘故,他的身体冰凉。唐轻容犹豫了一下,终是小心的搂住他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让他汲取自己身体的温暖。

    似乎是感觉到了热源,顾夜阑的身体微微一颤。唐轻容感觉到他的动作,知晓他醒了,便将他扶了起来。

    唐轻容尽管没说话,可顾夜阑却闻到了熟悉的气息。

    他无力的推开她怀抱,静静地靠在榻上,抓过她得手轻轻划道:“你怎么还没走?”

    唐轻容猛地收回手,低怒道:“我为什么要走?”

    顾夜阑微微一愣,似是轻叹,可态度却很坚决,抓过她得手再次划道:“你马上离开,离开西罗!”

    唐轻容心中一痛,将他一推,俯视他道:“我走不走不要你管,除非带着你一起离开,否则我绝对不会离开。”

    顾夜阑眉眼淡淡,抓不到她得手,只能在空气之中划了起来。

    唐轻容本不想去看,可是却又无法移开眼睛。

    “你带着我,根本无法离开。”

    唐轻容的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明的怒火,“你怎么知道不能离开,你说我不信你,可是,你何时信过我!”

    他被她吼得一愣,却浅浅笑了,继续划道:“我信你。可是太危险。”

    唐轻容心中一软,伏在他的腿边低声道:“我不怕危险,明日顾夜雨和宇文洛在谷外谈判,我不相信他们,所以我自己来救你。”

    顾夜阑一怔,无奈地摇摇头,“你在拿你的命开玩笑。”

    唐轻容抓住他的手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我去给你偷解药,你告诉我你中了什么毒,我去给你找。”

    顾夜阑叹了一声,终于缓缓道:“无欲。”

    唐轻容一怔,无欲?这样的毒药听着名字就知道有多么的残忍,人生来欲望无穷,无欲之毒伤身伤心。

    “宋姐姐,你怎么摔倒了。”唐轻容很故意的在一个小丫鬟摔倒的当口走到她得面前,担忧的扶起她。

    “哎呦。”小丫鬟轻呼一声,摸着膝盖道,“好像是骨头碎了,怎么办,好痛。”

    唐轻容也不知所措,道:“我扶姐姐先回去吧,姐姐伤成这样,一定要找大夫看看。”

    小丫鬟点点头,刚被扶起来忽然“啊”了一声,“不行,谷主的房间还未打扫,谷主回来一定会不高兴的。”

    唐轻容等的就是这句话,不由的皱眉道:“可是你都摔成这样了,还怎么打扫?”

    小丫鬟都要急哭了,“谷主的脾气不好,要事知道我没打扫一定会打死我的,好妹妹,你帮帮我。”

    唐轻容故作为难:“可是,我怎么帮你,我还有好多活也没干。”

    “姐姐求你了,你那些活我让别人给你做,你帮我去打扫一下谷主的房间。”她哀求着都要哭了。

    唐轻容只好勉为其难的说道:“那好吧,但是你千万不要说是我打扫的,我好怕谷主的。”

    小丫鬟一听连连点头。

    白石台阶,唐轻容拿着钥匙打开大门,此时的房内空无一人。四周陈设简单,很是单调。

    目光扫过一圈,可几乎翻遍了房间也找不到瓶瓶罐罐的解药。唐轻容正待绝望,正见墙上的那副字画。

    武侠小说之中常常说一些机密的暗格都会藏在墙上,这幅画的确是最好的掩饰。她心中一动,快步走过去。将画掀起,却依旧是雪白的墙壁。

    唐轻容微微失望,却发现墙面上有一丝小小的裂痕。她将手放上去,轻轻敲了敲,是空的!

    她心中一喜,看看有无开关。

    她看着书桌上得事物,忽然将手放在了那个砚台之上,一提之下果然有蹊跷。顺着机关一拧,轻微一声响,墙上果然开了一个口子。

    唐轻容抑制住内心的狂喜,看向暗格内。只见阁内摆放着两瓶药瓶,一瓶红色一瓶蓝色。上面没有任何标签。

    唐轻容一愣,却是分不清是哪一瓶。

    她不敢多做停留,便将两瓶药一起拿了出来,谁知就在她拿起那两瓶药的一瞬,一支冷箭从格中飞出。唐轻容避无可避,被一箭刺中左肩。

    一口血吐了出来,唐轻容感到一阵剧痛,这一箭只怕要将她的骨头都震碎了。

    她忍住痛,将两瓶药小心翼翼的放入怀中,看着地上的血迹也知遮掩无用,挣扎着离开了宇文洛的房间。

    此时时间紧迫,还是要先把顾夜阑救走。

    再回到山洞时,顾夜阑怔怔的看着她,在空中划道:“你受伤了?”

    唐轻容一愣,想是血腥味太重了,让他察觉到了。

    她没有回答,只是将药瓶放入他的手中,急切道:“我不知道是不是它们?你看看?”

    顾夜阑触手感到一阵粘稠的液体,他一把拉住唐轻容,睁开眼睛,在她手上划道:“你哪里受伤了?”

    “我没事。”她目光一闪,腹中一阵恶心,一口血沫呛了出来。

    顾夜阑一把抱住她,却听唐轻容说道:“我已经没有力气看你划来划去了,你要是想知道,就先告诉我哪一瓶是解药,现在你面前的是一瓶蓝色一瓶红色。”

    顾夜阑手上一紧,在她的手上划下一个“蓝”字。

    唐轻容立即将药送入他的口中,见他吃下,才问道:“要过多久,你的毒才能解掉。”

    顾夜阑没有回答,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看着一口黑色的血从他的口中吐出来,唐轻容大骇,只见顾夜阑痛得五官扭曲,没一会就昏了过去,苍白的面孔舒展开来,竟如死一般平静。

    唐轻容吓坏了,也忘记了肩上的疼痛,骇然叫道:“你不要吓我,你别死!顾夜阑!”

    她立即去听他的心跳,再探探他的脉搏,所幸他还有心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轻容知晓此刻再不离开,只怕被人发现又会前功尽弃。

    想着,她扶起顾夜阑,幸好她有内力有武功,扶起他并不是难事。带着顾夜阑在洞中走了许久,这个山洞机关重重,秋彦说再尽头有出头。她扶着顾夜阑走了许久,身体已经被血液浸湿了半身,每走一步都会滴下鲜血。

    脸上也因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无力,锁骨处传来锥心的痛楚,让她几乎昏死过去。

    此刻的她全是靠意志再走,她总是觉得是自己害了顾夜阑,所以她一定不能让他出事。就算死,也要先把他救出去。

    忽然一声轻咳声响起,唐轻容一颤,急忙将顾夜阑放下,“你醒了?还好吗?”

    “我没事……只是解药发挥了作用罢了。”他虚弱的说着,缓缓睁开了眼睛。

    “那就好。”唐轻容轻轻吐了一口气,却发现连呼吸都是痛的。

    顾夜阑虽然可以说话了,可眼睛还迷蒙着,她有些急切的问道:“你的眼睛还看不见吗?”

    “没关系,只是暂时的。”他轻声的说道,让她安心。

    唐轻容点点头,忽然又想起他看不见,便说:“恩,这就好。”

    他停了一下忽然开口:“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离开。”她淡淡道。

    顾夜阑怔了一怔:“你知道怎么出去?”

    唐轻容恩了一声,忙道:“你可以走吗?”

    顾夜阑淡淡一笑:“我只是伤了眼睛,还未伤了脚。”

    唐轻容微有些赧然,轻声道,“你一定会恢复光明的。”

    “是。”顾夜阑虽看不见她得脸,可心中却温暖起来。

    “那你现在要不要和我一起走?”想起他前两次的拒绝,她有些拒绝。

    “好。”他淡淡一笑,这一次不再拒绝。

    顺着地图上得路线,两人很快走出了山洞。重新看见谷外的阳光,唐轻容竟恍如隔世,脑中一阵晕眩,终于离开了无忧谷,只是不知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