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八章 敌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八章 敌人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唐轻容身体一怔,“可有解法。”

    落华点了点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落华姑娘!”唐轻容不解她又点头又摇头的意思,“我不明白。”

    落华慢慢抬头,面纱下的脸有些苍白,但她的表情甚是冷淡,“只有我可以解。”

    唐轻容心中一颤,却未敢露出喜色,果然落华继续道,“只是我不会为任何人解咒,也不会踏出浅心山庄半步,即便你救了我。”

    唐轻容刚要说话,便见落华认真的看着她,接着道,“更不允许任何外人踏进浅心山庄,你也迟早要走。”

    “可是……”

    “这是她的宿命,也是你的宿命。”

    “可我们已经为山庄付出了代价。”唐轻容还想再争取。

    “这天下没有任何人是无辜的。”落华不想再与唐轻容纠缠,“轻容姑娘,你很在意自己的容貌吗?”

    唐轻容深知辩驳无用,也不再争辩,她心中一叹,道:“即便是唐轻容固执了,也不忍看着她在顾夜阑面前就此死去。而我,也是不想死的。”

    落华不语,只是转身慢慢离开湖边,直到再也不见。

    未到申时,天空瞬间暗了下来。大雪还在纷飞,整个浅心山庄仿佛笼罩在一层黑雾之中。天地间慢慢被黑暗侵蚀,唐轻容看着前方空洞的黑暗,心中无端起了一丝不安。她撑着伞慢慢向石针走去,沉沉黑暗中似乎隐伏着什么,正在蠢蠢欲动。

    唐轻容面色沉静,凝神运气也察觉着四周,四周的杀气被隐藏的很好,几乎感觉不到一点气息。

    找不出丝毫破绽,她微微垂目,伞外的大雪遮挡了视线,一只惊鸟飞过,唐轻容前进的脚步顿住。

    漆黑的眸子漾起一层涟漪,一抬头,便见一个高瘦的男子站在前方。男子一身黑衣,面上一道长长的伤疤覆盖了整个脸颊,他的全身散发的冰寒的杀气,手中之剑更是令人冰寒彻骨。

    唐轻容诧异不已,正见身后走来秦朔。

    他的容色淡然,举步继续向前方走去。她的脚步不急不缓,每走一步都能清晰的听见他的脚步声。天地间仿佛失去了任何声音,只是沉沉暗转的灵力在互相交汇冲击。

    经过黑衣男子的身边,擦肩的那一瞬间,便见一道微风轻轻一拂,拂起秦朔的发丝,也将他手中的雨伞瞬间震碎。

    秦朔欲黑衣男子同时转身对视,男子的脸上杀意昭彰,秦朔俊逸的面庞上则是没有一丝变化。

    他只是睨了黑衣男子一眼,举步继续向前走去。

    没有了雨伞的遮挡,雪花纷纷落在他的发丝之上,将他的气息冰冻的有些冷漠。身后一身沉沉巨响,黑衣男子慢慢跪地,手中的剑只余半截之长,鲜血从他的口中顺流而下,落在他的胸前。那里,另外半截冷剑刺穿心口,一声破碎的声音响起,男子的瞳孔瞬间放大,未等他叫出一声便重重的向前倒了下去。

    身后秦朔依旧不急不缓的走着,似乎从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

    这样的暗夜是最好的嗜血之夜,唐轻容狠狠压制住心底的惊骇,她知晓,浅心山庄的危机已经开始了。

    唐轻容没有向着知忧楼走去,而是走向了花海星湖。

    秦朔独自走上高楼洞悉着谷内情形,唇边荡起一抹不知名的笑意。

    空中飘下的雪花忽然变动的方向,一阵高低起伏的音律传来,他敛起笑容,周身开始散发出幽幽寒光。

    一首无忧曲告终,身后也多了一个颀长的身影。

    秦朔身上的寒光慢慢散去,未曾转身率先笑道:“叔父别来无恙。”

    他转过身,只是宇文洛正站在身后,后者的眉宇间散发着一股沉着之气,脸上则是掌握一切的自信。

    宇文洛与秦朔都是自负之人,此时一见二人之间的内力相抗已是上百招。秦朔忽然后退一步,嘴角溢出鲜血,而他的神情却是颇为自然,他随意将血迹抹去:“叔父的武功似乎更上一层楼了。”

    宇文洛唇边溢出一抹戏谑的笑容,他的声音沉沉,语气悠悠缓缓:“一曲秋风瑟,天涯何处觅知音。”

    “秦朔,你我之间还差一场胜负。”

    秦朔轻轻一笑,“唰”的一声打开折扇,自顾扇了起来。一副风流少爷的模样,“你杀了那个王爷。”

    宇文洛露出一个运筹帷幄的笑容,他的身上幽光大甚,在他的上方出现了密密星层,随着他的笛音变化,每颗星都在变化着方位。淡淡的星光没有碰到他的身上,而是全部散在秦朔身上。

    点点星光由暗变弱,再由弱变亮。秦朔的面上在笑,眼眸却变得越来越深不见底。

    落华站在石针底下,看着空中淡淡一层星光,眼中担忧尽显。未等她面上的忧虑散去,前方一个温软柔和的女声响起:“落华小姐,你的路不该是前方。”

    落华眼眸淡淡,看着一个异常温柔的女子从天而降。这个女子气质很好,虽没惊天绝色,却处处透着神秘。

    她一身宽大的白裙,额前挂着一块月形饰物,很是清艳。

    “走错地方的似乎是你。”落华冷眼看着前方之人,清冷的声音若冰珠清灵。

    白衣女子只是淡淡一笑,摇摇头:“不,我来,只是为了带落华小姐去该去的地方。”

    落华没有说话,淡淡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情绪。

    白衣女子并没有走动,却又一瞬一瞬的靠近:“落华小姐,我们该走了。”

    落华轻轻后退一步,双手结成一个印,久久放在身前,静静地看着白衣女子。

    似乎是落华的手印震住了白衣女子,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错愕,许久之后才渐渐变为惊喜。

    她闭上眼眸,继而睁开,轻轻一笑:“宇文谷主说得对,你的确可以接替我的位置。”

    落华面无表情的看着白衣女子自言自语,她虽面色惊喜,可也未曾上前一步。她不上前也不离去。落华抬头看着渐甚的星光,眼中忧虑愈深。

    似乎是望见了落华眼底的急切,白衣女子微微一笑:“你无法去救他,除非我死。”

    落华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与白衣女子相视,两人谁都没有动手,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雪花纷飞,天色渐沉。可黑暗与雪花并没有侵蚀二人,一片漆黑之中,两个女子的身上散发着明亮的白光,不曾点亮黑暗,也不曾将自己遗失。

    星湖之中,唐轻容看着盘坐在地上的周初。欣喜溢于言表,所幸周初并没有受伤。周初此刻仰望着天空。他的眼眸紧闭,星光清淡,落在他隽秀的面容上更显清澈。

    他此时已经熟记了32幅星图,用眼睛再看反而会迷失思路。师傅曾教他看过星图,观的不是天地运势,而是生死。师傅曾说过,肉眼能看清的东西很少,观星更不能用眼睛去看。只有用心去感悟,才会有一番新的发现。

    他闭着想起,脑中浮现儿时的记忆。

    那是十七年前的一年秋,周初八岁。一夜天地处山峰峭壁,其中后山之处常年冰雪封天,身为无忧谷大公子的周初一年前被送到这个山里,从此便以修行度日。

    周初是众师兄弟中最小的一个,所幸师傅慈爱,周初虽身份特别,可他为人随和平易,师兄弟相处和睦。一年的修行虽然清苦,可周初却十分喜爱现在的生活,只是每每夜晚,周初的眼前总会浮现出娘亲惨死的一幕,鲜红的血液充斥着他的双眼,让他夜不安寝。

    他不明白为何自己总会做这样的梦,随着时光飞逝,这个梦非但没有停息,却更加清晰的一遍遍上演着。这一夜,云诺再次被梦魇惊醒。母亲祈求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

    “初儿,永远不要回来,永远。”

    自小周初就未曾得到母亲的关爱,父亲更是只为自己一直在不停的追逐。此次更是怕自己想要与秋彦争那少主之位,而将自己送往一夜天修行。

    在周初的心中不是没有恨过母亲,只是若要他每夜看着母亲惨死在他的眼前,周初只觉心中压抑的异常苦闷。

    此时已是子时,周初没了睡意,便拿着剑前往后山。

    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袍,踏在白雪上,被冷风吹拂,周初只想将心中的抑郁尽数释放。他提起剑,挥洒自如,小小的年纪使出的剑影却是层层精妙。他的剑气很冷,比这冰天雪地还要冷上十分。

    小小的身影弥漫在剑影之中,几乎要将自己也吞噬而尽。

    本坐在山顶对月修行的天忌却被这一阵从山下传来的寒气侵扰。他睁开眼睛,望向寒气来源。

    周初的剑光夹杂着片片寒雪,每一剑都有冰雪纷飞。但见他眼眸一寒,长剑在手,随着他一凝气,顿时在剑身结了厚厚的一层寒冰。他身形一翻,寒光剑影所及之处皆是化作寒冰。

    天忌轻轻一声叹息,惊动了周初。周初剑势略缓,寒冰也渐渐融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