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三十二章 复仇之路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二章 复仇之路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嬅妃娘娘一天学习辛苦,奴婢已为娘娘已准备好膳食与热水。”似乎是不满林潋衣的注视,蓝玉姑姑轻淡冷漠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林潋衣并不喜与他人多言辞,更知道这个蓝玉姑姑从一开始就对她怀有敌意。眼下她只是点点头,“有劳姑姑。”

    直至林潋衣背过身去,她依然可以察觉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紧紧的注视着自己。

    她的心中不免多了一份戒备。在这西罗皇宫里,她处处都是敌人,竟有种举步维艰之感。

    林潋衣坐在厢房之中,回想起易含非的话,她的眉头皱了皱。看易含非的样子,他明明就是重病至此,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想起易含非的眼睛,为何他会有那么坚定的目光?那样的目光里含着她看不懂的神色,她知道那里面有一种东西叫不甘?

    他在不甘什么?

    轻叹了一口气,林潋衣除去衣物,将自己泡入热水之中。

    热水除去了身上的严寒,闭上双眼她静静的休息着,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竟有些疲惫。

    脑海之中不自然的浮现出昨夜惠恩殿前的影子,想来也觉得好笑。

    那一夜被顾夜雨戳穿之后,她原以为自己从此会将顾夜阑视为敌人而拒绝来往。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准确的说是出乎顾夜雨的预料。

    踏出院落,林潋衣没有告诉任何人。

    那是在太液池,林潋衣坐在青石板上,痴痴的看着荷花,这是她从未见过的美景。一滴雨水滴落,惊动了她惴惴不安的心。

    放眼望去,雨雾深处正有一群人向着这个方向走来。那当先一人一身碧绿长袍,容颜清贵,一身春光般的暖意。

    犹如第一次遇到一般,他永远是那么的夺目。

    顾夜阑的身边跟着许多的太监宫女,林潋衣知道,他不是一个受宠的皇子。也许所有人都以为这个九皇子很受皇上的宠爱,但是林潋衣却知道不是。

    与他相处的日子不算长,但她却时刻注意到他眼底的寂寞,那是无尽的。

    顾夜阑内敛,他挥开周围的宫女太监,只是如同往日一样独自坐在临近太液池的烟雨亭中看书。

    他很安静,看书也很认真,林潋衣就这样远远地望着这个男子,竟也忘记了离去。

    这个安静看书的男人,让她之前突生的浮躁心情平静了下来。他偶尔唇边露出笑容,这样的笑容纯净透明,加上他原本俊美的容颜,使得这个笑容愈发的迷人。

    林潋衣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顾夜阑好比一道阳光,看着他,她便会忘记所有的痛苦。

    顾夜阑静静的闭上眼睛,好似沉浸在睡梦之中。林潋衣轻抬起稚嫩白皙的小手,她慢慢抚上顾夜阑的眉心,想要将一切褶皱抚平。顾夜阑眼睫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待看到是林潋衣时,他微微愣了愣,随即轻轻拿下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手心。他笑道:“衣衣如此小的年纪就懂得关心大叔了。”

    林潋衣没有说话,她并不知道顾夜阑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她甜甜了笑了笑,只是挣扎着爬上顾夜阑的躺椅,紧紧地抱住他的腰。顾夜阑的身影先是略微一僵,随即将她轻轻抱住。不知过了多久,林潋衣几乎在这个温暖的怀中睡着了,她只听见头顶传来一声低喃:“衣衣,七哥会好好宠爱你的。”

    林潋衣先是一愣,然后一笑。顾夜雨的宠爱,对她而言是多么的遥不可及,更何况,别说她不稀罕,作为她的仇人,无论是顾夜雨,还是顾夜阑,都不会是她想要的。

    她知道她已经将目标转向了顾夜阑,她会好好和他打好关系,再让他成为自己复仇的工具。

    顾夜阑,不要怪她……

    林潋衣将整个人都沉入水中,想让热水沉淀她纷乱的思绪。

    而此时,顾夜雨本来想过来询问一下林潋衣对于第一天上学堂的感想,只闻房间之中传来水声,却见门扉未掩,于是想也不想就推门而入。

    顾夜雨怎么也没想到会见到这样春色无边的一幕,只是这对象……是个发育未全的小娃娃。他本是站在门边不动,但看见她沉在水里久久都未起来,心中一时有些着急,于是想也不想快步走了过去一把将她从水里拉了起来。

    忽然被外力拉扯,林潋衣吓了一跳,惊慌之中被水呛住。

    她难掩胸中与腹中的不适,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你到底是在做什么!”顾夜雨的面色不善,不悦地斥责她。

    “咳咳,我……”林潋衣刚想解释,忽然像老鼠见到了猫,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看着顾夜雨,再看自己满身赤.裸,她顿时羞得面红耳赤,顿时用力一把推开顾夜雨。

    “你,你!你怎么进来的!”林潋衣一口气没喘上来,真的恨不得就此将顾夜雨溺死在这澡盆里。

    顾夜雨看了看门,再看了看满脸震怒的林潋衣,随意踢开屏风,自顾的坐在椅子上,更加毫无顾忌的盯着木桶里正狠狠瞪着自己的女人。

    “这里是本王的府邸,自然是想来便能来。”

    他哼笑了一下,似乎觉得很是有趣。随意看了一眼桌旁的衣服,他用手挑了挑,都是孩子的衣服,实在是构不成他的欲望。

    于是他右手肘撑着桌面,托着后脑,斜斜的看她。

    他的眼神透出些许慵懒,些许兴味,唇角还勾着点笑。此刻正盯着林潋衣露在水外的身子,细细的打量着女孩与女人的区别。

    林潋衣本想本能的尖叫,但转而看见顾夜雨淡定的模样,便放弃了打算。别说她现在是在西罗别人的地盘,以她现在七殿下侧妃的身份,再加上她还是一个孩子的事实,就算是叫人来也不会有人帮她。

    想着想着,她竟微微闪了神,迷氲的水汽之中她渐渐稳住了呼吸,缓慢的吸入一口气,她压下心中的惊吓,再抬头时,已经对上了他的视线。

    顾夜雨的眼中是不以为然,他看着忽然撤去愤怒转而变成冷漠的林潋衣,心中竟然微微一顿。

    林潋衣的声音很淡很轻,说:“王爷,尽管我是一个孩子,但是我也是一个女的。想必王爷也知道男女有别,这样不好。”

    “你这样的,只能算做是女孩,放心,我对你没有兴趣。”

    “那王爷可否先出去。”

    “为什么,这里是本王的府邸,本王想在哪就在哪?”顾夜雨有些不悦,坐在那里好似在看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林潋衣又看着他,静止了片刻,轻声道:“你一定要在这里看着我洗澡?”

    “有何不可?”他一挑眉。

    林潋衣垂下眼眸,自顾的开始清理身子:“既然你不介意,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哦?你想怎样?”见她忽然无视自己,顾夜雨眉头一皱,直觉的以为她是有心隐瞒。

    “我能怎么样,只不过,我想你不会在这里待太久。”感受到头顶传来的压迫力,她又抬起头来。

    “为什么?”他的眼中含带着不悦与浓浓的不解。

    林潋衣默了默,忽然停下了动作,直视他。

    她的眼神太过于纯净,水雾之中的清幽竟让他微微有些失神,他回过神哼了一下。

    “因为……”林潋衣想着就笑了起来,说着便在顾夜雨诧异的目光之中将水往顾夜雨的身上泼去。

    顾夜雨哪里知道她会使这招,生气的挥手想要挡开正袭向自己的水花,纵然他有武功,纵然他是高手,也挡不住这无形无状的水花。

    他躲闪的极快,饶是如此,衣袖也被水打湿了。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顾夜雨极其愤怒,说着就要走近将她拉起来。

    “七殿下,七殿下——”一个丫鬟边喊着边冲了进来,一见到屋内的情景,嘴巴都骇然的没能合上。

    哪知屋内的两人波澜不惊,似乎他们此刻的样子没有什么不妥。

    顾夜雨正待发作时,看见这个丫鬟闯进来,难得的没有呵斥。只觉得顿时无趣:“什么事?”

    “额……”小丫鬟还没弄清楚状况,有点愣愣的接了话,“是皇上让七殿下去下宣室殿。”

    说着又瞥了一眼林潋衣,但又赶紧别开眼。心中甚是奇怪,怎么会闯入这样的情境。她看见大门开着就闯了进来,谁知道会看见这么一幕。可别触怒了嬅妃娘娘就好。

    “知道了。”顾夜雨哼了一下,随即将林潋衣桌上干净的衣服往地上一扔,明显有些孩子气的表现。再转身走出了房门。

    林潋衣有些意外的,随之了然。顾夜雨平时蛮不讲理,看起来阴狠无比,原来还有这样任性的一面。

    这样也好,只要他会任性就会有弱点。

    见屋外没了动静,林潋衣才高声唤来侍婢,为自己拿来干净的衣服。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