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五十三章 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三章 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顾夜雨忽然冷嘲:“林潋衣,你不要忘了,你已经嫁给了我的九弟,难道还要和别的男子纠缠不清吗?”

    林潋衣微微一顿,刚想开口,却见秦朔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诧异。林潋衣恍然之间忽然觉得心寒。不知为何想到了易含非,她将吐到唇边的话吞了下去,换了一个口气说:“我自是没忘的。”

    “哼,那这位驸马,你又作何解释?”顾夜雨的眼中酝酿着怒意。

    林潋衣面容淡淡,“我既然已经嫁给了顾夜阑,自然是他的妻子。”

    顾夜雨轻哼了一声,又看向秦朔,语气生冷,哪里还有之前的客道与欣赏:“秦公子,我的弟妹要就此带走了。”

    秦朔脸上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他慢慢松开林潋衣的手,轻笑道:“去吧,若要找我,就来天怀酒楼天字甲房。这段时间我不会离开。”

    林潋衣感觉到手心的温度消失,心中也慢慢的凉了下去,她点点头,也没有抬头再看秦朔。心中的所有疑问都没有再说出口,再见秦朔,好像是一个陌生人,再也不复当年的那般熟稔。

    回到王府,顾夜阑并不在府中,问及下人,下人只说出去了,至于去哪了,却是怎么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林潋衣知道,在这个王府里,每个人都不喜欢她。每日几乎无人会和她说话,她甚至没有贴身的婢女,起居需求全部要靠自己。不过这些对于林潋衣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她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不是残废,很多事情亲力亲为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顾夜阑想用这种方式将她打发走,可是林潋衣偏偏不想让他如愿。

    顾夜阑不在府中,林潋衣便去看了曲飞裳。

    曲飞裳的院外站满了守卫,显然是防备她而来。众守护见林潋衣到来,个个都用敌视的目光看着她。林潋衣想,这样冰冷的数道目光直直可以将她冰封千万次了。见不到曲飞裳,她只能按着原路折回。

    刚离开众守卫的视线,林潋衣一跃便飞上了大树上。她的轻功传自秦朔,这些年来也从未荒废。在树上她借着树叶的遮掩看向曲飞裳的屋子。在这个角度刚好可以清晰的看见曲飞裳正坐在窗前发呆。她的目光呆滞,显然是受了药物的作用。

    林潋衣冷笑一声,便看见另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入了视线之内。但见一个青衣女子走到曲飞裳的面前,对着她说了什么,距离太远林潋衣听不见她们的声音,可是通过唇语,她清晰的看见那青衣女子说:“裳儿,你别太担忧了,你如此爱王爷,王爷是知道的。”

    曲飞裳的笑容有些苦涩,“盼烟姐姐,王爷为何近日都不来看我,也不让我出门。”

    青衣女子眉头紧锁,却是含笑安慰道:“你的身子还未大好,王爷是太过爱护你了。”

    林潋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见她们又说了几句,便离开了视线之内。

    林潋衣垂下眼睫,思索了良久,只是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躺坐了下来。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天蒙蒙亮,青衣女子拿着食篮从房中走了出来。林潋衣这才坐直身体,看着她离开之后,才跃下树,跟随其后而去。

    盼烟只是走到了厨房,吩咐下人准备了几个曲飞裳爱吃的小菜,才离开。林潋衣在她离开之后,才出现。厨房里的人看见林潋衣都愣了一下,大家都知道这个女子是王爷讨厌的,还抢占了原本属于曲飞裳的王妃之位。

    林潋衣似乎没有看见他们防备的表情,而是当着众人的面问道:“曲飞裳的饭食在哪?”

    所有人都是一愣,早就听说这个王妃手段狠毒,没想到竟然公然要害曲姑娘。一时所有人都没有答案,脸上都带上了鄙夷与不满的目光。但奈何对方是王妃,这些下人也不敢造次。

    林潋衣见无人回答,也不说话,而是自顾的走到一锅鸡汤前,对着正在看火得下人冷冷说道:“这是为曲飞裳准备的?”

    那下人被林潋衣的眼神吓了一跳,半天也不敢答话。

    林潋衣再笑一下,那下人何时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被林潋衣一笑竟然夺去了呼吸。“不说?”

    那人顿了顿,想了想,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林潋衣看了一眼鸡汤,笑了笑,转身离去。

    众人都看着这王妃的奇怪行为,皆是不解。难道她大费周章的来这里,就是为了询问曲飞裳要吃什么?

    回到房中,一夜未眠,她的脸色有些憔悴,套上一件藕色的缎衣,对着镜子认真的开始画眉。林潋衣很少会修饰自己的容貌,一般是因为她很懒,再者她觉得这个身体的本身就已经很美,几乎不需要任何的修饰。

    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那么的轻,几乎听不到。

    林潋衣停下手中的动作,站起身来,此刻的她竟比盛世的樱花还要动人三分。打开门,是顾夜阑错愕的目光。

    “有事?”

    他惊讶:“你在做什么?”

    林潋衣看着他衣服上沾着露水,微微闭上眼睛,她转身,让他进来。转身的那一刹那,她深深呼吸。

    “是你给裳儿下的毒?”他的声音很轻,竟然听不出愤怒的味道。可是其中也没有喜悦,只是冷,淡漠的冷。

    “王爷一夜未归,不知是去了哪里?”林潋衣轻抚缎衣的流苏,轻言道,“王爷,臣妾近日心情不好,不如我们饮酒作乐如何?”

    这番话说得柔媚入骨,顾夜阑听来也是一愣。

    他皱眉,看着她风情的样子,竟有些不悦:“我在问你话。先回答我。”

    “你不是说,我的要去,你不会拒绝吗?”林潋衣眼中含情,看着顾夜阑的模样媚态连连。

    顾夜阑神色清明,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之色:“我何时说过?”

    林潋衣嗤笑一声:“唔,大约是梦里。”

    顾夜阑不理会她的胡言乱语,屋中燃的香薰还未散去,整个房中一片幽香。

    “本王不想与你浪费时间。”

    “真是无情。”林潋衣神情微显不屑,看不出是忧伤还是无奈,“你总是问我同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早就告诉过你,是我下的毒,你总是问这种没有建设性得问题,难道不觉得可笑吗?”

    顾夜阑只是认真的看着她,“你给我的解药是毒药。”这句话没有疑问,他已经知道了一切。

    林潋衣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笑着点头:“你知道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潋衣想了想:“你认定是我下的毒,那我不下毒怎么对得起你的猜测。”

    “无药可救。”顾夜阑淡淡从林潋衣身上收回视线。

    林潋衣看见顾夜阑淡淡的神情,几乎僵在了原地,半晌才扯出一丝笑:“怎么,毒是王爷亲手喂给她的,又怎么能怪我?”

    顾夜阑忽然转身正对林潋衣,这一眼相识已经相知,也许就只是些许的相同,共同的寂寞,把他们牵连一起。会有许多事情,或许在这一刻,冥冥之中,早已改变,早已注定。

    虽然只是一瞬的失神,但也让林潋衣心中一惊,尽管知道那只是惊讶无关爱恋,但她仍然有些懊恼,立即收敛心神,转而眼里换上的是仇恨的目光。

    感觉到她的心境变化,顾夜阑心中一怔,这样的仇恨是多么沉重,她丝毫没打算掩饰起来,就是要他知道吗?还是在提醒他。

    林潋衣望着他,忽然笑出了声,这一笑把僵局给打破了,李子灵不解她表情的变换如此之快,带着疑惑。只听她道:“王爷是不是在想,此生遇见我这样的女子,真是不幸。”她的声音很是好听,但那明显的戏谑顾夜阑自然听得出。

    顾夜阑微微一笑:“那也未必吧,幸与不幸在于心中所想。”这会轮到林潋衣盯着他了,想把他看透,“何者为心,你看来真的很不幸,因为我的心中,你,只有不幸。”林潋衣虽然在笑,但冷然的眸子在顾夜阑脸上一转,看到自信又坦然的神情,心中生起一丝无名怒气。

    顾夜阑并没有答话,而是上前轻轻抓住她的手,林潋衣一惊,却又平静的望着他,手腕处传来一股暖意,让林潋衣很是难受,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她真想甩开他的手。顾夜阑一触及到她的肌肤,便感觉到一些凉意,她的手有些凉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林潋衣讶然的抬头,却是笑了:“王爷,陪我喝酒如何?喝完酒我就告诉你。”

    顾夜阑正要拒绝,林潋衣直接堵住了他的话:“若是王爷不愿意,臣妾与你也无话可说。”

    顾夜阑终是是答应了。

    林潋衣为二人都倒上了酒水,纤细的手腕微抬,执起酒杯,对着顾夜阑笑道:“王爷,祝你心想事成……”

    “王爷,祝你与裳儿情深不灭……”

    “王爷,臣妾再祝你万寿无疆……”

    “祝你有朝一日可以摆脱我……”

    她昧着良心说着顾夜阑想听的话,明知这一切都毁在了她的手里,她此刻说来是讽刺,自己却心痛无比。

    顾夜阑终是被灌醉了,看和他熟睡的容颜,林潋衣默念,“你便如那万丈深渊,我却跳的义无反顾。”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