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五十五章 东月落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五章 东月落华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这一餐,林潋衣并没有多少胃口,草草的解决,她等待着秦朔的回答。秦朔却只是笑,他说:“思虞,这样没什么不好?只是,你选择了顾家的九殿下,日后的痛苦比现在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潋衣沉默了,秦朔却也不强迫她,只淡淡抿了一口茶道:“过去种种似水无痕,你太执着于过去了,反倒徒增忧愁。今日言尽于此,日后你若是后悔了,我这里有一道可以让你重生的符咒。”

    “反悔?这世界上会有后悔药吗?”林潋衣苦笑。

    秦朔不置可否,氤氲的茶香雾遮住了他的表情:“没有后悔药,却又忘忧草。”

    “我希望可以用不到。”

    “但愿,如你所愿。”

    京城里几日前就涌进了不少的流民,开始官府并未注意,可是未曾想到那群流民身上竟带着瘟疫毒,这一下,疫情传播飞速,短短三日,整个京城里大半的人就已经染上了瘟疫。每日都有不少人在痛苦之中死去,甚至等不到大夫长到遏止病情的药方。

    整个京城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林潋衣呆在王府里也未曾出去,尔尔过来告诉她,这城里已经混乱了一片,城门已关,制止了流民涌入,城中每一日都很混乱,前些日子,还有两个大胆的暴民妄想进王府抢夺,当场被乌总管打了出去。

    林潋衣默默地听着尔尔的消息,尔尔其实是个很活泼的人,自从林潋衣学会了手语之后,她时常爱和林潋衣说说话。林潋衣默默地听着她的叙述,忽然想起了现代的禽流感,这种恐惧在人们的心中蔓延,生命是那么的脆弱,在病魔面前更是不堪一击。

    “尔尔,我们上街走走。”

    尔尔直觉的想要阻拦,林潋衣却道:“我要去找一味药,若是顾夜阑回来之前少了这味药,只怕他会疯。”

    尔尔不解,却不再阻拦。

    城中比她想象的要悲惨许多,这样的混乱时刻,林潋衣出门本该多跟随一些侍卫护行的,可是鉴于林潋衣在府中的人气实在不怎样,因此出门也只有尔尔跟随。

    所幸林潋衣并没有很高调的穿着鲜丽,而是换上了低调的布衣,混在人群当中若不仔细瞧也不会惹人注意。

    林潋衣本是想买凉草这一味药,她不知顾夜阑会不会带着曲飞裳找到神医,若是解了毒,那么这味凉草只能算作备用,若是找不着……

    林潋衣又开始自嘲,她并不喜欢曲飞裳,在一定程度上她更是恨不得她死的。可是想起顾夜阑伤心绝望的面庞,她又有些不忍心。

    将凉草放入怀中,准备回府。路过一个卖包子的小摊,只见一个小乞丐就看着热乎乎的包子吞口水。

    “去去去,哪来的小叫花子,别在这坏了我的生意。”卖包子的男人看见脏兮兮的小乞丐,一脸的嫌弃。

    那小乞丐吞着口水,脚像生了根似的移不开步子。

    小乞丐身上的臭味很重,几位临近的客人受不住这酸臭之气,纷纷起身离开。

    老板一见小乞丐吓走了客人,当即怒了,他走到乞丐的面前,一巴掌打了下去:“没钱的小乞丐还不走开,吓走了客人你赔得起吗?”

    那小乞丐一脸的委屈,眼中强忍着泪水,却是怎么也不掉下来。

    那老板一见,厌恶的扔开小乞丐,随手抓起一个包子,往地上一扔,口中骂道:“快走快走,今天算老子晦气。”小乞丐只有五六岁模样,乱蓬蓬的头发,黄黄的小脸,看不出是男是女。

    他的身体很娇小,许是由于长期受饥饿的折磨,身子几乎如枯柴一般,身上只有一件破布衣服,勉强遮住了身体。

    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包子,见老板扔了一个包子,立即扑了过去。

    他小小的身板钻入人群之中,捡起包子就往嘴里塞。看来是饿了很久,他几乎不怎么咀嚼就直接吞了下去。

    小乞丐的腮帮塞得鼓鼓的,忽然有人在小乞丐的背上狠狠一踹。小乞丐愤怒的回头,竟然看见了一个高个子的男孩,那男孩同样是一个乞丐,只是年纪稍大一点,他看见小乞丐,当下就踢了过去,“又是你这个小子,又不懂规矩!”

    小乞丐被踢倒在地,可是他丝毫不挣扎,而是不要命的将包子全部吞入了嘴里。

    那高个子乞丐看见了,也不管小乞丐是否能承受住他的力道,上去就踢打。

    挨了几脚,地上的小乞丐渐渐没了声音。

    若是平时,这样的惨状自是会围上一堆看戏的人,可是今非昔比,京城已不是当初的京城,现在人人自危,一半的人都染上了瘟疫。还沉浸在沉痛气氛之中的人们只是缩在墙角,用一双悲悯与冷漠的眼睛淡淡看着这一切。

    林潋衣也看见了这一幕,她不懂医术,只是小时候与太医略懂了一些平毛医理。她一直呆在王府之中,也不知外面形势如何,但看目前的情况,显然西罗已经不再太平。

    林潋衣将目光放在了对面的一家当铺中,想也未想便走了进去。

    身上的首饰不多,但件件都是珍品。这些东西有的是曾经顾夜雨赠她的,有些是从西罗皇宫之中带出来的。这些年来变卖了不少,如今只剩下少许都被林潋衣变卖了。

    王府的钱她用不着,也不想用,带着银钱,她到城中的药铺买了许多药材。沿街走了许久,每每遇见可怜的病人,都会送上一些药材。

    尔尔惊奇的看着这一幕,也变卖了自己的首饰,随着林潋衣一起赠药。

    “真想不到,像你这样的人竟然也有这样仁慈的一幕?”

    听见这个声音,林潋衣没有回头,只是将一包药材交给了一位年老的妇人,笑道:“为何想不到?”

    顾夜雨笑了笑:“你并不像这样好心的人。”

    林潋衣抿唇,似乎也觉得此举荒谬,但还是笑道:“我可从没做过坏事,别把我当做你的同类。”

    顾夜雨笑笑不语,看着她手中的药材,沉默一会才道:“你这样做只是杯水车薪。若是曲飞裳我倒是相信她会这么做,但是你,亦正亦邪。”林潋衣忽然疑惑的回头问他:“曲飞裳很好吗?”

    顾夜雨几乎是没有犹豫的点点头:“她的确很完美。”

    林潋衣丝毫不屑,对于曲飞裳她永远也喜欢不起来。

    很多天了,京城的疫情越来越严重,皇上命令多名太医前来诊治,并且又送了许多药材下来。

    林潋衣每日在街上照顾生病的百姓,呆在王府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府中的人都说这位王妃在假仁假义,做好事搏王爷的同情。

    面对众人的敌意,林潋衣只是一笑。城中的药物开始紧张,有了皇上的救济,状况要好了很多。

    顾夜雨似乎对于目前的情况一点都不关心,他依旧每日悠闲,时而出现在林潋衣的面前,有时在酒楼饮酒,有时又在花街柳巷寻欢作乐。看着林潋衣每日忙里忙外,似乎很享受其中的乐趣。

    林潋衣并不理会他,事实上她并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个男人。心里只是开始忧虑,这瘟疫来的急迫,似乎不像是意外,她隐约觉得这西罗要发生大事。

    这一日,林潋衣如同往常一样在街上照顾病倒的百姓,见一个女子停在她身前,这个女子和林潋衣一般大小,林潋衣看见这个女子时,只觉得很是熟悉。

    那女子先开口:“我叫落华,是东月国主的女儿。”

    林潋衣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这个女子就是那天在路边设下对联的那个女子。这样的美总是让人只见一眼便就难忘的。

    “原来是公主殿下,不知找民女有何事?”林潋衣自认为自己从没有见过东月国的公主。

    落华微微一笑:“这些日子我都能听见有人说,街上有一个仙女,在济世救人,落华很想一见。”

    林潋衣听明来意,不由一笑:“只是尽些绵薄之力,公主过谦了。”她迟疑了一下,只道,“我叫思虞。”

    言至于此,倒是没有细说自己的身份。

    落华点点头,道:“我自小就学了医术,想一起帮助百姓做些事情,还请思虞姑娘不要嫌我手脚粗笨。”林潋衣笑道:“没想到公主有这样的心胸,倒是让思虞钦佩了。”

    落华道:“只是被思虞感化了。”林潋衣一笑不再多言。

    落华的医术不算高明,却也帮了不少忙,两个女子都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在一起时,竟也多了不少话。

    落华虽贵为公主,可是一点也没有公主的架子,与林潋衣更是志趣相投,二人很快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这一天,一个身着锦衣的英俊男子骑着马停在了二人附近,一见落华便道:“公主怎么在这里?这里的人都染了瘟疫,公主怎能不顾yu体?”

    落华原本正和林潋衣说笑,看见来人脸上立即转变成厌恶,冷冷的回道:“本公主的事,不要将军多管。将军若是无事,还是去别院休息吧。这瘟疫非一日两日能够清除,将军还是小心点好。”

    那人双眉一挑,“公主还是跟末将先去皇宫吧,要事为重,这些不过是些蝼蚁百姓。”

    落华冷笑,“蝼蚁百姓?若不是你,这些人怎么会承受病痛之苦,事到如今,你倒是面无愧色。”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