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五十九章 谁是主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十九章 谁是主谋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今天的天很蓝,林潋衣望着天,享受着这晴朗的日子。树后有人影闪动,她沉声道:“你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那里!”

    树后走出来一个紫影,林潋衣定睛一看竟然是盼烟。她虽然一直对盼烟怀有敌意,但是此刻见到又觉得茫然。

    “你破坏了裳儿的幸福。”当她这样说的时候,林潋衣只觉得很好笑。盼烟会武功,刚才几乎没有察觉她的存在,也许是女人的直觉,她对自己的敌意太深,以致掩藏不了很好。

    林潋衣微微一笑:“你不是早就知道吗?为什么不告诉她?你为什么躲在树后,因为过了五年,你已经变老了吗?”

    盼烟脸色一白,半晌方才轻轻一笑,“你知道我是谁?”

    林潋衣微微眯起眼睛,“一开始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盼烟不置可否。

    “告诉我一些事情,你们与曲百事有什么阴谋?”

    盼烟一听,看着林潋衣的眼眸一寒,但还是慢慢说道:“我们是曲百事培养出来的棋子。五年前你们走后,秋馨芙带了许多人来杀了我们门派的所有人,冰婆婆也死了,我与致函能逃脱我一直认为是上天垂怜。后来我们遇到了曲百事。”

    林潋衣安静的听着,盼烟冷笑一声,“无处容身的我们,只能投靠曲百事。那个时候,你还是顾夜雨的嬅妃。”她说嬅妃的时候,明显的嘲讽。

    林潋衣哑然,本来以为大家都可以一眼就认出自己,原来不过是从未断开她的线索。而那唯一没有认出自己的顾夜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自3年前你与易太傅一起失踪之后,世间出现了一件宝物,听说灵玉可以长生不老,不死不灭。曲百事一直在策划着一场很大得计划,为的也是当今的皇上。你假死之后,曲百事令致函改名曲飞裳,安排了一场戏,将曲飞裳送来了王府。”

    “你知道吗?裳儿模仿了你五年,曲百事教出来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就成为废棋。你如今与裳儿争,已经引起了皇上的杀意。”

    林潋衣心里一动,原来这一切的主谋竟然是当今的皇上。她不由地有些茫然,若是如此,她又可能斗得过皇上吗?那皇上岂不是知道了她还活着。

    想到这里她笑笑:“你们真是好笑,争来争去,算来算去,最后还指不定会得到满意的结局。若是把你们全杀光了,世界就清净了。”

    盼烟也笑笑。

    林潋衣轻叹:“你告诉我这些,是很有信心杀我吗?”

    盼烟微微一笑,略带嘲讽地说:“你以为你是谁?别说是我动手,就是顾夜阑也恨不得杀了你。”

    林潋衣一怔,这个女人,若是没有足够的信心又怎么会说出这番话来。

    她并不会武功,若是盼烟杀她,还有谁可以救她。

    盼烟正要动手,却听林潋衣大声对着树林外叫道:“顾夜阑,你来了!”

    盼烟一愣,“你骗我!”

    说完也不回头,就要动手。林潋衣大骇,再喊一声:“顾夜阑,我在这里。”

    盼烟手中白光一闪,已到了身前,但有一道影子比她更快,瞬间抓住了盼烟的手,救了林潋衣一命。

    盼烟看着眼前的顾夜阑,一时有些不敢置信。却听顾夜阑皱着眉问道:“你在做什么?”

    盼烟一怔,当即换了口气,做出楚楚状:“王爷,这个女人不能留,她害了裳儿小姐,王爷怎可留她?”林潋衣苦笑:“他要顾曲飞裳的死活,当然会留我。”

    顾夜阑没有反驳,只是松开了盼烟的手,淡淡道:“以后不可出现这样的事情,你回去照顾裳儿吧,她的身子不好。”

    盼烟轻哼一声:“王爷,裳儿知道你娶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很是伤心。”

    顾夜阑面色如初:“既然如此,你更该好好陪她。”

    盼烟冷冷的看了一眼林潋衣,林潋衣想若她的眼睛是一把刀,此刻的她早已千穿百孔了。

    直到盼烟离开,才听顾夜阑冷冷道:“你们女人总是执着于这些细枝末节,你不在房中安分的呆着,出来做什么?”

    林潋衣揉了揉手腕,笑道:“我是破坏她小姐的女人,她恨我是应该的。”

    顾夜阑认真的看着她:“若你把解药给裳儿,她会原谅你。”

    林潋衣无所谓的笑笑:“若是我把解药给她,你会原谅我吗?”

    他沉默了一下,点点头。

    林潋衣笑道:“你还真是有趣,为了那个女人不惜说谎骗我,不过这个谎言很动听,我会考虑的。”

    顾夜阑淡淡道:“你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林潋衣一怔,不知该如何回答。

    顾夜阑苦笑:“你本性纯善,京城之中都说有一位仙女菩萨心肠,免费赠药,照顾病人。”

    林潋衣没想到顾夜阑也知道了这些,呆了呆,又听顾夜阑道:“你的话真真假假,做的事也真真假假,也不知道哪一句是真心的。你做的事情有的时候像一个老成的婆婆,又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林潋衣收敛起笑容,认真地说:“我对你说的话都是真的。”

    顾夜阑低头看了一眼林潋衣:“我宁愿你说的话是假的。”

    林潋衣也不勉强,笑咪咪地看着他说:“你还是很在意曲飞裳的死活的?”

    顾夜阑皱眉道:“我怎么可能不在乎她?”

    林潋衣笑道:“可是我嫉妒了?”

    顾夜阑道:“你想怎么样?”

    林潋衣笑道:“不若你教我一种方法,只要我一想找你就可以找到你,这样就算你走到天边,我也能知道你在哪里。这种方式要曲飞裳不知道。”

    顾夜阑疑惑地看着林潋衣:“你找我做什么?我一直都在王府”

    林潋衣笑道:“你不会永远呆在王府?或者有一天你不得不离开王府,我也好找到你。”

    顾夜阑问道:“无论在哪里,你都会来找我?”

    林潋衣点了点头。

    顾夜阑笑道:“那你走吧!”

    林潋衣一怔,苦笑:“你倒直接,也许有一天我会失踪,那你的裳儿就要死了。你是不是应该为她多考虑考虑。”

    顾夜阑笑道:“你若是会走,就不会一直握着解药。”

    顾夜阑叹了口气:“如果你不是做了好事,我早就杀了你了。”

    林潋衣抿唇一笑,却是半天没有生气:“为什么要杀我?我又没说不救你的裳儿?”

    顾夜阑淡淡道:“你也没说何时救。”

    林潋衣背着手,摘下一片树叶万:“别那么生气,你若是对我每天都是这样的态度,也许我早把解药给你了。”

    顾夜阑这次却没有在意,只是抬头看着茫茫的天空,将一支小小的紫笛扔到林潋衣的怀里:“无论我在哪里,你只要吹奏这支紫笛我就会到你的身边。不过不要乱吹,我若是生气,便不会来见你。”

    林潋衣很开心的接过,笑道:“我知道了,不乱吹就是了。对了,这个笛子无论我在哪里吹你都能听见吗?”

    顾夜阑道:“恩。”

    林潋衣眨眨眼,“你不会是骗我吧,哪里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顾夜阑不耐烦,“这只是苗疆的一种蛊虫,你吹它就能听见,这个铃铛就会响。”

    林潋衣看着他手上的铃铛,忽然感觉心中甜丝丝的:“我猜她指导,一定很想杀了我。”

    顾夜阑默然,林潋衣有些泄气地说:“你不要总是一副冰冷冷的样子好不好?”

    顾夜阑叹道:“你这般接近我,我又怎么可能给你好颜色。”

    “可是你不知道理由。”林潋衣跳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头:“如果你了解我,或许会喜欢我。”

    顾夜阑道:“大白天的就开始做梦。”他还是忍不住讽刺她。

    “不要随便打碎别人的梦。”

    他叹了口气:“我不想与你说话了,你爱去哪里便去哪里。”

    林潋衣眨了眨眼睛,“我去曲飞裳那里也可以吗?”

    “除了那里。”

    林潋衣撅起嘴:“这里是我家,我有哪里不能去的吗?”

    顾夜阑冷冷看着她:“没有你不能去的地方,但是有你进去就出不来得地方。”

    “你在吓我?”

    “今日的事你也该长点记性了,若是真不怕死,我也不拦你。”

    林潋衣无奈地叹道:“我越来越觉得,我与你之间缺乏共同语言。”

    “与你有什么好说的。”

    “难道没有吗?”

    顾夜阑默然,他可不想继续和林潋衣辨论下去,再辩论的结果,他一定还是被说得哑口无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