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 »  第六十九章 林潋衣番外 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六十九章 林潋衣番外 二

小说:妃来横祸:王妃要出逃作者:凤珛珏
返回目录

    最近考试啊,抱歉啊~~~我回头补上~~~

    落华说,顾夜阑有一个未婚妻,三年前被送往南诏国和亲。我听着有些惋惜,但也情不自禁的想,这样一个完美的人又会有怎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他。

    近来陈国与西罗开战,生灵涂炭,百姓受苦。许是陈国打的急切了,秦朔作为丞相也作为监军前往战场。

    家中父亲依然不愿意理我,我常常会前去九里崖,在那里等着哥哥归来。这一日我依然早早的等候在了九里崖里,午后的阳光正好,我有些昏昏欲睡。

    我是被一声轻响惊醒的,我猛地睁开眼睛。我恍惚看见,一个黑袍男子面色苍白,他跌倒在百花丛中,腿上不住的留下鲜血,那血有些发黑,看样子是中了毒。

    我慢慢的走到他的身边,眉头微蹙,“你中了蛇毒?”

    那个男子虚弱的看着我,他的眼睛很漂亮,看见我时,他的眼中似有惊骇。但随之又化作深沉的无波幽潭。见他闭上眼睛,我竟鬼使神差的蹲下身,俯下头,为他一口一口的吸出毒血。

    这是我自己都没有想过的动作,我那个时候便想,他是这九里崖的一道风景。我不愿看见他的颓然与倦态。可是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想过太多。

    我将顾夜阑送回了王府,这一路虽不是那么的遥远,可是对我而言却是那样的漫长。见他进府的那一刹那,我再次回到了九里崖。今日的我,还没有等完秦朔哥哥。

    还是这个百花丛中,我在那里纤纤起舞,忽然一阵箫声起,我乍一回头,正见顾夜阑站在那里,身形清瘦,手中拿着一支古玉箫,很是清雅。

    我好奇的看着他,对他笑了笑。

    他放下箫,温柔的说:“姑娘的舞跳得真好,你是谁家的千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想这是他与我说的第一句话,可是我却有良久的恍惚,这个声音很像我梦中的声音,可是我却一点也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我想我的神情应该是羞涩吧,我道:“我在等我哥哥。”

    “那日多谢姑娘相救……”他对我说。

    自那之后,我们便熟识了起来。他经常在九里崖巡视,似乎是为了防止细作混入西罗,而我在那里等着秦朔哥哥。

    他开始陪我一起等,时不时吹箫给我听,和我说些天上人间的爱情故事。那个时候,我对爱情有了一丝懵懂。

    我时常会觉得我遗忘了一段很重要的记忆,即便是对这懵懂的爱,我也有一种痛楚酸涩的感触。好似我曾经经历过一般,可是我又摇头,我只有十五岁,还会忘记什么年龄。

    我并不知道顾夜阑对我是怎样的情意,只有落华知道他与我每日相见。落华那一日告诉我:唐轻容你看不出来吗?顾夜阑是爱着你的。

    我那个时候很惊讶,直觉的开始排斥,一向好脾气的我也对落华皱眉:你在胡说什么,我与他只是朋友。

    落华只微笑,似乎连眼睛之中都带着笑意。她说:你也爱着他,只是你忘了。

    我呆愣的退后了一步,不停地摇着头:你胡说!

    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其实顾夜阑对我而言,就像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与他在一起,我从来不曾想过他的身份。他就像一个愿意听我说话,愿意陪我一起等待秦朔哥哥的人。

    那一天,西罗打了胜仗,秦朔也回到了家中。那一日,我兴奋的跑到丞相府,却见落华抱着秦朔,脸上犹有泪痕。

    那个时候我的脚步忽然顿住了,我听见落华说:我已经不是西罗皇妃,也不再是东月公主。秦朔你娶我好吗?

    我紧紧地握着手,这一刻我的整个身体几乎都在叫嚣着,不要答应她,不要答应她。

    可是秦朔却笑着点了点头,那是他惯有的微笑,博爱宽容,此刻看来竟令我有着一种怨恨。

    我退出了丞相府,一路茫然,不知不觉又走到了九里崖。那里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我看见他,眼泪便落了下来。

    顾夜阑见我如此,眉头皱的很紧:你哭什么?

    我只是摇头,问他:樱花开了,你帮我摘下一篮好不好?

    他不懂其意,可也是点点头。

    樱花树下的我们只是摘着新鲜的花瓣,此刻顾夜阑的脸色是柔和的,这样的神情竟好似看见了秦朔。

    他的容貌甚至比秦朔要好,只是他不常笑,所以要严肃了许多。我微闭双眼,说:九皇叔,我嫁给你好不好。

    他愣住了,很认真的看着我,却没有说话。我闭着眼睛自始至终都没有睁开,可我知道他的视线一直停在我的身上。

    没有得到他的答案,我再也没有去过九里崖。

    秦朔的婚礼终于还是办了,皇上的妃子下嫁给秦朔,其实我并不知道那个皇上自己知不知晓落华的身份,也许是知道的也许是不知道得。

    但是这绝对不会有损他的决定。我知道,皇上有意将落华软禁起来,好以此换得秦朔哥哥的绝对忠心。

    落华嫁入了丞相府。而我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心中很是愤恨不甘。那一夜,我等候在他去新房的路口,将他拦了下来。

    我不知道顾夜阑对我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我对顾夜阑的那份隐约之痛算什么。此刻我只知道,我无法接受他娶别人的事实。我告诉他,不要娶落华,不准娶落华。

    秦朔只是淡淡的告诉我:容儿,你不能阻止我。

    我听了几乎胆颤心惊,后退一步,猛地摇头:我不管。我去告诉爹爹,你不能娶落华,我要告诉天下人,她是皇上的妃子。

    容儿,不得胡说!

    这是秦朔哥哥第一次对我发脾气。他的神色很是严厉。那一天,我真正感受到了他的怒气是那么强烈。

    落华有了身孕,初听这一消息,我有些意外,但随即心里也升起了淡淡苦涩。

    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唯一的孩子。

    顾夜阑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的样子比往常又要消瘦了许多,依旧是那一身黑色的宽袍,其实我并不讨厌顾夜阑,相反,我是害怕。因为我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没有告诉秦朔,我认得那个在昏睡之中唤我的声音,那是和顾夜阑一样的声音!

    我不知道我是何时认识他的,我也不知道曾经的我与他有什么交集。

    只是那一切我都不在乎了,我想,那漫长的睡梦中,定是他不停地在呼唤我的。

    可是,我并没有去问他,也没有去问问任何人。我没有曾经,也不知未来,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很迷茫。

    顾夜阑只说了一句话,我便跑了出去。他说:我愿意娶你。

    没有带上青青,我自己来到了丞相府。我想亲口告诉秦朔这个消息,他,若是拒绝我便不嫁,若是同意,我便……

    其实我知道,我是自私的,我分不清自己的感情。老鹰破壳第一眼所见之人就认为母亲,而我第一眼见到的是秦朔,就因如此,他也是在我心中不同与特别的存在。

    刚行至丞相府,便先闻一阵琴声落下,我有些好奇的停住脚步。正见落华从房中走了出来。她的额间有些细汗,眉目含笑,那笑容那般明媚,竟刺得我的心生疼。旁边一同出来的那个锦衣男子,正是多日不见的秦朔。

    秦朔的脸上也带着一些笑意。他的手中还拿着一只红绳,那是月老庙的红绳,是我曾经拖他给我买的姻缘绳。我心中有些抽搐,刚刚那一曲定是为了落华而奏的吧。

    我忽然很怕见到他们,于是我悄悄闪到一边的树丛中,将自己全部埋没起来。

    他们一起离去了,那是去皇宫的方向。我忽然记起,今日是团圆节。每个人都可以团团圆圆,而我却只能独自一人清冷寂寞。

    心,慢慢冷却。孤独的靠在树干上,我是那么无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