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坏坏看着你 »  第一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章

小说:坏坏看着你作者:于儿
返回目录

     兼具秀丽与优雅的广阔林园,有股与世隔绝的神秘、静谧戚。

    “小漓,你整理好了没?”

    一名年近七十、管理园圃的老园丁摇摇头,对著手拿大剪刀、却呆杵在原地的米漓喊叫。

    中气十足的嗓门说明老园丁依旧老当益壮,身子骨硬朗得很。

    “邱老,我就快修好了。”倏然回神的米漓,手中的大剪刀险些脱手而出。

    讨厌!催什么催,她已经很拼命在工作了。

    “我说小漓啊,你千万别给我偷懒啊。”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这园子里的每一棵花草都当成宝一样,小心翼翼的看顾、照料它们。”身穿素灰色工作服、头戴鸭舌帽的米漓,煞有其事的挥袖拭汗,对著邱老频频傻笑-

    为在众多园艺高手中脱颖而出,她可是花费不少苦心,甚至还专程跑去恶补园艺的学问及技艺;结果……呵呵,所幸老天有保佑,再加上她天资聪颖,才顺利取得这份薪水优渥、包吃包住的工作呢。

    不过,她最希望的还是,她所做的一切努力,以及所受到的种种委屈,都能获得最实际的报偿。

    “你晓得就好,对了,另一块花圃你顺便整理一下。”吩咐完,邱老即扛著一把大铲子走掉。

    “可是邱老,那块花圃又不是我负……呃,好好好,我马上去做、马上去做。”

    米漓拉下帽檐,说得诚惶诚恐,不过在确定邱老走远后,她原本微眯的胆怯眼眸却意外进射出一股杀意,但随即消失                                。

    叹口气,米漓认命的沿著碎石小径走向另一个花园。

    没办法,这老头有权决定她的去留,倘若不小心得罪他,她的心血不就付诸东流?

    所以,她忍!

    不过,她来这里工作已经数十天,和她接触的人除了何家的仆佣、守门的酷哥外,她期盼见到的那个人却始终没有出现。

    她抬头遥望那栋需要走上近二十分钟的路才能抵达的优美白色建筑物,她撇撇唇,要笑不笑的。

    她很想找个机会去主屋逛逛,可是老头早就下令说,除非主子召唤,要不然最好各司其事,千万别任意越界,否则后果自负。

    饱含威胁性的一句话。唷,她好怕喔!

    米漓噗哧一笑。

    “小姐,你眼睛脱窗吗?要不然,怎么连那朵盛开的玫瑰也给剪了?”

    倏地,米漓眸光一闪,神情转为怯懦的回头看著逸出讪笑的男子。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大意了,请您见谅。”她低下头,连声道歉。

    盯住她颤抖的下唇,及一副惊吓的无辜模样,凌熙扬起眉,以看稀有动物的目光直瞅著她,“你是新来的园丁?”

    其实甭问他也晓得眼前这位被烈日晒到双颊发红、有著一张如天使般纯真面孔的女孩是谁,因为能来何家帮佣的人,都得经过严格的身家调查才行,当然罗,这位名叫米漓的女孩,自然也逃脱不过他的调查。

    “嗯。”米漓腼腆一笑。

    “还习惯吗?”凌熙再问。

    “嗯。”

    “这样就好。”凌熙报以一笑。

    “请问您……”她敢断定,眼前的男子看起来是属于领导阶级的人物,但绝对不是她要找的那个人。

    “你想问我是谁对不对?”凌熙微偏头,表情忽然转为正经。

    呃,她差点因为他伪善的笑脸而减低对他的戒心,好险有人提醒过她,即便是一个再不起眼的奴仆,也不能等闲视之,以免被反咬一口。

    这点,她务必铭记在心。

    “啊,对不起,我不该乡间的。”米漓又退缩回去。

    “这有什么关系,我叫凌熙,你呢?”

    原来他就是凌熙,是那个人的左右手兼心腹,真是太好了。

    “您好,我叫米漓,请多指教。”她仍然不太敢直视他。

    “小漓,欢迎你来何家。”凌熙伸出友善之手。

    米漓却状似扭捏,迟迟没伸手。

    “怎么了?”

    “请你别误会,是、是我的手沾满泥泞,我……我怕弄脏你的手,所以才不敢跟你握手。”她急急解释。

    “是吗?”

    “嗯,你看!”米漓乖乖的放下剪刀,摊开双手以证明自己没说谎。

    “是挺脏的没错。”凌熙露出嫌恶的眼神。

    那是什么怪表情,难不成他期待见到一双白净无瑕的手吗?

    米漓怪不好意思的拾起剪刀,讷讷地说:“对不起,我得赶紧将这一块花圃整理好,要不然邱老会不高兴的。”语毕,她迳自转身开始         工作,但是一道如芒刺在背的目光久久不散。

    看什么看!米漓虽然十分不满,也只能埋头苦干,偶尔在心中臭骂他几句。

    “对了,小漓,你整理好花圃后,还有别的工作吗?”凌熙双手环胸,缓缓开口。

    他问这个干嘛?

    “我必须问过邱老才知道。”她回答得小心翼翼。

    “这样吧,邱老那儿我自会跟他说,你先跟我来。”凌熙笑一笑,转身就走。

    “可是我……”他到底想做什么?

    “相信我,我让你做的这份工作你肯定会喜欢。”凌熙回头,眨了眨笑眼,凝视著支支吾吾的她。

    她肯定会喜欢?米漓突生警戒。

    “凌先生,请问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完全听不懂?”米漓干笑二声,露出不解的表情。

    “你不想进主屋做事吗?”凌熙也不迂回。

    “喝!你是说,我可以进主屋工作!”她乍喜,声音还微微颤抖。

    她一直不敢贸然闯进主屋,一来,怕身分暴露;二来,也是那个人的行踪太隐密,她难以掌握他确切的位置。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她才采取最耗费时间、却也是最管用的守株待兔之计。

    “是呀!原本清扫大少爷房间的人突然身体不适,所以我才想要请你帮忙。”

    “可是我真的可以吗?”话又说回来,事情有这么简单吗?该不会是请君入瓮吧?不过,她应该对他的安排有信心才对,至少到目前为止,她仍旧平安无事的站在何家不是吗?

    “只是清扫一下,没问题的。”

    “那好,我现在就跟凌先生一块去。”米漓难掩兴奋之情。

    “呵,我就说嘛,你一定会喜欢的。”

    米漓的唇角不禁抽搐了下,“凌先生,不瞒你说,其实能不用在大太阳底下做事那是最好,不过,请凌先生千万别把我刚才那番话说给邱老听,要不然我可是会丢饭碗的。”她拿下鸭舌帽,不好意思的搔搔头。

    “放心,一切后果由我一人承担。”

    说得好。凌熙的出现终于让她的计画稍露一丝曙光。

    |

    “哇!这就是大少爷的房间,好漂亮喔!”提著清扫工具的米漓,睁大眼睛,雀跃万分的环顾这间格局简单、但陈设装潢却弥漫著顶尖品味的房间,尤其是精心设计的灯光,再加上蓝白色系为主的柔和色调,让她以为仿佛进入一个令人惊叹的世界。

    老实说,这的确跟她之前想的相差十万八千里,她还以为像他这种人,屋内不是乌漆抹黑,就是奢靡到让人作呕。

    但是,也许这些装饰只是为了掩饰他的残酷与血腥。

    她才不会因此上当,更不会就此改变心意。

    “小漓,那就麻烦                                你。”凌熙笑一笑,走出房间,轻轻合上门。

    不麻烦                                、不麻烦                                ,她简直是求之不得呢!

    只是,她该从何下手?呃……她差点忘了,这房里说不定装有窃听器或监视器,她还是小心为妙。

    不过,这间卧室美是美,却欠缺一样很重要的东西,那便是——床。

    米漓微微眯起眼,对著一进门就看到、有点突兀的拱门感到好奇。

    床,应该在里头。

    她缓缓靠近拱门,小心翼翼的模样活像里头住著随时会扑过来的猛兽。

    突然,她噗笑出声,对自己过度慎戒的反应感到莫名其妙。

    米漓啊米漓,你到底在怕什么!反正那人又不在,你何不大大方方的走进去。

    于是她抬起手,粗鲁的挥开隔帘。

    不消三秒钟,她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动弹不得。

    偌大的床上,有一名俊美男子侧躺著,露在被子以外的身体是赤裸的,亦是勾人、撩心的,此时此刻的她竟然像个花痴,久久无法转移视线。

    也不知道经过多久,她才清醒过来,可是她惊艳的灿瞳,仍舍不得离开他既尊贵又富神秘戚的绝俊五官。

    他是谁?为何能睡在那个人的床上?

    哼!无论他是谁,他的身分自然不在话下,否则怎么敢公然睡在-天盟首领的床上。

    给他重重一击!这想法,在她脑中倏地形成。

    毫不讳言,这的确是上天赐予她的大好机会,而且成功率接近百分之百;但是若不能除掉真正的首领,杀他又有何用!

    她不能冒这个险!

    但是,他究竟是谁?

    米漓神色一沉,悄悄地走近床沿。

    真可惜,如此像样的男人居然窝在-天盟这种仗著有几分本事,就妄想支配他帮,甚至意图消灭他帮的邪恶组织。

    算了!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她应该先退出。

    怦!心头霍然重重地震荡了下。下一秒钟,她的脸急遽刷白,接著,她缩肩、后退,像是羞于见人般的将头垂得不能再低。

    以上种种,并非她刻意佯装,而是她真真确确被睁开双眼的男子给骇到。

    一时间,她竟蒙生退意。

    为何沉睡中的他跟睁开眼的他会有如此大的差异,光是一眼就足以让她深刻体会到男子散发出的-沉与冷情。

    那是站在最顶端、最上位的人,才会显现出的气度与架式。

    她后悔了。

    一句舍不得、一个迟疑,她就白白错失掉一举擒获-神的大好时机。

    没错,她敢打包票,眼前用著冷冷的眼眸定住她的男子就是何家大少,-天盟之首,世人称之为-神的何枕谧!

    她双腿发抖著,一方面是极其不甘心,另一方面又是自个儿克制不住,于是她偷偷的掐了大腿一把,好让痛楚压过那股莫名的惧意。

    “出去。”

    蓦然进出的斥喝声,教米漓再度退后一步。

    没有胜算。倘若选在此刻与他动手,她绝对没有任何胜算。

    “对……对对不起大少爷,是凌先生要我来打扫的,不、不小心打扰到您,实在很对不起。”她恭敬地鞠九十度的躬。

    凌熙……

    哼!他似乎太放纵他了,要不这小子怎会大胆的擅自作主,而且打从这女人一进房间,她就不晓得该主动回避。何枕谧细眯起阴郁鹰眸,不带任何温度的斜睨仍没有意思要离开的女人。

    “出去。”他的声音更形冷寒。

    “可、可是我……我是来……”

    啪的一声!

    何枕谧倏地掀开棉被,翻身下床,一连串俐落又优美的动作,在无形中散发出沉重的压迫感。

    “对对对不起,对不起……”已经退到拱门后方的她,除了道歉外,踉舱的脚步仍一退再退。该死,若非她一时不察,他早就……

    “啊!”她一个不小心绊到椅脚,当场跌个四脚朝天。

    米漓脸色刷白的瘫坐在地,极委屈的扁著嘴:只见男子的眉宇间,镌刻著一种漠然的表情。

    对她的狼狈样,他似乎视而不见,让她深深感觉被羞辱。

    得了吧,难道你还期待他发挥绅士风度的拉你起来吗?

    哼!你头壳坏掉啊!

    在他眼里,你只不过是名佣仆,他没当场赏你一顿粗饱就该谢天谢地;况且,他若真的拉你一把,那肯定有鬼。

    而且,合神顾名思义就是长期身处刀光剑影下,成天所想的不是如何在背后捅你一刀,就是想尽办法诬陷你、偷袭你,让你永无翻身之日。

    哼!她当然不会乖乖等死,所以她打算先下手为强,好让-天盟瞧瞧她的厉害。

    “出、去。”他已经说了第三遍。

    不出去你又能拿我怎样?她是很想对他这么说,不过……

    “大、大少爷,可是我都还没有整理好,我怕凌先生会责怪我。”她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就是不肯离开他的房间。

    何枕谧轻嗤一声。

    “大、大少爷,我会尽快打扫好,求您别赶我走。”她眸光频闪,有好几次视线不小心溜到他赤裸的上半身时,又被他浑身散发的危险气息吓到而忙撇开。

    何枕谧不发一言冷睨著她。

    匆地,他转身走进房,像是不想浪费半点气力在一名佣人身上。

    手里的抹布已经紧紧扭拧,米漓将原本要释出的暗器再悄悄放了回去,告诫自己要忍。

    等有把握一点时,再下手。

    几次深呼吸后,米漓开始         打扫,但是明明就提醒自己别再吵醒大恶魔,可不知怎么回事,她竟像在赌气般,非得弄出乒乒乓乓的声响不可。

    很幼稚吧?这一点都不像她原来的个性。

    无论如何,事情总算有点进展,至少她镇定的目标已经出现,她应该开始         进行下一步。

    哼!你得意的日子不多了!

    一句冷笑后,她一手提起清扫用具,一手用力旋开门把——

    “能毫发无伤的走出来,证明你确实有点本事。”站在门外的凌熙对著震愕住的米漓漾出格外灿亮的笑容。

    “凌,凌先生……”难道他一直守在门外?

    “小漓,今后你就跟在大少爷身边吧。我相信,依你的能力绝对足以胜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