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豪门通灵萌妻 »  第55章 醒来就遇上一出“年度情感大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5章 醒来就遇上一出“年度情感大戏”

小说:豪门通灵萌妻作者:叶奈凉
返回目录

    温妤一见宫司屿勃然大怒的样子,身子发抖,颤了颤,伤心的红了眼,单薄的身子一副摇摇欲倒,楚楚可怜之态。

    来了保镖请她出去,她却怎么都不肯走。

    “司屿哥哥……是我病了,昨晚我发烧,被杨奶奶送来了医院,我刚刚挂完水,,听说你在这,听说那位纪小姐昏迷危在旦夕……就想来安慰你……”

    温妤哭得梨花带雨的,还上前伸手,讨好示弱的轻轻拽了拽宫司屿的衣角,但却被宫司屿一手挥开。

    阴沉冰冷的凤眸如鸠毒锐利的投向温妤。

    宫司屿嗤笑冷嘲:“温妤,你应该知道我最痛恨有人骗我!怎么?改习惯了?你以前不是非私立医院不去吗?这里是三院,你看得上?生病来三院挂水?你撒谎都不打草稿!宮司懿的宅邸距离这有十七公里!你大老远跑三院挂水?你是真看病,还是别有用心?”

    宫司屿到底是目光毒辣,心思细腻。

    一被揭穿,温妤脸红白交织了一阵,也没狡辩,却哭的更厉害。

    “是!我承认!我是因为知道司屿哥哥在三院守了这个女人一晚上,不仅引来了警察,还连消防都来了!所以才会过来看看!可我真的病了,真的发烧了!司屿哥哥,你以前不会这么对我的,我病了,我难受,你会照顾我,你会安慰我,你不会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外人对我又吼又叫!你不觉得你变了吗?你变心了!你不疼我了!你还要把我赶出你家,你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

    温妤哭的声嘶力竭,上气不接下气。

    却没人过来安慰她,帮她。

    她浑身都在发抖。

    宫司屿阴沉着脸,一张邪魅俊美的容颜,恍若结冰,冷的彻骨。

    只是,他突然回眸凝了眼依旧未醒的纪由乃。

    压低声,阴冷道:“要哭要吵要闹去走廊,别吵到她休息。”

    话落,上前一步,拽着温妤的胳膊,就把她带出了病房。

    而同时,病床上的纪由乃,蓦然睁开了杏眸。

    眸底,黯然复杂,噙着一丝幽凉,雾蒙蒙的。

    刚从冥界回来,就被她遇上了一出“年度情感大戏”。

    都不想让她安生,对吗?

    坐起身,拔掉了身上所有的针管和医疗器械,似感觉不到痛似的,光脚,踩在冰凉的地上,悄无声息的,纪由乃走到病房门背后,偷听起了外头的动静。

    “司屿哥哥,你拽痛我了!”

    温妤哭闹着,哑着嗓子的娇柔声透着伤心,透着痛楚。

    “温妤,别闹了,和宮司懿在一起,就好好的,自己选的路,自己走,安安分分做我弟妹,我的事还有我的人,你没有资格动,也没资格过问,懂吗?”

    宫司屿眼神冷冽的让人浑身发毛。

    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口边,阳光淡淡洒洒照射进来,立于光影中的他,眉眼无暇,却尽是冰冷无情,睫毛仿佛被撒了层细腻的金屑。

    “司屿哥哥!我和你解释过了!我不喜欢宮司懿,和他在一起是假的!是骗你的!我只是赌气,只是想你更在乎我一点,我从小到大喜欢的都是你,你难道不明白吗?”泪眼模糊的看着宫司屿,温妤一双楚楚动人的美眸,浸满了深深的眷恋和爱慕。

    “可是你呢?你做了什么?我才不在家多久?你就从外面带了另一个女人回家,还对她这么好,她不就救了你一命吗?凭什么像个女主人一样住在属于我们的那个家?我没有赶她走,我只是问她,一个女孩子能随随便便住在不熟的男人家里吗?影响好吗?她没有父母的吗?没人管的吗?没家教的吗?”

    温妤似乎越说越激动,西子捧心,摁着胸口。

    可纵使她再漂亮,再怎么楚楚可怜。

    却还是硬生生的挨了宫司屿实实在在的一巴掌!

    毒辣阴沉的凤眸尽是怒火,宫司屿厉声呵斥:“她父母都过世了!”

    脸颊火辣辣的疼,温妤摔倒在地,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宫司屿。

    “司屿哥哥……你打我?”

    “就因为你平白无故的猜忌妒火!你差点害死她!你知道吗!”

    “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打我?”

    宫司屿唇角紧绷,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可心底深处,却还是染上一丝内疚。

    温妤纵然再过分,可他刚刚那一巴掌,的确下手太重了。

    沉沉的闭眸,冰冷如斯的叹息。

    他何尝不知道温妤对自己的心意,他从小看着她长大,看着她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自己身后跑,可他对温妤,没有那种男女之间的情爱,有的,只不过是哥哥对妹妹的宠爱。

    而温妤,被他宠坏了。

    宠的分寸全无,更让她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就是他宫司屿的唯一!

    温妤白皙的脸颊很快就肿起,栗色如丝绸般顺滑的发丝凌乱,她哭的气虚,本就发着烧还未退,这会儿,更是唇色苍白。

    这么哭闹,终究,宫司屿还是因那一巴掌而内疚,心软了。

    亲自蹲下身,就将温妤从地上扶起。

    “好了,别哭了,回宮司懿那去吧。”

    温妤虽心酸,伤心欲绝,可一见宫司屿终是耐不过她都得哭闹,而软了态度,心中虽委屈,但又是一阵欣喜。

    司屿哥哥还是在意她的。

    当即不顾一切,抱住了宫司屿的腰际,埋入了他的怀中。

    开始哽咽撒娇,委屈哭诉。

    “你打了我一巴掌,你还要赶我走?司屿哥哥,我不会回宮司懿那了,我想住回去,我绝对不给你添乱,好吗?求求你……别赶我走。”

    宫司屿蹙眉,眸光淡冷,欲推开温妤之际,却眼睁睁的看到纪由乃站在了病房门口,表情淡淡的,目光薄凉,看他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心一慌,却又惊喜。

    当即就大力推开了温妤,不顾她踉跄撞上了墙,在那柔声喊痛。

    直接大步迈向纪由乃,“小家伙,你醒了?”

    宫司屿展开怀抱,就想将纪由乃搂入怀中,紧紧拥着。

    却被纪由乃一个弯腰闪避,躲开了。

    她都听到了。

    刚刚那些话。

    自然,也看到了温妤紧紧抱着宫司屿不放的那个画面。

    眼眶酸涩,她有点想哭,心也会难受。

    可秦广王一见她哭就揍她的那画面久久都挥散不去。

    她心有余悸,不敢哭了。

    不能哭,死都不能哭!哭了会被揍!

    深吸一口气,开了口,依旧是那细细如蚊,轻飘飘的绵柔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