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70章 翼岑和灵犀挨打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0章 翼岑和灵犀挨打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医院内,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得知老夫人所在的医院就在顾灵均住院的医院,顾灵犀早早就在医院等候老夫人。

    老夫人被送进急救病房不久,景翼岑也来了。

    看着大家都守在病房门口,一个个忧心忡忡,景翼岑的脸色也不太好。

    他看了一眼顾灵犀,见她坐在病房旁边的座椅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甚至他来了,她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就知道老夫人病得很严重。

    他走到景睿面前,低声喊道:“爸……”

    景睿昨晚一夜没睡,为了对付媒体本就心烦意乱,加上老夫人的病,一下子心力交瘁,此时看到景翼岑,不由得想起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气得一巴掌打了过去。

    景翼岑没有躲。

    景睿愤怒的伸手指着病房上面的红灯,脸色通红的大吼,“你还有脸叫我爸,你自己看看你做的好事,如果不是你,你奶奶会被景氏那些股东逼得气出病吗?”

    景翼岑眼眸一眯,冷声道:“那些股东竟敢这么做。”

    “还不是你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人发指,昨天是什么样的场合你不是不知道,现在出了事,大家肯定把责任往你身上推,股东们人心躁动,自然来找妈要个交代,这一闹就给气倒了。”

    秦语心看着景翼岑的脸颊通红,那五个手指印就像打在她心尖上一样心疼。

    她连忙拉着景睿后退,一边发火维护景翼岑,“你是发的什么疯?妈是被那些股东气病的,又不是翼岑气的,你打他干什么?”

    从小到大,景翼岑作为景家单传的男孙,从来没有受过一点委屈,今日景睿这一巴掌实在让秦语心心疼死了。

    景睿平时是妻管严,加上秦语心强势,他不敢对秦语心怎么样,今日,却当着大家的面,他打了景翼岑,把秦语心推开,指着她火道:“还不是你惯的好儿子。要不是他在外拈花惹草,能惹出这么大的事情?”

    秦语心不以为意,反过来指责景睿,“那还不是你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要是能以身作则,不在外面给我惹花花草草,咱儿子也不会有样学样。”

    “你。”

    景睿一时语塞,平时他在外应酬,难免有女人倒贴往他身上扑,再加上家里这只母老虎,外面的温柔乡自是让他流连忘返,只是景家这么大的家境,秦语心不敢闹大,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语心,这是两码事。你不要搞混了,就算你听到一点流言蜚语,那也是逢场作戏,哪像他,直接把这事闹得人尽皆知,你让景家的面子往哪搁?如果不是他,妈会气出病?”景睿怒道。

    秦语心心虚的不敢替景翼岑说话,头一次被景睿的火气给震慑住。

    景翼岑自知此事和自己脱不了关系,加上老夫人情况如何暂且不知,更加没理由为自己辩驳。

    顾灵犀??的在一旁抬起头来,如今景翼岑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如果老夫人有什么不测,她是不会原谅他的。

    这时,急救室的门开了。

    关医生从里面出来。疲惫的摘下口罩,大家纷纷围了过来。

    “关医生,妈的情况怎么样?”

    关医生严肃的说道:“老夫人的情况本来就不好,上次能挺过来已经是万幸,我早就叮嘱过大家,千万不要让老夫人动气,现在情况恶化,虽然病情控制住了,老夫人能不能醒过来,我也不敢保证。”

    “关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妈。”

    景睿虽没什么能力,但绝对是孝子,关医生的话让他担心极了。

    “景先生,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

    关医生的话让大家的希望落空。人人心里都很难过。

    顾灵犀脚步啷呛,后退了几步,幸好身后的墙壁扶了她一把,不至于让她摔倒。

    老夫人从急救室被推了出来,安置在病房内,景睿和景莲商议了一下,由于景睿和李志明要安排记者会的事情,留下秦语心和景莲照顾老夫人。

    李翰虽是外孙,老夫人病重,他也有孝心,决定留下来陪同。

    景睿他们一走,秦语心趁着大家不注意,突然一巴掌打在顾灵犀脸上。

    顾灵犀来不及反应,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身体突然向后仰。幸好旁边的李翰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嫂子,你没事吧。”

    顾灵犀摇头,“我没事。”

    然后拉开他的手臂,与他保持距离。

    景翼岑看了一眼李翰,刚才秦语心打顾灵犀的时候,他本能的冲过去,奈何李翰靠的近,才没有抢先一步扶着她。

    他心里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李翰,转而回头冲秦语心大吼,“妈,你干什么?”

    秦语心想帮儿子刚才的那一巴掌讨回公道,没想到竟被他吼,心里自然不爽快,厌恶的看了一眼顾灵犀,反驳道:“翼岑,要不是顾灵犀,你能被你爸爸打吗?从小到大你爸哪里舍得打你,都是因为她你才被打,妈妈是在为你讨回公道,你居然还帮着她说话。”

    “妈,爸打我关灵犀什么事,奶奶还未醒,你这样无理取闹是干什么?”景翼岑吼道。

    “翼岑,我发现你是不是糊涂了,妈能躺在这里,还不是因为顾灵犀,你别忘了,当初顾灵犀是怎么嫁给你的,如果不是顾灵犀给妈下了迷魂汤,妈能这么护着顾灵犀?以至于被媒体气倒?”

    “还有,昨晚的事情不全是你的错,你和安妮本就是一对,媒体报道的也不完全是虚假污蔑,都是顾灵犀为了景家的钱缠着你不放,才让安妮无辜背上小三的骂名,如果你和安妮结婚,我相信那些媒体不会再胡乱报道,咱们景家的危机才能解除。”

    秦语心一番强词夺理的言论,简直是颠倒?白。

    景翼岑突然意识到,在景家,顾灵犀除了老夫人,根本没有人真心对她。

    “妈,我和安妮的事我自会解决,请你以后少操心我的事。”景翼岑不满的说道,声音冷漠如冰,令人心底生寒。

    秦语心还想说什么,景莲忍不住插嘴,“大嫂,翼岑说的对,年轻人自有年轻人的处理方式,你这么护着安妮,难不成,你真想让她进咱们景家的大门?可是,妈坚决不同意,你有什么办法?”

    这话,景莲是有暗示性的,她暗示了秦语心对安妮的喜爱,也暗示了她不喜欢顾灵犀的原因,这很容易挑拨秦语心和顾灵犀的关系。

    景翼岑若真想把安妮娶进门还好。万一他心里又有顾灵犀,更是挑拨了秦语心和景翼岑的母子关系。

    如此一石二鸟,景莲岂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景莲,你闭嘴。”秦语心恶狠狠的瞪着她。

    景莲本就不想和秦语心吵,刚才几句话已经起了作用,她也不想多说什么,识趣的拉着李翰走。

    “小翰。”

    景莲见李翰没动,又拉了拉他的手臂。

    李翰将目光从顾灵犀身上移开,见妈叫他,于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顾灵犀,然后跟着她离开了。

    出来后,景莲和李翰并排走着,一向善于察言观色的景莲忍不住说道:“小翰,你刚才怎么了,妈叫你也不听。”

    李翰有心事,没有立刻回答她,景莲意味深长的说道:“小翰,你今年也满二十三了,翼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能把景氏掌管得井井有条,前段时间妈让你外婆给你在景氏安排了职位,你做得怎么样?”

    “妈,我只是景氏的小职员,还在爸的手下跟着他跑业务,见客户,能有什么作为?”

    李志明也在景氏上班,做了几年,也只是业务部的副经理,上头有经理和景睿这个总经理压着,他也是有苦难言。

    为此,景莲心里一直有气。现在连自己儿子的前途都得不到保证,她怎能甘心。

    “小翰,你觉得翼岑这个总裁当得如何?”景莲有意试探。

    李翰不假思索,眼神里有些羡慕和崇拜,“大哥身为景氏总裁,确实有他过人之处,我望尘莫及。”

    “如果他当不了景氏总裁,景氏又当如何?”

    景莲可是记得早上老夫人说气话要废掉景翼岑的总裁之位,加上徐老和股东们这一闹,景莲心里开始有了自己的小算盘。

    李翰摇头,“如果景氏没有了大哥,景氏的未来堪忧。”

    “可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股东们人心不稳,难保有人心存异心。”景莲继续试探。

    “不可能的,越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景氏越是少不了大哥,股东们闹,无非是希望大哥快点解决这件事,将风险降到最低,景氏若真没了大哥,大家才真的该着急了。”

    李翰年纪轻轻,却能看清局势,景莲虽然欣慰李翰有这样分析事情的头脑,却也为景氏离不开景翼岑而烦恼。

    说到底,她也要依靠景氏,自然不希望景氏出事。

    如此说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病房内,老夫人依旧昏迷不醒。

    景莲和李翰走后,秦语心一个人孤军奋战,和景翼岑撕破脸也没什么好处,只能狠狠的瞪了顾灵犀一眼,最后也走了。

    病房门只有景翼岑和顾灵犀留了下来。

    两个人一左一右陪着老夫人,都没有说话。

    景翼岑抬头看她,见她白皙的脸颊上面五个清晰的手指印,眼眸一深,突然站起来离开病房。

    他走后,顾灵犀才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空空的椅子,略微失神。

    也许,他又去找安妮了吧。

    自从安妮回来之后,顾灵犀总是会想起景翼岑带走安妮的那一瞬间,只要他不在身边,她就觉得,他一定陪在安妮身边。

    正出神,景翼岑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袋子晃荡的声音惊扰了顾灵犀的沉思。

    回头,景翼岑已经走到他身边。

    “你的脸肿了,过来我帮你上药。”

    顾灵犀没动,眼神不屑的转向别处。

    她的冷淡让他有些不适应,知道她还在生气,景翼岑没再说话,而且直接抓着她的手将她拉起来。

    “你干什么?”

    顾灵犀本能的甩手,奈何景翼岑抓得紧,她被迫从椅子上站起来随他的步伐向室内沙发上走去。

    “景翼岑,放开我!”

    “我只是想帮你涂药。”他关心的说道。

    顾灵犀抬眸,压制着心里慢慢升起的暖流,还想挣扎。

    “不用你管。”

    “你不管自己,难道也不管奶奶的感受吗?万一奶奶醒了,看到你这个样子,她一定会心疼。”

    景翼岑笃定的道,顾灵犀突然不挣扎了,回头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奶奶,小声的说道:“放手,我自己会走。”

    景翼岑看着她这么冷漠的表情,无奈的放手,顾灵犀直接朝着沙发走去。

    她正准备拿药,景翼岑却已经将药瓶打开,拿着棉签蘸着药水坐在她旁边。

    顾灵犀别过脸,“我自己来。”

    “你笨手笨脚的,我帮你。”

    他的语气带着调侃,听上去有些宠溺,顾灵犀心里一晃,左脸颊却传来一股清凉又刺激的感觉。

    “这是关医生开的药,半小时内就会消肿,你忍忍。”

    他在旁边认真的涂药,由于靠的太近,他嘴里呼出的气息洒在她的耳边,痒痒的,令她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自觉的弯曲,紧握……

    他的动作很轻柔,每一下都像是刻意在控制力道,顾灵犀只感觉到药水的刺激,却感觉不到棉签的压力,整个过程下来,她甚至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

    莫名的,令她想到之前被吴美丽暴打,也是他帮她涂药,动作也是那般轻柔,像呵护至宝一般温柔体贴。

    只可惜,他的温柔始终不属于她一个人。

    “半小时后去洗脸,不要用冷水。”他涂好后提醒。

    顾灵犀不适的回头,见他准备把药盖子装起来,不由看向他的脸,景睿打的那一巴掌不轻,并不比她好多少,忍不住问道:“你不涂吗?”

    景翼岑动作一顿,然后将药瓶拧盖子,“我不用。”

    “我帮你吧。”

    顾灵犀自作主张的站起来,绕到他旁边的茶几旁,将药瓶从他手中拿过来,然后学着他的动作替他涂药。

    景翼岑一愣,却没有动。

    她弯曲着身子站在他面前,一手拿着药瓶。一手拿着棉签,歪着脑袋认真的在他脸上涂抹。

    景翼岑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虽然只能看到她的侧脸,两人之间的近距离却让他的呼吸一滞,继而急促起来。

    这种感觉让他很慌,他一直很自信自己对感情的执着,和安妮在一起三年,他从未将任何女人放在眼里。

    可是她不一样,从开始的抗拒和厌恶,在时光不经意的流转中,最初的那份抗拒已经慢慢变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讨厌她,有时候还会想靠近她。

    这种感觉就像毒瘾一样让他既害怕又期待……

    他一直在克制自己心里的那份悸动,将最纯粹的爱留给安妮。直到安妮回来,他真的这么做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有多后悔。

    他伤害了她,伤害了家人,舆论闹得这么大,他甚至没时间向安妮解释昨晚的突然离去。

    景翼岑第一次觉得自己很失败,他从不怀疑自己的能力,却在感情上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才能减少对她的伤害。

    直到涂完了,听到顾灵犀收拾药瓶,景翼岑才反应过来。

    “谢谢你。”他说。

    印象中,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说这三个字。

    她记得她对他说过太多次,只是,感激永远只能是感激,和其他无关。

    “不客气。你也帮了我。”

    言外之意,这只是礼尚往来,没有其他意思。

    景翼岑的眼底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

    将药瓶装进袋子里收拾好后,顾灵犀准备回到老夫人身边去,景翼岑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灵犀,你还在生我的气?”

    顾灵犀没有回头,也没有动。

    其实,当她知道他安排高阳陪着灵均之后,她就不生气了,至少他没有伤害到她最爱的人。

    “我没生气。”

    “真的?”他的眼底放光,只是她看不到。

    “我生不生气不要紧,重要的是奶奶,这件事对她打击很大,我希望你能快点处理好这件事情。”

    “我明白。”

    事实上,今天一早,他已经出面和那些媒体交涉,要不然,这件事情的传播速度更快,接下来,就是在记者会上澄清此事,只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配合。

    景翼岑正要提此事,顾灵犀的响了。

    顾灵犀一看来电显示,心里一紧,连忙接通。

    “高阳,怎么了?是不是灵均他……”

    “灵犀,你快过来吧,你爸带着一伙人过来,说要找你,现在局面控制不住了……”

    顾灵犀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好像很多蜜蜂一样吵得她不得安宁,让她听不清高阳在说什么,只记得爸爸来了,那灵均……

    想到这里,顾灵犀心急如焚,急忙跑出去。

    “出什么事了?”看她这幅焦急得快哭了的模样,景翼岑快速将她拉回来询问。

    顾灵犀急得眼眶都红了,“我爸来了,还带了一伙人,他一定是要带走灵均,我不会让他带走灵均的……”

    然后,顾灵犀用力掰开他的手指,快速朝楼下的病房飞奔。

    景翼岑本能的想跟出去,奈何老夫人昏迷,没有人看着不行,景翼岑连忙打了一通电话。

    “关医生,你现在快点过来,立刻,马上!”

    挂了电话,景翼岑耐心的等关医生过来,心里却比顾灵犀还要着急。

    ……

    病房内。

    顾天雄带着几个人专程跑过来,看样子来者不善。

    高阳一双手张开,挡在顾天雄面前不让他靠近。

    “灵犀呢?”

    顾天雄看了一眼顾灵均,只有他一个人在,正好。

    “灵犀马上就来了,这里是医院,我劝你还是不要乱来,不然我会报警。”高阳威胁道。

    “报警?”顾天雄失笑,“你是什么人?我来医院看我儿子,难道还需要向警察报备?”

    “你带这么多人过来,恐怕不只是看灵均那么简单吧,我看你是来找事的才对?”高阳可不是那么容易受欺负的,她听灵犀说过顾家的事情,所以即使顾天雄是她的父亲,她也不会把这个人放在眼里。

    更何况,他身后那些?衣人,一看就是雇的道上的人,这些人来医院能有什么好事?

    顾天雄没想到高阳居然多管闲事,不耐烦的给了身后的人一个响指,“动手。”

    “就凭你们几个,休想。”

    高阳突然做了一个姿势,嚣张的道:“我可是跆拳道?带,你们敢过来,看我不打断你们的狗腿。”

    那几个人被高阳的气势吓到,犹豫着不敢上前。顾天雄气得大吼,“还愣着干什么?不过是一个女人能有多厉害,快上。”

    于是,三五个壮男冲了过来,高阳以一敌三,脱不开身,另外两个和顾天雄一起朝顾灵均冲去。

    “爸,你干什么,放开我。”顾灵均大喊,顾天雄不顾他的意愿,直接抓着他的手臂,另外两人抓着他的双腿,将他从病床上抱下来。

    “灵均,乖乖跟爸爸回家,我好歹是你爸,我不会害你的。”顾天雄虚情假意的劝道,想让他乖乖就范。

    “你不是我爸,你是恶魔,我不跟你回去,放开我,姐姐,姐姐……”

    顾灵均一边挣扎一边大喊,病房外围观了很多病人和家属,大家只顾着看热闹,没人敢上前。

    “灵均。”

    眼看着顾灵均被抱走,高阳急了,一时分心着了对方的道,突然跪坐在地上起不来。

    “滚蛋,居然敢偷袭老娘。”

    高阳破口大骂,还想起来,奈何小腿骨折,根本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

    “高阳姐姐。”顾灵均发现高阳受伤,挣扎得更厉害了。

    “还愣着干什么?把他绑了,带走。”

    顾天雄下令,然后那几个人从工具箱里拿出绳子就要绑顾灵均。

    “住手。”

    顾灵犀拨开人群,终于出现在病房门口,一看屋内的情景,高阳受伤在地,灵均被绳子绑着,气得冲到顾天雄面前质问,“爸,你干什么?”

    “灵犀,你终于来了。”

    顾天雄笑容奸诈,好像知道顾灵犀一定会来一样。

    “你来了正好,爸爸正好有事找你。”

    “先放了灵均,不然免谈。”顾灵犀冷漠的大声说道,看到顾天雄的嘴脸就恶心。

    顾天雄本就不是冲顾灵均来的,于是给那几个人一个眼神,那些人便把顾灵均放了。

    “姐姐。”

    顾灵均跑过来,顾灵犀连忙抱住他,眼神在他身上左看右看,“灵均,有没有受伤?哪里痛?告诉姐姐……”

    顾灵均修养了一段时间,身体没有以前那么虚弱,反倒是他抱着顾灵犀颤抖害怕的身子,生怕她一不小心摔倒了。

    看着两人姐弟情深的样子,顾天雄有一瞬间的动容,很快便烟消云散。

    “灵犀,我放了灵均,现在能好好和爸爸谈了吧。”

    顾灵犀恶狠狠的说道:“你根本不配做灵均的爸爸。”

    灵均病了。这一闹万一出了什么事,顾灵犀不敢想象后果有多么严重。

    顾天雄不为所动,看都没有看顾灵均一眼,漠不关心的说道:“我今日来,是为了顾氏,相信你已经知道了吧,你昨天丢了那么大的脸,董事会一致认为你不适合当顾氏新董事长,所以我来这里是通知你,你想把顾氏从我手里夺走,休想!”

    顾灵犀根本不在乎什么顾氏董事长,所以顾天雄的炫耀对她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

    “我已经知道了,你可以走了。”她冷淡回应。

    “灵犀,你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顾天雄见顾灵犀那么冷漠,有些生气的威胁道:“昨晚翼岑把你一个人丢在宴会上,股东们认为你已经失去了景家这座靠山,投票表决让你交出顾氏所占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加上这件事让顾氏形象受损,股票大跌,顾氏的损失一律由你承担。”

    “凭什么?”顾灵犀不服气的道。

    “凭什么?就凭,这是董事会一致决定的,如果你不答应,很快你就会收到律师函,相信这么多股东都认为你应该承担所有责任,你一个人势单力薄,这场官司,你必输不可。”

    顾灵犀沉?,心里在盘算着顾天雄这些话的严重性。

    既然他今日敢过来这么说,一定是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所以他的话有几分可信度。自然,情况对自己极大的不利。

    “灵犀,怪只怪你搞不定景翼岑,被那么多人看着你被小三踩在脚底下,你以为,你在景家的地位有多高?就算老夫人疼你,你和景翼岑的婚姻还不是离婚收场?我还不如趁你还在景家,利用老夫人对你的疼爱,最后再狠狠敲她一笔,也不枉我把你嫁进景家。”

    顾天雄的丑恶嘴脸实在让人厌恶,顾灵犀抬头,目光充满了恨意,“你做梦。”

    “老夫人还是很疼你的,灵犀,你不会让爸爸失望的。”顾天雄不知廉耻的说道。笃定了老夫人肯定会帮助顾灵犀。

    顾灵犀气得发抖,老夫人还昏迷不醒,他居然能想到再次利用老夫人对她的疼爱,他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毒?

    顾灵均在一旁看着顾灵犀气得脸一阵白一阵红,想到刚才顾天雄的话,没想到一夜之间,姐姐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他很难过,替姐姐难过,也为姐姐瞒着他的良苦用心难过。

    他想哭,可姐姐告诉过他,男儿有泪不轻弹,即使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姐姐都没有哭,他更加要坚强。

    所以,他应该为姐姐做点什么。

    顾灵均看到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把水果刀,突然抓着水果刀就冲了过去……

    更新时间,暂定零点,一章至少六千字,加更会通知大家。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