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71章 景翼岑怒打女记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1章 景翼岑怒打女记者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谁也没有料到顾灵均会突然拿刀刺向顾天雄,连顾灵犀都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 .

    “灵均。”

    顾灵犀害怕的大喊。

    顾天雄也意识到危险靠近,眼看着那把尖锐的小刀刺向自己,吓得他两腿一哆嗦,裤子都尿湿了。

    “灵均不要。”

    顾灵犀的眼泪忍不住喷涌而出,一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吓得哭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当那把刀差一点刺进顾天雄的心脏时,一个黑影快速冲过来拉住顾灵均。

    顾灵犀只觉耳旁一阵风吹过,等他看清眼前发生的事情,才知道刚才的黑影是景翼岑。

    “放开我,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顾灵均失控一般的在景翼岑的束缚下挣扎,像一头凶猛的野兽,看得顾天雄全身发抖。

    “灵均,你冷静一点。”

    景翼岑一双手紧紧抱住顾灵均的身体,将他的一双手也圈在他的怀抱里。

    可是,失控的人力气是平常的三倍,即使是病殃殃的顾灵均,此时爆发出来的力量却实在惊人。

    “灵均,你好好想想你姐姐,你这样一刀子冲过去,就算杀了他又如何?”

    “杀了他,姐姐就解脱了,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大不了一命偿一命。”顾灵均不听劝,继续用力挣扎。

    顾灵犀在旁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嘴里不断呼喊着,“灵均,不要……”

    景翼岑抱紧他,继续相劝,“你死了一了百了,你有想过你姐吗?你死了她怎么办?”

    “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顾灵均气愤的道。

    如果不是顾天雄这一闹,昨晚的事情他还蒙在鼓里,他竟不知,他敬爱的姐夫,居然这样对姐姐,他更加不想听他的劝告。

    “我是没有资格说你。但是,你姐姐可以没有我,但她绝对不能没有你。万一你出事了,你让灵犀怎么活?”

    景翼岑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知道顾灵犀最在乎的人就是他,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放手。

    景翼岑看着旁边吓傻了的顾灵犀,急得大喊,“灵犀,快过来帮忙,把刀拿走。”

    顾灵犀被他的喊声吓得回神,连忙跑过来想抢走顾灵均手里的刀,可是就算手臂被景翼岑抱住,手腕却是自由的,他一直乱动,顾灵犀根本没办法靠近。

    景翼岑的脸色憋得通红,见顾灵犀无法,又怕顾灵均的刀子伤到她,只好以身犯险自己亲自动手。

    他快速松手,突然手快的抓住了顾灵均手里的刀子,用力一抽,刀子终于从顾灵均手里脱落。

    “翼岑。”

    顾灵犀惊呼,因为她看到血流从景翼岑的手掌里流出来,大滴大滴的滴在地上。

    景翼岑为了抢刀子,直接抓的刀刃,刀子又锋利。这一拉割,手掌被拉出一到长长的血口子,血流不止……

    “你流血了。”

    顾灵犀抓住他的手腕,一双手捧着他的手腕,看着他被鲜血染红的手掌,以及拿到深深的伤口,忍不住涌出了眼泪。

    景翼岑忍着刀口上的痛,看她哭的这么伤心,刚才惊险的一幕总算过去,不由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不用担心。”他甚至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反倒安慰她。

    顾灵均听到景翼岑受伤,意识终于恢复,回头看着景翼岑那只惨不忍睹的血手,顿时脸色苍白。

    “姐夫……”

    他不敢上前,他很害怕,他不是有意的。

    刚才,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等清醒过来,才被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吓得不知所措。

    顾天雄虽然被吓得尿裤子,可是这次惊险不仅自己没受伤,反而让对方互相伤害,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但是受伤的是景翼岑,他不敢幸灾乐祸,于是假惺惺的上前,打算拉拢景翼岑。

    “翼岑,这事都怪灵均,你放心,我马上打死这个畜生。”顾天雄作势就要去踢地上的顾灵均。

    “顾总不必惺惺作态,你今日过来,无非是为了灵犀和顾氏的事情,顾总如此对待自己的儿女,实在令人发指。”

    景翼岑直接了当的道,一点面子不留就戳穿了他的假面具。

    顾灵犀抬起一双泪眼,看着他苍白的脸,明明那么痛,却还在为他们姐弟讨回公道,心里只觉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顾天雄脸色一抽,自知景翼岑不吃自己这一套,便打开天窗说亮话,“翼岑,景氏如今内忧外患,难不成你还有嫌心管顾氏的事情?”

    昨天在宴会看到顾灵犀被抛弃,今日见景翼岑又护着顾灵犀,顾天雄心里的如意算盘又打了起来。

    景翼岑忍着剧痛,自信的说道:“顾总放心,顾氏的损失我自会处理,其他的,我没必要向顾总解释。”

    顾天雄不服气的看着景翼岑,虽然他年纪轻轻,却有足够的魄力让他相信他的话。

    可是,就这么便宜了顾灵犀,他心有不甘。

    “翼岑,董事会的股东一致决定灵犀应该退出董事会,景氏应该管不了我们顾氏的事情吧。”

    “我说过,我自会处理,也不必向你解释。”景翼岑冰冷的道。

    “你!”

    “带着你的人,快点滚。”景翼岑怒吼一声,吓得那几个黑衣人全身一抖。

    顾天雄自知景翼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自己若是不识趣,恐怕下场会很惨。

    他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连忙带着那几个人灰溜溜的跑了。

    围观的人也陆陆续续走了。

    “我陪你去止血。”顾灵犀拉着他的手腕,心急如焚的就往外走。

    景翼岑没动,目光落在地上的顾灵均身上,眼神透着担心。

    “灵犀,你带着总裁快去看医生,这里有我。”高阳从地上站起来,催促道。

    “那你呢?”

    看着她一瘸一拐的样子,顾灵犀不放心。

    “不用担心我,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家常便饭。”高阳没好气的摆摆手,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顾灵犀便放了心。

    “灵均就拜托你了。”

    “快去吧,再拖下去总裁的血都要流干了。”

    顾灵犀听到“血流干了”四个字心一紧,连忙拉着景翼岑去止血。

    景翼岑经过的地方,地上都是血,走道里也弥漫着血腥的味道,直到来到外科,顾灵犀自己也满手是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医生,快帮他止血。”顾灵犀着急的喊着医生。

    此时,外面候诊的病人排了长长的队,顾灵犀直接拉着景翼岑就往医生的办公室里冲,惹得后面排队的人不满的抱怨。

    顾灵犀全然不顾,她只知道,如果不快点为他止血,万一他死了,她该怎么办?

    景翼岑第一次见她为自己这么担心,嘴角忍不住弯起了久违的笑容。

    他突然觉得为了她这一点点担心,他流点血也是值得的。

    “医生。求求你,先帮他止血,你快救救他。救救他……”

    医生被顾灵犀缠得没办法,只好安抚了后面的病人,加上景翼岑手上的血流得实在是太多,下半身的裤腿都被染红了,地板上也全是血,排队的人都知道事态严重,纷纷表示让医生先救景翼岑。

    医生拿了药和纱布,先帮景翼岑清洗伤口和消毒,由于伤口太深,已经伤到了皮下组织,此时伤口凝固的血被清理后,伤口中间的肉便翻了出来,顾灵犀只看一眼便忍不住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我不痛,你不用担心。”

    景翼岑发现她很难过,忍着缝针的痛苦,咬着牙安慰她。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种话。”顾灵犀边说边流泪,眼睛一直盯着医生穿针引线的手法,心想那应该有多疼。

    医生一共缝了十针,然后上药缠上纱布,整个过程熟练迅速,不一会儿就帮景翼岑止了血。

    “这几天不要进水,饮食清淡一点,还有别用力,以免伤口裂开。”医生叮嘱道:“如果伤口没有发炎,一周后就能来拆线了。”

    “谢谢医生。”

    “这是药,早晚各喷一次,然后换上干净的纱布。”

    “谢谢,谢谢。”顾灵犀感激不尽的连连道谢,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景翼岑看着她惊惶不定的样子,默默的勾起了唇角。

    顾灵犀提着药品,和他一起回去,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始料未及,本来还在冷战的两人,因为景翼岑受伤,气氛一下子变得很怪异。

    最纠结的莫过于顾灵犀。

    她本来还在气他昨晚的抛弃,可是今天要不是他,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顾灵犀发现她一点也不了解景翼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明明有了安妮,为何还对她这么好?

    她本来觉得他的好只是逢场作戏,可是刚才他不顾自己的安危救了弟弟,避免了悲剧的发生,难道这也是逢场作戏?

    顾灵犀糊涂了。

    这时,景翼岑的手机响了。

    顾灵犀抬眸看去,只见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表情瞬间柔软得如一池春水。

    顾灵犀因为他的这个表情,突然手脚冰凉,一股彻底的寒冷从脚底心直窜进心底。

    来电的人不用猜,就知道是安妮。

    刚刚动摇的念头。因为安妮而烟消云散。

    她收起柔软的表情,淡漠的道:“你有事就先走吧,我去看看灵均。”

    然后,不给他挽留的机会,替他做了决定。

    顾灵犀走后,景翼岑才接通了电话。

    “安妮,是我。”

    “翼岑,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安妮忍着心里的疑惑,保持平静的问道。

    景翼岑看着走廊尽头,顾灵犀已经不见了,他漫不经心的说道:“有事吗?”

    “翼岑,我被记者们堵住了,你快来救我。”安妮带着哭腔说道。

    景翼岑心一紧。连忙加快脚步,“我马上过来。”

    酒店门口。

    安妮所言不假,记者们采访不到景翼岑和顾灵犀,只好把注意力集中在安妮身上。

    于是,安妮所住的酒店,无论是外面还是酒店房间门口,都堵上了一层层记者。

    景翼岑在路上就已经通知了公关公司,让他们派人应对记者,等他到的时候,剩下的记者只有几十个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极少数的记者,当景翼岑出现的时候,还是引起一阵骚动。保安们根本应付不了这些难缠的记者,很快,景翼岑便被围住了。

    记者们抓紧机会赶紧提问。

    “景总,你是来探望安妮小姐的吗?请问昨晚你带安妮小姐离开之后,是不是一夜都和她在一起?”

    “景总,请你发表一下你和顾灵犀这段婚姻的认识,你和顾灵犀是不是感情破裂?安妮小姐是不是小三?你会把安妮小姐扶正吗?”

    “景总,听说婚前你就和安妮小姐在一起,你和顾灵犀的婚姻是不是有难言之隐,安妮小姐真的是被小三吗?”

    “景总……”

    “景总……”

    ……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不亚于一场严刑拷问。

    景翼岑突然想到今早看的新闻,昨天他丢下顾灵犀离开之后,顾灵犀也是这样被围攻。她的表情是那么无助,她面临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真是报应不爽,这么快,他就自食恶果了。

    “你们问够了没有?”

    景翼岑气愤的朝着记者们怒吼一声,声音比寒冰还要冷酷,一下子,那些记者们就不敢出声了。

    景翼岑的目光在记者们的身上扫了一圈,声音从牙缝里蹦出来,“你们一个个闲着没事干,专干这种没底线没道德的事情,不问事情原委就随意污蔑,谁给你们的胆子敢这么做?再说,我的事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操心我的私事。还不如回家管管你们的老公老婆,自己后院起火了就污蔑别人的感情生活,见不得别人好是不是?”

    景翼岑第一次在媒体面前发火,而且还大骂记者们被出轨,在镜头面前如此敢说,如此大胆的言论也只有景翼岑敢这么嚣张,记者们也不敢随便多问。

    然而,就是有那么不知死活的记者偏要惹怒这头暴怒的狮子。

    “景总,你和安妮小姐的事"qing ren"尽皆知,昨晚你也是为了安妮抛弃顾灵犀,难道你和安妮小姐之间真的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啊!”

    那位记者还没说完,景翼岑就一拳打了过去,而且那位记者还是一个女人。

    这下。记者们傻眼了。

    这么多镜头对着,而且是直播,景翼岑居然敢打记者,这是连形象都不要了吗?

    景翼岑愤怒的看着地上被打的女记者,然后对着齐刷刷射,向自己的镜头,怒道:“谁敢再说这件事情,我见一个打一个,别以为我不打女人,敢惹我景翼岑,我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然后,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向酒店内走去。

    酒店房间内。

    现如今网络发达,景翼岑在酒店门口怒打女记者的新闻一下子铺天盖地席卷了整个网络。

    安妮看着电视里的直播,看到景翼岑打记者的情景,心里隐隐作痛。

    事情从昨天晚上到发酵过去快24小时了,景家一直在暗中采取措施减少传播速度,可景翼岑却一直没露面,安妮心里很着急。

    秦语心打电话向安妮哭诉,说景翼岑在医院居然为了顾灵犀吼她,安妮心里感到不安。

    心想,难道是为了顾灵犀,翼岑才一直不出面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

    安妮不敢想,她不相信景翼岑那么爱她,会突然移情别恋,所以才出此下策。安排了记者围堵酒店,逼景翼岑现身,让他在众人面前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

    没想到,事情弄巧成拙,不仅没有逼问景翼岑,反而让景翼岑怒打女记者的新闻盖过了顾灵犀被抛弃的新闻,实在让人不甘心。

    “砰砰!”

    敲门声传来。

    安妮知道景翼岑来了,连忙关掉电视,又滴了几滴眼药水在眼睛里,才高兴的前去开门。

    “翼岑。”

    门一开,安妮就扑进景翼岑的怀里瑟瑟发抖。

    “翼岑,你终于来了……我好害怕,外面那么多记者。他们逼我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翼岑,为了你,我什么都没有说,我只要能留在你身边,其他名分我都不在乎。”

    她一边说一边眨眼睛,眼药水顺势滑落在她精致的鹅蛋脸上。

    景翼岑抱着怀里害怕得发抖的女人,听着她这么委屈的话,心里有些自责。

    安妮跟了他三年,从未要求过他什么,甚至在当年她参加模特大赛的时候,面对媒体对她身世的曝光,她也坚强面对。

    那时候她也是像现在这样依靠在她怀里委屈的大哭,“翼岑。他们为什么这么坏,我妈是我妈,我是我,我有梦想,为什么他们要扼杀我的梦想?”

    他除了安慰她,给不了她什么。

    因为老夫人为了避免景翼岑错走景睿和娱乐圈有染的路,把景氏的娱乐产业分割出去,由外人接管,景翼岑没有娱乐圈资源,帮不了她。

    后来,也是她凭借自己的努力和自身的优势,以模特行业二十岁的“高龄”被一个顶尖模特公司的老板看中签约,带她走国际路线,安妮才得以成名。

    安妮也努力,不久后就进了维密,成为国际上有名的超模。

    景翼岑是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安妮也是,所以他欣赏她,爱她,更为不能帮她而一直带着歉意加倍的宠爱她。

    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受了委屈还这么替他着想,实在让他感动。

    “安妮,有我在,没事。”

    安妮听到他和往日一样温柔的语气心里稍稍安了一点,微笑的把她抱的更紧。

    “翼岑,我好想你。”

    她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游离,悄悄的解开他衣领下面的第三颗纽扣,将自己的纤纤玉手伸了进去……

    她很清楚景翼岑的身体,知道他哪里敏感,哪里可以立刻让他来感觉,安妮熟练的在他的胸膛来回撩拨,景翼岑终于控制不住的抓住了他的手腕。

    安妮眼眸一喜。

    景翼岑却将她的手从衣服里拉出来,冷淡的说:“安妮,我没心情。”

    安妮漂亮的脸蛋瞬间失色,没了光彩。

    以往她出差回来,两人必定恩爱一番,三年来感情一直很好,每次她一主动,他必抱着她缠绵。

    可是昨天自她回来以后,除了那个吻,两人之间别说亲近,就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一种不好的预兆,安妮感到心慌。

    “翼岑,我知道你很累,不如先休息一下吧。”

    安妮没有像那些怨妇一样歇斯底里,反而很温柔的替他把扣子扣好,挽着他的手臂靠在他的肩膀上甜蜜的道:“翼岑,这次回来,我不打算长期出差了,以后,我会多抽点时间来陪你,弥补咱们以前失去的时光。”

    以往景翼岑听到这话肯定很高兴,今日听了,景翼岑却皱了一下眉头。

    “你不开心?”

    安妮抬头,明知故问。

    景翼岑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高兴。”

    “对了,翼岑,我有东西要给你。”

    然后,安妮高兴的走到床边拿起自己的包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礼盒。

    景翼岑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反应。

    安妮热情的将礼盒打开,里面是一块高档手表。

    “这是我在瑞士走秀的时候买的,我觉得它很适合你,昨天是你的生日,你走的那么急,我都来不及送你。”

    景翼岑看着那块手表,并没有收到礼物后的喜悦,而是想到了顾灵犀。

    昨晚,她送了他一枚领带夹,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却胜在精致,应该是她很用心的为他挑选了很久的礼物。

    想到这里,景翼岑的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安妮看到他笑,以为他很喜欢这块手表,高兴的将手表从礼品盒里面拿出来。

    “翼岑,我给你带上。”

    安妮主动拉起他的左手,突然发现他手上缠绕了一层厚厚的绷带。

    安妮秀眉一蹙。心也跟着提上来,“翼岑,你的手怎么了?”

    来时的路上,景翼岑特意换了干净的衣服,就是怕安妮知道自己受伤了担心,没想到还是被她发现了。

    “没事。”景翼岑收手,不愿对此事多做解释。

    安妮见他避而不谈,心里更加着急,“怎么会没事,我都看到你的手掌心流血了。”

    “只是小伤,你不用担心。”景翼岑对她的语气依旧温柔,只是不想说这件事,让安妮觉得他没耐心。

    安妮有自知之明。他不愿说,她问了也没用,如果一直问,他会厌烦。

    “好,我不问了。”然后,收起眼底的失落,笑容立刻又爬上她的脸庞,“翼岑,快试试这块手表。”

    景翼岑抬手,安妮一边帮她戴表,一边看着他手上的绷带,聪明如她,心里却在想。昨天看到他还好好的,今天就受伤了,难道他的伤和顾灵犀有关?

    安妮不动声色的将手表替他戴好,忍不住夸赞,“翼岑,这块表真是太适合你了,你喜欢吗?”

    景翼岑随意看了一眼,淡笑,“喜欢。”

    他的冷淡让她的笑容更加假,自欺欺人的说道:“你喜欢就好。”

    “安妮,我还有事,不陪你了。”景翼岑突然收手,说道。

    安妮眼底落下一丝失望。强颜欢笑,“好吧,听说老夫人病了,你应当去医院陪她。”

    她的善解人意让景翼岑不知如何是好,一只手将她揽入怀中,亲吻她的发香。

    “这段时间尽量不要露面,我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

    “嗯。”

    安妮热泪盈眶,这次是真的伤心落泪。

    景翼岑走后,安妮心里难过,因为难过也更加气愤。

    于是,她愤怒的拨通了秦语心的电话。

    “喂,安妮。”秦语心亲昵的喊她。

    “阿姨,翼岑的手受伤了,我怀疑这件事和顾灵犀有关。”

    秦语心听闻愤怒不已,两人又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安妮的眼中冒着嫉妒的怒火,顾灵犀,等着瞧吧,你不让我好过,你也休想过安生的生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