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72章 绑架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2章 绑架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离开景翼岑之后就直奔病房,此时的顾灵均情况很不好,听高阳说,她离开的这会,顾灵均几乎没有说话,一个人坐在病床上发呆。

    顾天雄这一闹,肯定让顾灵均受了惊吓,所以顾灵犀小心翼翼的走过来坐在床边,安静的陪着他。

    高阳一瘸一拐的走过来陪在她身边,顾灵犀低头看着她一只脚打了石膏板,心里又担心又感激。

    抬头,顾灵犀微笑的说道:“高阳,谢谢你,今日要不是你,灵均恐怕早已被带走了。”

    高阳爽朗的笑道:“这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再说我们是什么关系,你这样说太见外了。”

    顾灵犀知道高阳热心,也不推脱她的好意,只是忧心忡忡的低头看她的脚,问:“医生怎么说?”

    “放心吧,死不了。”高阳性子一向这么大大咧咧不拘小节。

    顾灵犀默默的弯起嘴角,笑容温暖。

    “对了灵犀,总裁呢?”高阳发现景翼岑没有和她一起回来,刚才她不是陪总裁去包扎了吗?

    “他有事,先走了。”顾灵犀想到安妮的电话,眼神暗淡,说道。

    “他的伤怎么样了?”

    “缝了十针,止了血,应该没事。”

    “那就好。”高阳松了一口气,然后看了一眼顾灵均发呆的样子,“估计灵均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看把他吓的。”

    顾灵犀抬眸看着顾灵均呆滞的模样,忍不住心疼的喊道:“灵均,翼岑他没事,你不用担心。”

    顾灵均终于有了一丝反应,也许他也是因为担心景翼岑的伤所以才不敢回到现实。

    低头,顾灵均看着顾灵犀担忧的眼神,动了动嘴唇,声音沙哑,“姐,爸爸说的是真的吗?”

    他指的什么,顾灵犀心知肚明。

    她就知道,事情闹得这么大,想瞒他肯定是瞒不住,他只希望这件事情能瞒多久是多久,说不定时间久了,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那时候就算他知道也没有关系。

    “灵均,你听姐姐说,姐姐不是有意瞒着你,而是你的病……”

    顾灵犀紧张的解释,还没有说完,顾灵均就悲伤的大声说道:“姐,现在受伤的人是你,为什么你总是替我着想而从来不关心关心自己?”

    顾灵犀默默的看着他的脸,突然觉得他长大了。

    其实顾灵均和她相差不过一分钟,一直以来因为他的病,她都把她当作小孩子看待,殊不知,其实他和自己一样,是一个有着正常思维的成年人。

    “灵均……”顾灵犀一时语塞。

    “姐,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在乎我的感受?你应该有你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处处以我为中心……从小到大。你什么都顺着我,顾及我,但你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自己,就连你的婚姻也是因为我……”

    顾灵均说到这里,心如刀绞。

    他一直以为姐姐是幸福的,却不知道原来,这桩婚姻让她受了这么多委屈。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病。

    顾灵犀心里感动,却也难过。

    她只希望他平平安安的,什么都不要去想,一辈子无忧无虑的过完这一生。

    顾灵犀含泪道:“灵均,你是我唯一的弟弟,也是我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亲人,姐姐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

    “可你幸福吗?”顾灵均反问。

    顾灵犀愣住,幸福二字,与她遥不可及。

    顾灵均伤心的说道:“当初你决定要嫁给姐夫的时候,你告诉我,你是因为爱姐夫,所以你才选择了他……我现在问你,你心里真的放得下乔昊谦吗?”

    乔昊谦三个字,轻易的就扰乱了她的心。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在婚礼上的苦苦哀求,他的绝望就像一个烙印,在她的心里印上了一个难以抹去的疤痕。

    虽然伤口愈合了,疤痕却时时刻刻在提醒着这段痛苦的回忆,每当想起,心里就像刀割一样疼痛,然后血流不止。

    顾灵均和她是双胞胎,他们之间有心电感应,一个眼神便能知道对方的想法。

    他虽然不清楚姐姐和乔昊谦之间的感情,但是那时候的姐姐是快乐的,自从姐姐结婚后,姐姐的性格就变了,她开始沉默,他知道姐姐心里一定很痛苦。

    “你还爱着他是不是?你当初之所以嫁给姐夫,就是因为爸爸利用我的病逼你的是不是?”

    顾灵均思路一通,什么都想明白了。

    他好难过,为姐姐难过。

    为了他,姐姐连婚姻都可以牺牲。

    顾灵犀第一次见顾灵均这么难过的眼神,心里微微一痛,哽咽道:“灵均,事情已经过去了,姐姐从来没有后悔自己所做的每一个决定,在这个世上,除了你,没有人比你更重要。”

    “姐姐,你这样值得吗?”顾灵均咽了咽喉咙,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堵着一样,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好难受。

    顾灵犀从来没有想过值不值得,她只知道,如果不救他,他会死。

    所以,她毅然答应了与景翼岑的婚事,事后她也从未后悔。

    “灵均,为了你,姐姐做什么都心甘情愿。”顾灵犀伸手,想要抱着他安慰。

    医生说过,他的情绪不能有太多拨动,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可我不需要。”顾灵均突然打断她的手,大吼一声,痛苦的冲她喊道:“我只想你为自己而活,而不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浪费在一个将死之人身上。”

    “灵均……”顾灵犀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念头。

    “我已经知道了我的病,我活不了多久了。”顾灵均说道,仿佛早就知道自己要死了,表现得异常平静。

    见顾灵犀想说什么,顾灵均又激动的说道:“你不用再瞒着我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这样也好,至少以后我不会再拖累你。”

    “我不许你这么说。”顾灵犀突然生气的吼他,她很伤心,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刺激她?

    高阳在一旁见两姐弟越吵越凶,连忙拉着顾灵犀,又劝顾灵均,大声呵斥,“灵均,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来气你姐姐?你姐姐对你这么好,你这样太伤你姐姐的心了。”

    顾灵均无动于衷,他真希望,这一吵真能让姐姐对她撒手不管,至少以后,姐姐不会再为他而活。

    所以他故意气顾灵犀似的,一脸冷漠的说道:“姐,你的爱对我来说是负担,我不需要。”

    “灵均。”

    顾灵犀心里一疼,就像有人拿着刀子突然刺进她的心脏里一样让她难受极了。

    她再也忍不住泪如泉涌,就算昨晚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她都没有哭,可是顾灵均一席话,却轻易的让她的泪腺奔溃,眼泪止也止不住的往外流……

    她不想让灵均看到她的眼泪,转身抱着高阳大哭,却忍着一直没有发出声音。

    高阳感觉怀里的身子颤抖着,就知道顾灵犀在隐忍。

    “灵均,快安慰灵犀,向她认个错。”

    顾灵均却倔强的别过头,“我不会认错的,因为我根本没错,错的人是她。”

    顾灵犀心里猛的一颤,痛得更加深入骨髓。

    错了么?

    她一心一意为了弟弟,到头来,他说她是他的负担,她的关心对他来说是错的。

    顾灵犀再也抑制不住地哭出来,她就是这么不争气,哪怕弟弟这么说她,她也不想在他面前流泪,在自己终于忍不住的时候,突然放开高阳冲到外面去嚎啕大哭。

    “灵犀。”

    见顾灵犀跑了,高阳着急的想跟出去,可是又不放心顾灵均一个人,加上自己的双腿不便,担心也于事无补。

    高阳无奈的训斥顾灵均,“灵均,你刚才太过分了。”

    顾灵均低头没说话。

    其实。当顾灵犀跑出去的时候,他就知道姐姐一定很伤心,因为姐姐为了不让他担心,从来都舍不得在他面前哭泣。

    可是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

    他天真的想着,说不定这次伤了姐姐的心,姐姐就不会对他那么好了。

    想到这里,顾灵均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狠心的道:“我没错,如果我去认错,姐姐永远也不知道她错在哪里,她会一直错下去,她的人生也就毁了。”

    “可你真的就不担心?现在都快傍晚了,万一她遇到什么事情,出了事怎么办?”

    顾灵均眉头一动,心里有了一丝动摇。

    “谁出事了?灵犀呢?”

    门口。传来景翼岑的声音。

    他刚从安妮那里回来,一刻也不敢耽误就直奔这里,一见病房内没有顾灵犀的身影,又隐约听到出事,心里就爬上一丝忧虑。

    “总裁。”

    高阳见景翼岑来了,不由脸色一喜。

    顾灵均没有像高阳这么热情,也许她心里还在怪他昨晚抛弃姐姐的事。

    景翼岑觉得气氛不对。

    “灵犀去哪了?”

    景翼岑有些心慌。

    高阳被景翼岑突然凝固的表情震住,不敢隐瞒,“总裁,灵犀刚才跑出去了,要不您去把她找回来吧!”

    “什么?”景翼岑震惊不已。

    现在这么晚了,再过一会就天黑了,她能去哪?

    景翼岑二话不说就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打顾灵犀的电话,电话打得通,但她没有接。

    景翼岑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她不接电话,说明一定有事。

    不知为何,景翼岑心里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害怕来,生怕她会出事。

    ……

    顾灵犀一个人跑出来,街上人来人往,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天色渐渐晚了,她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就像一个孤独的流浪者一样走着,不知道自己将去何处。

    弟弟不要她了,她的人生突然一下子失去了光明。

    此时,路边高楼上的大屏幕上突然插播着一条新闻,内容和景家有关。

    顾灵犀被景翼岑三个字吸引,然后看到屏幕上方的画面中,景翼岑因不满记者追问他和安妮的事情,手撕无良媒体,怒打女记者,高冷形象一瞬间崩塌。

    记者们为了制造出景翼岑为了维护安妮才怒打女记者的噱头,标题还不怀好意的写着,“真爱!景翼岑冲冠一怒为红颜,安妮被小三恐另有隐情!”

    顾灵犀看着屏幕上面的标题,一下子像被一盆凉水浇过,从头顶凉到脚底心。

    新闻是下午刚出来的,顾灵犀想到景翼岑那通电话,原来,他真的去找安妮了。

    他为了维护安妮打记者,现在人人都知道景翼岑最爱的人是安妮,昨晚的事情热度还没有褪去,这条新闻一出,她这个名义上的妻子瞬间成为破坏他们感情的心机女。

    她感觉已经的心在隐隐作痛,就像心口上被人插了一把刀,一刀一刀的凌迟在她的身上。

    她木讷的现在路边,却不知不远处的一辆车上。一个男人的目光深邃而幽远的落在她身上。

    他的目光,久久在她身上不曾移开,最后顺着她的目光,抬头看到大屏幕上的新闻。

    她在为景翼岑失神?

    杜若谦想到此,眼神越来越幽暗。

    “去那边。”

    杜若谦指了指顾灵犀的方向,司机陆渊会意,准备开车。

    却在这时,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停在顾灵犀身旁,失神的她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面包车上下来的几个黑衣男人强行抱上车。

    过程半分钟不到,顾灵犀就被抢走了。

    “杜先生。”陆渊着急喊了一声。

    “我知道,快追!”

    杜若谦一向沉稳的性子显得有些焦急,连陆渊都有些奇怪杜若谦的反应会这么大,不过事关紧急,他没有多想,一踩油门加速到底。

    黑色面包车开得很快,完全无视交通规则,所以,井然有序的车道上突然发生了拥堵。

    “陆渊,抄近道!”杜若谦冷酷的喊了一声,眸光越发幽深。

    陆渊赶紧左转,也顾不得交通规则了,从旁边的近道抄过去。

    面包车极速前进,压根没有注意到身后有车跟着,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包车的车头突然受到猛烈撞击,差点翻车。

    这一撞,昏迷在车后面的顾灵犀因为撞到额头,疼痛让她终于有了一丝意识。

    “老大,有人跟来。”

    “快加速,甩掉他。”

    “是。”

    顾灵犀迷迷糊糊的听到前面的车座上传来两个男人的声音,她努力的想看清,眼前却很模糊。

    出什么事了?

    她心想,脑子里回放着昏迷前的事情,她正站在路边看新闻,突然有一辆车停在她面前,她的嘴巴被一条手帕捂住,然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顾灵犀的脑子转得飞快,很快就知道自己被绑架了。

    她想起来,却发现手脚无力,应该是被对方下,药了。

    她很慌,她不想出事,灵均还等着她回去照顾他。

    可是,她不能动。

    顾灵犀感到慌张,谁来救救她?

    ……

    马路上,两辆车互相追逐,上演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极速冒险。

    面包车有了防备,更加肆无忌惮的乱开,好像马路是他的一样,很快就造成了一连串的交通事故。

    一辆大卡车突然挡在陆渊面前,还好他反应超快,方向盘往右一转,卡车翻了,与他身后的车辆撞在一起。

    “杜先生,车太多了,被他跑了。”

    陆渊被迫将早已撞得七零八落的车停下来,透过一辆辆车的阻碍,眼睁睁的看着车越溜越远。

    “该死!”

    杜若谦一拳打在膝盖上,又担心又愤怒。

    “去查车牌号,我倒要看看是谁敢这么做。”

    “是。”

    ……

    顾灵犀被带到一个昏暗的房间,被人狠狠地扔在一张柔软的床上,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她感觉有人把她的下巴抬起来,强行往她的嘴里塞了一粒药丸。就着水让她服下。

    旁边,一个女人的身影和几个男人站在一起,似乎在商量什么。

    “夫人,人已经给你带来了,那钱……”

    “你放心,钱不会少你的,事成之后,还会翻倍。”

    男人喜不自禁,“夫人,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咱们兄弟几个若是动了她,会不会……”

    “你要不想上也行,我自会安排人过来。”女人不耐烦的说道。

    “别别,我只是问问,这女人虽然不算很漂亮,倒也有点姿色,我怎么舍得放着这么好的买卖不做而让给别人?”男人的表情垂涎欲滴。

    “好好享受吧。”女人谄笑。

    然后,那个女人便出去了。

    几个男人回头,目光充满了色,情看着床上昏迷的顾灵犀,其中有个男人说道:“老大,器材已经准备好了。”

    “好,待会记得把老子拍得帅一点。”

    “老大放心,我们是专业的,老大如此威猛,待会一定叫这个女人爽翻天,到时候视频一放出去,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哈哈……”

    老大很高兴,然后开始脱衣服,他看了一眼床上的顾灵犀,笑容充满了淫。欲。

    “药效发作还有一段时间,我先去洗个澡,你们准备一下。”

    “是。”

    ……

    ……

    十分钟后,顾灵犀的身体因为药效发作,开始恢复意识。

    可是,她仍然觉得自己不清醒,甚至因为身体反应出来的羞耻信号令她害怕。

    她这是怎么了,感觉身体好热,好想脱衣服。

    “老大。”

    这时,身边的男人齐声对着某一处高喊。

    顾灵犀顺眼看去,只见一个男人围着浴袍从卫生间里出来。

    她根本不认识他。

    顾灵犀慌了,一边是因为身体奇怪的反应,一边是因为那个男人已经走过来,不怀好意的对着她坏笑。

    “你别过来。”顾灵犀本能的后退。

    男人坏笑,“你已经吃了药,如果我不过来。谁来给你解药?”

    “药?什么药?”顾灵犀捂着自己的胸口,退无可退的背靠着墙壁。

    “当然是让男女欲,仙,欲,死的药。”

    什么?

    顾灵犀突然觉得晴天霹雳一般惊住了,难怪自己的身体会有奇怪的反应,原来是他在搞鬼。

    顾灵犀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是对方人多,她一个弱女子根本逃不出去,如果被他得逞,她宁愿死。

    顾灵犀一下子害怕起来,紧张的问:“你们是什么人?我根本不认识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紧紧的挨着墙壁,墙壁上的冰冷让她越来越烫的身体舒服许多。

    加上紧张,药效似乎对她作用不大,至少她还能控制自己不意。乱,情,迷,与他保持距离。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不要想着逃跑,乖乖的从了我,或许待会儿我还会对你温柔一点。”男人邪恶的笑道。

    “无耻!”

    顾灵犀光是看着他的脸就很恶心,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可怕事情,整张脸苍白一片。

    “老大,准备好了。”旁边一个男人调整好摄像机的位置,汇报。

    “好的,待会老子尝完鲜,也让大家享受享受。”

    男人无耻的淫,笑令顾灵犀反胃。

    男人不想继续浪费时间,他知道顾灵犀是在拖延时间,不过就算她拖延,也不会有人来救她。

    他势在必得的直接从地上跳到床上,向着顾灵犀冲过来。

    “小妞,我来了。”

    顾灵犀看着他强壮的身体黑压压的扑过来,吓得尖叫一声。

    “啊,不要!”

    她本能的逃跑,却被他抓着胳膊,直接压在了床上……

    ……

    顾灵犀觉得世界突然陷入了黑暗,她强烈的挣扎,却抵不过男人有力的臂膀,加上身体的反应,她根本逃脱不了他的魔爪。

    “嘶”的一声,她的衣服被男人猴急的撕开,白皙的肌肤露了出来,男人两眼放光,如豺狼虎豹一样凶猛的疯狂撕扯她胸前的布料。

    “不要,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呜呜……景翼岑,你在哪里……快来救我……”

    她无助的大喊,眼泪如泉水一样涌了出来,嘴里不停的念着景翼岑的名字,仿佛这样就能让一切避免发生。

    “翼岑……救我……呜呜……”

    她吓得大哭,却让身上的男人更加兴奋。

    “你叫破嗓子也没用,臭女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男人气急败坏的说道,用力掰开顾灵犀护在胸前的手臂。

    那是她最后的遮挡,顾灵犀双手交叠死死护住……

    可是,女人的力气终究比不过男人,顾灵犀绝望的大喊,“不要……”

    ……

    千钧一发之际,紧锁的门突然被撞开。

    时间仿佛定格了一样,所有人都被这个动静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回头看着门口。

    杜若谦看着床上不堪入目的一幕,愤怒的皱眉,然后快速冲过去将那个男人一脚踢翻。

    “混蛋!”

    那一脚,杜若谦用了十分之力,床上的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踢飞了。

    砰的一声,他重重的撞在墙上,巨大的震动连墙壁上的壁画都掉下来,刚好砸在他的头顶,顿时鲜血直流。

    其他人反应过来有人闹场,刚想出手,就被陆渊快速解决,房间里四脚朝天的倒了一大片。

    “灵儿,灵儿……”

    杜若谦将顾灵犀抱在怀里,用自己的外套包裹她,紧张的呼唤。

    那一刻。他的手都是抖的,心也跟着发抖。

    顾灵犀眯着眼睛,看到眼前的男人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嘴角微微一笑,“是你。”

    她放心了,突然觉得好累,一下子晕过去。

    “灵儿。”

    杜若谦再次呼唤,这一次是怎么也唤不醒。

    陆渊再次将目光移向杜若谦,他从来没有见过杜先生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得知顾灵犀被抓到了酒店,一路开车狂奔,可想而知他有多着急。

    虽然现在顾灵犀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但是杜先生的反应,却比之前还要担心,还怕。

    “杜先生,这些人怎么处理?”

    陆渊走过来,问道。

    杜若谦抬头,目光幽冷的看着地上的人,深邃的眼眸中掠过一丝狠戾。

    “全阉了。”

    陆渊一愣,他从来没见过杜先生露出这么狠的表情,而且手段也太变态了。

    “不要啊,求求你不要阉我,我还要靠这个家伙赚钱,阉了我岂不是变成太监了。”

    地上的男人一听都害怕的跪下来磕头。

    杜若谦无动于衷,“今日我要不阉了你们,他日还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深受其害,陆渊。”

    “是。”陆渊点头。

    即使他狠,他也照做,因为这些人活该。

    “阉了之后,再挖去双眼。”

    杜若谦再一次狠心令道,因为这些人看了她的身体。

    陆渊更加惊讶。

    如果说刚才他已经很心狠手辣了,那么现在,才是更加残忍。

    在陆渊心目中,杜先生一向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典型,行事作风低调,从来都是以礼待人,何曾手段残忍过?

    自从遇到顾灵犀,他的性情似乎变了,而且令他捉摸不透。

    他不由想,这个顾灵犀到底是什么人,能让杜先生如此用心。

    “啊,不要过来,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啊。”

    地上的人个个后退,生怕自己成为第一个开刀的。

    “等等。”

    杜若谦饶有兴致的问道:“替什么人办事?”

    “替……替……”

    他们想说不敢说,毕竟这一行讲究规矩。要是出卖了买主,他们也不会有好下场。

    可是不说,马上成为太监不说,还可能被挖去双眼,一辈子见不得光明。

    “我只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考虑。”

    杜若谦失去耐心,冷声道。

    “别别别,我说,我说。”

    “谁。”

    “是……是景夫人。”

    杜若谦眸色加深。

    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件事居然是顾灵犀的婆婆秦语心做的。

    “她有什么目的?”

    事出有因,秦语心居然下此狠手对付自己的儿媳,杜若谦无法想象她在景家过的什么样的生活。

    “我们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景夫人找到我们工作室,说要送一个女人给我们拍片,不仅不要出场费,还会倒给我们一大笔钱,她说等片子出来叫我们发给媒体,还准备明天一早带着记者来抓,奸,叫我们早做准备。”

    杜若谦听完眉心一跳。

    好狠的招式,简直是一击致命。

    如果今天不是他在街上偶遇她,或许这一切都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发生,然后明天一早,新闻上又会爆出顾灵犀出,轨,开,房的丑闻还有大量视频和床,照,顾灵犀哪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想到也许会发生的事情,杜若谦不由抱紧了怀里的人。

    屋内的媚,香让他很不舒服,杜若谦抱起顾灵犀将她带走。

    “陆渊,动手。”临到门口,他冷冷的说了一句。

    他的语气,冷得仿佛从地狱阎罗那里传来的,吓的室内的那些男人个个鬼哭狼嚎。

    杜若谦视若无睹,他本来就没打算放过他们。

    ……

    将顾灵犀带去了安全的酒店,杜若谦寸步不离的守着她,眉头始终紧锁在一起。

    他看着她的脸布满了泪痕,额头的血干干的黏在脸上,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即使她昏迷了,她的一双手臂却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肩膀,令她最迷人的地方更加充满了诱,惑。

    杜若谦只觉呼吸急促,连忙移开目光,起身准备离去。

    “不要走。”

    她似乎感觉到他要走,突然喊了一声。

    杜若谦以为她醒了,回头见她眉头紧锁。双眼紧闭,原来只是做梦。

    “翼岑,不要走。”

    她喃喃的念着,口齿有些不清,不过杜若谦却听清楚了。

    她念着景翼岑的名字。

    杜若谦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一丝刺痛袭遍全身。

    “我不走,我就在这里陪你。”

    杜若谦的声音依旧温柔如水,继续坐在床头陪伴她。

    突然,顾灵犀的手机响了,杜若谦不由看过去,怕铃声吵到她,将她的手机拿过来。

    来电显示是景翼岑。

    杜若谦眸光一沉,准备挂掉,却犹豫了一下,然后将手机放下。

    铃声不断,像催命似的。可想而知景翼岑有多着急。

    杜若谦的唇角微微一勾,然后等铃声自动停下之后,将手机关机,扔在一旁,再也不理会。

    这时,陆渊的电话打了进来。

    “杜先生,事情已经办妥了。”

    “很好,接下来,你再去办一件事。”

    杜若谦勾唇冷笑,将自己的计划陈述了一遍,然后挂了手机。

    他看着顾灵犀昏睡的样子,声音温柔如水,“灵儿,你放心,我一定替你讨回公道。”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