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73章 那个男人是谁?和你是什么关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3章 那个男人是谁?和你是什么关系?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景翼岑坐在车内一直打顾灵犀的电话,直到她的电话关机了,景翼岑才心烦意乱的扶在方向盘上失神。

    天黑了,他已经找了她三个小时,可是除了打电话和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乱窜,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这座不夜城这么大,想找一个人何其容易,她若有心不让他找到,他就是掘地三尺,也未必找得到她。

    车内,电台里播放着一条新闻。

    “本台报道,下午五点三十分,心愿路发生一起重大连环交通事故,一辆黑色面包车与一辆白色宾利在在马路上无视交通规则,互相追逐,造成多辆车辆相撞,导致交通瘫痪,已有多名伤者被送往医院救治……”

    景翼岑无意听新闻,却在听到心愿路三个字的时候,一下子惊醒似的坐直了腰板。

    他让萧权查过监控,顾灵犀最后出现的地方正是心愿路。

    可惜那里的交通监管不严,有很多被人忽视的角落,所以那边闯红灯,随意掉头的车辆数不胜数,交通拥堵是心愿路最大的问题。

    景翼岑去找过,没有发现顾灵犀的身影,也因为那边交通不便,他没找到顾灵犀便离开了。

    一想到车祸,那么多人受了伤,景翼岑猜想,顾灵犀是不是遭遇了车祸?

    这个想法让他一下子紧张起来,连忙拨通了萧权的手机。

    “萧权,一分钟之内把下午在心愿路受伤的伤者送往的医院告诉我。”

    挂了电话。他耐心的等待了半分钟,萧权办事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便把地址告诉了景翼岑。

    景翼岑连忙一踩油门,快速朝着医院的方向疾驰。

    医院内,他着急的在白色的走廊里狂奔,一路问询了伤者所在地,在住院部一间一间的寻找顾灵犀的身影。

    他找遍了所有的伤者以后,就是没有发现顾灵犀的身影,连最后一丝希望都落空了。

    虽然没有顾灵犀,但他很庆幸,至少她没事。

    景翼岑再一次陷入迷茫中。他想到昨晚,他也是如今晚一样大海捞针的找不到她,经历过那种绝望般的感觉,如今更是加倍的降临在他身上,让他更加焦灼,不安……

    “你说我今天倒不倒霉?我只是把车停在路边,就让人给撞了,真是飞来横祸呀。”

    “我不也是好好的开车,迎面就被撞了,那两个人是不是疯了,心愿路那么堵,居然还飙车,简直不要命了。”

    景翼岑身旁,两个受伤的司机闲聊的声音传入耳中。

    “那两辆车根本不是飙车,我可是看得很清楚,那辆面包车在路口抢了一个女孩,后面那辆车才去追的。”第三个司机插入对话中。

    景翼岑欲离开的脚步顿住。

    “这种事可不能乱说,光天化日之下怎么可能有人当街抢人,你一定是看错了。”

    见有人不信,那个司机理直气壮的说道:“我的行车记录仪都拍下来了,那个女孩长得挺不错的,穿着白裙子,长发飘飘的,一看就是好人家的姑娘,只可惜……”

    话还没说完,景翼岑突然冲过来,着急的问道:“此话当真?”

    司机被景翼岑突然冲过来吓了一跳,见他如此焦急,下意识的点头,“是……是的,你要不信,我可以给你看记录。”

    ……

    反反复复的噩梦扰得顾灵犀一夜不宁,杜若谦怕她再出事,一整晚都在床边守护着她。

    经历一夜的噩梦纠缠,顾灵犀睡得不是很沉,清晨就被噩梦惊醒。

    “不要!”

    她一下子从床上惊坐起,吓了杜若谦一跳。

    杜若谦瞬间清醒,连忙站起来离她近点,关心询问,“灵儿,你没事吧。”

    顾灵犀木讷的看着杜若谦,好半天都没有反应。

    “灵儿,灵儿!”

    杜若谦有些焦急,昨晚她受了那么大的惊吓,他生怕她还没有缓过来,一连喊了她好几声都没反应。

    他静静的陪在她身边,直到她慢慢的恢复过来,看到眼前熟悉而陌生的俊脸,僵硬的表情才慢慢松懈。

    “是你?”

    她有些惊讶,记忆里很多片段一下子浮现在脑海里,我记得昨晚发生那些可怕的事情之后,是他及时出现救了她。

    “灵儿,你感觉怎么样?或者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的担忧通过他那双深邃的眸子缓缓流淌在她心里,特别是那句“灵儿”,一下子撞击在她的灵魂深处,记忆的空白瞬间被填满,一遍遍的提醒着她那段不堪回首的回忆。

    “你叫我什么?”

    她不由自主的抓着被子,五指紧紧的把被子抓出褶皱,呼吸紧绷,期待的看着他。

    明明是不同的两个人,可是,她为什么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杜若谦被她这幅样子弄得不知所措,干笑一声,风度翩翩的说道:“灵儿,我只是觉得这样叫比较好听,如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顾灵犀的眸子渐渐蒙上一层失望。

    可能,是她想多了吧。

    再次面对他,顾灵犀神色如常,淡笑,“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杜先生不用介意。”

    “那以后我叫你灵儿吧!”杜若谦开心的说道。

    顾灵犀微笑,感激不尽的说道:“杜先生,谢谢你救了我。”

    杜若谦微笑,“你没事就好。我让陆渊准备了安神的甜汤,待会你喝一点,再睡一觉,一切都会过去的。”

    他的语气那么温柔。就像一湖春水般柔情,顾灵犀不适应的低眸,想到昨晚的事情,低声问道:“杜先生,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她很聪明,世间不会有那么巧合的事。

    杜若谦神色如常的说道:“我昨天在心愿路看到你被人绑架,一直跟着那辆车才找到了你,还好及时赶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他说到这里,心紧紧的揪了一下。

    顾灵犀相信他不会骗自己,心里也更加感激他仗义相救。不过两面,他已经救了自己两次,他的恩情怕是还不了了。

    她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杜若谦制止了她。

    “你身上还有伤,想去哪儿?”

    “杜先生,谢谢你的帮助,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报答你,只是,我该回家了。”

    她又一夜未归,老夫人恐怕又要担心了。

    “你不能回去!”

    杜若谦突然紧张的大喊一声,吓了顾灵犀一跳。

    “杜先生……”

    她回家,他有意见?

    杜若谦想到秦语心的手段,如果就这么让她回去,岂不是又落入秦语心的陷阱里?

    可是,他和她非亲非故,有什么资格留下她?

    “额,我的意思是说,你看你现在这么多伤,就这样回去,你的家人会担心你。”他神色不自然的挽留。

    顾灵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里传来一阵刺痛,虽然伤口已经包扎,但是伤势太明显了,一眼就能被人看出来。

    “可是,我总不能一直这样打扰你,杜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她执意下床,杜若谦无法,也没有理由再挽留她。

    “那我送你。”

    “不用。”

    顾灵犀婉言拒绝。

    杜若谦不再勉强,尊重她的意见。

    他站起来准备走,体贴的说道:“灵儿,衣服放在柜子里,和你的包放在一起。我先出去了。”

    “嗯。”

    她没有抬头看他,只是点了点头。

    杜若谦出去后,顾灵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和昨天早上醒来一样,她穿着酒店的睡衣,她起床去翻开柜子,里面准备了几套衣服和几双鞋子,顾灵犀特意看了尺码,果然和她想的一样,都是自己平时所穿的尺寸。

    一次是巧合,那么两次就没那么简单了。

    顾灵犀不糊涂,所以刚才她才会一再拒绝他的好意,她怕那些刻意的好会让自己胡思乱想,她也没有资格享受一个那么优秀的男人对自己的关心。

    他和她,本就是天上和地下的差别,不应该存在太多交集。

    顾灵犀换好衣服之后出去,不无意外的看到杜若谦和昨天一样站在门口等他。

    “杜先生。”她礼貌的喊了一声。

    杜若谦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过来,微笑道:“灵儿,我送你出酒店,你不会还要再拒绝我吧。”

    他这么说,顾灵犀没有婉拒的理由,只好答应下来。

    电梯慢慢向下,顾灵犀没有主动和杜若谦交谈,他似乎明白她的意思,没有主动打破两人的宁静。

    尴尬的氛围从电梯门开了那一刻被打破,顾灵犀先走出来,然后转身堵在中间。

    “杜先生,请留步!”

    杜若谦愣了一下,迈出的步子收了回去。

    “就送到这里吧,我自己一个人能回去。”她淡漠的说道。

    她再一次拒人于千里之外,杜若谦并不是不知趣的人,礼貌的微笑,“那你小心点。”

    “好。”

    顾灵犀欲转身,身后突然传来他的呼唤,“灵儿。”

    顾灵犀身体定住,回头,见他欲言又止,问道:“杜先生还有什么事?”

    杜若谦表情有些不自然,犹豫了一下忍不住提醒,“灵儿,以后你要小心,特别是你婆婆。”

    顾灵犀有些奇怪,他一个外人,怎么知道婆婆不喜欢她?

    顾灵犀没有细问。应道:“我记住了。”

    杜若谦这才放心的按了关门按钮。

    电梯门关后,顾灵犀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她虽然没有问杜若谦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但以她对杜若谦两面之缘的了解,她觉得杜若谦不会随便说这句话。

    脑海里又浮现出昨晚的事情,当时她意识不清,却清楚的听到房间内有个女人在交代什么事情,加上昨天那个男人说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顾灵犀猜想,自己被绑架下药,这件事一定有人指使。

    至于是谁,她不敢深想,奶奶还病着,她怕这件事牵扯出太多的麻烦,影响到奶奶养病。

    顾灵犀转身准备走,却迎面撞上了一堵肉墙。

    本来就受伤的额头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撞,整个人就有点头晕,顾灵犀后退几步,差点摔了一跤。

    景翼岑见她踉跄不稳,本来打算去拉她,可是一想到刚才从电梯上去的那个男人,心里却冒出一肚子火。

    “那个男人是谁。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咄咄逼人的上前,抓着她的手腕拉近她问。

    顾灵犀脑袋晕乎乎的,突然被人质问,就连自己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被迫抬高,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景翼岑令她心里一晃。

    他怎么在这?

    “顾灵犀,我问你话呢,刚才送你出来的男人是谁?”

    景翼岑越是看到顾灵犀这幅无辜的样子就来气,特别是她的眼神,单纯的如同一张白纸,可是她的行为却让他难以忍受。

    他找了她一夜,却被他看到她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甚至。他深入的想到她昨晚就是在和那个男人过夜。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景翼岑心里就好像针扎一样刺痛。

    顾灵犀终于反应过来,开始挣扎,“你放开我。”

    “顾灵犀,不要躲避话题,我问你那个男人是谁?”

    他问了三遍,他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

    “这和你有关系吗?”顾灵犀故意吊他的胃口,平淡无奇的说道,也不挣扎了,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腕,因为她知道她越反抗他会抓得越紧。

    “怎么没关系?顾灵犀。你不要忘了,你是我的妻子,我不许你在外面勾三搭四。”景翼岑怒吼。

    顾灵犀忍无可忍的反击,“景翼岑,话别说得那么难听,到底是谁在外面勾三搭四,你自己心里清楚。”

    景翼岑眼眸一眯,就连呼吸也加重了,面对她的反问,他竟有些心虚。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顾灵犀低眸,不经意间却看到他缠着绷带的手腕上多了一块手表。

    顾灵犀一眼就看出这块手表价值不菲,应该是很重要的人送的,而昨天他出去之前是没有这块表的。

    他一接电话就去找安妮,除了安妮,还有谁能送他这块手表?

    顾灵犀不由想到昨天在心愿路的大屏幕上看到的新闻,他去找安妮被记者围堵,为了安妮怒打女记者的新闻清晰的在脑海里回放着,心里好似被人狠狠地丢进了绞肉机里一样痛。

    “景翼岑,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你说我是你的妻子,可你有把我当妻子一样对待吗?既然你做不到对我衷心不二,凭什么要求我对你始终如一?”

    顾灵犀勾唇,将目光从手表上缓缓抬起来,与他对视,语带讥诮的说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不用我教你吧,你和安妮在一起的时候,何曾把我这个妻子放在心上?现在要求我尽妻子的本分。我告诉你,你做梦。”

    她的目光,冰冷而无情,景翼岑突然发现,她看似淡漠从容,内心却比任何人都坚强,一旦她绝情起来,便是冷酷到底。

    他看着她冷漠的脸,突然发现她额头有伤,想到昨晚发生的绑架事件,这才顺藤摸瓜找到这里。

    “你受伤了?”

    “与你无关。”顾灵犀冷冷的拒绝他的关心。

    “昨晚你出什么事了?”他继续追问。

    顾灵犀冷声道:“景翼岑,我不会告诉你,因为你不配知道。”

    昨晚发生那样的事情,如果不是杜若谦,她无法想象自己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

    看着她悲伤的眼睛,景翼岑的内心升起一丝愧疚。

    昨晚得知她被绑架,他心急如焚。找了一夜才找到她,现在看她安然无恙,他心里的愧疚越来越深,他只恨自己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没有陪伴在她身边。

    “放手。”

    感觉景翼岑的手松了,顾灵犀伸手掰开他的手,本来就有伤口的手刚才用力过猛,顾灵犀轻轻一掰,就从他手里挣脱。

    “嗤……”

    景翼岑吃痛的叫了一声,右手捂着左手,表情痛苦的后退几步。

    顾灵犀看着他手掌心上的白色绷带慢慢的溢出红色的血,当即脸色大变。

    “你怎么样?让我看看。”她心急的捧着他的首次,忘记了刚才她对他的冷漠。一心只在乎他的伤。

    景翼岑强忍着伤口裂开的疼痛,咬牙坚持,“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的掌心都红了。”顾灵犀紧张的拉着他的手,将绷带解开,血肉模糊的掌心触目惊心,令她脸色都白了。

    “怎么会这样,伤口都裂开了。”

    顾灵犀光是看着缝针得地方那块长长的刀口,心里就像针扎一样刺痛。

    拉着他的手腕,顾灵犀说道:“你的伤口需要马上处理,我送你去医院。”

    两人一起朝着酒店外面跑去,景翼岑的车停在酒店外的露天停车场,两人一同上车的情景却落入某个人的眼中……

    十六层的酒店房间的落地窗户前,杜若谦修长的身影久久伫立,低头凝视着楼下停车场的那一幕。

    男人性感的薄唇悄悄的勾勒出一抹冷笑。

    “杜先生,一切如您所料,刚才景夫人带着一大帮记者闯入我们安排的陷阱,这下事情闹大了,想挡也挡不住,景家接连出事,恐怕不久之后,景家将会元气大伤。到时候我们……”

    “不急。”

    杜若谦淡定的说出两个字,胸有成竹的说道:“知道猫为什么喜欢把老鼠玩弄得半死不活之后才吃掉吗?因为,一下子就把老鼠吃了太无趣,只有慢慢折磨它,看着它生不如死,才能享受胜利的乐趣。”

    “明白。”陆渊点头。

    杜若谦没再说话,目光一直追随着那辆车离开的方向,嘴角的冷笑令人不寒而栗……

    ……

    顾灵犀带着景翼岑来到了附近的小医院处理伤口,还好及时赶到,血暂时止住了。

    “已经裂开了一次,伤口千万别再用力了,要不然发炎就严重了,虽然我已经帮你止住了血,但是这条疤以后就难以消除了。”医生说道。

    顾灵犀听着医生的叮嘱,连连点头。

    出来医院后,顾灵犀走在景翼岑后面,想到医生的话,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是滋味。

    “景翼岑,对不起。”

    景翼岑回头,“为什么道歉?”

    “如果不是灵均,你也不会受伤,也就不会留下疤痕。”

    看着她愧疚的眼神,景翼岑云淡风轻的说道:“男人留一道疤没什么,况且……”

    他抬手看着自己的手掌,嘴角浮现出一丝不为人知的笑容,“每一道疤都有一个故事。”

    顾灵犀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心里动容了一下,最终将哪一丝感动压在心底。

    “走吧。”

    她走在前面去开车,景翼岑紧随其后。

    这时,景翼岑的手机响了。

    顾灵犀脚步一顿,回头看了一眼,淡漠的继续朝着车走去。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只要他的手机一响。她下意识的会想到安妮,想到他为了安妮抛弃自己,想到他为了维护安妮怒打女记者的新闻,想到很多很多关于他和安妮独处的画面……

    可是,他为了救灵均,手上留下一道那么难看的伤疤,他那样高贵不凡的男人,身上的每一处都是那么完美无缺,却让这块伤疤永远的留在他的手掌心。

    她觉得心里很乱,她越来越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顾灵犀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她为什么要想这些与她无关紧要的事情?

    她猛的摇摇头。想要抛弃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身后,景翼岑边走边接了电话。

    “姑父。”是李志明打来的。

    “翼岑,你赶快回家,你爸妈吵着要闹离婚了。”

    “什么?离婚?”

    景翼岑感到非常吃惊。

    虽然爸妈没什么感情,平时也算相敬如宾,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闹过离婚,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景翼岑大感意外。

    顾灵犀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等景翼岑挂了电话,好奇的问,“谁要离婚?”

    “我爸妈。”

    顾灵犀呆了一下,确定自己没听错。

    “景家正处在风口浪尖上,爸妈要离婚绝非偶然,家里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景翼岑有条不紊的分析道,然后迈着大步子朝着车门走去。

    顾灵犀也觉得此事非常蹊跷。

    “我跟你一起回家。”

    顾灵犀主动跟上他的脚步,景翼岑回头,见她目光坚定,当即点头。

    “上车。”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