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74章 离婚风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4章 离婚风波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景家。..

    景翼岑和顾灵犀还没到景家的别墅,路上就被记者们团团围住了车子。

    记者们像疯了一样蜂拥而至,摄像的,采访的,敲车窗的,令景翼岑被迫放慢了车速。

    顾灵犀透过黑色薄膜的车窗,看着外面的记者一个个面目狰狞的拥挤在一起,脸都贴着车窗玻璃挤变形了,简直被这些记者们的敬业精神给震撼到。

    虽然听不到外面的提问,她也基本能猜的出来他们的问题,索性和景翼岑一样,对他们无视。

    平时两分钟的路程,景翼岑开了足足半小时,快到景家别墅的时候,记者们才被景家安排的保安拉走了。

    景翼岑将车停稳后从车上下来,被拦在院子外面的记者们赶紧开了相机,闪光灯和咔咔声此起不断,生怕错过了任何有价值的画面。

    顾灵犀的车门被打开,景翼岑就站在外面,像一个绅士一样的向她伸出了一只手。

    看着他缠着绷带的手,以及手腕上的手表,顾灵犀觉得很刺眼,打算直接下车,景翼岑却按住了她的肩膀不让她动。

    景翼岑的表情凝重,闪光灯在他的脸上闪动着若明若暗的光,顾灵犀看着他深邃的双眸,从他的眼神里读懂了他的意思。

    她直接把手交到他的手里。

    他轻轻一握,扶着她下车。

    外面的记者们看到这一幕都傻眼了,因为他们各个都认定景翼岑和顾灵犀夫妻感情不和,没想到两人居然携手同行。

    “放轻松,你的表情很僵硬。”他握紧了她的手,头偏过去小声提醒。

    在记者们看来,这是两夫妻之间咬耳朵的小动作,大家都死命的按着快门连拍。

    今天的新闻一出,舆论不会再一边倒,记者们就是需要这样的新闻来制造话题,有争议才能保持热度。

    他的呼吸洒在她的耳蜗,令她心乱如麻,她很抗拒他的亲近,却不得不僵直了脊背由着他的靠近。

    顾灵犀心里难受,这么多人看着,她却要强颜欢笑。配合他逢场作戏。

    如果是之前,她恐怕做不到。

    如今奶奶病了,灵均生她的气,顾氏董事会要将她踢出局,情况越来越糟糕,现在连公婆都到了闹离婚的地步,如果事情愈演愈烈,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可是这个笑容却比哭还难看,还不如面无表情,至少让人猜不透心思。

    “不想笑也不用勉强。”景翼岑善意的说道,他知道她心里很不情愿。

    顾灵犀收起笑容,边走边冷淡的说道:“景翼岑。我不像你,那么会演戏。”

    景翼岑眸色一深,五指紧握,顾灵犀觉得吃痛,不由皱眉。

    幸好两人已经到了门口,记者们虽然还在狂拍,不过已经很远了。

    顾灵犀的手从他的手里挣开,景翼岑缠着绷带的手心一痛,被迫放手。

    两人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秦语心扯着嗓子破口大骂。

    “景睿,你个没良心的混蛋,我嫁给你几十年,一心一意为了景家,你竟然这么对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今天我要不跟你离婚,我就不信秦。”

    ……

    同时,还伴随着摔东西的声音。

    顾灵犀看了景翼岑一眼,发现他面色凝重,随他一同推门而入。

    还没进去,顾灵犀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向她砸过来,还好景翼岑出手快,抱着她的腰向旁边一躲,“噼啪”一声,瓷器撞击在墙上,摔得粉碎。

    “你没事吧?”景翼岑放开她,关切的问。

    “没事。”

    顾灵犀掩饰心慌,看向屋内。

    秦语心没想到景翼岑突然来了,确认刚才那一下没有砸中他才稍微放了心。可她一看到景翼岑护着顾灵犀,气就不打一处来。

    “顾灵犀,你居然没事。”

    她的表情显得很吃惊,昨晚她雇人绑架顾灵犀,没想到下套不成,今天事情演练到不可收拾的局面,让她气愤的同时又百思不得其解。

    顾灵犀很奇怪秦语心的反应。

    昨晚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如果不是知晓内幕,秦语心看到她的反应不会是这样。

    再加上杜若谦那句暗示,“灵儿,以后你要小心,特别是你婆婆。”

    是杜若谦救了他,他一定知道些什么,所以才会说出这番话。

    她想到杜若谦的提醒。若无其事的试探,“妈,我好好的怎么会有事?倒是你,你怎么知道我有事?”

    秦语心见不得顾灵犀这幅气定神闲的样子,讽刺道:“贱人就是命好,连老天爷也瞎了眼,居然帮着你来害我。”

    “妈,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顾灵犀装傻,心中早已经了然。

    “顾灵犀,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真没想到你这么有手段,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你满意了。”

    秦语心气势汹汹的冲过来,景翼岑下意识的挡在她面前,沉声道:“妈,到底出了什么事?这和灵犀有什么关系?”

    “你问她。”秦语心认定这件事和顾灵犀有关,把脏水往她身上泼。

    顾灵犀觉得秦语心要闹离婚,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装傻是最好的办法,而且昨晚的事情秦语心做得那么过分,她虽无法替自己讨回公道,以后也不会再让自己受她欺负,景翼岑是最好的挡箭牌。

    发生这么多事,她已经懂得怎么保护自己。

    顾灵犀一脸迷茫的面对景翼岑的疑惑,无辜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妈发生了什么事,她要这样冤枉我。”

    秦语心见景翼岑犹豫,生怕景翼岑也帮着顾灵犀,准备出手去打她,一旁的景莲突然走过来拉住了秦语心。

    “大嫂,奸是你抓的,新闻也是你爆的,平时你苛待灵犀就算了,连自己做的事也要强行往灵犀身上泼脏水,我可看不过去了。”

    景莲一边责怪秦语心,一边又向顾灵犀投过去示好的眼神。

    秦语心一想到早上的事情心里就堵的慌,朝景莲发火,“景莲,我们家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用不着你在这里冒充好人。”

    “大嫂你这话说得可就见外了,大哥是我的亲哥哥,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今日他出了这样的丑闻,还不是你爆出来的,你就算不喜欢我大哥,也不能毁了他呀,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这样害他,我还想问你是何居心呢。”

    景莲从来不说废话,这一来一回两句话,一方面护着顾灵犀,一方面又暗示秦语心陷害景睿,景睿听完,果然脸色大变。

    “秦语心,亏得我还觉得对不住你,没想到你的心这么狠,居然设计陷害我。”景睿刚才还一副做错事认罚的态度一下子转变了。怒不可遏的冲过来朝她大吼。

    “我没有。”秦语心瞪着景莲矢口否认。

    “你还敢狡辩,今天一早,要不是你带着一帮记者冲到房间,口口声声要抓我的奸,这件事情能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吗?”

    景睿的怒火直飚,秦语心哑口无言。

    说到底,这件事情确实是她做的,她本来是想抓顾灵犀的,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变成了景睿。

    当时她看到景睿和一个女人赤条条的躺下一起,顷刻间便失去了理智和景睿打起来,记者们根本不会放过这么劲爆的新闻,很快便被炒成了热点。

    景翼岑和顾灵犀没有关注一早的新闻,自然对这件事情一脸迷茫。

    “爸,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急得追问,景睿觉得丢人,秦语心更是伤心,哪里还有心情解释?

    倒是景莲,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拿着报纸递过来,“翼岑,难道你还没看早上的新闻?这么大的事情,恐怕全南城的人都在笑话咱们景家。”

    景翼岑把报纸展开,顾灵犀也凑过去,整个板面都是景睿裸着上身坐在床上用手挡着脸的图片,还有部分秦语心暴打小三的图片,加上文字的渲染,新闻简直比小说还精彩。

    景莲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你看,现在微博上到处都在转载大哥和那个女人的裸,照,这才几个小时?热度已经超过五百万,如果任由其发展下去,别说整个南城,全世界都知道了,大嫂这不是胡闹吗?幸亏妈昏迷不醒,她要是知道这件事情,指不定要被气死。”

    景莲又点开了评论,看热闹的网友一致把字体颜色改成了绿色,乌压压的一片绿不言而喻的讽刺了豪门私生活混乱的丑闻。

    景翼岑看着微博头条下面的评论,脸色越来越黑。

    “妈,你为什么这么做?”景翼岑愤怒的指责秦语心。

    “翼岑,连你也怪妈是不是?你爸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和女人纠缠不清,我何曾说过半句话?如今东窗事发,难道你爸就没有责任吗?”秦语心不满的狡辩。

    “这件事爸也有错,可是你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难道你不知道最近多少人盯着景家,你这么做,等于毁了爸毁了景家。”

    如果不是事态严重,景翼岑不会这么生气,生气之言更是气人。

    秦语心被景翼岑说得心痛不已,见没人帮自己,顿时急得大哭起来。

    “我不活了,丢了这么大的脸,我还活着干什么?”

    秦语心一边哭一边坐在地上撒泼,崩溃的念着,“自我嫁进景家以来。受了多少委屈……婆婆不喜欢我,小姑子和我作对,老公出轨找小三,连唯一的儿子也护着外人……呜呜……我活着干嘛啊?我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大家见秦语心一边哭一边闹,没有人去拉她,顾灵犀突然觉得她很可怜,蹲下身子打算去扶她。

    “妈,地上凉,你先起来……”

    顾灵犀还没有拉到她的手臂,就被她一手甩了过来,还好景翼岑拉住了她。

    “你滚开,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我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顾灵犀,我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秦语心仇恨的眼神,顾灵犀心里直发毛。

    “大嫂,这件事不关灵犀的事,我知道你很伤心,但也不要随便冤枉人吧。”景莲抓住机会就讨好顾灵犀,不知是帮她还是故意让秦语心更恨顾灵犀。

    “景莲,你给我闭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秦语心恨道。

    “你。”

    “景莲,你少说两句。”李志明赶紧拉走景莲,以免惹火烧身。

    顾灵犀看着秦语心这么伤心,而景睿却站在一旁无动于衷,顾灵犀虽然恨秦语心陷害自己,却由心里生出一丝怜悯。

    到底是可怜的女人,如今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顾灵犀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替她感到悲哀。

    没有人再去拉秦语心,她一心期待的男人就站在旁边,连她最后的希望也破碎了。

    “离婚吧。”

    景睿突然开口,这三个字如一盆凉水一样浇在秦语心的心口上。

    顾灵犀心里一颤,不可思议的看着景睿,他看到一个隐忍多年的男人一旦绝情起来的冷酷到底有多可怕。

    秦语心没说话,眼泪大滴大滴的滑落,笑着笑着就哭了。

    这么多年,她一直把离婚挂在嘴上,即使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是她要闹离婚,没想到景睿一说出口,她的心便如进入了寒冬腊月。瞬间冰冷无比。

    “好,离就离,谁要不离,谁就是孙子。”

    秦语心性格倔强,发了狠话。

    ……

    离开景家之后,也许是受到了爸妈离婚的影响,景翼岑的心情很糟糕,开车的时候一晃神,差点撞到了旁边的大树。

    顾灵犀拍了拍心口,偏头看着他俊美的侧脸上那一丝忧愁,淡淡的说了一句,“要不我来开吧。”

    景翼岑没动。

    顾灵犀解开安全带,下车以后绕到他的位置打开车门。

    “你不要命,我可不想和你一起死。”她故意气他,语气有些责备。

    景翼岑终于抬起头看她。

    三秒钟的对视之后,他解开了安全带,然后从车上下来。

    重新上路之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谁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这么久以来,顾灵犀第一次看到他的心情这么糟糕。

    于是,她带他来到了江边。

    “下车吧,我陪你散散心。”顾灵犀一边解安全带一边说道。

    景翼岑看着车窗外面的风景,想到那一晚的江边,她因为和顾天雄顾抢夺顾氏而伤心,他也是如今日一样,和她一起在江边散心。

    景翼岑下了车,和她一起漫步在江边。

    江面上的浪打在岸上,聆听着浪花的声音,吹着江风,柳儿在江边随风摇曳,让景翼岑的心情一下子好多了。

    “我们居然到了这间酒吧。”

    顾灵犀突然站住,微笑的看着酒吧说道。

    虽然是白天,酒吧却开门了,只是人不多有些冷清,缺乏了晚上的情调。

    “原来这家酒吧名字叫‘回忆’,那岂不是来过的人都不会忘记在这里的记忆?”顾灵犀抬头看着酒吧的招牌,喃喃自语,然后回头,提议,“要不我们去喝一杯?”

    景翼岑看着她那副期待的样子,点头答应了。

    两人坐在上次坐的位置,服务生把酒单递过来。

    “一杯鸡尾酒。多加柠檬汁。”顾灵犀有了上次经历,很快便点好了。

    抬头,见景翼岑没动,忍不住问,“你喝什么?”

    景翼岑想了一下,淡淡的说道:“一样的。”

    服务员走后,顾灵犀好奇的看着他面无表情的俊脸,很不习惯的问道:“你不喝酒吗?”

    “我为什么要喝酒?”他反问。

    顾灵犀觉得自己的问题简直是多此一举,她干嘛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借酒浇愁愁更愁,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看着她的眼睛,似要将她看穿。

    顾灵犀一愣,发现他话里有话,不由想到上次喝醉的事情。那次她见他和安妮煲电话粥,心情郁闷,一不小心就喝醉了。

    那次的经历记忆犹新,顾灵犀怕他发现自己的心思,慌忙看向别处。

    景翼岑看着她的侧脸,酒还没喝,她的脸上已经爬上了一层粉红,恰如花开,令人心动不已。

    他想到那次她喝醉,她的脸比现在还要红,他情不自禁的吻了她,虽是偷吻,却酣畅淋漓,要不是佩姨进来打扰,或许他会控制不住自己与她发生点什么。

    回忆总是美好的,不过短短数日,一切都变了。

    如今的她,冷漠疏离,他小心翼翼,却再也走不进她的心里。

    “先生,小姐,您的酒。”服务生把酒端上来,适时打破了两人的宁静。

    顾灵犀喝了一口,味道和上次一样,心情却大不相同。

    景翼岑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顾灵犀的心跟着手机铃声一起震动。

    景翼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抬眸看着顾灵犀若无其事的品酒,不知为何会解释道:“是萧权。”

    顾灵犀心里一落,好似压在心里得石头沉入湖底,表面上却淡淡的:“你没必要向我解释,有事你先接电话吧。”

    她继续品酒,柠檬汁的味道酸酸的,她却品出了甜的味道。

    “失陪一下。”

    景翼岑拿着手机离开座位,去到江边接了电话。

    “是我。”

    “总裁,已经查清楚了。”

    “说。”

    他的语气有些急躁。

    萧权慢条斯理的说道:“那辆白色宾利的车主叫杜若谦,昨天事发当时,是那辆车紧跟着少奶奶被绑架的面包车救了少奶奶。巧合的是今天早上总经理和夫人事发当时,这辆车也短暂的出现在事发地不远处。”

    景翼岑目光一凛,沉声道:“我要杜若谦的资料。”

    “是。”

    景翼岑准备挂电话,萧权忍不住说道:“总裁,前天晚上少奶奶离开酒店之后,被杜若谦的车子撞上,是杜若谦带走了她。”

    也就是说。他连续两夜差点把南城掘地三尺的找她,她却和杜若谦在一起?

    景翼岑沉默,萧权隔着手机,都能感觉景翼岑的呼吸透着刺骨的寒冷。

    “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景翼岑面无表情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顾灵犀正喝着鸡尾酒,景翼岑却突然问道:“爸妈要离婚,你怎么看?”

    顾灵犀一愣,抬头看着他帅气的脸,他的眼神里透着一丝疑问。

    “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身为晚辈,我没有资格对长辈的事情评头论足。”她置身事外的说道。

    景翼岑看着她这么淡定的样子,狐疑的问:“难道你就不好奇,我妈为什么会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大张旗鼓的去抓,奸?”

    顾灵犀很聪明,景翼岑的疑问和语气,分明是在怀疑她。

    她放下酒杯,身子往后一靠,镇定的说道,“你有话就说吧,不用拐弯抹角。”

    景翼岑没想到顾灵犀这么冷静,心里的疑惑加深。

    他必须要解答心里的问题,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今日之事,妈口口声声说与你有关,我想知道你怎么说。”

    “你想听我说什么?难道你觉得妈是想抓我的奸,结果阴差阳错,让爸替我背了黑锅?”顾灵犀冷静的反驳,讥讽的道。

    景翼岑感觉心里某根弦一紧绷,好似被人看穿了一样问,“今天早上的那个男人是谁?”

    他再次提出这个问题。

    顾灵犀很失望。

    他一点都不信任她,就为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他信了秦语心的挑拨,开始怀疑她。

    “我没有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顾灵犀冷漠的别过脸不再看她。

    心里,好冷。

    就像被人丢进了冰窖一样。

    “灵犀,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希望你能回答我,妈这么做一定有原因。”他坚持己见。

    景翼岑的直觉一向敏锐,虽然只是猜测,但是他觉得,爸妈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这样的事情并非偶然。

    也许杜若谦是关键,他一定要问清楚。

    顾灵犀忍无可忍,突然站起来,气鼓鼓的朝他大喊,“景翼岑,你够了,你可以不信我,可以怀疑这件事和我有关,但你没资格迁怒杜先生,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昨晚要不是他,你根本就不可能看到我还平安无事的站在这里。”

    景翼岑眉头一皱,看着她额头上那块青紫的伤痕,想到心愿路的绑架事件,心里也跟着一紧,呼吸紧绷。

    顾灵犀不想继续和他争论,直接站起来就走。

    景翼岑拦住她,语带抱歉,“灵犀,爸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不相信这一切都只是巧合,如果你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还有你口中的杜先生来历不明,我不希望你被人利用。”

    顾灵犀越听越气。

    她愤怒的抬头瞪着他,“景翼岑,请你不要用你可笑的猜测,去揣摩杜先生的为人。”

    她的维护,景翼岑大为不满,“灵犀,你才认识他多久,你又有多了解他的为人?景家接二连三的出事,他又刚好出现,难道这都是巧合吗?”

    “景家出事,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请你不要把自己的过错推到一个无辜的人身上。”

    顾灵犀怒不可遏的继续说道:“爸妈离婚,归根究底是爸错在先,妈的方法虽然偏激,但她是受害者,是爸对不起妈,如果他不在外面找女人,今日也不会有这样的新闻出来……没有人逼着爸在外面找小三,也没人逼着妈找记者去抓,奸。”

    景翼岑眉心紧皱,正因为顾灵犀的话有理,所以他才沉默不言。

    顾灵犀想到家里的那一幕,她第一次看到一向高傲的秦语心突然流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不免感慨,“妈平时对我严厉,但这件事情,我同情她,可怜她……因为她是受害者。”

    “而她的丈夫和儿子却站在道德的最高点去批判她因为愤怒而做出的傻事……这就是你们男人所谓的爱和信任?”

    顾灵犀顿了顿,又道:“只因妈的迁怒,你就怀疑我,质问我,甚至连一些不相干的人都不放过,杜先生只是一个局外人,和景家没有任何关系,请你以后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是对杜先生人格的侮,辱。”

    景翼岑本来还在为刚才她对爸妈离婚的一番言论而动摇,一听顾灵犀这么维护杜若谦,心里就克制不住的怒火直冒。

    若说他们才两面之缘,他压根不信,更何况,连续两晚,他们都在一起。

    嫉妒的怒火在心里蹭蹭蹭的往上涨。

    “灵犀,你这么护着他,你敢说你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顾灵犀觉得很可笑。

    都这种时候了,他还要把莫须有的罪名往自己头上扣。

    顾灵犀忍不住红了眼眶,但她没有哭。

    因为他不值得。

    “景翼岑,归根到底,你是怀疑爸妈离婚,与我和杜先生有关,是不是?”

    她的质问让他坚定不移的心摇摇欲坠。

    她通红的双眼,更是让他心慌不已。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突然不敢承认。

    “那你是什么意思?”

    “灵犀……”

    “你不用再说了,我知道,你从来都不相信我,在你心里,我始终是一个不择手段贪慕虚荣的女人。”

    顾灵犀生气的看着他,反倒是景翼岑的目光躲闪,不忍直视她问心无愧的眼神。

    也许是他想多了,但是这件事情发生得太过蹊跷,又事关自己最亲的人,俗话说事不关己,关己则乱,他无法保持冷静。

    杜若谦的出现实在太巧合了。

    顾灵犀不想和他争论下去,直接推开他的肩膀就走。

    景翼岑没有挽留,也许大家都需要冷静。

    顾灵犀走了几步,突然停住脚步。

    景翼岑会这么怀疑她,归根究底是秦语心的挑拨,嫁入景家一年,她一直忍气吞声,没想到昨天她居然绑架自己,还差点让她失身,她就算再好欺负,也由不得她如此不择手段。

    “景翼岑,你想知道妈为什么说与我有关,最好是自己去问她,昨晚她做了什么,她自己心里清楚。”

    顾灵犀说完最后一句,不忿的离开了酒吧。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