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75章 杜若谦,我警告你离灵犀远一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5章 杜若谦,我警告你离灵犀远一点!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离开酒吧之后,顾灵犀一个人孤独的走在冷风中,天气骤冷,顾灵犀下意识的抱住了双臂,身体上的寒冷远比不上心头的冰凉。

    她告诉自己不要伤心,他本就是凉薄之人,即使是一点点的温暖,也是遥不可及的,她不该一次次动摇自己的心,等他狠狠的伤害之后才明白他的薄情。

    身旁,一辆车停在她面前。

    顾灵犀低头,车窗缓缓落下,她看到杜若谦温暖如春的俊脸赫然出现。

    好像顷刻间便春暖花开了一样,看到他的笑容,她的心也不再那么冰冷。

    “杜先生,是你?”

    “外面风大,上车吧。”

    顾灵犀鬼使神差的拉开车门坐进去,车内的温度一下子让她全身暖和起来。

    车开了,却很稳,顾灵犀坐在他的旁边,忍不住偷眼看着他优雅的坐姿,一动不动的仿佛一座完美的雕塑,心里有些紧张的跳动。

    “杜先生,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杜若谦回头,温文尔雅的反问,“如果我说我正好路过,你信不信?”

    顾灵犀愣了一下,见他镇定自若的看着自己,心里一下子慌了,连忙转移视线看着车窗外。

    “灵儿,这世上有很多巧合,就像我和你,如果不是缘分使然,我也不相信我们之间的相遇会那么巧合。”

    杜若谦突然说了一句暗示性的话语,让本就紧张的顾灵犀更加难以自处。

    她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和表情,大方的抬头看着他,“杜先生神出鬼没,若说巧合,难免有些牵强。”

    杜若谦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欣赏。仿佛将她看穿,“你有心事?”

    “我公婆闹离婚,这件事你听说过吧。”

    “略有耳闻。”他淡定的说道。

    “昨晚你救了我,知道绑架我的人是我婆婆,今天一大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若非有人刻意安排,我不相信这世上会有如此巧合之事。”

    顾灵犀说完,又加了一句,“杜先生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杜若谦淡定自若的看着顾灵犀,表情虽然波澜不惊,但眼神里却泛着欣赏的光芒。

    她真是一个心如明镜又聪慧可人的女人,让他不得不另眼相看。

    “灵儿,你既然猜出与我有关,我也不隐瞒你,这件事情的确是我做的。”

    顾灵犀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承认了。

    听着他如此淡然处之的语气,反倒是心有准备的顾灵犀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的话语。

    “你……为什么这么做。”

    顾灵犀想到景翼岑的怀疑,心里有点愧疚,原来他没猜错,是她错怪他了。

    “为了你。”

    “我?”

    顾灵犀的嘴巴张成一个“O”形,有些受宠若惊。

    “我只是想给你讨回一个公道。”他的眉头一皱,目光中透着狠戾。

    “灵儿,昨晚我审问了那几个人才知道,你被绑架完全是秦语心的阴谋,不仅如此,她还准备拍下你的床,照做成视频放到网上,更过分的是,她安排了记者,打算今天一早就带着记者来抓,奸,我不过是略施小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顾灵犀不可思议的听完他的这番话,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她以为秦语心绑架她只是为了让她失,身,没想到她的心肠竟然这么恶毒,居然想到这么厉害的阴谋来毁了她。

    如果不是杜若谦,她无法想象今天一早醒来她躺在陌生的床上被记者们现场直播,那现在被推入舆论至高点的人便是她了。

    杜若谦知道她听完一定吓坏了,但他如果不告诉她,她就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么危险。

    “灵儿,你在景家过得并不幸福,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要离开那个地方吗?”杜若谦的声音突然急进,眼神也格外热烈的看着顾灵犀。

    顾灵犀怔怔的看着他,他的眼神如热情的火焰一样汹涌而来,让她招架不住。

    她虽然在景家过得不幸福,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景家,至少现在没想过。

    而且虽然秦语心手段卑鄙,但这件事造成的影响足以毁了景家,他这么做,等于让景家本就艰难的处境更加雪上加霜,她感谢之余还有理智。

    “你好像对景家的事情特别上心。”她一语中的。

    杜若谦嘴角勾笑,他喜欢她的聪明和直接。

    “灵儿,我虽然来南城不过短短数日,自那日在晚宴上见到你,你的美丽,大方,以及面对记者不怀好意的疑问,那份临危不乱的从容让我刮目相看,之后出了那么多新闻和恶意攻击。我看到你这么坚强,看到景翼岑的薄情,看到你在景家的水深火热,我没办法做到冷眼旁观。”杜若谦诚恳的说道,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更加炙热。

    顾灵犀没想到杜若谦会突然说这些话,心情更加紧张了。

    “杜先生……”

    “灵儿,我当你是朋友,所以我才对你说这些话,你是一个好女人,不应该承受那么多伤害。”

    杜若谦的表情柔和,顾灵犀却心乱如麻。

    她必须斩断那些不属于她的幻想。

    “杜先生,谢谢你的关心,但是每个人所处的环境不一样,选择也不一样,婚姻不是儿戏,个人的幸福对我而言实在太渺小了,哪怕不幸福,我也有责任和义务去维护这段关系。”顾灵犀理智的说道。

    “你明知景翼岑不爱你,还要继续和他在一起?”

    顾灵犀想了想,坚定的点头,“是。”

    “哪怕他外面有女人?”杜若谦不甘的追问。

    顾灵犀想到安妮,有些犹豫,最终却坚定不移的道:“是。”

    杜若谦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黑眸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他突然失笑一声,“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顾灵犀有些难以自处,有些感觉有心而发,她一直在回避,却不得不面对。

    “杜先生,我们是朋友,你关心我也是正常的。”顾灵犀聪明的化解尴尬。

    杜若谦的嘴角扯出一抹无可奈何的笑容,“灵儿,既然你也把我当朋友,以后就不要再称呼我为‘杜先生’,我叫杜若谦,以后,你叫我‘若谦’吧。”

    顾灵犀不好拒绝,点头回应,“好,若谦。”

    那一声称呼,轻柔的如同羽毛落在他的心尖上,轻轻的,痒痒的……让他的心情格外舒服……

    车继续开着,顾灵犀看着窗外没再说话,杜若谦的目光却再也从她身上移不开。

    ……

    景翼岑从“回忆”酒吧回来就直奔家里。

    家里显得很冷请,问了佩姨,景翼岑快速的直奔二楼,冲到秦语心的房间。

    秦语心正坐在床上哭,景翼岑突然回来吓了她一跳。

    “翼岑。”

    看到儿子,秦语心忍不住扑过来,趴在景翼岑的肩膀上大声哭。

    “翼岑,你爸铁了心不要我了,呜呜……他要和外面的狐狸精结婚也不想和我在一起了,呜呜……以后妈该怎么办啊?”

    “翼岑,要不你去求求你爸,只要他回心转意,我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秦语心是要强的性格,平时强势惯了,等她冷静下来就知道自己有多后悔。

    秦语心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景翼岑却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等她哭够了,才缓缓开口,“妈,这次虽然是爸的错,但你的做法实在太过分了,爸是真的很生气,我也没办法。”

    秦语心从他的肩膀上抬起头来,精致的妆容哭花了,眼睛肿的像个核桃一样一点形象都没有了。

    “翼岑,连你也不帮我?”

    “妈,不是我不帮你,而是,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明知道爸在外面一直有人,为什么忍到今日才说出来,而且是用这种方法让他在媒体面前颜面尽失?爸是男人,平时受你的窝囊气就算了,这次你把他逼急了,旁人的话他是不会听的,只有你自己才能让他回心转意。”

    “可是,他生我的气,他说以后都不想再见到我,呜呜……”

    秦语心越想越伤心,哭得更凶了。

    景翼岑不为所动,他回来也是有目的性的,于是追问:“妈,你为什么要带记者过去?”

    秦语心心虚的哭得更大声了,“翼岑,连你也怪妈?”

    “妈,你有很多种方法去抓,奸,但我无法理解你把媒体也带过去,你这么做分明就是想让爸身败名裂,但我不相信你是真心想毁了爸,除非……”

    “翼岑,你在怀疑我?”秦语心紧张的反问。

    “昨天你的账户转出一笔钱,而这笔钱的受益人是一个叫阿猛的男,优,妈,你什么时候和这种人扯上关系?”景翼岑揭开她的秘密,表情也变得严厉起来。

    秦语心如雷轰顶,真相即将被拆穿。

    她心慌的解释,“翼岑,你一定要相信妈。”

    景翼岑失望的道:“妈,我很想信你,但你平时就讨厌灵犀,昨天灵犀被人绑架,我查了绑架灵犀的那辆车车主就是阿猛,妈,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说这一切只是巧合?”

    回来的路上,萧权已经查明了所有事情,他什么都清楚了。

    他没想到,昨晚的绑架事件真的是妈做的,所以今天早上的抓,奸一定另有目的。

    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他想让妈自己承认。

    秦语心被逼得无法,她已经没有为自己掩饰的借口。本来哭丧的脸色突然大变,变得凶恶起来。

    “翼岑,你居然为了顾灵犀来质问我,你的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吗?”

    “这是两码事,我只想问你为什么绑架灵犀,你绑架她又想做什么?”景翼岑大声怒道。

    “翼岑。那个顾灵犀有什么好?值得你为了她对我大吼大叫?”秦语心声嘶力竭的说道。

    景翼岑不耐烦的说道:“妈,既然你不说,那我也没办法替你向爸求情。”

    说着就要走。

    “翼岑,你别这样,妈说,妈说……”

    秦语心连忙拉住景翼岑,软言细语的说好话,“翼岑,你别怪妈心狠,妈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妈知道你喜欢安妮,所以妈这么做是为了成全你和安妮。”

    “所以你就找人绑架灵犀,意欲逼着她拍下那种片子,然后今天一大早带着记者去抓,奸,其实你真正想抓的人是灵犀,不是爸,是不是?”

    景翼岑的手心冒出了冷汗,这些猜测让他全身发冷。

    好毒的诡计,他没想到妈竟然会想到这么残忍卑劣的方法去对付顾灵犀。

    昨晚。她一定经历了世间最痛苦最可怕最绝望的事情,而他却在事发之后错怪了她。

    秦语心脸色苍白,真相被拆穿,她隐瞒不下去,硬气的承认,“是我做的又怎么样?我早就看不惯她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要不是她缠着你,你和安妮不会被世人瞧不起,安妮为了你受了那么多委屈,顾灵犀却在景家坐享其成,还想霸占景家的财产,她有什么资格成为景家的当家女主人?”

    看着秦语心凶神恶煞的表情,景翼岑突然觉得他不认识妈了,她看似慈爱,却以爱的名义,做出如此卑鄙的行径。

    他无法接受,更无法原谅。

    他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想和她说。

    景翼岑转身就走,秦语心伤心的拉住她,大哭,“翼岑,不要丢下妈,妈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啊,就算你不理解我,也不要对我这么绝情,你爸已经不要我了,难道你也不要妈了吗?”

    景翼岑不想听,他根本无法原谅自己有一个满腹诡计的妈。

    “放手。”

    “翼岑,妈错了,你不要怪妈心狠,妈错了还不行吗?”

    秦语心死命抱着景翼岑不放,生怕一撒手他就不见了,她现在就像漂泊在大海里垂死挣扎的人,景翼岑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景翼岑更加愤怒,大声吼道:“放手。”

    秦语心心里一哆嗦,她从来没见过景翼岑生这么大的气,她想,如果她不是他妈,估计他连掐死她的心都有。

    “翼岑,真的为了一个顾灵犀,连妈也不要了?”

    景翼岑愤怒的道:“你做这样的事情,就应该考虑后果,灵犀就算再不济,她也是我的妻子,你这样对她,万一事情如你所愿,你把我置于何地?把景家置于何地?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你为了我就可以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吗?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秦语心被训,如梦惊醒般的跪坐在地上。

    她终于意识到,她的一时冲动,真的可能毁了这个家,可是她只是想毁了顾灵犀,没想过后果会这么严重。

    “你现在最应该求的人是爸,事情闹得这么大,爸身为一个男人,被自己的妻子当着全世界人的面抓,奸,他丢的不仅仅是面子。更了丢了他的人格,你让他以后怎么面对世人面对这个家?”

    景翼岑一语惊醒梦中人。

    秦语心沉默不语,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有多过分。景睿那么好的脾气,忍了她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她的行为惹怒了他的底线,他也不会提出离婚。

    景翼岑无奈的看了地上的秦语心一眼,然后决然离去……

    离开景家之后,景翼岑打了顾灵犀的电话。

    电话打得通,却没人接听。

    景翼岑继续打,一直没人接听。

    他坐在车位上,想到自己在“回忆”酒吧对她说的那些话,受了他的冤枉和怀疑,她都没有为自己辩驳一句。

    也难怪她现在不想接他的电话。

    挂掉连线,突然有个电话打进来,是安妮的。

    景翼岑看着屏幕上安妮的照片略略失神。

    她回来这两天,景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被这些事情忙得焦头烂额,连和安妮见面都顾不上。

    电话响了很久就挂了,没过一秒,她又打了进来。

    景翼岑心烦意乱,没有心思去想儿女私情,将来电挂线,然后把手机丢在旁边的座椅上不再理会。

    ……

    酒店房间,安妮怔怔的盯着被挂断的未接提醒,心情沉入谷底。

    明明昨天他才离去,对她来说,却好像过了一年那么长,安妮越来越觉得不安,赶紧拨通了秦语心的电话。

    秦语心很久才接。

    “安妮。”

    秦语心的声音哽咽,安妮一听就觉得不对劲。

    “阿姨你怎么了?”

    “安妮,翼岑为了顾灵犀,他不要我了。”秦语心好不容易找人倾听,自然要大吐苦水。

    “发生什么事了?您是翼岑的妈妈,他怎么会不要你?”

    “他为了替顾灵犀出气不要我了,安妮,我虽然做错事,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和翼岑,你一定要帮帮我。”

    “阿姨你放心,等我见到翼岑,我一定向他求情,您就不要伤心了。”

    安妮又安慰了秦语心几句,挂完电话后,漂亮的脸蛋蒙上一层阴霾。

    早上的新闻她看了,虽然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但她相信秦语心一定做了什么对不起顾灵犀的事情,所以翼岑才会这么对秦语心。

    他为了一个顾灵犀连妈也不要,安妮自然有了危机感。

    她早就知道,她离开这段时间,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正如景翼岑对顾灵犀的态度,已经是一件决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安妮想到此,连忙拿起包包离开了酒店。

    ……

    顾灵犀坐在车内,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杜若谦闻声,淡淡的回眸看了一眼,然后说道:“是景翼岑?”

    “是。”

    “怎么不接?”

    顾灵犀没说话,默默的挂掉,关机。

    “杜先生,能麻烦你送我去医院吗?”

    “当然,哪个医院?”

    顾灵犀告诉了他地址,陆渊便按照地址将她送到医院门口。

    “杜先生,谢谢你。”

    下车后,顾灵犀感激的道。

    “举手之劳。再说我也只是顺路。”杜若谦笑了笑,问:“谁住院了?”

    “我弟弟。”

    杜若谦眉头轻颤,未免被她看出异样,不动声色的道:“原来是你弟弟,那我应当去看看他。”

    杜若谦自作主张的准备走,顾灵犀喊他,“杜先生,这……太麻烦你了。”

    “没什么麻烦的,既然是你弟弟,自然也是我的朋友,灵儿,你不会拒绝吧。”

    杜若谦被她拒绝多次,所以这次先入为主。

    顾灵犀愣了一下,看着他一片好心的笑容,连拒绝都说不出口。

    “好吧。”

    顾灵犀答应,杜若谦笑容满面,阳光正好撒在他的脸上,让他的笑容更加阳光。

    两人结伴而行,杜若谦突然停住脚步,想到什么似的回头,“对了灵儿,我第一次去探望你弟弟,总不能空手而去,要不你先走,我去买束鲜花。”

    “杜先生……”

    顾灵犀话还没说完,杜若谦就已经上车了。

    看着车子渐行渐远,顾灵犀无奈的摇摇头,最后一个人去了住院部。

    杜若谦坐在车内,陆渊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说道:“杜先生,您似乎对顾小姐很特别。”

    “怎么这么说?”

    “您不仅对顾小姐特别关心,就连她的弟弟,您似乎也……”

    陆渊不敢多言,因为他很少去揣测杜若谦的心思,也是他的身份不允许他多加猜测。

    杜若谦没怪他,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情,你只管管好自己的嘴巴就够了。”

    陆渊知道自己惹了他,自然不敢再说,专心开车。

    到了附近的花店,杜若谦下车去买花。没想到刚走到门口,便看到景翼岑也在里面买花。

    杜若谦没想到世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让这场毫无预期的见面变得不可思议。

    也许是男人敏锐的直觉预感到身旁同样强大的气场,景翼岑也看到了杜若谦。

    虽然素未谋面,但是这个男人优雅的姿态和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令他很快就联想到萧权发给他的资料,杜若谦和照片相比,更增添了几分淡然随意,景翼岑的眼眸瞬间阴鸷可怕的看着他。

    杜若谦淡笑,上前伸手,“没想到在这里见到景总,真是幸会。”

    景翼岑不理会他的友好,冷声道:“你怎么在这里?”

    杜若谦随意的将手收回来,明知故问,“我来附近的医院探望一个朋友,顺便过来买束鲜花,景总也是来探望朋友的?”

    “你不需要知道。”景翼岑对他的敌意很深,冷酷的道:“杜若谦,我警告你离灵犀远一点。”

    若是旁人,早就被景翼岑的气势吓得不敢多言,杜若谦却神色如常,满不在乎的说道:“景总,你是在威胁我吗?”

    “你知道就好。”景翼岑冷嗤。

    “景总既知我的身份,应该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被人随意威胁的人。”他的表情虽然柔和,语气却多了分凌厉。

    景翼岑并不畏惧。

    旗鼓相当的两个男人,言语之间便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两人更是遇强则强,气势上不甘示弱。

    “杜若谦,我不管你来南城有什么目的,在南城这片土地上,没有人敢和我景翼岑作对,既然你先动手,我自然不客气。”

    杜若谦心知肚明,他陷害秦语心和景睿的丑闻,迟早有一天被他察觉出来。

    他等着这一天,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杜若谦早已有了心理准备,淡然处之的道:“景总,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打算隐瞒,昨晚灵犀发生什么。想必你也清楚了,你的母亲如此对待自己的儿媳妇,身为丈夫的你知道这件事情,不知是什么心情。”

    “这是我们两夫妻的事情,与你无关。”景翼岑怒视他,大声说道。

    “夫妻?”

    杜若谦觉得可笑,“你若把灵儿当你的妻子,就不该在晚宴上丢下她,让她成为众矢之的,害她被人误解。”

    “那也不关你的事。”景翼岑忍无可忍,特别是听到“灵儿”两个字,心里就来气。

    “杜若谦,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我已经查了你的资料,杜家在江城的势力遍布,杜老先生又是军区司令,自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你别忘了,这里是南城。是景家的势力范围,你想搞动作,也要看看对手是谁,我有很多种方法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你客死异乡。”

    景翼岑步步逼近,气势汹汹的盯着他。

    杜若谦眉头都没有跳一下,依旧淡定自若的微笑,“景总,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不过,我偏偏喜欢多管闲事,特别是灵儿的事,我管定了。”

    景翼岑威胁没用,气得青筋暴起,恨不得与他打一架。

    杜若谦却没空与他交锋,直接走到花店里选花。

    他在花店里环顾了一下,终于选中了一束花。

    “替我包起来。”

    “好的先生。”

    店长额头冒汗,脸上却陪着笑脸,刚才她站在旁边,感受到两个强大的男人对峙,生怕两人打起来。现在有一个选好了花,她巴不得快点替他包好了把他送走。

    “先生,包好了,一共是88块钱。”店长战战兢兢的将一束紫花交到杜若谦的手里。

    杜若谦拿出一张百元红钞,随和的放在桌子上,“不用找了。”

    然后,抱着花离开了。

    “谢谢先生,先生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杜若谦走后,店长见还有一个随时会引爆的男人站在店里,而且这一个比刚才那个更难对付,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先生,请问您需要挑选什么花?”

    “刚才他挑的是什么花?”

    店长自信的介绍,“那位先生挑选的是桔梗花,桔梗花宁静高雅,花色娇而不艳,蓝中带紫,紫中带蓝,给人幽雅,清贵的感觉,桔梗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是象征着爱情的花。”

    店长的声音越来越小,怎么感觉眼前的男人脸色越来越黑呢?难道她说错什么了吗?

    “哼,别有用心。”

    景翼岑不屑的冷哧,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店长,“我要去探病,什么花最合适?”

    “先生是要送给什么人?”

    景翼岑想了想,说道:“小舅子。”

    说到花上,店长眉飞色舞的介绍了很多种花,景翼岑最终挑选了一束比杜若谦那束大了一倍的大花篮,各种新鲜的花插在漂亮的花篮上,价格也翻了好几倍。

    ……

    顾灵犀到了医院,在高阳那里得知昨晚因为担心她的安危,顾灵均一夜未眠的事情,连忙跑到病房去看他。

    顾灵均坐在床上,看上去很疲惫,可是他死命睁着眼睛,即使再困也在坚持,顾灵犀一下子心疼的跑过去。

    “灵均。你怎么这么折磨自己?你是存心让姐姐替你担心是不是?”

    顾灵犀一边跑一边责备。

    顾灵均精神有些恍惚,一见顾灵犀,眼睛都亮了。

    “姐姐。”

    刚一喊出来,顾灵均就喉咙哽咽,眼泪汹涌而来。

    “对不起,姐姐,昨天我不该说那样的话,都是我不好,你别生我的气。”

    顾灵犀眼睛湿润,抱着他欣慰的道:“灵均,姐姐没怪你,你不必自责。”

    这种时候,顾灵犀都不怪他,令他对昨天那些气话感到愧疚。

    “姐姐,我以后不会了,再也不会了。”顾灵均一边哭一边保证。

    顾灵犀心里暖暖的,只要弟弟还在乎她这个姐姐,就算让她承受再多伤害,她也甘愿。

    “灵均,姐姐说过多少次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你都这么大了还好意思哭。”

    顾灵犀嘲笑他,实际上是安慰他,顾灵均噗嗤一下笑出来,“姐,我高兴,再说了这里没人,在姐姐面前哭不丢人。”

    一旁的高阳听着就不乐意了,一双手环住肩膀,没好气的说道:“灵均,难道我不是人啊,你个没良心的,昨天是谁在我面前哭鼻子求着我去找灵犀来着,现在有了姐姐忘了我是吧,真是好心没好报。”

    顾灵均调皮的朝她吐舌头,“你是母夜叉,嘿嘿嘿……”

    “你个死灵均,坏灵均,白眼狼……”高阳气得大骂,奈何自己有脚伤。就算走过去打他也需要精力和时间。

    顾灵犀回头,见高阳也是一脸疲惫,感激不尽的说道:“高阳,谢谢你照顾灵均。”

    “别说这么见外的话,你这样我不高兴了。”高阳努努嘴,装作生气的样子。

    顾灵犀默默的弯起嘴角,哪怕昨晚发生那么可怕的事情,此刻却能和最亲的人最好的朋友在一起,这辈子也值了。

    “灵犀,你的脸怎么了?”高阳发现顾灵犀脸上有伤,虽然不明显,但是淤青却容易认出来,特别是额头有一块结了痂的伤痕,令她很担心。

    顾灵均一听,连忙看着顾灵犀的脸,果然看到她一脸的伤。

    心里一紧,连忙拉着顾灵犀的手紧张的问:“姐,你怎么了?是不是爸又打你了?”

    “灵均你别担心,不是爸,是……我自己摔跤了,地太滑,一时没注意。”

    顾灵均不是三岁小孩,那么容易糊弄。

    “姐,你不要骗我了,是不是爸?如果他再打你,我……”

    “你怎样?难道你还想一刀子冲过去?灵均,那天你太冲动了,还好没有什么事,万一你出事了,姐姐可怎么活?而且,因为你的冲动,翼岑的手恐怕这辈子都留下一道疤了。”

    想到他的手,顾灵犀的愧疚感袭上心头,虽然他误会她,怀疑她,但不可否认在这件事情上她是真心的感激他。

    顾灵均被训得嘴巴一嘟,委屈的说道:“以后不会了。”

    “对了灵犀,昨天你走后,总裁急急忙忙去找你了,他找到你了吗?”高阳插了一句。

    “他有去找我?”顾灵犀惊讶。

    “可不是。昨天你前脚刚走,总裁就来了,一听说你跑出去了,总裁就跟出去了。”

    见顾灵犀一脸不置信的表情,高阳心如明镜。“灵犀,昨晚你不会又让总裁找了你一夜吧?”

    又这个字,让顾灵犀心里一紧。

    他会找自己,会担心自己吗?

    一大早他就在酒店电梯口撞到他,如果不是他找了她一夜,他不会那么巧合的出现在那里。

    心里,渐渐的涌现出一丝细微的感觉来,有些心酸。

    ……

    三个人其乐融融的又聊了一些别的话题,正高兴,杜若谦突然抱着一束鲜艳的紫花走进来。

    “我没有打扰大家的雅兴吧。”他优雅的走过来,在大家惊讶又疑惑的眼神中走过来。

    顾灵犀反应超快,站起来走到杜若谦身边,隆重的介绍,“高阳,灵均,这位是杜若谦,若谦,这是我的好朋友高阳,这是我弟弟顾灵均。”

    “你好,我是若谦,是灵儿的朋友。”杜若谦礼貌的向高阳伸手。

    高阳虽然不花痴,不过眼前的这位男士也太帅了吧,而且他这么有礼貌,虽然总裁也有一张人神共愤的脸,但他是那种高高在上不容人亵渎又遥不可及的,眼前的杜若谦却近在咫尺,又友好的伸手和她握手,简直让人心花怒放。

    “啊哈,我叫高阳,你好你好……”平时大大咧咧的高阳有些激动,特别是与他握手,别提有多小心翼翼。

    顾灵均见高阳这么花痴,刚才还笑容满面的脸色突然就冷下来。

    杜若谦又朝着他伸手,“灵均,听说你病了,我特意来看看你,这是送给你的鲜花,希望你喜欢。”

    顾灵均看了一眼那束花,不高兴的说道:“我看你不是送给我的,是送给我姐的吧。”

    “灵均。”顾灵犀低声呵斥,“不许这么没礼貌。”

    顾灵均嘟嘴,不服气的低头,不伸手也不接花。

    杜若谦顿了一下,自己将手收回去,然后将花放在旁边。

    顾灵犀的目光随着那束紫花而去,看着那些漂亮的桔梗花,略略失神……

    “灵犀,灵犀……”

    高阳用肩膀推了推顾灵犀,顾灵犀看着花,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啊?”

    她回头,见大家都看着自己,连忙将目光从花上收回来。

    “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

    “哎,灵犀,你昨天说的那位萍水相逢的杜先生,不会就是这位杜先生吧。”高阳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问道。

    顾灵犀神色慌张,生怕被她看出什么。连忙站起来走到开水瓶旁边。

    “若谦。你先坐,我给你倒杯水。”

    “不用这么客气。”杜若谦微笑。

    顾灵犀却摇了摇手里的开水瓶,“没水了,我去接水。”

    杜若谦还想说什么,顾灵犀已经一溜烟的跑了。

    房间里只剩下顾灵均,高阳和杜若谦,高阳看着对面坐着一个这么帅的男人,哪里坐的住,眼睛时不时去喵杜若谦,有时候和杜若谦眼神交汇,高阳就忍不住呵呵傻笑。

    顾灵均看着一左一右的两个人,别提多生气。

    “杜先生,你和灵犀什么时候认识的?以前怎么没见过?”高阳善于主动出击,先开口打破尴尬的气氛。

    杜若谦想了想,“前天晚上。”

    “你们才认识48小时?”高阳的逻辑思维还是挺强的。

    杜若谦点头,“是的。”

    “灵犀果然是神速,这么快就把你带给我们认识。”高阳突然想到什么,严肃的说道:“我听灵犀说前天晚上是你收留了她,你们不会……”

    “高小姐,我和灵儿是好朋友,而且我很欣赏灵儿的个性,只要她需要我,我会不遗余力的帮助她。”杜若谦诚恳的说道。

    “哼,只怕你是别有用心吧。”顾灵均冷不丁讽刺的道。

    “灵均,你说什么呢,杜先生一看就是人中龙凤,我看你是嫉妒他。”高阳护着杜若谦道。

    顾灵均气得嘴巴噘得老高,更加不爽高阳对他和对杜若谦天差地别的态度。低声嘟囔,“他要不是知道我姐最喜欢的花是桔梗花,怎么会买桔梗花来看我,摆明了是借花献佛,别有用心。”

    杜若谦,“……”

    高阳见杜若谦不语,气氛也有些怪异,忍不住一拍顾灵均的头,“死灵均,怎么说话呢,杜先生来看你也是看在你姐的面子上,就算买了你姐最喜欢的花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吃你姐的醋?”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房间内,高阳和顾灵均又打闹起来,倒把杜若谦晾在一旁了。

    病房外,景翼岑抱着一束大花篮,整张脸冷得像千年寒冰。

    “桔梗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是象征着爱情的花。”店长的话在耳边回响,重重的击在景翼岑心头。

    原来,桔梗花是顾灵犀最喜欢的花。

    而且,它的花语是永恒的爱,可想而知杜若谦的心思有多明显。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花篮,觉得怎么看怎么厌恶,最后将它扔在垃圾桶里愤然离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