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76章 景翼岑,你不珍惜的人,自有人视若珍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6章 景翼岑,你不珍惜的人,自有人视若珍宝!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打开水龙头,将开水瓶放在接水口,瓶里的热气升腾,蒙上她的眼睛,将回忆一幕幕重现……

    ……

    他们从小就认识,从幼儿园开始,她就是他的小跟班,班里的小朋友欺负她,他总是会第一个冲出来把那些欺负她的小男孩打得屁滚尿流.

    读小学,她成绩跟不上,他特意留级一年与她同班,只为了和她一起学习。

    初中,他开始调皮不带课本,她会把自己的书悄悄的塞在抽屉,只为了和他一起罚站。

    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比亲兄妹还亲。

    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时节。

    学校组织郊游,满山遍地的花盛开在绿色的草丛里,她玩得太尽兴,忘了自己已经脱离队伍,直到天黑,她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个山头,同学们早已不见踪影,她吓得大哭,不小心还摔了一跤。

    是他在她最害怕的时候出现,替她包扎伤口,给她讲故事驱赶她的害怕。

    那一年,她十七,他十八,正是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的年纪。

    那一夜,在经历过害怕和绝望之后,他的出现无疑是点亮她生命的一盏明灯。

    她和他躺在紫色的桔梗花丛里,看着天上的月光,有些情感悄悄的在心底蔓延……

    “昊谦,长大后你娶我好不好?”

    她看着月光,眼睛比月光还明亮。

    他一愣,不知所措的翻身趴在她的身上。“灵儿,你终于明白了吗?”

    她也愣住了,他看到他的眼睛比自己还要明亮,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耀眼。

    “傻瓜,我在等你长大。”

    然后,他低头吻了她。

    那是她的初吻。甜甜的,软软的,就像一片桔梗花丛一样香香的。

    传说,桔梗花开代表幸福降临,那一晚,她的幸福开花了,就像满山遍地的桔梗花一样鲜艳无比。

    ……

    “啊!”

    顾灵犀感觉手指疼痛,从回忆里出来才发现开水瓶已经满了,自己的手指也烫伤了。

    忍着疼痛,顾灵犀手忙脚乱的关了水龙头,提着开水瓶准备回去。

    没走几步,她就感觉有一股力量将她拖到墙角,背部狠狠地撞击在开水房温热的墙上,后脑勺也撞得晕晕的。

    手里的开水瓶应声倒地。开水四溅,流了一地。

    “啊,救命。”

    顾灵犀本能的呼救,身体也开始挣扎,可是她用了所有的力量都动不了。

    一个冷酷的声音从头顶从天而降。

    “顾灵犀,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放开我……痛。”

    顾灵犀闭着眼睛,忍受着小腿被开水烫伤的痛楚,加上身体被狠狠地抱住,就好像突然被绳子捆绑住一样挤压着她的五脏六腑,让她难以呼吸。

    “顾灵犀,没想到你是这么水,性,杨,花的女人。口口声声说你和杜若谦没关系,实际上你们暗,度,陈,仓很久了吧,亏你表面上清纯,私底下竟然这么放,荡……”

    “景翼岑!”

    顾灵犀忍受着身体和心理上的折磨,忍不可忍的大吼一声,“你这个疯子,放开我。”

    景翼岑一双眼猩红,如月圆夜的狼人一样充满了危险,他冷笑,“顾灵犀,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杜若谦都知道你喜欢桔梗花,你说你们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

    “不关你的事,放手。”顾灵犀痛得快哭了,特别是小腿,她可以确定现在开始起水泡了。

    景翼岑怒不可遏的用一只手伸入她的衣服,蛮横的去扯她身后的扣子。

    “不要这样。”顾灵犀惊慌。

    “怎样?”景翼岑明知故问,“连续两晚你们都在一起,难道这些事情你们不是已经做了很多遍吗?”

    “无耻!”

    顾灵犀哭着大骂,“放开我,混蛋!”

    景翼岑一点都不怜惜,轻而易举的将她的内,衣野蛮的扯了下来。

    “啊!”

    胸,部突然解放,她如受惊的小鹿一样尖叫出声。

    他低头,不顾她的意愿,突然将她的衣服掀开,吻上去……

    “啊,不要,不要在这里……混蛋……放开我。”

    顾灵犀浑身发抖,害怕和屈辱如潮水一样席卷而来,她放声大哭,害怕他的动作,害怕那种陌生又刺激的感觉。

    她不敢哭,更不敢叫,开水房人来人往,她害怕有人进来看到这么荒唐的一幕……

    她好恨,他怎么能在这里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

    ……

    “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音色也因为震惊有些发抖。

    这个声音熟悉得令景翼岑停止了疯狂的动作,背部一僵,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突然像烫手山芋一样把顾灵犀往旁边一推。

    顾灵犀再一次受到撞击,头部更痛了。

    景翼岑回头,便看到开水房门口,安妮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

    “安妮。”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头顶好像被人重重敲了一下,心乱如麻。

    他低头看了一眼顾灵犀痛苦的倒在地上,看着她凌乱的衣服,一下子清醒过来。

    刚才,他干了什么?

    “你不用解释,我都看到了,翼岑,你骗我,你一直在骗我……你早就爱上她了……你还在骗我……”

    安妮伤心欲绝的转身跑了出去,迎面却撞上了杜若谦。

    安妮站稳后不顾一切的跑出去,景翼岑正要追,看到杜若谦从外面进来,怒火一下子攻上心头。

    “你来干什么?”他大吼。

    杜若谦看到地上的顾灵犀,立即变色,“我还想问你,你在干什么?你这个混蛋。”

    杜若谦一改君子风度,突然冲过来一拳打在景翼岑的脸上,景翼岑没有防备,高大的身体倒栽在湿滑的地上。

    杜若谦不理会景翼岑,冲到顾灵犀的身边,将自己的西装脱下来把她包裹住。

    “灵儿,没事了,没事了。”

    他将她抱在怀里,像安慰小孩一样轻拍她的背。

    “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他一字一句的咬着牙,仿佛在说给景翼岑听。

    顾灵犀在他的怀里委屈的大哭,“若谦,我好疼,好疼啊……”

    杜若谦看向她的腿,本来白皙修长的腿上,从膝盖到脚踝的位置全被开水烫红了,透明的水泡一个个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

    旁边,被打碎的开水瓶还在不断的往外冒着热水,源源不绝的将她的脚掌浸泡。

    杜若谦不忍心看下去,那么烫的水。她该有多痛。

    杜若谦片刻也不想呆,连忙抱着她起来往外冲。

    景翼岑狼狈的从地上起来,擦掉嘴角的血迹,正准备跟出去,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是安妮打过来的。

    景翼岑想到安妮难过的样子,正好也想解释,于是接通了。

    “是景先生吗?”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

    “是我。”他有些紧张的回应。

    “是这样的,我是医院的大夫,你的朋友刚才从楼梯上摔下来,现在情况非常危险,事关重大,请你立刻过来一趟。”

    挂了电话,景翼岑如雷轰顶,再也顾不得顾灵犀。连忙朝急救室跑去。

    急救室的红灯亮着,景翼岑站在外面焦急等待,心情烦躁得想砸墙。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好好的两个女人,一个腿烫伤,一个从楼梯上摔下去生死未卜,他怎么让事情变得如此糟糕?

    该死。

    他真该死。

    秦语心闻训匆匆赶来,见景翼岑守在外面,焦急的问,“翼岑,安妮怎么了?”

    “妈,你冷静一点,安妮现在在急救,暂时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秦语心追问。

    景翼岑很自责,如果他刚才追出去,会不会就避免了这件事情发生?

    “翼岑,你说话啊,安妮不是一直在酒店好好的吗?她怎么会来医院?是不是顾灵犀约她出来的?这件事是不是和顾灵犀有关?”

    秦语心连珠带炮的把矛头指着顾灵犀,景翼岑不耐烦的说道:“不关灵犀的事,妈你不要胡思乱想。”

    “我怎么胡思乱想了?翼岑,到现在你还护着顾灵犀,我问你,你心里是不是有了顾灵犀就忘了安妮?”

    秦语心的质问让景翼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的心好乱,一边是顾灵犀,一边是安妮,他不知道自己何时把两个人放在了同等的位置,让他心里的天平摇摆不定。

    他恨这样的自己。

    他怎么能同时对两个女人上心?

    他明明爱的人是安妮,可是,当他看到顾灵犀和杜若谦在一起,心里就嫉妒得要发疯,刚才在开水房,他也只是情不自禁,任由自己的妒火蔓延,失去理智,才让这一切发生。

    他很后悔,有生之年他从来没有这么后悔过。

    秦语心见景翼岑很痛苦的捂着脑袋,即使再想说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耐心的等待了半个小时,急救室的门终于开了。

    秦语心和景翼岑赶紧围过去。

    “医生,安妮怎么样了?”

    医生栽下口罩,严肃的说道:“血已经止住了,不过……”

    “不过什么?”秦语心急忙追问。

    景翼岑的心也跟着一提,紧张的屏住呼吸。

    “安小姐骨折了。虽然已经替她接了骨头。但是她的右腿小腿被地上的玻璃划了一道十厘米的伤口,缝了二十多针,需要卧床休息一段时间。”

    “缝针?”秦语心脸色一白,“医生,那会不会留疤?”

    “缝针了当然会留疤。”医生如实说道。

    秦语心急了,“不行啊医生,安妮是超模,她的腿就是她的资本,她怎么能留疤呢?医生,你怎么能给她缝针呢?这不等于是毁了她的事业吗?”

    医生不满的反驳,“都什么时候了,是命重要还是事业重要?如果不是她的小腿划得太深,我们也可以有其他办法让安小姐不留疤痕,但是她的伤实在太严重了,不缝针只会让她的血越流越多……”

    医生最后的话,景翼岑再也听不下去了。

    心里,突然变得空白,什么也听不见看不到,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安妮醒来发现自己的腿留疤了,事业遭受打击,她一定会崩溃。

    ……

    医院另一边。

    杜若谦抱着顾灵犀冲到门诊,惹来不小的骚动。

    “医生,医生,快帮忙看看她的伤。”

    杜若谦失去了平日的稳重,心急如焚的将顾灵犀放在检查室的病床上。

    他的额头沁出一层薄薄的汗,眼眶也因为焦急而湿润了。

    “疼……我疼……”

    顾灵犀闭着眼睛,眼圈都湿了,泪水抑制不住的往外流,一双手紧紧抓着杜若谦的手臂,指甲深入他的肉里,咬牙坚持着。

    “别怕,有我,灵儿,你不会有事,我不会让你有事……”

    他喃喃的在她耳边安慰,虽然她听不进去,至少他会陪着她一起。

    医生匆匆进来,一见顾灵犀的小腿红肿一片,特别是那些水泡,看着真是触目惊心。

    “怎么弄成这样?”

    医生的眼神带着怜悯和慈悲,一边带手套一边对杜若谦说道:“这位先生。麻烦你出去一下,这里交给我们。”

    杜若谦不放手,“我就在这里陪着她。”

    医生摇摇头,没有勉强,“那好吧,你抱着她,或许能给她一点安慰,这腿烫得这么严重,待会上药得受不少罪,哎……真是可怜。”

    杜若谦心里跟着她的喊声一起痛,随着每一次上药,顾灵犀的叫声越发惨烈。

    “若谦……我好疼……好疼啊呜呜……”

    顾灵犀受不了了,本就烫伤的地方就又痒又痛,现在上药。简直是在伤口上撒盐一样痛苦。

    “若谦……若谦……”

    “我在。”

    杜若谦心疼的将她搂得更紧,“你不要担心,有我陪着你。”

    “别……别让灵均……知道……”她强忍着痛楚,咬着牙断断续续的说着。

    杜若谦更加心疼她,都这种时候了,她还惦记着别人。

    “我答应你,灵儿。”

    杜若谦心里酸酸的,她这么让人心疼的女孩,景翼岑怎么能这么无情的对她?

    他害她这么痛苦,他又在哪?

    想到这些,杜若谦就恨不能杀了他。

    “不行,病人太痛苦了,小红,快去拿条毛巾过来,不能让她咬到自己的舌头。”医生突然说道。

    叫小红的护士连忙出去找毛巾,过了一会急急忙忙的跑进来,“主任,毛……毛巾没有了。”

    “你不会去找别的东西替代吗?纱布也成啊,快点。”主任医生恨铁不成钢的训斥。

    小红又慌不择路的跑出去,这时,医生突然大惊,“快……不能让她咬。”

    杜若谦低头一看,只见顾灵犀刚才还张嘴大喊的嘴巴突然一合,杜若谦心一急,连忙把自己的手臂放到她的唇上。

    顾灵犀张口咬了下去,杜若谦感觉一阵刺痛从她的齿间传来,深入骨髓……

    他微皱了一下眉头,却没有动。更没有发出声音。

    医生简直被杜若谦的忍耐和毅力惊呆了。

    “快点,上药。”

    杜若谦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医生不敢耽误,连忙给顾灵犀上药。

    医生的动作很快,帮顾灵犀上完药之后,顾灵犀也因为疼痛晕厥过去。

    医生擦了一下额头冒出的汗水,看着杜若谦依旧抱着顾灵犀没动,手也放在她的嘴边,有血流从顾灵犀的嘴角流出来。

    “先生,你把她放下吧,你的手需要处理。”医生好心的说道。

    杜若谦确定顾灵犀不会醒来,轻轻的掰开她的两瓣唇,将自己的手臂从她的嘴里缓缓拿出来。

    他的手臂上,一个椭圆形的齿印规规整整的印在上面,红色的血液也顺着手臂流下来……

    他这才感觉伤口很痛,可是这些痛苦,和她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杜若谦暗暗发誓,以后,他决不允许景翼岑再伤害她。

    杜若谦将顾灵犀安排好了病房后,高阳急急忙忙赶回来,一见她昏迷,急得追问,“杜先生,灵犀她怎么了?”

    “出了点意外,灵儿的腿烫伤了,已经上过药了。”

    “好好的怎么会烫伤?那她怎么还没醒?”高阳急道。

    “她痛晕过去了,应该很快就醒了。”杜若谦想到顾灵犀的叮嘱,对高阳说道:“对了高小姐。能不能麻烦你和灵均说一声,灵儿最不放心的就是灵均。”

    高阳会意,“我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肯定不想让灵均知道的,刚才灵犀出去那么久还不回来,灵均催我来找你们,我现在得回去了,免得灵均生疑。”

    “谢谢高小姐。”

    高阳淡淡一笑,“不客气,灵犀就麻烦你了,有什么事我们电话联系。”

    两人交换了号码,高阳才放心的离开了病房。

    ……

    秦语心和景翼岑守护在安妮病床前,安妮还未醒。景翼岑坐了一会,突然站起来准备走。

    “去哪儿?”

    秦语心严厉的叫住他,“安妮生死未卜,你不好好守在她身边,你打算去哪?”

    景翼岑回头,看到安妮苍白的脸色,低声道:“我出去一下。”

    “你是自己有事,还是去找顾灵犀?”

    “妈。”

    景翼岑不耐烦的抬高了音调,“安妮已经脱离了危险,这里有你就可以了,我有点事,去去就回来。”

    “翼岑……”

    不等秦语心说话,景翼岑就离开了。

    出来后,景翼岑直奔顾灵均病房的方向。

    这一路他心急如焚。脑海里全是顾灵犀被烫伤的脚,自责感占据了他所有的思维。

    他强行抱住她的时候,明知道开水瓶摔了,他失去理智没有及时放手,眼睁睁的让她那么痛苦,他还那么对她,如今想想,自己真是死一万次都不够向她道歉的。

    他不知道她现在情况如何,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只好先去找顾灵均,也许他知道情况。

    还没到病房,迎面就看到高阳一瘸一拐的走过来。

    “高阳。”

    高阳也看到了景翼岑,高兴的直奔过来,“总裁,灵犀昏迷不醒,你怎么还在这里?”

    景翼岑一阵心慌,急得问道:“灵犀在哪里?”

    “在601……”

    高阳还没说完,景翼岑就像一阵风一样从她身旁掠过。

    一路狂奔,景翼岑终于来到601,他站在门口,刚才还迫不及待的心情一下子定下来。

    他停下脚步,突然没有勇气推门进去。

    他害怕见到她,害怕看到她的伤,害怕她醒来之后不愿意见到自己。

    他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的事情,突然全部从脑海里蹦出来,让他失去了勇气去面对。

    他正犹豫,病房门突然开了。

    杜若谦从里面走出来。

    门里门外,两个男人四目相对,如电光火石的碰撞,火药味浓烈。

    “景翼岑,你居然还敢来。”杜若谦一改往日的风格,语气变得尖锐,表情也气势汹汹的看着他。

    景翼岑的表情同样气势逼人,“杜若谦,你对我的妻子未免太用心了,我来探望灵犀,关你什么事?”

    景翼岑打算进去,杜若谦的身形堵在他的面前。

    “你什么意思?”景翼岑冷冷的说道。

    “没什么意思,灵儿昏迷了,就算她醒了,她也不愿见你。”

    “杜若谦,你凭什么替她做决定?”景翼岑怒不可遏的说道。

    杜若谦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讥讽道:“就凭,灵儿躺在这里是谁造成的,所有人都可以来探望灵儿,只有你,没资格!”

    景翼岑心里一颤,那些冲动的画面再一次倾袭他的脑海,提醒着他自己所做的事情。

    是啊,伤害已经造成,他有什么资格来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灵犀的情况怎么样?”

    他终于软了语气,只想知道里面的情况,就算不能见到她,至少知道她平安无事。

    杜若谦语气冰冷,毫不留情的说道:“景翼岑,你现在知道关心她了,刚才她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你在哪?恐怕你陪在另一个女人身边吧,既然你心里有人,为何要去招惹灵儿?让她承受不必要的伤害?”

    “景翼岑,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你不珍惜的人,自有人视若珍宝,请你以后不要再伤害她,要不然,我会不客气。”

    杜若谦的警告字字警示,景翼岑却没有底气去反驳他。

    伤害已经造成,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

    “好好照顾她,等她醒来,告诉我一声。”景翼岑默默的走了。

    他的背影那么落寞,杜若谦看在眼里。只有蔑视。

    房间里传来咳嗽声,杜若谦心一紧,连忙转身回到病床边。

    顾灵犀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一双手撑着无力的坐起来。

    “灵儿你不要动,要什么跟我说一声。”杜若谦温柔的扶着她,然后在她的背后多加了一个枕头。

    等她躺好之后,杜若谦又递过来一杯温水,顾灵犀喝了一口便不想喝了。

    “刚才谁在外面?”顾灵犀好奇的问。

    杜若谦看着她苍白的脸,想到她所受的罪,心里就萌生出一丝恨意。

    “是护士来查房。”他面不改色的说道。

    顾灵犀美眸流转,一丝失望掩藏在心底。

    “灵均呢?”

    “他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高小姐去安抚了。”

    顾灵犀露出一丝放心的笑容,“谢谢你。若谦。”

    “你不用对我客气,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养好身体,医生说你的伤虽然严重,好在只是外伤,修养几天就能下床了。”

    顾灵犀低头看着自己缠满绷带的腿,虽然现在不痛了,但是时而会有些痒,应该是药效的作用。

    “这几天麻烦你和高阳了,我不便露面,灵均怕是会怀疑。”她有些担心的说道。

    “你放心吧,现在最要紧的是你自己,你好好养伤,其他的都不要想,明白吗?”

    杜若谦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关心的叮嘱她。

    顾灵犀看着他的眼神,觉得他的眼睛好温暖,让她心里不再那么难过。

    不经意间,她看到他缠了一圈绷带的手臂。

    有些记忆在脑海里一闪而过,顾灵犀想到自己当时因为痛苦而咬了他的手臂,不知道他的伤势如何。

    “你的手没事吧?”她看着那块绷带的地方,关心的询问。

    杜若谦将手举起来看了一眼,并不在意,“没事,你不用担心。”

    顾灵犀不放心,她知道自己在那么痛苦的情况下肯定是不分轻重的。

    “让我看看。”

    顾灵犀伸手,将他的手拉过来,杜若谦不让,“只是皮外伤。与你相比,这只是小巫见大巫。”

    他打趣的话语让她脸上的愁云散去。

    虽然认识他的时间那么短,可是这两天,他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每一件都让她感动,经历过刚才的事情,她更加确定,她再也无法忽视他对自己的关心。

    “若谦,真的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些。”她再一次真诚的道谢。

    杜若谦却突然靠过来,一双手撑在她的双腿两侧,低头认真的看着她。

    “灵儿,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他的眼神格外深情,令她心慌。

    她怔怔的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好似有一种魔力,让她移不开视线。

    她看到一双深邃的眼眸深处,有着她熟悉的温柔多情,她仿佛看到心里怀念的那个人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让她的心终于柔软的陷入他的柔情里……

    “灵儿。”杜若谦情不自禁的念着她的名字,突然将她抱住。

    大掌按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脸深深的埋入他的胸膛……

    这个拥抱温暖得让她哭泣,她的心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将伪装的坚强通通抛到脑后,只想在他的怀里大哭一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