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77章 若谦,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7章 若谦,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景翼岑从顾灵犀那里离开不久,秦语心就打电话过来了。 .

    景翼岑接了电话,“妈。”

    “翼岑你去哪了,你快回来,安妮醒了知道自己腿上有伤就寻死觅活的,你赶紧回来劝劝她呀。”秦语心的语气显得很焦急。

    景翼岑心慌,“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景翼岑快速朝着安妮的病房跑去,还没有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

    景翼岑加快脚步跑进病房,看到秦语心担忧的站在病房门口,地上到处都是枕头套和棉花,还有破碎的水杯和一地的水果,可想而知刚才发生了什么。

    三个护士一起按住病床上的安妮,手忙脚乱的弄了半天,都无法让安妮安静下来。

    安妮披头散发,嘴里念念有词,“放开我,放开我。”

    “安妮怎么了?”景翼岑上前问秦语心。

    秦语心回头,见是景翼岑,眼眸一喜,拉着景翼岑说道:“翼岑你总算来了,刚才安妮醒后知道自己的腿受伤了,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连我的话也听不进去,这不准备给她打镇定剂,可她情绪不稳,没人拉的住她,正好你来了,快点过去帮忙。”

    景翼岑二话不说,立马上前,帮着护士们一起抱住安妮。

    “安妮,是我,我是翼岑,你醒醒……”景翼岑担心的呼唤她,希望她能恢复理智。

    安妮不为所动,仍然疯了一样胡乱挥舞着自己的双手,崩溃的大喊大叫,“你骗我。翼岑不要我了……他爱上别人了,他不会回来了……”

    听着她崩溃的呐喊,景翼岑很心疼,也很自责。

    他继续抱着安妮安慰,“安妮,我在这里,我没有不要你,我回来了……”

    也许安妮听到了景翼岑的呼唤,她渐渐安静下来,护士见准时机,突然给她扎了一针,安妮立刻眼一闭,再一次昏死过去。

    “安妮。安妮……”景翼岑不断呼喊,安妮却没有反应。

    护士制止他,“病人刚打了镇定剂,现在让她好好休息!等她醒后,千万不要再刺激她了。”

    说完便离开了病房。

    景翼岑守在床边,默默的看着安妮昏死过去的样子,她的脸上全是泪水,头发粘着她精致的脸蛋,看上去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景翼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安妮,在他心里,她一直是光彩夺目的,特别是她走在T台上的那份自信和风度,曾经无数次的让自己着迷。

    他何曾看过她这么落寞的样子?

    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翼岑,到现在你还打算瞒着我吗?安妮变成这个样子,是不是和顾灵犀有关?”秦语心愤怒的上前质问。

    “妈……”

    景翼岑不想说。

    “你还打算护着顾灵犀?翼岑,做人得讲良心,安妮跟了你三年,就算被世人误解也心甘情愿的和你在一起,她这么爱你,你忍心伤害她吗?”

    “妈,我知道。”景翼岑不想听,他怕自己会回忆起以前那些美好时光,心里会更加内疚。

    秦语心偏要说,“翼岑,你知道安妮作为一个世界顶级的模特,她有多在乎她的一双腿?”

    “她那么热爱T台,如今事情变成这样,等于是剥夺了她多年的努力和劳动成果,甚至她的未来,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会接受不了受了刺激。”

    “医生说如果她不愿意接受现实,很可能会抑郁,你知道抑郁症有多可怕吗?今日要不是我在这里,她早就自杀了。”

    秦语心的一番话重重的击在景翼岑的心上。

    他何尝不知,安妮热爱她的事业大过她的生命,她知道自己以后当不了模特自然会崩溃。

    只是听到“抑郁症”三个字的时候,景翼岑心里慌张的一跳,想到刚才安妮的失控。生怕她还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秦语心见景翼岑沉默,知道自己此刻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只好静下心来,苦口婆心的劝道:“翼岑,妈要提醒你一句,如果你心里还爱着安妮,最好是和顾灵犀一刀两断,以后再也不要见她了,不然让安妮再受刺激,你会后悔。”

    说完,秦语心留着也是多余,转身就走了。

    景翼岑看着安妮昏迷的样子,心疼的握着她的手,将她的手展开,与她十指相扣。

    他回忆起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年他二十四,她二十。

    喧嚣的酒吧内,男女同舞,美酒和美女相伴,景翼岑却坐在沙发上,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景总,大家都玩得这么开心,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你要是无趣,不如我们来找点乐子。”

    其中一个公司老总提议,招来了服务生,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服务生便出去了。

    景翼岑不知道他所谓的找乐子是干嘛,他初生牛犊,一心扑在工作上,自然不懂欢,场风月,也不喜欢吃喝玩乐,今日本来是来谈合作项目的,却不知道对方把地点选在了这里。

    五分钟不到,一个打扮花枝招展的女人领着几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进来了。

    “你们两个,去陪景总。”做东的付总自作主张,叫了两个美女过去陪景翼岑。

    景翼岑淡淡的看了一眼,见那两个美女穿着暴,露,顿时冷下脸来。

    偏偏美女还不知害臊的劝他喝酒,让他更加厌恶。

    这时,却传来付总不满的破口大骂,“你怎么婆婆妈妈的,老子花钱是来找乐子的,不是来看你装矜持卖弄纯情的,你要是不给老子喝,老子现在就办了你。”

    景翼岑瞥了一眼,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背心的年轻女孩慌慌张张的突然跪下来求饶,“对不起,对不起,我……我马上替你擦干净。”

    原来是这个女孩抗拒付总的动手动脚,不小心把酒洒在了付总的裤子上。

    周围几个男人见惯不惯,各自和自己的女伴耳鬓厮磨。没人愿意多管闲事。

    付总并不买账,还想刁难她,突然站起来,指着地上的女孩神气的说道:“你要是能把它给我舔干净了,我就放了你。”

    大家纷纷转过来看热闹,景翼岑也看过去,只见那杯酒刚好撒在付总的裤,裆,他的话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大家突然幸灾乐祸的拍手,异口同声的大喊,“舔干净,舔干净,舔干净……”

    看着这帮平日里道貌岸然的男人突然像一群禽。兽一样侮,辱一个女孩子,景翼岑忍不住想站起来。

    身旁的两个姑娘拉住了他,好心提醒,“景总,你最好别管,安妮是今天新来的,她得罪了道上的人,今日谁要是多管闲事谁就倒霉。”

    偏偏景翼岑不吃这一套,他平日里最讨厌别人仗势欺人,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加上听到她的遭遇,他更加不能忍受这帮人欺负弱小。

    景翼岑直接站起来,将安妮拉入怀中。“起来。”

    付总面子上挂不住,“景总,你想多管闲事?”

    付总年龄比他大一轮,虽然景氏实力够大,但他倚老卖老,并不把年纪轻轻的景翼岑放在眼里。

    景翼岑冷冰冰的说道:“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男人?”

    “景总,你倒是年轻气盛,你也不看看你救的人是谁,她妈可是出了名的水,性,杨,花,要不是树敌太多,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出台?今日你要是多管闲事,得罪的可不只是我一个。”

    景翼岑生平最讨厌别人威胁他。

    “付总,我最喜欢的就是多管闲事,今日我就要带她走,你能奈我何?”

    年轻人的嚣张气焰自然把他的气场压下去,付总一下子焉了。

    “跟我走。”

    景翼岑牵着她的手,带着女孩直接走了。

    出来酒吧,景翼岑放手,回头看着女孩,“你走吧,以后不要来了。”

    女孩默默的抬起头来,黑色的长直发下面。一张清纯美丽的鹅蛋脸瞬间让景翼岑呼吸一滞。

    他不是没有见过漂亮的女人,只是这个女孩漂亮得很特别,她的美丽一半清纯,一半妖艳,就像冰与火的完美重合。

    加上她穿着吊带背心和超短裙,身材火辣,身高至少一米七五,气质形象俱佳,很难把她联想到风尘中去。

    “先生,谢谢你救了我,但是今日你这么做,日后我也别想过安生的生活,不如让我跟着你吧。”

    景翼岑觉得好笑,这又不是古代,救了人还能让人家姑娘以,身相许。

    “小姐,你回去吧,我还有事。”

    景翼岑不想惹麻烦,特别是女人。

    他准备走,突然听到她的电话,只见她听完就急得大哭。

    安妮迫不及待的去路边打的,景翼岑不知为何会有些担心,忙问,“出什么事了?”

    “我妈病了,我要赶紧回去。”

    这个时间段很难招到的士,景翼岑拉着她往自己的车走去,“我带你去。”

    然后,景翼岑将她带到了医院,安妮急匆匆的赶去,可惜,她妈妈已经先走一步,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看着女孩扑在她妈妈身上伤心大哭,景翼岑心里有些心疼,这个女孩的遭遇实在太可怜,头一次让他有想保护她的冲动。

    后来才得知,因为景翼岑的多管闲事,得罪了道上的人,那些人便找到了安妮的妈妈,本就生病的安妮妈妈被逼着活生生气死了。

    得知这件事后。景翼岑一度自责。

    如果不是他将她带走,安妮的妈妈不会被人报复,安妮也不会连妈妈最后一面也见不到。

    也就是从那日开始,景翼岑养精蓄锐了几年的实力一下子爆发出来,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看起来年纪轻轻的景翼岑,实际上强大到可怕。

    帮安妮脱离了黑暗势力的掌控,他和安妮也正式在一起。

    刚开始,安妮怕自己的身份影响景翼岑的形象,甘愿成为他的地下情,人,后来安妮模特选秀被人泼脏水扯出丑闻,景翼岑才出面摆平。正式承认了安妮的关系。

    这段关系一维系就是三年。

    景翼岑很爱安妮,甚至爱她可以容忍她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哪怕她永远把T台放在第一位,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争什么。

    除了娱乐圈的资源,他把最好的爱都给了安妮,也是她自己的努力才有今日的成就。

    可是她的梦想,被他生生给毁了……

    ……

    景翼岑回忆起这段过往,心如刀割,他能够理解安妮的崩溃,所以他对她的自责,正如当初他多管闲事间接害死她妈妈一样深刻。

    “翼岑,翼岑。”

    安妮的呼唤将他从回忆里拉回来。

    景翼岑一晃神,以为安妮醒了。连忙站起来呼唤她,“安妮……”

    安妮没有醒,只是昏睡过去,说着梦话。

    景翼岑怜惜的抚摸着她的脸,目光慢慢下移,最后落在她的小腿上。

    想到那块疤痕,景翼岑暗暗发誓,他不会再让安妮受到任何伤害。

    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景翼岑不吃也不喝,就这样看着安妮,直到她醒来,景翼岑才像重新活过来一样有了一点神采。

    “安妮。”景翼岑连忙叫她。

    安妮昏昏沉沉的醒来,看到景翼岑陪着她,手上的触感让她低头看过去,发现她的手躺在他的手心,与他十指交扣。

    一瞬间,她想到开水房那一幕,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悲伤,这种悲伤和与他十指紧扣的欣喜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让她的心情悲喜交加。

    景翼岑见她低头看着两个人的手,知道她在想什么,怕她想起那些伤心的事情,连忙将她的头往怀里一按,“安妮,对不起。”

    他的拥抱是真实的,安妮一瞬间得到了安慰。忍不住哭起来,“翼岑,我的腿受伤了,以后我做不了模特了。”

    “我知道,这件事是我的错,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别难过了。”

    安妮哭得很伤心,景翼岑的安慰让她悲伤的情绪稍微好转,也就是这时候安妮才发现,虽然自己不幸留下了疤痕,她的翼岑,还是陪伴在他身边,让她惶惶不安的心得到了些许安慰。

    “翼岑,答应我不要离开我,我做不了模特了,我只有你了。”

    安妮带着哭腔的祈求令景翼岑心疼的同时,又有些犹豫。

    他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都这种时候了,当安妮求他不要离开她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却浮现出顾灵犀的影子,这种不该有的念头让他的负罪感一下子冲击着他的心。

    他为什么会犹豫?

    他感到不解,感到不安。

    他的情绪直接影响了安妮的情绪,她突然又嗷嗷大哭起来。

    “安妮。”

    景翼岑想安慰她,安妮却突然愤怒的推开他。

    “我都看到了,翼岑,别再骗我了。你总说你和顾灵犀是逢场作戏,可你们的行为,却叫我怎么相信你?”

    “翼岑,你不爱我了,你不爱我了……”

    安妮崩溃的一直念着最后五个字,眼神失焦,像个游魂一样空洞无神。

    景翼岑瞬间被她的样子吓坏了。

    他想到秦语心说的抑郁症,想到她遭受这么大的打击,如果他心里还想着另一个人,她不崩溃才怪。

    他又一次抱住她,不停的安慰,“我不离开你,一辈子也不离开你。”

    安妮哭着要求。“翼岑,答应我不要再见她,我会受不了,如果你骗我,我会发疯的。”

    “好好好,不见。”

    “翼岑,我爱你,我不能再失去你了,呜呜……”

    安妮像个孩子一样在他怀里撒娇,景翼岑心里一下子就软了,抱着她一直哄,哄着哄着,安妮又睡着了。

    这一次。她的脸色看上去好多了,至少不再一脸的忧愁,让他的心安慰不少。

    他心里明白,他真的不能再让安妮受刺激了。

    他又陪着她坐了一会,不知不觉临近傍晚,秦语心带着饭盒进来了。

    “安妮还没醒?”

    “醒了,又睡了。”景翼岑轻轻的道。

    “过来吃饭吧。”秦语心把饭盒打开,芳香四溢,景翼岑却没有胃口。

    “妈,我不想吃。”

    “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怎么行,最近家里出了这么多事。你看你都瘦了。”秦语心心疼的说道,把盛好的饭菜递过来,“多少吃点吧,安妮看样子还要多躺几日,你不吃饭哪有力气照顾她。”

    景翼岑沉默,没有回应她。

    接过秦语心手里的饭盒,景翼岑勉强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秦语心也没劝,坐在旁边叹息道:“翼岑,你和安妮相恋三年,你喜欢安妮,妈都看在眼里,如果不是你奶奶阻绕,或许安妮就不会受这么多罪,如今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安妮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景翼岑觉得很烦,这些事情一下子压在他头上,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秦语心见景翼岑不说话,语气也严肃起来。

    “翼岑,不要再犹豫了,安妮已经这样了,作为男人,你得承担起责任,不要再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和事迷惑,你和安妮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反正妈心里,是不可能承认顾灵犀这个儿媳妇的。”

    “妈,你不要管我的事,爸那边还不知道怎么办,你先把爸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说吧。”景翼岑烦心的说道。

    秦语心似乎想通了,满不在乎的说道:“你爸要离婚就离吧,反正这么多年的婚姻,我和你爸也是因为家族的利益才走到一起,所以翼岑,妈不希望你也和妈一样,一辈子被婚姻束缚,而放弃了自己的幸福。”

    秦语心难得和景翼岑说出心里话,收拾了一下饭盒便走了。

    景翼岑默默的看着安妮,想着秦语心说的话,眸光默默的暗淡下去……

    他几次拿出手机,翻开联系人,找到顾灵犀的号码,静静的看了几分钟,手指始终没有将号码拨出去……

    杜若谦说的对,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顾灵犀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

    也许,他们都需要时间来遗忘这件事。

    不见。

    对灵犀,对安妮,或许才是最好的方式。

    ……

    顾灵犀已经在病床上躺了一天,杜若谦也陪伴了她一天。

    傍晚的时候杜若谦去食堂打了饭过来,顾灵犀看了一眼,都是她平时最爱吃的菜。

    顾灵犀心里一直都一丝小小的疑惑。从他出现的那一天起,他为他准备的衣服,鞋子都那么合身,连她最喜欢的菜也这么清楚,特别是他送花给灵均的时候,不知为何,看到那些桔梗花,她也会联想到是不是与她有关。

    心里有个名字呼之欲出,可是她明明知道,杜若谦就是杜若谦,不可能成为别人的替代。

    一边吃饭,顾灵犀有意无意的和他闲聊,“若谦,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杜若谦正在看杂志,听到她这么问,先是一愣,然后慢条斯理的放下杂志,微笑,“为什么这么问?”

    “我只是觉得,看着你,会让我想起一个人来。”

    杜若谦低眸,眸光中暗藏心事。

    “谁?”

    顾灵犀想了想,她已经好久没有向别人提起过这个名字,突然被自己主动提起,可能是因为,杜若谦和他。确实有几分相似,让她对他有着与生俱来的信任感。

    “一个让我怀念的人,我也好久没有见过他了。”顾灵犀有些伤感的低头,嘴里的饭菜食来无味。

    杜若谦第一次看着她这么忧愁,即使发生那么多事,她也不曾这么忧伤。

    或许,那个人对他很重要吧。

    杜若谦说道:“是乔昊谦?”

    顷刻间,顾灵犀感觉自己的心突然被电流麻了一下,令她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

    她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有些疑问几乎脱口而出。

    杜若谦淡然自若的回答,“一年前那场婚礼闹得沸沸扬扬,想不知道都难。”

    “原来如此。”顾灵犀有些失望,同时又暗自嘲笑自己胡思乱想。

    “灵儿,也许我不该过问你和乔昊谦的事情,但我很想知道,既然你和景翼岑在一起这么痛苦,当初为何要嫁给他?”

    杜若谦的语气有些急,顾灵犀看着他这么关心自己,想到当初的婚礼,乔昊谦也是像他一样着急的问她为什么要嫁给景翼岑。

    顾灵犀咬咬唇,最终却淡淡的说道:“都过去了。”

    “灵儿,你心里明明没有忘记他。”杜若谦笃定的说道。

    “那又如何?”顾灵犀掩饰内心的悲伤,“事已成定局,谁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也许昊谦已经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有了喜欢的女孩子,或许他已经结婚生子,所以见或不见,又有什么区别?见了,不过是徒增伤感而已。”

    杜若谦看着她这么难过的表情,知道有些事多说无益,便不再问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