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78章 灵犀,你和杜先生是不是有情况?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8章 灵犀,你和杜先生是不是有情况?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三天后。

    顾灵犀的伤经过调养,终于开始结痂,可以下床了。

    这几天天气转凉,初秋时分,顾灵犀便开始穿起了长裤,以便遮住自己的伤势,若不仔细看,确实和平常无益。

    高阳抱着一大束桔梗花进来,一见顾灵犀下床,并且换了病服,连忙跑过来扶着她。

    “灵犀,你的伤还没好,怎么能起来呢?”

    高阳一手抱着花一手扶着灵犀,想要把她扶到床上去。

    这几天杜若谦和高阳经常来看她,让她百无聊赖的病床生活不那么孤单。

    “高阳,我没事了,不信你看。”顾灵犀轻轻的推开她的手,然后自己走了几步,虽说和平常走路一样,高阳还是看得心惊胆颤。

    她又上前拉着顾灵犀的手臂让她坐着,“我的小姑奶奶,你不要吓我了好不好?这才刚好就下床,万一复发了怎么办?你是不知道这几天我在灵均面前说了多少谎话才哄得他安心,你是存心让我不安吧。”

    顾灵犀感激不已,这几天如果不是高阳两边跑,她也不会安心在这里一躺就是三天。

    纸包不住火,她就是知道高阳的为难,所以伤口一结痂便起来了。

    “你放心啦,医生每天过来都帮我观察了,说我体质好,伤口愈合快,就是要多走动走动才好呢。”

    高阳实在没办法,知道她一向如此,便不再相劝了。

    “对了,你的花。”

    高阳这才想起了正经事,将怀里的花递过去。

    顾灵犀看着面前紫蓝色的桔梗花。幽雅清淡,花香袭人,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喜爱之情。

    “还是不知道是谁送的吗?”顾灵犀回头,美丽的眸子看向柜子上面的两束桔梗花,疑惑的问。

    自从她住院后,每天相同的时间,她都会收到一大束桔梗花,送花的人却没有署名。

    高阳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每天这花就被送到我手里,送花的人让我转交给你,我怎么问人家也说不知道,我也没办法,这花既然是别人送给你的,也是他的一份心意,你就收下吧。”

    顾灵犀也不想为难高阳,高兴的把花抱在怀里,低头温柔的嗅了嗅,嘴角微微一笑。

    高阳见她这么喜欢,眼珠儿精明的一转,“我猜这花一定是杜先生送给你的。”

    顾灵犀莫名的抬起头来看她。

    “你忘了,那天他来看灵均,就是抱着一大束桔梗花来的,我听灵均说。你最喜欢的就是桔梗。”高阳神秘的冲她笑笑,非常八卦的问道:“灵犀,你和杜先生,是不是有情况?”

    顾灵犀脸一红,低头低语,“说什么呢?我和若谦只是朋友。”

    “那不是他送的还有谁?”高阳纳闷了,她的性子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类型,不然一天不得安生,于是随口念叨,“除了杜先生,就只有总裁了,不过自从安妮回来之后。总裁将你一个人抛在晚宴上,这段时间,好像都没有看到你和总裁一同出现,就连你受伤住院,也没见总裁过来看你,灵犀,你们不会真的因为安妮那个狐狸精而离婚吧?”

    高阳是顾灵犀死党,自然护着顾灵犀,对安妮的印象也不好。

    而且开水房的事情,顾灵犀难以启齿,没有告诉她这件事,高阳内心还是站在景翼岑那边。

    顾灵犀忧伤的说道:“我不知道。”

    “灵犀。总裁真的就没有过来看看你吗?”高阳追问,她怕是自己不在没遇上。

    顾灵犀摇摇头,“没有。”

    “奇怪。”高阳似乎想到什么,继续说道:“那日你出事后,我看到总裁去灵均的病房找你,还好被我遇上,他一听说你受伤了就问我你的病房在哪里,我看他那么着急,还以为他来看过你呢。”

    顾灵犀默默的听着她说话,平静的心产生了一丝起伏。

    难道他来看过自己?

    可是,这三天他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高阳看到顾灵犀难过,就好像这件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愤愤不平,“总裁也真是的,晚宴那天扔下你不管,媒体本来就炒得火热,他怎么还不避嫌,任由媒体们胡说八道,现在事情都过去快一周了,外面风声这么紧,总裁怎么还和安妮纠缠不清?上次为了她打记者被直播出来,媒体们不乱报道才怪,灵犀你也别伤心了,身体要紧。”

    顾灵犀沉默,眉间浮现一丝哀愁。

    她想起那日,景翼岑强吻她的时候,安妮突然出现,当时她看到安妮伤心欲绝的表情,能够看得出来,安妮是真心喜欢景翼岑的。

    安妮跑了,自那日以后,景翼岑便再也没有出现。

    如果不是今日高阳一提,她几乎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在她的生命中。

    想来,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安妮和景翼岑之间一定发生了误解,所以景翼岑才一直陪着她吧。

    不过,她也不想再见到景翼岑。

    因为看到他,就会想到他对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让她感到屈辱,害怕……

    “对了,杜先生呢?”高阳发现这两日来都没有发现杜若谦,不免疑惑。

    “他去帮我找房子了。”顾灵犀随口说道。

    “找房子干嘛?”

    顾灵犀淡淡一笑,抬头看着她说道:“我已经决定,等出院后,就带着灵均搬出去住。”

    “啊?”高阳听到这个消息,无异于听到世界末日来了一样惊讶。

    “灵均的病情稳定下来,我不能让他回顾家,他一个人我不放心,所以打算带着他一起住。”顾灵犀耐心的解释了一遍。

    “可是。你不是说过,景老夫人有意让灵均出院后和你一起回景家暂住吗?”

    顾灵犀眸光暗淡,自从奶奶昏迷之后,一直到现在还没醒,关医生也不能确保奶奶什么时候才能醒来,景家又发生了公婆离婚的事情,家里早就四分五裂了,她也不想带着灵均回去,以免惹出事端。

    “不回去了。”她不想多说。

    “那总裁知道吗?”高阳急道。

    顾灵犀心里一沉,她现在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正好搬出去,眼不见为净。

    “我们之前商量过。这是我的决定,他不同意也得同意。”

    高阳见顾灵犀下定决心,便不再过问了。

    两人正聊着,杜若谦回来了。

    “怎么下床了?”杜若谦一见顾灵犀下床,赶紧小跑上来,自作主张的抱着她放到床上。

    顾灵犀来不及反应他的拥抱,脸一下子红了,高阳则在旁边偷笑。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顾灵犀难为情的低着头,生怕被他看到自己通红的脸颊。

    “医生说过,千万不要乱动,你就是不听。”杜若谦无奈的说道,又气又急的看着她。

    “我真的已经好了。”

    顾灵犀嘟囔,不知为何,见杜若谦这么关心自己,她特别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欠了他什么,可是杜若谦却依旧我行我素,对他越来越好。

    他们认识的时间不多,却像认识了好久的老朋友一样。

    这种感觉很微妙。

    “若谦,房子找到了吗?”顾灵犀转移话题。

    “找到了,两室一厅的小居室,环境还不错,适合你和灵均两个人一起住。”

    “辛苦你了,还要麻烦你为了我这点小事东奔西走。”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辛苦。”杜若谦旁若无人的表达自己的心意,高阳在旁就像一个透明人。

    顾灵犀觉得现在和杜若谦相处,特别容易陷入一个窘境,因为他对她实在太好了,有时候说的话也让她招架不住。

    她不得不又重新找话题。

    “若谦,我今日就想出院,你能帮我去把出院手续办一下吗?”

    “今天就出院?”杜若谦没想到那么快。

    “我已经好了,再说我再不见灵均,他该怀疑了。”

    杜若谦觉得她说得有道理,没有勉强她,微笑答应。“那你稍等一下,我去去就回。”

    然后,杜若谦出去了。

    他走后,一旁的高阳终于忍不住冲过来,把心里的话像洪水开闸一样吐出来,“灵犀,你觉不觉得,杜先生对你真的很关心,他不会喜欢上你了吧?”

    “别瞎说。”顾灵犀心虚的用眼神瞪她。

    高阳双手环抱住手臂,化身福尔摩斯,分析道:“像杜先生这么优秀的人,又是送花又是送饭的,你住院又这么尽心尽力的照顾,连找房子这么琐碎的事情也亲自上阵,如果不是喜欢你,哪个男人会做得这么细心?”

    顾灵犀一边听,脸也越来越烫。

    “灵犀,你的脸怎么红了?难道我猜对了?”高阳故意让顾灵犀难堪,看她承不承认。

    顾灵犀气得拿起枕头就扔过去,“死丫头,你再胡说,看我不打你。”

    高阳的腿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身体敏捷的一闪,躲过了枕头的攻击。

    高阳得意的朝她吐舌头。“灵犀,你就算打我也改变不了杜先生喜欢你的事实,我家灵犀这么漂亮,没有个第二春才叫不正常呢……啊,女侠饶命。”

    高阳看着又一个枕头砸过来,一边笑一边求饶,身体又敏捷的一闪,虽然没有打中她,但是谁也没想到杜若谦却突然出现在门口,也许他也没意识到迎面会飞来一个枕头,那个枕头就这么不偏不倚的打在他的俊脸上。

    顾灵犀惊呆了。

    高阳笑得腹痛。

    杜若谦把枕头从脸上拿下来,脸上始终保持着迷人的微笑。

    他一边走进来一边说道:“什么第二春?你们在聊什么闹得这么开心。”

    顾灵犀哪里好意思说在聊关于他的话题,脸不禁更烫了。

    高阳唯恐天下不乱的上前,神秘兮兮的微笑,“杜先生,你觉得我家灵犀怎么样?”

    杜若谦看向顾灵犀,发现她小脸红红的,低着头特别不好意思,小女儿家的羞态让他心神荡漾。

    “灵犀聪明伶俐,单纯善良,特别是对灵均尽心尽力,对朋友真心诚意,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女孩。”

    杜若谦真诚的说完,顾灵犀忍不住抬眸,目光与他对视,她看到他的眼睛里全是她的影子,一下子令她心慌意乱。

    但凡夸赞一个女孩子,男人总会用漂亮,身材好,大长腿等外在因素去评价一个女孩的优点。

    而杜若谦,从她的内心深处发现她的优点,就好像把她看穿了一样,她发现自己在他面前无所遁形,不能自己。

    高阳发现两人眼神交汇,面带微笑的走到床边,一双手从身后抱住顾灵犀的肩膀,说道:“既然我家灵犀这么多优点,杜先生,那你喜不喜欢灵犀?”

    “高阳……”

    顾灵犀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头低得只能让杜若谦看到她的头顶。

    杜若谦知道她不好意思,未免气氛尴尬,微笑道:“灵犀是个好女孩,值得任何一个男人去爱她,守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顾灵犀再一次抬起头来,看到杜若谦虔诚的笑脸,他的表情温柔如水,就像湖水一样荡漾在她心尖上。

    ……

    决定出院后。顾灵犀在杜若谦和高阳的陪同下给顾灵均也办了出院手续。

    办好后,三人一起来到了顾灵均的病房。

    “姐姐。”

    顾灵均一看到姐姐,高兴得掀开被子就冲过来。

    “灵均,这几天感觉怎么样?”

    顾灵犀抱着他的肩膀左看右看,这三天她最担心的就是他。

    “姐,我没事,这几天有高阳陪着我呢,你呢?好几天不见,姐姐你的脸色不太好,你去哪了?”

    顾灵均心里的疑惑需要顾灵犀来解开。

    顾灵犀早有应对,“我去找房子了,灵均。刚才我已经帮你办了出院手续,从今天开始,我和你一起搬出去住。”

    “真的?”顾灵均眼睛一亮,别提有多高兴。

    顾灵犀扬起手里的袋子,“真的,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你看,我连衣服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先换衣服,我去外面等你。”

    然后,顾灵犀和杜若谦高阳便出去了。

    一听到要出院,顾灵均特别开心,他早就在医院住得快发霉了,等大家都出去后,顾灵均也很快换好了衣服。

    开门,大家都等着,顾灵犀牵着他的手,“走吧。”

    “姐夫呢?”

    顾灵均发现景翼岑不在这里,虽然他气他抛弃姐姐,但是他为了他受了伤,顾灵均一直想向他说声对不起。

    一旁的杜若谦收敛表情,默不作声。

    顾灵犀脸色微变,轻轻的说道:“他有事,我们先走吧。”

    顾灵均和顾灵犀是龙凤胎,顾灵犀的一个眼神便出卖了她的内心,他没有跟着她走,追问,“姐,我们搬出去,姐夫同意吗?”

    顾灵犀心里一沉,未免他疑心,抬头看着他说道:“他同意,我们走吧。”

    顾灵均还想问,顾灵犀却拉着他走了。

    顾灵均跟在后面,看着姐姐的背影,那么单薄,落寞。别人看不出,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姐姐一定有心事。

    不过现在他不便多问,就没问了,跟着她一起上了杜若谦的车。

    半个小时之后,杜若谦将车开到了一座小区里。

    这里环境不错,绿化做得非常好,而且每幢楼的楼层不高,大概只有六层半,是非常雅致的小户型小区。

    他们住在其中一幢楼里,房子在四层,不高不低,视野很好。

    开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温馨的小客厅,虽然面积不大,却胜在别致,让人一见就想起了家的感觉。

    “哇,杜先生,你是上哪里找到的这么好的房子,比我租的一室一厅好多了。”高阳环顾四周,越看越喜欢。

    杜若谦微笑,“我也是找了好几家中介公司才找到这里,刚好房子的主人去了国外,这里便空了下来,我想着这里原来的主人和灵儿年龄相仿,装修和设计方面应该合灵儿的喜好,也不知道灵儿满不满意。”

    顾灵犀满心欢喜,“满意满意。”

    她很开心,不过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若谦,这里的房租不便宜吧。”

    “不贵,房租的事情你不用担心。”

    “那怎么行?我不能白让你出房租。”顾灵犀顿了顿,“过几天安顿好了,我就去找份工作,房租算我先找你借的,等发了工资,我就还你。”

    杜若谦想拒绝,又觉得这样怕她不接受,便答应下来,“好吧,你先住着,等有钱了再说吧。”

    顾灵犀这才安心的住下来。

    四个人又参观了一下房子,顾灵均最先去了自己的房间,推门一看,房间里海洋图案的壁纸将整个房间装修成了大海的风格,蓝色的水波纹床上用品看着清爽又干净,连毛绒绒的地毯都是沙滩的图案,几颗贝壳点缀,看着就像身在海边一样身临其境。

    “哇塞。我好喜欢这个房间。”

    顾灵均跑进去直接四肢张开,像一个大字一样扑在床上。

    双手双脚做着蛙泳的动作,样子特别滑稽。

    看着顾灵均这么开心,顾灵犀欣慰的笑了,抬头看了杜若谦一眼,没想到他正看着她笑,慌得她连忙把视线移开。

    高阳兴致勃勃的说道:“灵犀,快带我们去看看你的房间,我猜一定有惊喜。”

    顾灵犀想推脱,杜若谦却说,“快去看看吧,如果缺什么正好可以一次性补齐。”

    顾灵犀便和高阳走在前头。临到自己房间,心里不知为何会有些紧张。

    “快开吧。”高阳等不及催促。

    顾灵犀伸手,轻轻的把门推开,映入眼帘的是一间淡紫色的房间,与顾灵均的地中海风格不同,这间房以花为主题,墙上的紫色花朵栩栩如生,被子也是淡紫色的小碎花,最特别的是床头的台灯,竟然是一朵盛放的紫色花朵,顾灵犀看一眼便格外喜欢。

    “哇,太梦幻了。灵犀,我都忍不住想搬进来住。”高阳一脸羡慕的眼冒星星。

    顾灵犀淡淡一笑,虽然没有高阳表现得那么夸张,内心却难以平静。

    “我听灵均说你喜欢桔梗花,这个房间我让人特地装修了一遍,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顾灵犀从看到这个房间的第一眼开始便知道了他的心思,只是他这么说出来让她措手不及。

    “喜欢,谢谢你,若谦。”

    顾灵犀感激的说道。

    “跟我来。”

    杜若谦突然神秘的说道,直接走入房间,将房间里的一扇暗门打开。

    顾灵犀好奇的跟过去,站在门口,看着屋内的情景,心里好似被人拨动了心弦,眼睛也酸涩难忍,湿了一圈。

    这是一间大概只有十几平米的美术室,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画架,工具箱,石膏模型和各种颜料。

    墙壁上,挂着几副油画,看得出主人的功底不错。

    “原先的主人是个美术生,她告诉我一定要保留这间美术室,所以这里的一切都原封未动,灵儿,你不会介意吧。”

    顾灵犀眨了眨眼睛,不让人看到她湿润的双眼,微笑道:“没关系。”

    ……

    医院病房内。

    这几天景翼岑一直陪伴在安妮身边,安妮的情绪波动也日渐好转。

    她刚吃了消炎的药,不一会儿就睡了。

    景翼岑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安妮,好在她没有醒,未免打扰了她的睡眠,景翼岑悄悄站起来走到病房外去接电话。

    “喂,是景先生吗?”

    “是我。”

    “景先生,冒昧的打电话给您,是这样的,我是花店的店长,您在本店订购的鲜花被退回来了。”

    景翼岑蹙眉,沉声道:“怎么回事。”

    “我也不是很清楚,送花的店员说找不到收花人,就给退回来了,所以我打电话过来就是想问一下景先生,以后还要继续送吗?”

    景翼岑没有心思听她说后面的,只是听到说找不到收花人的时候,心里一紧,便再也没空听了。

    挂了电话,景翼岑悄悄地推门,安妮还在熟睡,他思虑了一下,然后将门带上。

    他飞快的直奔顾灵犀的病房,发现病床上已经换了一位病人。

    正好有护士出来,景翼岑急忙拉过她问道:“之前住在里面的病人呢?”

    “您是顾小姐的家属吗?”护士对病房的情况很熟悉。

    “她是我的妻子。”景翼岑想也没想就说了。

    “先生,顾小姐昨天就出院了,您不知道吗?”

    护士显得很惊讶,说完就走了。

    景翼岑呆呆的站在原地,想到她突然走了,心里好像被人瞬间掏空了一样难受。

    他又飞快的跑到了顾灵均的病房,得到的结果一样,两个人都是在昨天出院的。

    景翼岑后知后觉的站在病房外,想到几日未见,心情本就压抑,突然听到她走了,而且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离开了他,那种感觉,好像自己在乎的东西突然不见了,就再也找不到了一样失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