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79章 杜若谦,你到底是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9章 杜若谦,你到底是谁?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景翼岑还没有走到病房,就看到几个护士各个愁眉苦脸的从安妮的病房走出来。

    景翼岑心里一提,大步上前推门而入。

    安妮睡着了,病床上和地上却凌乱不堪。

    秦语心正在收拾床上的被子替安妮盖上。

    “妈,安妮又闹了?”景翼岑担心的上前询问。

    秦语心回头,见是景翼岑回来了,顿时拉下脸来训斥他,“你刚才去哪了?安妮醒来发现你不在,疯了一样吵着要见你,如果不是医生及时赶到给她打了镇定剂,后果不堪设想。”

    景翼岑皱眉,看着安妮一脸痛苦,他心里也很痛。

    这种痛除了心疼安妮,更多的是被她反复这样闹搅得心里烦躁,让他觉得压抑,喘不过气来。

    “翼岑,如果你再去找顾灵犀,总有一天安妮会发疯,到时候你就等着后悔吧。”秦语心严肃的告诫。

    景翼岑更加心烦,这几天,为了安抚安妮的情绪,他哪儿都不能去,哪怕他去卫生间,不过短短几分钟。回来的时候安妮就在闹,他觉得自己失去了自由,安妮就像囚禁他的牢笼。

    再加上秦语心在一旁帮腔作势,动不动就责备他,句句离不开顾灵犀,让他更加心烦。

    “妈,你不要再说了。”景翼岑不想听,烦躁的大吼一声。

    特别是听到顾灵犀三个字,就让他想到她出院离去的事情。

    她居然就这么悄悄地离开了他,想到此,心里更烦了。

    秦语心见他的态度越来越敷衍,怕说多了惹他心烦,只好憋着一口气坐在旁边默不作声。

    两个人都冷静了几分钟后,景翼岑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提议:“妈,安妮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我想请心理医生来帮忙看看。”

    “翼岑,你觉得安妮心理有病?”

    “安妮受了这么大的刺激,如果持续发作,你我都没有精力去陪着她这么闹下去,唯一的办法是解开她的心结,让她恢复正常。”

    景翼岑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这几天,秦语心也被这样反反复复的大闹弄得手忙脚乱。

    而且如果安妮真的心理不健康了,和景翼岑也不会有好结果。秦语心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

    也许,只有解开安妮的心结,她才能正常一点。

    “你说的也对,我认识一个心理方面的专家,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秦语心打包票,景翼岑便放心了。

    秦语心的办事效率很积极,当天下午便请来了专业的心理专家过来给安妮指导。

    安妮正好也醒了,有景翼岑陪伴,她的情绪还算正常,精神也不错。

    “翼岑,安妮要做心理指导了,你出去一下。”秦语心说道。

    景翼岑顺从了她的意思,回头看着安妮不安的眼神,手附在她的手背轻拍几下,起身离开了病房。

    安妮的眼神掠过一丝惊慌,有些不舍得让他离开她的视线。

    秦语心过来坐在床边,安慰她,“安妮,阿姨给你找了顶级的心理咨询师过来给你做指导,翼岑在这里又帮不上忙,你放心,他就在门外,绝对不会离开你。”

    “阿姨……”

    “安妮,你最近情绪不稳定。我知道你担心翼岑去找顾灵犀,但是阿姨得奉劝你一句,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总有一天,翼岑他会厌烦。”秦语心诚心点醒她。

    安妮眸色暗淡,认真的想着秦语心的话,语气哀伤,“阿姨,我知道,可我心里难受,每次只要没见到他,我就控制不住自己。阿姨,我也不想这样……”

    秦语心安慰道:“阿姨知道,你的腿受了伤,事业遭受打击,你只是受了刺激得了抑郁症,自己也控制不了情绪所以才会这样。所以我找来了心理专家,只要治好了你的抑郁症,回到以前那个自信的安妮,翼岑他的心思才会永远在你身上。”

    “可是,我做不了模特了,我的人生也黑暗了……”安妮说着悲伤起来。

    秦语心苦口婆心的劝道:“所以你才要重新振作,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自暴自弃的女孩子,难道你想这辈子都这么消极下去,一点一点消耗掉翼岑的耐心,把他往顾灵犀身上推吗?”

    安妮想到开水房那刺激的一幕,不甘心的说道:“我不想。”

    “那就好,安妮,只要你配合治疗,过不了多久,阿姨相信你会改头换面,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这样翼岑的心才会永远在你身上。”

    秦语心的话给了她很大的鼓励,安妮答应配合心理治疗,克服内心的障碍。

    病房外,景翼岑耐心的等待着。

    一个人静下心来,脑海里便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已经四天没见到她了,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

    昨天知道她离开之后,心里像是突然缺了一块似的,生活像是失去了意义,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哪怕是当初安妮经常出差去国外,他知道安妮离开几天就会回来,所以他从来没有过现在这种感觉。

    他很怕,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手机里翻开联系人,熟悉的名字,却没有勇气拨出去。

    他想起自己对她所犯下的冲到,愧疚到连主动和她道歉的勇气都没有。

    他又翻了翻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喂,总裁,我是高阳。”

    听到高阳的声音,景翼岑心里有些紧张,小心的问:“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问,也许他怕那个人刚好在高阳身边。

    “总裁,我在上班。”

    景翼岑心里一松,然后开门见山的询问,“灵犀去哪了?”

    “额……”

    高阳虽然站在景翼岑这边,但是想起顾灵犀的告诫,她有些犹豫。

    景翼岑面色阴沉,她的犹豫让他心里一阵恼火。

    “灵犀不让你告诉我是不是?”

    “总裁。我……”

    “既然如此,那你明天不用过来上班了。”景翼岑准备挂电话。

    “别啊总裁,我说,我说……”

    高阳这个女汉子为了混口饭吃最终把顾灵犀的地址“出卖”给了景翼岑。

    景翼岑看了一下手机短信上的地址,满意的笑了。

    ……

    小区附近的一所幼儿培训班里,顾灵犀被一群七八岁的小朋友围着,手里拿着彩色画笔,一笔一笔的教孩子们学画画。

    一个上午过去,孩子们学得很认真,培训班的周老板对顾灵犀也赞不绝口。

    上午放学后,顾灵犀和各位老师还有同学告别之后,直接去了菜场买菜。

    ……

    然而。她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男人的身影,目光热切的紧紧跟随着她。

    景翼岑跟了她几天,他发现她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去菜市场买菜,下午又继续上课,买菜,每天过着单调的生活。

    杜若谦有时候会出现,陪着她一起去买菜,两个人俨然一对年轻的小夫妻,让他嫉妒发狂。

    景翼岑知道自己不能冲动,不能像上次那样失去理智去伤害她,在不确定顾灵犀想不想见他的情况下,他不能贸然出现。

    ……

    顾灵犀买了新鲜的蔬菜和水果回家。

    顾灵均正坐在沙发上打游戏,一听见开门声,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把手里的遥控器塞到沙发下面,电视机也快速的被他关掉,不过顾灵犀都看到了。

    “灵均,你又在打游戏?”顾灵犀一边换鞋一边训他。

    “姐,我没有。”

    顾灵均反手向背,肩膀摇晃,像个乖小孩。

    顾灵犀翻了一个白眼。

    “切,我还没进门就听到家里电视的声音,还有,你只要做错事,双手就会反到背上,不是心虚是什么?”

    顾灵犀赶紧把手收回来,殷勤的跑上来帮顾灵犀接过手里的袋子。

    “姐,你买了我爱吃的土豆,姐我最爱你了。”

    然后,一溜烟往厨房跑去。

    顾灵犀无奈的摇摇头,一边跟过去一边念叨,“灵均,姐姐都是为你好,你刚出院,要注意休息。不能花太多时间去打游戏。”

    “好啦姐姐,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像我妈了,我知道啦知道啦。”

    然后,帮着顾灵犀削土豆,热情得很。

    顾灵犀摇摇头,笑笑,最终还是关心的问他,“饿了吧,我马上给你做饭。”

    “好咧,我帮你杂菜。”

    两姐弟在厨房忙活了半小时,终于把两菜一汤端上了桌。

    桌子上放着一盘青菜,一盘土豆烧肉,一个西红柿蛋汤,虽然简单,味道却清爽可口。

    顾灵均光是看着都口水直流了。

    “姐,我发现你真的是一个贤妻良母,姐夫真是好福气。”

    顾灵均一边盛汤一边说话,却不知这话一不小心戳中了顾灵犀的心坎。

    已经多少天没有见到他了?

    顾灵犀不清楚,也没有刻意去记。

    也许,他在安妮身边,早已忘了她这个人吧。

    “食不言,寝不语,吃饭,不许说话。”

    顾灵犀严厉的教育他。

    “哦。”

    顾灵均乖乖闭嘴。喝了一碗汤后,顾灵均吧唧了一下嘴巴,又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姐,你做的蛋汤太好喝了。”

    “好喝你就多喝点,你现在需要营养,姐姐最近手头紧,等下月发工资给你做肉汤。”

    “姐,其实你不用为了我这么辛苦。”

    顾灵犀给他夹了一块土豆,“吃饭。”

    又过了一会,顾灵均忍不住问道:“姐,我们都搬来好几天了,为什么姐夫都没有来看我们?”

    顾灵犀抬眸,没有回答,又垂下眼帘继续吃饭,“他很忙。”

    “姐夫不知道我们搬出来了吧,那天在医院,我问你不说,我就知道你一定有事瞒着我。”

    顾灵均心里明白,只是一直不说,怕姐姐不开心,“姐,自从杜若谦出现之后,我就没有看到姐夫再出现,反而很多事都是杜若谦出面帮助我们,姐,你和姐夫,不会是因为杜若谦而闹别扭吧?”

    顾灵犀面无表情,“灵均,我和若谦不是你想的那样。”

    “姐,你已经嫁给了姐夫,我相信你不会做对不起姐夫的事情,但是你无心,未必杜若谦无意……”

    “灵均。”顾灵犀放下筷子,声音抬高了一点,害怕他说出自己心里的顾虑。

    顾灵均不为所动。继续说道:“姐,你不要老是把我当小孩子,我不小了,我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爱,杜若谦他喜不喜欢你,我一眼就看得出来。”

    顾灵犀沉默,似乎也没有理由去反驳他。

    顾灵均看了一下房间里的陈设,又道:“自从那天我们搬进来,我就发现杜若谦是花了心思的,我从小就没有出过远门,最大的愿望就是去看大海,我看到我的房间装修,本来以为只是巧合,可是当我看到你的房间,房间的桔梗花装饰说明,杜若谦根本就知道我们姐弟的喜好,特别是你的房间里还有一个美术室,他虽然说是以前的房主留下的,但我确定,这一定是他故意安排的。”

    顾灵犀:“……”

    “姐,你以前最喜欢画画,自从嫁给姐夫之后,你就再也没有拿起画笔……我想看大海,你喜欢画画和桔梗花。这些事情只有乔昊谦才知道,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杜若谦怎么知道这件事?”顾灵均疑惑的问道。

    顾灵犀虽然一直沉默,但他说的那些话,每一个字都戳在她心尖上,让她不安。

    她默默的起身,没有食欲再吃下去。

    “姐……”

    顾灵均见她心情不好,知道他说了很多让姐姐不开心的事情。

    “我不吃了,姐姐累了,想休息一下。”

    她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推开门,满房的紫色映入眼帘,顾灵犀的目光落在床头的台灯上。

    她坐在床头,将灯打开,花瓣中间的白色灯泡发出暖色的光,将花瓣的紫色照映得更加好看。

    她又按下关灯键,灯光熄灭,她又忍不住开灯。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心情也跟着起伏不定……

    儿时的承诺,清晰的在脑海里回响……

    “灵儿,等长大了我就娶你,我们会在一大片桔梗花海里举办一场最浪漫的婚礼,我会把我们的婚房装饰成花房,我要让你每天睁开眼就能看到桔梗花,让它证明,我们的爱,是永恒不变的。”

    ……

    桔梗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

    只可惜,那个承诺要给她永恒的男人就这样消失,再也不见了……

    顾灵犀伤感的走到美术室,看着室内的陈设,每一件都熟悉得让她永生难忘。

    ……

    她喜欢画画,是因为他。

    他学画画,她经常会去画室找他,久而久之,她也喜欢上了画画,加上她很有天赋,老师也觉得她可以学画画。

    可是父亲不让。她只好偷偷的学。

    他很有耐心,亲自教她从最基本的一笔一划开始学,到最后的上色,让她体会到了美术的世界原来那么多姿多彩。

    她最喜欢的时候是她拿起画笔,当她不知道下一笔怎么去勾勒的时候,他会出现在她身后,握住她的手,亲自替她画上点睛之笔。

    她感觉他的胸膛贴着她的背,他身体传来温暖的温度,让她的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连那最精彩的一笔都没心思去看。

    她的眼里只有他。

    “专心一点。”他会在她开小差的时候提醒她。

    “我哪有不专心?”她噘着嘴,不服气的反驳。

    他微笑。比窗外照进来的阳光还温暖,“你都流口水了。”

    他取笑她。

    她连忙舔了舔嘴唇,脸红得像个红苹果,还怪他,“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

    他自信一笑,“我这叫秀色可餐。”

    她蹭的一下跳起来,眼睛机灵的眨啊眨,“那你让我咬一口,看是不是真的秀色可餐。”

    然后,她扑过来。

    他吓了一跳,夸张的转身就跑。

    两个人在画室里你追我赶,欢声笑语不断。

    ……

    顾灵犀每每想到那段欢乐的时光。笑着笑着就哭了。

    ……

    景翼岑在小区楼下徘徊了一阵,一辆车停在了他面前。

    回头,透过黑色的玻璃,坐在车内的杜若谦看着面前站立的男人,嘴角轻扯出一个弧度。

    下车,杜若谦理了理西装,潇洒的站在景翼岑对面。

    “景总,别来无恙。”

    杜若谦的微笑在景翼岑看来特别刺眼。

    “杜若谦,你真是阴魂不散。”景翼岑嗤笑。

    杜若谦淡定的说道:“过奖,不过这个词用在你身上最适合不过,灵儿好不容易离开你,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

    景翼岑自信的扬起嘴角,“杜若谦,你挑唆灵犀离开景家,这笔账,我还没来找你算,你自己倒送上门来了。”

    “是灵儿自己要离开你,再说了,她为什么要离开你,你心里清楚。”

    杜若谦反击得很漂亮,景翼岑想到那日的冲动,气焰突然退了下去。

    杜若谦讽刺的说道:“灵儿好不容易可以过上平静的生活,你为什么要来打扰她?难道你还嫌对她的伤害还不够吗?”

    “杜若谦,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和灵犀之间的事情?”景翼岑眸色幽深。语气冰冷,“自从你出现之后,景家接连出事,媒体联合起来污蔑景家,我已经调查清楚了,那几家咬着景家不放的媒体,皆接受了你的恩惠,加上你陷害我爸妈的事情,这笔账,我会一一向你讨要回来。”

    杜若谦不屑的笑了一声,语气赞赏有加,“景总果然是景总,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没错,这些都是我做的,不过……”

    杜若谦话锋一转,语气也凌厉起来,“如果你没有伤害灵儿,没有在晚宴上丢下她,没有和安妮纠缠不清,我未必有机会让媒体紧咬不放,景翼岑,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自己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别怪老天爷惩罚你。”

    景翼岑看着杜若谦的眼神,分明带着强烈的恨意,他不明白,他和杜若谦寥寥几面,不可能有旧怨。

    一丝危机感袭上心头。

    “杜若谦,你到底是谁?”

    看着景翼岑冷酷又焦急的模样,杜若谦心情爽快,慢慢凑过来在他耳边轻声低语,故意吊着景翼岑的胃口,“我是谁,我永远都不可能告诉你!”

    然后,他笑了几声。

    明明还很热的天气,景翼岑却觉得很冷。

    看着杜若谦走进楼道里,景翼岑愤怒的盯着他的背影,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他并不是一个容易被人激怒的人,可是此刻,他的愤怒已经被杜若谦激到了最高值,他再也忍不住给顾灵犀打了一个电话。

    楼上。

    顾灵犀正在房间里沉思,顾灵均突然进来,把手机交给她。

    “姐,是姐夫的电话。”

    顾灵犀接过手机,却没有接通。

    几天了,他不是陪着安妮吗?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顾灵犀觉得他一定是拨错了。

    “姐,姐夫找你,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顾灵犀不想接,因为她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手机响了一会自动挂断,没想到他接着打了过来。

    顾灵犀依旧没接。

    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像催命似的,顾灵均都急了,“姐,不管你和姐夫发生什么事,他始终是你的丈夫,你这样逃避是没有用的,有什么话当面说清楚,压在心急只会更难受……姐,你要不接。我替你接了。”

    顾灵均作势就要去抢她的手机,顾灵犀只好妥协,“好,我接,不过你得出去。”

    顾灵犀谈了条件,顾灵均只好照做,等他走了,顾灵犀终于接了。

    电话一接通,就听到手机里传来景翼岑一顿劈头盖脸的吼声,“顾灵犀,我们还没有离婚,你凭什么不告而别?还有,你最好离杜若谦远一点,他根本就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他在利用你……”

    顾灵犀听着景翼岑把她数落一通,本来平静的心情被他搅成了一摊浑水。

    她本想着他打这个电话会为了上次那件事情道歉,没想到他这样的态度,她更加不可能原谅他。

    “景翼岑,你以为你是谁?你在我心里什么都不是,以后我的事情你少管,因为这和你没关系,再见!”

    “啪”的一下,她挂掉了电话直接关机,再也不想理会这个让她心烦意乱的男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