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81章 属于我的东西,任何人都休想觊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1章 属于我的东西,任何人都休想觊觎!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景翼岑的车就停在海边的入口处,三人一同上车,萧权开车,载着三人一同朝着附近的医院做检查。

    景翼岑坐在前排副驾驶,通过车内后视镜看到后座依偎在一起的姐弟两人,最后落在顾灵犀身上。

    她穿着泳衣,浑身湿漉漉的,打着赤脚,脚上全是沙子。

    他取下放在座位上的西装,向后一递。

    顾灵犀一愣。

    “穿上,别感冒了。”他的语气有些冷淡。

    他的关心有些别扭的从前排传来。

    她接过,把西装披在顾灵均身上,“灵均,披上就不冷了。”

    景翼岑眸光幽暗,然后冷冰冰的对萧权说道,“外套脱下来。”

    萧权有些紧张,他好端端的开车招谁惹谁了?但又不敢违抗,乖乖的把外套脱下递给他。

    景翼岑直接把外套往后一抛,那件西装不偏不倚的正好盖在顾灵犀的头上。

    “穿上。”他命令的口吻说道。

    顾灵犀感觉眼前一黑,把西装从头上拉下来,暗自腹诽,她怎么得罪他了嘛!

    不过她确实有点冷,于是把西装穿在身上。

    很快就到了附近的医院,顾灵均被送去做了一个全面的全身检查。

    顾灵犀紧张的等待在候诊室,景翼岑陪她坐在旁边。

    “别紧张,人既然已经醒了。就应该没事,只是例行检查,别自己吓自己。”景翼岑发现她一双手紧紧握着,知道她担心。

    顾灵犀抬头,看着他湿漉漉的头发垂下来,眼底的关心自然而然的表露出来,一时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低头看着身上的西装,顾灵犀轻轻的说道:“你不冷吗?”

    他身上穿的衬衫都湿了,肉色可显,想到他救了灵均,当时一定是情况紧急,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下水了。

    “不冷,我的身体好着……啊欠!”

    话还没说完,就打了一个喷嚏。

    顾灵犀忍不住被他逗笑了,“你看你还这么逞能,海水那么冷,刚才救灵均又废了好多体力,最应该保暖的人是你。”

    然后,把西装从自己身上脱下来。

    “不用,你披着。”景翼岑不让她脱,脸色变得格外冷酷。

    “可是你……”

    景翼岑把衣服替她扣好,面露讥诮,“难道你打算穿着这么暴,露的泳衣招摇过市?顾灵犀,我才发现你这么开放。”

    顾灵犀低头看了一眼,胸前明明捂得很严实好不好?

    “我哪有暴,露?”

    “后背都快露到屁,股了,你还想怎么暴,露。”

    顾灵犀:“……”

    “还有你的大腿,盆骨都露出来了,你是打算来场沙滩艳,遇,还是打算勾,引杜若谦?”景翼岑越说越气,想到她穿成这样和杜若谦去游泳,一股怒火急待发泄。

    顾灵犀本来被他说得不好意思,一听到杜若谦,突然就想到什么似的站起来。

    “呀,走得着急,忘了和若谦告别了。”

    看她那么担心,景翼岑一张俊脸被蒙上了一层黑色的乌云。

    景翼岑冷冰冰的语气从牙缝里蹦出来,“若谦若谦,当着你丈夫的面叫别的男人这么亲热,顾灵犀,这就是你的为妻之道?”

    顾灵犀奇怪的看着景翼岑,他怎么了?吃错药了么?她又不是第一天这么叫了,而且,这关他什么事?

    “景翼岑,若谦是我的好朋友,而且,你跟我谈为妻之道。我倒要问你,你有把我当你的妻子吗?”顾灵犀反唇相讥,想到安妮,语气也有些不满。

    景翼岑沉默,似乎被她说中了。

    顾灵犀冷哼一声,“景翼岑,你做不到的事情,就别要求别人,我不是你的附属品,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她指着自己的心,忧伤的说道:“我是一个人,我也有心,我不可能在经历了那些伤害之后还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的心会痛,会流血,它现在好不容易愈合了,请你以后不要再让它受伤。”

    景翼岑看着顾灵犀一脸痛苦,知道那件事让她受了很大的伤害,所以她才悄悄地离开他,不告而别数日,今日要不是他跟随而来,灵均溺水,他恐怕也没有勇气来见她。

    “灵犀,我为上次那件事情感到抱歉,我当时是有点冲动,我希望你明白,我不是存心的。”他委婉的说道。

    顾灵犀想到那件事情让她所受的屈,辱,虽然他们是夫妻,可是那样的行为不亚于强,暴,她接受不了。

    “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顾灵犀不屑的说道:“景翼岑,我希望你搞清楚,你心里既然有了安妮,就不要来招惹我,我虽然和你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况且我们曾经说过,等奶奶百年之后,我们就离婚,在这之前,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不会干涉你和安妮,请你也不要干涉我的生活。”

    顾灵犀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心里,痛苦蔓延。

    他凭什么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伤害自己?

    他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却能体会到她鼓了多大的勇气和他坦白这件事。

    那些话,字字如刀,一刀一刀割在他的心上。

    景翼岑心知肚明,她是一个很倔强的人,既然认定了便真的说到做到,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可是,有件事情他不得不提醒她。

    “灵犀,我可以不管你的事,但是杜若谦,你必须和他断绝关系,你涉世未深,杜若谦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不希望你受骗……”

    “够了,景翼岑,你没有资格提他。”顾灵犀不耐烦的打断他,回忆起过去的事情,伤感的道:“当你在晚宴上丢下我之后。是若谦陪着我带我远离那些是非,当我被人绑架,是若谦不顾生死的救我,你误会我伤害我,是若谦一直陪着我照顾我,他是我的朋友,我信赖他,我相信他是一个好人,请你不要污蔑他。”

    看着顾灵犀这么护着杜若谦,景翼岑心里的火山忍不住想爆发,可是看着她那么愤怒的眼神,心里就算压抑着再多的怒火也发作不出来。

    他耐着性子劝她:“灵犀,杜若谦初到南城。就卷入了景家的是非,你若觉得他是个好人,我无话可说,也许时间能证明一切。但我希望我不在你身边,你自己能够保护好自己,不要被人利用,其他的话我不想多说,你也未必会听我的话,我还有事,先走了。”

    然后,直接从顾灵犀身边走过,没有回头。

    顾灵犀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微微一痛。

    有个声音一直在内心回荡着……

    景翼岑,伤害已经造成,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我们始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算勉强在一起,也只是互相伤害。

    她忍住那些胡思乱想,告诉自己既然已经和他说清楚了,以后见面,就当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时门开了,顾灵均和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顾灵犀没空管景翼岑,上前询问,“医生,灵均怎么样?”

    “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回家休息,别感冒了。”

    医生这么说,顾灵犀这才放心。

    顾灵均左右观望,“姐,姐夫呢?”

    顾灵犀搪塞了一个理由,“他有事,先走了。”

    顾灵均还想说什么,顾灵犀已经拉着他往外走。

    出来医院,正好看到杜若谦从车上下来。

    看到顾灵犀姐弟,杜若谦赶紧跑过来。

    “灵儿,灵均没事吧?”

    “他没事。”

    杜若谦看着顾灵犀,觉得她和平时有些不一样,不由想到景翼岑在这里,忧心的问:“他呢?”

    “他走了,我们回家吧。”

    顾灵犀不想提到他。拉着顾灵均就走。

    杜若谦觉得她有点不对劲,并没多问,跟着她的脚步走过去,“我送你们回去吧。”

    顾灵犀没有拒绝,杜若谦开车载着两人回到小区。

    下了车,杜若谦准备跟着一起上电梯,顾灵犀对顾灵均说道:“灵均,你先上去,我和若谦有几句话想说。”

    顾灵均听话的先上电梯走了。

    不知为何,看到顾灵犀一路沉默寡言,杜若谦心里有些慌,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等电梯上去了,顾灵犀深呼吸,回头,语气如常的说道:“若谦,今天谢谢你让灵均这么开心,以后,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就不要来找我们了。”

    杜若谦急了,解释道:“灵儿,今天的事情是个意外,我承认我有责任不该带灵均去海边,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

    顾灵犀摇摇头,“不是因为灵均,是我自己的想法,若谦。你很优秀,长得又这么帅,我相信有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你,所以,你不用浪费那么多时间在我的身上。”

    杜若谦的表情随着她的话语越来越哀伤,紧张的问:“灵儿,是不是景翼岑和你说了什么?”

    “他没有说什么,若谦,我是一个有夫之妇,不值得你对我那么好……”她直截了当的说道。

    “可我不在乎,灵儿,你和景翼岑根本没有感情,而且他还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你根本不用在乎他的想法。”

    “可我在乎。”顾灵犀大声说道,她看着杜若谦受伤的眼神,于心不忍,最终却说出伤人的话,“不管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他始终是我的丈夫,他可以不顾夫妻情分,我却做不到像他那样,我始终是他的妻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杜若谦的眼神越来越暗淡,心也好似被人狠狠地抓着,疼得让他无法呼吸。

    顾灵犀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忍着不让它掉下来。绝情的说道:“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也不会见你,就这样,再见。”

    然后,顾灵犀逃也似的跑进了电梯,在他还没有来得及拉住她的时候,按下了关门按钮。

    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顾灵犀看着电梯外面那个失意的身影,眼泪抑制不住哗啦啦的留下来。

    她捂着胸口,觉得那里好痛好痛,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坏女人,若谦那么好。她却伤害了他。

    可是,她没有办法去面对一个那么好的男人,明知没有结果,不如早点了断,这样对大家都好。

    若谦,对不起!

    她在心里默默念着,好像这样心里的愧疚感会减轻一点!

    ……

    景翼岑从医院回来之后,换了一套整齐的西装,直接去了一家杂志社。

    办公室内。

    杂志社的主编进来,与景翼岑面对面。

    “景总日理万机,不知今日来有何贵干。”主编虚情假意的说道。

    景翼岑不想和他浪费时间,直接了当的说道:“今日我为何而来,你心里清楚,我也不喜欢拐弯抹角,你开个价吧,要多少钱。”

    主编没想到景翼岑这么直接,有点不适应,好在他见多了世面,圆滑有道,假笑道:“景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景翼岑不耐烦的向后一靠,字正圆腔的说:“你的人今日在光明小区偷拍,正好被我撞见,我能过来与你谈已经给了你很大的面子,钱随你开,但……”

    景翼岑眯着一双冷酷的黑眸。浑身散发出一股冷冽的气场,“你若爽快,皆大欢喜,你若不爽,明日,我就让这家杂志社成为历史。”

    主编感受着对面的男人传递过来的最后通牒,吓得脸色都变了。

    他自然知道,景翼岑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已经给了他足够的面子,自己若是讨价还价,下场可就真如他所说,或许这家杂志社真的会成为历史也说不定。

    只是,就这么妥协了,他很不甘。

    主编试探道:“景总,恕我冒昧的问一句,您和安妮小姐的绯闻闹得人尽皆知,若是您因此离婚,未免落下不好的名声,可若我把这组照片公之于众,您不仅能和安妮小姐顺理成章的在一起,即使离婚,对您不利的传闻也会折之过半,这对您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您这么做,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主编见景翼岑没说话,以为他有所考虑,趁机说:“景总,您要知道,我的人跟了您太太那么久,好不容易拍了点有价值的照片,明日这些照片一刊登,我们杂志的销量上升,说不定还能成为南城最有名的杂志社,放着这么大好的前景不做,我凭什么要和你做这笔买卖?”

    主编的算盘打的很精明,景翼岑不否认他说的都是事实。

    景翼岑冰冷的眸子掠过主编精明的脸,站起来,不打算和他耗下去,直接转身就走。

    “景总请留步。”主编不懂景翼岑的意思。越是捉摸不透越是紧张,连忙叫住他。“景总这是什么意思?”

    景翼岑冷笑一声,“既然你做了决定,我自然也有我的决定,我已经派人去了工商局,或许过不了两个小时,这家杂志社就得改名换姓,可惜,你想看到的大好前景,在今日之前,都只是白日做梦。”

    然后,景翼岑轻松的往外走,主编整个人都懵了。

    主编没想到景翼岑这么难对付。早已做了二手准备,他若再多言也无济于事,只能面对现实。

    “景总。”主编急了,大步上前拦在景翼岑身前,一改刚才的推三阻四,哈巴狗似的摇尾乞怜,“景总,有话好好说,一切好商量。”

    景翼岑见不惯他这幅善变的嘴脸,要不是事关重大,他也不愿和这样的人打交道降低自己的身份。

    “景总,不就是几张照片嘛,我给。我给还不成嘛,咱们没必要为了几张照片伤了和气,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主编死缠烂打,正中景翼岑下怀。

    “好,记住你说的话,现在我就要带走那些照片,包括所有的备份,我不希望以后再有人议论这件事情。”

    “不敢,不敢……”

    离开杂志社后,景翼岑刚到公司,秘书便过来说道:“总裁,有位杜先生说要找您,已经安排在会客室等着了。”

    景翼岑一听就知道是谁。

    嘴脸挂着冷笑,“来得倒是准时。”

    不过,他没有直接去会客室,而是去办公室,和平时一样处理电脑里堆积如山的文件。

    两个小时过后,秘书前来提醒,他冷淡得头也没抬,秘书只好悻悻的离开。

    过了一会,又听门外传来秘书的声音,“杜先生,总裁他很忙……”

    景翼岑关掉电脑,抬手看了一下时间,然后拨通了座机。

    “让他进来。”

    门随即一开。杜若谦气势汹汹的冲进来。

    沙发椅上的男人气定神闲的坐着,杜若谦站在对面,目光紧紧盯着他的眼睛。

    “景氏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么?”

    景翼岑眉毛一挑,不为所动。“你来干什么?”

    “你对灵儿说了什么?”他骤然抬高了音调。

    “杜若谦,你好像忘了,你口中的灵儿,她是我的妻子,我对我的妻子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应该不需要向你报备吧。”景翼岑字字珠玑,言语中带着讥讽,不怒自威,“倒是你。三番四次纠缠灵犀,这就是江城杜家的为人之道?”

    杜若谦深呼吸,一字一顿的说道,“景翼岑,我和灵儿之间坦坦荡荡,不像你只会在背后耍手段玩心机。”

    景翼岑的手指在桌面上敲击,淡定自如的讥讽,“论手段心机,比起你,我自愧不如。”

    杜若谦自然明白他暗讽他暗中联合媒体抹黑景家的事情。

    景翼岑拉开抽屉,将里面的一个牛皮纸封袋往桌子上一抛,袋子没有封死,里面的照片有几张露了出来。

    “自己看看吧!”

    杜若谦低头。不明所以的看着桌子上的牛皮纸袋,虽然只看到外面露出来的照片一角,却能够看出上面熟悉的情景。

    心里一紧,连忙将照片拿起来,光看一眼,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一张一张的看着照片,照片里全是他和顾灵犀同框的场景,他们一起去买菜,一起进入小区,一起去游泳……

    最博人眼球的就是那张他表白之后拥抱她的照片。

    景翼岑冷漠的坐在椅子上,杜若谦的表情惊骇到让他无法淡然处之。

    “这是谁拍的?”杜若谦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景翼岑。

    “你不用知道是谁拍的,重要的是,现在这些照片在我手里。怎么处理由我来决定。”

    杜若谦将照片握得紧紧的,景翼岑讽刺的道:“杜若谦,你口口声声说和灵犀之间坦坦荡荡,这些照片你也看到了,这就是你所谓的坦坦荡荡?”

    他看着杜若谦紧张的神情,字字尖锐,“如果不是我刚好撞见,明天照片刊登出来,所有的舆论都会把矛头指向灵犀,到时候,你让灵犀如何面对外界的误解和猜测?当然,以你的能力,很快就能摆平,但是人言可畏,你能保证下一次不会有人偷拍?”

    杜若谦是聪明人,他知道景翼岑的意思。

    而且他也没料到景翼岑居然会保护顾灵犀,这让他感到意外。

    “你想怎么做?”

    景翼岑悠闲的向后一靠,“杜若谦,我早就警告过你离灵犀远一点,你有什么事冲我来,我随时奉陪,但是灵犀……”他停顿了一下,一字一句的说道:“属于我的东西,任何人都休想觊觎。”

    ……

    杜若谦走后,景翼岑看着桌面上散出来的照片,随手拿起来一张。照片绿树成荫,阳光洒下,两人彼此拥抱,俨然最般配的恋人。

    一双黑眸越来越深沉,他将照片收到抽屉里锁起来,然后拿着车钥匙离开了公司。

    他直接开车来到了光明小区。

    傍晚时分,小区里活动的人多了起来,景翼岑买了一点水果和补品准备进入小区里面,碰巧看到顾灵犀买菜回来,两人相对,就这么巧遇上了。

    顾灵犀远远就看到他了,想装作没看见直接进入小区,景翼岑直接堵住了她的去路。

    “让开。”

    景翼岑没动,“灵犀,我来看看灵均。”

    “不需要。”她断然拒绝。

    景翼岑沉住气,耐心的低头看着她的头顶,“灵犀,我救了灵均,你就这么对待灵均的救命恩人?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觉得自己的姐姐忘恩负义。”

    顾灵犀早就发现他手里提着的东西,不过他的一番好意在他看来却是虚情假意。

    顾灵犀抬头,冷冰冰的说道:“景翼岑,我很感激你救了灵均,但那并不表示你就可以随意插入我们姐弟的生活,我只想过安静的日子,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

    然后,她绕了一步,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景翼岑好心好意过来,没想到吃了闭门羹不说,还被顾灵犀讽刺,心里郁闷。

    等她走后,景翼岑直接把手里的东西扔进了垃圾桶,甩手离开了小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