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82章 你还有多少男人是我不知道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2章 你还有多少男人是我不知道的?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自从顾灵犀拒绝杜若谦之后,他真的就没有来打扰她.

    这段时间,顾灵犀每天上课,回家,日子过得倒也平静。

    这日,高阳休假,特地过来找顾灵犀,还买了最新款的游戏机给顾灵均玩,顾灵均别提有多高兴。

    高阳和顾灵犀在厨房忙活,两人闲聊起来。

    “灵犀,你都搬来这么久了,不会想着一直住在这里吧。”

    顾灵犀一边削土豆,一边说:“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每天我就给孩子们上上课,回家做饭给灵均吃,虽然日子过得单调,最起码我很开心,这才是属于我的生活。”

    “可是,你毕竟是总裁的妻子,是景家少奶奶,你都出来这么久了,难道总裁没有想过接你回家?”

    “他为什么要来接我回家?”顾灵犀语气淡淡的,觉得好笑。

    高阳奇怪,那天总裁明明找她问了灵犀的地址,怎么都没动静?

    “总裁没来找过你吗?”她是急性子,这件事也太蹊跷了。

    顾灵犀聪明的意识到高阳今天不对劲,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问她,“高阳,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这……”

    高阳犹犹豫豫的样子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高阳,我们是好朋友,你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吧?”

    “怎么可能,我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高阳手指着天,顾灵犀却一副不信任的表情看着她,让她心里发毛,“灵犀,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我只不过把你的地址告诉了总裁……额,我不是故意的。是总裁说不告诉他就辞职走人,我也是没办法才……”

    顾灵犀听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难怪那天会在小区门口见到他,原来是从高阳那里知道了自己的住址。

    自从那日和他不欢而散之后,已经好多天没有他的消息了。

    高阳见顾灵犀不说话,以为她生气了,“灵犀,你原谅我吧,我也是一时糊涂为了五斗米折腰,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看在高阳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顾灵犀不打算追究,反正她不说。他也迟早有一天会找到这里。

    “我没生气。”她继续削土豆。

    高阳松了一口气,好在灵犀没生气,不然她要自责死了。

    削好土豆后,顾灵犀把土豆放在水池里冲了一下开始切。

    “不过灵犀,你和总裁若是一直这么冷战下去,难道就不担心有一天,安妮会把总裁从你身边抢走?”高阳突然严肃起来,不似平常那么毛躁,“最近你看了新闻没有?是关于安妮的。”

    顾灵犀一边切土豆一边随口问道,“安妮怎么了?”

    “听说她得了抑郁症,虽然消息封锁,不过还是被狗仔爆出来了。”

    顾灵犀动作一停,平静的说道:“狗仔的新闻能有几分可信度?”

    “是啊,像安妮这种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怎么可能得抑郁症?她一定是假借抑郁症之名打同情牌,让大家觉得她是受害者,好拴住总裁的心,哼,真是一个心机婊。”

    高阳认定安妮在这个风口浪尖上传出抑郁症,是为了给媒体制造话题,让舆论给景翼岑压力。

    顾灵犀不以为然。

    安妮如何,她一点都不关心,她现在最关心的是灵均的身体,其他人其他事都与她无关。

    高阳见顾灵犀不为所动,虽然替她打抱不平,看她那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两个人忙活了一阵终于把午饭做好了。

    吃过饭后,顾灵犀收拾完厨房,打包了饭盒,看着客厅里两个游戏迷,说道:“高阳,灵均,我有事先出去一会。”

    两个游戏精沉迷游戏,随口应了一声,顾灵犀叹气,没有打扰两个人玩游戏,提着饭盒离开了家。

    打车去了医院,顾灵犀直接朝着老夫人的病房走去。

    自老夫人昏迷之后就一直未醒,关医生虽然不说,大家心里都明白,老夫人情况不好,什么时候能醒都是未知数。

    病房里,景莲和李翰守着老夫人。

    顾灵犀看到老夫人昏迷的模样,心里一疼,然后走进来将饭盒放下,回头说,“姑姑,你还没吃饭吧,我做了排骨汤,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这段时间,景莲一直在医院陪老夫人,顾灵犀每次来都给她带饭,景莲心里非常欢喜。

    李翰走过来,帮着顾灵犀打开饭盒,殷勤的说道:“嫂子,我来帮你。”

    顾灵犀只带了景莲一人份的,没想到李翰也在,“李翰,不好意思我只带了姑姑的饭,你想吃什么?我去食堂给你买。”

    “不用不用,我……额……我吃过了。”李翰摸着后脑,随口一说,景莲的目光忍不住落在李翰身上。

    “真的吗?”顾灵犀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真的真的,不信你可以问我妈,我吃了再过来的。”

    顾灵犀没问,将饭盒递给景莲。

    景莲接过饭盒,“筷子呢?”

    顾灵犀一看,出门太急,忘了拿筷子了。

    “姑姑,你等会,我去食堂给你拿。”

    “嫂子,我陪你去。”

    顾灵犀一走,李翰准备跟上去,景莲叫住他。

    “小翰,陪妈坐会。”

    “哦。”李翰悻悻的回来,乖乖坐在景莲身边。

    景莲将饭盒放下,等顾灵犀走远了,才意味深长的问:“小翰,你明明没吃饭,为什么要撒谎?”

    她有意支走顾灵犀,就是想向他问清楚。

    李翰其实是一个很内敛的男孩,平时被景莲管着,很多话都憋在心里不说,景莲这么一问,一下子搓破了他的谎言,让他有些紧张。

    “妈,我……我……”

    他支支吾吾半天,找不到好的理由搪塞。

    景莲直接问道:“小翰,上次秦语心打了灵犀一巴掌,我见你扶着灵犀,走的时候也叫不动你。当时我还没注意,如今想想,你对灵犀,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妈!”李翰更加紧张,他从来都不善于撒谎。

    景莲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儿子的心思,她非但没生气,反而鼓励李翰,“小翰,你也长大了,感情的事情妈不会干涉你,如果你喜欢灵犀,妈可以等将来翼岑和灵犀离婚之后。请你外婆做主,让灵犀改嫁给你。”

    “真的?”李翰两眼放光。

    “当然,你和灵犀年纪相仿,妈那么喜欢灵犀,将来就算灵犀和翼岑离婚,妈也舍不得让她嫁给别人,还不如嫁给你。”

    李翰听完喜不自禁,景莲心里却开始了新的打算。

    ……

    顾灵犀从食堂拿到筷子之后原路返回,意外的看到了景翼岑。

    她远远的看着医院的小花园里,景翼岑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安妮,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那么和谐,一下子让她停住了脚步。

    ……

    景翼岑推了一阵,然后坐在花园的石凳上休息。

    将轮椅对着他,景翼岑看着安妮日渐好转的气色,心情也如今日的天气一样晴空万里。

    “安妮,出来了一阵累不累?”

    安妮经过心理辅导之后,情绪还算稳定,加上景翼岑的尽心照顾,心情也格外好。

    “翼岑,我不累。”

    “我问了医生,你的腿已经没有大碍,伤口愈合得很好,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安妮美丽的眸子微暗,“翼岑,如果我的腿一直不好,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当然。”景翼岑不假思索,“你的腿因我而受伤,我有责任和义务让你重新站起来。”

    安妮不满意这个答案,心里惶惶不安,她突然抓着景翼岑的手,难过的说道:“翼岑,我的腿虽然好了,可是留下了一道难看的疤,我担心我将来做不了模特了,你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喜欢我?”

    安妮的担忧来自于她的不自信,从前世界瞩目的那个安妮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一下子从天堂摔入地狱,景翼岑知道她心里的自卑。

    他站起来。轻轻的拥她入怀,小心翼翼的安慰,“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

    怀里的人感动的抱紧了他,景翼岑却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恰巧看到树丛后面单薄的身影。

    他感觉自己的心突然一缩,她却在两人视线交汇的刹那转身离开了。

    安妮感觉他的身体有些僵硬。“翼岑,怎么了?”

    景翼岑将视线从顾灵犀身上收回来,不动声色的说道:“安妮,我送你回去吧。”

    “嗯,好的。”

    ……

    顾灵犀从花园逃也似的离开之后,慌慌张张回到了病房。

    景莲见顾灵犀回来,脸色有些苍白,关心的问:“灵犀,你怎么了?”

    顾灵犀将筷子递过去,干笑一声,“没什么,可能走太急了。”

    景莲接过筷子开始吃饭,嘴里不忘念叨,“这孩子,平时挺稳重的,今日这是怎么了?小翰,快倒杯水给灵犀喝。”

    李翰机灵的倒了一杯水给她递过去,“嫂子,辛苦了,坐下休息一会吧。”

    “谢谢!”

    李翰搬了椅子过来。顾灵犀坐下,握着水杯开始喝水。

    景莲一边吃饭,一边夸赞,“灵犀,你的手艺真不错,比佩姨做的都好吃,也难怪妈这么喜欢你,要是我,我也喜欢你这样的媳妇,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秦语心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顾灵犀听到这话,知道她和秦语心不和,不便多言。“姑姑,如果你喜欢,以后我天天给您送饭。”

    景莲笑逐颜开,“灵犀,你是聪慧的姑娘,平时秦语心和你针锋相对,我没少帮你,我是打心眼里就很喜欢你。”

    顾灵犀淡淡一笑,“姑姑,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姑姑知道你在景家受了很多委屈,翼岑不爱你,秦语心和你作对,你这个儿媳妇也难当,平日里我最见不得秦语心那副作威作福的嘴脸,你放心,以后她要是敢欺负你,姑姑替你做主。”

    景莲突然这么热心,顾灵犀有点意外。

    她笑笑,“谢谢姑姑。”

    “谢什么,我们是一家人。”

    顾灵犀笑容勉强,虽说景莲平时没少帮自己说话,基本是和秦语心抬杠的时候顺便说的,今日这是怎么了?突然对她大献殷勤,让她很不习惯。

    她坐了一会便找借口离开,景莲没挽留,临走的时候让李翰送她。

    “姑姑,不用了,我出门就可以打的。”

    “打的多不安全,让小翰送你,这年头像你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在外就是要注意安全,身边没有一个男人怎么行。”

    顾灵犀觉得景莲热情得让她招架不住,李翰已经主动帮她拿包,率先走出去,“嫂子,我送你。”

    顾灵犀只好跟在后面,和李翰一起出去。

    两个人并排走在空荡荡的走廊上,就连脚步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

    “李翰,你把包给我吧。我自己拿。”

    顾灵犀绕到他身前,准备接过自己的包,李翰却不让。

    “嫂子没事,我帮你拿和你自己拿都一样。”

    顾灵犀觉得很别扭,今天景莲对自己那么热心,就连李翰也这么热情,让她觉得心里没着落。

    “李翰,你回去吧,我不用你送。”顾灵犀站住脚步。

    “嫂子,妈说让我送你。”李翰怕拒绝,搬出景莲当借口。

    “不用了,你还是在医院好好陪着奶奶吧,我一个人能回去。”

    顾灵犀再三拒绝,对于不善和女人打交道的李翰来说,无疑是一个难题。

    顾灵犀直接从他手里拿过自己的包准备走,没意识到身后有一张病床被紧急推过来。

    “让开,让开……”

    这是一张急救病床,医生和家属一起推着往急救室跑去,顾灵犀没注意,差点就要撞到的时候,李翰眼疾手快的抱着顾灵犀的腰翻转几圈,这才护住她没有被撞到。

    虚惊一场。

    顾灵犀惊惶未定,心跳飞快。

    “嫂子,你没事吧?”

    顾灵犀捂着胸口,还好有李翰,不然这一撞不仅耽误病人治病,自己也会受伤。

    “没事,谢谢你。”

    她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突然发现两个人靠得很近,鼻尖几乎碰到了一起,而他们的身体也紧紧挨着,李翰一双手从腰上环绕,将她抱在怀里。

    这样的姿势,暧,昧得让她赶紧挣脱,却在这时,一个声音冷冰冰的从头顶响起。

    “你们在干什么?”

    她心里一颤,还没有反应过来,胳膊就被人用力一拽,直接拽入了另一个怀抱。

    不同于李翰的拥抱,这一抱特别的霸道,把她的手臂都嘞疼了。

    “大哥。”李翰看着景翼岑那双冷若冰霜的眸子,瞬间感觉置身冰窖一样全身打寒颤。

    “李翰,没想到你平日里安分守己,居然也开始动那些歪心思。”景翼岑讥讽道。

    李翰一向敬佩景翼岑在商场上的魄力,自知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他如此一说,更是心虚得不敢看他的眼睛。

    “大哥……”

    “还不快滚!”

    李翰被他冷冰冰的吼声刺激得浑身一颤,赶紧逃命。

    顾灵犀眼睁睁看着李翰被景翼岑吓成那个样子,顿时反感的想挣脱他的臂膀。

    “景翼岑你发什么疯,李翰好心好意救了我,你怎么能这么说他?”

    景翼岑回头,嘴角勾勒出一丝玩味的冷笑,“顾灵犀,你是不是心疼了?”

    “你胡说什么?放手!”她羞愤的挣扎。

    景翼岑另一只手伸过来将她抱得更牢,讽刺道:“我不过是说他两句,你就这么激动了,刚才要不是我出现,你们还打算抱多久?”

    “景翼岑,你简直不可理喻。”

    她气愤得小脸都憋红了,世界上怎么有他这么不讲道理的人?

    “景翼岑,放手。”

    见她这么激动,景翼岑的情绪也有了一丝起伏,声音比石头还要坚硬冷酷,“顾灵犀。没想到你魅力这么大,一个杜若谦就算了,连李翰也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你还有多少男人是我不知道的?嗯?”

    顾灵犀欲哭无泪,一双手不断在他身上敲打,“疯子,你放手。”

    “我不放,你要是不说,我就不客气。”

    冷酷的语气,如凉水一样从头顶浇灌,让她浑身发冷。

    脑海里不由想到那日在开水房的事情,他失控一般的撕扯她的衣服,强吻她,让她受到身体和心理上的屈,辱。

    她害怕那种事情再发生一遍,突然激动的一巴掌甩过去,那个巴掌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他愤怒的脸上。

    “景翼岑,你凭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可以肆无忌惮的管着我,伤害我?”

    她忍住通红的眼眶,用力将他推开,景翼岑被那一巴掌打得懵了,看到她绝情的眼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顾灵犀对他失望透顶,“景翼岑,你和安妮在一起的时候说的那些话,与你现在的行为简直可笑,你既然喜欢她,就不要来管我,你刚刚抱着另一个女人甜言蜜语,转身就来管我的事,你的每一个碰触都让我无比恶心……”

    她顿了顿,语气更加幽冷,“请你不要一边哄着安妮一边又在我面前装情圣,我告诉你,我很反感,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为你的行为感到可耻。”

    景翼岑浑身一凛,仿佛置身冰窖一样僵在原地。

    顾灵犀毫不留情的从他身旁离开,再也不想看到这个让她遍体鳞伤的男人,直接从电梯下去。

    顾灵犀现在医院门口,准备打车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一个陌生电话。

    她以为是买房贷款之类的垃圾电话,不准备接,可是手机一直在响,她只好接了。

    “喂。”

    “嫂子,你没事吧?”李翰关心的问候从手机里传来。

    “我没事,刚才的事情对不起,你救了我,却被你大哥误会。”顾灵犀婉转的道歉。

    “没事就好。”

    避免尴尬,顾灵犀转移话题,“李翰,你打电话给我还有什么事?”

    李翰这才想起来正事,“是这样的,嫂子,我刚回来,我妈说外婆有反应了,已经送去诊断了。”

    “真的?”顾灵犀欣喜若狂,“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顾灵犀往回跑,片刻不敢耽误,很快就来到了病房。

    李翰等着她。

    “奶奶呢?”她看着病房内空荡荡的床铺,紧张的问。

    “嫂子,我妈让我等你,你跟我来。”

    然后,带着她来到了检查室。

    室外,景翼岑也在那里等候。

    看到顾灵犀和李翰一起出现。景翼岑的呼吸紧绷,每一个眼神就像刀子一样刮在两人身上。

    顾灵犀觉得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现在已经被景翼岑凌迟千百万了。

    “姑姑,奶奶没事吧?”顾灵犀忽略他的目光,上前询问。

    “刚才妈的手指动了一下,关医生把她送去诊断了,结果还没有出来,只能耐心等候。”

    没有消息说明这个消息还不算坏,顾灵犀安了心,耐心的坐在椅子上等待。

    景翼岑也坐在旁边。

    也许是因为刚才的不愉快,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秦语心得知消息从安妮的病房急匆匆的赶过来,见大家都在,来到景翼岑身边询问。“翼岑,妈醒了没有?”

    “在里面,还不知道情况。”

    秦语心看到旁边的顾灵犀,不免又是一顿冷嘲热讽,“顾灵犀,你还知道回来,你不是搬出景家了吗,我还以为你在外逍遥自在永远都不回来了呢。”

    顾灵犀不想和秦语心争辩,因为这只会助长她的气焰。

    李翰见顾灵犀受委屈,忍不住为她说两句,“舅妈,嫂子虽然离开了景家,这段时间一直往医院跑,她心里比谁都惦记着外婆。”

    秦语心冷眼一撇,讥讽道:“李翰,你和她是什么关系?用得着你为她出头?”

    李翰被秦语心一语中的,说不出话来。

    景莲平时最疼李翰,秦语心和自己斗嘴就算了,现在连儿子也被骂,自然气不过。

    她拉着李翰将他护在身后与秦语心对峙,“大嫂,你怎么说话呢?小翰好歹是你的外甥,你这是什么态度?况且他说错什么了?灵犀就算搬出去心也在妈这里,哪像你,气走了我哥,还好意思赖在景家不走,妈昏迷这么久你来看过她几次?现在在这里装什么好人?”

    “你……”秦语心气结,这事是她没占到理,自然理亏。

    她看着景莲护犊,李翰对她充满敌视,顾灵犀和景翼岑在一旁置身事外,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又气又恨的讥笑道:“景莲,你这么护着灵犀,连李翰也帮着灵犀说话,我怎么觉得,你们才像一家人?”

    顾灵犀听到这话,放在膝盖上的手指握得更紧。

    秦语心很明显是唯恐天下不乱,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加上刚才景翼岑就已经误会了她和李翰,顾灵犀能够感觉周围一股冷冽的气息从脚底下直窜进心里,让她浑身发冷。

    景翼岑突然站起来,大声呵斥,“妈,你不要说了。”

    秦语心不服气,见景翼岑脸色铁青,怕儿子更生气,只好暂时忍耐。

    这时,检查室的门开了。

    关医生走出来,大家也围了上去,关医生脸色放松,对大家宣布,“老夫人已经醒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