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83章 景翼岑,你不要太自作多情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3章 景翼岑,你不要太自作多情了!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关医生的话让大家悬着的一颗心落下。

    顾灵犀回头,从检查室推出一张白色的病床,顾灵犀赶紧跑上前。

    老夫人虚弱的睁着眼睛,看到顾灵犀喜极而泣的表情,她也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奶奶。”顾灵犀轻唤,眼泪瞬间落下。

    老夫人的眼眶也湿了,嘴角却挂着笑容,“灵犀,你瘦了。”

    顾灵犀心里暖暖的,就算景家没有人真正关心自己,至少在奶奶心里,她依旧是那个她最疼爱的孙女。

    “老夫人需要休息,先把她推到病房吧。”关医生建议。

    顾灵犀连忙抹掉眼泪,帮忙推车,景翼岑也在旁边和她一起推。

    将老夫人安放在病床上之后,病房里也围满了人。

    顾灵犀坐在床头的椅子上,手一直紧紧被老夫人牵着,可想而知在老夫人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

    秦语心在一旁站着,儿媳和孙媳的待遇天差地别。

    秦语心更加嫉妒,嘴上却开始讨好,“妈,您总算醒了,您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您昏迷不醒,我是茶不思饭不想,不知道多担心你。”

    “大嫂,你说这话都不脸红吗?妈躺在床上这么久,你来看过几次?还好意思说自己茶不思饭不想,我看你吃嘛嘛香,养得不知道多白白嫩嫩的呢。”景莲为了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趁机出气。

    秦语心气急,“景莲,不说话你会死是吧?”

    “切,谁叫我最看不惯有的人惺惺作态的样子,看着就恶心。”

    景莲得意的看着秦语心气得通红的脸色,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秦语心还想骂街,老夫人突然动怒了。“吵吵吵,刚才在里面检查就听到你们两个吵来吵去的,听得我心都烦了,现在我醒了,你们看也看了,该干嘛干嘛去,别在我面前吵,免得我病好了又给你们吵晕过去。”

    “妈……”

    “妈!”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准备恶人先告状,老夫人怒斥一声,“够了,都滚出去!”

    秦语心和景莲未免老夫人动气,加上留在这确实惹人讨厌。只好先后离开了。

    “妈。”李翰看了顾灵犀和景翼岑一眼,两人一左一右围着老夫人,觉得自己多余,便也跟着景莲走了。

    病房里只剩下三个人,顾灵犀看着老夫人动怒之后脸色涨得红了,担忧道:“奶奶,别生气了,小心身体。”

    老夫人想到刚才的事情就生气,看到顾灵犀心情总算好了。

    “灵犀,这段时间委屈你了,你放心,奶奶一时半会还死不了。要不然,看着你被她们这样欺负,奶奶死也不安心。”

    “奶奶,您好好的一定长命百岁。”顾灵犀很怕那个字眼,下意识的握紧了老夫人的手,鼻子微酸,“奶奶,只要您好好活着,灵犀就不委屈。”

    “乖孩子。”老夫人欣慰的说道,然后转头看着景翼岑,表情严厉了几分,“翼岑,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好好的照顾灵犀?你妈没欺负灵犀吧?”

    景翼岑动了动唇,正想说话,顾灵犀却抢了过去,“奶奶,我很好,翼岑他……对我很好,你不用担心了。”

    景翼岑抬头看着顾灵犀,她面带微笑的安慰老夫人,看上去那么自然,就好像她真的如自己所言过得很幸福。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放心了。”老夫人终于安心,将两个人的手拉着放到一起,紧紧握着。

    顾灵犀和景翼岑互相看了一眼,视线交汇,他看到她清亮的眼眸里浮现出自己的影子,心里微微一动。

    ……

    护士准点走进来给老夫人输液,叮嘱老夫人要多注意,老夫人一边输液一边睡着了。

    过了一会,顾灵犀看了看时间,站起来准备走。

    “我下午还有课,先走了。”

    “我送你。”景翼岑也跟着站起来。

    顾灵犀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病房。

    长长的走廊上,两个人的脚步刻意放慢,谁也没有先开口。

    这段时间他们之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两人单独在一起除了吵架还是吵架,顾灵犀厌了。

    说话比沉默更难,也许沉默才是两个人相处的最好方式,至少现在,她觉得很舒服。

    本以为可以安安静静走完这条路,不巧,景翼岑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是安妮打来的。

    顾灵犀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见他犹豫,就知道是谁打的这个电话。

    电话一直响,景翼岑没接,顾灵犀听着连续不断的铃声,心里也乱糟糟的有些心烦,开口道:“你去陪她吧,我先走了。”

    她迈开步子直接走了,景翼岑看着她瘦小的背影渐行渐远,下定决心将电话挂断,然后关机。

    他飞快的跟上去。

    “灵犀,安妮得了抑郁症,你不要多想。”

    他跟上来,不知为何会向她解释。

    顾灵犀想起高阳说安妮得了抑郁症的事情,原来是真的。

    她站定脚步,眸色暗淡,语气平平,“你不用向我解释,我也不想知道你们的事情。”

    她的表情波澜不惊,好像这件事确实与他无关,这段时间他觉得心力交瘁,有些话忍不住卡在喉咙里急待宣泄。

    “那天她看到我们……”

    顾灵犀憎恶的看了他一眼,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安妮跑了之后,从楼梯上摔下来。小腿被玻璃划伤,缝了二十多针,也许一辈子都会落下伤痕,醒来后她知道自己再也做不了模特,情绪崩溃,所以得了抑郁症。”

    看着他黯然神伤的表情,顾灵犀心里却掠过一丝酸楚。

    那天,她的腿,不也被开水烫伤,落下一辈子除不去的丑陋伤疤?

    这些他从来都不知道。

    她冷冰冰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和我说这些干嘛?难道你以为我会在意你和安妮的事情?景翼岑,你未免也太自作多情了。”

    她弯起嘴角。一抹讥诮浮现在她美丽的脸上,“这段时间你也看到了,我过得不知道多开心,我根本不在乎你陪在谁身边,你又何必自欺欺人的来向我解释?”

    她的眼神充满不屑的看着他,仿佛将他看穿,他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受到了极大的凌,辱一样疼痛起来。

    顾灵犀准备走,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说道:“还有,奶奶刚醒,我不希望她因为我们的事情担心,所以刚才我才说你对我很好,也许这让你产生了误会……景翼岑,你不要忘了,从前,你不也一样为了哄奶奶开心而和我逢场作戏?所以你应该比我清楚,凡事不要入戏太深,不然,心痛了,没有人会怜悯。”

    景翼岑第一次发现,原来语言真的是一把锋利的刀子,他从前只觉得她性格倔强,现在才知道她就像一只刺猬,她的心不仅坚硬,浑身的刺都能让你遍体鳞伤。

    顾灵犀走了,就好像打了一场胜利的仗一样潇洒的离开。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景翼岑才虚软的背靠着墙壁,脑海里回放着顾灵犀一针见血的话,每一个字都刺在他心里,让他疼痛不已……

    ……

    “翼岑,你怎么在这里?”

    秦语心突然出现,远远跑过来,累得气喘吁吁。

    “翼岑,安妮打你电话怎么不接?这会她看不到你不知道多伤心,你快去看看她吧。”

    景翼岑想到安妮。心里就感觉压抑。

    “她怎么了?”他淡漠的问,状似关心,心思却飘到了九霄云外。

    “还不是老样子,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秦语心拉着他的胳膊,想拉他走。

    景翼岑不耐烦的挣脱,按了按额头,头痛的说道:“奶奶那里没人照看,我先陪陪奶奶。”

    然后,他直接往回走。

    “翼岑……”

    秦语心叫他,景翼岑没理会。

    看着景翼岑渐行渐远,秦语心不放心安妮,又急匆匆的往安妮的病房跑。

    安妮坐在病床上期待的向门外张望,终于看到秦语心回来了。

    “阿姨。”

    她露出绝美的笑容,当她看到秦语心身后空空如也,美丽的笑容渐渐褪下。

    “翼岑呢?”

    秦语心看到安妮失望的表情,怕她激动,安慰道:“翼岑的奶奶醒了没人照看,他要陪着,安妮,阿姨来陪你也是一样的。”

    秦语心这么说,安妮知道她不能太不懂事,老夫人怎么说也比她重要。

    她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没事。”

    “安妮,你放心。有阿姨在,阿姨保证不会让顾灵犀有可趁之机。”

    安妮担心的何止这些,老夫人这一醒,怕是很多事情都要变了。

    “阿姨,老夫人那么喜欢灵犀,你说万一她知道灵犀离开景家,会不会让她回来?”

    “我妈虽然醒了,暂时还要留院观察,为了她的身体着想,景家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他们是不会说的,再说了,就算以后妈知道了。我也会想办法阻止顾灵犀重回景家。”秦语心阴冷的道。

    安妮这才放心,又和秦语心聊了几句,安安心心的睡了。

    ……

    顾灵犀上了一下午的课,虽然很累,但是看到孩子们画画的水平越来越进步,作为老师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快到放学时间,顾灵犀给孩子们布置了任务,收拾好画具准备放学。

    “顾灵犀,顾灵犀,你给我出来。”

    一个嚣张的声音从教室外面进来,顾灵犀抬头,看到秦语心火急火燎的冲到教室,站在她面前双手叉腰怒气冲冲的说道:“顾灵犀,你果然躲在这里。”

    教室里还有很多同学,这时候,培训班外面聚集了很多前来接孩子的家长,大家看到秦语心来找麻烦,看热闹的围观人群越来越多。

    顾灵犀不想闹事,慢条斯理的收拾画箱,“妈,你有什么事等我放学之后再说吧,我要送孩子们放学。”

    秦语心一脚踢翻了顾灵犀手里的画箱,里面的铅笔,画笔,甚至颜料盒瞬间洒满了一地。

    顾灵犀握紧了五指,努力隐忍。

    “顾灵犀,你是怕丢人现眼吧。”秦语心看着顾灵犀一身的颜料,五颜六色的,别提多解气。

    顾灵犀站起来,看着面前打扮如贵妇却心如蛇蝎的女人,忍无可忍的道:“妈你干什么?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干嘛动手动脚?”

    秦语心厚颜无耻的笑道:“我就是动手怎么了,难道你还想还手不成?”

    “你!”

    顾灵犀气结,她一直敬她是长辈,平时能忍则忍,今日她实在太过分了。

    “怎么着。眼睛瞪那么大,你还想打我?”秦语心嘚瑟的说道:“顾灵犀,我好歹是你婆婆,我谅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顾灵犀从来没有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她敬她一分,她得寸进尺,她再也忍不住反击,“妈,我知道你是我婆婆,我也不敢把你怎么样,但是你不要以为你仗着婆婆的身份,就可以随意欺负我。你这个为老不尊的老女人。”

    “顾灵犀,你竟敢骂我,啊!”秦语心没料到顾灵犀居然会回嘴,而且还骂她,气得张牙舞爪的冲过去,“我要打死你这个小贱人。”

    眼见秦语心疯了一样冲过来,顾灵犀连忙侧开身子,秦语心踩到颜料一滑,整个人直接朝着画架一摔。

    噼里啪啦。

    声音震耳欲聋,秦语心直接摔成了狗吃屎。

    “哎哟。”

    秦语心五官扭曲成一团,厚厚的脂粉一层一层的往下掉,花了的妆像鬼一样狼狈。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身下全是铁架子,她这下摔得不轻。

    “妈。”

    顾灵犀想扶起她,秦语心却愤怒的甩手,“贱人,不用你虚情假意。”

    要不是看在她很严重的份上,顾灵犀绝对不会自讨没趣,既然她不要她管,她也不想管,打算收拾东西一走了之。

    周围传来小声议论,这时,秦语心却急中生智,突然哭天喊地的在地上打滚,“我不活了,我是个苦命的婆婆,儿媳妇在家作威作福,不管我儿子,还要打我,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情况瞬间逆转,本来看热闹的家长一下子被秦语心鬼哭狼嚎的样子深受感染,加上秦语心确实摔了,不管谁先动手,作为年轻的小辈,顾灵犀已经失去了为自己辩解的机会,直接被定罪。

    “这媳妇也太恶毒了,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打婆婆啊。”

    “咱们国家提倡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全给败坏了。”

    “这样的人怎么配当老师?岂不是教坏我的孩子?”

    ……

    顾灵犀面对大家的议论,觉得自己就像被钉在了耻辱柱上,接受着传统教条的鞭策和洗礼。

    秦语心越哭越大声,大家的议论也从道义转变为人品上,纷纷骂顾灵犀人品差,没良心,恶毒,不要脸等字眼也越来越过分的从周围传来。

    顾灵犀的脑子里乱哄哄的,她的心好乱,那些指责就像刀子一样不负责任的刮在她的身上,让她无处可躲。

    “你们说够了没有?”

    就在顾灵犀不知道怎么办时,一个冷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灵犀。”杜若谦从教室外面进来,看了地上的秦语心一眼,然后拉着她直接往外走。

    顾灵犀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浑浑噩噩的被杜若谦拉走,身后的议论声依旧缠绕着她,不管她逃到哪里,她都甩不掉。

    秦语心没料到有人来救走顾灵犀,她虽然只看杜若谦一眼,以她敏锐的观察力判断出杜若谦气质卓越,非富即贵,心里别提多气愤。

    她抓住机会又是一声哭天喊地,“大家看看,这就是我的好儿媳,公然在外找野男人,简直是不要脸。”

    这下更是激起了民愤,大家的议论越来越激烈,只可惜,顾灵犀已经听不到了。

    ……

    杜若谦将顾灵犀带到自己的车内,让她远离外界的干扰。

    看着她目光呆滞,浑身发抖,握紧的手指关节都泛白了,杜若谦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流言蜚语字如刀,一刀一刀割她心,伤她身。

    他知道她在隐忍。

    杜若谦握紧她的手,心疼她的委屈,“灵儿,想哭就哭出来吧!”

    温柔的安慰一瞬间将她心里的委屈宣泄出来,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杜若谦怜惜的看着她,将她抱在怀里安慰,“别伤心了,那些人无论说什么都与你无关,你没必要为了陌生人的误解而伤了自己。”

    顾灵犀一边哭一边喊,“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已经离开了,她为什么不放过我?”

    听着她委屈的哭声,杜若谦感同身受,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耐心的听着她的苦水,直到她哭累了,也发泄了,车内也安静下来。

    顾灵犀并不为秦语心伤心,只是想哭一下,一下下就好,所以她很快就不哭了,擦干眼泪从杜若谦怀里直起身子,抬头看着眼前的人,红通通的眼睛惊讶的看着他。

    “若谦,是你?”

    杜若谦耸耸肩,“显而易见。”

    顾灵犀的表情呆呆的,完全没有料到是杜若谦带她逃离那样的境地。

    自从上次拒绝他之后,她以为他再也不会出现了。

    “你怎么来了?”

    杜若谦的眼神变得深邃,满目柔情的看着她的眼睛,“灵儿,就算你不想见到我,我也忍不住想见到你,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培训班外面徘徊,我想着只要能远远的看你一眼,于我来说也知足了。”

    顾灵犀听着他的一番情深意重的话语,整个人就像被定住了似的没有反应,她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咚咚直跳的声音,快要冲破身体。

    “若谦……”她该说什么来偿还他的深情?

    “灵儿,你不要觉得有负担,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你完全可以不用在意我的感受。”杜若谦柔声道:“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如果你还愿意像从前一样把我当朋友,我以后不会再说这样的话,我们可以一直做好朋友,可以吗?灵儿。”

    顾灵犀沉默,她完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来回应她。

    杜若谦淡笑,“灵儿,你不说我就当你答应了。”

    顾灵犀抿抿唇,轻轻的应了一声。“好!”

    杜若谦欣喜若狂。

    他忍着强烈的欢喜,表面上镇定自若,疑问:“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她是我婆婆。”

    杜若谦了然,原来她就是上次绑架她的景夫人,有这样的恶毒婆婆,可想而知她在景家的日子有多难过。

    “若谦。”

    顾灵犀主动和他说话,“这段时间你去哪了?我还以为你回江城了。”

    她拒绝他之后心里一直难安,他在南城人生地不熟,他的出现带给她的意外实在太震撼,让她莫名心安。

    “我最近在筹备自己的公司。”他诚实的道。

    “公司?”

    “是的,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说过我是来南城做生意的。来了这么久了,市场也基本了解清楚,该创办自己的一番事业了。”

    “那你准备开什么公司?”顾灵犀好奇。

    杜若谦直言不讳,“我调查了一下南城的商业产链,发现不管从重工业到轻工业乃至平常的酒店餐饮,景氏都独占鳌头,可以说,任何人想到在南城拥有一席之地,必然要和景氏合作才能经营下去。”

    顾灵犀知道景氏涉猎广泛,在南城是数一数二的,杜若谦说的一点都不夸张。

    “那你还来这里开公司。”

    杜若谦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景氏虽然强大。不过有一个领域他们一直绩效平平,可以让我有所突破。”

    “什么领域?”

    “娱乐产业。”

    娱乐?

    顾灵犀不太懂商业,听得云里雾里。

    杜若谦看着她这么迷糊的样子,觉得好可爱,耐心的解答,“如今娱乐事业是发展速度最快,传播最广最容易见效的一种新型产业,我打算开一家娱乐公司,培养一批有实力的演员,歌手,模特等,让他们实现自己的梦想,不仅如此,我还要让旗下子公司从文化,游戏,研发APP等领域去扩展自己的版图,让不同行业融会贯通,让IP实现最大价值化……这样,我的公司才能尽快起步,在南城站稳脚跟。”

    顾灵犀听着他一番凯凯而谈,虽然听不懂,打心眼里却佩服他在短短时间内能够找到这么好的突破点。

    “若谦,那祝你马到成功。”顾灵犀由衷的祝福他。

    杜若谦眉毛一挑,“光嘴上祝福怎么行。”

    “你想怎样?”顾灵犀有些紧张。

    杜若谦失笑,“不如你请我吃饭吧!”

    呼……

    这简单!

    “那好,不过……我还没发工资,不能请你去高档的餐厅。”她事先声明。

    看她小财奴的表情,杜若谦心情大好,“随便吃什么都行。”

    顾灵犀高兴的打了一个响指,“一言为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