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84章 电梯壁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4章 电梯壁咚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今天周末,顾灵犀整天没课,一大早就来医院照顾老夫人。..

    自老夫人醒后,景翼岑几乎片刻不离,所以顾灵犀每次来都能看到他。

    顾灵犀带了丰富的早餐过来,她将豆浆油条递给景翼岑,“趁热吃吧。”

    景翼岑抬头,短暂的视线交汇,她匆匆移开视线。

    老夫人年纪大了,心却如明镜似的,这两天她醒了,顾灵犀和景翼岑虽然寸步不离的照顾自己,但她感觉两人之间气氛不对,好似有隔阂。

    她喝了一口豆浆,细细品味了一下,“灵犀,这豆浆不是佩姨的手艺吧。”

    顾灵犀顿了一下,小心的问,“怎么了?”

    “佩姨的豆浆我喝了几十年,味道早已铭记于心,豆浆虽然是一样的,味道却不对。”

    没想到老夫人明察秋毫,顾灵犀心里紧张,却笑着说道:“奶奶您的舌头真厉害,佩姨这两天请假了,所以我才在外面买的早餐。”

    “是吗?”老夫人狐疑的看了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外面的早餐再好吃,还是比不上家里的干净卫生,人也一样,外面再好,终究没家里好,灵犀,翼岑,这段时间你们辛苦了,以后就让景莲和语心过来照顾我,你们小两口就不用天天跑过来了。”

    顾灵犀偷偷看了一眼景翼岑。只听他顺从的回应,“好的,奶奶。”

    老夫人喝了几口豆浆,佩姨几十年的手艺将她的嘴巴养刁了,喝了几口便喝不下去了。

    “翼岑,我醒了之后,怎么没看到你爸过来?”老夫人突然问道。

    顾灵犀再次偷看景翼岑的脸色,见他反应如常,淡淡的说道:“爸出差了。”

    “这孩子一向孝顺,好久不见,我心里也惦记着他,不管多忙,总该打个电话过来问候一下我吧。”

    老夫人念叨了几句,顾灵犀和景翼岑安静的听着,过了一会,老夫人又躺下,“翼岑,你去上班吧,灵犀,你也回去吧。我想睡会。”

    两个人站起来和老夫人告别之后,一起离开了病房。

    轻轻的关上病房门,两个人并排走在走廊上,这时候还早,走廊没有什么人。安静得连对方的呼吸声都能听到。

    直到站在电梯口等电梯,景翼岑终于按耐不住,先开口唤她,“灵犀。”

    顾灵犀心里好似漏了一拍,没有抬头,看着电梯紧闭的两扇门,回应,“嗯?”

    “不如……你搬回来吧!”他深思熟虑之后说道。

    搬回去。

    顾灵犀屏住呼吸,想到那天秦语心冲进教室欺负她的情景,她已经离开了景家,秦语心都不放过她,再回去,恐怕日子更艰难。

    见顾灵犀不说话,景翼岑说道:“刚才你也看到了,奶奶心如明镜,你搬出去的事情瞒不了多久,如果被她知道你离开了景家,她还在养病,万一急火攻心,对她的身体也不好。”

    景翼岑说的有道理。

    自老夫人醒后,顾灵犀不是没有考虑这一点,只是她还没有做好回景家的准备。

    那个家,除了奶奶,没有什么是让她留恋的。

    “我考虑一下吧!”她轻轻的说道,抬头看着他的脸,看到他的目光正好与自己对上,又匆匆别开视线,尴尬的转移话题,“爸最近还好吗?”

    自从爸妈闹离婚后,景睿便去酒店暂住,今日奶奶一提,若是被奶奶知道两个人闹离婚,事态比她离开景家更严重。

    景翼岑深呼吸,“爸这次铁了心要离婚,我劝也劝了,本来以为奶奶醒了,妈至少会打个电话通知爸一声,现在看来他们两个还在冷战中。”

    “你和爸说一声吧,免得奶奶担心。”

    “嗯,好!”

    “叮”

    电梯门刚好开了,两人一同走到电梯入口,身后突然涌入大片人群,景翼岑和顾灵犀被挤到最里面的墙角。

    由于大家都想占一席之地,顾灵犀的身子差点就撞到墙。

    “啊!”

    “小心!”景翼岑的手突然把她绵软的身子揽入怀中,用自己强壮的身体为她隔出一个舒适的空间。

    男人霸道的气息扑面而来,她抬头看着他,能够看到他额头上青筋突起,明显在用力。

    电梯里很拥挤,顾灵犀被他抱着不敢动,屏住呼吸,眼睛一直看着电梯楼层的按钮,希望快点下去。

    老天爷像是故意和她作对一样,每到一层,电梯就停一下,尽管大家都在抱怨也无济于事。

    顾灵犀感觉自己的身体和他紧紧相贴,特别是下腹好像有什么东西抵着她,让她觉得不舒服,而且那个东西越来越大,像烙铁一样烫着她。

    顾灵犀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目光变得炙热无比,呼吸越来越急促,令她一下子羞红了脸。

    加上电梯人多,温度升高,顾灵犀更加紧张害怕,身体也越来越僵。

    她下意识的往里挪,景翼岑喑哑的在她耳边低语,“别动。”

    她难为情的看着他的眼睛,发现他双眼猩红,那目光就像盯着猎物一样让她心惊肉跳。

    “叮。”

    电梯终于到了一楼,大家陆陆续续出去,很快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顾灵犀心里一松,准备走。景翼岑却没动,身体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将她禁锢在电梯一角。

    顾灵犀抱怨的提醒他,“到了。”

    “我知道。”他明知故犯,眼睛红红的看着她。

    顾灵犀羞愤的怒道,对上他迷离的眼神,“你快放开我。”

    “再等一会,很快就好。”他的声音不似平常,有些沙哑。

    顾灵犀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低低的咒骂,“你变态!”

    看着她害羞的表情,特别是脸颊上那两片羞红在她拘谨的表情下显得更加动人。景翼岑只觉心头一热,更加硬,挺。

    “你!”

    顾灵犀倒抽一口凉气,背脊一直,心里咚咚直跳,怕怕的看着他。

    她的眼神无辜得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白兔,让他坚硬无比的心募的一软。

    “灵犀,你不知道一个女人这样看着一个男人,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他坏坏的看着她红苹果一样的脸蛋笑道。

    顾灵犀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咬死他。

    明明是他欺负自己,反倒怪起她来了。

    这时,电梯外面有人准备进来,一看到里面一对男女光天化日之下在电梯里面玩壁咚,识趣的年轻人装作没看见绕道,不识趣的中老年人开始闲言碎语。

    “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世风日下的还要不要脸了。”

    “如此饥渴,简直丢人现眼。”

    顾灵犀被骂得都快哭了,她委屈的低头,身子也尽量往里缩了缩,生怕被人看到自己的脸。

    景翼岑俊脸一黑,正要反击,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熟悉而柔美的声音,“翼岑?”

    那个声音,不止景翼岑,就连顾灵犀也震惊得目瞪口呆。

    景翼岑回头一看,只见秦语心站在电梯口,手上推着轮椅,轮椅上的安妮呆呆的看着两人,一股浓烈的忧伤从她的眼底传到她的心底。

    熟悉的痛苦蔓延周身,她以为她可以忘记那些伤害,却没想到伤害来得措手不及,这才多久,他们两个人又搞到一起。

    景翼岑觉得浑身麻麻的,就像一股电流从心里淌过,让他无法自处。

    安妮却突然推着轮子,伤心欲绝的想躲避他。

    “安妮,你听我解释。”景翼岑放开顾灵犀。直接冲过来去追。

    顾灵犀被放开,本就僵硬的身子没了支撑,一下子摔倒在地,等她反应过来,景翼岑已经追着安妮离开了。

    “顾灵犀,你真是不要脸。”秦语心踩着高跟鞋气呼呼的走进电梯,直接用她的尖头鞋踢了两下她的腹部。

    顾灵犀痛苦的就像虾米一样捂着肚子蜷缩在一起。

    秦语心气愤难当,恶狠狠的道:“顾灵犀你这个贱人,安妮好不容易才从抑郁症中走出来。如果她有个好歹,我不会放过你的,哼!”

    然后,又解气的吐了两口口水在顾灵犀身上,转身追着安妮跑了。

    周围的人开始指指点点,顾灵犀无暇顾及,因为她的腹部如针扎一样刺痛。

    “让开,看什么看?”景莲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拨开人群蹲在顾灵犀身旁。

    “灵犀你怎么了?”

    见顾灵犀没反应,景莲担心极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都在骂顾灵犀是小三活该,景莲气不过,冲着周围人大吼,“你们知道什么?那个狐狸精才是小三,这年头都是怎么了,小三居然比原配更嚣张。还有没有天理了?”

    大家不知真假,见景莲语气这么冲,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看了一会便离开了。

    “妈。”

    李翰也跑过来,见顾灵犀蜷缩在地,紧张的问,“嫂子怎么了?”

    “还不是秦语心那个贱人踢的,小翰,快抱灵犀去看医生。”

    情况紧急,李翰也顾不得什么礼节,抱着顾灵犀直奔医生的办公室。

    看了医生之后,顾灵犀的腹部经过一段时间的缓解。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痛了。

    “只是皮外伤,没事了。”

    “谢谢医生。”

    顾灵犀捂着肚子,那里还有一点轻微刺痛,好在她还能站起来,景莲扶着顾灵犀离开了候诊室。

    景莲打抱不平的说道:“灵犀,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你放心,这件事姑姑替你做主。”

    顾灵犀不想把事情闹大,忙推脱,“姑姑,我没事,这件事就不要追究了。”

    “那怎么行,你看看你现在连腰都站不直。如果就这么放过秦语心,那她以后更加肆无忌惮的欺负你。”

    景莲嫉恶如仇的说道,更何况这件事情她正好可以利用一下。

    想到此,景莲心情大好,把顾灵犀交给李翰,“小翰,你扶着灵犀,我去找妈评评理去。”

    顾灵犀拉不住她,加上肚子还有点痛,只能眼睁睁看着景莲跑了。

    “李翰,你快去拦着她。”顾灵犀着急的将李翰往外推。

    “嫂子,我妈一旦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改变,更何况你……”

    “我没事,要是让姑姑去找奶奶,奶奶听到这事又会动气,你快去啊……”

    顾灵犀越来越急,脚步也加快了,捂着肚子踉跄的追去……

    ……

    安妮推着轮椅在人群中横冲直撞,整个人失去理智一样惹来路人的不满。

    景翼岑跟在身后追,回忆起上次安妮跑出去摔楼梯的事情,心里产生一丝后怕,害怕那样的事情再发生一遍。

    “安妮,安妮你听我说。”

    景翼岑飞快的抓住了安妮的轮椅。将她堵在自己面前。

    他紧张得胸口起伏,额头冒着汗水,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安妮早已泪流满面。

    “你放手,你答应过我不再见她,我又骗我,你不仅见她,你还和她那么亲密,要不是被我撞见,你们是不是还打算接吻?”

    安妮指着自己的胸口,美丽的五官挤在一起,让她看上去特别痛苦,“翼岑,你告诉我,她到底哪里好?我哪里比不上她你要这样伤我的心。”

    安妮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声嘶力竭的质问他,他知道她很难受,像她那样骄傲的人,突然变得这么痛苦,乃至卑微的问他,他的心也跟着痛不欲生。

    “安妮,你冷静一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不听我不听……”安妮情绪崩溃,“为了你,我做不了模特了,我变成了现在这幅鬼样子,连我自己都讨厌我自己……”

    安妮低头看着自己的腿,悲从中来,“这么年,我为你受了那么多委屈,我总盼望着有一天你能给我一点希望,可是现在我感觉到的是深深的绝望,是你,把我的希望一点一点粉碎,是你让我失去了梦想,我已经这样了,你还想让我怎样?”

    听着她的委屈,景翼岑无力的皱起了眉头。

    三年了。安妮一向温柔体贴,他知道她跟着自己受尽委屈,所以结婚后,他宁愿不回家也要陪在她身边,就因为他觉得自己对安妮存在一丝亏欠。

    直到此刻,他心里仍然坚定不移的认为,他对安妮的爱一点都没有减少,反而因为她的腿伤,他更多了一丝愧疚,他想好好补偿她,爱护她。

    事情往往背道而驰,他尽量在顾灵犀面前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他发现自己做不到,他内心深处的天平开始摇摆不定,有时候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心。

    “安妮,别哭了。”景翼岑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

    安妮终于平静下来,“翼岑,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

    她的祈求卑微到尘埃里,让他感到深深地内疚,他轻轻应了一声,“嗯。”

    安妮的情绪总算好起来,紧紧的抱住他,仿佛这样他就完全属于自己。

    秦语心终于追上来,看到两个人和好了,担忧的神情终于放松。

    “翼岑,刚才景莲来电话,说妈让你回去。”

    景莲在电话里的语气一听就能想象出她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没有老夫人的旨意她不会这样嚣张,秦语心自然也不敢怠慢。

    安妮下意识的抱紧了景翼岑,生怕一松手他又不见了,秦语心看着心疼,不免心存怨气,“翼岑,一定是顾灵犀去向妈那里告状了。哼,别看顾灵犀平时乖巧,一出事就把妈搬出来,翼岑,咱们得小心了……”

    话还没说完,手机又响了,秦语心看着景莲的来电,讽刺道:“你瞧瞧,又来催了,还真是等不及要找咱们娘儿俩兴师问罪来了。”

    景翼岑放开安妮,安慰了她几句,知道老夫人催不能耽搁,只好让安妮等在这里,并答应她很快就回来。

    安妮就算不舍,也不得不让他走。

    ……

    ……

    当顾灵犀终于跑到老夫人的病房时,病房内的气氛诡异得让她心里不安。

    景莲站在老夫人床前,对顾灵犀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

    顾灵犀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她把手从肚子上拿下来,忍着疼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来。

    “奶奶。”

    老夫人脸色非常难看,不怒自威的模样让顾灵犀光是看着就觉得心惊。

    “灵犀,你坐。”

    老夫人的表现平静得就像春日的湖面一样波澜不惊,实际上却暗潮汹涌。

    顾灵犀不敢多言,因为这时候的老夫人拿出了当家主母的风范出来,老夫人一般只有在景家出现大事之后才会露出如此镇定的神情。

    她心里明白,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安静的坐了一会。室内的气氛越来越紧张,顾灵犀如坐针毡,看着老夫人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坐姿,干干的说:“奶奶,其实刚才……”

    “灵犀你待会别说话,这件事情奶奶替你做主。”

    老夫人看来是不想听她解释,顾灵犀有心也无力挽回这个局面。

    然后,老夫人又对景莲说道:“他们怎么还没过来?”

    “已经打电话在催了。”景莲一边打电话一边回答。

    顾灵犀坐在老夫人旁边,感觉周围的气压骤然降低,压抑得让她喘不过气来。

    过了五分钟,秦语心和景翼岑双双出现在病房门口。

    景翼岑胸口起伏,看来是赶过来的。

    他看到顾灵犀安静的坐在老夫人旁边。老夫人的脸色难看极了,他心知肚明,狠狠地瞪了顾灵犀一眼然后淡定的走进来。

    顾灵犀知道他误会了她,可惜有口难辩,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奶奶。”

    “跪下!”

    景翼岑还没开口,老夫人怒斥一声,气势如虹。

    大家都被吓了一跳,唯有景翼岑一脸镇定。

    顾灵犀忍不住抬眸看着景翼岑,他虽面无表情,她却能够感觉到他压抑着不甘的气焰。

    顾灵犀嫁进景家一年,见过老夫人生气,却从来没有见过她让景翼岑下跪。可想而知,景莲这一番告状,事情已经演练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

    老夫人见景翼岑倔强的不肯下跪,再次大吼,“我叫你跪下你听到没有?”

    大家再次肩膀一颤。

    秦语心早就被老夫人生气的样子吓得脸都白了,可是看到儿子被吼,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他下跪,脸上也挂不住了,硬着头皮站在景翼岑身边护着他。

    “妈,男儿膝下有黄金,更何况翼岑从小养尊处优,这地面这么冷。他到底做错什么你让他下跪?”

    老夫人眼皮一抬,语带轻蔑,“秦语心,你还没问罪你,你倒是护犊情深,要不是你教的好儿子,他能犯下如此不可饶恕的罪?如果你敢求情半句,我连你也罚。”

    秦语心自然怕,现在的情形四面楚歌,她不得不奋起一博。

    “妈,我嫁进景家三十多年,一直恪守本分,自问没有做过对不起景家的事情,今日您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惩罚我们母子,我不服气。”

    “不服气?”老夫人冷笑,“我昏迷期间,景家出了多少事你心里清楚,今日若不是景莲告诉我,我还一直蒙在鼓里,我问你,景睿为什么离家出走?”

    秦语心心里一晃,“妈。”

    “别叫我妈,我们景家要不起你这种丧尽天良的媳妇!”

    老夫人居然用了这么严厉的词,可想而知。最近景家发生的事情,她已经一清二楚了。

    景莲在一旁看得幸灾乐祸,得亏她嘴快,在顾灵犀没来得及阻止的时候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

    “景睿呢。”

    “妈,已经在催了,快到了,您别生气,气坏身子可怎么办呀。”

    老夫人憋着满腔怒火,早已感觉胸口刺痛,顾灵犀握着她的手,能够感觉她的手一直在发抖,心里更加紧张不安。

    “奶奶,别生气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吧!”

    她真的好担心老夫人这幅模样,看着不仅渗人,也让人担心。

    老夫人深呼吸,耐心的等待景睿的到来,因为她看到秦语心就心烦,只等景睿过来发落。

    两分钟后,景睿和李志明都来了。

    病房里一下子挤了这么多人,一家人总算聚集在一起。

    “妈,您终于醒了。”景睿高兴的上前询问老夫人的身体状况。

    老夫人向他伸出一只手,景睿赶紧握住。

    老夫人下定决心,郑重其事的对他说道:“景睿,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妈现在只要你一个态度,秦语心是去是留,你来决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