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85章 你和安妮,什么时候了断?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5章 你和安妮,什么时候了断?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妈。”

    “妈,凭什么?”秦语心愤怒的大叫,“就算那件事情我做得过分了一点,可出轨的是他,妈你凭什么这么偏心?”

    “就算景睿有错,你这么做,等于把整个景家往火坑里推,秦语心,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你要让整个景家为你陪葬你就满意了是吧……咳咳。”老夫人气得大吼,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顾灵犀连忙抚摸老夫人的胸口,急道:“奶奶,您别说了,身体要紧。”

    老夫人这一咳嗽,大家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

    景睿看着老夫人咳嗽得这么厉害,心急如焚的拍着她的背,“妈,这件事情您别管了,我来处理,好不好?”

    老夫人好半天才缓过气来,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要真能处置了这个女人,犯不着让妈在这里受气,景睿啊,妈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你怎么连一个女人都驾驭不了?”

    “妈,对不起,儿子没用。”景睿憋屈的低下了头。

    “正因为你的软弱,让她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现在把翼岑都教坏了,你要是再不拿出点魄力来,等妈死了,景家落到她的手里,妈死也不安心。”

    “妈,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老夫人虚弱的摇摇头,“妈的身体,妈自己知道……这件事情。妈就交给你来办,好了,妈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你把她带走吧,免得她在我眼前晃着心烦。”

    景睿还想说什么,老夫人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道:“去吧!”

    景睿无法,只好听从了她的话,然后走到秦语心身边,拉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景睿,你敢?”

    秦语心从来就没有怕过景睿,她瞪着他,以为他会放手,没想到景睿却强行把她往外拖。

    “你跟我出来。”

    “景睿你这个王八蛋,你敢动我,好,我马上就跟你离婚!”

    “离就离!”

    景睿这次真的是被逼急了,强行拽着秦语心离开了病房……

    虽然两人已经走了,外面却传来秦语心的破口大骂,景莲听在耳边,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老夫人已经耗费了大半的精力对付秦语心,等她走后,她抬眸看了一眼站在床尾一动不动的景翼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到底是景家的子孙。天生一股傲气,老夫人自知自己的孙儿心高气傲,即使强行逼着他下跪认错,也无法让他心服口服。

    “罢了,一个个的翅膀都长硬了,奶奶的话也不顶用了。”老夫人捂着胸口,顾灵犀连忙帮她抚摸顺气。

    “奶奶,算了吧,不要再追究了。”顾灵犀忍着不哭,看着老夫人这个样子,心里别提多难受。

    老夫人心疼她的委屈,“灵犀,你太傻了,这段时间你一个人搬出去,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也不说,你还要瞒着我多久?”

    “奶奶,是我自己要搬出去的,与任何人无关。”

    “灵犀,你就不要再为翼岑狡辩了,景莲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你这么护着翼岑,可知他一心护着那个狐狸精,你是被他硬生生给逼走的。”老夫人更加生气,又看向怒斥景翼岑,“翼岑,奶奶只问你一句话,你和安妮,什么时候了断?”

    “奶奶,我是不会抛弃安妮的。”景翼岑信誓旦旦的说道。

    顾灵犀觉得手脚冰凉,仿佛被人丢进了冰窖里一样感到寒冷。

    “好,你为了那个狐狸精,连奶奶也不要了是不是?”老夫人也被他逼急了,语气也透着狠戾。

    景翼岑心烦意乱的说道:“奶奶,安妮得了抑郁症,她是因为我才从楼梯上摔下来,现在她做不了模特,一辈子的事业毁于一旦,我做不到在这个时候抛弃她,那和始乱终弃的人有什么区别?”

    老夫人冷笑,“这叫报应,她活该。”

    “奶奶!”

    “翼岑,你以为奶奶老糊涂了?她说抑郁症就真的得了抑郁症?我看你是被她迷得神志不清了,灵犀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那个狐狸精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留在你身边?”

    “奶奶,你为什么一定要对安妮这么有偏见?”景翼岑也怒了,以前奶奶怎么说他都忍了,现在安妮都这样了,为什么奶奶还是那么绝情?一点情面都不留给安妮?

    “翼岑,我就是不喜欢她,在我心里唯一认定的孙媳妇只有灵犀,你若执意要和安妮在一起,从今往后,你就离开景家,再也不要回来。”

    老夫人放了狠话,就连顾灵犀也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她抬头看向景翼岑,他正好看着自己,他的目光带着恨意,凶狠的瞪着她。

    然后,他赌气的离开了病房,狠狠地把门摔得哐当作响。

    顾灵犀被门声吓了一跳,心情更加沉重。

    老夫人气得脸色涨红,大概也没想到景翼岑真的会离她而去,一口气背过去,突然不省人事了。

    “奶奶。”

    “妈。”

    顾灵犀和景莲反应过来,急得呼唤老夫人,景莲回头对李志明急道:“快去叫医生。”

    很快,老夫人再次被推入了急救室。

    漫长的等待让顾灵犀心焦,不停的在急救室外面来回走动。

    景莲上前,拉着顾灵犀,“灵犀,别这么紧张。妈吉人自有天相,上次昏迷那么多天都能醒来,我相信这次也会挺过来的。”

    顾灵犀红着眼眶,声音哽咽,“姑姑,都怪我,奶奶是为了我才这样,我……呜呜!”

    她一双手捂着脸,眼泪一滴一滴落下,从指缝里流出来。

    她好害怕,这个世上最疼她的就是奶奶,如果可以。她宁愿折寿十年,只求奶奶平安无事。

    景莲见顾灵犀这么伤心,也为她的孝心感动,回头给李翰投递了一个眼神,李翰连忙过来,从景莲的手里接过顾灵犀的手臂。

    “嫂子,我扶你去旁边坐下吧。”李翰关心的扶着她的手,顾灵犀伤心欲绝,脚步无力,只能跟着李翰一起朝着座位走去。

    坐下后,顾灵犀的情绪一直不好,李翰善解人意的递了纸巾过来替她擦眼泪。

    景莲看在眼里,宽慰在心里。

    就连一旁的李志明,也察觉李翰对顾灵犀的特殊对待,拉着景莲在一旁悄声细语。

    “景莲,你今日这一闹到底是为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妈还没出院,先什么都不跟她说吗?”

    景莲神秘一笑,“这你就不知道了,虽然这个方法有点冒险,但效果显著,你没听妈说,妈就算不认孙子也要认灵犀这个孙媳妇,足以说明,妈是舍不得灵犀离开景家的,翼岑今日这一摔门而去,已经彻底断送了他在景家的地位,将来如果和灵犀离婚,绝对是会被净身出户的……而且,我看小翰挺喜欢灵犀的,若是能和灵犀结婚,咱们一家还怕在景家没有立足之地吗?”

    李志明听完,终于露出一丝佩服的笑容,连忙搂着景莲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老婆,还是你聪明。”

    “那当然,光靠着你常年在景氏混个业务部的副经理。咱们一家什么时候才能出头?”

    “是是是,还是老婆最能干!”

    两个人沾沾自喜了好一会儿,关医生终于从急救室里出来。

    顾灵犀连忙冲上去。“关医生,奶奶怎么样了?”

    关医生摇头,忍不住大怒,“我都说了很多次了,为什么你们就是不听,非要到情况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顾灵犀默默的听着关医生痛心疾首的训斥,心痛难忍。

    “关医生,那我妈现在情况如何?”景莲担心的问道。

    关医生脸色终于放松,“还好送来及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行了,都别站在这里,好好照顾老夫人吧。”

    然后,老夫人被推了出来。

    顾灵犀赶紧上前,发现老夫人还没醒,落下的心再一次提上来。

    “老夫人情绪不稳定,我给她注射了一点宁神的药,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不要再让她受刺激了。”关医生解释。

    顾灵犀终于安心,和景莲一家将老夫人送到病房。

    整整一天,顾灵犀都陪在老夫人身边,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老夫人。生怕一眨眼就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傍晚时分,景翼岑来了。

    顾灵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见他风尘仆仆的出现,应该是听到消息就赶来的。

    她心里对他有怨言,说到底,如果不是他和老夫人大吵一架,老夫人也不会被气晕过去。

    “奶奶怎么又晕了?”景翼岑查看了老夫人的病情,急问。

    她面无表情的说:“你和奶奶吵了一架之后,奶奶急火攻心,所以晕倒了。”

    景翼岑有些自责,“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要不是一走了之之后担心气着奶奶的身体,他也不会打电话给关医生。也就不知道奶奶又昏过去。

    顾灵犀听出他的语气,分明在抱怨她没有告诉他,努力忍着没有发作,顾灵犀慢慢的站起来,静静的道:“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她不想当着奶奶的面让她睡得不安心。

    景翼岑跟着她出去,悄悄把门带上。

    顾灵犀站在回廊上,背靠着墙壁,冷静的对他说:“我决定搬回来。”

    景翼岑讶异,抬头看着她平静的脸。

    “我已经想清楚了,为了奶奶,我得回来,回景家,只要奶奶的身体好起来,比什么都重要。”

    这个消息让景翼岑措手不及,他提出让她回来的时候,她明明是那么犹豫。

    顾灵犀站在他面前,目光平淡如水,“景翼岑,我知道你爱安妮,为了她,你连奶奶也不要,你为她放弃景家所有的一切,我佩服你对安妮的感情。同时,我也痛恨你的无情,在你心里,除了安妮,难道就没有别的值得让你放弃一切?”

    景翼岑心里一麻,那些话就像棍子打在他身上一样让他觉醒。

    顾灵犀对他的表现感到心寒,声音凉薄,“奶奶始终是奶奶,这份亲情是无法割舍的,奶奶这么疼你,你却一次次让她痛心,也许你没有尝过失去的感觉。所以你有恃无恐,你可以任性的把奶奶对你的爱当做要挟的筹码,为了一个安妮伤奶奶的心……”

    顾灵犀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可是你不要忘了,奶奶年纪大了,经不起任何伤害,假如今天奶奶不是晕了,而是永远也醒不过来了,你的良心能安吗?恐怕你这辈子都生活在良心的谴责里,但那时候自责和忏悔又有什么用?”

    “安妮还年轻,你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在一起,为什么你就不能等一等?”

    景翼岑听着顾灵犀说这么多,他很少听到她说出这么推心置腹的话,让他惭愧。

    他越来越明白奶奶为什么喜欢她,不仅仅是因为她母亲的恩情,更多的是在她身上,他看到很多人性的东西,这在景家这样庞大的家庭里是很欠缺的。

    那是亲情。

    即使她们没有血缘关系,亲情却将她们紧紧的连在一起。

    而他作为奶奶唯一的孙子,不仅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让人寒心,还一次次的因为奶奶的疼爱有恃无恐的伤害这个世上最疼爱他的奶奶,他于心何安?

    他知道自己错了,这一次,他错得离谱,还好奶奶没事,让他还有机会去弥补那些伤害。

    “我明白了,灵犀,谢谢你!”

    景翼岑真诚的道谢。

    顾灵犀希望他真的能够听进去,也没有多余的话想对他说,正准备回去,突然听到里面有咳嗽的声音传来。

    顾灵犀和景翼岑赶紧推门进去,原来老夫人已经醒了。

    “奶奶。”顾灵犀喜不自禁,连忙陪伴在床头嘘寒问暖,“奶奶,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老夫人喉咙干涉,声音沙哑。“水。”

    “您等着,马上就好。”

    她转身去倒水,把热水就着凉水兑了一下,回头看到景翼岑站在门口,将水杯递过去。

    景翼岑看着她,她给他递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他给老夫人喂水。

    景翼岑会意,回应她一个感激的眼神,将水杯接过去。

    顾灵犀露出微笑,将老夫人扶起来,景翼岑也过来给老夫人喂水。

    “奶奶。”

    老夫人看着水杯,顺着手臂看上去。见是景翼岑,一丝怒气爬上脸庞。

    “你不是为了那个狐狸精不要我了吗,还回来干什么?”

    老夫人开口便是尖锐的字眼,顾灵犀以为景翼岑会动怒,没想到他坐在床头,耐心的说道:“奶奶,你的身体不好,以后就不要为了那些事情烦心了。”

    老夫人冷声道:“是我想烦心吗?如果你听话,我至于躺在这里半死不……咳咳……”

    老夫人说着就激动了,顾灵犀连忙拍拍她的后背,“奶奶,别生气。”

    景翼岑将水杯递过去,顾灵犀接过,老夫人才喝了几口,总算缓解了咳嗽。

    喝完水,景翼岑平静的说道:“奶奶,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要打要骂随你,我没有怨言。”

    老夫人奇怪了,之前还和她抬杠,怎么这会转了性子?

    顾灵犀趁机说道:“奶奶,既然翼岑知道错了,您就原谅他吧!”

    “灵犀,连你也帮他说话。”老夫人有些吃惊。

    顾灵犀微笑。“我不是帮他,我是觉得,家和万事兴,如果一家人能够和和睦睦,比什么都重要。”

    这番话说得老夫人心花怒放,心情大好,即使还有那么一点生气,也烟消云散了。

    她拉着顾灵犀的手,又把景翼岑的手拉着,让两个人握在一起,笑容温暖又慈祥,“奶奶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到你们夫妻和睦,恩恩爱爱,这样奶奶就放心了。”

    看到奶奶这么开心,顾灵犀心里也开心。

    景翼岑凝视着两个人交叠在一起的手,抬眸看到她开心的笑容,让她本就美丽的脸增添了几分温情,就像阳光一样温暖人心。

    等老夫人休息后,景莲过来接替,顾灵犀和景翼岑才离开病房。

    出来后,两个人一起走在熟悉的走廊上。

    景翼岑心里觉得特别放松,特别是看到奶奶那么开心,他一下子豁然开朗了一样。觉得轻松自在。

    一起离开医院,没想到天色已经黑了。

    “灵犀,你准备去哪?”

    “回家。”

    她站在医院门口,准备打车。

    景翼岑突然拉着她的手,“我送你。”

    他拉着她直接朝自己的车位走去,一边走一边按了下遥控器。

    顾灵犀低头看着他拉着自己的手,他的手心那么温暖,恍惚中让她有种幸福的错觉。

    坐在车内,景翼岑时而回头看向右边的方向,她看着窗外的夜景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景翼岑没有打扰她,将车开到光明小区里面。在她租住的楼下停下来。

    景翼岑下车,帮她打开车门,顾灵犀下来之后,轻轻的对他说:“谢谢你送我回来。”然后直接往楼道里走去。

    “灵犀。”

    他站在身后,看着灯光从她的头顶照下,让她的背影看上去瘦弱得让人心疼,忍不住唤她。

    顾灵犀回头,表情淡漠,“还有事吗?”

    景翼岑一顿,脑子飞快的寻找借口,“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换做顾灵犀愣住了。

    “上次我来看灵均被你赶走,这次你不会还要赶我走吧!”景翼岑打趣的道。

    顾灵犀没理由再拒绝。轻声回应,“好吧!”

    景翼岑欣喜,步子飞快跟上。

    敲了敲门,顾灵均开门,一看到景翼岑来了,表情瞬间一亮。

    “姐夫。”

    这么久了,姐夫终于来了,而且这么晚和姐姐一起来,顾灵均特别开心。

    “灵均,最近身体怎么样?”

    “我好着呢,姐夫,快点进来。”

    说着。退后让位,特别热情。

    顾灵犀平时回家都没见顾灵均对自己这么热情,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景翼岑换了鞋子进来,他第一次来到她租住的小家,才发现这里的环境虽然小,却很温馨。

    “姐夫,上次谢谢你救了我,我检查出来的时候你就走了,我一直没机会和你说谢谢。”顾灵均让景翼岑坐在沙发上,别提多熟络。

    景翼岑看了一眼顾灵犀,说道:“上次临时有事,所以先走了。”

    “姐姐也这么说。”

    顾灵均无奈的说完,景翼岑再次看向一旁的顾灵犀,顾灵犀忍不住插话,“灵均,今天姐姐不在,你有没有按时吃饭?”

    顾灵均默默低下头,像做错事一样低低的说:“姐,你就不要问我这个问题了。”

    顾灵犀按了按额头,戳穿他,“我还不知道你,一定是玩游戏忘了时间吧。”

    顾灵均笑嘻嘻的说道:“姐,还是你了解我,我晚饭还没吃呢。”

    顾灵犀又心疼又无语。直接走去厨房,“我去给你下碗面条。”

    景翼岑一听,连忙叫住她,“再加一碗,我也没吃晚饭。”

    顾灵犀回头,更加无语。

    很快顾灵犀就在厨房里捣鼓起来,景翼岑听到厨房里传来忙碌的声音,默默的勾起唇角。

    “姐夫,你会玩游戏吗?”顾灵均闲来无聊,准备拉队友。

    景翼岑平时很少玩游戏,今日难得放松心情,他抡起袖子,自信满满,“我们来比赛。”

    “好嘞!”

    两个男人开始玩游戏,很快客厅里就传来两个人兴奋的吼声。

    顾灵犀在厨房忙碌,听着外面的鬼叫,真想不通游戏有什么好玩的。

    面煮熟之后,顾灵犀将葱花撒上,又煎了两个荷包蛋,端着两碗香喷喷的葱花面出来了。

    “灵均,不要玩了,过来吃面。”

    她将托盘放在餐桌上,招呼两人过来吃,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沉浸在游戏里无动于衷。

    她双手环绕,耐心的等了一会,看着两人兴奋得脸都红了,那认真起来的劲儿别提有多高兴。

    平时看景翼岑冷冰冰挺稳重的,顾灵犀也是第一次看到景翼岑露出这么纯真的一面,你根本无法把他和平时的样子重叠在一起。

    “面都快糊啦,你们有完没完?”

    顾灵犀敲了敲桌子,忍着差点发作的心情又提醒了一声,见两人把她的话当耳旁风,顾灵犀终于忍无可忍。

    二话不说,直接上去关掉了电源……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