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86章 景翼岑出车祸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6章 景翼岑出车祸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电视机熄灭,两个人都懵了。

    等反应过来,顾灵均气急败坏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啊啊啊啊……姐,就差一点点我就赢了。”

    顾灵犀秀眉一挑,笑容可怖,“差一点点也不能饿肚子,快点过来吃面,不然明天把游戏机收起来。”

    顾灵均一下子投降了,虽然不甘心,反正已经关了,也没办法挽回。

    回头,顾灵均冲景翼岑眨眨眼,“姐夫,待会我们再玩,今晚我一定要赢你一回,不然不睡觉。”

    景翼岑笑笑,顾灵均是个很较劲的大男孩,只要他尽兴,他愿意奉陪。

    “好,那我就舍命陪君子。”

    “耶!”

    两个人约定好之后双双来到餐厅,景翼岑看了一眼,顿觉色香味俱全,看着肚子就饿了。

    “快吃吧,面糊了就不好吃了。”顾灵犀坐在顾灵均旁边,看着两个人吃。

    景翼岑吃了一口,觉得味道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面的口感劲道,荷包蛋煎得外焦里嫩,一尝便知她的厨艺不是一天两天就学会的。

    “姐夫,味道怎么样?”顾灵均边吃边问?

    景翼岑回味了嘴里的味道,赞美道:“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葱花面。”

    顾灵犀抬眸看着他一脸满足的表扬他,冷不丁说道:“这只是一碗普通的葱花面,怎么能和你平时吃的山珍海味相比?”

    景翼岑摇头,“山珍海味吃多了,突然觉得就算是一碗普通的葱花面,也觉得美味无穷。”

    顾灵犀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一丝别样的情愫,慌忙移开视线,没好气的嘲讽他,“你太抬举我了,景总什么口味没尝过,能看得上一碗葱花面。是你太饿了饥不择食吧!”

    然后,站起来离开了餐桌,自己一个人跑到房间去了。

    关门后,顾灵均给景翼岑递了一个眼色,“姐夫,姐姐好像生气了?”

    景翼岑耸耸肩,“我也不知道。”

    “要不去看看?”顾灵均建议。

    景翼岑回忆起刚才她的讽刺,觉得意有所指,虽然在说一碗葱花面,却醉翁之意不在酒,令他无奈的摇摇头。

    “算了,让她一个人好好静静吧!我先走了。”

    站起来准备走,顾灵均不舍的拉住他,“姐夫。你还得陪我玩游戏呢。”

    “下次吧!”景翼岑推脱,他知道顾灵犀现在心情不好,也不想多留。

    临到门口,景翼岑准备走,突然听到一声尖叫从顾灵犀的房间里传出来,景翼岑下意识的停住脚步,转身朝顾灵犀的房间冲去。

    推开门,见顾灵犀站在床上,抱着枕头紧张兮兮的盯着地板,看样子吓得不轻。

    “怎么了?”

    “老……老鼠!”

    景翼岑定睛一看,果然看到一只大老鼠在地上肆无忌惮的觅食。

    顾灵犀吓得脸色苍白,“快抓住它!”

    景翼岑立刻上前,悄悄的取下自己的鞋子,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在老鼠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一鞋子打下去。

    “啊!”

    顾灵犀忍不住闭上眼睛,不敢看那血腥的画面。

    景翼岑利索的把老鼠丢进了垃圾桶,然后收拾了一下地面,总算把房间清干净了。

    顾灵犀悄悄的睁开一只眼睛,小心的问:“老鼠……死了吗?”

    “不用担心,没事了。”景翼岑站在床边,看着她害怕成那个样子,想象她平时那么坚强,不觉好笑。

    “既然没事,那我先走了。”

    “等等!”顾灵犀叫住他,目光惊恐的环顾四周。

    他知道她害怕。

    “放心,老鼠天生胆小,既然死了一只,其它同伴不会再来了。”

    虽然这么说。顾灵犀还是担心。

    景翼岑显少看到顾灵犀这幅模样,平时见惯了她像刺猬一样的保护自己,突然看到她那么害怕,心里不由一软。

    他像是鼓足了勇气,走到床边,商量的口吻对她说:“要不……今晚我留下来!”

    顾灵犀呼吸一滞,内心纠结又矛盾。

    可是一想到老鼠那么可怕的生物随时会来,顾灵犀又开始犹豫。

    景翼岑看着她纠结的脸,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害羞,脸颊两片粉色悄然漾开,让她本就娇俏的脸,更添了几分风情。

    他不由回忆起在电梯将她壁咚,她紧张害羞的模样,可比她平时冷漠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时候可爱多了。他忍不住想要知道哪一面才是真正的她。

    他走到床边,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

    她的手那么冰凉,他柔软了语气,“灵犀,其实你不用刻意伪装得那么坚强,如果你害怕,我会陪着你。”

    顾灵犀怔了一下,像是被他看穿了一样想从他手里挣脱,奈何他握得紧,她没办法抽离。

    他的手心是那么温暖,一下子驱散了她的害怕,她不由抬头,看到他的注视,心里咚咚直跳。

    她慌忙移开目光,并不想做一个矫情的女人,因为她确实害怕。

    “那……你睡沙发。”

    她看了一眼室内的双人沙发。

    景翼岑心里一喜,表情淡然自若,“好。”

    ……

    一夜无眠。

    顾灵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许是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的缘故,她睡意全无,就算逼着自己入睡,意识却更加清醒。

    景翼岑如是。

    其实他们曾经也同床共枕,那时候只是为了应付老夫人,所以即使身边躺着一个人,他也没有任何感觉。

    现在却不一样,即使没有同床,只要一想到他们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内心便激动无比。

    这种感觉很微妙。

    他已经二十七岁了,却第一次感觉自己回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岁。

    这一夜如此漫长,直到后半夜,两个人才各自入睡。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户外面射进来,景翼岑便醒了。

    他眯了眯眼睛,手指在眉心按了按,从沙发上起来。

    顾灵犀还在睡,看样子睡得很香,他走过去,轻轻的帮她把被子盖好,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出去。

    来到洗手间,他看到洗手台上只有两个牙刷,一个粉色,一个蓝色。

    他看着那个粉色的牙刷,牙刷的柄是一只可爱的小白兔,他似乎发现新大陆一样感到惊喜,他第一次在生活的细节上发现她居然喜欢这么小女生的东西。

    他又翻了一下柜子,总算发现了备用牙刷,他选了一个同款的粉色兔头牙刷,愉快的刷牙洗脸。

    洗漱完毕,景翼岑理了理西装,准备出去替两姐弟买早餐。

    刚开门,门外战立着一个身影,手抬起来做敲门状。

    杜若谦做梦也没有想到到开门的人竟然是景翼岑。

    景翼岑的嘴角,早已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杜若谦,好巧!”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心情大好。

    杜若谦的表情有些尴尬,“你怎么在这里?”

    “很显然。我昨晚在这里睡。”景翼岑勾唇道。

    我昨晚在这里睡。

    短短七个字,对杜若谦却有足够的杀伤力。

    几乎是一瞬间,他的心好似被针刺进心里,痛不欲生。

    景翼岑低头,看到他手里提着东西,透过袋子他看到里面是三人份的早餐。

    他在心里冷冷一笑,看来,他不在的这段时间,杜若谦经常带着早餐过来,和顾灵犀姐弟愉快的吃早餐。

    不过从今天开始,他不会再让杜若谦有可趁之机。

    “杜若谦,你对我的妻子还真是死缠烂打。不过可惜,不管你做出多大的努力,终究只是一场空。”他讽刺的说道。

    杜若谦克制住内心的冲动,云淡风轻的笑道:“景总,我和灵儿是好朋友,这段时间我天天过来给灵儿送早餐,怎么没看到你?”

    景翼岑脸色微变。

    没想到杜若谦几句话就化解了他的攻击,并且漂亮的反击,杜若谦绝对是他此生视为眼中钉的劲敌。

    景翼岑语气幽冷,“以后就不劳烦你过来了,灵犀的早餐我包了。”

    “景总何必这么客气,何况我这人做事喜欢有始有终,加上灵儿喜欢吃哪里的早餐,我比你更清楚。”

    杜若谦温文尔雅的说道。

    景翼岑发现,无论他说什么,杜若谦都能轻易化解,冷不防还会含沙射影的反击他。令本来占上风的他越来越沉不住气。

    “杜若谦,你这样有意思吗?灵犀是我的妻子,你和她不会有任何结果,我奉劝你一句,不要浪费心思在她身上,我也不允许你对我的妻子有任何非分之想。”

    杜若谦轻描淡写的说道:“景总,如果你真的对灵儿那么有信心,就不会对我说出这番话,说到底,你对她没有安全感,不确定她会不会和你走到最后,你怕我的出现会加快她离开你的速度,怕她为了我而离开你……所以,你几次三番的来警告我,只可惜,我对灵儿是不会放弃的。”

    景翼岑冷眸一凝,好似被说中一样恼羞成怒,抡起起拳头就打过去。

    “杜若谦,这是你自找的!”

    杜若谦眼睁睁看着那个拳头飞过来,他没有躲,嘴角反而掠过一丝浅笑。

    景翼岑直接把他打得向后退,嘴角也出血了,与此同时,房间内传来一声惊呼,“若谦。”

    景翼岑心一凛,回头看到顾灵犀惊讶的脸色,一瞬间好像那一拳打在自己身上一样定住了,特别是看到她担心的冲过来,扶住杜若谦的手臂,那样心疼的关心他,他觉得自己做出了有史以来最冲动最错误的决定。

    “景翼岑,你疯了吗?”

    顾灵犀看到杜若谦嘴角的血迹,愤怒的朝他大吼。

    看她这么生气,而且还是为了杜若谦吼自己,景翼岑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侮,辱。

    “灵犀,你居然为了他吼我?”

    “谁叫你先动手?若谦好心好意过来送早餐,你凭什么打他?”

    “你心疼他了是不是?”景翼岑眼睛通红,对杜若谦更添了一丝憎恨。

    顾灵犀觉得景翼岑不可理喻。

    好好的一个早晨,他非要惹事,她不能再姑息他了,她必须给他一个教训。

    她看着景翼岑恼怒的脸,理直气壮的说道:“是,我心疼他,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对若谦动手,我最讨厌打架的男人,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那和野蛮的莽夫有什么区别?”

    顾灵犀的话字字如针一样刺进他的心里。

    他语气冰冷,自嘲的笑,“好,我是莽夫,他是绅士,我走就是了!”

    他气呼呼的离开了家,顾灵犀看都没有看一眼。

    等他消失在电梯口,顾灵犀才稍微平息了一点怒气,回头看着杜若谦,担心的慰问,“若谦,你还好吧?”

    杜若谦露出温文尔雅的笑容,“灵儿,我没事,不用担心。”

    “你的嘴角都流血了,还说没事,走,我扶你进屋。”

    杜若谦还想说没事,她已经扶着他的手臂开始走,他心情愉悦,由着她扶,两人一同进屋。

    坐在沙发后,顾灵犀站起来,“我去拿药箱。”

    她飞快的找到了药箱,拿出药给他擦嘴角。

    杜若谦本来觉得不痛,涂药之后终于有一丝刺痛的感觉,眉头轻轻一皱。

    “有点痛,忍着点。”

    顾灵犀说完,轻轻的在他的伤口处吹气,缓解他的疼痛。

    嘴边感觉有凉凉的风拂过,如春风吹过他的心间,让他浑身感到舒服。

    顾灵犀涂完药之后帮他贴了一个创可贴,这才悄悄放了心。

    看着她徒然放松的表情,杜若谦觉得只要她担心自己,哪怕被景翼岑打得再严重都值了。

    “灵儿,你刚才说,你心疼我。”杜若谦情不自禁的问道。

    顾灵犀一怔。

    刚才她情急之下说了伤害景翼岑的话,自己都忘了说了什么,他居然听到了心里去。

    她不免不好意思的低头,“若谦……”

    杜若谦有自知之明,回想景翼岑昨晚说他睡在这里,心里微微一痛,“你只是为了气景翼岑才那么说的对吧。”

    “若谦,其实我……”

    “我明白,你不用解释。”杜若谦善解人意的说道:“灵儿,看到你这么关心我,我真的很开心。”

    顾灵犀腼腆一笑,没有回应。

    好在这时候顾灵均突然从房间走出来,正好缓解了她沉?的尴尬。

    顾灵均看着沙发上坐着的两人,好奇的在屋里张望,“姐。姐夫呢?”

    提到景翼岑,杜若谦渐渐收敛笑容,因为这更加印证了景翼岑确实有留下来过夜。

    顾灵犀却拉下脸来,笑容散去。

    她站起来,吩咐顾灵均,“灵均,快去刷牙,我去做早餐,吃完我得去上课了。”

    顾灵均看了一眼杜若谦,觉得他的出现和景翼岑的消失有点奇怪,但他没问,乖乖的去卫生间刷牙了。

    ……

    景翼岑从楼上下来,开着车,油门一踩到底。开得飞快。

    脑海里,全是顾灵犀冰冷的声音。

    “是,我心疼他,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对若谦动手……”

    “我最讨厌打架的男人,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那和野蛮的莽夫有什么区别?”

    心里,如针刺过,如刀划过,疼得血肉模糊。

    为了一个男人,她把他贬得一无是处。

    也许在她心里,他一直是个野蛮的莽夫,没有杜若谦那么绅士,温柔。

    无论他做什么,都比不上杜若谦万分之一。

    顾灵犀。你狠!

    他咬牙,再次加快了速度,油门爆表,他全然不顾。

    车外,已经有不少司机在抱怨,几辆车连环相撞,他似乎没发现自己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交通,继续横冲直撞。

    突然,在十字路口亮出红灯的时候,他憋着一口气往前冲,没想到一辆大货车正要左转,等他反应过来,车头已经迎面撞上。

    一瞬间,大脑空白,呼吸停住,他仿佛看到自己飞起来,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

    顾灵犀收拾好家里之后,准备出门去上课。

    杜若谦也跟着她一起出门。

    培训班就在小区外附近,杜若谦说顺便送她,顾灵犀没有理由拒绝,上了他的车。

    几分钟后,车到了培训班门口。

    “若谦,谢谢你,我先进去了。”顾灵犀微笑着和他告别,然后进去。

    杜若谦看着顾灵犀的背影,想着她当着景翼岑的面护着自己,心里就像抹了蜜似的甜滋滋的。

    顾灵犀像往常一样进入班级,没想到里面已经有了一位和她年纪相当的女老师在教孩子们画画。

    她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位老师。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有孩子看到顾灵犀出现,热情的叫了一声,“顾老师。”

    讲课的老师回头,看到顾灵犀出现,笑容满面的放下手里的画板,走出来,“你就是顾老师?”

    “是,你是……”

    “我是新来的胡老师,是这样的,校长说你来了让我告诉你一声,让你去校长室找他。”

    顾灵犀心里生出一不好的预感来,表面上却礼貌回应,“谢谢!”

    然后,她直接朝着校长室走去。

    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声音,“进来。”

    顾灵犀轻轻的推门而入,看到校长,顾灵犀有些紧张的打招呼,“校长,您找我。”

    校长从位置上站起来,伸手指着办公桌面前的椅子,“小顾,你先坐。”

    这么客气。

    顾灵犀战战兢兢的走过去坐下,校长也坐下了。

    “校长,我的班级什么时候来了一位胡老师?”顾灵犀急于寻找答案。

    校长没说话,直接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递过来。

    顾灵犀低眸看了一眼,信封很厚,一看就知道里面是什么。

    “校长,您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你上个月的工资,加上这个月上了十天课的工资,一共是五千,周老板一直对你赞不绝口,所以又额外加了两千块钱,你点点。”

    顾灵犀没动,她虽然从业经验不多,却心知肚明,那两千是遣散费。

    校长无奈的说道:“小顾,你的水平大家有目共睹,可是上次你婆婆在培训班大闹,已经有很多家长投诉,这段时间已经有好几位学生退学了,周老板是很欣赏你的。舍不得你走,这才拖到今日……可是,你也知道培训班开着不是做亏本买卖的,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所有的孩子都退学吧。”

    顾灵犀内心无法平静。

    校长说得已经很清楚了,她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她伸手,拿过了信封,直接放进包里。

    校长终于笑逐颜开。

    “校长,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校长陪笑,“好,小顾,以后有机会,我希望你还能回来,毕竟,孩子们真的很需要你这样敬职敬业的好老师。”

    “谢谢校长抬爱,我明白。”

    顾灵犀走了,潇潇洒洒的离开了培训班,直到出来以后,回头望了一眼自己教过的班级,想到孩子们的笑脸,终于忍不住湿了眼眶。

    她真的很舍不得这里的孩子,舍不得放弃这份工作,她喜欢听孩子们亲昵的叫她顾老师,她享受画画的乐趣……

    可是今日之后,这一切都离她而去,再也回不来了。

    杜若谦坐在车内,看到顾灵犀进去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他本来想等一会再走的,没想到顾灵犀却出现了。

    他感到奇怪,连忙下车走过来。

    “灵儿,怎么了?”

    他看到她红红的眼眶,明显是哭过。

    顾灵犀看了一眼杜若谦,心里的委屈好像一下子找到了发泄口似的,终于克制不住心里的伤心,靠近他的怀里哭出来。

    怀里的人儿哭得那么伤心,好像天塌下来了一样,杜若谦心疼极了,一双手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别哭了,灵儿,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身边陪着你。”

    杜若谦温柔的安慰更加让她发泄内心的难过,哭得泣不成声。

    周围人来人往,顾灵犀又这么伤心,被人看着也不好,杜若谦连忙扶着她走到自己的车内,让她坐下。

    车内安静的隔绝了外面的世界,顾灵犀总算可以肆无忌惮的哭出来。

    她哭了好一会儿,纸巾用了大半盒,才终于止住了眼泪。

    她看到杜若谦担忧的眸子,也不哭了,吸了吸鼻子,轻轻的说:“若谦,谢谢你陪我。”

    “我说过,不管发生什么,我都陪着你。”

    顾灵犀心里一暖,慌忙低头不敢看他深情的眼神。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终于按耐不住问。

    “我被炒了。”

    不是辞职。是被老板炒鱿鱼,这是她从业以来的第一次,让她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杜若谦恍然大悟,失笑一声,“原来如此,灵儿,这是你老板的损失,你的老板才应该哭了。”

    顾灵犀委屈的撇撇嘴,“我都被炒鱿鱼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灵儿,其实我早就知道,上次你婆婆来大闹,你总有一天会被迫离开这里,你的老板能留你到今天才说,说明他确实想留你,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他不会炒你,所以灵儿,凡事都想开点,你该庆幸,自己的表现得到了老板的赏识,而不是因为你做的不够好而被炒。”

    顾灵犀怔怔的冲他眨眼睛,“真的吗?”

    这样一说,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伤心的。

    “真的,灵儿,你应该对自己有信心,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份工作。这家不要你,你还有下家,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顾灵犀终于笑了。

    好一个“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枉她平时那么洒脱,这种时候竟然想不开,也确实不应该。

    “好,你说得对,我要重新开始。”

    看着顾灵犀又恢复了平时的自信,杜若谦也笑了。

    他发动了车子,回头冲她一笑,“既然辞职了,我带你去放松放松,彻底甩掉过去。迎接未来。”

    “好哦!”

    顾灵犀开心的咧开嘴笑了。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