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87章 恶婆婆训儿媳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7章 恶婆婆训儿媳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杜若谦开车带顾灵犀来到游乐场,两个人玩了过山车,海盗船,摩天轮……之后,又去了电玩城玩电动游戏。%D7%CF%D3%C4%B8%F3

    顾灵犀没想到杜若谦特别会抓娃娃,一抓一个准,最后连电动城的老板都送了很多游戏币给他们求他们去玩别的项目。

    顾灵犀除了娃娃机别的都不敢兴趣,两人只好抱着一堆娃娃意犹未尽的离开了电动城。

    出来之后,没想到天已经黑了。

    顾灵犀第一次玩的这么开心,所以都没有时间观念,看到天黑了,兴奋劲儿终于过后,才发现这一天过得这么快。

    杜若谦提出请顾灵犀吃饭,虽然肚子有些饿了,顾灵犀惦记着顾灵均,便拒绝了。

    “不如,我们买菜回家做饭吧。”杜若谦想到之前种种,期待的问她。

    顾灵犀想了想,这个提议不错,于是两人抱着一堆娃娃走到车前,杜若谦开车载她来到了菜市场买菜。

    顾灵犀在熟悉的摊位面前买菜,卖菜的阿姨和她一回生二回熟,看到杜若谦,嘴角都乐开花了。

    “姑娘,你男朋友又来陪你买菜啦。”

    顾灵犀心里一跳,不敢抬头看杜若谦。连忙解释,“阿姨,他不是我男朋友。”

    卖菜阿姨笑眯眯的说道:“现在的年轻小伙子都不喜欢来菜市场,觉得这里又脏又乱,我看这位小伙子真不错,人长得那么帅还体贴,这年头能陪女孩子来菜市场买菜的帅哥不多啦,姑娘,你得抓紧喽。”

    顾灵犀觉得自己怎么解释,阿姨总能把两人联想到一块,只好快速买完菜,带着杜若谦离开了。

    出来之后,顾灵犀总算缓过气来,大口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

    杜若谦知道她在害羞,没有说什么,提着满满一袋子的菜走在前面。

    “灵儿,快走吧,灵均应该饿了。”

    顾灵犀连忙跟上他的脚步,和他一起回家。

    开门,顾灵犀像平时一样低头换鞋,没有发现屋内多了一个不速之客。

    “姐,你回来啦。”

    “嗯,今天有没有按时吃饭?姐姐买了你最爱的土豆烧排……”

    顾灵犀抬头,还没有说完,脸色便僵住了。

    “萧权?”

    他怎么在这儿?

    她又看了看房间,没有发现景翼岑,心里纳闷,萧权不是一直跟着景翼岑吗?他怎么一个人来了?

    “少奶奶。”萧权走过来,毕恭毕敬的喊了一声,然后他看到顾灵犀身后的杜若谦,表情一瞬间冷下去。

    “萧权,你怎么来了?”

    “总裁出事了。”萧权直接说道。

    出事。

    顾灵犀心一紧,想到早上他打杜若谦的事情,表情冷漠,没好气的说道:“他能出什么事?”

    “少奶奶,我还想问你,总裁出了事,你却和别的男人出双入对,如果总裁知道你竟然是这么薄情的女人。他会不会伤心,会不会难过。”萧权一直跟着景翼岑,自然与他心连心,看到杜若谦也没有好脸色。

    顾灵犀皱眉,不悦的说道:“萧权,是景翼岑让你来的吧,有什么话让他来说好了,犯不着派你来这里讽刺我的客人。”

    “他如果能来,我必然不会出现在这里。”萧权冷声道。

    顾灵犀觉得不对劲,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由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发现他的眼里暗藏一丝忧愁,心里一紧,“他怎么了?”

    “总裁出车祸了。到现在还没醒,少奶奶,总裁是从你这里回去的路上出车祸的,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就应该和我去看看他。”

    “他……出车祸了……”

    顾灵犀感觉自己好像耳鸣了一样,脑海里除了车祸,就没有其他声音。

    “少奶奶,跟我走吧!”

    萧权从她身旁走过,顾灵犀一直是懵了一样的状态,身体好似麻木了,动不了也说不了话。

    “灵儿,灵儿。”杜若谦看着顾灵犀傻掉一般,担心的呼唤她。

    顾灵犀反应过来。回头看着萧权,“我和你去。”

    杜若谦担心她,跟上,“我陪你去。”

    “杜先生,不用了。”萧权冷声拒绝,面无表情的说道:“杜先生应该有自知之明,总裁最不想见到的人是你。”

    然后,他转身直接走了。

    杜若谦突然停住脚步,眼睁睁的看着顾灵犀跟上,自己却没有追上去的理由。

    坐在车内,顾灵犀一直是游离的状态,萧权时而回头看了一眼,忍不住说道:“少奶奶,请你以后不要再伤害总裁,他虽然看似强大拥有一切,其实他比任何人都贫穷一无所有,我不知道他今天经历了什么,我看了案发时候的报道,那辆大货车撞过来的时候,总裁当时根本没有自救,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居然会有轻生的念头,敢问少奶奶听到这些于心何安?”

    顾灵犀脑袋懵懵的,她听到萧权的话,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情去回应他。

    虽然景翼岑出事是谁也不想看到的事情,但是他是因为早上的事情才发生意外,她感到很自责。

    她曾经无数次的希望景翼岑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当他真的出事后,才发现她的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定,原来她也会担心他会不会出事,会不会永远也醒不过来,会不会有其他意想不到的意外发生。

    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恨不得自己有一双翅膀,能立刻飞到他身边,看看他是否安然无恙。

    ……

    急救室外,景睿和秦语心焦急的等待在外面。

    最近闹离婚,两个人已经做好了老死不相往来的打算,一听到景翼岑出事纷纷赶来,此时此刻,好像所有的恩怨都烟消云散,只有共同的关心让他们化解了矛盾,变得忧心忡忡。

    “语心,别哭了。”景睿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他明白生命随时可能会发生意外,对秦语心也没有之前那么怨恨了。

    秦语心伤心的靠在景睿的肩膀上,第一次觉得自己只是一个脆弱的女人,在她难过的时候,她需要一个肩膀安慰她。

    她哽咽道:“老公,我好怕,翼岑他不会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吧?”

    “不会的,翼岑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我相信他会没事的。”

    虽然这么说,秦语心却更加担心,作为一个母亲,她痛定思痛,开始自责,“老公,都怪我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老天爷一定是为了惩罚我才让翼岑出事的……老天爷,你要怪就怪我,不要伤害翼岑,我错了,我忏悔,求求你不要那么残忍。”

    秦语心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结婚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是一个强势的女人,虽然景睿有时候会被她压制得受不了,但不可否认她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特别是她历经苦难替他生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儿子,这是他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

    反观自己,因为工作的忙碌,忽略了她的感受,也很少参与到儿子的成长,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局外人,所以贪图外面的刺激和新鲜,是他先背叛这个家庭,才让她忍无可忍的做出错误的决定,说到底,该自责的应该是他。

    “语心,这不是你的错,都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你不要自责,我相信翼岑一定会挺过来的。”

    景睿的安慰让秦语心终于缓了过来,没有之前哭得那么凶,但是安静下来的时候,还是会担心得要命。

    景翼岑出车祸的事情未免老夫人担心,景睿并没有通知她,所以此时只有身为父母的两人守在急救室外面。

    安妮不知从哪里听到消息,不顾自己的脚伤,推着轮椅就过来了。

    一看到景睿夫妇抱在一起,安妮一路上的担惊受怕终于爆发出来。

    “阿姨,翼岑怎么了?”

    秦语心从景睿怀里抬起头来,泪眼模糊的说道:“翼岑他出了车祸,到现在还没有醒。”

    “什么?”安妮脸色一白,如果不是坐在轮椅上,她一定没有力气站稳。

    “安妮,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翼岑出了很严重的车祸,我担心……”

    秦语心说着说着便不忍心再说下去。

    安妮伤心欲绝的哭道:“翼岑会没事的,他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离开我,他不能说话不算话……”

    然后,她一双手捂着脸。哭得泣不成声。

    秦语心见安妮伤心,更加悲从中来,再次泪流满面。

    顾灵犀赶到的时候,只听得哭声不断传来,她看到秦语心和安妮那么悲痛,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她慢慢的走到景睿和秦语心身边,张口发现自己连声音都细如蚊蝇,“爸,妈。”

    景睿抬头,只是无奈的看了一眼,并没有回应。

    秦语心愤怒的抬头,看到顾灵犀便气不打一处来,站起来就给顾灵犀甩了一巴掌。

    “啪!”

    顾灵犀直接被打飞了,还好萧权在身后扶住了她。

    “顾灵犀,你这个扫把星,你到底要害翼岑到什么地步你才甘心。”

    顾灵犀捂着脸,嘴里全是血腥味,整边脸颊都被打麻了。

    秦语心看向她身后的萧权,恨恨的对顾灵犀说道:“萧权说今早翼岑是从你那儿回来的,顾灵犀,你到底对我儿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让他出了这么严重的车祸,你倒是说话啊,哑巴啦?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

    然后,又上前来,疯了一样的拉扯住顾灵犀的头发使劲的摇。

    顾灵犀头皮一紧。痛苦的抓住她的手大喊,“妈,松手。”

    秦语心才不管她痛不痛,她只知道如果景翼岑有个好歹,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顾灵犀,你这个贱人,你说不说说不说……”

    “妈,好痛,你松手!”

    顾灵犀大喊,痛得咬紧牙关,身体也只能随着秦语心的幅度摇摆脑袋,连着脖子也开始疼了。

    景睿看到秦语心失控,若是平时可能会劝劝。今日这事出在自己儿子身上,他多少有点怪顾灵犀,所以只好冷眼旁观。

    安妮更不可能上前去劝,前两次看到景翼岑对顾灵犀那么亲,密,她早就视顾灵犀为眼中钉,秦语心正好替她收拾了她。

    萧权一向不参与景家的事情,可是看到秦语心竟然这么对顾灵犀,已经有点看不过去了。

    “夫人……”

    “萧权你闭嘴,你没资格说话。”秦语心不等他开口就直接让他住口。

    然后,她更加用力,恶狠狠的开始用脚踹顾灵犀的大腿,一边踹一边怒骂。“顾灵犀,今日你要不说,我就把你废了,好给我儿子赎罪。”

    “妈,我好痛,我求你了,放开我……”

    顾灵犀全身痛得开始求饶,秦语心却不给她解释的机会,一味的打她扯她,让她越来越受不了这样的残害……

    ……

    “住手。”

    就在顾灵犀以为自己就要痛死的时候,一个声音出现了。

    杜若谦在顾灵犀走后始终不放心,所以在顾灵均的要求之下,两个人一起来到了医院。

    没想到一来。就发现顾灵犀被人欺负,身边的人都视若无睹,目睹这一惨剧的发生。

    杜若谦庆幸他过来了,要不然顾灵犀被人打死都没人知道。

    他二话不说,快速上前,用力扣住了秦语心的手腕,让她失力的松开了手。

    顾灵犀得以解救,整个人却被疼痛包围,精神恍惚痛苦难忍。

    “姐。”顾灵均上前抱住顾灵犀,心疼的呼唤她。

    顾灵犀整个人是半昏迷状态,不管顾灵均怎么呼唤,她嘴里只有一个字痛。

    “灵均,快带灵儿去看医生。”

    “好。”

    顾灵均不敢耽误。抱着顾灵犀就走了。

    秦语心见顾灵犀被人救走,不解恨的想追上去,杜若谦却挡在她面前。

    “景夫人,好歹你也是一个长辈,这么对待自己的儿媳妇,就不怕坏事做尽遭报应吗?”

    秦语心气得大叫,“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教训我?”

    她不屑的抬头,突然发现他很眼熟。

    她定睛一看,这不是上次在教室里带走顾灵犀的那个男人吗?

    当时,她就觉得这个男人非池中物,没想到两人关系竟然这么亲密,这次又为了顾灵犀来出头了。

    然后,她的嘴角露出一丝奸笑,“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姘夫,怎么,看到顾灵犀那个贱人受伤,心疼啦?”

    杜若谦冷眸相对,声音冷酷,“景夫人,请你说话自重一点,好歹你也是有身份的人,别让人听见了笑话。”

    “嗤……”

    秦语心不耻的嘲笑,“真没想到顾灵犀这么下贱,一面吊着我儿子。在外还这么不安分,我看你也不是普通人,奉劝你一句,不要被顾灵犀这碗迷魂汤迷得晕头转向,像她那么朝三暮四的贱女人,男人一旦沾上,只会惹来一身腥。”

    “景夫人多虑了,景夫人还是好好规劝你的儿子,千万不要来招惹灵儿,不然出了事,平白无故把罪名安插在灵儿身上,连累无辜。”

    “你!”

    秦语心没想到这个男人看上去温文尔雅,嘴巴却这么厉害。顿时怒上心头。

    “年轻人,看来你对顾灵犀真的不一般,不过可惜,就算我再不喜欢她,她始终是我的儿媳妇,婆婆教训媳妇天经地义,哪轮得到你一个外人插话。”

    杜若谦气定神闲的把目光落在安妮身上,有意无意的说道:“景夫人,看来你还记得灵儿是你的儿媳,不过我倒想问问这位小姐,当你听到景夫人这么说,不知心里作何感想。”

    安妮抬头,目光落在杜若谦身上。

    安妮阅人无数。她清楚这个男人这么说,已经打听清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意让她难堪。

    她不由好奇,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和顾灵犀又是什么关系?他看上去不像普通人,顾灵犀有什么魅力让这么多男人为她前仆后继?

    秦语心见安妮默不作声,怕她多心,恼怒大吼,“你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顾灵犀就算嫁给我儿子,在我心里安妮才是我的儿媳妇,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多管闲事?”

    杜若谦目的达到,不想再和她废话,声音略带警告,“那就请你,还有你的准儿媳好好的管好景翼岑,别再让他来招惹灵儿,告辞。”

    然后,他愤然离去……

    秦语心还想骂,景睿拉住了她。

    “好啦,人你也打了,话你也骂了,算了吧!”

    “呸,他以为他是谁,敢教训我!”

    秦语心碎了一口,总算解气。

    然后。她看向一旁的安妮,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生气,将怒火转移到安妮身上,“安妮,不是阿姨说你,这段时间你到底是怎么了,一个抑郁症你还想用多久?我看你平时挺聪明的,自从摔了一跤就变得自暴自弃,我早就说过,男人的耐心经不起考验,这点你就没有顾灵犀聪明,如果你不好好想想怎么让翼岑重新对你感兴趣,没有任何人能帮你。”

    安妮平时也算一个挺骄傲的人。今日被秦语心教训,心里虽然不是滋味,却被她说到了点子上。

    她确实不能再这样下去,只有她恢复了曾经光彩夺目的安妮,她才能挽回景翼岑的心。

    ……

    顾灵犀经过医生检查,虽然都是皮外伤,可是疼痛却让她难以忍受。

    顾灵均很担心。

    除了在家看到爸爸打她,他第一次看到姐姐在外人面前被打,可想而知,姐姐嫁入景家,日子也很难过,难怪她会搬出景家和自己住。

    “灵均,你别担心了。姐姐没事。”

    顾灵犀怕他多心,影响他的情绪,遂安慰他。

    顾灵均却赌气的坐在一旁不理她。

    “灵均。”

    顾灵均愤怒的回头朝她大吼,“姐,为什么你早不告诉我,你在景家就是过的这种日子,亏我昨天听到你说要搬回景家住还替你感到开心,没想到你的公婆居然是这种人,那你还回去干什么?”

    顾灵犀默,带着歉意的看着他。

    杜若谦听到这话,眉头深深一皱,上前问,“灵儿,你要回去?”

    顾灵犀瞒不住,默默的点头。

    杜若谦几乎一瞬间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想到昨晚景翼岑和她共度一夜才有了这个决定,觉得呼吸艰难。

    原来,无论他做什么,都抵不上景翼岑的一夜缠,绵,只是,他为什么会心痛?他们本就是夫妻,即使一起过夜,也是情理之中。

    “若谦。”

    顾灵犀发现杜若谦不对劲,他看上去那么受伤,整个人无精打采的,突然失去了以往的光彩,让她担心。

    “灵儿,你不用解释,我说过,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他苦笑,内心如马车碾过一样痛苦不堪。

    ……

    杜若谦离开病房,每走一步都是那么沉重,想到顾灵犀要回去景家,每一次呼吸都痛不欲生。

    手机响了,他看了一下来电显示。

    是王远山。

    正好,他也想找他。

    接通了电话,杜若谦语气平淡无奇。“找我什么事?”

    “杜总,最近您许久不来公司,我是想请示您,公司最近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王远山讨好的问道。

    王远山自从和景氏解约之后,开始改行成立了娱乐公司,不久之前,他的新公司被杜若谦收购,王远山自此为杜若谦效力。

    杜若谦能看上王远山,不仅仅因为他曾经和景翼岑结下梁子,更重要的是,王远山在南城有着丰富的资源和人脉,这点正好为他所用。

    杜若谦嘴角一勾,“我这里正好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办。”

    “什么事?”

    “我需要你去挖一个人。只要她顺利和灵娱签约,我保证,她所有的通告和收入,你将得到最高分成,而且是永久期限。”

    王远山一来好色,二来贪财,听到杜若谦这么好的条件,眼睛都放光了。

    “谁?”

    “国际超模,安妮!”

    王远山惊讶,居然是她?

    他一下子打了退堂鼓,“杜总,您别开玩笑了,安妮是国际名模。况且她所签约的公司绝对不肯放人,我怎么可能挖的动她?”

    杜若谦冷然一笑,“如果一个靠腿吃饭的超模,突然腿上多了一块抹不去的伤疤,有几个模特公司会再重用她?”

    “杜总的意思是……”

    他记得前段时间,杜若谦叫他买通记者,谣传安妮得了抑郁症的事,难道,安妮的腿真的被毁了?

    “王总,你是聪明人,和安妮也有些交情,我相信你知道该怎么做。”

    “可是杜总,安妮和景翼岑的事人尽皆知,我和景翼岑也有过节,她未必会和我签约。”

    “这就要看你的能力了,安妮已经没了后路,只要你给她指条明路,她未必不会感激你。”

    杜若谦和他又说了几句,王远山终于下定决心,“杜总,我知道该怎么做,明天,您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