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89章 强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9章 强吻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听到这个声音,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她连忙从杜若谦怀里起来,心里没来由有些紧张。

    脚踝很痛,她努力忍着,踌躇的站在凉亭内,和外面突然出现的景翼岑面对面。

    景翼岑的表情,冷得就像冬天结霜的冰凌,又冷酷又尖锐,特别是他的眼神,带着强烈的攻击性,死死盯着杜若谦从地上起来。

    “景翼岑,你醒了?”

    顾灵犀看到他,一瞬间感到心里的石头落下,沉重的心情终于放松,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而她惊喜之外的那一丝惊讶之色,在景翼岑看来,是被他抓包之后的心虚表现,令他怒上心头。

    “顾灵犀,我醒了你是不是很意外?还是,被我撞见了你俩的好事,你很失望?”

    顾灵犀莫名其妙,“景翼岑,你在胡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顾灵犀,我本以为你还算有点良知,我出车祸至少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来看我一眼,没想到你却和杜若谦在这里做出如此不堪入目的事情,是不是我晚来一步,你们就打算在这里接吻?顾灵犀,你就那么喜欢他,恨不得我快点死好成全你改嫁给他是不是?”景翼岑冷漠如冰的说道。

    顾灵犀因为他的曲解,气得咬紧牙关,语气哀怨,“景翼岑,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难道不是吗?昨天你为了他对我说的那些话言犹在耳。我怎么会傻到为了你出车祸,顾灵犀,我才发现你竟是这么无情无义的女人。”

    顾灵犀觉得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一刀一刀的割着她的心,让她由内之外,撕心裂肺一般的疼痛起来。

    她感觉自己从昨晚到现在为他担惊受怕变得很可笑,因为他出车祸而内疚简直是多此一举。

    她伤心的瞪着他,倔强的说道:“你说得对,我本对你没有任何感情,谈何对你有情有义?对你有情有义的女人是安妮,所以请你以后好好珍惜那个对你有情有义的女人,别再来找我这个无情无义之人。”

    她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对他的不屑。景翼岑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被人丢进了绞肉机里一样疼痛。

    他看了看顾灵犀,又看了看旁边的杜若谦,脑海里全是他们刚才抱在一起的画面,他骤然觉得头痛,心里更加烦躁不安,愤恨的瞪了两人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等他走后,顾灵犀如脱水一般,脚步虚浮,差点没站稳。

    杜若谦想扶着她,顾灵犀伸手做出一个拒绝的手势。

    “不用。”

    她扶着桌子,无力的坐在石凳上,手指关节泛白。紧紧抓着石桌的边缘,脑海里全是景翼岑冰冷的表情和声音,一下一下刺激着她的感官和神经,让她仿佛置身在风雨之中,凉嗖嗖的寒冷刮过她的心房。

    杜若谦不忍心看她这幅模样,坐在她旁边,心疼的看着她,“为什么不解释?”

    顾灵犀面无表情,仿佛没有知觉,“既然他已认定,就算我解释他也不会相信。何况,我和他本就没有结果。这样正好,免得以后各自纠缠。”

    她累了。

    从安妮在晚宴上出现开始,她就知道很多事情不是自己逃避就能解决问题的,既然他有了选择,她又何必纠缠不休?

    也许今日之后,他会回到安妮身边,她可以重新过自己的生活。

    顾灵犀站起来,故作轻松的松了一口气,笑笑,“浪费了一上午的时间,灵均该饿了,我们去买菜做饭吧。下午还得继续面试呢。”

    看着她突然神采奕奕,浑身上下又散发出坚韧不催的光芒,杜若谦虽然心疼她这么坚强,更加为她积极向上的精神所感染,站起来和她一起离开了凉亭。

    ……

    中午,秦语心带了饭来看安妮,两人一同前往景翼岑的病房打算和他一起吃饭。

    没想到景翼岑居然不见了,这可急坏了两人。

    “阿姨,翼岑不见了,他刚醒,伤还没有完全好,他能去哪儿?”安妮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推着轮椅在病房到处转。

    “我也不知道啊,我们才离开一会,他怎么就不见了?”

    秦语心也紧张起来,想到他刚出车祸,怕他还会出什么事情,心里担心不已。

    她拨通了景翼岑的,接的通,但无人接听。

    安妮更加心急如焚。

    “安妮你先别急,我去找翼岑,你在这里等着,也许翼岑只是有事出去了也不一定。”秦语心安慰。

    然后,两个人商量好了对策,秦语心便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

    ……

    顾灵犀找了一下午的工作无果。

    近点的一听到她的名字就把简历退了回来,远点的要么工资太低,要么时间太长,她考虑再三,决定放弃下午的面试。

    杜若谦开车送她回来,坐在车内,顾灵犀也许是累了,靠着车门睡着了。

    睡着的她看上去那么安静,就连呼吸声也轻柔细腻,杜若谦时而看着她,有一半的心思在她身上,所以把车故意开慢一点,仿佛这样才能延长与她独处的时间。

    车平稳的停在楼下,杜若谦没有叫醒她,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他听到自己的心跳不受控制的狂跳。

    回忆起凉亭那一幕,如果不是景翼岑突然出现,他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不受控制的吻了她。

    看着她故意伤害景翼岑,本该为此解恨的他却没有意料中的惊喜,因为他发现,她伤害景翼岑的同时,那些伤害又会加倍的反噬在她身上。

    他突然明白,她对景翼岑,已经有了不可割舍的情意。只是她自己没有发现而已。

    杜若谦眸色幽深,表情一寸一寸的暗淡下去,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会对景翼岑动心。

    突然响了,还好他调了震动,没有惊醒顾灵犀的好梦。

    他看了一眼,是王远山的来电。

    “什么事?”

    王远山的声音高兴的传来,“杜总,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见过安妮了,她说会考虑一下。”

    “好,你要加快进度,尽快签约。”

    “没问题。”

    挂了电话,杜若谦的表情再次沉下来。

    如果能顺利签约安妮,他也要让景翼岑尝尝被心爱的人伤害是什么滋味。

    杜若谦正想着,顾灵犀就醒了。

    她看了看窗外,外面已经黑了。

    “我怎么睡着了。”

    杜若谦温柔一笑,“你面试了一下午,兴许是太累了。”

    “怎么不叫醒我?”她一边解安全带一边说:“这么晚了,灵均一定饿了。”

    “我陪你去买菜吧。”杜若谦也开始解安全带。

    顾灵犀连忙拒绝,“不用了。”

    杜若谦的动作一顿,顾灵犀继续道:“若谦,你已经陪我一整天了,真的谢谢你,既然这么晚了。我就不留你上去坐了。”

    顾灵犀一旦拒绝,连余地都不给他留。

    杜若谦知道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假装识趣的微笑,“好,等你上去了我再走。”

    顾灵犀下车,对她挥手,“再见。”

    目送顾灵犀上去之后,杜若谦思绪混乱。

    其实整个下午,杜若谦就发现她心不在焉,总是想办法拒绝他不让他陪伴,如果不是担心她,他不会纠缠。

    说到底,她心里还是介意在凉亭里被景翼岑误会。

    所以她的拒绝,对他来说很残忍。

    ……

    顾灵犀回家之后,顾灵均破天荒的没有在打游戏,这让顾灵犀感到意外。

    看着他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像是特地等她回来一样,顾灵犀心里有丝不详之感。

    顾灵犀忽略他认真的眼神,颤笑,“灵均,你饿了吧,姐姐今天下班回来晚了,我现在就去给你做饭。”

    脚步还没有迈出去,顾灵均就出声了,“姐,你不要瞒着我了,我都知道了,你被培训班辞职了。”

    顾灵犀心里一凛,回头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

    “昨天在医院看到你被景家人欺负,我今天特意去培训班找你,才知道你辞职了,都是因为你的那个恶婆婆去教室大闹才害你被炒鱿鱼,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

    顾灵犀嘴唇颤抖,“我……”

    “姐,为什么你会过得这么辛苦?你在景家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回来还要照顾我,怕我担心连辞职也不告诉我,姐,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永远只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永远成为你的累赘?”

    顾灵犀心里害怕,快速跑到他身边拉住他的手,“灵均,你不要乱想,姐姐从来没有觉得你是姐姐的累赘。”

    顾灵均的眼神越来越难过,“姐,自从我离开顾家之后,你为了我一次次的受伤,我真的很难过,也许,我不能再拖累你,我干脆回顾家好了……”

    “不可以。”顾灵犀打断她,眼神坚定的说道:“既然出来了,我就不会再让你回去,灵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找到新工作,不会让你跟着姐姐受苦。”

    “可是,你不是打算回景家?就算你公婆对你不好,至少老夫人是真心疼爱你,等她出院了,你就会回去,到时候我们还是会分开,姐,我不想到那时候再与你分离,还不如现在就让我回顾家去。”

    顾灵均言语中透着不舍,顾灵犀又怎么舍得弟弟?

    她抱着他,又伤心又难过,“灵均,这辈子我都不会与你分开,奶奶已经答应我,如果我回去,就把你也带回去,景家那么大,不会没有你的容身之处。”

    “真的吗?”顾灵均心里一喜,虽然担心景家公婆不接受自己,但是只要和姐姐在一起,他什么都不怕。

    “比珍珠还真。”

    顾灵犀保证,顾灵均终于被她逗笑了。

    看着他笑,顾灵犀表情放松,站起来说:“饿了吧,我去做饭。”

    “好嘞,那我可以玩会游戏吗?”

    “当然。”

    顾灵犀答应,顾灵均更加开心。然后她便去厨房忙碌了。

    两姐弟虽然偶尔不愉快,更多的是开心快乐,无论发生什么,姐弟两的感情是深厚的,顾灵犀感到欣慰,开始刷锅炒菜,这时候,突然响了。

    是景翼岑的来电。

    顾灵犀的心一下子如平静的湖水被搅乱了一圈圈涟漪,连续不断的在心里蔓延。

    不停的响,连客厅的顾灵均都听到了。

    “姐,你的响了。”

    顾灵犀反应过来,看着景翼岑的来电像催命似的。想到早上两人已经说清楚了,他还来找自己干什么?

    明明心里在拒绝,手却不自觉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她的声音因为紧张而发抖。

    “你是叫灵犀吗?”

    说话的不是景翼岑。

    “我是,你是?”

    “是这样的,你老公在夜色酒吧喝醉了,我是酒吧的服务生,麻烦你过来把你老公带回家好吗?”

    老公?

    顾灵犀的脑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顾小姐,您在听吗?”

    “额,我在我在。”她紧张得手发抖。

    “好,那就请你快点过来把他带走,我还要照顾其他客人。”

    挂了电话,顾灵犀依旧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好半天才明白他所说的老公是景翼岑。

    奇怪,他好端端的怎么会去酒吧喝酒,还喝醉?

    顾灵犀没空多想,把围裙解下来洗洗手就冲出厨房。

    “灵均,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待会叫外卖。”

    然后只听“砰”的一声传来,顾灵均来不及叫她就自己走了。

    顾灵犀出门就打了一个的士,说了地址,司机快速将她带到了夜色酒吧。

    她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一进去便觉得里面震耳欲聋,灯光五颜六色的炫得人眼睛都疼。

    里面有很多年轻男女在纵情声色,穿着异类的各色男女贴身热舞,卡座里,男男女女不论性别搂搂抱抱,耳鬓厮磨,顾灵犀简直不忍直视。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景翼岑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喝酒?

    她的目光在人群里扫视,总算发现吧台那里坐着景翼岑。

    她艰难的挤过去,景翼岑还在不断的往嘴里猛灌酒,旁边穿着制服的服务生被他拉着不放手,自己喝不够还要灌别人。

    顾灵犀一看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刚出了车祸,这么喝下去简直不要命。

    她一?作气上前,把他的酒杯抢过去。“景翼岑,不要喝了,跟我回家。”

    服务生一见顾灵犀,就像见到了救命恩人一样的表情,“你就是灵犀小姐吧,太好了,刚才这位先生不停的念着你的名字,我就想着他一定是想找他最重要的人,我用他的找了他的联系人,正好看到他老婆的电话,心想老婆应该是最重要的人,你应该就是他老婆吧。”

    顾灵犀脑袋一懵,被他的逻辑打败了。

    这样都能误打误撞找到她也是神奇,她突然好想知道景翼岑把她的备注改成了什么。

    服务生说完把景翼岑交给她就要走,景翼岑却醉醺醺的不肯放手,嘴里说着醉话,“不准走,来,陪我喝酒。”

    “先生,您的老婆来了,让她陪您吧,我要再不走,经理就得把我给开了。”

    景翼岑眯着眼睛,一脸懵逼的表情,“老婆?我没老婆,你说谎。”

    一边说还一边傻笑,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一样。

    顾灵犀看着他,这哪里还有平日里冷酷无情,雷厉风行的样子,简直是一个讨人厌的酒鬼。

    “先生,真是您老婆来了,不信你看。”服务生指着顾灵犀。

    景翼岑半眯着眼睛,看到顾灵犀的时候,使劲眨了眨眼,感觉有好多影子在眼前晃来晃去,就是无法将她的脸重叠在一起。

    “你是谁?”

    服务生急了。“先生,您备注里面的老婆不就是这位小姐?她来了,您就放过我吧!”

    看着服务生欲哭无泪的表情,顾灵犀想到他说景翼岑的备注里的她是“老婆”的时候,心里微微一怔。

    她克制自己的情绪,冷静的询问,“他喝了多少酒?”

    “从下午到现在,已经五个多小时了。因为下午人不多,这位先生一直喝闷酒,所以记得比较清楚。”

    也就是说,他从凉亭离开之后就来这里喝酒到现在。

    顾灵犀莫名的升腾起一丝怒火,上前拉住景翼岑的胳膊,“翼岑,别喝了。”

    “你是谁,不用你管我。”他不耐烦的甩开她的手,继续喝酒。

    “不要再喝了。”

    再喝真的要出人命了。

    她急得抢过他的酒杯,两人争执中,酒杯脱落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景翼岑晃了晃身子,低头看着一地的碎片,猛的甩了甩头,再次抬起的时候,他终于看到眼前一脸失望的顾灵犀。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又摇了摇头,眨了眨眼,再次确认。

    真的是她。

    就在景翼岑失神之际,服务生用力掰扯他的手腕,总算脱险,逃也似的离开了。

    景翼岑没在意,眼睛猩红如血的盯着顾灵犀,好像一下子清醒了一样,声音平缓而冷冽,“你来干什么?”

    他不再醉醺醺的,又恢复了以往那副骄傲不可一世的神情,顾灵犀觉得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

    “看来你已经没事了,既然这样,我先走了。”

    她转身欲走,景翼岑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他的力道很大,手腕传来阵痛。

    “你放手。”

    下一秒,她的身体已经落入一个强有力的怀抱。

    “景翼岑你干什么?放手。”

    她恼羞成怒的在他怀里挣脱,失控的大叫。

    然而酒吧这样的地方本就混乱,大家疯自己的,对于拥抱的男女早就见惯不惯,没人会留意她的处境。

    男人浓烈的酒精味扑面而来,顾灵犀被他抱得呼吸艰难,反抗也激烈了,景翼岑却收紧了手臂,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你担心我。”

    他醉意朦胧的说道。这个发现让他的心情有些激动,满足的笑容渐渐浮现在他英俊的脸上。

    此时的他与其说是醉了,不如说是借着酒醉发酒疯,至少顾灵犀觉得他就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哪里还会细想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担心你,你放手。”

    “灵犀,别骗我了,我知道你放不下我,我也是。”

    他像个孩子一样的耍赖。

    “你在说什么醉话?景翼岑,我告诉你要是再不放手,我就……就咬你了。”

    顾灵犀威胁,本以为他会松手,没想到他突然抬起头来,腾出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让她被迫看着他迷离的眼神。

    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俊美绝伦的笑容,像个无赖一样的坏笑,“朝这咬。”

    然后,他低头摄住了她的嘴唇。

    浓烈的酒精味霸道传来,在她的口腔肆意翻搅……

    她觉得自己快要被他吻醉了,身体本能的僵住忘记了挣扎。

    他似乎不打算放开她,一旦陷入,便是万劫不复,他就像被饿了许久的野兽,对于到嘴的猎物绝不放手。

    周围依旧喧嚣。对于酒吧来说,男女拥吻早已是家常便饭,没人会注意到这一对。

    然而,暗中却有一个人,目光一直紧紧很随着她。

    从她急急忙忙从家里出来,一直守候在楼下没有离去的杜若谦,在她离开之后跟随而来,没想到这一幕还是那么残忍的发生了。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两人拥吻,目光中冒着熊熊烈火,仿佛要将他燃烧……

    ……

    顾灵犀被他吻得快要窒息,脸胀得通红,而他却更加享受这个过程。手臂慢慢松懈,变得温柔起来。

    顾灵犀趁机,突然奋力将他推开,总算从他的怀里挣脱。

    她感觉全身颤抖,嘴里全是他的味道,她厌恶的不停的用手擦,手抖得不行,心里更加恐惧害怕。

    “景翼岑,你混蛋。”

    景翼岑被她一推,脚步虚浮,醉意袭上来,差点没站稳。

    他再次甩了甩头,觉得头痛欲裂,自己没有意识到刚才做了什么,只觉得脑袋很晕,好像刚才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突然脱力了一样软绵绵的就要顺着吧台往地上坐去。

    顾灵犀刚才还恨他强吻了她,看到他这幅模样,不忍心上前,连忙抱住他的手臂让他站稳。

    “景翼岑你起来。”她吃力的想拉起他,奈何他实在太重了。

    景翼岑迷迷糊糊的由着她拉,他已经糊涂得看不清顾灵犀的影像,又恢复了烂醉如泥的样子。

    顾灵犀拿他没办法,将他的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扶着他跌跌撞撞的离开了酒吧。

    下章继续撒狗粮。噢耶!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