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90章 挑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0章 挑逗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出来后,顾灵犀打了一个车,将景翼岑带回到家里。

    推开门,顾灵犀吃力的扶着身上重如泰山的男人,对着屋内大喊,“灵均,快过来帮忙。”

    顾灵均还在打游戏,一看到两人进来,赶紧把遥控器丢了跑过来扶着景翼岑的另一条胳膊。

    “姐,姐夫这是怎么了?怎么醉成这样?”

    “一言难尽,灵均,你快帮我把他弄到床上去。”

    然后,两人一起把烂醉如泥的景翼岑弄到她的卧室,使尽浑身解数总算把他移到了床上。

    做完这一切,姐弟两累得气喘吁吁。

    顾灵均还好点,毕竟是男人,虽然病弱,力气比顾灵犀大多了,加上顾灵犀这一路保驾护航,早已累得虚脱。

    此时她的脚软踏踏的,一下子坐在床上,只差没有像景翼岑一样四平八稳的躺着了。

    “姐,我去倒盆热水。”

    说完他就出去了。

    顾灵犀大口呼吸,几分钟后才缓过气来,手脚也恢复了一点力道。

    景翼岑像是睡着了,一动不动的。

    顾灵犀用手推了推他的胳膊,“景翼岑,醒醒。”

    景翼岑没反应。

    她又拍了拍他的脸,“景翼岑,景翼岑。”

    依旧没反应。

    此时的他,昏睡得就像一头死猪,除了呼吸,就像一个死人一样任由她摆布。

    房间里弥漫着浓烈的酒精味,令顾灵犀头昏脑胀,她站起来就要走,谁知还没迈开步子。自己的手已经被他拉过去。

    “啊。”

    顾灵犀尖叫一声,整个人失重的往床上一摔,不偏不倚的摔在了他的手臂上,然后他的另一只胳膊顺势搭过来,身子侧翻,直接把她压在身下。

    “别走,别离开我。”

    他的嘴里,呢喃着动人的情话,沙哑的声音卑微到尘埃里。

    身上压着的男人眯着眼睛,带着醉意的眼神深情缱绻,顾灵犀没空享受他的温情,理智告诉自己。他搞错了对象。

    她激动的想推开他,“景翼岑,你放开我,我不是安妮。”

    景翼岑没动,而且他本来就比顾灵犀重几十斤,此时所有的力量都压在她身上,快要把她压断气了。

    “景翼岑,放开我。”她的脸胀成了猪肝色,一边推一边大口呼吸。

    “别走。”

    他再次呢喃,像个孩子一样撒娇,头深深地埋入她的劲窝。

    顾灵犀被他打败了,也没空和醉了的人计较。唯一的办法便是顺着他的话说。

    “好,我不走,我就在这里陪着你,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谁知刚一说完,景翼岑便抬起头来,醉眼朦胧的看着她,嘴角裂开了满意的笑容。

    那笑容,如婴儿学会的第一个微笑,纯真自然,一点杂质都没有。

    顾灵犀愣了愣,无法想象他这样一个大男人会露出这么单纯的笑容,他的内心深处。可能也如孩童一般充满了纯真善良。

    正当顾灵犀被他的笑容弄得不知所措的时候,顾灵均端着水进来了,“姐,姐夫醒了没有……”

    还没说完呢,就被床上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顾灵犀被景翼岑压得严严实实,如果不是冒出一个头,他压根就找不到姐姐的身影。

    他笑眯眯的把热水放下,“姐,热水放这里了,我还泡了一杯醒酒茶,放桌子上了,我先出去。你们继续……继续……”

    然后,一溜烟跑了,溜得比兔子还快。

    “灵均……”顾灵犀大喊,想让他帮忙,回应她的的只有关门声。

    顾灵犀欲哭无泪,看来弟弟是误会他两有什么事,可是她是无辜的,是景翼岑死皮赖脸的压着她的。

    “景翼岑,别装睡了,快醒醒。”她恼羞成怒的拍着他的脸,想把他叫醒。

    她的动作可没刚才那么轻柔,力道也加重了,因为她很生气,“景翼岑,你要再压着我,我就……我就……”

    她能干什么?除了动嘴,什么都动不了。

    可是,只要一想到刚才在酒吧里他吻了她,脸上就觉得热乎乎的,像是被火烤一样。

    “别走,灵犀,别走……”

    他继续念着,这一次加了她的名字。

    顾灵犀听到他念着自己的名字,心弦一下子绷断了似的,刹那间天地间一片炫色,劈天盖地的全是他的声音,让她晕眩,找不到方向。

    都说酒后吐真言,他醉了,嘴里念着的人竟然是她。

    她想起酒吧的服务生说他一边喝酒一边说醉话念她的名字,连他的对她的备注都是“老婆”,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她或许不会相信,可是这一切,都是那么真真实实的发生在她面前。

    坚硬的心,突然柔软。

    她不喊了,就这样看着他。

    他也不念了,安静的睡觉。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头一次这么认真的把他看了个仔细。

    平时她只觉得他很帅,冷酷,今日才发现他的皮肤比女人还要好,小麦色的健康肤色,不含一点杂质的脸上,完美的五官就像上帝最杰出的艺术品。

    刀削一般的眉峰即使睡着了依旧让人肃然起敬,不敢懈怠;紧闭的双眸少了平日的严厉冷酷此时看了多了一丝安详和宁静,如水一般柔情;挺立的鼻子下面,那双薄薄的唇刚才还吻过她,酒精的作用让他的唇色泛红。就像她的唇一样魅,惑,诱,人。

    房间里那么安静,她听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直跳的声音,好像要冲破胸口,暴露她潜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

    她就这样看着他,目光深深地被他吸引住,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被沦陷的时候,景翼岑放在口袋里的突然响了。

    男人安静的睡颜露出一丝不满的表情,似乎被打搅了美梦,眉头微皱,烦躁的翻了一个身。

    顾灵犀总算脱险,正要起来,他口袋里的却一直响,怕吵醒他,顾灵犀从他的西装裤里把拿出来。

    来电显示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安妮。

    她定了定神,好像被人点了穴一样呆住。

    想到安妮和他的关系,刚刚心软的心再一次变得坚硬。

    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就断了,就在顾灵犀以为不会再响的时候,电话再次打过来。

    顾灵犀赌气似的没接,任由它一直响,直到响了断,断了响。反复几遍之后,安妮终于放弃。

    顾灵犀松了一口气,打算把放到一旁,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手指鬼使神差的翻开了他的联系人。

    她感觉自己的指尖在发抖,好像做贼一样紧张。

    她输入了自己的号码,才输了一半,一个备注为“老婆”的联系人蹦了出来。

    几乎是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窒息了,连呼吸都忘记。

    服务生说的没错,他真的把她的备注改成了“老婆”。

    嘴角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一丝笑容,抬眼偷看床上的景翼岑,心里就像抹了蜜似的,那些不确定的情绪突然被驱赶,心里被粉色的桃心占据,幸福得好像快要飞起来。

    “水,水……”

    景翼岑的呼唤让她的粉红心情一下子回归现实。

    她放下,下床把醒酒茶端过来,扶着景翼岑的脑袋,让他半倚着身子靠在她怀里。

    景翼岑闭着眼睛,她把水杯送到他嘴边,轻轻的喂水。

    水流从他的嘴角流下,他一口没喝,又烦躁的挥手,差点打翻她手里的杯子。

    “景翼岑!”

    她忍着爆发的情绪,要不是看在备注的份上,她早就发作了。

    “呕……”

    景翼岑突然一个翻身,难受的吐出来,而且几乎都吐在她身上。

    顾灵犀震惊的将他往床上一推,生气的站起来大吼,“景翼岑!”

    景翼岑哪里能理会她,吐完之后舒服多了,继续呼呼大睡。

    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污秽物,虽然都是液体,可是一股刺鼻的酒精充斥在鼻尖,让她嫌弃极了。

    她快速的跑出房间,冲到洗手间冲了个澡,身上的酒精味终于洗干净了。

    换上干净的睡衣,她打了一盆热水,端着又回到房间,拧干毛巾帮他擦脸。

    他的衬衫领口也脏了,胸前也湿了,顾灵犀将他的扣子解开,男人健硕的胸肌赫然露出来,散发出强大的荷尔蒙气息。

    顾灵犀的手刚一碰到他的胸膛,他身上滚烫的热度一下子烫了她的心。

    她虽然是他的妻子,却从来没有和他有过多亲密,虽已为人妇,身体却保留着干净美好,这样看着一个男人的身子,这个男人还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她颇为难为情,悄然别开视线,用毛巾盖住他的胸口,轻轻的帮他擦拭身体……

    忙到后半夜,顾灵犀也许是太累了,眼皮终于支撑不住合上,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楼下,低调的灰色跑车内,杜若谦整个人置身黑暗中,幽冷的气息将他包围。

    从她把景翼岑从酒吧带回家,整整四个小时,他们一直都在一起。

    杜若谦的心仿佛被人丢进了冰天雪地里,彻骨的寒冷侵袭着他。

    顾灵犀房间温暖的灯光和他心里的寒冷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看着房间温暖的灯光,抑制住内心的冰凉,拿出,在屏幕上快速按了几下,然后拨通了王远山的电话。

    王远山随时待命,很快就接了。

    “杜总,这么晚了您有什么吩咐?”

    “我发了几张照片给你,你现在去帮我办件事?”

    “这么晚了,杜总,什么事这么着急?”王远山已经搂着美女睡下,哪里舍得起来。

    杜若谦冷若冰霜,“现在就去办!”

    然后,电话挂了。

    他再次抬头看着顾灵犀的房间,胸口剧烈起伏。

    景翼岑,你倾注在我身上的伤害,总有一天,我一定加倍奉还。

    ……

    王远山收到命令不敢耽误事,搂着身边的美女猛亲了几口,才不舍的起身穿衣服。

    “王总,人家还没要够呢,您怎么就要走了。”丽丽嗲声嗲气的从身后抱住了王远山肥壮的腰身。

    “宝贝儿,我有事先出去一下。乖,等我回来。”

    “什么事非得这么急着出去?”

    “公司要签约安妮,最近我不得积极一点嘛。”耳语温存面前,王远山什么都说了。

    丽丽和安妮同属一个圈子,自然也认识安妮,而且由于她出道早,却被后来居上的安妮抢了所有风头,也许是同行竞争的关系,她并不喜欢安妮。

    一听到王远山要签约安妮,一种不好的预感令她有些生气的撒娇,“王总,你可是答应了我新戏的角色。可不能反悔啊。”

    若不是为了上戏,她才不会潜规则这头肥猪。

    王总脸色微变,敷衍的笑道:“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办到,现在真的要走了,宝贝儿乖乖等我回来。”

    王远山亲了她一口,穿着衣服就走了。

    丽丽一个人坐在床上,女人的第六感令她感到很不安。

    半夜三更,安妮在病房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王总这么晚了来找我所为何事?”

    安妮一直在等景翼岑的消息,大半夜都没睡着。

    王远山有备而来,打开操作了几下,不一会儿。安妮的接到了一个邮件。

    安妮点开,刹那间,美丽的脸蛋风云变色。

    “安妮小姐,我来找你的目的很简单,当你看了这些照片,如果还犹豫要不要与我合作,我也只能遗憾的告诉你,机会不等人,最近新戏快要开拍了,只等安妮小姐点头就能开机……安妮小姐,千万不要错过这个让你翻身的机会。”

    王远山说完,安妮紧紧的握着,手指关节越来越白。

    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好,我答应和你签约。”

    王远山满意的走后,安妮一整夜都没睡,眼睛一直盯着屏幕上的照片。

    直到天微微亮,秦语心急急忙忙跑过来,“安妮,不好了,翼岑昨晚一夜都没回家,我去了景氏也没看到他,他到底去哪儿了呀!”

    说完,才发现安妮坐在床上。身体僵直,瞳孔暗淡无神,咋一看还以为是一座活雕塑。

    “安妮,你怎么了?”秦语心试探的问道。

    安妮保持一个姿势一整夜,身体早就麻木了,她眨了眨眼,眼泪突然冒出来,一下子吓坏了秦语心。

    “安妮,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担心翼岑?”

    安妮心痛难忍,“阿姨,我知道翼岑昨晚在哪。”

    “在哪?”

    安妮将递过去,秦语心好奇的看了一眼,屏幕上,是景翼岑和顾灵犀在酒吧拥吻的画面。

    虽然灯光昏暗,一眼便看出两人吻得有多么认真,好像热恋的情侣一样缠绵悱恻。

    秦语心立即变色,“翼岑怎么这么糊涂啊。”然后又看了一眼安妮,阴险的道:“安妮,这一定是顾灵犀的阴谋,翼岑一定是喝醉了被顾灵犀勾,引的,我们马上去找她算账。”

    然后,推着安妮,气呼呼的去找顾灵犀。

    ……

    清晨。

    景翼岑从睡梦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紫色的房间。

    头很痛,他想起来,手准备支撑身子,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趴着一个人。

    他低眸一看,眼神骤然温暖。

    脑海里有很多零碎的画面,他记得不是很清楚,不过看到顾灵犀趴在他身上,好像很累似的,他这么大的动静都没醒,看来昨晚他喝醉了让她累坏了。

    阳光落在她的脸上,让这一幕充满了温馨。

    她的脸正好贴在他的心脏位置,肌肤相贴。每一次呼吸都在撩拨他的心扉,让他的心不由自主的跳动。

    他情不自禁的笑了一下,继续躺下,让她多睡一会。

    手臂渐渐感到酥麻,景翼岑动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微小的动作,顾灵犀就醒了。

    顾灵犀抬头,看到景翼岑醒了,终于安心,低头看着他,“你醒了。”

    “昨晚让你受累了。”他的眼神比阳光还温暖。

    顾灵犀被他看得脸一红,这才发现自己趴在他身上,而他的胸膛无无一物遮挡,想到自己就这么趴在他身上睡了一夜,脸更红了。

    “你饿了吧,我起床给你做早餐。”

    顾灵犀找了一个理由准备起来,景翼岑快速的拉着她的手臂,翻身将她压在柔软的被褥里。

    “啊!”她如受惊的小鹿一样呆住了。

    “昨晚,我们有没有发生什么事?”他质问,眼神里迫切的光芒排山倒海的压下来。

    顾灵犀的脑子里一下子蹦出他吻她的画面,难为情的羞红了脸。

    “没有。”她矢口否认。

    “那我的衣服怎么不见了?”

    顾灵犀:“……”

    “还有,你脸红什么?难道我们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景翼岑眼睛放光,如果昨晚真的发生了什么,那他忘了的话,岂不是太遗憾了。

    他懊恼得要死。

    顾灵犀想哭。

    “没有。”她再次否认。

    “我不信,昨晚我虽然醉了,但是我有感觉,是你照顾我对不对?顾灵犀,原来你也是表里不一的女人,明明说了对我没有感情,却在我喝醉的时候悉心照顾,你敢说,你对我没感觉?”

    他有恃无恐的说道,心情格外愉悦。

    顾灵犀脸红红的,就像红苹果一样可爱又可气的朝他吼,“景翼岑你放开我!”

    “看来你很不乖。”

    他坏坏一笑,笑容里透着狐狸一般的奸诈,顾灵犀恍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她的唇已经被他索取……

    “唔……”

    她心慌意乱,以为他要像昨天一样攻城略地,却没想到他只是轻轻的覆盖她的唇,如蝴蝶亲吻花瓣一样温柔的碰了一下。

    “没刷牙,不然不会放过你。”他善解人意的微笑,温柔而霸道。

    顾灵犀觉得自己要羞死了,这完全是赤果果的调,戏她。

    此时,他光着身子。把她压在身下,这一幕要多暧,昧有多暧,昧,他还挑,逗她,占她便宜,顾灵犀觉得景翼岑实在是坏透了!

    “起开!”

    她恼羞成怒的吼他,景翼岑再次低头压住她的声音。

    很快,他就离开了她的唇。

    “你。”她杏眼圆瞪,气愤不已。

    “告诉我,你心里有我。”

    他的眼神,突然变得认真起来,褪去刚才的痞坏,他认真起来的样子简直像一把刀,对她有足够的杀伤力。

    几乎在一刹那,她的心跳加速,不受控制的被他的眼神吸引,一个答案,差点从心里通过嘴巴说出口。

    “不可能。”

    她咬紧了牙关,她不能轻易让自己沉沦,他已经有安妮了,凭什么他要那么自信的搅乱她的心?

    景翼岑期待的眸子一点一点的失望。

    “景翼岑,照顾你只是出于我的本分。如果换做是别人,我一样会照顾他,所以请你停止你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以为我会因为同情而对你有感情,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顾灵犀很了解他,他是一个骄傲的男人,万万不会接受同情的爱,所以她故意这么说,就是让他断了念想。

    景翼岑果然上当了。

    “你真这么想?”

    “当然,我只是同情你出了车祸还去喝酒,万一死了,我岂不是变成了寡妇。外界对我的评论已经够负面了,我不想再多添一份克夫的罪名。”

    看她说得头头是道,景翼岑简直被她气死了。

    “你这个女人,你……”

    气死他了。

    他腾的一下从她身上起来,气急败坏的瞪了她一眼便冲出了房间。

    顾灵犀得以解脱,终于放松的呼了一口气。

    她从房间出来,以为景翼岑走了,却听到卫生间传来水流的声音,原来他是去洗澡了。

    昨晚他吐了一身,衣服全脏了,她把他的衣服脱下来洗干净还没干,于是她敲了敲顾灵均的门,他还在睡,顾灵犀推门而入,选了几件顾灵均偏大的运动装出来。

    站在卫生间外面,顾灵犀敲了敲门,“景翼岑,你的衣服没干,我选了几件灵均的衣服,放在沙发上你待会换上。”

    卫生间传来男人不耐烦的低吼,“知道了。”

    顾灵犀撇撇嘴,忍不住想笑。

    这男人,怎么比女人还小气?

    她放下衣服准备去厨房做早餐,这时,敲门声响起。

    外面,传来秦语心破口大骂的声音,“顾灵犀你这个小贱人,我知道你在里面,快给我开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