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91章 顾灵犀,你知不知道你很残忍?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1章 顾灵犀,你知不知道你很残忍?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敲门声越来越激烈,几乎把门给敲烂了,伴随着秦语心的骂声,顾灵犀怕吵到邻居,赶紧过去开门。

    门一开锁,秦语心就强行推入,差点撞到顾灵犀。

    “贱人,你把翼岑藏哪了?”

    秦语心搜宫似的直奔顾灵犀的卧室,见里面没人,回头又对顾灵犀大骂,“顾灵犀,我真是太小看你了,勾,引男人的功夫简直到家了,你怎么不去当婊,子勾,引野男人去啊,既舒服了又赚钱。”

    顾灵犀没想到秦语心骂得这么难听,忍无可忍的说道:“妈,你可以骂我,但你不能侮,辱我,不管怎么说我都是翼岑的妻子,你这样骂我,把翼岑置于何地?”

    “呸,像你这样的贱蹄子,根本配不上翼岑,识相的早点滚蛋别缠着翼岑,免得我把你撵出景家。”

    顾灵犀想哭,心里委屈得难受,她没想到自己的一再隐忍会让秦语心变本加厉,一次一次伤她践踏她的尊严。

    她哽咽的说道:“妈,我从没妄想过和翼岑在一起,你为什么要把所有的过错强加在我身上?”

    “哼,苍蝇专挑有缝的鸡蛋叮,你自己是臭鸡蛋。还怪苍蝇叮你,你的脸皮简直厚如城墙。”秦语心疯了一样把世间最恶毒的字眼都骂出来。

    顾灵犀冷然一笑,“原来在你心里,我竟然这么下,贱。”

    她知道婆媳从来都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没想到秦语心对她成见那么深。

    “顾灵犀,算你有自知之明,我再问你一遍,翼岑在哪?”

    “我不知道。”即使知道,她也不想说。

    有这样的妈,她都为景翼岑感到悲哀。

    秦语心见顾灵犀居然敢这么对她说话,一下子激怒了她。冲过来伸手就要抓她的头发。

    顾灵犀有前车之鉴,知道她冲过来绝对没好事,快速后退避开了她的攻击。

    “顾灵犀,我看你是活腻了。”

    秦语心怒火中烧,还准备冲过来,这时,一直在暗中偷听的景翼岑终于忍无可忍的从卫生间冲出来大吼一声。

    “妈,你够了!”

    秦语心浑身一颤,这个声音,冷冽得就像冬日里的寒风,刮得她心疼。

    她震惊的看着景翼岑愤怒的脸色,心虚的肩膀一抖。

    “翼。翼岑。”

    景翼岑之所以没第一时间冲出来,就是因为听到秦语心骂得太难听,他想看看顾灵犀平日里到底受的什么罪,所以不到关键时候,他不会出来。

    没想到那些言语不堪入耳,而那些话却出自平日里高贵典雅的亲妈之口。

    他心痛的反问:“妈,灵犀是臭鸡蛋,那我就是苍蝇,苍蝇不比臭鸡蛋好哪去,你为什么不来骂我?”

    顾灵犀站在景翼岑身后,他的肩膀上还有未擦干的水珠,背部水珠滑落。消失在腰间的浴巾里,由于太匆忙,他腰间围着的浴巾都没有围好就冲出来了。

    他为了保护她,竟然顺着秦语心的话把自己比喻成苍蝇。

    他那样高贵不凡的男人,却甘愿为了她被苍蝇这样肮脏的动物玷,污。

    心里,说不出的震撼。

    这种震撼不亚于昨晚看到他的备注时的心情。

    她真的很感动。

    秦语心看着儿子震怒又失望的表情,心塞不已,“翼岑,妈这么疼爱你,你居然为了一个顾灵犀把自己形容成苍蝇,你是不是被她迷惑了心智要说这样的话来气我。”

    “灵犀是我的妻子。无论是谁侮,辱她,就是在侮,辱我。”

    他坚定不移的站在顾灵犀面前,就像一座山一样保护她,替她阻挡一切伤害?

    秦语心没想到景翼岑这么护着顾灵犀,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疼,她颤抖着身子,愤怒的指着景翼岑大喊,“翼岑,你这么护着她,那我问你,你把安妮放在什么位置?安妮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然后,她让开身子,门口的轮椅上坐着一脸痛苦的安妮。

    景翼岑看到安妮的那一刻,眉头好似一团?花一样拧成一个解不开的结,瞳孔一缩,心脏突然裂开一样疼痛。

    顾灵犀也看到了安妮,那张漂亮的脸蛋失去了光彩,一下子变得?淡无光,失望与痛苦并存。

    同样是女人,安妮此刻的心情,顾灵犀感同身受,她知道安妮一定很痛苦。

    “安妮,你怎么来了。”

    景翼岑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当她看到她的那一刻,他觉得天好像塌了下来,局面一发不可收拾的向着最糟糕的趋势走下去。

    安妮的眼里除了难过,最多的是失望,她看着景翼岑震惊的眼神,心里苍凉一片。

    一次两次的伤害她可以原谅,可是这一次,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傻瓜,一次次的相信他对自己始终如一,却一次次的被他的行为打脸。

    她本就是一个骄傲的女人,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彻夜不归,留宿在别的女人那里,而且他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任谁也不会傻到以为两人什么也没有发生。

    “翼岑,我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如果你心里真的有了她,那我和你这三年的感情到底算什么?”

    她撕心裂肺的大吼出来,仿佛要把自己的委屈宣泄而出,“这三年,我为了你忍辱负重,从来没有要求你给我任何名分,即使你结婚,我也不吵不闹,即使被人横刀夺爱。外界那么多人嘲笑我是小三,可我为了你什么都忍了……你说你爱我,我信了,哪怕我看到你们在开水房亲吻,在电梯里调,情,只要你说你还爱我,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我忍气吞声,为了你连模特也做不了了,可你是怎么对我的?除了伤害你还给过我什么?”

    安妮的每一句呐喊,深深的激荡在景翼岑心头。

    他觉得心好乱,好多回忆在脑子里回放着,那些快乐的时光和安妮此刻的痛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顿觉好讽刺。

    “翼岑,安妮为了你受了那么多委屈,你怎么能这样伤害她?快点过去安慰她,不要再糊涂下去。”秦语心帮腔道。

    景翼岑没动。

    他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的心乱糟糟的,无论是安妮还是顾灵犀,他的心都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

    他不可否认他对安妮是有感情的,三年的情感不可能一夕之间变质,看到她这么难过,他也心疼懊悔不该如此伤她。

    可是顾灵犀,在他心里又算什么?

    他看到秦语心那么伤她,他没来由的想保护她。可是这样又伤害了他爱了三年的安妮。

    他处理过无数次棘手的文件,对于自己的手腕和处事方式非常自信,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安妮见景翼岑没动,眼底的痛苦越来越明显。

    她忍受不了他的无动于衷,突然将轮椅转了方向,伤心的离开。

    “安妮。”

    他想追,脚步却像被钉子定住一样迈不出去。

    “翼岑,你还在犹豫什么,快点去追啊。”

    “妈,不如让她冷静一下吧。”

    景翼岑每次都去追安妮,第一次站在顾灵犀这边。

    秦语心气急败坏的大叫,“翼岑,我看你真是被顾灵犀这个狐狸精给迷惑了心智,难道你忘了你是怎样出的车祸?又是谁彻夜不眠的守在你身边照顾你?是安妮……而她顾灵犀,不仅害你出车祸,你差点没命的时候,她却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这些你都忘了吗?”

    景翼岑有一丝动容,却依旧沉?着。

    这时,顾灵均终于从房间里冲出来,对着秦语心怒斥,“姐夫,你不要相信她的话,你出车祸之后,姐姐立马就赶到医院去看你,是她把姐姐赶走,还对姐姐又打又骂,还有,姐姐本来在培训班上课,又是她去教室大闹,才害得姐姐被炒鱿鱼,姐夫,姐姐受了那么多委屈,这些你都不知道……”

    “灵均,别再说了。”

    顾灵犀拉住他,心乱如?,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只会让一切变得更糟糕。

    景翼岑不可思议的听完这些话,这些事情和他所听到的简直是两个版本。

    顾灵均不可能说谎,唯一的可能只有秦语心。

    他愤怒的盯着秦语心,仿佛在看陌生人,“妈,是真的?”

    秦语心脸色不自然的看着他痛心的质问,“是,我承认这些都是我做的,那又怎样?我本来就不承认顾灵犀是我的儿媳,我讨厌她,要不是她,你不会出车祸,安妮也不会受伤,你和安妮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景翼岑对她失望透顶,疾言厉色的道:“妈,请你以后不要再管我的事,要不然,别怪我不顾母子情分。”

    “翼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说话?”

    “请你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再来打扰灵犀。”景翼岑冷酷的下了逐客令。

    “翼岑……”

    “现在就走。”

    他大吼,一点情面都不留。

    秦语心愤恨的瞪了一眼顾灵犀,伤心的摔门而去。

    屋内,终于恢复安静。

    可是一大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任是谁也不可能保持平静的心情。

    顾灵犀??的看着景翼岑。

    为了她,他伤害了安妮,吼走了秦语心,他的所作所为让她真的很感动。

    可是,除了感动,她心里更加明白,她不可能因为他的保护而坦然的接受他,有很多东西横在他们之间,想要走到一起,谈何容易?

    更何况,她看得出来,安妮很爱他,他们之间有三年的感情,这些就像一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在他还没有认清自己的心里到底爱谁,没有和安妮彻底了断之前,她不能轻易表露自己的情感,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

    这是唯一能够保护自己的方式,她别无选择。

    “翼岑,不如你去看看安妮吧,上次她从楼梯上摔下来,伤还没有好,万一又发生什么事怎么办?”

    顾灵犀恢复平日里的淡漠,将所有的情感掩藏在心底深处。

    景翼岑看着她,英俊的脸上难掩忧伤。

    “你赶我走?”

    为了她。他连母亲都赶走了,她还要这么冷淡的对他,他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

    “不是赶你走。”顾灵犀低眸,掩饰眼底的心慌,怕他看穿自己的不舍,“我只是比你清醒,也许,你只是一时兴起,因为我是你的妻子,出于责任来保护我……”

    “你竟然这样想我。”他失望的看着她淡漠如水的脸,心一阵一阵的抽痛。

    顾灵犀抬起头来,理直气壮的面对他。“景翼岑,我们都是成年人,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不想你做出错误的决定,你忘了吗?上一次你没有追上安妮,让她受伤,这个遗憾,恐怕你一辈子都于心不安。”

    景翼岑总算有了一点反应。

    正是这一点动容,被顾灵犀看在眼里,她就知道,他不可能放得下安妮。

    她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把他推远。“翼岑,安妮真的很爱你。”

    “你不要再说了。”景翼岑不想看到她为了这个理由拒绝他。

    他苦笑,“顾灵犀,你知不知道你很残忍?”

    顾灵犀心一痛,努力忍着差点蹦出来的眼泪,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绝情的道:“所以,请你不要再为了我这么一个残忍的女人,去伤害一个真心爱你的女人。”

    ……

    景翼岑走后,顾灵犀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千疮百孔,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姐,你没事吧。”

    顾灵均担心的也蹲下来,扶着顾灵犀。

    “我没事,灵均,你饿了吧,姐姐去给你做早餐。”

    顾灵犀坚强的起来,哪怕全身无力,她在顾灵均面前永远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坚强。

    “姐,我不饿。”

    “灵均,姐姐真没事,再说你的身体不吃早餐怎么行?”

    她倔强的坚持,顾灵均看着她走入厨房,目光一直紧紧跟随,终于在她快要走到厨房的时候。顾灵犀突然晕了过去。

    “姐。”

    顾灵均快步上前,扶着顾灵犀的身子摇晃。

    “姐,你醒醒。”

    顾灵犀不堪重负的晕过去了,这可急坏了顾灵均。

    正当他拿起顾灵犀的准备打急救电话,这时,一个来电打进来,是杜若谦。

    顾灵均顾不了那么多,连忙接了电话,“若谦,不好了,我姐晕倒了。”

    ……

    顾灵犀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当她醒过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

    “灵犀,你终于醒了。”

    “姐,感觉怎么样?”

    高阳和顾灵均异口同声的凑过来慰问,顾灵犀的视线立刻被两张放大的脸占据。

    她按了按额头,想起来,才发现自己四肢无力。

    “别动,医生说你最近疲劳过度,情绪不稳又有低血糖,所以才晕倒了,要多休息才能好。”

    高阳按着她的肩膀不让她动。

    顾灵犀看了一眼旁边的吊瓶,吊杆上挂了两个空瓶,还有一瓶葡萄糖打了一半。

    “我睡多久了。”

    “大概四个小时,现在都中午了,你饿不饿?杜先生去打饭了。”

    若谦?

    “姐,是若谦送你来医院的。”顾灵均补充了一句。

    顾灵犀心里不是滋味,又要?烦他了。

    正想着,杜若谦已经带着盒饭进来了。

    “灵儿,你醒了。”

    他的笑容放松,可想而知当时有多着急。

    顾灵犀不敢将多余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淡淡的应道:“嗯。”

    “一定饿了吧,虽然食堂的饭菜没有你做的好吃,好歹能补充一下体力。”

    高阳和顾灵均帮忙把小桌子搭在床尾,杜若谦将盒饭放在桌子上。

    “大家一起吃吧。”

    “好嘞,我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顾灵均高兴的说道。

    然后高阳将顾灵犀扶起来。让她坐在桌子旁边,大家一起吃饭。

    气氛融洽,大家开始闲聊。

    “对了杜先生,最近很少见到你,你在忙什么?”高阳边吃边问道。

    杜若谦坦然回答,“最近公司在筹拍一部新戏,所以有点忙。”

    “拍戏?”高阳略感惊讶。

    “我在南城成立了经纪公司,打算进军娱乐圈,高小姐条件这么好,莫非有兴趣?”杜若谦打趣道。

    “就她?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混娱乐圈是没戏了。”顾灵均一边吃饭一边没好气的打击她。

    “灵均你说什么呢,我怎么没身材没长相了?就说最近很红的那张妮,脸有我这么标志吗?还有楚薇薇,身材哪有我好,而且,我好歹也是纯天然,人家都是后天改造的好吧,我是没兴趣,要是我去拍戏,说不定比她们还要红呢。”

    “切,吹牛不打草稿。”

    “灵均我看你是找打。”

    然后,高阳的手举起来,直接给他的头一记暴栗。

    “哎哟,姐,高阳打我。”

    顾灵犀本来是看热闹的,顾灵均这一告状,她又不得不开口。

    “灵均,你怎么老是喜欢损高阳,我看高阳的条件确实不错,不当女明星真是太可惜了。”

    “听到没有,你姐也说适合我当女明星。”高阳得意的朝着顾灵均吐舌头。

    顾灵均撇嘴,轻声嘀咕,“我还不是怕你被潜规则,混娱乐圈有几个身家清白的女孩子。”

    “你偷偷摸摸在嘀咕什么呢?”高阳莫名其妙的问。

    顾灵均心里一跳,怕她听到,连忙掩饰的笑道,“没什么,没什么……”

    “总感觉没好事。”高阳也念叨。

    顾灵犀和杜若谦看着两人打闹,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若谦,你这么忙,还要你过来看我,真是不好意思。”顾灵犀内敛的说道。

    “没关系,虽然新戏开拍在即,我作为投资方,并不会亲自出面管这些琐事。”

    “上次听说你刚开公司,没想到这么快就步上正轨,若谦。你真的好厉害。”顾灵犀由衷的佩服。

    “这没什么,时间就是金钱,作为商人,得和时间赛跑,才不会落于人后。”他说这话的时候格外认真,也十分有魄力。

    “杜先生,我发现你不仅长得帅,还有魅力的人格,以后不知道那个女人能幸运的收了你的心。”高阳有些花痴的笑道。

    顾灵均白了她一眼,“反正那个人不是你。”

    “灵均你说什么呢,搞得人家杜先生会误会我对他有什么想法。”

    “哈……高小姐性格直爽,如果哪个男人能让你动心,那他一定是幸运的。”杜若谦爽朗的笑道,化解尴尬。

    “真的吗?”

    “我看是不幸才对。”

    顾灵均三番四次泼高阳冷水,高阳终于忍无可忍了。

    放下筷子,高阳淡定的拉着顾灵均的胳膊,“出来,我们聊聊人生。”

    然后,强行拉着顾灵均就出去了。

    顾灵犀看着两人打闹,有些担心,正欲叫住高阳,杜若谦却似笑非笑的说道:“灵儿,难道你没看出来,灵均喜欢高小姐吗?”

    “额……是吗?”

    顾灵犀呆了呆。感情的事情她一般是后知后觉。

    “从我第一次见他们俩,我就发现了,灵均经常和高小姐抬杠,其实是想引起她的注意。”

    顾灵犀想想,似信非信。

    看着顾灵犀一脸懵懂的样子,杜若谦有些无奈。

    她连自己的感情都弄不清楚,怎么可能看清别人的感情?

    “对了,还不知道你公司叫什么名字呢?”顾灵犀转移话题。

    杜若谦说道:“心有灵犀娱乐经纪公司。”

    顾灵犀心一颤,突然不敢抬头看他的脸。

    就算她再装作听不懂,也明白“心有灵犀”四个字的含义。

    那是她的名字,他的心事。

    她一直告诉自己,就算只是朋友。她也要时刻告诉自己什么叫距离。

    只是,她无法忽略他付出的深情,就像她无法拒绝他的心甘情愿一样。

    ……

    打完吊水之后,杜若谦陪同顾灵犀出院。

    一起去办出院手续的时候,意外看到景翼岑也在那里。

    他看上去显得很焦急,不停的向护士询问,顾灵犀出于关心,上前问他。

    “翼岑,发生什么事了?”

    景翼岑回头,见是顾灵犀,早上发生的一切还在脑海里记忆犹新,然后他看到她身旁的杜若谦,想到她的拒绝和残忍,莫名的把这一切归咎到杜若谦身上。

    “顾灵犀,这就是你的选择。”他的语气,没有之前的敌意,有些无可奈何。

    顾灵犀不忍直视他的表情,忽略他的话语,再次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景翼岑深呼吸,沉重的道:“安妮出院了,我找遍了她可能去的任何地方,始终联系不上她。”

    安妮消失了,第一次在他毫无预兆的时光里,悄然离开了他的世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