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92章 灵犀,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2章 灵犀,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安妮悄悄的办了出院手续,电话关机,没有任何人能联系上她。

    这对景翼岑来说无疑是变相的折磨,他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

    顾灵犀从来没见过那样的景翼岑。

    彷徨,失措……

    好像失去了了最宝贵的东西,整个人都失去了光彩。

    她庆幸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即使景翼岑心里给了她一个小小的角落,在安妮面前,始终是微不足道的。

    忙碌会让人忘掉悲伤,情场失意,职场得意,顾灵犀很快便找到了新工作,也是在培训班教孩子们画画,工资也提升了两成,这是最让她高兴的事情。

    她依旧过上了以前平静的生活,偶尔会去医院探望老夫人,知道她情况越来越好,不久就能出院,顾灵犀甭提多开心,日子过得越来越舒心。

    然而一周后,一条新闻横空出世,顾灵犀无意在路边的大屏幕上看到了安妮的消息。

    安妮打扮得光彩照人,与许多当红明星在一起召开新闻发布会。

    “安妮小姐,请问您今日出席《绚丽人生》这部剧的发布会现场,有什么要跟粉丝们分享的?”

    安妮泰然自若的露出最美的笑容,“大家好,我是安妮,有幸参与到《绚丽人生》这部剧中,我在剧里饰演的是位模特,因为爱人的背叛离开了最热爱的t台,我很喜欢剧里的人物设定,我相信这部剧上映之后,大家一定会喜欢上我饰演的角色。”

    “安妮小姐,听闻您前段时间得了抑郁症,这和剧里的角色有着类似的经历,难道安妮小姐的感情,也如剧中那样充满了波折和坎坷?”

    安妮顿了顿,笑容满面的面对记者们的猜疑,“戏如人生。只有经历过才能把角色演好,大家不如看我的表现再做评价。”

    “安妮小姐,您是模特出生,第一次演戏会不会不适应?”

    “凡事都有第一次,我很感谢剧组给我这次机会,还有导演和编剧的耐心指导,我会好好学习,提高自己的演技,因为……”安妮深呼吸,片刻之后回答,“我已经决定,退出模特圈,转型做一名演员。未来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我的作品。”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因为安妮脚受伤的事情除了圈内几个重要的人知道之外是没有对外公开的,所以她说的这番话,无疑就像一个炸弹,一下子扬起了轩然大波。

    各种闪光灯和镜头对准了安妮,各种提问接踵而至。

    “安妮小姐,你在模特界达到了顶峰,可以透露一下为什么会退出吗?”

    “安妮小姐,前段时间您和景总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难道说你们好事将近,退出模特圈是为了嫁入豪门做准备?”

    “安妮小姐,景总真的要为了你离婚吗?”

    ……

    顾灵犀站在马路边,看着大屏幕上混乱的发布会现场。心事重重。

    原来安妮消失一周,是拍戏去了。

    安妮这么高调的出现,景翼岑应该知道了吧。

    想到此,心里五味杂陈,没心思再看新闻,拦了一辆的士便上车了。

    ……

    发布会现场。

    王远山见场面不可控制,叫了保安进来维持现场秩序,安妮不得不提前离开发布会。

    后台,王远山虽然经历了一场难以控制的局面,心里却很开心。

    他靠近安妮,一只手搭在安妮的香肩上,“安妮,没想到你这么有悟性。这样一来,即使我们的剧还未开机,就已未播先火,安妮你功不可没。”

    他不怀好意的用手指轻揉她的锁骨,色眯眯的看着安妮,“请你来演这个角色真是选对了。”

    安妮淡定的偏过身子,悄然避开他的咸猪手,美眸流转出厌恶的光芒,“王总,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这个角色是你求我来演的,可不是我求着你让我演,所以请王总自重一点。既然你成为了我的经纪人,为了我的个人形象考虑,你应该离我至少三米的距离。”

    王总被教训,有些尴尬。

    “好好好,我退后,这样总行了吧?”他莫名的有些忌惮这个女人的威力。

    “这还差不多。”

    安妮不屑的从他身旁走过。

    王远山从来没遇到过这么难搞的女人,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顿时目露凶光。

    要不是上头吩咐,像安妮这么好的一个角色,不知道要被他潜规则多少次才能上戏,安妮这么不给他面子,实在让他气愤。

    正想时,一个声音悲戚的传来,“王总,您明明答应安妮那个角色是我的,为什么突然换了安妮?”

    王远山脸色微变,不用猜就知道是丽丽。

    丽丽为了这个角色陪了他很多次,王远山这几日一直避开她,没想到她找到这里来了。

    王远山花言巧语的哄着丽丽,“丽丽,被换角一事真的很抱歉,我也是奉命办事,如果你想演这部剧,剧里其他角色随你挑。”

    丽丽才看不上。

    这部剧里模特的角色虽然是女二,但她这条支线的戏份一点都不比女主少,加上剧情更加富有争议性,一旦演好了比女主还要火。

    她为此努力了很久,不知道在王远山身下使出了多少姿势伺候得他服服帖帖,说没就没了,她怎能甘心?

    “王总,你玩我是吧?”

    “丽丽,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这个角色本来答应是给你的,这不是没办法的事嘛。”

    丽丽不是没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单纯之人,也知道未必潜规则就能上戏,可是王远山不仅不告诉她有变动,还玩了她那么久,她怎么也咽不下那口气。

    “王总,既然你言而无信,好,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走着瞧,哼!”

    丽丽说完气愤的走了。

    王远山陪着笑脸,等丽丽走后,脸色就变了,忍不住碎了一口口水,“呸,真当自己是高贵的天鹅,还不是被人睡来睡去的破鞋?敢跟我叫板,真是不自量力。”

    ……

    安妮离开发布会现场之后,在停车场被景翼岑堵住了。

    这一个星期。她故意躲着他,也是因为她不确信景翼岑会不会找她,所以她有些试探他的反应,所以今日高调亮相,就是为了吸引他过来,看看他的反应。

    景翼岑挡在她面前,不让她上车。

    “安妮,你这是什么意思?”

    安妮抬头,看着思念的人一脸铁青,心痛中带点骄傲,“你想说什么?”

    “你居然和王远山这种人签约,难道你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景翼岑的质问让她心里的期待感骤然降到了冰点。

    她失望的看着他的眼睛,“翼岑,我等了你一个星期,我在等你一个解释,而你给我的答案竟然是质问我为什么和王总签约,究竟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一个玩偶?玩了三年,就可以随便抛弃?”

    安妮的痛斥令景翼岑心里一抽,狠狠地疼痛起来。

    “安妮,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想演戏,只是没想到,你会和王远山合作。”

    安妮冷笑,“那又怎样?我做不了模特。人人弃之,只有王总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我难道不应该珍惜这次机会吗?还是,你能给我机会?”

    景翼岑心里更加内疚。

    外界都知道,老夫人把景氏的娱乐产业分离出去,不准他涉猎,他没有任何资源能够帮助安妮。

    “当初,我想做模特,我那样求你,可你什么也没做,你让我一个人独自打拼,我理解你的无能无力,相信你即使帮不了我至少能一直陪着我,可是现在,你给了我什么?事业被毁,我除了靠自己重新站起来还有什么选择?而你,因为和王总的一点小过节,就质疑我,你说你爱我,你就是这样来爱我的?”

    “安妮……对不起!”

    景翼岑从来都不知道,安妮的心里,竟然有这么多委屈。

    安妮红着眼眶上前,发泄之后心里也软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轻柔细语的说道:“翼岑,我想你,真的很想你,这一个星期我气你怪你,即使再恨你,我还是忘不了你,到底应该怎么做,我才能不那么难受?”

    怀里的人委屈得让他心疼,内疚感深深地倾袭他的心。

    他感到肩膀上一阵温热,知道她哭了,而他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安慰她。

    “翼岑,别离开我,我真的很爱你,比你爱我还要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她伸手,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身。

    她的身体,软绵绵的往他怀里蹭,仿佛要将两人的身体融为一体。

    景翼岑心头一热,脑海里突然蹦出顾灵犀的脸,突然触电般的想把她推开。

    “安妮,先放开再说吧。”

    安妮早有准备,一双手死死扣住,心里在滴血,“翼岑,不要放开我,抱我,抱我好不好?”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让人心疼。

    景翼岑缓缓的抬手,犹豫再三,最终放在了她柔软的腰上。

    安妮喜极而泣,抱着他哭,“翼岑,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景翼岑没回答,思绪早已飘到了九霄云外。

    “我送你回去吧。”

    他最终只说出了这几个字,听不出有任何情感。

    安妮抱了他好久都没舍得放开。

    停车场暗中,有镜头悄悄对准了拥抱的两人,捕捉了这一幕。

    ……

    景翼岑开车将安妮送到酒店,停好车,安妮准备下车解开安全带。

    景翼岑没动。

    “不陪我上去坐坐吗?”

    “你自己上去吧?”

    安妮失望极了,努力挤出微笑,“翼岑,难道你现在连陪陪我这么简单的要求都做不到吗?”

    景翼岑默,沉思了一会,开始解开安全带。

    安妮终于露出欣喜的表情。

    送她回到房间,门一关,安妮就主动的投怀送抱,并且送上香吻。

    景翼岑没反应过来,女人熟悉的香味已经弥漫了他的整个口腔,勾,人的玉手抱着他的脖子,将他按在门后面热情的深吻起来。

    景翼岑本能的推她,安妮早已有准备,一双手死死地缠着他的腰不放。

    “安妮,别这样!”景翼岑别过头,避开了她的亲吻。

    但是当他再次想要推开几乎将整个人都挂在自己身上的安妮时,却听到安妮诱,惑的话语在他耳边呢喃,“翼岑,为什么要克制自己?我们已经好久没做了,难道你一点都不想要我吗?”

    景翼岑微微一怔,想起以前和安妮在一起的时光,她确实很懂得取悦男人。

    但是现在,除了顾灵犀,他什么女人都不想要。

    安妮见景翼岑没说话,以为她被自己的身体和话语给打动了,心里一阵狂喜。

    安妮趁热打铁,准备再进一步的时候。却被一道巨大的力量给推开了,她踉跄地向后退了几步,差点就跌倒在地。

    “你……”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毫不怜香惜玉地将自己推开的景翼岑。

    景翼岑眼眸微眯,冷声说道,“安妮,是你逼我的。”

    安妮一下子被击溃,眼泪模糊了视线,抬头,看着景翼岑的冷酷,心酸的道:“翼岑,为什么?自从回国之后,我们一次都没有,每次我主动。你都拒绝我,以前你不是这样的,难道你已经对我的身体没有兴趣了吗?”

    “安妮,你别胡思乱想。”

    景翼岑不忍看她失望,上前一步,拉着她坐在床尾。

    安妮默默的落泪,景翼岑的语气终于缓和,柔声道:“安妮,这段时间发生很多事,我想,我们都需要给彼此空间,好好的冷静一下。”

    “不要,翼岑。我不要冷静,我不准你离开我。”安妮抱住他的腰,怕他走掉。

    景翼岑皱眉,一丝不耐掠过他英俊的脸。

    他不喜欢死缠烂打的女人,安妮从没这样,也许是她以前忙于走秀忽略了他,让他觉得自己更加依恋她。

    现在看来,以前两人各自忙于工作,有空才抱在一起互相慰藉,恰有小别胜新婚的新鲜感,是两个人相处的最好方式。

    “安妮。”

    景翼岑失去耐心,用力将她从自己身上拉开,表情渐渐冷却,带着彻骨的寒意,“我不是和你开玩笑,如果你不接受,那我们只能走到这里,今后……”

    “不要,不要说出来。”

    安妮伸手,颤抖的手指覆上他的唇。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硬是忍着不掉下来,自欺欺人的哽咽,“好,我答应你好好冷静,我给你时间,我等你回来。”

    景翼岑的眉头终于放松。

    安妮心里却在滴血。

    她心里明白。真的到了一方要委曲求全来维持这段关系的时候,那么这段感情是不可能长久的。

    她不能失去他,所以,她不会让这一切发生。

    景翼岑坐了一会便走了,安妮坐在床上,手指轻轻的触摸着他坐过的地方。

    余温未散,她的心却很冰冷。

    有微信信息传来。

    安妮点开,是她认识的一个关系还不错的狗仔阿良发来的消息。

    阿良发了几张照片过来,是他刚才一路跟随安妮和景翼岑,从停车场到酒店的各种照片。

    有停车场拥抱的照片,到后面去酒店的路上,安妮故意挽住了景翼岑的手臂,脸有意无意的贴着他的身体,做出亲密的样子,然后一起进入酒店房间,关门结束。

    一整套照片下来,任谁看了,都会浮想联翩,更何况是捕风捉影的媒体,到时候一定添油加醋的把这件事情弄得满城风雨。

    安妮很满意这些照片,发了一个信息过去。

    安妮:辛苦了,改日请你喝咖啡。

    阿良:不客气,我还要谢谢你给我提供这么好的新闻。

    安妮:互相帮助,客气了。

    阿良回了一个笑脸: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安妮:一定一定。

    然后,两人便没聊了。

    安妮握着,嘴角掠过一丝阴冷的笑意,翼岑,我不会放弃你的,绝不!

    ……

    顾灵犀打车来医院探望老夫人,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老夫人发脾气的声音。

    “真是混账,这些媒体简直是丧心病狂,这是造谣,我要告他们。”

    顾灵犀加紧脚步,走到门口才发现原来是老夫人看了今天的娱乐新闻,电视里正好放着安妮新戏的发布会现场。

    安妮宣布退出模特圈,媒体大肆报道安妮准备推掉繁重的工作,为嫁入景家做准备,甚至已经有好事的网友贴出了景翼岑的离婚协议书。称安妮不久之后就会成为新的景太太。

    旁边,景莲好言相劝,“妈,您别动气,这种新闻真真假假,不看也罢,别气坏了身体。”

    “我怎么不生气,我看这个安妮就是故意的,为了制造舆论说退出就退出,她不是存心让媒体跟风报道给翼岑施加压力吗?我早就说了这个女人不是善茬,手段如此卑劣,简直没底线没下限。”

    “要志明发表声明吗?”景莲这时候懂得审时度势,多给李志明表现的机会。

    “当然,景莲,你快去告诉志明,让他准备律师函,公开对外宣布,翼岑和灵犀感情和睦,永远都不可能离婚,谁要是再敢造谣,我告死他。”老夫人政地有声的说道。

    “好,我马上去!”

    景莲出去,发现顾灵犀呆若木鸡的站在门口,目露微笑,“灵犀,你来啦。”

    景莲的声音吸引了老夫人的注意,回头一看,见是顾灵犀,刚才还铁青的脸色一下子就多云转晴。

    “灵犀,快进来。”

    顾灵犀提着饭盒进来,若无其事的说道:“奶奶,我给您煲了雪梨汤,润喉清热,您尝尝。”

    老夫人喜笑颜开,“这些粗活你让佩姨做就好了,怎么能让你亲自动手?”

    老夫人还不知道她搬出去住的事情。

    顾灵犀不动声色的把雪梨汤端出来,坐在床边,一勺一勺的喂给老夫人,“奶奶,佩姨那么忙,而且我想亲自给您炖汤,就叫佩姨教我,您尝尝味道如何。”

    老夫人开心的喝了一口,喜不自禁,“灵犀,味道真不错。”

    “您要喜欢喝,以后我天天给您炖。”

    老夫人欣慰的看着顾灵犀,突然握住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灵犀,你这么照顾奶奶,奶奶也有几句话告诉你,以后多花点心思在翼岑身上。奶奶身体好着,不用你老惦记。”

    “奶奶。”顾灵犀垂眸,她明白老夫人的意思。

    老夫人继续说道:“明天奶奶就出院了,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让翼岑好好对你。”

    顾灵犀故作害羞的低头,嘴角含笑,“奶奶,我知道了。”

    就在这时,景翼岑从安妮那里回来直奔医院,看到老夫人和顾灵犀在说话,顾灵犀那一低头,脸带娇羞,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落入了他的眼底。

    脑海里突然蹦出一句经典的句子——最是那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用来形容她那低头一笑,再适合不过。

    景翼岑微微一怔,被她低头的温柔深深吸引,站在门口忘了进去。

    老夫人听到动静,看到外面站着景翼岑,脸色一下子晴转多云,大有电闪雷鸣之势?

    “杵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进来。”

    顾灵犀抬眸,看到景翼岑出现,悄然收起嘴角的笑容,面色平静的看着他。

    “奶奶,灵犀。”

    他走进来,大方的喊了一声,然后坐在病床的另一边椅子上。

    老夫人闷哼一声。“大早的你跑哪里去了?不知道现在外头日光正盛,你就不会送灵犀过来?让她一个人跑来照顾我这个老婆子,你好在外逍遥自在吧。”

    景翼岑感觉压抑,自从上次老夫人被自己气晕过后,虽然后来景翼岑认错了,老夫人对他却一直冷言冷语的。

    顾灵犀眼见气氛沉重,连忙说道:“奶奶,您误会了,是翼岑送我过来的,您也知道现在车位难,医院的车位更是供不应求,翼岑怕雪梨汤凉了就不好喝了,所以先放下我。自己去找车位停车了。”

    老夫人狐疑的看了一眼景翼岑,“翼岑,是这样吗?”

    景翼岑还没开口,顾灵犀就笑着说:“是啊,奶奶。”

    老夫人还想说什么,顾灵犀又舀了一勺雪梨汤递过去,“奶奶,再尝尝。”

    ……

    陪了老夫人一会,老夫人累了就睡了。

    顾灵犀想着下午还有课,站起来准备走。

    “灵犀,我送你吧。”

    景翼岑主动站起来,跟在她后面走。

    “不用,你陪奶奶吧。”

    顾灵犀拒绝,继续走。

    身后,景翼岑低沉的嗓音沙哑的传来,“灵犀,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