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93章 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3章 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身形一顿,呼吸停止,差点站立不稳。%D7%CF%D3%C4%B8%F3

    景翼岑站在身后,沉声道:“我知道你介意我和安妮之间的事情,我希望你能给我时间,我会处理好这些事情,毕竟我们是夫妻,奶奶也希望看到我们好好过日子,我们总不能一直这么僵下去。”

    顾灵犀心跳飞快,没想到自己的心思他全都知道了。

    她回头,看着景翼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的眼神黯然失色,让她为之动容。

    她微微一笑,坦然的告诉他,“翼岑,从我嫁给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打算和你好好过日子。”

    她的笑容如沐春风,让他怔了一下。

    也许他只是想不到她会有这样的想法,让他心里有意料之外的惊喜。

    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好好过日子。”他附和。

    虽然他知道她口中的话与爱情无关,只是单纯过日子。

    但相比以前,已经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顾灵犀心里顿时一松,想到下午有课,没时间再耽误。便说:“我要走了,再晚就得迟到了。”

    “我送你吧!”景翼岑坚持。

    顾灵犀愣了一下,欣然答应,“好。”

    也许是说清楚了,两人之间没有隔阂,相处起来反而轻松自在,顾灵犀坐在车内,偶尔还会想和他说几句话。

    “奶奶明天就出院了,今晚下班之后,我就搬回来。”

    景翼岑一边开车,一边说道,“那晚上我来接你。”

    “好!”

    顾灵犀笑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窗外。

    景翼岑偶尔会回头看她一眼,虽然只是侧脸,却能看到她微翘的唇角,不知在想什么开心的事情。

    到了顾灵犀上班的地方,她下车之后,挥手对他说再见,“路上小心。”

    “知道了。”

    他回应,目送她进去之后,景翼岑坐在车里发呆。

    他的心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难得和她相处得这么融洽,景翼岑心想,早知今日。他应该早点和她坦白,就不会有这么多波折发生。

    他准备开车去公司,手机响了,是安妮。

    他刚和安妮说好了冷静,这时候她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景翼岑接了电话,语气淡淡,“什么事?”

    “翼岑,我想你了。”安妮温柔的声音传来。

    景翼岑不想听到这些话,冷淡回应,“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

    “翼岑。”安妮急忙叫住他,“我有事找你。”

    “说!”

    “今天的新闻你看了吧,现在媒体都在报道我们的关系,我怕会影响你。”

    景翼岑并不在意,漠不关心的说道:“这些小事,我自会处理。”

    景翼岑的态度突然来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安妮感到不适应,委屈的说道:“翼岑,我答应你会好好的冷静一段时间,可你的态度,让我觉得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真的要放弃我们三年的感情?”

    景翼岑抬手,手指按了按眉心。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安妮的情感悄然发生改变。

    安妮消失的这一个星期,他已经想清楚了,他对安妮,早已没有了爱情,只是安妮并没有做错什么,在时间悄然流逝之中,他的心渐渐远去。

    所以对安妮,他是有愧疚的,毕竟先变心的是他。

    加上她的腿伤和他脱不了关系,所以要说留恋,可能就只剩下那一点点可怜的内疚了。

    分手二字,他不忍说出口。

    “安妮,我现在很忙。”景翼岑不想回答,找了一个理由,“我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

    他挂了电话,双手扶着方向盘,心情沉重。

    安妮的电话又打进来了。

    景翼岑看了一眼,没有接。

    安妮连续打了三个电话之后终于放弃,过了一分钟,景翼岑收到安妮的简讯。

    “翼岑,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不管再忙,你都不会挂我的电话。”

    景翼岑看了简讯,没有回复。

    他已经下定决心和安妮了断,之所以没有把分手二字说出口,是不想让彼此分得太难看,保留她一点尊严,但她似乎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继续纠缠下去只会消耗他最后一点耐心。

    景翼岑不想去想这些琐事,开车来到了公司。

    铺天盖地的文件积压在他的电脑里。

    他是一个对事特别认真的人,所以即使再忙,他都会抽时间处理公司的事物。

    电脑里的大部分文件是受了他和安妮的绯闻影响而被拒签的合同事宜。

    这段时间他被生活琐事忙得焦头烂额,终于能安下心来,他不能再姑息下去。

    他立刻连线了秘书。

    “总裁,有什么吩咐。”

    “明天我要召开记者会,你安排一下。”

    景翼岑打算明天召开记者会,他要亲自就最近的绯闻公开声明。

    “好的,总裁。”

    挂了电话之后,又处理了所有的文件,不知不觉已经五点了。

    景翼岑站起来,拿起车钥匙离开,直接开车来到了顾灵犀上班的地方等她下班。

    他抬手看了看手表,她还有十分钟就下班了。

    闲来无事,景翼岑下车,背靠着车门等待。

    却没想到,一辆车停在了他的车位旁边,杜若谦气宇轩昂的从车内下来。

    景翼岑看到他,一下就联想到他是来等顾灵犀下班的,所以他走上去,自信的和杜若谦打招呼。

    “杜若谦,如果你是来接灵犀下班的,我劝你还是早点放弃,免得待会自讨没趣。”

    杜若谦几次和景翼岑交锋,早已知道该怎么应对景翼岑。

    “景翼岑,我天天来接灵儿下班,灵儿待会上谁的车还不一定呢。”

    “是吗?”景翼岑不像以前一样被他激怒,轻蔑的笑道:“那咱们走着瞧。”

    景翼岑莫名的自信让杜若谦感到不安。

    按理说,景翼岑听到他说天天来接顾灵犀下班早就发怒了,就像上次他三言两语激怒他,故意让自己承受一拳一样。

    今日的他,确实很不一样。

    难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杜若谦心里有点慌。正想着,顾灵犀从培训班出来,一看到外面等待的两个男人,就想起两人打架的场景,不由心里一跳。

    “翼岑,若谦,你们……”

    景翼岑看到顾灵犀,面带微笑的走过去,主动帮她拿包,“灵犀,我来接你回家。”

    顾灵犀却看着杜若谦,眼神迟疑。连包包被景翼岑拿去都不知道。

    “走吧。”景翼岑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就像情侣间随意的小动作,带着她准备上车。

    “翼岑,你可以等我一下吗?”顾灵犀用商量的语气和她说道。

    景翼岑知道她想做什么,犹豫了一下,最终答应,“那我去车里等你。”

    顾灵犀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等他上车之后,慢慢的走到杜若谦身边。

    杜若谦的眼里难掩欣喜,“灵儿。”

    顾灵犀开门见山道:“若谦,以后,你不用过来接我了。”

    “灵儿,为什么?”杜若谦心痛的问。

    顾灵犀回头看了一眼车内的景翼岑,说道:“我已经打算回景家,今晚就搬走。”

    “灵儿,你明知道景家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还要回去?”当初知道她要回去,他忍住不发,没想到这一天真的到来时,他的心竟然这么痛。

    顾灵犀低眸不忍看他的眼神,“因为……那里才是我的家。”

    家。

    这个字,就像一把铁锤,重重的敲在杜若谦心上。

    是啊,她嫁给了景翼岑,景家就是她的家,无论她去哪,总要回家的。

    “你真的想好了?”

    “嗯,我想好了。”

    “哪怕景翼岑依旧在外拈花惹草?”

    顾灵犀一愣,“我们说好了,以后好好过日子。”

    杜若谦觉得这个理由很好笑。

    “过日子?灵儿,你觉得景翼岑是能够安安心心和你过日子的人?就在今天早上,他和安妮的绯闻还闹得沸沸扬扬,人人都传他要和你离婚。”杜若谦的语气突然变得很激动。

    “那又怎样?”顾灵犀知道自己不能再犹豫,不能给他任何念想,绝情的说道:“翼岑始终是我的丈夫,即使他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回到家,我们还是夫妻,我既然嫁给了他,除了他,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杜若谦顿时失语。

    “若谦,谢谢你关心我这个朋友,我很感激你对我的帮助,但是……从我嫁人的那一刻起,我的心便由不得自己,既成事实,只有认命。”

    顾灵犀苍凉的说道,然后转身。背过去对他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她走了,就像她的每一次拒绝一样,一点挽留的余地都不给他。

    顾灵犀拉开车门上车之后,透过黑色的玻璃,仍然能够看到杜若谦痴痴的站在她眼前,那样落寞。

    “走吧。”顾灵犀沉声说道,转头看向窗外。

    景翼岑发动车子,引擎就像他的人一样张扬得意,从杜若谦身旁疾驰而过……

    坐在车内,顾灵犀始终一言不发,景翼岑也没问他们之间说了什么,只知道她心情不好,也不想打扰她。

    载着她回到小区后,顾灵犀直接下车,和景翼岑一起回家。

    开门后,顾灵均看到两人一同出现,顿觉惊讶。

    “姐夫,你怎么来了?”

    景翼岑皱眉,顾灵均的反应正好证明了这段时间他确实忽略了顾灵犀的生活。

    “灵均,翼岑来接我回去,你快去收拾一下屋子,我们待会要回景家了。”

    “这么快?”

    “嗯,你快去吧。”

    顾灵均回了自己的房间之后。顾灵犀站在门口,环顾屋内的情景,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回忆,真到了要回去的这一天,心里有很多不舍。

    然后她径直走到自己的房间,看着屋内的装修,眼睛有些干涉,差点就落下不舍的眼泪。

    她真的很喜欢这里,这是她的小家,虽然简陋却温馨,至少不像以前那样冷冰冰的。

    她看到床头的台灯,走过去。轻轻的坐在床头,又轻轻按下台灯的按键,暖色光芒照亮了她的脸,她不忍多看一眼,连忙按下关灯键。

    她又去了美术室,抚摸过里面的画板和工具箱,一个人的时候,她会安静的在这里画画,临摹大师的作品,修身养性。

    景翼岑默默看着这一切发生,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她真的舍不得离开这里。

    这套房子对他来说是陌生的,也许对她,对杜若谦,这里一定充满了无数美好的回忆。

    景翼岑想到他们在这里经历的美好时光,心里一阵抽搐,嫉妒毫无预兆的袭上心头。

    他没有像以前一样发作,既然她今天选择和他回去,未来的日子还很长,他会慢慢的融化她的心。

    “姐,我收拾好了。”顾灵均出现,适时打破了宁静。

    顾灵犀反应过来,眨了眨干涉的眼睛,然后微笑,“你去客厅等一会,我马上就好。”

    “好嘞。”

    顾灵均走后,顾灵犀开始收拾自己的衣服,她的行李不多,只有几套换洗的衣服。

    很快她就打包好了行李箱,景翼岑主动上前,“我帮你。”

    他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和她一起离开房间。

    一个小时后,景翼岑带着顾灵犀姐弟,回到景家。

    顾灵犀站在景家门口,离开这里一个多月,一种久违的感觉让她觉得亲切,毕竟这里是她生活了一年的地方。

    佩姨最先发现门口的景翼岑和顾灵犀,高兴的前来迎接,“少爷,少奶奶,你们回来了。”

    “佩姨。”顾灵犀微笑打招呼。

    “少奶奶最近好像瘦了。”然后她又看到了顾灵犀身后的顾灵均,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记得少奶奶有一个龙凤胎弟弟,看他清秀的脸不难猜测是谁,“这位应该就是舅少爷吧,和少奶奶长得真像呢。”

    顾灵犀回头拉着顾灵均介绍,“灵均,这是佩姨。”

    “佩姨好。”

    “舅少爷好,房间已经为您准备好了,就在少奶奶对面,有什么事找少奶奶也方便。”

    难为她想得那么周到,顾灵犀很感激,“谢谢你,佩姨。”

    “少奶奶,快进来吧。”

    然后帮着她拿行李,准备带她回房间。

    客厅内,突然传来一声讽刺。

    “咱们景家什么时候成了收容所了,什么人都往家里带,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顾灵犀循声望去,只见客厅里坐着公婆还有姑父一家。

    刚才那个声音不用猜就知道是秦语心说的。

    顾灵犀脚步停住,正要过去打招呼,景翼岑的声音就像一阵寒风从头顶刮过,“妈,灵犀刚回来,你少说两句。”

    秦语心不服气,奈何看到景翼岑冷着一张脸,想到上次他为了顾灵犀赶她走,那个心结到现在还没有解开,这次更不敢多说惹他更生气。

    而且,她和景睿才刚和好,这种时候不宜再生事。

    秦语心打算不了了之,景莲却存心和她抬杠。冷言冷语的说道:“我说大嫂,灵犀既然嫁进景家,自然不是外人,你把她当外人,岂不是连你自己也是外人了。”

    “景莲,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秦语心瞪了她一眼。

    “大嫂,我说的是事实,你要不爱听,我不说就是了。”

    景莲轻笑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顾灵犀身边,热情的拉着她的手。“灵犀,你能回来,我真的很高兴。”

    “姑姑。”又拉着顾灵均介绍,“灵均,这是我姑姑。”

    “阿姨好。”顾灵均礼貌的打招呼。

    “灵均,你和我家小翰差不多大,以后正好可以和小翰做个伴。”回头叫了李翰过来,让两人互相认识。

    又介绍了李志明,一家三口和顾灵均算是认识了。

    景睿见只有他和秦语心被冷落一旁,心想顾灵均毕竟是头一次来景家,总要打个招呼,正欲上前。秦语心却拉住了他,嘴里暗讽,“虚情假意。”

    互相打过招呼之后,景莲对顾灵犀说道:“快别站着了,马上要开饭了,佩姨知道你今晚回来特地多加了几个你爱吃的菜,快去把行李放好,待会一起吃饭。”

    “那我们先上去了。”

    景翼岑陪同顾灵犀姐弟上楼,把行李帮她搬回房间,又去了对面顾灵均的房间。

    顾灵均看着室内华丽的装修,心想景家果然豪气,他刚进门的时候就发景家和顾家不同。处处彰显富贵,果然是南城数一数二的豪门家族。

    听说豪门是非多,顾灵均刚才就领教了,所以他突然有点担心。

    “姐,你婆婆是不是不喜欢我住进来?”顾灵均拉着顾灵犀悄悄在一旁说道:“她本来就不喜欢你,你把我带进来,我担心以后她会更加针对你。”

    “灵均,你不用担心,你住进来是奶奶的意思,没有人会有意见。”

    “可是……我总感觉不妥,我虽然刚来,刚才在客厅发生的事情我就感觉,你婆婆和姑姑不和,而且我看你姑姑也不是省油的灯。”

    “噗嗤。”顾灵犀忍不住笑了,“灵均,你看人的眼光挺独到的,婆婆和姑姑不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所以以后你要注意,凡事谨言慎行,能少说话尽量不要开口。”

    “知道啦。”

    景翼岑见两人在旁边说悄悄话,好奇的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顾灵犀回头,见他一脸期待的想参与他们的聊天,想到他从租房那里到回来一直没说话,却忙前忙后的为她当搬运工。心里不胜感激。

    “没聊什么,翼岑,灵均,我们下去吃饭吧。”

    “好呀,我早就饿了。”

    顾灵均开心的一左一右挽着景翼岑和顾灵犀的胳膊,三人一起下楼了。

    还没到餐厅就闻到了饭香,顾灵均见大家就坐,他也和顾灵犀一起,在她旁边坐下。

    刚一坐下,秦语心就不客气的讽刺,“真是小门小户的人,一点规矩都不懂。”

    顾灵均感到莫名其妙。顾灵犀见状,连忙过来把顾灵均拉起来,赔礼道歉,“妈,灵均刚来不懂规矩,您不要怪他。”

    景家家教严,除了主位上是老夫人,两边分别坐着晚辈,顾灵犀和秦语心的座位是紧挨着的。

    秦语心并不买账,冲顾灵犀大声斥责:“是不懂规矩,还是故意和我作对?不然那么多位置,为什么偏偏坐我的的椅子?”

    “我只是想和姐姐坐一起。”顾灵均不服气的辩解。

    “灵均。”顾灵犀连忙拉住他。这时候他最好不说话。

    秦语心冷笑,“真把这里当成你们顾家了,想坐哪就坐哪?我告诉你,既然来了景家,就得按照景家的规矩来……”

    “妈!”

    景翼岑终于忍无可忍的吼道:“不就是一个位置,你有必要斤斤计较吗?灵均好歹是客人,第一次来不知道这些,你就不能大方一点?”

    秦语心被景翼岑一吼,心里有气无处发,气得转身就走,“我不吃了。”

    “语心。”景睿追上去,也离开了餐厅。

    因为这一闹。餐厅的气氛也僵住了。

    顾灵均没想到自己随便一坐,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更加不敢随便坐了。

    景翼岑在顾灵犀的右手边拉了一个椅子出来,“灵均,以后你坐这里。”

    顾灵均看了顾灵犀一眼,顾灵犀说道:“坐吧。”

    “快坐吧,她不吃,我们吃。”景莲招呼大家就坐,这顿饭没有秦语心,吃得那才叫开心。

    顾灵犀姐弟却食不知味,没吃多少就离开了餐厅。

    回到房间,顾灵均觉得心情低落到极点。

    以前就算在顾家再没有地位。至少不用担惊受怕,他才来景家几个小时,连喝口水都怕自己做错了惹来批评。

    顾灵犀知道他难过,安慰道:“灵均,没事的,有姐姐在,不会让你受委屈。”

    “姐,我是怕你受委屈。”

    顾灵均心知肚明,秦语心和他无仇无怨,针对他只是因为他是她的弟弟,恨屋及乌罢了。

    可想而知,姐姐在景家受了多少委屈。

    “姐,要不然我还是回家去吧,我不想连累你。”他默默的低头说道。

    “灵均,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顾灵犀装作不高兴的样子,柔声道:“我们姐弟,永远也不分开。”

    顾灵犀离开房间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景翼岑正坐在室内沙发上,悠闲地看着财经杂志。

    听到开门声,景翼岑抬起头来,问,“灵均怎么样了?”

    “他想回顾家去。”

    “因为我妈?”

    顾灵犀没回答,毕竟灵均是客,秦语心是主,客人没资格说主人的不是。

    她抬头看了一眼景翼岑,他换下了西装,穿着银色的丝质睡衣,鬼使神差的问道:“你洗澡了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