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94章 我是你老公,我不准你拒绝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4章 我是你老公,我不准你拒绝我!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话一出口,顾灵犀就后悔了。

    他连睡衣都换了,可想而知是洗澡了,她这么问岂不是多此一举?

    而且她突然意识到,她已经回来了,今晚他和她势必要睡在同一张床上。

    一想到这些,顾灵犀就脸如火烧,不敢看他的表情,直接往卫生间冲去。

    脸上火辣辣的烧着,顾灵犀急于降火,连忙把水龙头打开,洗把脸总算缓解了一些。

    她不想现在出去,心想不如洗个澡,至少能拖延时间,等她洗完,景翼岑或许就睡了。

    她打开了花洒,水流漫过她的身体,尽情的享受洗澡的乐趣,身心放松。

    半个小时后,她关掉花洒,用干毛巾把头发包起来,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却悲催的发现,刚才一时情急冲进来,她根本没拿换洗的衣服进来。

    本想着穿脱下的脏衣服,更悲催的是,衣服全被淋湿了。

    顾灵犀欲哭无泪。

    怎么办?她总不能这么光溜溜的就跑出去吧?以前她一个人还好,现在多了景翼岑,打死她都不会出去。

    “灵犀。”

    外面,景翼岑敲门了,并且喊她的名字。

    顾灵犀心一跳,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浴室的磨砂玻璃,依稀可以看到景翼岑站在门口。

    她紧张的看着他模糊的身影,生怕他推门进来。

    “灵犀,你没事吧?”景翼岑在外面问道,听的出来有些担心。

    顾灵犀声音发抖,“有事吗?”

    “我看你半天没出来,怕你有事,所以问问,既然没事那我先睡了。”

    “嗯,好。”顾灵犀呼了一口气,见他的影子移动,连忙叫住他,“翼岑。”

    “我在。”景翼岑几乎是立马就回答了她。

    犹豫再三,顾灵犀终于开口,“你能帮我拿套睡衣过来吗?我……我忘了拿衣服。”

    最后的几个字声音越来越小,脸又不自觉红了。

    景翼岑站在外面,隔着门都能听到她颤抖的音色,可想而知她有多难为情。

    嘴角微翘,笑容温暖,他应道:“好,你等下。”

    然后,他去柜子里翻了一遍,拿了一套和他身上穿的同款银色丝质睡衣出来。

    敲了敲门,景翼岑说道:“衣服拿了,你开门。”

    “你闭上眼睛。”

    景翼岑觉得好笑,眼睛却听从了她,“闭上了。”

    里面没声音了,应该在犹豫。

    景翼岑又说道:“你放心,我说到做到。”

    似乎是得到了他的保证,顾灵犀终于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身体藏在门后面,轻轻的把门打开了一条缝。

    她探出半个脑袋,见景翼岑真的闭上了眼睛。这才放心的把自己的手伸出去拿衣服。

    “你过来一点。”

    由于要藏身,她的手臂长度有限。

    景翼岑闭上眼睛靠近一点。

    “再过来一点。”

    他又靠近一点。

    终于,顾灵犀拿到衣服了。

    她高兴的准备拿了衣服就关门,没想到乐极生悲,没意料到脚底一滑,整个人直接向后面摔去。

    “啊。”

    顾灵犀感觉天旋地转,手里的衣服也飞了起来,盖住了她的脸,她什么也看不到了,只知道身体也飞了起来。就在她快要四脚朝天的摔倒在地时,身体落入了一个稳稳的怀抱。

    顾灵犀呼吸紧绷,脸上被睡衣遮盖,她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唯一能确定的是,她现在什么也没穿,不管她有没有摔得很难看,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暴,露在景翼岑面前。

    她突然很感谢盖在她脸上的睡衣,至少在她快要羞死的时候,能够掩饰她想死的表情。

    “灵犀,你没事吧?”

    景翼岑抱着怀里柔软的胴,体,无暇欣赏美好的景色,关心的询问她。

    顾灵犀听到他的声音,整张脸红得快要熟透了。

    “灵犀。”景翼岑去扯她脸上的睡衣,刚一掀开,就看到顾灵犀红得像晚霞的脸。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

    “放开我。”顾灵犀羞涩的大喊一声,一双手赶紧护胸,脚也乱蹬想站起来。

    “别动。”景翼岑霸道的制止,“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说完,目光向下。

    “不准看!”顾灵犀大吼。

    景翼岑愣住,视线已经来不及收回,意外的看到她来不及遮掩的美好身体。

    顷刻间,景翼岑像是石化了一样,眼睛一愣一愣的盯着她的春,光,心里微微一热。

    他的眼神,一点一点的幽深,变得炙热,就好像有一把火在烘烤着他,让他的体温骤然升高。

    隔着薄薄的丝质睡衣,顾灵犀感觉他的身体传递着一波一波的热量,快要将她燃烧。

    顾灵犀想死的心都有了。

    “放开我。”

    她挣扎了一下,想从他怀里起来,景翼岑被她的动作一弄,恢复了意识。

    他慌忙将目光由下往上,落在她粉色的脸颊上。

    她的表情,窘迫得快哭了的模样莫名让他心动,脑子里再次蹦出刚才看到的景色,嘴角微微一笑。

    “我抱你出去。”

    “不用。”

    她断然拒绝,已经看过了,他还想怎样?

    景翼岑却自作主张的将她抱起来往外走。

    “你这么笨,万一再摔了怎么办?”

    他一边走一边说,语气宠溺。

    顾灵犀挣扎,“景翼岑,放开我。”

    景翼岑心情大好。不理她,坏坏的威胁,“你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吗?如果你再动,我可不敢保证会对你做什么。”

    顾灵犀吓得肩膀瑟缩,真的不敢再动了,身子紧绷的躺在他的怀里。

    他抱着她直接走到床边,将她放在柔软的床上,顾灵犀一放开,就滋溜溜的掀起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景翼岑看着她这幅胆小怕事的模样,顿觉好笑,“反正都看光了,怕什么?”

    “你无耻!”

    “我救了你,你居然骂我无耻?”景翼岑挑眉。“既然你恩将仇报,我不介意再无耻一点。”

    他故意靠近吓唬她,顾灵犀挪动了身子,表情防备。

    怕他真的做出什么事来,顾灵犀不敢再骂他了。

    “这还差不多。”景翼岑满意的站直了身子,然后将手里的睡衣递过去,“穿上吧,不然感冒了。”

    看着他的手递过来的睡衣,那颜色和材质,和他身上穿的一模一样。

    这些都是他们结婚的时候,老夫人准备的情侣睡衣,一年四季各种款式都有。一直放在衣柜里压箱底,她没想到有一天景翼岑会主动把它穿在身上,并且把女款的拿出来给她穿。

    “我自己的睡衣呢?”她问。

    并不是她不想穿,而是这套睡衣实在太贵重,她还是觉得自己买的棉质睡衣穿着舒服,至少不用担心怕把它睡坏了。

    景翼岑蹙眉,眼神深不见底,“以后,我们就穿一样的睡衣睡觉。”

    顾灵犀心里像触了电一样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俊美绝伦的脸。

    “既然是奶奶准备的,总不能辜负了她老人家的一片好意。”景翼岑别扭的补充一句。

    顾灵犀犹豫不决,毕竟这套睡衣和他穿的是情侣款,她一直觉得,情侣装只能是相爱的情侣才能穿的,更何况还是睡衣。

    和他同床共枕已经够让她忐忑了,再穿一样的睡衣,晚上更别想睡着了。

    “我不想穿。”她直接说道,低头不敢看他的眼神。

    景翼岑没生气,只是低眸淡淡的看着她的脸,她的眼睛闪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芒,不由想到她离开租房时的不舍,心里没来由的一痛。

    他情不自禁的想:她是不是为了杜若谦才拒绝他?

    心里顿时升起一阵剧痛,就像海浪一样涌出来,语气哀怨的对她说:“灵犀,我们不是说好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如果你连一件衣服都要拒绝,以后,我们怎么相处?”

    顾灵犀心里一颤,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占据了她的思维。

    今天一天相处下来,他确实改变了很多,如果因为一件睡衣就拒绝他,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好吧,我穿。”

    景翼岑终于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将睡衣放在床上,然后转过身去,“你换上吧。”

    顾灵犀低头看着睡衣,不敢动。

    “你还是出去吧。”

    “对我这么不放心?”他背对她,不忘开玩笑。

    “不是……”

    顾灵犀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平时相处就算了,真的到了两个人共处一室的时候,她会很不自在。

    “你还是出去外面等我吧,换好了我叫你。”

    景翼岑知道她不好意思的,离开之后轻轻的把门带上。

    顾灵犀快速换好衣服,准备去开门的时候,床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顾灵犀瞥了一眼,屏幕上冒出一条简讯。

    “翼岑,没有你的夜晚,我注定会失眠,好想抱着你睡觉,做我们爱做的事,想你的安妮。”

    顾灵犀并不想窥探别人的隐私,只是眼睛那么一扫,内容已经深深地映刻在她脑海里,想忘都忘不掉。

    她莫名的想象以前无数的岁月,他和安妮相拥而眠,做着快乐的事情,那样的夜晚,一定美好得让人沉醉,所以安妮才会念念不忘。

    他是否也会在夜晚想起和安妮共度的美好时光?

    “换好了吗?”

    门外,景翼岑突然问道。

    顾灵犀回过神来,掩饰紧张,语气趋于平静,“换好了。”

    景翼岑进来,轻轻的把门关上,漫步走进来。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一扫,英俊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你穿着很好看。”

    他的眼睛里冒着热烈的光芒,一股强烈的冲动差点冲破身体,让他欲,罢,不能。

    顾灵犀没心思理会他的赞美,面无表情的把被子拉着,躺好盖上,“我累了,先睡了。”

    景翼岑莫名的看着她,心中的热情如凉水浇过。

    他发现她不高兴,心想刚才还好好的,谁惹她生气了。

    知道她心情不好,景翼岑识趣的没再说话,绕到床的另一头躺下。

    他不是第一次和她共枕而眠,这一次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他翻了一个身,看着近在咫尺的背影,心里像有千万只蚂蚁一样啃噬着他,让他心,痒难耐。

    她答应和他好好过日子的时候,天知道他多么开心。

    这样美好的夜晚,也许应该发生点什么。

    他主动的挪了一下,靠她近一点。

    她没动。

    他又挪了一下,身体和她的姿势一样蜷缩着,胸膛贴着她的背。

    也许是睡衣太薄了,景翼岑隔着睡衣,感觉她柔软的身子传来淡淡的体温,心里越来越热。

    他等不及突然伸手,试探的去掰她的肩膀,哪知刚一碰,顾灵犀就触电般的扭动身体坐起来。

    “你干什么?”

    借着床头暖色的灯光,顾灵犀恼羞成怒的对他吼了一声。

    景翼岑抑制住内心的渴望,坦白的道:“灵犀,我们结婚这么久了,还没有夫妻之实。”

    顾灵犀屏住呼吸,他说这话的时候她就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脑海里突然冒出安妮发来的简讯内容,心里难受得就像打翻了五味瓶。

    她不是不愿意他碰,既然答应和他回来,她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成为他真正的妻子。

    可是……她做不到在他心里还有人的情况下和他做,她会恶心。

    她语气冰冷的道:“我答应和你好好过日子,但没答应马上和你上,床,如果你再碰我,我就去睡沙发。”

    景翼岑如刀锋一般的眉头紧紧一皱,内心的冲动被她的语气和表情打击得无地自容,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你是为了杜若谦才不让我碰吧?”

    从她和杜若谦分别,到不舍的离开租房,她一路都没有笑过,他都忍了。

    不过是刚一碰她,她的反应就这么大,他不是圣人。能够容忍自己的妻子在床上还这么拒绝他。

    顾灵犀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听不懂,还是装傻?”景翼岑的语气骤然冷冽:“灵犀,你就那么喜欢杜若谦,为了他,你不让我碰。”

    他突然激动的拉着她的手臂,将她绵软的身子压在身下,低头去吻她的唇。

    顾灵犀偏头避开了。

    景翼岑顿时一僵,埋怨的看着她冷漠的侧脸,伸手扣住她的下巴正视他,霸道的语气死死盯着她,“灵犀,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准你心里有别的男人。”

    “景翼岑,你要求我心里不能有别的男人,你自己做到心里没有别的女人吗?如果你做不到,凭什么要求我?”

    她忍无可忍的冲他大吼,心里委屈极了。

    景翼岑看到她汹涌而出的泪水,沉默。

    怒意渐渐消散,他从她身上翻身躺下,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压抑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

    哭了一会,顾灵犀关了灯,房间里终于暗下来。

    两个人背对背,谁都没有先入眠。

    顾灵犀的脑子里一直回放着那条简讯的内容。越想越睡不着了。

    直到后半夜,顾灵犀迷迷糊糊睡了,由于景翼岑在旁边,她的睡眠特别浅,所以景翼岑一翻身,她就醒了。

    她紧张的不敢动,侧着身子感觉景翼岑起来了。

    “安妮。”

    一声低沉的轻唤,虽然刻意压抑,却还是从阳台上传了过来。

    顾灵犀心里一刺,他在和安妮打电话?

    她竖着耳朵倾听,强烈的想知道他在聊什么,然后便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

    顾灵犀紧张的闭上眼睛装睡,她感觉景翼岑坐在床尾,听到他的皮带发出的金属音色,知道他在换衣服。

    五分钟后,他出去了。

    房间里一下子空荡荡的,心也好像被人抽空了一样空无一物。

    他去找安妮了。

    得到这个肯定的答案,顾灵犀睡意全无,从床上抓起来,跑到阳台去确认事实,然后她看到院子里的车灯亮了,景翼岑开车走了。

    半夜三更,他去找安妮。

    顾灵犀一下子腿发软,瘫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心里一点一点的冷下去……

    ……

    酒店房间内,安妮在房间里点满了蜡烛,撒了一地的花瓣,又洗了一个花瓣澡,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等着她爱的男人过来。

    凌晨两点半,她终于等到了敲门声。

    她满心欢喜的跑过去开门,门一开,景翼岑帅气的立在门口。

    安妮几乎是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克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冲到他的怀抱,抱住了他精瘦的腰身。

    “翼岑。”

    她激动的身子发抖,紧紧的抱着他,只想与他融为一体。

    景翼岑眉头一皱,他站在外面,虽然走廊没人了,就这么被安妮抱着,身体僵直得就像机器人,直接用力将她拉开。

    “安妮,请你自重。”

    他冷声呵斥,就像一把冰刃,直接刺进安妮的心脏。

    安妮踉跄后退,心里在滴血,脸上却挂着笑容,“翼岑,对不起,我只是太想你了,你进来吧,外面那么多记者蹲守,免得被人偷拍。”

    景翼岑也忌讳这一点,大步踏进来。

    刚一进门,他就看到满房的蜡烛和花瓣,安妮为了制造浪漫花费了很多心思。

    他的目光不由落在安妮的身上,发现她穿着一套几乎透明的吊带睡衣,里面什么也没穿,完美的身材在蜡烛微弱的光照下若隐若现的透过半透明的睡衣浮现在眼前,看上去充满了诱,惑。

    景翼岑深呼吸,别过脸看向别处,直接将自己的西装脱下来,递过去,“穿上。”

    “翼岑。”她失落的抬头看他冷酷的脸。

    “你没必要穿成这样,让我觉得轻浮。”

    他的话语,无情的落在她的心口,让她无地自容。

    美眸渐渐湿润,好在房间里昏暗看不出她的难过。

    委屈的声音传来,“翼岑,你以前最喜欢我穿这套睡衣,你还说我穿这套睡衣美得就像妖精,这些你都忘了吗?”

    “那是以前。”

    景翼岑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的念想。见安妮无动于衷,主动上前把西装盖在她的身上,终于可以正视她了。

    “现在呢?”

    安妮没动,失魂落魄的抬头看着景翼岑寒若冰霜的俊脸。

    景翼岑看到她的眼神充满了不解和哀怨,让他坚硬的心一下子柔软了些许。

    “安妮,以后不要穿成这样,即使你穿了,我也不会有感觉。”

    “是对我没感觉,还是对顾灵犀有感觉了?”安妮激动的问。

    “安妮。”景翼岑抬高了音色,兴许是被她一语戳穿,他有些恼。

    看着他的俊脸上爬上一丝怒意,安妮知道他生气了。

    她现在特别怕他生气,怕他一怒之下说出她接受不了的事实,那她一定会崩溃。

    “翼岑,对不起,我不该说这样的话。”她委曲求全的哭道:“我只是太爱你了,怕你离开我,我失去了妈妈,失去了最热爱的T台,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不能再失去你。”

    安妮悲伤的哭泣让景翼岑冷漠的心一点一点柔软下去,内疚感悄然袭上心头。

    “安妮,如果我真的要离开你。今晚也不会过来。”他缓和了语气,“既然你没事,我先走了。”

    “翼岑。”安妮连忙拉住他,楚楚可怜的说道:“翼岑,我好怕,我怕再梦到妈妈的死,怕梦到自己从楼梯上摔下来,我一个人不敢睡,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如果不是安妮说她做噩梦,他不会三更半夜跑过来,安妮明白,他心里还是在乎她的。

    只是那份在乎,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纯粹,他是因为内疚才来的。

    景翼岑因为她的噩梦而犹豫,不忍她哭得这么伤心,“那等你睡着了我再走。”

    安妮喜极而泣,明知道他留下来的原因是什么,为了能留他,她不在乎用什么手段。

    ……

    凌晨五点,景翼岑回来了。

    当他推开门后,发现顾灵犀没有睡在床上,而是坐在阳台的地板上。

    景翼岑几乎是一瞬间便冲了过去,蹲在她身旁担心的呼唤,“灵犀,你怎么了?”

    顾灵犀没反应,眼神空洞的盯着阳台外面的天空。

    她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从黑夜到白天,时间交替是那么漫长,痛苦也是那么长。

    “灵犀,灵犀……”景翼岑再次呼唤她的名字,顾灵犀终于有了反应,将视线落在他担忧的脸上。

    她觉得他的表情很讽刺,刚从安妮那里回来,就在她面前扮演好丈夫的角色,他怎么这么无耻?

    景翼岑见她有反应了,连忙将她抱起来。

    “你别碰我!”

    她激动的大喊,言语中透着厌恶,她甚至在他靠近的时候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心里一阵绞痛。

    她突然好恨他。

    景翼岑一愣,没再动了,“灵犀,你到底怎么了?”

    顾灵犀深呼吸,觉得他的演技实在高明,她看着他的眼神,几乎以为他是真的关心自己。

    她冷漠的别过脸,至少她不会看到他的虚情假意,“我很好,不用你关心。”

    “你别骗我了。你的手好冰,地上凉,我抱你去床上。”

    “我有手有脚,不需要你帮忙。”

    她倔强的起来,突然发现自己坐了几个小时,身体早已僵硬,腿也麻了,根本动不了。

    景翼岑没好气的看着她的坚持己见,再次把手放在她的腋下。

    “我说了不要碰我!”

    顾灵犀再次激动大喊。

    景翼岑继续抱着她,嘴角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坏笑,“我是你老公,我就要碰你。”

    他强行把她抱起来,不管顾灵犀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他发现她不仅手脚冰凉,身子也硬邦邦的,不知道这一夜她经历了什么,竟然这么折磨自己。

    他不觉又气又心疼。

    景翼岑抱着她坐在床边,并没有立刻放开她,而是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低头凝视她的小脸,“发生了什么事,你要这样折磨自己?”

    折磨?

    顾灵犀不知道她这样算不算折磨,只知道几个小时前看到他离开,她的心便不由自主的乱成了一锅粥,瘫坐在地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心里苦笑。原来她也会为了他而折磨自己。

    “灵犀,说说话好吗?”

    他的手在她身上揉着,帮她把僵硬的手臂揉软。

    “放我下来。”她坚持。

    “灵犀,你不告诉我,我是不会放开你的。”

    “……”

    他继续帮她揉着僵硬的身体,从手臂到背部,一寸一寸的让她温暖起来。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很轻柔,轻重合宜,生怕弄疼了她。

    他就像一个体贴的丈夫,如果不是知道他彻夜不归去了安妮那里,或许她一不小心就陷入他的温柔里。

    他的每一个温柔的动作,就像带着刺,一下下的通过皮肤扎进肉里,让她生疼。

    她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腕,目光清冷的看着他,冷若冰霜的说道:“不用了。”

    “灵犀,你心情不好,我不勉强你……但是,我不准你拒绝我。”

    他的声音,霸道而温柔,就像一股清流,在她心里细腻的流淌,让她无法忽视他的关心。

    特别是最后一句,一下子让她受到了刺激一样紧紧揪着一颗心。

    有那么一刻,她差点就要投降在他怀里。

    然后她看到他身上只穿着一件衬衫,他平常都会把自己穿得整整齐齐的出门,这只能说明,他的西装遗落在外面。

    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女孩,一个男人半夜三更出去,身上残留着浓烈的香水味回来,连外套都不见了,任她再怎么单纯,也会胡思乱想。

    “灵犀。”景翼岑又唤了她一下,她在发呆,不知道又在想什么。

    顾灵犀回神,终于忍不住问他,“昨晚你去哪了?”

    景翼岑深邃的眼眸难掩惊喜之色。

    这么说,她在地上坐了一夜就是因为这个?

    可是,他深夜去找安妮,她一定又会胡思乱想,让两人的误会越来越深。

    景翼岑怕她多心,谎称,“公司有点急事要处理。”

    他撒谎了。

    顾灵犀的心再一次凉透了。

    她给了他解释的机会,既然他撒谎,必然是不想让她知道答案。

    心,好痛。

    “翼岑,你最好不要骗我,如果我发现你骗我。我没办法和你好好过下去。”她冷静的说道:“我累了,想睡一会。”

    她不想再面对他,从他怀里挣脱爬到床头,一挨着枕头就翻身背对着他。

    他默默的看着她弯曲的背影,脸色黯然,心情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难受,“好,你休息一会,我在这里陪你。”

    顾灵犀愣了一下,将情绪掩藏在心里,“随你。”

    景翼岑没再说话,顾灵犀感觉他坐在身后,她立刻僵直了背脊,呼吸紧绷,好在他只是坐着,没有动。

    不一会儿,由于一夜没睡,她终于抵不住困意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景翼岑依然坐在她身边,只不过她睡着之后翻身,不知何时已经面对着他,并且头趴在他大腿上,一双手更是抱着他的腿。

    很显然,她把他的腿当成了枕头。

    顾灵犀先是一愣。等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太过亲密,吓得一下子从他的大腿上弹起来。

    “怎么了?”他柔软的语气关心的问。

    顾灵犀心跳加速,低头不敢看他的眼睛,“你怎么还在这里?”

    她应该睡了很久,他竟然没走。

    景翼岑柔声道:“我说过,我在这里陪你。”

    顾灵犀终于抬头,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景翼岑挪动自己的身体,腰伸了伸,脚动了动,才发觉身体已经麻了。

    他僵硬的动作让顾灵犀秀眉一皱,“你怎么了?”

    “麻了,缓一下应该能好。”

    他开始用手搬动自己的大腿,慢慢的让大腿弯曲。

    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顾灵犀没想到他为了让自己睡一个好觉连身体都没动过。

    不由想到睡着之前他那么关心自己,而她一直那么冷淡,心里涌起一丝愧疚。

    “你怎么不叫醒我?”

    “我看你睡得太香,知道你一夜没睡好,所以让你多睡一会。”

    顾灵犀心里暖暖的,忍着情绪没有发作,却无法忽略他的关心。

    只是一想到他和安妮共度一夜,所有的感动支零破碎。

    她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乱,越来越由不得自己。

    沉默几分钟后。

    “几点了?”顾灵犀问。

    “大概九点半。”

    “什么?”

    顾灵犀一下子跳起来,“我要迟到了。”

    她准备下床。景翼岑一把抓着她的胳膊,“我已经帮你请假了。”

    她惊讶的看着他,竟然为她设想周到。

    “还有,待会陪我去医院接奶奶,下午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所以我顺便帮你请了一天的假。”

    “去什么地方?”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景翼岑卖了一个关子,“去洗漱吧,我们去医院。”

    想到今天老夫人回家,顾灵犀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十分钟后,两个人一起出门了。

    ……

    一起来到医院,景翼岑将车停好,然后和顾灵犀直奔病房。

    临到门口,景翼岑突然牵着顾灵犀的手,顾灵犀手指一僵,却没有拒绝,然后两人一起进入病房。

    老夫人看到两人一同出现,并且手牵手,笑得合不拢嘴。

    “灵犀,你今天不用上课吗?”

    “我请假了,特地和翼岑过来接您回家。”

    老夫人欣慰的说道:“最近看到你们两个这么好,奶奶看着真替你们感到开心。”

    景翼岑和顾灵犀互看了一眼,默契的松开了彼此的手。

    在老夫人看来,那是他们不好意思。其实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样子是装给老夫人看的,戏演完了,没必要继续演戏。

    “奶奶,我去办理出院手续。”

    景翼岑出去后,老夫人拉着顾灵犀在床头说体己话。

    “灵犀,你老实告诉我,最近翼岑对你好不好?”

    有些细节在顾灵犀脑海里冒出来,他为了让自己多睡一会,一动不动的连腿都麻了,他确实比以前改变了很多。

    “翼岑对我很好。”

    “不是你亲口说出来,奶奶不放心,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姑且信你,只是灵犀,我得告诫你一句,翼岑再好,你也得防下外面的狐狸精,那个安妮可不是省油的灯,当初她是去夜场陪酒的小姐,不知怎么勾上了翼岑,那时候翼岑还年轻,又是重感情的人,难免因为她可怜的身世而产生了同情。又因为她母亲的死让翼岑内疚,所以这三年,无论我怎么劝,翼岑就是不回头,多半是安妮利用这点让翼岑不忍离开她。”

    老夫人回忆起这段往事,忧心忡忡的说道:“加上现在安妮腿受伤了,又扯出个抑郁症的病,翼岑心里一时是放不下安妮的,灵犀,你得盯紧点,千万不要被安妮钻了空子。”

    老夫人的告诫言犹在耳,顾灵犀豁然开朗。

    原来景翼岑和安妮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像景翼岑这样优秀不凡的男人,能三年面对各种压力坚持和安妮在一起,即使有内疚的成分,感情未必不深。

    她有自知之明,从来没有去强求他放弃安妮,只希望他既然答应回归家庭,就不要做出让他失望的事情。

    “奶奶,我知道了。”顾灵犀乖顺的说道。

    景翼岑办好出院手续,很快就回来了。

    “奶奶,手续都办好了,我们回家吧。”

    “走吧。”

    景翼岑开车将老夫人送回家,一家上下都等着老夫人,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欣喜之色。

    老夫人站在众人面前。视线从每个人脸上扫过,看到秦语心的时候有些不满,因为是高兴的日子就没有发作。

    老夫人又看到了顾灵均,一脸慈祥的对他招手,“灵均,你来了。”

    “奶奶。”顾灵均第一次见老夫人,以前听姐姐常提她,所以对老夫人也格外亲切。

    “住的还习惯吗?”

    “奶奶,我住的很好,只是怕给您添麻烦。”

    老夫人拉下脸,“别说这么见外的话,你和灵犀一样,都是我的好孙儿。”

    秦语心听到这话,一张脸气得五官都扭曲了。

    一家人在一起寒暄了一会,景翼岑凑到老夫人耳边,轻声对他说,“奶奶,我有事和您商量。”

    老夫人会意,“好,去我书房说。”

    景翼岑扶着老夫人,又叫了一下顾灵犀,“灵犀,你也过来吧。”

    顾灵犀心想有什么事需要她在场?不过她没问,跟着一起去了书房。

    关上门。扶老夫人坐下之后,景翼岑对她说:“奶奶,我下午准备召开记者会,最近流言蜚语已经严重影响到景氏的发展,我不能再姑息下去。”

    老夫人满意的点头,“我也有这个意思。”

    “我打算公开澄清和安妮的绯闻,这件事,需要灵犀你配合一下。”

    顾灵犀站在一旁,听到他这么说,有点没反应过来。

    他竟然要澄清和安妮的绯闻?他疯了吗?

    “灵犀,你会配合吧?”景翼岑期待的问道。

    老夫人也看向顾灵犀。

    顾灵犀被两个人看着,突然明白景翼岑叫她来书房的理由,原来是想在老夫人的面前要她一个态度。

    她没理由拒绝所有一切让老夫人开心的事情。

    “我会的。”她答应。

    景翼岑表情一松,三人又详谈了一下记者会的细节才离开书房。

    中午吃过午饭后,景翼岑开车载顾灵犀来到了一家酒店,看着电梯直线上升,顾灵犀开口,“你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就是这里?”

    “是的。”

    “待会需要我怎么配合?”

    “你不用说话,只需要配合我装出恩爱的样子就行了,其他的交给我。”

    顾灵犀笑容苦涩,“你怕我不愿意,所以搬出奶奶让我答应和你逢场作戏?”

    “可以这么说。”他没有否认,毕竟是在媒体面前装恩爱。需要很大的心理抗压能力,他不得不提前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你放心吧,只要奶奶开心,我会尽量配合你。”

    这下轮到景翼岑心里不是滋味了,如果不是因为奶奶,她未必会配合吧。

    电梯继续上升。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他看着她,“问吧。”

    “为什么要澄清和安妮的绯闻?仅仅只是为了让奶奶高兴?”她期待的问,潜意识里想知道除了这个理由,他有什么原因让他突然这么做。

    景翼岑闻言,并不作答。

    这时,电梯开了,景翼岑牵着她的手走出电梯,带着她来到一扇门面前。

    推开门,里面是一个大厅,面前有一排桌椅,桌椅对面,黑压压的全是记者,看着就让人心慌。

    两人一出现,记者们动作一致的把镜头对准了门口,闪光灯和快门声此起彼伏。

    顾灵犀从来没有过面对记者的经历,不像景翼岑那么淡定自如,手心里全是汗,要不是景翼岑牵着她走,或许她连走路都忘了。

    “别紧张。记住我说的话,保持微笑就行了。”景翼岑低头在她耳边轻声提醒,咬耳朵的动作,立刻引来了新一轮的快门声。

    顾灵犀微微一笑,随着他走到坐席旁边。

    景翼岑体贴的帮她把椅子拉开,一个微小的动作立刻引来了记者的疯狂连拍。

    无数的镜头面前,顾灵犀不敢松懈半分,微笑的坐在椅子上,景翼岑又帮她把椅子推入,动作熟练得就像他一直这么体贴入微。

    他拉开了旁边的椅子,坐下,然后对着话筒,镇定的对各位记者说道:“谢谢大家来参加记者会,今日叫各位前来,是想就最近的谣言做一个澄清,由于家里发生了一些事,导致流言四起,所以我不得不做出一个公开声明,大家有什么问题,我会不遗余力的回答。”

    有记者提问了,“景总,最近安妮宣布退出模特圈,外界传言您打算和景太太离婚,连离婚协议书都流出来了,对此你有什么要向大家解释的吗?”

    景翼岑闻言淡然一笑,转头温柔的看向顾灵犀,她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他继续面对记者,有条不紊的说道:“我先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妻子,顾灵犀。”

    他介绍顾灵犀的时候,目光再次落在她脸上,眼神温柔似水,顾灵犀也看着他,微笑从容。

    这一幕对视,在镜头面前显得格外温馨。

    “关于离婚,我觉得很好笑,我的妻子就在身边,而且她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人,能娶到她是我的福气,自从我和她结婚之后,就没想过和她离婚。”

    他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真诚,虽然是说给记者们听,更像是说给她听的。

    “景总,您和安妮的事情南城人尽皆知,你能解释一下和安妮现在是什么关系吗?”

    景翼岑回答:“我们是朋友。”

    朋友,是一个非常隐晦的词语,娱乐圈很多明星被问绯闻都这么回答,记者们不傻。知道景翼岑守口如瓶,肯定挖不出他们想要的新闻。

    有记者向顾灵犀提问了,“景太太,最近频频传出景总和安妮的绯闻,您为什么愿意和他一同出席记者会,难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句话暗指了豪门太太为了顾全大局而委曲求全的事实,电视剧很多都这么演。

    顾灵犀谨记自己的责任,大方的回答,“没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和翼岑是夫妻,夫妻同进同出没什么好奇怪的,难不成你有仇恨心理,见不得别人夫妻和睦,但凡一同出现的夫妻都是为了在媒体面前装装样子?”

    一句话,堵得那个记者说不出话来。

    现如今记者颠倒黑白的功力实在太厉害了,顾灵犀此言一出,避免了会后被记者胡乱报道成装恩爱,这样说正好堵了他们的嘴。

    景翼岑露出一丝欣赏的目光,笑容优雅的看着她。

    “景太太,你介意景总和安妮的关系吗?”

    顾灵犀继续说道:“大家刚才也听到了,我老公和安妮小姐是朋友关系,既然是朋友,我为什么要介意?”

    “可是,他们曾经是男女朋友。这在南城是公开的秘密,景太太也不介意吗?”

    顾灵犀轻轻一笑,笑容狡黠的反问,“你女朋友介意你曾经有过前女友吗?”

    “……”

    “所以说,谁都有过去,大家都是成年人,没有人敢保证自己以前没有过前女友或前男友,既然是过去式,我为什么要介意?”

    “我不管他结婚之前和谁在一起,结婚之后,他就是我的丈夫,是和我相携一生过一辈子的人,我信任他支持他,因为我不在乎他的过去,我只在乎他的将来。”

    一番话,让记者们面面相觑,突然不知道该问什么好。

    景翼岑对顾灵犀的表现感到很意外,心里深受震撼。

    他本来还担心她会紧张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她不仅不怯场,反而三言两语说得记者们乖乖闭嘴,特别是刚才她竟然反呛记者,那自信又调皮的模样当真是可爱率真,他的心为她感到震动。

    他甚至想,如果这番话是她的心里话,而不是为了应付记者,他该有多感动。

    景翼岑站起来,不怒自威的面对所有记者,“今日的记者会就到这里,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关于我的不实报道,不然我会采取法律手段维权。”

    说完,牵着顾灵犀准备离开,记者群里突然传来一个男声。

    “景总这么急着走,莫不是心虚了?”

    这个声音明显是挑衅。

    景翼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带着鸭舌帽的记者从座位上站起来,笑容奸诈的慢慢走到景翼岑面前。

    形势急转直下,其他记者们纷纷把镜头对准了这位年轻的记者。

    景翼岑面色一凝,冷声问,“你是谁?”

    “我是时光杂志的记者阿良。”

    “一个无名小卒而已,敢跟我叫板,你知不知道就凭你刚才那句话,我可以让你无法在这个圈里立足。”

    阿良轻笑,“景总这是在威胁我吗?不过,或许今日之后,景总得对我刮目相看,因为我这里有你的第一手爆料,这个爆料,可以让我一跃成为南城第一狗仔,景总,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知道这里面的内容。”

    他扬起了手里的牛皮纸袋,回头对着所有的镜头,自信而张狂的任由大家拍照。

    今日之后,他确实出名了。

    不知为何,对于阿良的举动,景翼岑有些底气不足,表面依然镇定自若,“我没兴趣知道,记者会已经开完了,如果你敢闹事,我会让你竖着来横着走,保安,把这个人轰出去。”

    “既然景总不信,那我只好公开这些照片,让大家看看景总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打开了牛皮纸袋,将里面的照片一张一张的拿出来,对着所有镜头说道:“这是昨天,安妮离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在地下停车场拍到的照片。”

    大家定睛一看,那画面上拥抱的两人,可不正是景翼岑和安妮。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