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95章 分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5章 分手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全场一下炸开了,记者们一哄而上,摄像机给照片来了各种大特写。

    “还有这几张,是景总和安妮离开停车场之后,一起去酒店的照片。”

    “景总一路上和安妮举止亲密,一起去酒店,请问景总,您口口声声说和安妮只是朋友,为什么你们一起去酒店?”

    阿良的爆料一下子掀起了轩然大波。

    顾灵犀默默的看着那些照片,每一张都刺激得她眼睛疼,她突然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帮他澄清和安妮的绯闻完全是一种讽刺。

    但她不能表现出来,那么多眼睛看着,那么多人等着看她的笑话,她要坚持,哪怕身体早已僵硬,表情几乎崩溃,她也忍着情绪,强颜欢笑。

    记者们纷纷提问。

    “景总,请问您和安妮是去开,房吗?”

    “你们在房间里做什么,方便透露一下吗?”

    眼见场面开始骚动,景翼岑不得不做出回应,拿着话筒缓缓开口:“事实上,那天安妮心情不好,所以我才送她回酒店,不到十分钟我就出来了。我可以立刻让人调酒店的监控出来证明我的清白。”

    阿良早已有了二手准备,“那这些照片,景总又该如何解释?”

    他露出一丝诡笑,又拿出一叠照片出来,仿佛刚才的只是开胃菜,真正的大招即将掀起新一轮的高,潮。

    阿良将照片对准了全场记者,信心十足的说道:“各位,这是昨晚凌晨两点,景总出入安妮所住的酒店照片,如果大家不信,我还有录像证明我所言非虚,而昨晚,景总出入安妮的房间整整两个小时没有出来,这两个小时在干什么,应该不用我多加说明了吧……”

    这一番话,顿时让全场炸开了锅。

    因为照片虽然只有几张,内容却足够劲爆。

    照片显示,景翼岑半夜出现在安妮的酒店房间门口,安妮出来抱住了景翼岑,而安妮身上所穿的透明睡衣,足以让人浮想联翩。

    再加上那两个小时的时间范畴,能想象的空间巨大,任是景翼岑长了十张嘴,也无法抵住别人的悠悠之口。

    顾灵犀再看到那几张照片的时候,整个人头晕目眩。差点晕过去。

    景翼岑站在身边,连忙从身后环住她的肩膀让她站稳,手一碰到她,只觉她身体僵硬如铁,浑身冰冷。

    他不由看向她,她的表情前所未有的震惊和失望,痛苦得让他想抽自己一巴掌。

    是他主动要求她配合自己,突发这样的事情,他除了恨自己大意疏忽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去弥补对她的伤害。

    “景太太,你真的相信景总和安妮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吗?”

    “景太太,景总和安妮藕断丝连,你是否知情?还是你明知道这件事,却在记者会上帮景总掩饰,传言你嫁入景家一年还未生下一男半女,你这么做是不是因为你不会生育所以委曲求全,你和景总是形婚吗?”

    “难道你嫁给景总真的只是贪图景家的家产,景总和安妮才是真爱?”

    ……

    越来越难听问题排山倒海的袭来,记者们也坐不住了,一窝蜂的冲到了主席台前,话筒将景翼岑和顾灵犀包围得严严实实。

    或许连景翼岑也想不到事情会发生得这么突然,所以那些记者们冲过来的时候,现场维持秩序的人员根本来不及防备,眼睁睁看着场面混乱成一锅粥。

    周围的一切声音都不怀好意,每一个提问都像一把刀子一样往她身上刺。

    世人对男人远比女人要容忍许多,明明她才是受害人,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接受着所有人的猜测和嘲笑。

    她现在什么也不想说,只想逃离。

    顾灵犀被挤得身体开始摇晃,她感觉自己脑袋懵懵的,脑海里全是景翼岑抱着安妮的照片,想到昨晚他离开的那几个小时他都陪在安妮身边,回来一身的香水味,心脏一下子不受控制的炸开了一样血肉模糊,痛苦传遍全身,痛得无法站立。

    景翼岑紧紧抱着顾灵犀,感觉她的身体不停在发抖,愤怒让他菱角分明的脸更加冷硬,“够了,你们让开。”

    记者们被景翼岑寒气逼人的脸震慑住,那可怕的眼神,扫在身上如针刺过,即使有疑问也不敢多言。

    景翼岑准备带顾灵犀离开现场,记者们反应过来,纷纷阻扰。

    “景总,你还没向大家解释清楚呢,为什么要走?”

    “难道你和安妮真的旧情复燃?”

    记者们疯了一样提问,景翼岑烦躁的一边叫保安一边护着顾灵犀离开。

    萧权从人群里挤进去,在景翼岑耳旁说了几句,景翼岑听后一下子惊慌不已,着急的让保安快点过来。

    终于,景翼岑和顾灵犀在保安的互送之下从安全通道离开了酒店。

    拉开车门,景翼岑准备送顾灵犀上车,顾灵犀突然激动的用力甩开他的胳膊,“不要碰我,滚开!”

    也许是刚才她一直忍着,突然爆发了,连景翼岑看到她这个样子都感觉害怕。

    “灵犀,对不起。”他无力的抱歉,恨不得把自己千刀万剐。

    顾灵犀顾不得形象对他破口大骂,“景翼岑,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为了帮你我才出席今日的记者会,现在我被人耻笑被人骂,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你简直就是一个混蛋!”

    景翼岑被骂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顾灵犀,哪怕他们有争执,她也只是用冷暴力来对待他,他第一次看到她冲他大骂,也许真的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她才会爆发出如此愤怒的情绪。

    顾灵犀还觉得不解气,继续朝他大喊,“景翼岑,你怎么那么虚伪?一边搂着安妮,回来还要在我面前扮演好丈夫的角色,你以为昨晚我不知道你是去找安妮了?呵……我给了你解释的机会,你却骗我说公司有事,你这样骗我和那些三心二意的渣男有什么区别?”

    景翼岑的心突然被人紧紧抓住了一样,不可思议的看着顾灵犀脸上的冷笑。

    谎言当场被揭穿,他羞愧得无地自容。

    他悲哀的说道:“灵犀,真的对不起。”

    “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三个字,我跟你说过,如果你骗我,我没办法和你好好过下去。”

    她突然冷静的语气让他心慌,“灵犀……”

    “景翼岑,今日之祸是你的报应,我不会可怜你,因为你活该,以后,你好自为之。”

    说完,她不想再看到他,直接从他身旁走过。

    景翼岑终是忍不住出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放开。”

    明知道她厌恶他的碰触,景翼岑不得不告诉她一个残忍的事实,“灵犀。我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听进去,以后我再跟你解释,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奶奶出事了。”

    顾灵犀终于有了一丝动容,回头震惊看过来,“奶奶出什么事了?”

    “刚才萧权告诉我,奶奶在电视上看了直播,气得当场昏倒了,所以,我们得赶快回家。”

    顾灵犀就算再生他的气,也不得不抓紧时间跟他回家。

    上车后,车子疾驰,平时半个小时的路程。景翼岑十分钟就到家了。

    车一停,两个人便急匆匆的从车上下来,直奔家里。

    客厅没人,两个人又匆匆上楼,大家果然都在老夫人房里站着。

    “奶奶。”

    顾灵犀冲进去,直接趴在床边缘,担心的垂泪。

    老夫人昏迷不醒,看上去情况严重。

    “姐。”顾灵均心疼的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姐你别担心,关医生已经看过了,说奶奶只是着急,一时气血不足,会醒过来的。”

    虽是安慰,顾灵犀又怎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奶奶的身体一直不好,上次昏迷那么久,好不容易醒过来,大家都在尽量的让她开心,就怕一点小事让她急出病来,她看到记者会上发生的事情,不知道多气愤才会气昏过去。

    就算她能醒,身体也是每况愈下,情况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

    景翼岑慢慢走过来,每走一步,脚步都是那么沉重。

    他没想过事情竟然这么严重。

    景睿一看到景翼岑就怒由心生,冲过来怒吼,“混账东西,你看你把你奶奶气成什么样子了?你是不是要把你奶奶气死你才满意了?”

    景翼岑没有说话,脚步虚软的站在老夫人床头,任打任骂。

    如果奶奶出事,他第一个不会原谅自己。

    秦语心赶紧护着景翼岑,把景睿推开,“你干什么?妈每次出事你就骂翼岑,要不是你看新闻,妈能看到记者会吗?你怎么不骂你自己,出了事就知道往儿子身上推。”

    “你就知道护着他,还有那个安妮,你是不是巴不得翼岑快点把安妮娶回家好气死妈是不是?”景睿也生气的吼道。

    “景睿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哪里希望气死妈了?你不要给我随便安插罪名。”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个安妮里应外合。一心想把灵犀赶出去,现在妈气倒了,你就满意了。”

    “景睿你混蛋!”秦语心气急败坏的喊道。

    “妈,你不要再说了。”景翼岑厌烦的大吼一声,不想听到爸妈为了他吵架。

    他抬头看着景睿,“爸,今日之事错都在我,是我大意,如果奶奶有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请你不要把对我的怒意迁怒到其他人身上,所有的过错由我一人承担。”

    景睿本来还有一肚子火气准备发泄,一看到景翼岑真心忏悔。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

    无奈的招呼众人,“我们都出去吧,让妈好好休息。”

    大家走后,顾灵犀舍不得走,留下来陪着老夫人,她擦干了眼泪,默默的转头看向景翼岑。

    他站在原地,低头不语。

    也许他真心悔过,但是伤害已经造成,谁也挽回不了现在的局面。

    只怕奶奶即使醒过来了,也是气大伤身,想到这些,顾灵犀对他的怨恨加深,看都不想看到他。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傍晚时分,佩姨把晚餐送了进来。

    “少爷,少奶奶,吃饭吧。”

    顾灵犀看了一眼,没有食欲。

    “佩姨,我吃不下。”

    佩姨知道她难过,也不想劝,然后又看了看景翼岑,他始终目不转睛的盯着老夫人昏迷不醒的脸,摇了摇头,最终把饭菜放下就走了。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佩姨进来看桌子上的饭菜都没动。而屋内的两个人还保持着她离开时的姿势,房间里寂静无声,无奈的说道:“少奶奶,要不我去把饭菜热一热吧。”

    “佩姨,你撤了吧,不用麻烦。”

    “少奶奶,听我一句,你这样不吃不喝可不行,万一老夫人醒了,知道你担心得连饭也没吃,岂不是要心疼了。”

    佩姨懂顾灵犀,她从来都不做让老夫人担心的事情。

    顾灵犀想了一下,开口。“那麻烦你热一热再送进来吧。”

    “好,少奶奶等着。”

    佩姨高兴的把饭菜都端出去了,过了几分钟回来,饭菜已经热好了。

    “少奶奶您慢慢吃,吃完叫我。”

    “谢谢你,佩姨。”

    佩姨出去后,顾灵犀虽然不想吃,还是勉强自己吃了几口,实在咽不下去,逼着自己吃了几口白饭就吃不下了。

    顾灵犀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又看了看景翼岑,不忍的说道:“如果饿了你就吃点吧。”

    “我不想吃。”

    他没心情,也没胃口。

    顾灵犀没来由的窜起一丝怒火。“景翼岑,你以为你不吃不喝,就能让奶奶醒过来?”

    景翼岑没动,“至少我心里好过一点。”

    “说这些有什么用,奶奶已经气倒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还有什么办法弥补?”她苍凉一笑,这件事情影响重大,又是直播,恐怕现在外面的媒体都疯了一样报道。

    “抱歉,这件事情让你成为最无辜的受害者。”他真心道,然后,语气骤然坚定,“我一定会弥补你。”

    顾灵犀默默的看着他,即使听到他这么说,她也不会有多大的期待感。

    真到了心伤的那一刻是没有任何感觉的。

    她违心的说道:“我不需要你给我任何弥补,因为你和安妮的事情我根本不在乎,即使你们一起拥抱,一起亲吻,我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景翼岑仿佛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语言有时候就是有种魔力,保护自己,也中伤他人。

    顾灵犀做到了,因为他的心真的痛了。

    顾灵犀觉得不解恨,憎恶的对他说:“景翼岑,我请你不要太过分,给我一点尊严。即使我是你的妻子,你也没有权利践踏我的尊严,我不是你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想要就要想丢就丢,不要一边拥着安妮又来招惹我,我没有那么廉价。”

    她的话,就像鞭子一样狠狠的抽在他的心上,他从来没想过要去伤害她,却一次次让她受伤害。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没资格得到她的爱。

    “对不起。”他知道她最不想听到这三个字,却除了这三个字,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不接受。”顾灵犀冷漠的别过脸。

    这一次,她是真的被他伤到了。本以为两个人可以好好过日子,现在看来,这只是自己痴心妄想罢了。

    她不想再受伤了,所以她不能再心软。

    景翼岑的手机响了,她听到了,装作没反应。

    他当着她的面接电话,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他大声的喊了一声,“萧权。”

    萧权通过电话交代了一些事宜,景翼岑的脸色骤然冷酷到极点,“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景翼岑一刻都不想耽搁。和顾灵犀打声招呼,“我有急事需要处理。”

    “随便,不用跟我说。”她将冷淡坚持到底。

    景翼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出去了。

    ……

    夜色妖娆。

    酒店一楼的休闲大厅内,安妮和阿良面对面就坐,各自点了一杯咖啡,阿良心情愉悦,安妮却一脸怒容。

    “阿良,你什么意思?我让你拍照不是为了对付翼岑,你今日在记者会上公然爆出来,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翼岑名誉扫地?”

    阿良自知这么做安妮会不高兴,不过为了自己的前途,他铤而走险。效果确实不错,爆料的几个小时之内,他已经接到了十几家顶尖媒体的邀约,并且是高薪聘请。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阿良身为狗仔,本来就没有底线。

    “安妮你不要生气嘛,我还不是按照你的吩咐办事。”阿良巧言令色的道。

    “呸,你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吧,我让你通过媒体爆出来,没让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当众让翼岑难堪,你以为你爆出这些料,翼岑就会对我回心转意?如今他丑闻缠身,被媒体大肆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这件事,甚至影响了她的人气。

    很多人都在骂她是小三,她连酒店大门都不敢出。

    “安妮,别生气,同样都是公开,我在什么场合公开都一样,再说了料又不是你爆的,你只管置身事外,到时候景翼岑问起来,身为受害者,你还可以博取他的同情,何乐而不为呢?”

    安妮不得不承认阿良说的确实有道理,只要目的达到,她根本不用在乎过程。

    只是这件事的影响实在太大,方法也太冒险,所以直到现在,她都不敢开机,生怕景翼岑打电话找她。

    “安妮,你什么时候胆子变这么小了?不就是一些网友的谩骂嘛,现如今哪个当红的艺人没被骂过,娱乐圈自古就是越骂越红,越红越骂,你还没上戏,人气就这么高,这是好事啊。”

    “你别说这些光面堂皇的借口,事不关己,你当然这么说,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不与你追究,你管好自己的嘴巴就可以了。”

    “那是自然,以后我们还要一起合作呢。”

    安妮斜了她一眼,低头喝咖啡。

    “对了,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安妮好奇的问。

    “听说,景翼岑出事后,景老夫人就气倒了,她身体一直不好,这一倒,恐怕……”

    阿良的尾音让安妮轻轻的抬起眼皮,长长的假睫毛下面暗藏一丝不为人知的喜悦,不动声色地说道:“这算什么好消息?”

    阿良谄笑,“安妮,你我认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你和景翼岑之所以走不到一起,还不是因为景老夫人阻扰,如果她死了,你失去了阻力,加上秦语心的支持,到时候还怕嫁不进景家?”

    “这么说,你还要我谢谢你了?”安妮露出一丝讥诮,心里却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仿佛预见了她穿着婚纱嫁给景翼岑的情景。

    “不用谢我。我帮你也是帮我自己,我还有事,以后约。”

    然后站起来准备走,刚一起身,阿良就感觉自己的下巴遭受了重击,整个身体轻飘飘的飞起来,重重的摔在了墙上,头破血流。

    “混蛋!”男人愤怒的声音如火山爆发,一下子刺激得安妮从位置上站起来。

    转身,意外的看到景翼岑脸色铁青,脸上的愤怒就像火一样燃烧着她。

    她慌张得差点没站稳,手发抖的扶着座椅,“翼……翼岑。”

    “你不要叫我,你根本不配喊我的名字。”景翼岑怒由心生,对她充满了厌恶。

    如果不是萧权查到阿良和安妮关系匪浅,他也不会来找安妮问清楚,没想到,竟然被她听到这样的话。

    安妮从他的表情就知道事态严重,“翼岑,你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我心里已经很清楚事实,本来我还相信你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没想到你真的会算计我,安妮,我生平最讨厌被人算计,如果奶奶有事,我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景翼岑怒火直冒,烧得安妮心慌。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那个意思,翼岑。”安妮矢口否认,她知道他最在乎的人是老夫人,如果他认定是自己要让老夫人出事,那她就完了。

    “是他,这一切都是他做的,和我无关,翼岑你相信我。”

    安妮哭着请求他,指着地上被打晕的阿良推卸责任。

    景翼岑愤怒到了极致,看到阿良就想起他所做的事情,更别提听到那些话。所以他的潜意识里已经将安妮和阿良归类,无论她说什么,只会让他更加厌恶。

    额头的筋突突的直跳,景翼岑若不是失望到极点,也不会这么震怒。

    他一直因为自己先变心而愧对安妮,所以他的心一直犹豫不决,毕竟是爱了三年的女人,他不忍心伤害她。

    这一次,她的做法实在过分到令他无法容忍。

    “安妮,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你伤害奶奶,所以,我们分手,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他下定决心。终于把这两个不愿说出口的字说了出来。

    安妮顷刻间摇摇欲坠,脚一软,瘫坐在地上。

    景翼岑毫不留情的转身就走,安妮急忙爬过来抱住他的小腿,哭得伤心欲绝,“翼岑,不要走,我不要分手……翼岑求你了,不要这么对我,我爱你,不要走……”

    周围虽然人少,听到这么大的动静,纷纷站得远远的围观。

    “看,那不是超模安妮吗?”

    “那个男人好帅,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景翼岑?”

    “奇怪,新闻里不是说景翼岑和安妮是一对吗?怎么闹分手了?我要赶紧拍照发微博。”

    然后,周围很多人都拿出手机对着两人一顿狂拍,还有人把晕倒的阿良也拍了,顺便一起拍照发微博让网友评论,一时惊起千万热议……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