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96章 景翼岑被逼退位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6章 景翼岑被逼退位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记者会上的事情以一发不可收拾的速度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

    一时之间,景翼岑,顾灵犀和安妮在网络上的搜索热度堪比当红明星,很多网友纷纷站队,翼灵恋和翼妮恋成了两股势不两立的势力,在网络上掀起骂战。

    大部分网友支持翼灵恋的原因是支持原配,打击小三,也有不少真爱党觉得顾灵犀应该放手成全一对相爱的人。

    还有部分理智的网友大骂景翼岑渣男,伤害了两个女人。

    所以,景氏的股市因为景翼岑的人品问题,出现了不小的动荡。

    景氏董事会早已对此事忍无可忍,终于在这次出事之后联合起来弹劾景翼岑。

    一大早,偌大的会议厅坐满了景氏股东,连隐退的徐老也出席了会议。

    景翼岑坐在最权威的位置,俊美的脸如雕刻般冷硬。

    坐下的人开始各抒己见。

    “景氏这几年稳步发展,一直风平浪静,积累了不少口碑,旗下产业无论在哪个领域都得到消费者的认可,越来越多的代理商要求加盟代理我们的产品,就因为最近咱们总裁的绯闻,使很多代理商和合作商遭到消费者的投诉,人人都称咱们总裁脚踏两只船,怀疑我们的产品和总裁的人品一样虚有其表,短短半天时间,光是上递要求终止签约的合同堆积如山,这样下去,景氏下半年的业绩堪忧。”

    “自从晚宴之后,景氏的股票一直跌跌停停,直到昨天,又下跌了一个新高度,股民们纷纷退股,导致景氏的股市一片混乱,惨不忍睹。”

    “光是这几天的销售报表。景氏已经进入了严重亏损的阶段,长此以往,景氏早晚被对手盯上,任人鱼肉。”

    以张总和刘总为首的几个股东言辞激烈的控诉。

    景翼岑始终淡定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一双眼寒若深谭,波澜不惊。

    早在晚宴那次,张总和刘总就煽动股东来景家大闹,气得老夫人昏迷,这笔账,景翼岑还没找他们算,这次又在董事会上煽风点火,致使景翼岑孤军奋战,如履薄冰。

    “徐老,这里您最有发言权,我们的总裁行事作风如此不端,行径恶劣到令人发指,这件事,徐老你也表个态,不然众心难安。”张总搬出徐老,以此打压景翼岑。

    有徐老坐镇,大家的心里稍微安定下来,全都看向徐老,徐老对外界的新闻早已有所耳闻,早在之前就向老夫人提过此事,今日旧事重提,他不得不拿出自己的态度。

    “翼岑,鉴于你的个人原因影响了整个景氏的发展,如果你主动辞去景氏总裁之位,我相信大家不会再为难你。”

    景翼岑露出阴鸷的笑容,自信的说道:“如果我辞去总裁之位,在座谁能有信心坐上这个位置,我甘愿退位让贤。”

    “这……”徐老犹豫了一下,提议,“不如让总经理暂代总裁之位。”

    总经理指的是景睿,徐老考虑的是他在公司表现不错,又是景翼岑的父亲,如果他上位,或许大家心服口服,景翼岑也不会反对。

    景睿坐在总经理之位,不胜感激的看着徐老举荐自己。

    “不行。”张总第一个提出异议,“总经理前段时间被抓,奸,此事风头刚过,若是出任总裁之位。必然让人抓住把柄,到时候旧事重提,景氏岌岌可危。”

    “是啊徐老,我知道您和老夫人统一阵线,支持景家,但也用不着这么明显的感情用事,总经理和总裁上梁不正下梁歪,都是一丘之貉,难以服众。”刘总也不客气的补刀。

    景睿脸色非常难看,却没底气为自己辩解。

    徐老没想到大家对景家意见颇深,见过大风大浪的他立刻就明白了大家既然同仇敌忾,必然有人煽风点火。

    而景翼岑始终淡定自若的坐在那里,心想他应该也在等幕后之人主动现身。

    “那大家觉得谁比较适合坐上总裁之位?”徐老将计就计的问道。

    “我觉得业务部的李副经理这么多年在景氏一直勤勤恳恳,却一直没有上升机会,实在埋没人才,而且李副经理这段时间为了景氏劳碌奔波,大家都看在眼里,李副经理又是总裁的亲姑父,我觉得他更适合当景氏总裁,总裁应该不会有意见吧。”张总举荐道。

    李志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第一次挺直了腰板。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景翼岑薄唇轻启,轻蔑的讽刺,“原来大家给我举荐的人竟然是李副经理,本来我还有退让之心,现在看来有人居心叵测,我若轻易退让,岂不是让景氏雪上加霜?不知大家可还记得前年业务部有一个几千万的单子,就因为李副经理的过失,导致各部门几个月的心血付诸东流,还有去年,李副经理因欠下赌资挪用公款,若不是被发现,还不知道他会贪心到什么地步。”

    这番话,说得大家面面相觑,就连李志明也开始心虚。

    景翼岑冷眸撇了李志明一眼,语气幽深的对他说:“李副经理,这么多年,我念在你是我亲姑父的份上,所以才一直容忍你的所作所为,让你在业务部历练,本以为会让你收敛定性,没想到今日居然把算盘打到我头上,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你就不怕这一口太贪心噎着吗?”

    李志明默默低头。不敢看景翼岑的眼睛。

    景翼岑一向聪明睿智,自知这次事件确实影响巨大,所以他站起来,有条不紊的对大家说道:“我知道最近的传言闹得人心惶惶,请大家给我一天时间,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股东们看着景翼岑如此自信的做保证,开始犹豫。

    景翼岑虽然年轻,但他的处事手腕从来没有让大家失望过。

    “至于,那些在背后煽风点火,不顾大局的人,等这件事情尘埃落定。我会让你们知道,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招,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最后一句话让在座表情紧绷,特别是张总和刘总,看到景翼岑年轻的俊脸,那份不怒自威的气势早已让他们变了脸色。

    “今日的会议到此为止,散会!”

    ……

    景睿从公司回来,将董事会上的事与秦语心一说,气得秦语心马上就去找景莲算账。

    景莲守在老夫人床前,秦语心一点不顾及老夫人还没醒,进来就大喊大叫,“景莲你什么意思?这么多年赖在景家还不够,还想觊觎景氏的总裁之位,我看你是不是鬼迷心窍了。”

    景莲早就知道了景氏发生的事情,对于秦语心的反应一点都不意外。

    “秦语心,好歹我也姓景,外人应该是你吧,要不是我大哥心软,你早就被扫地出门了,还有本事在我面前大喊大叫,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等志明当上了总裁,我看你还敢这么对我说话。”

    秦语心几句话就被激怒了,“景莲,我早就知道你心怀不轨,我告诉你,景氏总裁之位只有翼岑可以坐,再不济还有景睿,你们一家三口要不是景家收留连容身之处都没有,说的不好听点就是景家养的看门狗,还想当总裁,简直是痴心妄想。”

    “秦语心我叫你嘴贱,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景莲不是好惹的主。冲过去就抓着秦语心的脸用力揪。

    秦语心痛得大叫,也抓住了景莲的头发。

    女人的尖叫声和打骂声立刻引来了顾灵犀姐弟和李翰前来,楼下客厅的景睿听到声音也赶紧上楼。

    顾灵犀没想到才离开一会,秦语心就和景莲打起来了,连忙叮嘱顾灵均不要乱动,和李翰一起上前去拉架。

    李翰自然是拉景莲,顾灵犀只好去拉秦语心。

    “放开我,我要打死这个贱女人。”

    秦语心激动起来谁都拉不住,更别提顾灵犀了,倒是李翰力气大把景莲拉住了,被秦语心钻了空子。一脚踢在了景莲的肚子上。

    “哎哟。”

    景莲痛苦的倒地,李翰激动大喊,“妈,你怎么了?”

    景莲捂着肚子,五官紧紧皱在一起,看上去很痛苦。

    “姑姑。”

    顾灵犀松手,上前查看景莲的伤势。

    秦语心见状,幸灾乐祸的大笑三声,“哈哈哈……真是老天有眼,贱人自有天收,连老天爷都帮我收拾你,景莲,你的运气和你的人一样倒霉,还想当总裁夫人,我看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吧你。”

    刚一骂完,就看到顾灵犀关心景莲,并迁怒于她,“还有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到底谁才是你的婆婆,你这么关心她,不如你嫁给她儿子算了,我看李翰那小子对你倒是有几分意思。你嫁给他正好放过翼岑,大家皆大欢喜。”

    顾灵犀被秦语心骂得脸白一阵红一阵,站起来说道:“妈,奶奶还昏迷着,你为什么一定要让大家不安宁?”

    “顾灵犀,归根到底这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翼岑就不会丑闻缠身,董事会也不会联合起来弹劾翼岑,顾灵犀你简直就是翼岑的命中克星。”

    “翼岑被弹劾?”顾灵犀以为自己听错了。

    想到这件事秦语心就来气,恨不得打她一顿。“还不是被你害的,顾灵犀,你还要纠缠多久?看到翼岑被网友骂你是不是很开心?现在连总裁之位都快保不住了,这就是你想要的,你还要害他怎样才罢休?”

    顾灵犀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严重,呆呆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景睿从楼下赶来,见景莲倒地,秦语心又如此这般盛气凌人,顿时拉着秦语心就走。

    “在妈面前你能不能少说两句?走,跟我到楼下去。”

    秦语心不甘愿的随景睿走了。

    李翰担心景莲的伤,扶着她也走。

    “嫂子。外婆就麻烦你了,我们先走。”

    “快去吧,让关医生好好检查一下。”

    两人走后,顾灵犀的表情一下子冷凝,脑子里全是秦语心的话语。

    她立刻拿出手机,进入微博,铺天盖地的全是关于景翼岑的新闻。

    记者会的事情昨天下午才发生,今天一早就发酵得很快,网上很多人都在骂景翼岑渣男,几乎是什么恶劣的词汇都有。

    老夫人昏倒之后,顾灵犀一心都在她身上。也不回房,即使景翼岑来了,她也不想见他,他在她眼里就像透明人一样,所以关于他的消息她一概不知。

    一夜之间,他跌下神坛,变得千夫所指,人人唾弃。

    想到他被董事会弹劾,有可能保不住总裁之位,顾灵犀心里坚硬的堡垒微微动摇。

    他那样高贵不凡的男人,从来都是让人望尘莫及的存在。她无法想象他被大家骂是什么样的表情,被董事会公开逼退位又是怎样的孤立无援,她甚至想这种时候他在干什么,心情如何,会不会难过……

    那些被她狠狠剔除的关心一下子占据了她的思维,她想起昨天她骂他活该,骂他混蛋,失去理智之后的激进言语在这时候突然像插进自己心里的一把刀子,她想着她说那些话的时候,他的心是否痛得千疮百孔。

    顾灵犀有些后悔了。

    “姐。”

    顾灵均站在门口,看到她的表情一点一点的痛苦下去。

    走上来。他扶着她让她坐下。

    “姐,你在想什么?”

    顾灵犀心伤的对他说:“灵均,你看到你姐夫了吗?”

    “昨晚姐夫出去之后就没有回来。”

    顾灵犀心里又是一痛。

    他又一夜未归。

    她觉得自己的犹豫很可笑,都到了这个地步,她竟然还会心软。

    “姐,你真的没事吗?”顾灵均很不放心。

    顾灵犀摇摇头,“我没事,你出去吧,我想好好的陪陪奶奶。”

    “好,那我出去了。”

    “嗯。”

    顾灵均不舍的离开之后,意外撞见门口站立的景翼岑。

    心里一跳。嘴上忍不住喊他的名,景翼岑做出一个“嘘”的手势,暗示他不要声张。

    顾灵均会意,从他身旁绕过。

    景翼岑站在门口,看着顾灵犀坐在单人沙发上,一只手撑着额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连他进来了都没有发现。

    他的目光从老夫人脸上掠过,最后落在顾灵犀身上。

    她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许久。直到她的头突然一偏,手也软绵绵的扶在桌子上,头顺势枕着手臂,他才知道她睡着了。

    景翼岑又气又心疼,为了照顾奶奶,估计她又一夜没睡,所以才会累得坐着就睡着了。

    他轻轻的上前,动作轻柔的抱起她绵软的身子,将她抱着回到两人的卧室。

    顾灵犀在他怀里很乖顺,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似乎在睡梦中找到了寄托。睡得格外香甜。

    他甚至都舍不得放开她,想要一直这样抱着她睡,因为只有她睡着的时候,他才能靠她那么近,她不会对自己那么冷淡,不会怪他甚至骂他。

    脑海里回忆起她骂他的那些话语,心里又狠狠的痛了,如果这时候她醒了,估计又会把自己骂一遍吧。

    想到这个可能,他生怕她会醒,赶紧把她放在床上。又轻轻的帮她把被子盖好。

    做完这一切,他低头凝视了她许久的睡颜,忍不住俯下身,轻轻的在她的额头落上一吻。

    ……

    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景翼岑怕吵醒顾灵犀,将电话挂断,出去之后回拨萧权的号码。

    “事情进展如何。”

    “总裁放心,一切准备就绪。”

    “很好。”

    他满意的轻笑。

    那些算计过他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挂了电话,景翼岑打算回房,安妮突然打了进来。

    景翼岑看了一眼,直接挂断。

    这已经是安妮从昨晚分手到现在打进来的第七十八个电话,平均每十分钟一次,景翼岑每一次都挂断了,即使他把她的号码限制了呼叫,她还是会换不同的电话骚扰他。

    安妮的短信再次冒出来,“翼岑,我真的没有算计你,不关我的事,求你听我解释,我没有要伤害奶奶,她是你最在乎的人,我这么爱你,怎么会去伤害你最爱的人?求你原谅我,我爱你。”

    景翼岑不想看,直接删除。

    未免安妮的电话一直骚扰吵醒顾灵犀,景翼岑没再回房去,而是直接开车去了公司。

    记者早已蹲守在景氏门口,一见景翼岑从车上下来,纷纷围了过去。

    “景总,网传您和安妮小姐已经分手,这件事是真的吗?”

    “景总,是否真如网上所言。是安妮和狗仔阿良联合算计你?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景翼岑深邃的眼眸波澜不惊,对于记者的问题并不理会。

    门口的保安排队跑过来,护着景翼岑进入公司,将记者阻挡在大门外。

    事实上,半个小时前,局势已经极速逆转。

    景翼岑还要谢谢昨天那几个围观群众拍照发微博,因为是路人所见,所以真实性比较高,照片里安妮抱着景翼岑死缠烂打,旁边还有阿良被打的照片,围观的网友甚至都放出了现场的录音。录音里能清晰的听到景翼岑因为安妮和阿良联合算计而分手。

    经过景翼岑的运筹帷幄,各大营销号联合转载,很快就将热度提升了N倍,传播速度快赶上了昨晚的记者会。

    一时之间,阿良的职业道德受到批判,安妮的个人形象一落千丈。

    景翼岑轻松的化解了这次危机,所以刚才在门口才有那么多记者围堵他。

    事情解决之后,接下来就是公司他被弹劾的事情,他知道最近有很多股东对他不满,所以他不得不引起重视。

    快到总裁办公室,秘书过来,面色凝重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景翼岑立刻疾言厉色的说道:“谁叫你放她进来的?”

    秘书被景翼岑的声音吓得不敢抬头,更别提他的脸色难看得恨不得把她撕了的表情,早就把她一双腿吓软了。

    “总裁,我……我……”

    秘书语无伦次的说不出话来,景翼岑已经大步朝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的门“滴”的一下开了,景翼岑帅气却冷酷的出现,令安妮脸上的笑容更加僵硬。

    “翼岑,你来了。”她面带微笑,语气如常。

    “谁让你过来的?”

    景翼岑看了她一眼,不耐烦的直接朝自己的座位走去。钥匙丢在桌子上的声音格外清脆,就像丢在安妮的心里一样吓了她一跳。

    她知道他还在生气。

    “翼岑,对不起,我不管你接不接受,我只想让你听我解释。”

    “……”

    景翼岑装作没听到,打开电脑做自己的事情。

    “翼岑。”

    安妮一双手撑着桌面大喊一声,对他冷淡的态度充满了无尽的痛苦。

    “翼岑,我承认我是认识阿良,但这并不代表就是我联合他一起算计你,我根本不知道他会暗中拍下那些照片,我也是受害者啊。”

    “现在网上都在骂我下贱,骂我心机深,你是知道我的,在一起三年,我何曾算计过你?”

    “翼岑,我们那么相爱,你为什么不信我?任凭那些网友骂我?翼岑,到底要怎样,你才会相信我说的话?”

    安妮激动的说了一大堆,景翼岑一个字都不想听。

    他缓缓的抬起头来,无情的对她说:“说够了没有?说完可以滚了。”

    他的态度,生生的摧毁了安妮所有的伪装。

    他从来没有对她这么冷淡,即使最近他们确实闹得有些僵,他还是顾及着两人之间三年的情分,至少不会说出这么无情的字眼来伤她。

    安妮终于落下泪来,黯然的目光落在景翼岑的领带上。

    那上面别着一枚精致的黑色领带夹,从她回国之后,她就看到他一直戴着,即使有时候他的领带颜色和这枚领带夹不搭调,他也没有一天取下来过。

    她看穿不说穿,是不想让自己难堪,今日,却是伤心到崩溃的边缘,突然忍不住质问他,“翼岑,是不是因为你爱上了顾灵犀,所以你迫不及待的和我分手,好和顾灵犀在一起?”

    “这是两码事。”

    “是我真的做错事,还是你移情别恋的借口?”安妮指着他胸口的领带夹,控诉,“那这枚领带夹算什么?不是顾灵犀送你的,你会如此珍惜,用得着天天戴着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