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97章 你吃醋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7章 你吃醋了?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安妮伤心欲绝的大哭,“翼岑,我以为是我做错事你才这样对我,今日我才明白,是你变心了,你爱上了别的女人,所以你才对我这么残忍。”

    “我一直觉得你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没想到,你也会移情别恋。”

    景翼岑的心事被当场揭穿,他怔了一下,不耐烦的站起来,“够了,安妮,事情发生到这种地步,你没有一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忏悔,反而来指责我,你的猜疑,不过是为自己丑陋的心灵寻找借口。”

    “我本来对你还有一丝留恋,是你硬生生把这份留恋摧毁殆尽,让我怀疑这三年我到底爱着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安妮,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果你再不走,我就叫保安把你哄走。”

    安妮怔怔的看着他的怒吼,痛苦到崩溃的边缘。

    原来一个男人绝情起来,可以到这种地步。

    她的纠缠突然变得毫无意义,她是一个骄傲到骨子里的人,即使卑微的来求他,却不会让自己落到被保安驱赶的地步,所以她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伤心的走了。

    安妮走后,景翼岑头靠着沙发座椅,闭目养神了一会,才开始重新工作。

    低头,他看到自己领带上面的领带夹,刚刚烦躁的情绪一下子烟消云散,表情渐渐回温,变得温暖起来。

    这枚领带夹是他二十七岁的生日礼物,虽然不太贵重,因为是顾灵犀送的。所以他格外珍惜,几乎天天都带着。

    他一直不清楚自己的心到底怎么想,只是今日被安妮一语道破,他才明白,原来在很早以前,他就爱上了这位送他领带夹的女人。

    因为爱,所以珍惜。

    即使这枚领带夹的价值和他的身份不符,他也如获至宝。

    他又抬手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上面带着一块价值连城的手表,是安妮从瑞士带给他的,他看着只觉烦躁,突然将手表取了下来,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不要的东西。即使再贵重,在他心里一文不值。

    ……

    顾灵犀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她的房间里。

    房间里没有人,她从床上坐起来,努力回想睡前发生的事情,她明明记得自己守在奶奶房里,怎么回到自己房间了?

    顾灵均突然开门,见顾灵犀醒了,高兴的走进来,“姐,你醒了。”

    顾灵犀一脸忧愁,“灵均,你身体不好,即使我睡着了你也不用把我抱到房间里来睡,万一摔跤了怎么办?”

    顾灵均一愣,笑笑,“姐你误会了,不是我,是姐夫抱你回房的。”

    景翼岑?

    顾灵犀一点印象都没有。

    “是这样的,我离开奶奶的房间后,刚好遇到姐夫,他还叫我不要声张,我以为你知道姐夫回来了呢。”

    这么说,真是自己睡着了才没发现他回来。

    “那他现在人呢?”顾灵犀心里有些紧张的问。

    “奶奶已经醒了,姐夫在房间里陪着奶奶,知道你在睡觉就没有吵醒你。”

    这样。

    顾灵犀立马掀开了被子,也不知道是因为老夫人醒了还是景翼岑在那,她特别迫切的想直奔老夫人的房间。

    “姐你慢点。”顾灵均没好气的提醒,怎么这么着急呢,难不成是想姐夫了?

    顾灵犀直接朝着老夫人的房间跑去,站在门口,她看到老夫人坐在床头,景翼岑正端着药碗给老夫人一勺一勺的喂药。

    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突然忘记了要进去。

    老夫人看到她了,微笑的唤了一声,“灵犀,你来了。”

    景翼岑回头,看到门口站着顾灵犀,她的表情呈现出一种复杂的心情。看到他的时候眼神闪烁,悄然别过头去。

    顾灵犀慢慢走进来,“奶奶。”

    “灵犀,快过来奶奶这边坐。”老夫人招呼顾灵犀,手轻轻抬起来,又重重的落下。

    顾灵犀觉得不对劲。

    “奶奶,你的脸色很不好,关医生怎么说?”

    老夫人吃力的笑笑,“人老了都是这样的,你不用担心。”

    “奶奶,你一点都不老。”顾灵犀紧张的握着她的手,发现她的手很冰,也很僵硬,一颗心突然提起。

    “傻孩子,奶奶年纪大了,怎么能不老,你不用担心,关医生已经看过了,说奶奶没事。”

    顾灵犀觉得老夫人今日很不一样,以前说话中气十足,今日却有气无力,让她担心。

    但她没问,怕老夫人知道自己生疑,平白让她担心。

    “翼岑,董事会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吗?”老夫人又看向景翼岑。

    顾灵犀的目光也望过去,屏住呼吸,难以控制一颗想知道答案的心。

    “解决了。”

    听他轻描淡写一语,顾灵犀终于松了一口气。

    景翼岑吹了吹嘴边的药,把勺子递过去,“奶奶,吃药吧。”

    老夫人放了心,喝了一口药,突然呛到了,忍不住咳嗽。

    “奶奶。”顾灵犀连忙扶着老夫人,轻轻拍着她的背,老夫人才好了一点。

    又重新躺好,老夫人的脸色因为咳嗽比之前红润了一点,说话也有了力气,叮嘱道:“翼岑,你要留意张总和刘总,他们都是景氏的老股东了,手里有很多关于景氏的资料,一旦他们心存异心,恐对景氏不利。”

    “奶奶,我知道,你好好养身体,不用为这些事情操心。”

    “他们都觉得你年轻气盛,当年极力阻止我把你推上总裁之位,幸好有徐老的支持,你才能顺利当上景氏总裁,如今整个董事会,徐老是最有话语权的。他也一直支持你,以后,你要多仰仗他,虚心求教,不要让小人得逞。”

    “奶奶。”

    景翼岑愁眉紧锁,终是顺从的应道:“我会的。”

    不知为何,顾灵犀总觉得不对劲。

    老夫人平时不会说这种话,因为她相信景翼岑的能力能够从容应对任何困难,这一番嘱托,反而让人觉得像临终遗言。

    顾灵犀摇摇头,甩掉那些可怕的念头,手指紧紧握着老夫人的。

    老夫人虚弱的说道:“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想睡会。”

    顾灵犀有很多话想说,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和景翼岑离开了房间。

    轻轻把门带上,顾灵犀回头,景翼岑就站在她身后,她的额头没有防备的撞上了他的肩膀。

    “你怎么站在身后也不说一声?”顾灵犀捂着额头,埋怨的说道。

    景翼岑突然拉着她的手,“跟我来,我有话想对你说。”

    被他拉着回到房间,景翼岑将门锁上,高大的身体突然压过来,顾灵犀本能的后退,身体差点撞到门,景翼岑的手臂将她一拉,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景翼岑!”

    她反应过来有些抗拒他的拥抱,耳边却传来他低沉沙哑的嗓音,“让我抱一会,就一会。”

    听着他忧伤的声音,顾灵犀心里一软,连拒绝都忘了。

    景翼岑把头埋在她的脖子里,背部弯曲,深深地拥着她,也没有其他动作,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她,好久都没放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顾灵犀仰着脑袋的脖子开始发酸,踮起脚尖的小腿也开始僵硬,她感到不舒服,稍微动了一下,景翼岑才不舍的放开她。

    她不敢看他的眼神,默默的低下头去,景翼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和安妮分手了。”

    分手?

    这个消息,足以让顾灵犀震惊。

    顾灵犀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当场傻掉一般立在原地。

    “为什么?”她抬头不可置信的问他。

    景翼岑的目光充满了急切,向她解释,“灵犀,昨天记者会上的事情都是安妮和阿良合谋算计我,我已经澄清了这件事情,所以我和她分手了。”

    原来如此。

    难怪刚才她看到老夫人醒了不仅不生气。两祖孙的关系还得到了缓和。

    老夫人听到这个消息一定高兴极了吧。

    景翼岑看着她平淡的表情,看不出她的脸上有一丝喜悦,以为她还有误会,急忙解释,“灵犀,我不否认那些照片都是真实的,但我可以发誓,那天晚上我和安妮绝对没有做任何事情。”

    他的眼神真诚无比。

    顾灵犀想起记者会的突发状况,心里还是会隐隐作痛。

    她是一个很理智的人,怜悯归怜悯,原则却不能变,她不想再让自己受伤害。

    虽然知道是安妮算计他,但他若没有一点真心也不会被安妮利用。她冷静的对他说:“你不必向我解释。”

    “不,我觉得很有必要。”他坚定的回答。

    顾灵犀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变得认真起来,让他本就英俊的脸增添了一丝无法抵挡的魅力,忍不住心跳加速。

    景翼岑看着她怔怔的表情,语气缓和,“因为……我还是想和你好好过日子。”

    那一刻,顾灵犀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她第一次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激动,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除了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眼神已经没有办法从他的身上移开。

    她的心好乱,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他说的话。

    嘴唇动了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就这样愣在当场,失去了反应。

    景翼岑慢慢靠过来,一双手突然捧着她的脸,轻轻的抬起她的下巴,光是这样看着她慌乱的小脸,一股强烈的冲动就让他想吻她,迫切的想与她缠绵。

    都说男人因爱而性,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的表现很直接,身体会发出欲望的信号,景翼岑不否认他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向她发出信号,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种感觉会这么强烈。

    要不是安妮这一闹,他或许到现在都明白自己为什么对她会有这种冲动,他一直以为自己爱的人是安妮,直到此刻才明白,他爱她。

    哪怕是手一碰到她的脸,光是这样看着她,他的身体就不可抑制的膨胀难忍,感觉像要炸开一样的疼。

    顾灵犀呼吸紧绷,他的眼睛渐渐变得幽深,她下意识的有些害怕他这样的目光,仿佛要将她吃掉一般,她想动,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的头渐渐低下来,眼皮不由自主的闭上。

    她的睫毛轻轻颤动,不敢睁眼看他,怕他看穿自己的心事,身体也开始发抖。

    就在景翼岑情不自禁的要吻到她的唇时,顾灵犀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

    气氛突然被打破,两张彼此靠近的脸都有些尴尬,顾灵犀干笑,“我接下电话。”

    “好,我等你。”

    景翼岑勾唇浅笑,顾灵犀心里一跳,来不及猜测他这句话的含义,慌忙转身接电话。

    深呼吸,她接通了校长的电话。

    “顾灵犀,你怎么搞的。还要不要上班了?昨天请一天假就算了,今天还不来上课,孩子们都等着,你以为培训班是你家来的,想不来就不来,我告诉你这月奖金没了,工资扣三天,今日你要再不来我就让你滚蛋回家……”

    顾灵犀把手机拿得远远的,那声音快要把她的耳膜给刺穿了。

    等校长机关枪似的说完,顾灵犀点头如小鸡啄米,“校长,我马上来,马上来……”

    挂了电话,她呼了一口气,全身都放松了。

    她找的新工作虽然工资比原来高,不过校长比较商业化,缺少人情味,说话也比较冲动,顾灵犀有点怕他。

    “怎么了?”

    身后,景翼岑关心的问。

    顾灵犀转过头来,无奈的说道:“我得回去上课了。”

    “现在?”他惋惜的说。

    那个没有吻到的吻让他意犹未尽。

    “嗯,毕竟是我的衣食父母,不上课谁给我发工资啊。”

    她撅着嘴巴抱怨的样子让他更加着迷。

    “我送你吧!”

    顾灵犀笑着点头,“好。”

    ……

    开车送她来到培训班,景翼岑将车挺稳,恋恋不舍的看着顾灵犀解开安全带。

    “谢谢你送我过来,我走了。”

    顾灵犀打开车门正要下车,景翼岑突然叫住她,“灵犀。”

    “嗯?”

    顾灵犀回头,脸刚一转过来,他的手指已经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顾灵犀怔了一下,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他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她滑如细瓷的脸颊,然后将一缕秀发撩到她的耳际,露出她巴掌大的小脸。

    “刚才头发遮住了眼睛。”

    他淡笑,看着她的眼睛闪动的光芒,心跳加速。

    “谢谢。”顾灵犀的脸迅速蹿红,连忙开门下车。

    “灵犀。”

    景翼岑又急忙叫住她,他车窗按下来。顾灵犀回头,看到他坐在车内弯着脖子一脸焦急的样子,觉得滑稽好笑。

    “还有事吗?”

    “小心点,放学后我来接你。”

    顾灵犀笑容温暖,“好的。”

    看着顾灵犀进入培训班,景翼岑才开车离开。

    马路对面,一个单薄的人影站在车来车往的路口,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温馨看在眼里,心里痛得撕心裂肺。

    ……

    下午一共三节课,上了一节课后,外面有老师叫她,“顾老师,有人找你。”

    “谁来找我?”顾灵犀有些期待的离开教室。

    “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那位老师走后。顾灵犀出来,看到教室外面的小操场站着一个女人的背影。

    顾灵犀慢慢的走过去,一边走一边猜测,直到走近,一股熟悉的香水味充斥在鼻尖,顾灵犀的脑子里一下蹦出那天晚上景翼岑半夜离去,回来时身上的香水味正是这个味道。

    “安小姐。”

    顾灵犀确定是她,叫了一声。

    安妮回头,美丽的脸上挂着优雅的笑容,“顾小姐,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她称自己顾小姐,而不是景太太。

    看来,来者不善。

    顾灵犀依旧淡定从容。“安妮小姐举世闻名,让人一见难忘。”

    “顾小姐,方便说几句话吗?”

    “你说吧。”这里人多,顾灵犀心想安妮应该不会闹出什么事情,毕竟她最近丑闻缠身,也不会闹事。

    安妮见顾灵犀这么镇定,一点都不忌惮她的出现,特别是她的笑容让人看不出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不由想到上次景翼岑出车祸,她三言两语就把自己说得哑口无言,自己的对手这样厉害,难怪翼岑会移情别恋。

    所以这一次,她不会再掉以轻心。

    毕竟她是有身份的人,即使上门挑衅也不会在公开场合像别的小三一样上来就动手,气势上压过对手也是一种胜利。

    “我今日来找你,是想和你说说我和翼岑之间的事情。”

    她做出一副幸福的表情,以为顾灵犀会嫉妒,顾灵犀却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没兴趣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翼岑跟我说,你们已经分手了,既然分了,你来找我,也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在说一段过去的回忆,没有任何意义。”

    安妮没想到顾灵犀居然这么厉害,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把自己激怒了。

    “翼岑都和你说了?”她更没想到景翼岑会对顾灵犀这么坦白,她急切的想知道两人到底到了什么地步。能让景翼岑迫不及待的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顾灵犀懂得自我保护,即使心里有那么一点酸涩,表面上还要维护自己的那一点自尊,万万不会被小三欺负到头上去,“他都说了,还有昨天记者会上的事情,是你联合狗仔算计他,所以他才和你分手,安小姐,你来找我,无非是想试探我的反应,不过可惜,翼岑什么都告诉我了,他对我说今后会回归家庭,和我好好过日子,至于你和他的过去,你真的没必要再和我重申一遍,我要上课了,安小姐慢走。”

    她准备走,安妮却似看穿她,一语中的,“顾小姐,你这么不想听,是怕即使翼岑和我分手了,他心里还是会有我的位置,你是不自信翼岑到底是因为爱你还是为了老夫人的病才和你好好过日子,所以你才会拒绝我吧。”

    顾灵犀脚步一顿,心里隐隐作痛。

    她心里比谁都明白,景翼岑和安妮毕竟相爱了三年,不可能说分就分。

    安妮这么自信,她心里是很不确定的,不确定景翼岑会不会随时和安妮藕断丝连,再续前缘。

    安妮见顾灵犀犹豫了一下,得意的说道:“顾小姐,被我说中了吧,其实你心里也知道,翼岑爱的人是我,即使他是你的丈夫,他的心还在我这里,就算他回归家庭,你留得住他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

    顾灵犀的心微痛,只听安妮又笑着对她说:“我和翼岑毕竟相爱三年,他和我分手也是因为误会我算计他,等到他想明白了,自然会回到我身边,就像那天晚上一样,即使那么晚了,我一个电话他就赶到我身边安慰我,陪伴了我整整两个小时,这足以证明,我在他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而你顾灵犀,不过是因为你的身份让他不得不回到你身边,换做任何一个女人是他的妻子,他都有责任回归家庭,而我,永远都会是他最爱的那一个。”

    “你说完了吗?”顾灵犀不耐烦的说道:“说完我要去上课了。”

    顾灵犀不想听她说话,转身就走,安妮直接被无视,气得怒火升腾。

    她本来想气气顾灵犀,自己却被她满不在乎的样子气得半死。

    顾灵犀开始上课了,却一直心不在焉。

    实际上,安妮说的那些话,每一个字她都听到了心里去。只是她不能表现出来,至少在安妮面前,她不想输得太难看。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顾灵犀出来,果然看到景翼岑的车早早的停在了外面等她。

    看到她出来,景翼岑高兴的从车里下来,走到她身边,主动帮她提包。

    “我们回家吧。”

    他面带笑容,体贴入微,周围突然有几个老师凑过来,羡慕的你一言我一语。

    “顾老师,这是你的男朋友吗?好帅啊,怎么从没听你说过。”

    “顾老师。你隐藏得可够深的,这么帅的男朋友也不介绍给我们认识。”

    景翼岑牵着顾灵犀的手,大方的和她的同事打招呼,“你好,我是灵犀的老公,以后灵犀在学校拜托你们多加照应。”

    “哇,灵犀你这么年轻居然结婚了?”

    “哎,名草都有主了,咱们没指望喽。”

    顾灵犀听着几位老师花痴的声音,尴尬的笑笑,“黄老师,杨老师,我们先走了。”

    拉着景翼岑直接上车。顾灵犀整张脸非常难看,臭臭的,独自生闷气。

    景翼岑准备开车,突然发现她不高兴,好奇的转过头问她,“你吃醋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