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99章 翼岑求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9章 翼岑求婚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生孩子!

    这三个字久久在她心里回响。 .

    她看着身上的男人,他是那样俊美不凡,任何一个女人见了都会心动,任何一个女人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

    她又紧张又害怕,心里乱成了一锅粥。

    她可以拒绝,但她不能。

    虽然关医生对老夫人的病情闭口不言,顾灵犀心里明白,老夫人一病不起,身体已经大不如前。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第一次是和心灵契合的男人一起做,从没想过,她会心甘情愿的躺在景翼岑的身下,为了某种无可奈何的理由,当成使命一样的去完成。

    她觉得很心酸。

    手却主动抱住了他精瘦的腰身,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好,生孩子。”

    她答应,他意外的很欣喜。

    他开始吻她,前所未有的温柔,每一个动作都格外怜惜,好像她是他最珍爱的宝贝。

    为这一天他忍了很久,终于迫不及待的让两人坦诚相见。

    顾灵犀的身子开始发抖。

    景翼岑知道她害怕,捧着她的脸让她直视他的眼睛,“灵犀,不要怕,我会温柔一点,不会弄疼你。”

    她莫名的很信任他。

    身体被贯穿的那一刻,顾灵犀心里一晃,全身似被电通过了一遍,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那种痛,刻骨铭心。

    ……

    这一夜,景翼岑一直精力充沛的要了她很多次。

    直到凌晨,顾灵犀实在累得不行。抵不住困意睡着了,景翼岑才意犹未尽的放过她。

    他抱着怀里娇软的身子如获至宝,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终于完完全全拥有了她,并且,这是她的第一次。

    他并没有处,女情结,只是他没想到,顾灵犀以前有过男朋友,竟然还是完璧之身,让他有意外之喜。

    他抱着她入睡,又忍不住吻遍她全身,才满足的和她一起进入梦乡……

    这一夜,甜蜜而美好。

    ……

    月色当头,南城的某个酒店房间。

    王远山扶着跌跌撞撞的安妮刷了房卡,将她送进房间。

    从餐厅出来后,安妮心情不好,直接去酒吧买醉,结果喝得烂醉,王远山只好亲自送她回来。

    好不容易把她扶到床上躺着,王远山刚一转身,安妮突然从床上弹起来,一把抱住了王远山的腰,嘴里哭着念着,“翼岑,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王远山本就好色,安妮这一抱,直接让他色心渐起。

    他转身,看着安妮娇媚的容颜,早就想一亲芳泽,今日机会就在眼前,他岂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安妮。我不会离开你。”

    他色眯眯的抬起她的下巴,安妮迷醉的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儿,“翼岑,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也爱你。”

    她主动站起来,送上自己的香吻,意识不清的把王远山当做景翼岑一夜缠绵……

    直到第二天,一声尖叫打破了清早的安宁。

    “怎……怎么是你?”

    安妮用被子捂着自己,不可置信的看着身旁躺着的肥猪,恶心得想吐。

    她明明记得她是和景翼岑,怎么梦醒了,变成了王远山?

    王远山揉了揉睡眼,从床上坐起来,心满意足的笑道:“安妮,昨晚我们春宵一度,你不会什么都忘了吧。”

    “滚下去。”

    安妮愤怒的一脚把王远山踢下床,厌恶的看着他,嘶吼,“给我滚,滚。”

    王远山光,溜,溜的摔在了地毯上,恼羞成怒的从地上爬起来:“安妮,别和我装什么纯情,你的身体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多我一个算什么?”

    “王远山,你胡说什么?”

    “安妮,你和景翼岑都分手了,难不成还想为他守身如玉?再说了,你和景翼岑在一起的时候,也未必见你洁身自爱,干干净净。”王远山讽刺。

    “你给我闭嘴。”安妮大吼一声,气得脸色都变了。

    王远山赤条条的从地上站起来,坐在她身边亲近她,嘴角掠过一丝玩味,“安妮,别给你脸不要脸,我上你是看得起你,你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交易,瞒得过景翼岑,可瞒不了我王远山,别他,妈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圈子就这么大,你以为景翼岑不涉及娱乐圈就神不知鬼不觉?我告诉你,若是你不识趣,我立刻告诉景翼岑你有多肮,脏。”

    安妮顿时脸色大变。心虚的说不出话来。

    无数个膝下承,欢的日夜一下子倾袭了她的脑海,那是她不为人知的秘密,王远山怎么会知道?

    王远山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在被子里摸索,循循善诱的对她说,“安妮,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你不知道昨晚你有多让人着迷,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管把你捧成当今炙手可热的女明星,景翼岑办不到的事情,我通通帮你办到,如何?”

    安妮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如今她刚签约,在剧组还是新人,光靠她一个人不可能闯出什么成绩,得罪了王远山更没有什么好处。

    她立刻变了一副嘴脸,虚情假意的对王远山投怀送抱,娇媚的说道:“王总,刚才我只是太激动了,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你多多包涵。”

    “这才对嘛,安妮,以后我会关照你的。”

    王远山又搂着安妮做了几次之后才离开,他一走,安妮就直奔洗手间,把自己泡在浴缸里,用沐浴露擦洗了很多遍,直到把皮肤都擦红了,她的眼睛也红了。

    回忆伴随痛苦而来……

    “安妮,我没有娱乐圈的资源,抱歉我帮不了你,即使能帮,奶奶也不允许我插手娱乐圈的事情,那是她的禁忌,我不能违背。”

    那一天,景翼岑彻底断了她任何念想。

    为了梦想,她去参加各种宴会,在各种男人中间流连忘返,终于用身体换来了事业的曙光,而这些,景翼岑永远也不可能知道。

    ……

    那些交易因为见不得光,所以当事人绝对不会透露出去,下了床各自都是陌生人。

    这是这个圈子的潜规则,没有人会自掘坟墓。

    安妮没想到,王远山竟然知道了,她感到害怕,愤怒,无助……

    安妮洗完澡后直接去了药店买药,因为她这几天是危险期。

    熟练的拿了一瓶避孕药后,安妮准备回公司,手机突然响了。

    是秦语心的。

    她接了电话,“阿姨。”

    “安妮,你最近和翼岑怎么搞的?你们怎么分手了?”

    “阿姨,不如我们见面再说吧。”

    约了地点,挂了电话,秦语心和安妮如约来到了一家茶餐厅见面。

    一见面,秦语心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安妮,你老实告诉我,你和翼岑真的分手了吗?”

    安妮早已在秦语心来之前就滴了眼药水,作出一副伤心的模样哭道:“阿姨,事情真的不像网上传的那样,翼岑以为我和狗仔联合算计他,把老夫人晕倒的事情怪罪在我头上。执意要和我分手,我怎么求他都没有用,阿姨你一定要帮帮我,我不能没有翼岑。”

    秦语心见安妮哭得这么伤心,顿时心软,对顾灵犀更恨了,“哼,一定是顾灵犀对翼岑说了什么,翼岑这人耳根子软,加上我妈最近这一病,翼岑整个心思都在顾灵犀身上,昨天不仅带她出去玩,两人还很晚才回来。”

    想到昨晚在西餐厅见到景翼岑,安妮就心如刀绞。

    原来他说的都是事实,他真的打算和顾灵犀在一起。

    “安妮,阿姨不得不告诉你一件事。”秦语心严肃的说道:“我妈看来是不行了。她生前唯一的心愿就是看到景家的曾孙子出生,所以,翼岑打算和顾灵犀生孩子,昨天晚上,我特意在他房门外偷听,今早他们很晚都没出来,如果顾灵犀怀孕,那你以后就真的没机会了。”

    “什么?”安妮激动的站起来,震惊不已,浑身气得发抖。

    “所以我才让你抓紧……安妮,不是我说你,你和翼岑在一起三年,怎么就没想过给他生个孩子?不然你早就母凭子贵了,哪里还有顾灵犀什么事?”

    安妮听到秦语心的责备后悔不已。

    当初,为了事业,她保持身材,从来没有考虑过孩子的事情,而且她对景翼岑的爱有恃无恐,自然不会考虑那么多。

    后来景翼岑结婚后,她有想过生个孩子来套牢景翼岑,又因为避孕药吃多了导致月经紊乱,所以至今都没有机会受孕。

    她痛苦的落下伤心的眼泪,六神无主的拉着秦语心的手,“阿姨,我该怎么办?”

    “为今之计,只有孩子才能让妈回心转意,你一定要比顾灵犀先怀上翼岑的孩子,我妈一定会看在孩子的份上接受你。”

    “可是,翼岑连看都不想看到我,我哪里有机会?”

    秦语心想了想,生出一计,“安妮,你先别急,没有机会也要制造机会,这几天你试着去找翼岑,只要有机会留住他,你就……”

    然后,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声,安妮闻言终于安定下来。

    秦语心走后,安妮很久都没有动一下。

    她从包里拿出刚买的避孕药,陷入一段漫长的沉思……

    ……

    顾灵犀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因为实在太累,这一觉睡得特别沉。

    醒来后全身就像散了架一样痛。

    她用手支撑身体起来,身旁的景翼岑已经不见了。

    心里一空,莫名有股失落。

    正当她入神的时候,景翼岑推开门,见她醒了,连忙把手里的碗小心翼翼的端着快步走过去。

    “你醒了。”

    他柔声问道。把碗放在床头柜上。

    顾灵犀抬头看他,脑海里就会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脸一阵粉红。

    “你还没去上班?”

    “我今天在家陪你。”

    今天顾灵犀休假,他也想休息一天,正好多陪陪她。

    顾灵犀的脸更红了。

    “快去刷牙吧,这里有碗药,待会趁热喝了。”他微笑的盯着她粉红色的脸,心潮澎湃。

    顾灵犀看向那碗药,略略失神。

    她心知肚明,这碗药的用处。

    四处看了看,顾灵犀在床尾发现了自己的睡衣,低声说道:“你能出去吗?”

    “不能。”他不假思索。

    顾灵犀眨眨眼,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穿,他在这里怎么穿衣服呀?

    景翼岑却主动把睡衣拿过来,“我帮你穿。”

    看着他俊脸上那一丝意味深长的坏笑,顾灵犀心里一跳。刚想拒绝,景翼岑已经主动伸手拉着她的胳膊,帮她把袖子套上。

    她受宠若惊,惊颤得缩手,“我自己来。”

    “不用那么害羞,昨晚你哪里我没看过没摸过没亲过?”景翼岑温柔的看着她说,一抹浅笑浮现在嘴角。

    顾灵犀的脑子里很配合的蹦出一些旖旎画面,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像煮熟的虾子一样红彤彤的。

    景翼岑心情愉悦,坐近一点,直接把她抱起来放到自己的大腿上帮她穿衣服。

    顾灵犀就像一个布娃娃,由着他摆布。

    穿好衣服,顾灵犀“簌”的一下从他身上起来,一溜烟跑到卫生间躲起来。

    景翼岑没追,这丫头脸皮子太薄,他怕她会害羞得连刷牙都被水呛到。不如顺其自然,循环渐进。

    ……

    顾灵犀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红红的脸颊,深呼吸一下,才开始刷牙洗脸。

    洗漱过后,她从卫生间出来,看向床头柜上放置的那碗药,直接走过去喝掉。

    景翼岑一直看着她毫不犹豫的喝掉那碗药,直到她喝完了,她若无其事的走到梳妆镜前坐下,才缓缓起身,站到她后面。

    他从镜子里看着她,“你怎么不问那碗药是什么?”

    顾灵犀一边梳头,一边说道:“因为没必要问。”

    景翼岑闻言,打算告诉她,“灵犀,这是奶奶吩咐的,这药可以助孕。”

    明知道那药的用处,当他真的说出口,顾灵犀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低眸看着手里的木梳,上面刻着娟秀的小楷。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指腹在小字上用力按压,那些字深深的嵌进肉里,疼在心里。

    “我知道。”

    “你知道?”

    “是。”顾灵犀诚实的回答,“因为我喝过。”

    “什么时候?”他怎么不知道。

    她有些伤感,“我们新婚的第二天,奶奶就吩咐佩姨端给我喝过。”

    景翼岑回忆起他们的新婚夜,那一晚他们相处得并不愉快,把她一个人留在新房独守空房。

    如果她对奶奶说实话,奶奶也不会让她喝药。

    他一直对这桩婚事耿耿于怀,认为她不择手段才嫁给他。现在才知道,她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委屈。

    如果早知道有一天他会动心,他一定会爱上她,至少不会错过他们的新婚之夜。

    好在,一切未晚。

    他情不自禁,弯着身子从身后拥着她,“灵犀,我会努力,把失去的给你补回来。”

    ……

    景翼岑说到做到。

    这几天他每天接送顾灵犀上下班,陪她一起吃饭,晚上一起缠绵,夫妻生活越来越和谐。

    也许是看到景翼岑和顾灵犀感情越来越好,老夫人的心情一好,病也好了大半,终于能下床走动了。

    这日,老夫人拉着顾灵犀的手,将自己手上的玉镯取下来,直接套在了顾灵犀的手腕上。

    “灵犀,这是我当年嫁进景家后,我婆婆亲手给我带上的,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顾灵犀觉得太贵重,正要推辞,景莲在一旁高兴的说道:“灵犀,快收好,这可是景家当家主母的象征,景家历代由婆婆传给儿媳妇,妈竟然直接把它传给你没有给大嫂,你看妈多疼你啊。”

    越是这样说,顾灵犀越觉得这个玉镯意义非凡,戴在手腕上沉甸甸的,心里也很有压力。

    “奶奶。我不要。”她准备脱下来,老夫人却按住了她的手。

    “灵犀,这个玉镯一旦脱下我就不会再戴上,所以你一定要收好,将来再传给咱们景家的曾孙媳妇,我相信把景家交到你手里,你一定会让景家子嗣兴旺,世代绵延,奶奶以后在九泉之下也算瞑目了。”

    “奶奶,别说这样的话。”顾灵犀鼻子酸酸的,安抚她,“我收起来就是,您放心养病。”

    “好,好。”

    老夫人握着她的手,满意的笑了。

    门外,秦语心把一切都听进去了。

    她愤怒的离开了景家。把安妮约了出来。

    “安妮,你这几天到底怎么搞的?一点进展都没有,现在妈都把传家玉镯给了顾灵犀,以后景家哪里还有我说话的份?你赶紧约翼岑出来,让他回心转意,要不然顾灵犀一旦怀孕,对你我都没好处。”

    一见面,秦语心就是一顿苦水往外吐,安妮安静的听着,心里也很委屈。

    “阿姨,我也想让翼岑回心转意,问题是他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短信,即使我去公司找他也避而不见,我根本没机会接近他啊。”

    “没机会你就不会想办法吗?”秦语心恨铁不成钢的责备,“我这几天可是看到佩姨每天早上都给顾灵犀送去助孕的药,再这样下去,顾灵犀迟早有一天会怀孕,到时候你也没戏唱了。”

    安妮紧握双手,手指关节越来越红。

    这几夜她根本没睡好,只要一闭眼,她就会想起景翼岑和顾灵犀在一起的画面,让她的心受尽折磨。

    “哎,那个男人怎么那么眼熟?”秦语心突然看向玻璃窗外面。

    安妮好奇的看过去,她看到一辆白色的跑车停在马路对面,一个修长挺拔的男人正和王远山交谈了几句后告别,然后开车离开。

    “我想起来了,那个男人好像和顾灵犀有关系,之前在医院他为顾灵犀出头,安妮你还记不记得?”

    安妮有印象。

    她见过很多富二代或者成功人士,大多铜钱味太重,而那天在医院见到的那个男人让她印象很深,他看上去很有气质,一看就是高贵不凡的男人。

    这个男人,和顾灵犀到底是什么关系?而且,他怎么和王远山这样的人在一起?

    为了搞清楚这件事,安妮和秦语心谎称有事告别,等她先走后拨通了王远山的电话。

    “宝贝,是不是想我了?”王远山的声音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安妮感觉恶心,声音却酥心媚骨,“王总,我在酒店房间等你,不见不散哦。”

    ……

    顾灵犀上完课准备收拾东西,黄老师和杨老师又凑了过来。

    “顾老师,我真是羡慕你有一位这么帅又体贴的好老公,每天上下班接送,简直是二十四孝好男人。”黄老师一脸羡慕。

    顾灵犀陪着笑脸,心里也感觉很甜蜜。

    景翼岑这几天对她确实不错,体贴入微又细心,确实称得上是一个好丈夫。

    只是他对她的这些好,完全是因为奶奶的病,即使他们夜夜缠绵,也不过是为了生孩子。

    她清楚的明白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所以甜蜜中,还有一点心酸,让她随时保持清醒,不至于沉沦。

    “顾老师,你的好老公又来接你喽,还有惊喜哦。”

    另一个老师突然从外面奔进来,一脸的笑容灿烂,好像来接她的是自己的老公似的。

    “什么惊喜?”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然后,几个老师一起把顾灵犀往外拉,都想凑热闹。

    顾灵犀被拉着走出去,外面已经站满了围观的老师和接孩子的家长。

    顾灵犀出去后。看到景翼岑站在外面,手里捧着一大束紫色的桔梗花,帅气的外表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她的眼睛,也深深地被他吸引住。

    她发现他今日特地修饰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即使平时已经帅得人神共愤,今日的他却精心打扮了一番,穿了一套平时不常穿的白色西装,深紫色的领带尽显神秘与华贵。

    领带上,一枚黑色的领带夹低调而优雅,使得这一身打扮看上去干净又利落。

    那枚领带夹是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没想到他还戴着。

    他就像一块磁铁,让顾灵犀移不开视线。

    “顾老师,发什么呆啊,快上去。”黄老师催了一下,然后轻轻的推了一下顾灵犀的肩膀。

    顾灵犀局促不安的走过去。

    被这么多人看着,顾灵犀放不开。眼神有些怨意的看着他。

    “你在干什么啊?这么多人。”她别扭的说。

    景翼岑笑如春风,捧着一大束桔梗花突然在她面前单膝下跪。

    顾灵犀被这一举动吓到了。

    周围顿时传来羡慕的呼声。

    “翼岑,你到底想干嘛?快起来。”

    她想拉他起来,景翼岑却拉住了她的手。

    抬头,一双深邃的眼眸真诚的看着她慌张的小脸,“灵犀,嫁给我。”

    此话一出,周围的女人激动得都有人晕倒了。

    “居然是求婚耶,我要拍下来发微博。”

    “哦买嘎,太浪漫了,我的心脏受不了了,这个男人怎么那么帅?”

    “天哪,要是我老公也这么浪漫,我一定会幸福得疯掉。”

    ……

    顾灵犀其实也快晕了。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特别是他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她幸福得快要死掉一样。

    “景翼岑。你疯了吗?”她更加紧张,小声的对他说。

    周围已经有无数人把手机对着她,让她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快起来,我们都结婚了,你搞错对象了吧?”顾灵犀认定他一定是弄错了,他们都结婚了,再求婚好像有点奇怪。

    景翼岑拉着她的手无动于衷。

    “灵犀,你听我说,我是认真的。”景翼岑收起笑容,然后,松开她的手,从鲜花里拿出一个紫色的盒子,一只手打开,将里面的戒指对着她,递上去。

    “结婚前,我欠你一个求婚。结婚后,我欠你一枚结婚戒指,今日,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我把它们都补回来,希望你不要觉得这个求婚太晚。”

    他所说的没一个字都充满了无比巨大的诚意,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她从来没有在乎这些,只是没想到,他真的说话算话,把以前失去的都补偿回来。

    她想哭,心里不受控制的为他的举动而感动。

    她低头看着那枚戒指,银色的戒指上镶嵌着一枚淡紫色的桃心钻石,完美的切割工艺在不同的角度看会呈现出不一样的色泽,看上去很特别,顾灵犀一眼就喜欢上了。

    刚才还能忍受的眼泪。一下子湿了眼眶。

    如果他今日所做的一切有一分真心,她觉得都值了。

    “我答应你。”她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景翼岑满意的笑了。

    “我帮你戴上。”

    他小心谨慎的把戒指拿出来,轻轻的戴在她右手无名指上。

    他这才心满意足的站起来,将手里的鲜花递给她,“灵犀,我听说你喜欢桔梗花,所以用桔梗代替了玫瑰,希望你喜欢。”

    顾灵犀看着面前紫色的桔梗花,幸福得露齿而笑。

    “我很喜欢。”

    景翼岑幸福的抱住她。

    周围,响起了无数掌声……

    那一刻,只属于两个人的幸福让这场求婚变得更加有意义,他抱了她很久,紧紧的让她喘不过气来,要不是周围那么多人看着,他一定要吻她吻到地老天荒。

    ……

    求婚成功,景翼岑又带顾灵犀去了餐厅吃饭。

    不像培训班外面那么多人。今晚他特意包了整个餐厅,偌大的餐厅只有他们两个人。

    虽然安静,顾灵犀总算可以放轻松一点。

    点的餐还没有上来,顾灵犀百无聊赖,坐在他对面,始终不敢看他的眼睛。

    低头,视线落在桌子上的手上,无名指上,是他刚求婚的钻戒。

    这枚戒指的尺寸就像为她量身定制的一样非常合适,戴在手上特别耀眼夺目。

    她平时不喜欢戴珠宝,这枚戒指是真心喜欢。

    只是……

    感动归感动,顾灵犀静下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他。

    “为什么求婚?”

    她不确定,他的心对她到底是怎样的。

    景翼岑若有所思,直视她的眼睛,坦言道:“灵犀,说出来你也许不信,我的心里有你。”

    他鼓起勇气,终于对她吐露心声。

    顾灵犀感觉手脚冰凉,一下子呆住了。

    他的表情,柔情似水,有那么一刻,她差点就陷进去。

    可是一想到安妮,顾灵犀就犹豫了。

    即使他相信景翼岑真的已经和安妮分手了,但是安妮呢?她能轻易放下这段感情?

    她曾爱过一个人,知道忘掉一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即使这几天他的表现确实是一个称职的丈夫,但她不能保证,以后会不会发生变故。

    顾灵犀心中了然,并不强求,只想顺其自然,既然走到这一步,有些事情她需要一个准确的答案。

    “那安妮呢?”她问。

    虽然他们是夫妻,她并不过问他和安妮的事情,今日她突然想知道他怎么想。

    景翼岑抬眸,看着她期待的眸子,那双眼睛干净得没有半点杂质,让人不忍心去伤害她。

    喉咙里突然像卡了一根刺,话到嘴边却犹豫了。

    她有些失望他迟疑的三秒钟,面无表情的说道:“翼岑,你不要告诉我,你心里有我,同时,还有安妮。”

    景翼岑正要解释,顾灵犀却冷若冰霜,理智的说道:“翼岑,在我和你结婚之前,你和安妮就在一起。我相信你们之间一定经历了很多事情,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不可能说忘就忘,即使你们分手了,我也不敢保证你会不会又因为安妮的一个电话半夜三更的跑到她身边去陪伴她……”

    想到那一夜,她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承受的折磨,她就不想再来第二遍。

    她继续说道:“翼岑,谢谢你的求婚,如果因为奶奶的病让你在我面前演戏,我会为安妮感到悲哀,同时也为自己感到不幸,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一旦插入了第三个人,注定会让三个人都受伤,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明白这个道理,所以……”

    顾灵犀深呼吸,委婉的说道:“很抱歉!”

    然后,她站起来,打算逃离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景翼岑却突然拉住了她。

    一个拥抱,瞬间将她冰冷的心捂热。

    “我爱你。”他在她耳边深情呢喃,发自内心的脱口而出这三个字,情动之后的话充满了对她的依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