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00章 老婆,早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0章 老婆,早安!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从来没想过,从景翼岑的嘴里,她会听到那三个字。

    而那三个字,是对她说。

    被他抱在怀里,那三个字不停的在她脑海里回荡着,让她一颗慌乱的心终于找到了安定。

    耳边,又听到他低沉的嗓音传来,“灵犀,也许我现在对你说我有多爱你,你不会相信,请你给我时间,我会证明,既然我选择和你在一起,就一定会和安妮了断,不会让我们之间出现第三个人。”

    他的保证,更像一个承诺。

    顾灵犀有了一丝动摇,似信非信的说:“真的?”

    “真的。”

    “我可以信你,但……”顾灵犀还有一丝犹豫,“如果你骗我,我不会再相信你。”

    感情是建立在彼此信任基础上的,顾灵犀很清楚这一点。

    景翼岑深刻的想了一下,“我保证。”

    一起吃过烛光晚餐后,两个人回家探望了老夫人才回房。

    刚一关门,景翼岑就迫不及待的抱着她亲吻,从门口到床上的距离,衣服落满了一地。

    他就像一座山一样压下来,让她的羞涩无处躲藏。

    “都做了这么多次了,你怎么还那么害羞?”他坏坏的看着身下她的身体,眼睛里冒着狼性的光芒。

    顾灵犀被他露,骨的话刺激得心跳加速。

    她又羞又躁的瞪着他。

    都说人不可貌相,光看他的外表冷酷无情,以为他是禁欲系,结果是野兽系,这几晚她被他折磨得花样百出,每天早上起来浑身就像被人打过了一样苦不堪言。

    他知道今晚他又不会放过她,一想到他又会有什么新姿势,顾灵犀就一副苦瓜脸,“你先放开我。”

    “灵犀,我恨不得时时刻刻与你纠缠,怎么可能放开你?”

    他的话让她的脸红得就像苹果一样粉嫩。

    “你还没洗澡呢。”她机灵的找了一个理由。

    景翼岑认真的想了一下,突然茅塞顿开的拉着她起来。

    “干嘛?”

    “一起洗。”

    说完,直接把她从床上抱起来。

    顾灵犀双腿乱蹬,抗议,“不行。”

    “反对无效。”

    景翼岑愉快的把她抱得紧紧的,直奔洗手间。

    站在花洒下。细细的水流湿润了两个人的身体,他热情的吻着她,似火一样将她燃烧……

    ……

    一个小时后,他终于放过她,将她软绵绵的身体擦干抱到床上去。

    顾灵犀已经累得精疲力尽了。

    将她抱在怀里,景翼岑亲吻她的额头。

    “灵犀,今天是我们一周年的纪念日,所以今晚,就当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顾灵犀想到他求婚,一脸幸福的依偎在他胸口,乖乖的顺应他,“好。”

    “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弥补?”他眼里冒光,低头期待的看着她。

    “当然。”顾灵犀不假思索。

    景翼岑突然翻身,单手撑着身体,不至于压迫她。将她锁在自己的怀里。

    “那,我是不是应该给你一个特别的新婚之夜?”

    特别?

    顾灵犀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突然熟练的进来了。

    顾灵犀差点背过气去,“你……”

    “我保证,这一次一定温柔。”他笑得格外迷人,动作又慢又缓……

    ……

    翌日。

    清晨的阳光柔软的洒在两人相拥入眠的床上。

    彼此默契的睁开眼睛,顾灵犀看到身边躺着的男人,依偎在他的臂弯里,幸福像花儿一样绽放。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每天清晨睁开眼,你爱的人恰好就躺在你身边,你抱着他,他却把你抱得更紧。

    这是顾灵犀觉得真实而又可靠的幸福感,伸手就能触及。

    景翼岑侧身,亲吻她的额头。然后温柔的一笑,“老婆,早安。”

    顾灵犀心里一晃,这个称呼,就像充满了魔力,让她浑身充满了电流一样酥麻。

    她突然想到那次他喝醉,才发现他在他的备注里将她的名字改成了“老婆。”

    这两个字,不仅是身份的象征,更是他对她的一种认可。

    她很想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认可她这个老婆的。

    她睁着一双灵动的眸子好奇的问他,“翼岑,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备注改成老婆的。”

    景翼岑一愣,“你怎么知道?”

    “那次你喝醉了,是酒吧的服务生找到了我的电话叫我去接你,我才知道的。”

    原来如此。

    景翼岑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浅笑,回忆那一次醉酒。心里泛起甜蜜。

    他回答:“第一次吻你的时候。”

    “第一次吻我?”

    她记得和他的第一次接吻就是那天他喝醉了强吻了她,可是那天晚上就已经改了呀。

    看着她充满疑惑的表情,景翼岑柔声道:“确切的说,是第一次偷吻。”

    偷吻?

    顾灵犀更懵了,难道除了那次强吻,他还偷偷的吻过她?

    她怎么不知道?

    见她越来越迷糊的表情,景翼岑不打算卖关子,直接说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一次,我们一起去‘回忆’酒吧喝酒,你喝醉了,是我抱你回来的,然后,我偷吻了你。”

    他笑容满面的回味着那个偷吻,第一次唇与唇的碰触,就像化学反应一样。有些感觉,是挡也挡不住的。

    顾灵犀的脸悄然爬上一朵红晕。

    原来在那么久以前,他就承认了她的身份,只是兜兜转转,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才看清他的心。

    心里涌起一股甜蜜的味道,突然傲娇的一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得意的看着他笑,“翼岑,你得承认,是你先爱上我,追的我。”

    景翼岑觉得有点亏,想想他堂堂景大总裁,从来都是女人对他投怀送抱,哪知有一天竟然栽在这个小女人手里,被她吃得死死的。

    “好吧,我承认,是我先追你,但是你得告诉我,那天晚上你为什么喝醉?”他突然凝肃的问道。

    关于这个问题,他问过她,被她敷衍过去,只是那时候他并没有勉强她回答。

    一个人喝醉,必然是有理由的,他很好奇,谁能值得她喝醉。

    顾灵犀回忆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第一次喝酒被呛到,从洗手间回来之后看到他和安妮在煲电话粥,心情郁闷的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其实那时候开始,她的心也在悄然发生改变。

    也许幸福早已降临在他们之间,只是彼此都是倔强又脆弱的人,如果不是景翼岑表白,或许她一辈子都会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

    “怎么不说话了?”

    景翼岑有点急,催她。

    顾灵犀甜甜的一笑,故意掉他的胃口,“秘密。”

    她竟然还有秘密,景翼岑一下子着急上火,突然爬到她身上,坏坏的对准了她,“说不说?”

    被他硬邦邦的威胁,脸羞红一片,小手敲打他,噘嘴抗议,“你就会用这种方式让我妥协。”

    “这是男女之间最直接的方式。”

    然后,他坏笑一声,用最直接的方式“惩罚”她……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顾灵犀精疲力尽的求饶,“不行了快迟到了,你快下去……”

    身上的男人依旧卖力得汗流浃背,“还有一分钟,很快……”

    十分钟后……

    “景翼岑!”

    她忍无可忍,说好的一分钟呢?

    都过去这么久了,她要迟到了。

    哭!

    “马上!”

    终于,又过了半小时,景翼岑才意犹未尽的趴在她身上,“晚上我们继续。”

    继续你个大头鬼!

    顾灵犀恨不得咬牙切齿,已经八点半了,这月的奖金又没了。

    眼前一阵晕眩,仿佛看到很多rmb长着翅膀飞走了。

    “起来。我要去上班了。”

    ……

    顾灵犀终于在九点半之前来到了培训班。

    她坐在车内,浑身酸涩,忍不住恨恨的瞪了一眼身旁的男人。

    事实证明,永远也不要相信一个男人说“马上”,在那方面他们的办事效率比蜗牛还能拖延时间。

    “我走了。”

    她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头刚一转,脸颊就被一只手掌捧住。

    深深一吻,景翼岑一眼的柔情蜜意,“这是吻别。”

    顾灵犀再次心跳加速。

    和他在一起的每时每刻,她的心就不受控制的狂跳,她觉得再这样下去可能就要去医院检查心脏是不是出了毛病。

    “我真的得走了,再见。”

    顾灵犀下车后,等她进去,景翼岑才开车去公司。

    抱着忐忑的心情走进培训班,顾灵犀紧张又害怕。

    培训班的校长本来就不好惹,上次旷课半天就扣了半月奖金,今天她又迟到了一个半小时,还不知道要被他怎么训斥。

    此时,各个班级都在上课,她直接去了自己的教室,没想到校长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

    顾灵犀心里一慌,硬着头皮走上去。

    “校长。”

    “灵犀,我以为你不会来了,没想到你还能来我这里上课,真是让我感到无比的荣幸。”校长陪着笑脸讨好道。

    “校长,我错了,我保证下次一定准时……”顾灵犀认错态度良好,突然反应过来,顿了一下,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校长您说什么?”

    校长满脸堆笑,“灵犀,我都知道了,想不到你竟然是景氏总裁的夫人,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以后只要你还愿意来我这里上课,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顾灵犀对他突然的态度转变有点不习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校长,我……我当然愿意来这里上班。”

    “那好,我立刻通知财务部,这月给你加奖金,工资加倍,只要你不嫌弃这里简陋,以后咱们好好合作。”

    说完,校长春光满面的离开了。

    顾灵犀站在门口,完全被校长的态度弄糊涂了。

    刚好下了一节课,下课铃一响,给顾灵犀代课的黄老师一见顾灵犀就一副花痴脸扑过来。

    “顾老师,真有你的啊,这么大的事情居然瞒得滴水不漏,连我都被你骗了。”

    顾灵犀再次一头雾水。

    “出什么事了?”她问。

    校长就算了,连黄老师也好奇怪,周围那么多老师经过都会忍不住看着她,她觉得自己有点像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被人围观。

    黄老师是藏不住心事的人,把微博点开递过去,“喏,你看,你上头条啦。”

    顾灵犀一看,今日的微博热搜,她居然在第一的位置看到了她和景翼岑的名字。

    “昨天景大总裁的求婚实在是太浪漫了,要不是上了微博热搜,我还不知道你居然是南城所有女人都想嫁的国民老公的妻子,顾老师,你都是总裁夫人了,居然还来这里当老师,果然有钱人的世界不是我们凡人能猜透的。”

    看到黄老师那一脸艳羡的表情,顾灵犀只能干笑。

    在大家羡慕的目光中,顾灵犀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

    刚一下课,景翼岑的电话准时打来了。

    顾灵犀看着来电提醒,嘴角浮现一丝微笑,最近他给她打电话的频率越来越密,她都有些习惯他对她的好了。

    接了电话,景翼岑的声音柔和的传来,“下课了吗?有没有打扰你?”

    顾灵犀甜蜜的微笑,“托你的福,我现在被当成了猴子围观,连校长也对我恭恭敬敬的,就算没下课,都没人管我接不接电话。”

    “怎么了?”

    “你昨天求婚的视频上了微博热搜,我的身份全民皆知,以后还有谁敢要我去上班?”

    景翼岑微笑,“你不用上班,我养你就行了。”

    “切,我要自力更生。”

    顾灵犀是独立的女性,景翼岑深知这一点,要不然早就不让她上班了。

    “你不开心?”他敏感的问。

    “没有,只是觉得怪怪的。”

    “怎么怪了?”

    “我不是在做梦吧?”

    “那你就不要醒过来,继续把这个美梦做下去。”

    顾灵犀心里甜滋滋的,如果这是梦,但愿这个美梦不要醒。

    “对了,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景翼岑这才想起来,“今晚我要加班,不能亲自去接你,我会让萧权接你回家。”

    顾灵犀有些失落,不过她知道景翼岑是对工作非常认真的人,她也不想让他为了自己耽误工作。

    “没关系,我到时候打车。”

    “听话,等萧权过来,今晚会有强降雨和台风,不是他接你我不放心。”他皱着眉头说道,语气也凝重了。

    顾灵犀更加甜蜜,知道他关心自己,答应他,“好。”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正好黄老师来叫她一起去吃午饭,顾灵犀才不舍的挂了电话和黄老师一起去食堂。

    ……

    一家简约的休闲茶餐厅内,安妮坐在一间雅座,耐心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才等到了姗姗来迟的人。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身旁出现一个男人,面色不悦的对安妮说道。

    安妮抬头,眼前的男人耀眼得不容人忽视,她勾起美丽的笑容,优雅的说道:“杜总,请坐。”

    “有什么事就说吧,我的时间很宝贵。”杜若谦没有要坐下的意思。

    安妮依旧面带笑容,胸有成竹的对他说:“杜总,我找你,当然有重要的事情,杜总既然答应来见面,自然也想知道我所说的事情是什么,不然杜总不会赴约,赴约了又姗姗来迟的拖延时间,你好奇我有什么事找你又不愿见我……杜总,我说的没错吧?”

    杜若谦淡漠的眸子掠过一丝欣赏,安妮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人。

    他拉开椅子坐在安妮对面,点了一杯茶,目光沉淡如水,“现在可以说了吧。”

    “今天的微博头条,杜总看了吗?”

    “我没兴趣。”杜若谦淡漠的说道。

    安妮笑了笑,“杜总在南城开了一家娱乐公司,不可能不关注娱乐新闻,而微博是目前为止传播率最广的平台之一,杜总看了新闻为何要回避我说的话?”

    杜若谦不得不正视安妮。

    这个女人通过王远山约了他,想必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她是有备而来。就算他多么不想去面对,也不得不回应,“为什么对我说这些?”

    “杜总喜欢顾灵犀吧?”她直言问道。

    “这和你有关系吗?”他不悦的回答,不喜欢被人堪破心思。

    “杜总,昨天翼岑向顾灵犀求婚了,你也知道他们早在一年前就结婚了,昨日求婚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杜若谦:“……”

    “那意味着,他们要重新开始。”

    安妮的话,就像一把斧头,重重的劈在杜若谦心口,鲜血直流。

    安妮继续说道:“杜总,我知道你喜欢顾灵犀,你也知道我和翼岑曾经是什么关系,我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既然我们同病相怜,为什么不能同仇敌忾,一起合作?”

    杜若谦终于等到安妮说出真心话了。

    他不屑的说道:“安小姐,我和你不是一路人,恐怕你的算盘打错了。”

    安妮摇头,自信的说道:“杜总通过王远山签约我,本身就奠定了我们合作的开始,我还要谢谢杜总的赏识,所以我也希望杜总能得其所爱……再说,你不会不知道在南城,娱乐是翼岑绝不插手的领域,既然你想通过娱乐产业起步,必然不是想单纯的做一番事业那么简单,杜总,我没说错吧?”

    杜若谦不得不对安妮刮目相看。这个女人聪明得让人讨厌。

    他站起来,不想和她再聊下去,从皮夹里拿出几张人民币压在杯子下。

    “告辞了!”

    他走后,安妮虽然没有得到他的回应,但她心里明白,今日这番话,对杜若谦的触动有多大。

    杜若谦离开餐厅之后坐在车内,心情一下子似海水一样深沉。

    他在安妮面前的表现虽然淡漠,实际上心里早已激起了惊涛骇浪。

    当他看到微博上的新闻时,内心早已不淡定,安妮一番话更是刺激得让他嫉妒极了。

    犹记得那次顾灵犀说要和景翼岑好好过日子之后,他们就没再见过面,即使他发疯了一样想见她,一想到她会拒绝,心里就一阵难受。

    他就知道他们的关系迟早有一天会发生变化,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

    他发动了车子,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顾灵犀上班的门口。

    他默默的看着大门,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做梦也想见到的身影。

    是她。

    多日不见,她看上去容光焕发,看来景翼岑这段时间对她确实不错。

    他坐在车内,透过黑色的挡风玻璃,默默注视她。

    她今日穿着一套白色的裙装,长发飘飘的站在路旁,似乎在等人。

    是在等他吗?

    他向她求婚的视频他看了无数遍,从她的表情他就能看出她很幸福。

    他们真的过上了正常的夫妻生活,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会那么痛?

    直到十分钟后,杜若谦再也等不及下车,直接来到她身边。

    “灵儿。好久不见。”

    顾灵犀见到他的时候很惊讶。

    “若谦,好久不见。”

    “你在等景翼岑?”他明知故问的说道,目光顺着她的手臂往下,落在她提着包包的手上。

    无名指上的戒指璀璨得让他觉得刺眼。

    顾灵犀腼腆一笑,“他今晚加班,让萧权来接我,不过可能是堵车了,到现在还没来。”

    杜若谦回头看了看马路,又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这个时间段是下班高峰期,堵车是正常的,而且待会就要下雨了,不如这样,我送你回去。”

    顾灵犀立刻拒绝,“不用了,我打车就行了。”

    时隔那么久,她还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杜若谦心痛无比,“灵儿,难道作为朋友,你连朋友的一点绵薄之力都不接受吗?”

    顾灵犀不忍看他的眼睛,怕看到他受伤的眼神,会忍不住想要接受他的好意。

    他对她已经好得让她觉得亏欠,不能再接受他了。

    此时,天上开始风云变色,刮起了大风。

    顾灵犀的裙子也被风吹起,她下意识的用手护住。

    “灵儿,再拖下去真的要下大雨了,今晚有台风,你一个人在外面很不安全,你也不想景翼岑为你担心吧。”

    话是这么说,“可是……”

    “别可是了,走吧。”

    他直接牵着她的手,拉开车门让她进去。

    顾灵犀犹豫了一下,突然天上打了一声闷雷,豆大的雨滴直接打在头顶。

    “要下大雨了,快上车吧。”杜若谦催促。

    顾灵犀没办法,只好上了他的车。

    两个人坐好后,车外的大雨倾盆而下,幸好上车及时,不然两个人会立刻淋成落汤鸡。

    顾灵犀心情复杂的看了一眼杜若谦被雨滴打湿的肩膀,感激的说道:“谢谢你,若谦。”

    “不用客气。”

    他勾唇浅笑,发动车子。

    此时的车外很快就黑沉沉的,豆大的雨滴淅淅沥沥落下。路旁的树木更是摇曳生姿,一看就知道外面的天气有多糟糕。

    顾灵犀坐在车内,有些紧张的看向车外。

    “最近还好吗?”他一边开车一边问,像个老朋友一样的问候。

    顾灵犀微笑,轻轻的回答,“我很好,你呢?”

    杜若谦没回答,顾灵犀没继续问。

    沉默一下子让气氛有些压抑,顾灵犀坐在车内,真希望车开得快一点,这样她就可以早点回家。

    这时,响了。

    顾灵犀总算放松了一下,从包里拿出。

    是景翼岑的来电。

    默默弯起了唇角,顾灵犀一脸幸福的接电话。

    “翼岑。”

    这两个字,差点让杜若谦一个转弯冲到围栏外面去。

    “灵犀,你在哪?”景翼岑的声音听上去很焦急。

    顾灵犀看了杜若谦一眼,怕景翼岑多心,回答,“在车上。”

    “哪个车上?我让萧权去接你,路上堵车了,他说去的时候没看到你。”

    “我……我见下雨了,就先打车了。”她紧张得差点咬到舌头。

    景翼岑紧绷的语气总算放松,“到哪了?”

    “快到家了。”

    “那好,到家给我打电话,刮台风了,你让司机开慢点,别让我担心。”他细心的说道。

    “好的。”

    挂了电话,顾灵犀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特别是听到景翼岑那么紧张自己,她既幸福又心虚,因为她说谎了。

    她不是有意要骗景翼岑,只是若是她说自己坐在杜若谦车内,指不定他又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现在只希望快点到家,其他什么都不去想。

    杜若谦虽然没过问她和景翼岑的事,刚才一个电话足以说明,他们的关系已经进展到密不可分的地步。

    而且她居然对景翼岑说谎,足以说明,在她心里还是把他当外人。

    心里好痛,他却无法将这种痛苦说给她听,只能自己忍着,掩藏在心底深处。

    突然,车子在高速路面的一个转弯发生震动,吓了车内两个各怀心事的人一跳。

    “怎么回事?”顾灵犀心一跳,向着外面看去,“不会发生地震了吧?”

    “是山体滑坡,这种天气很容易造成交通事故,灵儿,坐稳了。”

    杜若谦冷静的说道,额头却开始冒汗。

    这段路面有很多转弯,一旦车轮打滑,后果不堪设想。

    顾灵犀屏住呼吸,乖乖的坐好,手紧紧握着安全带。

    “灵儿,别怕。”杜若谦发现她很紧张,以为她害怕。

    顾灵犀在这种危难关头第一个想到的是景翼岑,然后拿出出来开始打电话。

    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总是无法打出去,顾灵犀越来越着急。

    “没人接?”杜若谦问。

    “不是,信号不好。打不出去。”

    “外面狂风大作,没信号是正常的,灵儿你别担心,我会保护你。”

    顾灵犀紧张的抬头看他,他认真的开着车,俊逸的侧脸无比坚定的盯着前方黑漆漆的玻璃,光是这样看着她,莫名的让她慌乱的心稍微安定下来。

    只可惜天灾人祸躲不过,顺利通过了几个转弯之后,旁边的山体突然滑下泥石流,直接朝着山下的车冲下来。

    “若谦,滑坡了。”顾灵犀吓得花容失色,抬头看着窗外头顶黑压压掉下来的泥石流。

    杜若谦咬牙,将油门踩到底,希望能冲过去。

    顾灵犀的心提到了喉咙,死死盯着窗外滑下来的泥石流,仿佛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向她袭来……

    她不想死。

    她并不怕死,只怕她就这样死了,景翼岑一定会伤心,那她死也不安心。

    那一刻,脑海里闪过无数的念头,她唯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她至今还没有告诉景翼岑她的心意,她甚至想,如果这次死里逃生,她一定要向他说出迟迟未说出口的那三个字。

    杜若谦来不及冲过去,车子突然被滑下来的泥石流一冲,直接往围栏外面的悬崖峭壁腾空飞起……

    “灵儿,小心。”

    车子腾空的那一刻,杜若谦反应及时,解开安全带直接冲过去抱住顾灵犀的头。然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车身在峭壁上不停的往下翻滚……

    ……

    景家。

    外面狂风大作,景家却风起云涌。

    老夫人急得拄着拐杖不停走动来掩饰紧张。

    “这么晚了,灵犀怎么还没回来?”

    “妈,外面刮台风,肯定是路上塞车了,妈您别急。”景莲一边打电话一边安慰老夫人,嘴里又念着,“灵犀的电话打不通,信号太差了……”

    秦语心也着急上火,不过她是担心景翼岑。

    门口,终于传来了开门声。

    大家欣喜的看过去,只见景翼岑浑身湿透的冲进来,顾不得自己被淋湿,着急的问道:“灵犀呢?灵犀回来没有?”

    一听到顾灵犀没回家。景翼岑顾不上什么工作,直接往家里冲,他的目光在家人面前一个个掠过,眼底生起一丝担忧。

    灵犀不在这里。

    “翼岑,你终于回来了,灵犀到现在还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老夫人被景莲搀扶着跑过来,老泪纵横的哭道:“灵犀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景翼岑也忧心忡忡。

    这时,电视里正播放着今晚刮台风的新闻,一则山体滑坡的新闻顿时让景翼岑后怕不已。

    景莲下意识的感慨:“真是天灾人祸啊,那么多车翻了……”

    景翼岑的目光落在电视里翻车的视频上,突然意识到,那条路段正是顾灵犀上下班经过的必经之路。

    那一瞬间,景翼岑感觉天塌了下来,突然不顾一切的往外面冲去……

    “翼岑,外面刮台风,你要去哪啊?”秦语心想拉他,景翼岑已经不顾一切的朝着夜雨中冲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