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01章 险中求生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1章 险中求生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景翼岑开车在狂风大雨中疾驰,脑海里全是电视里的新闻,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甚至痛恨自己在今晚这么糟糕的天气没有陪伴在她身边。

    如果顾灵犀有事,他一定会恨死自己。

    高速路口已经开始封路了,很多车子堵在了出口,景翼岑开不进去。

    他着急的下车,直奔收费站。

    那里有很多穿着警服的人拉起了警戒线,见有人冲过来,直接拦住了他。

    “先生,您不能过去。”

    “让开。”

    景翼岑顾不了那么多,一心都在顾灵犀身上,见有人拦着自己,拳头已经毫不客气的挥了出去。

    大雨中,他一个人单枪匹马,抢了警察巡逻的摩托车直接朝入口开去……

    山体滑坡的现场已经有很多记者不顾风雨敬业的守在那里随时报告动态,救助的人员不断的从泥石流里面救出生还者,现场一片哀嚎声。

    景翼岑下车之后直奔现场,目光不断的搜寻顾灵犀的身影,在雨中不停的喊着她的名字,“灵犀,灵犀……”

    他紧张又恐惧的站在大雨中,特别是看到有人死气沉沉的被挖出来,那种恐惧差点将他击垮。

    他的心里不停的祈祷,灵犀,你千万不能有事,千万不能有事……

    ……

    雨,依旧下个不停。

    山沟里。

    一辆被摔得七零八落的车内,顾灵犀终于在一段短暂的昏迷中清醒过来。

    头,好痛。

    大雨将她淋得湿透,她又痛又冷,头昏昏沉沉的。

    然而当她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头被杜若谦紧紧的护在怀里,所以她幸运的生还了下来。

    “若谦。”顾灵犀顾不得头痛,伸手将他的胳膊掰开,呼唤着昏迷不醒的杜若谦。

    杜若谦没反应。

    周围一片漆黑。借着闪电突然打下来的光线,她看到他的额头全是血。

    那一瞬间的血腥一幕让她顿时吓了一跳,身体本能的向后一倒,直到从恐惧中缓过来,她才爬到杜若谦身边,大声呼唤,“若谦,你醒醒。”

    杜若谦昏迷不醒,额头不断的往外冒着血,在大雨中随着雨水流了一地。

    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顾灵犀被他吓哭了,“若谦。你不要死,快醒醒啊,呜呜……怎么办?打电话,对,我要打电话……”

    她想起自救,慌忙在车内摸索到她的手机,可是手机已经被湿透了,根本没办法打电话。

    顾灵犀又艰难的从变形的车身里逃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靠自己。

    然后,她开始拖着杜若谦的身体往外拉。

    “若谦,若谦……”她一边吃力的拉他的肩膀,一边呼唤他的名字。

    然而,杜若谦纹丝不动,双腿应该是被卡住了。

    怎么办?

    顾灵犀急死了,更加害怕。

    她环顾四周,这里是一条山沟里,他们不知道翻了多少山头才摔到这里。

    “有没有人啊,救命啊!”她对着周围大声呼救,只有树木摇晃的声音回应他。

    周围黑漆漆的,树木摇曳,电闪雷鸣,她害怕得六神无主,生怕杜若谦死掉,一点也不敢耽误。又开始拉杜若谦的肩膀。

    “若谦,你一定不要有事。”

    也不知道在雨中努力了多久,杜若谦终于有了一丝反应。

    顾灵犀喜出望外,泪水与雨水交融,连忙放开他欣喜的跪坐在地上,“若谦,你醒了,呜呜……我还以为你死了……”

    她害怕得口不择言,顿时大哭起来,发泄自己掩藏起来的情绪。

    杜若谦虚弱的睁开眼,看到她浑身湿透,雨水不断的洗刷她脸上的泪水。泥巴将她湿透的裙子弄得脏兮兮的,那么狼狈的样子,却让她感到欣慰。“灵儿,你没事……就好!”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种话,你怎么那么傻,为了救我连命也不要了,呜呜……你吓死我了!”

    她哭得泣不成声,好像要把自己所有的害怕和委屈都哭出来才罢休。

    杜若谦吃力的露出一丝笑容,“我没想那么多,我只希望你没事。”

    顾灵犀深深地被他感动。

    在那么危难的时刻,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而生死一线间,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他去思考,他就是出自本能,用自己的身体护她周全。

    她何德何能,能让他连命也不要去救自己?

    “若谦。”她哭着抱住他的头,痛不欲生的哭泣。

    杜若谦全身都很痛,可是这一刻被她抱着,哪怕遍体鳞伤,他也觉得幸福无比。

    ……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一起努力,杜若谦始终被卡得纹丝不动,并且鲜血流得越来越多。

    看到顾灵犀那么卖力的拉他出来,杜若谦努力保持清醒,拉着她冰凉的手虚弱的说道:“灵儿,别管我了,你快走吧,再淋下去,就算没受伤你也会被冻死的。”

    顾灵犀伤心的摇头,“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来,我们一起用力,一定可以的。”

    那一刻,杜若谦的眼角默默的落下两行泪水,幸好有雨水替他掩饰过去。

    只要在她心里还有那么一丝重要,他就觉得哪怕他今晚死在这里,他都不后悔。

    两个人再次用力,顾灵犀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杜若谦的双腿却因为不停的掰动越来越痛……

    杜若谦有些泄气,这辆车精工打造,坚硬无比,所以摔了那么多下都能护得两人周全,正因为坚硬,所以他的腿被卡住根本就无法凭两人的力气掰开。

    “没用的,可能我真的会死在这里。”

    “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顾灵犀生气的打断他要放弃的念头。

    “灵儿,别哭。”他伸手,捧着她的脸颊,抚摸着她的眼睛。有气无力的说道:“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秘密想告诉你,可能我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说了……”

    顾灵犀不停摇头,任由雨水洗刷她的脸颊,哭得泣不成声,“我不想知道,我只求你好好活下来,不要放弃,如果你死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杜若谦欲言又止,终是忍住。和她一起用力。

    “那里好像有人。”

    突然,从雨幕里传来男声。

    顾灵犀抬头,看到前面的树林有光照传来,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激动的站起来大声呼救,“这里有人,救命,我们在这里。”

    她兴奋得差点跳起来,高兴的低头对杜若谦说:“若谦,我们得救了,我们可以活着离开这里了。”

    “嗯。”他艰难的微笑,似乎也看到了生还的希望,随着她的目光看向来救他们的人。

    “他们在这里。”突然有人发现了山沟里的车,然后有七八个年轻的男人拿着手电筒跑过来。

    杜若谦被困于车内,还好这些人都是壮年,很快就把杜若谦从车里救出来了。

    “谢谢你们,谢谢。”顾灵犀感激不尽的道歉。

    其中一个男人对她说:“我们是附近的村民,听到有呼救声所以组织大家一起来看看,我看这位先生情况很危险,你快随我们去村里吧。”

    “好,真的太谢谢你们了。”

    然后,几个男人一起抬着杜若谦走,顾灵犀跟在后面,随着他们一起朝着村子出发……

    ……

    村子里的医护室内,村医检查了杜若谦的伤势,他伤得很严重,头破血流只是轻伤,右腿骨折才是大事,需要立刻接骨。

    “忍着点,会有点痛。”医生说道。

    杜若谦脸色惨白,由于失血过多,他整个人看上去一点精神都没有,更别说接骨之痛,在没有任何条件允许下,所有的痛苦只能他一个人独自承受。

    就算他有再大的忍耐力,终是在骨头回位的那一刻痛苦的大叫出来。

    顾灵犀湿漉漉的站在门口,看着杜若谦那么痛苦的样子。那一声凄惨的叫声,直击她脆弱的心房,眼泪再一次滑落。

    都是她让他承受那些痛苦,她内疚极了,背靠着墙壁痛哭流涕。

    医生帮杜若谦接好了骨头,总算捡回他一条命,杜若谦却痛晕过去……

    ……

    顾灵犀在村民的热心帮助下换了一套衣服,房间里生起了火炉,屋内一室温暖。

    她守在他旁边,借着房里蜡烛发出的微缩光线,静静的看着杜若谦疼晕过去的脸庞,眼眶默默的湿了。

    如果不是为了救她。他不会躺在这里,不会承受接骨之痛,不会痛晕过去。

    “灵儿,灵儿……”杜若谦突然在梦中呼唤她的名字。

    顾灵犀心里一痛,慌忙抓住他胡乱挥舞的手,哽咽道:“若谦,我在,我在……”

    听到她的声音,杜若谦终于安静下来,嘴里念念有词,“灵儿,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要给你一个桔梗花婚礼……灵儿,你忘了吗?”

    顾灵犀怔了一下,有些没听清,心里却没来由的痛不欲生,“若谦,你说什么?”

    “灵儿,灵儿,别走……”

    他继续念着,声音越来越小,痛苦的说道,“灵儿,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要爱上别人……为什么要嫁给他为什么……”

    “若谦。你说大点。”她轻轻的把头低下去,耳朵对着他的唇,仔细倾听。

    “灵儿,灵儿……”

    除了这两个字,她什么也没听到。

    她想,他该是做噩梦了,连做梦都念着她,更叫她不知如何去偿还他的深情。

    杜若谦终于安静下来,又昏睡过去。

    见他睡着了,顾灵犀悄悄的把手从他的手掌心里挣开,可是他握得那么紧,她根本挣脱不了。

    这时,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孩端着碗走了进来。

    她是这家医护室医生的女儿,叫小溪,顾灵犀的衣服就是她送来换的。

    “小溪。”

    “姐姐,哥哥还没醒吗?”

    顾灵犀低头看了一眼,有些伤感,“嗯。”

    小溪把手里的碗递过去,“这是姜汤,驱寒的,快喝了吧。”

    顾灵犀接过去,“谢谢。”然后把姜汤都喝了。

    放下碗,顾灵犀想到今晚发生这样的事情,能够死里逃生已是万幸,这么晚了她还没回去家里不知道该怎么着急。

    “小溪,你这里有电话吗?”

    小溪苦恼的说道:“有是有,不过我们这里比较落后,交通闭塞,不像大城市一样人人都有手机,村委会那里倒是有台座机,不过听说今晚打雷把信号塔都烧坏了,这不村子里都断电了,恐怕有电话也打不出去。”

    顾灵犀失望的呼了一口气,“谢谢你。”

    小溪站起来准备走,临走时说道:“姐姐你放心,等什么时候能打电话,我一定告诉你,今晚你早点休息,别感冒了。”

    “好的,谢谢。”

    小溪走后,顾灵犀一个人守在杜若谦身边,手被他紧紧牵着,一整夜都没动,直到天快亮了,顾灵犀才趴在床边小昧了一会。

    清晨。

    经过一夜风雨,阳光终于从云层里透了出来,气温虽然冷,天气却是极好。

    杜若谦醒来之后。发现身旁睡着的顾灵犀。

    他抬头看着她,她睡得那么安静,阳光柔和的撒在她的脸上,让她细腻的皮肤几乎透明一样没有真实感。

    然后他看到自己和她握在一起的手,那一刻,所有的力量都变得柔软,眼神也格外温柔。

    有些记忆,断断续续的在脑海里浮现……

    他记得昨晚她细心照顾她,倾听他的梦呓,让他在梦中安然睡去。

    他动了动脚,脚上打了石膏,木头代替的夹板虽然简陋,不过固定得非常好。

    能捡回一条命还保住了腿,杜若谦心满意足的微笑,没想到顾灵犀突然肩膀一颤,做噩梦一样突然大叫他的名字,“若谦。”

    杜若谦温柔的呼唤,“灵儿。”

    顾灵犀微微睁眼,看到杜若谦已经醒了,一下子清醒过来,欣喜的看着他,“若谦,你醒了。”

    “灵儿,昨晚,谢谢你照顾我,辛苦了。”

    顾灵犀摇摇头,喜极而泣,“只要你没事就好。”

    杜若谦想到了什么,试探的问道:“昨晚,我有没有说什么话?”

    他期待的看着她,迫切的想知道她的反应,顾灵犀却反应如常的说道:“你没说什么话,你想说什么?”

    杜若谦被问住,眼眸中掠过一丝不为人知的忧伤,原来她什么也没听到,也好。

    “没什么。”

    这时,小溪走了进来,看到屋内的两个人,笑着说道:“哥哥你醒了。”

    杜若谦看过去,对周围的人和事充满陌生。

    顾灵犀连忙站起来,“若谦,我给你介绍下,这是小溪,我们暂住的屋子就是她家。”

    “谢谢你小溪。”

    “哥哥不用客气,你能醒过来多亏了姐姐一夜不不合眼的照顾你,昨晚她不知道多担心你。”

    顾灵犀默默低头,杜若谦却把这句话听到了心里去。

    他的目光停在顾灵犀身上,深深的看着她。

    小溪单纯的没发现两人之间微妙的变化,说道:“既然醒了一定饿了,我去给你们做早饭。”

    “我帮你吧。”顾灵犀连忙跟上去,总算能让自己出来透透气。

    ……

    顾灵犀跟着小溪来到厨房,一路上,她发现这里都是土墙土瓦,一看就是贫苦的地方,等她走到厨房,才发现小溪家的厨房居然还有土灶,这让顾灵犀感到很稀奇。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帮小溪干活,就怕自己越帮越忙,站在旁边干着急。

    “姐姐,你就坐着吧,我不用你帮忙。”小溪善解人意的说道。

    “小溪,真的谢谢你。不如我帮你添柴火吧。”

    顾灵犀主动过来帮她加柴,正好小溪要在灶锅里打鸡蛋,于是便随她。

    两个人分工合作,闲暇的时候便开始聊天。

    “姐姐,你和哥哥是大城市里的人吧。”

    “我们是南城人。”

    小溪有些羡慕的看过来,“听说南城很繁华,只可惜我一辈子也去不了那么繁华的大都市了。”

    “为什么?”

    小溪苦恼的说道:“其实,我是我们李家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孩子,但家里穷,我爸在村里都是免费帮人看病。所以没有多少积蓄供我去上大学。”

    想到那张被压在箱底的录取通知书,小溪的表情便暗淡下去。

    顾灵犀看得出来,她有多么渴望上大学。

    “你考的什么学校?”

    “南城师范大学。”

    顾灵犀不由赞道:“小溪你好厉害,南城师范大学是南城数一数二的大学,你既然考上了,就算没钱也可以申请奖学金啊,那个学校对贫困生的奖金特别优厚,为什么不申请试试?”

    小溪摇头,“没用的,我家太穷了,出去一趟车费都要好多钱,更别说什么人都不认识。谁能保证奖学金一定会落在我头上。”

    顾灵犀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她,她还是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美好未来,不应该被贫穷打败。

    她想了一下,对小溪说道:“小溪,等我出去了,我帮你。”

    “真的吗?”

    “当然。”顾灵犀爽快的答应下来。

    景翼岑在南城应该有教育方面的资源,这点小事应该能搞定,就当是报答小溪一家的救命之恩了。

    突然的想到景翼岑,顾灵犀心情有些沉重。

    都一夜了,不知道景翼岑知道她失踪了有多着急。

    “小溪,电话还打不出去吗?”

    “已经在修了。可能还要等。”

    “好吧。”

    顾灵犀泄气的没再提这件事情,祈祷电话快点修好,这样就能早点联系上景翼岑。

    ……

    景家。

    一大早,景家上下就醒了,确切的说顾灵犀失踪一夜,景家一夜未眠。

    特别是景翼岑,清早从滑坡现场回来的时候满身泥土,失魂落魄的样子吓到了老夫人。

    “翼岑,灵犀呢?”

    老夫人慌张的跑过来。

    景莲来不及扶着她,担心的跟在后面,“妈,您慢点。”

    景翼岑双目无神,脸上都是泥巴,下巴,脖子,双手,凡是露出来的地方没有一处干净的,更别提西装上的泥巴简直就像在泥地里滚过一样。

    秦语心看到他这个样子心疼死了,早知道从小到大,景翼岑一直都是光鲜亮丽的,何曾这么狼狈过?

    她赶紧上前来,“翼岑,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景翼岑无动于衷,像个游魂一样走到老夫人身边。痛苦的说道:“奶奶,灵犀不见了,我找遍了也没找到她。”

    看到自己的孙儿一夜之间变成这幅模样,老夫人可心疼了,反倒安慰他,“翼岑,没有消息说明灵犀可能没出事,你不要自己吓自己。”

    “可是……灵犀一夜都没回来。”

    他的心好痛,五脏六腑都挤到了一起一样呼吸难受,每一次呼吸都是痛的。

    一万个后悔,恨自己没有去接她下班。

    “翼岑,快去洗澡换衣服吧,你看你都淋了一夜的雨,万一病倒了怎么办?”老夫人关心的说道。

    他踉跄的后退,身上寒冷无比,可比上心里的寒冷又算得了什么?

    “奶奶,都怪我,我应该去接她下班……”他悔恨得快要死去,意识有些模糊,也许是淋了一夜雨的缘故,他觉得头晕,站立不稳。

    秦语心看到他为了顾灵犀这么折磨自己,一下子着急上火,“翼岑,你别怪妈多嘴,我看顾灵犀未必会出事,说不定她躲在哪里逍遥快活呢,你这么担心她简直是多余。”

    “语心,你给我闭嘴。”老夫人严厉的呵斥。

    秦语心不服气,凭什么每次老夫人都帮着顾灵犀说话,“妈,我说的是事实,您看看她把翼岑折磨成什么样子了,翼岑才是您的亲孙子,您不能这么偏袒顾灵犀吧。”

    “灵犀生死未卜,你还在这几说风凉话,你是巴不得灵犀再也回不来你就开心了是吧?”

    “妈。”

    “我再说一次,如果你以后再说灵犀半点不是你就滚出景家,永远也不准回来。”

    老夫人发起狠来特别有气势,任凭秦语心再嚣张也有所忌惮,不敢再多言。

    就在两人吵闹之际,忽听景莲惊呼,“翼岑。”

    老夫人和秦语心看过去,只见景翼岑高大的身体终于不堪重负的晕倒了。

    老夫人急得赶紧去扶,大声喊道:“快去叫关医生过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