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02章 灵犀,我好想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2章 灵犀,我好想你!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关医生在给景翼岑检查之后一直愁眉紧锁,出来时,老夫人和大家焦急的围了过来。 .

    “关医生,翼岑到底怎么了?”

    “老夫人别担心,初步推断是发烧了,加上一夜没睡,精力耗损,让他先休息一下吧。”

    关医生这么说,老夫人才放下心来。

    大家都守在景翼岑身边,唯独秦语心悄悄地离开,一个人躲到房间里面去打电话。

    “阿姨,您找我?”

    “安妮,翼岑晕倒了。”

    “什么?”安妮激动的声音传来,“翼岑好端端的怎么会晕倒?”

    提到这个秦语心就来气,“还不是为了那个顾灵犀,昨晚刮台风,顾灵犀一夜未归,翼岑担心了一整夜,今早回来就发烧了,到现在还没醒。”

    安妮:“……”

    “安妮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阿姨,我想见翼岑。”

    秦语心想了想,生出一计,“这样吧,你直接来景家,我为你安排。”

    挂了电话,秦语心终于放了心。等中午吃过饭后,老夫人需要休息,景莲陪着老夫人,趁大家各自有事,秦语心约了安妮过来。

    悄悄的把安妮带到景翼岑的房间,安妮终于放轻松,直接奔到床前,心疼的看着景翼岑打吊水的样子,默默垂泪。

    “翼岑。”她抚摸着景翼岑苍白的脸颊,终于可以碰触到做梦也想见到的人,心里既欢喜又心酸。

    “安妮,我先出去,你好好陪陪翼岑。”

    “谢谢你,阿姨。”

    秦语心走后,安妮独自陪伴在景翼岑身边。

    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景翼岑突然就醒了。

    也许是在梦中听到了哭泣声,景翼岑以为是顾灵犀回来了,一下子抓住了脸颊上的手腕,从床上惊坐起,“灵犀。”

    景翼岑的反应让安妮心痛不已,看到自己的手腕被他抓在怀里,甜蜜的说道:“翼岑,是我。”

    景翼岑回头,看到安妮微笑的脸一脸深情,低头发现自己正紧紧握着她的手,惊颤的缩手,顿时气血上涌,“谁让你进来的?”

    “翼岑,我听说你晕倒了,我来看看你。”

    “不需要。”

    景翼岑冷漠如冰的态度伤害了安妮的一片真心。

    忍着心痛,安妮哽咽道:“翼岑,你就那么喜欢顾灵犀,为了她连命也不要?”

    “这不关你的事,你可以走了。”

    “翼岑,我既然来了,就不怕你赶我走,翼岑,这段时间我真的好想你,我爱你。”

    一边说,安妮一边扑过来,不知廉耻的直接抱住景翼岑的脖子,将自己的热吻递上去。

    景翼岑恼羞成怒的推开她,嫌弃的用手背把唇上的温度抹去,厌恶的说道:“安妮,你要再这样,我就不客气。”

    然后,他开始对着门口大喊,“佩姨。”

    安妮生怕惊动他人,急忙从地上爬起来,“翼岑,好,我不碰你……我只求你给我两分钟时间,说完话我就走。”

    “我不想听,识相的自己走,免得被人赶走,这里是景家,你没资格出现在这里。”景翼岑冷冰冰的道。

    安妮更加心痛,语气却平淡的说道:“关于顾灵犀的你也不想听?”

    景翼岑冷漠的眸子里终于流露出一丝柔情。

    见他沉默,安妮知道成功了,又坐到他身边,从包里把手机拿出来,点开了相册。“翼岑,你自己看看,你为了顾灵犀不要命,她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这样真的值得吗?”

    景翼岑不耐烦的将目光落在她的手机上,刚看一眼,顿时脸色一沉。

    从照片一看就知道这是昨晚顾灵犀下班之后拍的,安妮为了刺激景翼岑,故意挑选了一些杜若谦牵着顾灵犀的手的亲密照,还有顾灵犀上车的照片。

    安妮看到景翼岑的脸色就知道他此刻有多生气,添油加醋道:“翼岑,我听阿姨说昨晚顾灵犀一夜未归,这些照片就是最好的证明,她昨晚就是和杜若谦在一起。”

    “够了,你滚出去!”

    景翼岑忍无可忍,大吼一声,愤怒的表情让人胆颤心惊。

    安妮还想说什么,见景翼岑这么愤怒,怕更加惹火了他引来景家的人,只好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房间。

    一个人安静下来,景翼岑的情绪越来越烦躁。

    有些记忆在脑海里不断回荡着……

    “灵犀,你在哪?”

    “在车上。”

    “哪个车上?我让萧权去接你,路上堵车了,他说去的时候没看到你。”

    “我……我见下雨了,就先打车了。”

    ……

    事实却是那么残忍的把真相撕开,她上了杜若谦的车,骗了他。

    昨晚,他们一整夜都在一起,他却像个傻瓜一样担心了一整夜。

    愤怒,让他不顾自己还在输液,拔掉针头直接冲出房门。

    安妮还没有走远,景翼岑很快就追了上来。

    他抓住了安妮的手腕,怒不可遏的瞪着她,“告诉我杜若谦在哪。”

    “翼岑。”

    “告诉我。”他怒吼一声,连安妮也被他这幅模样吓得肩膀一抖。

    “我……我只知道他住的酒店。”

    “带我去。”

    然后,野蛮的拉着安妮,将她扔上了车。

    ……

    李家村。

    顾灵犀在房间里陪伴杜若谦养伤,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很热闹的声音,还有鞭炮的响声时而传来,不由好奇的叫了小溪。

    小溪进来,顾灵犀问,“小溪,外面怎么这么热闹?”

    小溪笑容灿烂,“姐姐,我们村里今天有人家办喜事,很多人都去庆贺,吵到你们了吧。”

    “没有,我只是问问。”

    小溪“哦”了一声,突然说道:“姐姐,要不你和哥哥一起去看看吧,我们村里办喜事可热闹了,你们憋在屋子里正好有点闷,不如出去透透气。”

    顾灵犀回头看了杜若谦一眼,然后视线落在他的腿上,“不用了,我还是在屋子里陪若谦吧。”

    杜若谦却说。“灵犀,你和小溪去玩吧,我没事。”

    小溪见两人推来推去,噗嗤一下笑出来,“这样吧,我家里还有一个废弃的轮椅,平时也用不上,不如让哥哥坐,正好你们两个还能一起去看热闹。”

    顾灵犀想推辞,小溪已经自作主张的去找轮椅,过了一会,一张半旧的轮椅便被推了进来。

    杜若谦在两个人的帮助下坐上轮椅,由小溪带路。领着他们一起去看新娘子。

    此时新娘子站在院子里,正给村子里的年轻男女发同心结,很快便发到顾灵犀这里来了。

    顾灵犀一愣,不知如何是好,小溪解释,“这是我们村子里的习俗,新人结婚如果得到一对情侣的祝福,他们的婚姻也会越长久,得到的祝福越多就会越幸福。”

    顾灵犀推辞,向新娘子解释,“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情侣。”

    小溪忍不住笑了,“姐姐,你就别不好意思了,你和哥哥真的好配哦,说不是情侣连我都不信。”

    顾灵犀好窘,“我们真的不是。”

    “灵儿,我们一起祝福新人吧。”杜若谦突然说道,然后伸手接过了新娘子手里的同心结,礼貌的询问,“需要怎么做?”

    小溪积极的说道:“诺,同心结下面有两条红丝带,用笔写上两个人的名字就行了。”

    “好。”

    杜若谦接过笔,在其中一条红丝带上面写上了苍劲有力的三个字。

    写完之后递给顾灵犀,“灵儿,就当是送给新人的祝福,写上吧。”

    顾灵犀犹豫了一下,大家都看着她,她也不好解释,于是也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谢谢。”新娘子道谢之后便离开了。

    顾灵犀看着那两条飘逸的丝带,两个人的名字不停的在风中纠缠在一起,心情有些沉重,杜若谦却勾唇,露出一丝浅淡的笑容。

    离开之后,顾灵犀推着杜若谦在窄小的黄土地上走,由于路不好走,顾灵犀推得很小心翼翼。

    杜若谦虽然看不到顾灵犀的表情,却细心的发现顾灵犀心事重重。

    “灵儿,你有心事?”

    顾灵犀一边慢走一边说道:“没有。”

    “你是不是怪我自作主张写同心结?”

    顾灵犀脚步停滞。“不是。”

    杜若谦的话突然卡在了喉咙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却听顾灵犀突然说道:“我只是想,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

    “灵儿,如果你想走,可以不用管我。”杜若谦失意的说道。

    “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顾灵犀坚定的从身后走过来面对他,“若谦,我的命是你救的,你是为了救我才骨折,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一走了之。”

    “你不是想离开这里吗?”他抬头,失落的看着她。

    “要走,我们也要一起走。”

    杜若谦的心在这一刻既开心又难过。

    她这么想离开这里无非是为了景翼岑,如果不是他舍命相救。她未必会对自己不离不弃。

    想到她对景翼岑越来越深的情感,杜若谦就心痛,突然忍不住拉住她的手,激动的问她,“灵儿,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上了景翼岑?”

    顾灵犀从来没有见过杜若谦这么激动的样子,想挣脱,“若谦……”

    “灵儿,你忘了景翼岑当初是怎么对你的吗?他几次三番为了安妮弃你而去,你真的相信他对你是真心的吗?”

    也许是情绪波动太大,杜若谦把顾灵犀的手臂都抓红了。

    “若谦,你冷静点。”

    “我无法冷静。灵儿,难道你忘了乔昊谦,忘了那个深深爱着你的男人了吗?灵儿……”杜若谦越说越激动,另一只手臂也伸过来,突然抱住顾灵犀的头,深深地吻住了她。

    唇与唇的接触瞬间让顾灵犀大脑缺氧,来不及躲避,杜若谦已经将她牢牢锁在自己的怀里,撬开了她的唇深入……

    “唔……”她本能的挣扎,奈何杜若谦力气太大了,她根本不能挣脱。

    他失去理智的把她的唇搅得天翻地覆,顾灵犀感觉一阵晕眩,眼泪害怕的流下来……

    “姐姐。”

    突然一个声音让杜若谦和顾灵犀身体一僵。杜若谦突然松手,放开了她。

    回头,顾灵犀看到李父李母以及小溪一家站在路口,三人正好路过。

    李父李母脸上暧,昧不清的表情让顾灵犀觉得窘迫,委屈的跑开了,杜若谦也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刚才太冲动,就算懊恼也追不上她的脚步。

    “哥哥,姐姐怎么了?”小溪还不太懂男女之间的情感,她只是觉得顾灵犀好像不高兴的哭了,所以上前问他。

    杜若谦没说话,心里内疚极了,他怎么能那么冲动的伤害她?她现在一定恨死他了。

    李母拉着小溪,“小溪,小孩子家家的别问那么多,我们快点回来做晚饭吧。”

    “可是……”

    “别可是了,快走吧。”

    于是,李父推着杜若谦回去,小溪心里却有心事,一路上也不怎么说话。

    回到家做好饭,顾灵犀还没有回来,小溪站在院子里等了好久都不见人影,焦急得不停朝院子外面张望。

    杜若谦推着轮椅走过来,表面沉静,内心和小溪一样焦急。

    “哥哥,姐姐不会是走了吧?”小溪问道。

    杜若谦更加心痛。

    也许,她真的一个人走了。

    都怪他冲动之下做出那样的行为,她肯定不想再见到他了。

    夕阳渐渐落下,李母从厨房出来喊道:“吃饭啦。”

    小溪回头应了一声,然后对杜若谦说:“哥哥,先吃饭把。”

    杜若谦没心思吃,深深地内疚感让他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

    “哥哥,你受了很严重的伤,不吃饭怎么行,走,我推你进去。”

    小溪推着轮椅,刚走几步,院子外面便出现了顾灵犀的身影。

    小溪眼尖。一下子就发现了她,连忙冲过去,“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顾灵犀淡淡一笑,随口应道:“嗯。”

    “走吧,快进屋吃饭吧。”

    拉着顾灵犀进来的时候,正好撞见杜若谦,顾灵犀看到他的眼神里闪动着一丝惊喜,没来由想到那个吻,默默的把目光移开。

    “回来了。”他微笑的看着她,发现她眼圈红红的,更加自责。

    “嗯。”她低头回应。

    “我们吃饭吧。”

    然后,小溪拉着顾灵犀进去,杜若谦也进来了。

    饭桌上,杜若谦没说过,顾灵犀也沉默,一餐饭吃得郁郁寡欢,顾灵犀吃了一点就没吃了。

    出来院子里透透气,杜若谦也跟着出来了,她听到动静,惊颤的回头,如受惊的小兔子看着他后退几步。

    杜若谦眼见她这么害怕自己,心里更是恨自己一时冲动伤害了她。

    “灵儿,真的对不起。”

    顾灵犀一下子心酸不已,却没有回答他。

    杜若谦缓缓的语气感到抱歉,“灵儿,下午我只是一时冲动,并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如果你怪我可以好过一点,我没有怨言,我只希望你能开心一点,所以,如果你想走就走吧,我一个人就在这里慢慢养伤……”

    “我不会走。”顾灵犀坚定的说道:“我说过,要走也要一起走。”

    即使心里对他的行为很抗拒,她也要坚持自己的心,她不会忘记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杜若谦欣喜的抬头看着她坚定的眼神,“灵儿,你不怪我了?”

    “那是两码事。若谦,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是很抱歉,我们……真的不可能。”

    她走的这一个下午想了很多,杜若谦对她真的很好,但那又怎样,他始终不是自己对的那个人。

    “若谦,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好朋友,这一次你为了救我连命也不要,我真的很感激你,所以,哪怕你只是一时冲动,我也没有理由去怪你,就当是我辜负了你,对不起。”

    杜若谦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我明白。”他苦笑,“灵儿,我以后不会再那样对你,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这件事,好吗?”

    顾灵犀看着他受伤的表情,心里动容了一下,答应他,“好。”

    “我想回去休息。”

    “我推你进去。”

    顾灵犀上前,推着轮椅将他送进屋子里,两个人很默契的没有再提这件事,好像那件事已经在两人的记忆里抹去了。

    这一夜,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漫长的。

    第二天。

    顾灵犀起了一个大早,刚洗漱完毕,小溪就高兴的跑过来。

    “姐姐,村委会的电话已经修好了,你可以打电话了。”

    “真的?”顾灵犀一脸欣喜。

    “真的,你快随我来吧。”

    顾灵犀高兴极了,说道:“你等我一会,我把东西放进去。”

    刚一进门,杜若谦就推着轮椅出来了,两个人差点撞上。

    “若谦,早。”

    “什么事这么高兴?”

    顾灵犀掩饰不住脸上的喜悦,“村里的电话能打出去了,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哦。”杜若谦淡淡的应了一声,不像顾灵犀那样开心。

    这意味着。他们就要分开了。

    顾灵犀自顾自开心,没注意到杜若谦一脸失意的表情,放下杯子和牙刷就随小溪出去了。

    顾灵犀刚走,杜若谦的脸色彻底沉淀下去,低头,他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这块表内置了gps全球定位系统,兼具防水功能,也就是说,只要他按下求救按钮,无论他在哪里,陆渊都能收到他发送的求救信号,不出半天。陆渊一定能找到这里。

    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和顾灵犀相处,他隐瞒了这件事,明知道她想回去,却没有把这个秘密告诉她。

    顾灵犀随小溪来到村委会,刚一进村长的办公室门,就看到里面熟悉的背影。

    那一瞬间,脚步就像定住了一样,泪水也模糊了视线。

    村长看到顾灵犀,突然反应过来,对屋内的男人说道:“先生,您看她是不是您要找的人?”

    景翼岑回头,看到顾灵犀的那一刻,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复存在。眼睛里只有她的身影立在自己面前。

    “翼岑。”顾灵犀激动得差点落泪,脚步忘记了移动。

    他看着她,足足有一分钟。

    她居然穿着一套旧式棉衣,像个村妇一样出现在这里,如果不是将她的模样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他根本想象不出她会变成这样。

    整整一天两夜,思念让他忍不住冲上去,紧紧的把她拥入怀中。

    他的怀抱温暖的包围着她,紧紧的,生怕一松手她又消失了。

    “灵犀,我好想你。”

    顾灵犀泪如泉涌,“我也是。”

    他再一次抱紧了她,仿佛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去。

    感受到他强烈的心跳,顾灵犀觉得自己好幸福。

    安妮出现在门口,看到景翼岑抱着顾灵犀,嫉妒差点让她发疯。

    自从昨天下午她和景翼岑一起去找杜若谦,整整一夜,景翼岑都在为顾灵犀的下落奔波,她以为景翼岑看到那些照片会生气的把顾灵犀揪出来狠狠地怒骂一顿,她幻想过无数他们见面吵架的情景,却没想到现实居然是眼前看到的那一幕。

    她嫉妒,愤怒,凭什么顾灵犀能得到他的爱护?

    景翼岑旁若无人的把顾灵犀抱得紧紧的,直到顾灵犀呼吸困难,挣扎了几下,他才不舍的松手。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你失踪了。就算掘地三尺,我也会找到你。”

    顾灵犀甜甜的笑了。

    景翼岑握着她的手,直接带她出去,“我们回家。”

    顾灵犀没动,想到杜若谦,有些犹豫,“翼岑,我们不能就这样走了。”

    “为什么?”他皱眉,脸色沉沉的很可怕。

    安妮趁机进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顾灵犀,“翼岑,你还不明白吗?她不想走还不是为了杜若谦。”

    顾灵犀这才发现安妮也在这里。

    心立刻警惕,“你怎么来了?”

    安妮含沙射影的说道:“我当然是和翼岑一起来的。”

    顾灵犀悠悠的看向景翼岑。发现他脸色铁青,似乎有心事。

    “翼岑,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她不见的这一天两夜,他和安妮又在一起了?

    景翼岑不悦的沉着脸,“灵犀,你别问那么多,我现在只想问你,你跟不跟我回家。”

    他的语气,分明带着怒意。

    明明是他和安妮一起,他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我想跟你回家,可是若谦……”

    “够了,灵犀。我不想再从你的嘴巴里听到这个名字。”

    他大声吼她,让她感觉自己突然不认识他了。

    “翼岑,你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顾灵犀,你上了杜若谦的车,却骗了翼岑,这一天两夜,你和杜若谦在一起干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安妮火上浇油的讽刺。

    顾灵犀明白过来,连忙解释,“翼岑,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你解释,我只问你,你跟不跟我走。”他不耐烦的给了她一个选择。逼她做决定。

    顾灵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景翼岑不听她解释,杜若谦又受伤了,她根本没办法回答他。

    安妮再次轻蔑的说道:“翼岑,看来顾灵犀是舍不得离开杜若谦了,难道他们的关系还不明显吗?顾灵犀就是因为杜若谦才不想跟你回家。”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