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03章 景翼岑,别让我恨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3章 景翼岑,别让我恨你!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觉得事情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更何况安妮在旁边搬弄是非,如果她不解释,景翼岑一定会误会。

    就算景翼岑不想听,她还是对他说:“翼岑,若谦受伤了,我没办法丢下他一个人不管,你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罢,就算我要跟你回家,我也一定要把若谦带走。”

    景翼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闷声不说话,顾灵犀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急得又说道:“翼岑,我请你相信我,我和若谦真的什么事也没发生。”

    “哼,说出来谁信,孤男寡女在一起一天两夜,你把翼岑当傻子吗?”安妮讥讽道。

    “够了,你闭嘴。”景翼岑愤怒的呵斥,然后拉着顾灵犀直接出去。

    顾灵犀被他拉着直接上车,用力把她甩进车内然后锁好车门。

    “萧权,看好她。”

    “是,总裁。”萧权守在外面,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顾灵犀在车内不停的拍打窗户,急得大喊,“翼岑,你听我说。”

    景翼岑就像没听到,然后又回到村长的办公室,没两分钟就一脸阴沉的走出来。

    他没有直接来上车,而是从车面前走过,安妮经过的时候看到顾灵犀在车内焦急的样子,冷冷的一笑,然后跟在景翼岑后面走。

    顾灵犀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来,急忙大喊萧权,萧权置之不理,她又喊小溪,小溪等景翼岑走后,跑到车窗户面前朝里面大喊,“姐姐,我要怎么帮你。”

    顾灵犀用尽所有的力气,毕竟隔音效果还不错,她大声喊道:“小溪。快去找石头来帮我把窗户砸开。”

    小溪怕耽误事,连忙按照她说的做,萧权及时阻止。

    顾灵犀急得快哭了,敲打窗户,“萧权,我求你放我出去,要不然,真的会出人命的。”

    萧权无动于衷,“少奶奶,总裁吩咐,我只能照办。”

    顾灵犀说不动她,直接对小溪大喊,“小溪,砸车。”

    小溪担心顾灵犀。也不管这车有多贵,拿着一块大石头就开始咂。

    萧权来不及阻止,车窗户就已经被砸出了裂缝。

    顾灵犀顾不了那么多,把手伸进裂缝里,用力的把车玻璃弄下来,手上鲜血直流,她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唯一的念头就是快点出去,因为她知道景翼岑一定是去找杜若谦算账去了。

    萧权见状,也顾不得景翼岑的命令,连忙拿出车钥匙开门。

    终于,顾灵犀艰难的车上下来,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小溪连忙扶着她起来。“姐姐,你没事吧?”

    “没事,我们快回家。”

    ……

    景翼岑气势冲冲的直奔李父家里,一边进来一边朝着里面大喊,“杜若谦,你出来。”

    杜若谦推着轮椅,似乎早就有准备,淡定自若的出现在门口。

    景翼岑看到他坐轮椅感到很意外。

    不过,很快他就愤怒的冲过去,揪着杜若谦的衣领将他提起来,“杜若谦,你三番四次纠缠灵犀,怎么,现在连苦肉计都用上了。你真是比我想象中还要可耻。”

    杜若谦被迫抬起上半身,一双腿也抬高,努力忍着腿上的疼痛,默默勾唇,“景翼岑,你的愤怒只能说明你恐惧,就算你得到灵儿又如何,她心里始终有我的位置,呵呵。”

    一句话,直接引爆了景翼岑敏感的神经,“你简直是找死。”

    然后,他扬起了拳头,准备一拳打下去,顾灵犀及时赶到。大惊失色,“景翼岑,住手。”

    她冲过来,趁景翼岑停住的那一瞬间拉开他的拳头,愤怒的把他推开,“我不准你打他。”

    看到顾灵犀这么护着杜若谦,景翼岑哪里还有什么理智,回头对萧权大吼,“萧权,你是怎么办事的。”

    “总裁,少奶奶要砸车,就连她的手也……”萧权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景翼岑的表情已经阴沉得足以用眼神杀人。

    他把目光落在顾灵犀的手上,果然看到她鲜血淋漓的手。

    心里,没来由的一痛,他如此珍爱她,她却为了杜若谦受伤。

    那一刻,景翼岑的愤怒和理智通通抛到了脑后,上前来拉着顾灵犀的手腕就往屋子里拽。

    “景翼岑你干什么?”

    “当然是干你!”他怒上心头朝她大吼。

    这么多人在,顾灵犀听到这话羞愤难当,“景翼岑你疯了,放手。”

    景翼岑就当没听到,回头冲杜若谦阴险一笑,“杜若谦,你给我好好看着我是怎么和灵犀夜夜缠绵的。”

    杜若谦脸色大变,用力撑着轮椅想起来,景翼岑已经快速拉着顾灵犀进屋了。

    “景翼岑!”杜若谦激动的大喊,好恨自己不能走,不然,他一定要阻止。

    “翼岑,你怎么能这样?”安妮也急得跳脚,准备冲过来阻止。

    “萧权,给我好好守着,不准任何人进来。”

    萧权得令,直接挡在了大门必经出口,把杜若谦和安妮挡在了外面。

    景翼岑拉着顾灵犀进屋,直奔卧室。

    “景翼岑,放开我。”顾灵犀感到害怕,大声吼叫,她万万想不到他会用这种方式来刺激杜若谦。

    耳边,传来“砰”的一声,卧室的门重重关上,顾灵犀被他抱起来,直接扔在了床上。

    这里的床不像家里的那么柔软,顾灵犀觉得背部好痛,痛苦的闭上眼睛,身体却被他重重的压上来。

    “景翼岑,求你不要这样……”

    她抗拒急了,内心极度害怕他这么对她,哭着求饶,“景翼岑,别让我恨你。”

    然而,等待她的只有他愤怒的惩罚……

    ……

    不知道过了多久,景翼岑终于停下来。

    因为他听不到她的哭声,感觉不到她的抗拒,她就像失去了知觉的娃娃。任由他发泄,而当他真的做出不理智的行为之后,低头看着身下心如死灰的人儿无声的哭泣,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应该下十八层地狱。

    “灵犀。”他怜惜的伸手想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水,顾灵犀头一偏,面无表情的看着冰冷的墙壁。

    他的心突然痛得撕心裂肺,再想伸手,终是忍住了。

    他叹息着起来,将衣服穿好,直接离开了房间。

    门关上之后,顾灵犀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她哭了很久,直到把眼泪哭干,才慢慢的坐起来,一件一件的把衣服穿上。

    小溪在外面敲门,“姐姐,我能进来吗?”

    顾灵犀调整好心态,声音沙哑,“进来吧。”

    小溪战战兢兢的进来,一看到顾灵犀凌乱的头发和哭肿的眼睛,上前去安慰她,“姐姐,你不要伤心了。”

    “我没事。”顾灵犀面无表情的说道。

    “姐姐,那个哥哥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顾灵犀答不上来。

    他是她的丈夫,即使他们有过甜蜜而美好的夜晚,但是今日这样的行为是她无法忍受的。

    她不会原谅他。

    “他走了吗?”

    “没有,他就在外面。站了一下午。”

    顾灵犀努力让自己的心坚硬一点,不去细想他的行为动机,深呼吸,又问,“若谦呢?”

    “他也在院子里,好半天也没动。”

    顾灵犀突然感到心酸和无地自容,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后,她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他。

    外面传来了车子经过的声音,顾灵犀以为景翼岑走了,才缓缓的下床离开房间。

    她意外的看到景翼岑还站在院子外面,日头将他的俊脸晒成了红色,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往外冒,那一刻,她下意识的觉得他在惩罚自己。

    景翼岑也看到顾灵犀,深邃的眼眸仿佛在传递着某种抱歉,顾灵犀却转移了目光,落在杜若谦身上。

    他也和景翼岑一样晒得满头大汗,旁边站着陆渊,原来刚才那辆车是陆渊开来的。

    杜若谦当景翼岑是空气,看到顾灵犀出来,就想到刚才她被景翼岑关在房间里折磨的情景,掩饰着内心的伤痛,目光坚定的问道:“灵犀,你要跟我走吗?”

    顾灵犀呼吸紧绷,想了一下,应道:“我跟你走。”

    “不可以。”景翼岑终于有了一丝反应,过来阻止顾灵犀,“灵犀,跟我回家。”

    顾灵犀没理会他,把他当空气,直接朝着杜若谦走过去,“我们走吧。”

    陆渊过来帮忙把杜若谦抬上车,顾灵犀准备上车,景翼岑快速拉住了她的手臂,“灵犀,别跟我赌气。”

    “放手。”她看都不看他。

    “我不准你跟他走。”景翼岑急了,绝不放手,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深深地伤害了她,不想失去的唯一办法就是不让她有机会离开自己。

    顾灵犀愤怒的回头,甩掉他,“景翼岑,你凭什么可以随心所欲的要求我?高兴的时候把我捧在手心,生气的时候就可以践踏我伤害我,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面对她的痛诉,景翼岑无言以对。

    顾灵犀心寒的说道:“是,我是骗了你,那天我确实是上了若谦的车,当时下大雨,所以我才答应让若谦送我回家,我怕你多想才骗了你。”

    “回来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山体滑坡,是若谦不顾一切的救了我,要不然今天坐在轮椅上的人就是我。”

    “我向你解释你不听,你只关心自己痛不痛快,却一点也不在乎我的感受。”

    顾灵犀吸了吸?子,冰冷的说道:“今日我就要跟若谦走,这是我欠他的,我要去照顾他,直到他的腿康复,不管你让不让,我都要走。”

    说完,她无情的转身,直接上了车。

    车门关上的那一刻,景翼岑心碎了一地。

    他感到无能为力,伤害已经造成,他已经无法挽留她的决定。

    陆渊开车走了,带走了顾灵犀,也彻底带走了他的心。

    他突然朝着院子外面跑去,萧权很担心也跟着去了。

    “翼岑。”安妮急得追上去,奈何景翼岑跑得太快了,她根本追不上。

    景翼岑快速来到村委会开车,直接紧追顾灵犀,好不容易追上去,他又小心翼翼的保持了一段距离。

    陆渊一边开车一边看后视镜。

    “杜先生,要甩掉他吗?”

    杜若谦回头看了顾灵犀一眼,她没有反应,像一个木雕一样坐着。

    “随他吧。”

    “好。”

    陆渊继续开车,车内又安静下来。

    杜若谦好几次回头看到顾灵犀失魂落魄的样子,想到景翼岑那样对她,心里就难受,所以他很怕触及她的伤口,忍了忍还是把话吞回肚子里。

    几个小时以后。

    陆渊终于把杜若谦送到了南城最好的医院,顾灵犀在医生的办公室外面等待。

    不出五分钟,景翼岑就跟来了。

    这一路,顾灵犀知道他一直跟着,可是她的心被他伤得体无完肤,连感动都变得微不足道。

    景翼岑默默的陪在她身边,什么话也没说。

    医生出来,顾灵犀急忙上前询问。

    “医生,若谦的腿伤势如何?”

    医生严肃的说道:“虽然伤势处理及时,但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杜先生的右腿伤势严重,只有一半的康复机会,可能……”

    医生的犹豫让顾灵犀揪着的心提到了喉咙,“会怎样?”

    “也许会瘫痪。”医生如实说道。

    顾灵犀震惊的站在那里,好像被人打了一顿,痛不欲生。

    “这段时间要悉心照顾。千万别再乱动,过段时间我再联系美国那边知名的骨科专家来看看,希望能有恢复的可能,但是,机会还是会很渺茫。”

    顾灵犀强装镇定,“谢谢你医生。”

    “不客气。”

    医生走后,顾灵犀终于控制不住的哭出来,心里千丝万缕的情绪纠结在一起,让她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

    差点摔倒的时候,景翼岑赶紧上前扶着她。

    “灵犀。”

    “别碰我。”顾灵犀条件反射的回头大吼一声,泪流满面的痛哭,“你听到了吗?若谦的腿要瘫痪了,是我害他瘫痪的,都是我的错……”

    她自责极了。也痛苦极了,景翼岑不忍心她这么伤害自己,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用力的把她抱在怀里。

    “我知道,你别难过,我错了,是我的错,你别自责。”

    顾灵犀痛恨他的碰触,身体不停的抗拒,“放开我。”

    “我不放。”他着急的抬高了音调,手臂圈紧,强调,“灵犀,我不会放开你。我怕我放手你就再也回不来了,灵犀,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

    他不停的在她耳边念着这三个字,生怕她听不到自己的忏悔。

    ……

    陆渊推着杜若谦出来,他看到景翼岑紧紧抱着顾灵犀,嘴里一直念着“对不起”,他看了景翼岑一眼,两个男人没有平时剑拔弩张的对视,只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最后,他把目光落在了景翼岑怀里痛哭的顾灵犀身上,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们走吧。”

    陆渊推着轮椅准备离开,顾灵犀听到动静,回头见杜若谦出来,从景翼岑怀里挣脱。

    “若谦。”

    陆渊停住,却没有把轮椅转过来。

    顾灵犀看着杜若谦的背影,一步一步的走过去,每一步都像有千斤重,心里也压抑得痛苦万分,“若谦……”

    “什么都别说,别过来,我不想你看到我这个样子。”

    顾灵犀停住脚步,千言万语,汇聚成三个字,“对不起。”

    “灵儿,永远别对我说这三个字。”杜若谦忍着心痛。五官都挤到了一块儿,声音却努力沉稳如常,“灵儿,你没有欠我什么,我不需要你照顾我,在我的腿没有恢复之前,别来找我,因为……我不想看到你伤心。”

    “若谦,我……”

    “陆渊,我们走。”

    然后,陆渊推着杜若谦走了。

    顾灵犀没有再追上去,随着他越走越远,心里的痛苦越来越重,终于不堪重负的瘫坐在地上。

    “灵犀。”

    景翼岑上前把她扶起来,顾灵犀激动的不让他碰,“你别管我,别碰我。”

    “灵犀,我们回家。”

    他强行把她抱起来,不管她如何挣扎,如何用拳头打他,他都不放手。

    他把她抱到车前,顾灵犀一直闹,他没办法开车,只好让萧权开,自己抱着她坐到后面。

    顾灵犀还在他怀里不安分的又哭又打,景翼岑全部承受,没有半点要松开她的意思。

    终于,顾灵犀也许是打累了,渐渐安静下来。

    然而,她安静的样子比她哭闹的样子更让他担心不已。

    他伸手,将她的头按进他的胸膛,沙哑的对她说,“累了就睡会吧。”

    顾灵犀乖顺的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眼泪越流越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怀里的呼吸越来越均匀,景翼岑紧绷的心终于放松。

    回到景家后,他小心翼翼的抱着她下车,一进门,老夫人就着急的围过来,“翼岑,灵犀回来了吗?”

    “奶奶。灵犀累了,我送她回房间。”景翼岑小声的说道,生怕吵醒了她,然后抱着她上楼,直接回到房间。

    他把她放到床上,她睡得很香没有醒,安静得就像一个布娃娃一样。

    他怜惜的看着她,仔细看才发现她的唇破了皮,干固的血液凝固在伤口,那是他失去理智后吻过的痕迹。

    他顺着目光向下,看到她脖子上青紫的吻痕,他心疼的解开她的扣子,意外的看到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密布,每一个伤,都是他冲动后的惩罚。

    那一刻,他恨死了自己。

    他居然做出如此恶劣的行径伤害了她,别说她了,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对她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

    他低头,轻轻的吻了吻那些伤,每一个吻都带着酸涩的味道,让他心口作疼。

    ……

    后半夜。

    顾灵犀做了一个梦。

    那是她梦想中的婚礼,浪漫的紫色桔梗花海就像童话故事里一样梦幻,她穿着淡紫色的婚纱,在花海里等待着她的白马王子出现。

    她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慢慢向她走过来,手里的桔梗花束遮住了他半边脸,她看不清那个人是谁。

    “昊谦,是你吗?”

    他没有回答,在她面前单膝下跪,“灵儿,嫁给我。”

    她激动的接过他递过来的桔梗花,然后,她看到了那张熟悉而俊郎的脸,顿时脸色大变……

    “若谦。”

    顾灵犀从睡梦中惊坐起,浑身冷汗直冒。

    身旁的景翼岑被她的尖叫吓醒了,连忙把台灯打开,看到顾灵犀坐在床上,浑身发抖,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噩梦,竟然把她吓成这个样子。

    “灵犀,你怎么了?”

    他从身后抱着她的肩膀,用纸巾替她擦汗,“别怕,只是做噩梦了。”

    顾灵犀却哭个不停,痛苦的用双手捂着她的头。

    她怎么会做这样的噩梦,他明明是昊谦,为什么会变成若谦?他们明明是不同的两个人,为什么她越来越弄不清他们到底谁是谁?

    “灵犀,别怕。”

    景翼岑心疼的拥着她,轻轻的拍打她的背,柔声安慰了她一会,顾灵犀才渐渐安静下来又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景翼岑一直没睡着,怕她又做噩梦,灯也不敢关,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她睡觉。

    清晨,顾灵犀准点清醒过来。便看到景翼岑侧着身子,单手支撑身体看着她。

    “你醒了。”他温柔的说道,然后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轻吻,“老婆,早安。”

    这是他的早安吻,顾灵犀却感觉不到甜蜜。

    她起身,直接掀开被子下床,当他不存在。

    景翼岑没生气,也跟着起床,由于几个小时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他的手臂僵住了,身体也僵硬的起不来,等他终于缓过来,顾灵犀已经洗漱完毕从卫生间出来了。

    她从衣柜里找了一件衣服出来,然后又去了卫生间冲澡。

    景翼岑站在门口,透过磨砂玻璃看到里面曼妙的身体若隐若现,想到她满身伤痕,心里微微一疼。

    十分钟后,顾灵犀从卫生间出来了。

    “你洗好了?”他讨好似的问她,顾灵犀装作没听到,直接从他的身旁走过。

    她开始吹头发,梳头,今日还特地化了一个淡淡的妆容,所做的一切都那么平静,景翼岑却没来由心慌。

    她真的很不正常。

    “灵犀。”他紧张的上前,“你有什么话就说,别憋在心里。要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是请你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折磨我报复我,可以吗?”

    顾灵犀好像没有听到他的祈求,继续看着镜子,从化妆箱里拿出一对紫色的耳钉戴上。

    “灵犀。”他抓住了她的手腕。

    顾灵犀终于抬眼看着他,让他很欣喜。

    “放手。”她清冷的眸子里透着对他的厌恶,冷漠的说道。

    “你到底怎么了?”他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不关你的事,放手。”

    她抬高了音调,语气更冷。

    景翼岑无力的松手,第一次因为她的冷漠而做出了妥协。

    顾灵犀又涂了一层淡淡的唇彩,从凳子上站起来,对着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妆容,满意的拿出包包出门了。

    “灵犀,你去哪?”

    顾灵犀停住。没有回头,声音依旧冰冷,“别跟着我,不然,我永远也不回来。”

    景翼岑被她的威胁弄得心里一寒,生怕她说到做到,迈出的步子就这样迈不出去了,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房间关上了门。

    他知道她还在生气,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打扰她,只要她回来,他什么都可以忍受。

    然后,他听到院子里传来车发动的声音。

    他赶紧跑到阳台去,看到顾灵犀发动了一辆小轿车,那是老夫人买给她的,平时她不常开车,那辆车也一直停在车库里,今日却被她开走了。

    心里一慌,今天培训班放假,她会去哪里?

    他连忙打电话给萧权。

    “总裁。”

    “跟着灵犀,随时报告情况。”

    “是。”

    萧权早已在院子里等着接景翼岑上班,挂了电话不敢耽误,开车紧紧跟随顾灵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