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04章 乔昊谦回来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4章 乔昊谦回来了?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买了一点礼盒,开车进入了别墅小区,在一幢三层小洋楼面前停了下来.

    下车之后,她熟悉的按了按门铃,两分钟后,保姆过来开门了。

    “顾小姐,是你?”琴姨看到顾灵犀的时候特别惊讶,快速跑过来把雕花镂空大门打开。

    顾灵犀心里酸酸的,点头,“琴姨,我来看看伯父伯母。”

    琴姨开了门,却没打算让顾灵犀进去,身子堵在两扇门之间,“顾小姐,我看你还是走吧,先生和夫人不想见你。”

    顾灵犀听到后心里更加内疚。

    曾经,这里是她最开心的地方,伯父伯母也特别喜欢她,只可惜人生无常,世事多变。

    正想着,一个声音传来,“琴姨,是不是昊谦回来了。”

    顾灵犀循声望去,只见乔振国和夏雪梅相互搀扶,激动的从屋子里出来。

    两位老人以前身体很好,顾灵犀没想到,短短一年,他们两个人的头发都白了一大半,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不止十岁。

    顾灵犀的眼眶一下子湿了,心疼的喊了一声,“伯父,伯母。”

    乔振国和夏雪梅一看到顾灵犀出现,顿时激动得冲过来,乔振国更是怒由心生,站在门内吼道:“顾灵犀,你来干什么?”

    顾灵犀将手里的大包小包放在地上,微笑,“伯父,我来看看您,我买了一些补品给您补身体……”

    “拿着你的东西给我滚。”乔振国愤怒的发火,“顾灵犀,我们两个就算死了也用不着你虚情假意。你用景家的钱给我买东西,是故意来向我们炫耀你过得有多风光吗?我告诉你,我不接受。”

    顾灵犀心痛难忍,强咽泪水,“伯父,这是我工作挣得钱,我知道您喜欢喝茶,我特地给你买了上好的碧螺春,还有伯母爱吃的燕窝……”

    “顾灵犀你是聋了还是瞎了,我们这里不欢迎你,就算你买了金山白银我也不会看一眼,赶紧给我滚,别站在这里污染了我家大门。”

    乔振国愤怒的说完,然后对琴姨喊道:“琴姨,关门。”

    琴姨不敢违抗,连忙把门关好锁起来,“顾小姐,你还是走吧。”

    “伯父。”

    乔振国不理她,直接进去了。

    “伯父,你别走。”顾灵犀忍不住哭了,慢慢的在大门外跪下来。

    从小到大,伯父就像亲生父亲一样疼她,让她填补了在顾天雄那里缺失的父爱,如今,他这么讨厌她,甚至说这么严重的话,顾灵犀心如刀绞,就像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抛弃一样痛苦。

    夏雪梅低头看着顾灵犀哭得那么伤心。叹了一声,准备进去,顾灵犀连忙叫住她,“伯母,对不起,对不起。”

    夏雪梅也很疼爱顾灵犀,其实在二老心里,他们早已经把顾灵犀当成了童养媳,只等着将来乔昊谦和顾灵犀长大就为两人举行婚礼。

    没想到……

    夏雪梅不愿再想过去那些伤心事,于心不忍的对顾灵犀说道:“灵犀,你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了,振国的身体不好,我怕他看到你会加重病情。”

    “伯父生病了吗?”

    夏雪梅想了想。说道:“还不是昊谦失踪后,心情郁结落下的心病,你也知道,我们二老只有昊谦一个儿子,振国望子成龙,哪里想过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如今身体每况愈下,还不知道在有生之年,我们二老还能不能见到昊谦。”

    夏雪梅说着就伤心了,顾灵犀哭得泪如泉涌。

    “对不起,伯母,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昊谦伤了他的心,不然他不会失踪。”

    “已经发生了。说这些有什么用,你也是身不由己,怪只怪你和昊谦有缘无份……”

    “伯母。”

    有缘无份四个字,让顾灵犀心里更痛。

    “起来吧,被人看着不好,乔家虽然落魄了,到底还有点名望,你跪在这里会让人说闲话。”

    顾灵犀不敢让乔家传出不好的名声,赶紧从地上起来,抹干眼泪,说道:“伯母,这些东西你收下吧。”

    “不用了,灵犀,你拿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说完,夏雪梅也进去了,不管顾灵犀怎么喊她都无济于事。

    顾灵犀又哭了一会,把补品一个个放好摆在门口,才不舍的离开。

    等她走后,暗中一个身影慢慢从树丛里出来。

    杜若谦坐在轮椅上,目光一直追随着那辆车离去。

    “杜先生,为什么不上前去安慰顾小姐?”

    “她既然伤心,安慰又有什么用?”他说着,看了看乔家的大门,“推我过去。”

    “是。”

    陆渊推着轮椅,停在了补品面前。

    他看了看那些礼盒,想到刚才顾灵犀被拒绝的那一幕,心里狠狠的一痛。

    他慢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玉佩,那是一块青色的玉环,用棕色的绳子绑着做成了一个项链,只是那块玉佩上面有一道裂痕,应该是经过强烈的摩擦之后落下的。

    虽有裂痕,却一点也不影响玉佩的质地。

    杜若谦的手轻轻抚摸上面的裂痕,然后将坠子挂在大门上。

    “按门铃。”

    陆渊照办,然后,推着杜若谦走了。

    琴姨出来开门,见外面没有人,准备进去,却被门上挂着的玉佩吸引。

    她快速上前拿下那枚玉佩,仔细一看,顿时脸色大喜,赶紧回屋里……

    杜若谦在暗中,能够听到乔振国和夏雪梅激动的声音传来,“他人在哪?快带我去。”

    “振国,你慢点。”

    ……

    杜若谦默默的将忧伤藏在心底,对陆渊说道:“我们走吧。”

    ……

    顾灵犀开车离开乔家,又去了曾经和乔昊谦一起上过的小学,中学,大学……每到一处地方,回忆便如播放电影一样一幕幕重现。

    直到天黑了,顾灵犀才开车回家。

    刚一进门,佩姨就站在门口迎接,“少奶奶,您总算回来了,你的电话打不通,真是急死人了。”

    顾灵犀说道:“上次刮台风手机坏了。忘了去补办卡,有什么事吗?”

    “家里来客人了,说找你,老夫人联系不上你,正着急呢。”

    “什么人找我?”

    “不清楚,只说是旧相识。”

    顾灵犀纳闷的想了一下,实在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有旧相识,赶紧进门去。

    没想到,客厅里的人居然是乔振国和夏雪梅。

    顾灵犀受宠若惊,要知道她上午还在乔家被二老驱赶,没想到晚上他们居然主动来找她。

    “伯父,伯母。”顾灵犀感动的上前喊道。

    乔振国和夏雪梅互相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顾灵犀看了下后面的老夫人,景莲还有秦语心。然后说道:“奶奶,我想请伯父伯母去楼上坐坐。”

    “去吧,别怠慢了贵客。”

    “谢谢奶奶。”

    顾灵犀高兴的把两人带到楼上房间,让他们坐在沙发上,顾灵犀则拘谨的坐在床尾。

    “伯父伯母,你们特地过来找我有什么事?”

    夏雪梅掩饰不住欣喜,对顾灵犀说道:“灵犀,我们有昊谦的消息了。”

    “真的?”顾灵犀震惊的站起来,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

    “是的,就在今天你走后不久,琴姨听到有门铃声,出去一看没有人,然后看到这枚玉佩挂在门上。”

    夏雪梅把玉佩小心翼翼的送过去,顾灵犀一看,顿时脸色一白。

    有些记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深,就像这枚玉佩,只一眼,便万年。

    那是昊谦从小戴到大的玉佩。

    手里握着玉佩不停的发抖,顾灵犀的眼睛又忍不住湿了。

    “灵犀,你走后,有没有遇到什么人?”夏雪梅激动的问道。

    顾灵犀没有印象,如果知道昊谦会出现,她一定不会那么早走。

    “我不知道。”她懊悔的说道。

    夏雪梅有点失望,“我还以为你遇到了他,所以才来找你。”

    “伯母,昊谦真的会回来吗?为什么他来了却不现身,他一定是不想再见到我了。”顾灵犀又伤心了。

    夏雪梅安慰她:“这枚玉佩是昊谦的随身之物,既然他把玉佩留下来,就一定是想告诉我们他很平安,也许,昊谦有什么苦衷所以暂时没现身,我们二老别无所求,只希望他平平安安的。”

    乔振国也说道:“灵犀,上午那样对你,希望你原谅我,我以为昊谦出事了,所以把怨气发泄在你身上。”

    “伯父,您言重了。”顾灵犀擦干眼泪终于欣慰的笑了。

    “也许,昊谦留下这枚玉佩,是希望我们不要怪你,所以灵犀,以后你若有空。常来家里坐坐,就像以前一样,好吗?”

    “我可以吗?”顾灵犀很怕这是梦。

    “当然。”乔振国也笑了,拉着夏雪梅告别,“灵犀,我们先走了。”

    顾灵犀站起来,亲自把他们送到外面去,等两个人上了车,顾灵犀才笑容满面的进来。

    秦语心最见不得顾灵犀高兴,心想这是什么人让她高兴成这个样子,但老夫人在这里,她不敢吭声。

    “灵犀,他们两个是什么人?”老夫人问。

    顾灵犀微笑,“是我的伯父伯母。从小看着我长大的。”

    老夫人一下子站起来,“既然是这样,那就是干父母了,你怎么不早说,让我怠慢了客人,好歹留他们吃晚饭再走。”

    顾灵犀知道伯父伯母不喜欢景家,能来景家已经很难得了,所以她才没有提出让他们留下来吃晚饭。

    “我问过,他们说已经吃过了,奶奶,我先上去了。”

    “去吧。”

    和老夫人告别之后,顾灵犀上楼回到房间,心情高兴得快要飞起来。

    她躺在床上,将玉佩举起来。看着玉佩在眼前不停的晃动,心里乐开了花。

    她轻轻的把玉佩捧在手心,不停的抚摸着,然后,她发现上面有一道浅浅的裂痕,刚才没仔细看都没发现。

    她一下子坐起来,这道裂痕让她开始担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竟能让这么坚硬的玉佩裂了一条缝。

    也许,这个答案只有昊谦知道,只要他还活着,她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再见面的。

    ……

    景翼岑下班回家,开门便看到顾灵犀拿着那块玉佩不停的傻笑。

    他不由好奇,早上她出去还是一副冰冷的样子。晚上怎么高兴成这样,甚至连他进来了也不知道。

    “灵犀。”他轻轻的喊了一声。

    顾灵犀听到声音,突然像受惊的小鹿,快速的把手里的玉佩反手放到背后。

    “藏了什么?”

    “没什么。”顾灵犀看到他就来气,直接站起来,“我去洗澡。”

    她拿了睡衣就去了卫生间,和早上一样,依旧对他冷冰冰的。

    等她去洗澡了,景翼岑来到阳台,给萧权打电话。

    萧权如实汇报情况,“总裁,少奶奶上午去了乔家,被乔家二老赶走了。后来又去了曾经上学的地方,直到晚上才回来。”

    “有没有遇见什么人?”听到乔家。景翼岑的心就紧绷着,生怕她遇到了曾经的那个人。

    “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他紧张的问。

    “乔家二老晚上来景家找过少奶奶,三人在房间里聊了半个小时才出来。”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景翼岑的脸沉下去。

    正好顾灵犀洗完从卫生间出来,他回头看她,她直接走到床边,拉着被子盖好睡觉。

    景翼岑走过来,坐在她身后,伸手去掰她的肩膀。

    “灵犀。”

    顾灵犀没动,闭上眼睛装睡。

    “你还在生我的气?”

    顾灵犀继续装睡。

    景翼岑无奈的把她抱起来,她还是闭着眼睛不看他。

    “灵犀,你打算和我怄气到什么时候?就算我被判了死刑,你也得告诉我什么时候行刑,你这样对我冷冰冰的,我会感到很不安。”

    顾灵犀的眼皮动了动,睫毛轻轻的颤抖,景翼岑知道她听进去了。

    他继续说道:“灵犀,我不该那样对你,当时我真的控制不住,对不起。”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眼睛,苦涩的泪水一下子从她紧闭的眼睛里溢出来,她努力伪装出来的冰冷在他细密的吻里变得苍白无力,她恨自己居然会陷入他的温情里,竟然会有原谅他的念头产生。

    “灵犀,原谅我好不好?”景翼岑一边吻她的唇一边试探。

    顾灵犀的身子在他的怀里颤抖不停。

    她觉得自己很不争气,明明昨天还告诉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可是今日,面对他的祈求,她终是由不得自己的心,败在了他的柔情蜜意中。

    她默默的流下了两行清泪,压抑内心想要原谅他的冲动,伸手推开他。

    景翼岑的眼底一沉,语带忧伤,“灵犀。”

    “我们好好冷静一下吧。”她背过身去,不忍看他受伤的表情,“翼岑,我们之间缺少信任,即使这一次我原谅了你,难保下次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所以……我们都各自冷静几天。好好想想。”

    景翼岑着急了,“灵犀,我不想冷静,我已经想得很清楚很明白,这次是我太冲动,我保证下次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

    “只是因为冲动吗?”顾灵犀突然冷下脸来,“你口口声声说你爱我,可你不听我解释,你宁愿信别人也不信我,甚至用那样的方式来惩罚我伤害我,你就是这么爱我的?”

    景翼岑:“……”

    顾灵犀平静下来,“翼岑,我给了你机会,我本以为你会是一个好丈夫。至少不要打碎我想和你好好过下去的决心,而你生生的把我的心撕碎,现在还要我原谅你,对不起,我没办法做到和从前那样相信你。”

    顾灵犀不想再和他说话,然后躺下,顺便再说一句,“如果你再碰我,我就去睡沙发。”

    景翼岑看着她的背影,无能为力的躺下,不敢碰她,怕她真的说到做到去睡沙发。

    这一夜,两个人都没睡好。

    第二天,景翼岑醒来,顾灵犀已经不见了。

    身旁的位置空出来,心里也好像空了,他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对着房间大喊,“灵犀。”

    没有回应。

    他急忙下床,去卫生间,也没有。

    她悄悄地走了。

    那一刻,一种即将失去她的恐惧让他冲出房间……

    楼下,顾灵犀陪着老夫人在用早餐。

    他站在楼上看着餐厅那一幕,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她还在。

    他又回了房间,洗漱过后穿戴整洁,下楼去了餐厅。

    “奶奶,灵犀,早上好。”

    顾灵犀没抬头。

    老夫人高兴的说道:“翼岑。你醒了,快过来吃早餐了。”

    “好。”

    他看着顾灵犀低垂的眼眸,她的漠视让他压抑难受。

    他走过去准备坐下。

    顾灵犀却站起来,“奶奶,我吃饱了,先去上班了。”

    “我送你。”他又站起来。

    顾灵犀看了一眼老夫人,怕她多心,抬头对景翼岑说道:“不用了,你还没吃早餐。”

    “送你要紧,我可以打包。”他积极的看着她。

    老夫人望了望两个人,觉得不对劲,“灵犀,翼岑不是天天都送你上班嘛,现在还早,你去那么早干嘛?”

    顾灵犀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坐下来,景翼岑也坐下来,早餐吃得特别快。

    五分钟后,景翼岑面带微笑,“灵犀,我送你去上班。”

    ……

    坐在车内,顾灵犀始终没说话。

    景翼岑时而看过来,她始终面无表情,让他几次三番欲言又止。

    到了培训班,景翼岑停好车,顾灵犀直接开门下车。

    “下班我来接你。”他急忙说道。

    “不用了,我下班后有点事,晚点再回去。”她依旧冷冰冰的语气。

    “什么事?”

    顾灵犀没说,直接下车走了。

    景翼岑的热情一次次败在她的冷漠中,眼睁睁的看着她进去以后,内心更加煎熬。

    他开车直接去了公司,把萧权叫进办公室。

    他坐在真皮座椅上,脸色尤为阴冷。

    “我问你,你确定昨天灵犀只是去见了乔家二老,没有看到乔昊谦?”说到这个名字,他的眉心一跳,有些不安。

    萧权肯定的说道:“乔家二老对少奶奶有偏见,连门都没让她进去。”

    “那晚上他们二位为什么来家里找灵犀?”

    “这……您得亲自问少奶奶才知道。”

    景翼岑面色一沉,她现在连话也不想跟她说,更何况是说乔家的事情。

    他有种不安的预感,他绝对不能让两人的关系这么僵下去,不然又牵扯出乔家。恐怕会生变故。

    一天下来,景翼岑没心思上班,想着打电话给顾灵犀,突然发现她的手机被淋湿之后一直没有买新手机,于是拿起车钥匙开车去了商场。

    他挑来选去,总算买到了一款心仪的手机,又去礼品店买了一个精致的盒子包起来,开车去了培训班门口等候。

    顾灵犀还有十分钟就出来了,趁着这十分钟,他想了很多开场白,希望她能够接受他诚恳的道歉。

    不知不觉过了十分钟,他看到顾灵犀出来,准备下车,顾灵犀却打了一辆车上去。

    车开走了。他急忙开车去追,突然想到早上临走时听到她说晚上有事,景翼岑很好奇她有什么事,车距保持了一段距离,不至于被她发现。

    顾灵犀在一片别墅区下了车,后又去超市买了一些东西,提着满满一包东西来到了一座别墅面前。

    景翼岑躲在暗处,看着她进去,然后,他才来到门口,并且在门牌上看到两个刺眼的字乔家。

    一刹那,景翼岑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击中了似的,还没开始,仿佛看到了自己失败的命运。

    他永远不会忘记。乔昊谦在她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

    一年前的婚礼,如果不是老夫人一手操持,现在她和乔昊谦肯定会在一起。

    只是,一年前乔昊谦就失踪了,灵犀这么晚了来乔家,莫非乔昊谦回来了?

    这个念头可怕到差点将他击垮,每秒钟对他来说都是煎熬,短短的一个小时,他觉得自己经过了漫长的世纪,每一次呼吸都痛彻心扉。

    终于,在天黑的时候他等到了顾灵犀出现在门口。

    他悄悄地躲起来,看到乔家二老来送她。

    “灵犀,下次有空再过来吃晚饭,我给你做你爱吃的宫保鸡丁。”

    “伯母。谢谢你,你和伯父快回去吧,我走了。”

    “路上小心点。”

    “好的。”

    顾灵犀出来,脸上挂着微笑,看在景翼岑眼里却如针扎一样刺痛。

    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对自己笑过了。

    景翼岑打算追上去,忽听顾灵犀传来一声尖叫,他加快脚步,发现这条林荫小道上,三个小流,氓将她围住了。

    顾灵犀紧张的看着面前不怀好意的男人,“你们想干什么?”

    “小美女,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其中一个人把玩着手里的折叠水果刀,嘴里叼着一根烟吊儿郎当的说道。

    “不如陪哥哥们玩一玩?”

    “哥哥们会很温柔的。”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顾灵犀面露惊恐。“你们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你喊呀,这片地方是我的地盘,没人敢过来救你,我劝你乖乖的跟我们走,要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顾灵犀打算逃走,没想到其中一个人突然从背后抱住了她,吓得她尖叫出声。

    “放开她。”

    景翼岑快速跑过来,面色极为冷酷。

    顾灵犀感到意外,“景翼岑?”

    “灵犀,有我在,别怕。”

    他的安慰让她的心稍微安定了一点,突然看到有个人直接拿着刀子从他后面偷袭。

    “翼岑,小心。”

    她大喊,景翼岑已经反应过来。一个侧身,那个人扑了空,另一个人又冲了上去,吓得顾灵犀赶紧闭上眼睛不敢看。

    耳边,打斗的声音越来越大,直到有哀嚎声传来,自己的身体被一个熟悉的拥抱抱住,耳边传来他柔软的声音,“没事了。”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景翼岑面带微笑的看着她,那一瞬间,她忍不住伸手挂在他的脖子上,担心的道:“你没事就好。”

    “只是三个不起眼的小喽啰,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走吧,我们回家。”景翼岑轻蔑的说道。

    顾灵犀的双腿还在发抖,景翼岑直接将她抱起来,走到停车位面前开车。

    回到家后,景翼岑又抱着她上楼,回房将她放在床上。

    “我去下洗手间。”他微笑的说道。

    顾灵犀坐在床上,还没有从刚才惊险的一幕中反应过来,直到嗅到一股血腥味,才警觉的站起来,意外看到自己的衣服上有血迹。

    她看着身上的血迹,没发现自己受伤,心里一下子害怕起来。

    难道,景翼岑受伤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