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05章 灵犀,我的心里只有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5章 灵犀,我的心里只有你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一想到景翼岑有可能受伤,连忙跑到洗手间去。 .

    “景翼岑,开门。”

    “灵犀,有事吗?”里面,景翼岑的声音有些坚忍。

    顾灵犀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你先开门。”

    “我在上厕所。”

    “景翼岑,你再骗我,我这辈子都不理你了。”她鼻子酸酸,激动的朝着门大喊。“你这个傻瓜,自己受伤了也不跟我说,你以为瞒着我就能让我感激你吗?快开门……”

    她担心极了,眼泪汹涌而来,就在她准备敲门的时候,门开了。

    景翼岑光着膀子,脸色有些苍白的站在门口。

    “你都知道了。”

    “让我看看你的伤。”她不顾一切的冲进去,抓着他的手臂到处看,果然在左手臂上看到一道五厘米的红色刀口。

    眼前又湿了,景翼岑连忙说道:“只是轻伤,别担心。”

    “为什么不早说?”

    她看着那道刀口,这一路他又是抱她又是开车,周围的血都凝固了,而他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很痛苦的样子,忍着疼痛将她安全送回家,还想独自一人处理伤口,叫她怎么不心痛?

    “灵犀,我真的没事。”他不忍见她难过。

    顾灵犀却哭着朝他喊道:“景翼岑,你凭什么这么自信?做任何事情只考虑自己,从来不管我的感受,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受伤了也不告诉我,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你这个坏蛋,就知道欺负我。让我难过……”

    她哭着敲打他,景翼岑单手将她抱住,心里隐隐作痛,“对不起!”

    “我不接受,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心疼你,我不会心软,不会原谅你……”

    景翼岑没有放开她,直到她哭累了,才悄悄的放手。

    她的脸上还挂着泪水,景翼岑眼眸低垂,沉沉的说道:“灵犀。我没想过让你因为我受伤了而内疚,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太过分,就算你原谅我,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

    他心痛的准备转身,顾灵犀突然踮起脚尖,主动送上自己的唇,生涩的吻他。

    她第一次这么主动,景翼岑欣喜若狂。

    “翼岑,我早就原谅你了。”她脸上挂着泪水说道。

    听到她原谅他了,他高兴得快要飞起来,连日的阴霾烟消云散。

    他拥着她。用尽了全力珍惜这一刻,“谢谢你能原谅我,灵犀,我保证,以后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她也依偎着他,心里又酸又甜。

    抱了一会,顾灵犀才想起他的伤,放开他,“你跟我出来,我给你处理伤口。”

    她拉着他回到房间让他坐在沙发上,又转身去找急救箱,拿出棉签和消毒水过来帮他处理伤口,最后用绷带缠上,做好这一切,她才欣慰的松了一口气。

    景翼岑看到她那么忙碌,知道她还关心他,心想就算他流再多血也值得。

    放好急救箱之后,顾灵犀默默的走过来,坐在他的旁边。

    “翼岑,我们好好谈谈。”

    她突然变得这么严肃让他很紧张,应道:“嗯。”

    其实他比她年长四岁,在感情上却像个白痴。也许是从小养尊处优,随心所以惯了,所以情绪也控制不住,做出很多冲动的事情。

    而顾灵犀不一样,她沉稳,理智,冷静,所以在这种时候,景翼岑就像个懵懂的孩子,而她更像个严肃的家长一样让他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顾灵犀说:“翼岑,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信任,我可以原谅你这一次,但是我希望你明白,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要那么冲动,给我解释的机会,可以吗?”

    “可以。”景翼岑此刻她说什么都答应她。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和安妮一起出现在李家村?”顾灵犀索性想把这件事情捋顺。

    景翼岑犹豫了一下,诚实的告诉她:“你失踪那晚,我找了你一夜,发烧晕倒之后,安妮通过妈的安排来找我,给我发了几张照片,我看到你上了杜若谦的车,知道你骗了我,所以我一看到你和杜若谦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原来如此。

    顾灵犀明了,也对他坦白,“那天萧权因为堵车来晚了,加上风雨在即,所以我才上了若谦的车,我怕你会生气,所以对你说谎,这件事,我也有错,但我和若谦真的只是朋友。”

    她那么真诚,景翼岑就算不相信杜若谦,也不得不相信她。

    “好,我相信你。”

    “那你现在还怪我上若谦的车吗?”

    “不敢。”

    “说实话。”顾灵犀威胁。

    景翼岑搂着她亲吻,“我还是有点吃醋。”

    “那我不原谅你了。”她扭捏着要离开他。

    “灵犀。”他紧张的抱紧她,温柔的说道:“我以后一定听你解释。”

    顾灵犀默默的勾唇,心里的结一解开,那些负面的情绪一下子都不见了。

    “那你答应我,以后不许见安妮。”顾灵犀不是单纯无知的少女,这一次安妮能用几张照片就让两人差点破裂,她不得不防备。

    景翼岑为了哄老婆。愉快的答应。

    “我答应。”

    他抱紧了她又开始亲,顾灵犀乖顺的承受着他的温柔。

    他抱着她把她放在床上,顾灵犀本能的身体一僵,景翼岑似乎发现她的恐惧,柔声在她耳边吹气,“那里还痛吗?”

    他想到她身上的伤那么多,更何况是那里,被他那么野蛮的对待,一定伤了她。

    顾灵犀红着脸颊没回答。

    “别紧张,我不想再让你痛上加痛,这几天我不碰你。就当是对我冲动后的惩罚。”

    听到他这么说,顾灵犀的身体才放松下来。

    抱着她温存了一会,两个人才分开,当天晚上相拥入眠。

    这一夜,两个人都睡得很香甜。

    ……

    第二天,两个人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一个早安吻,奠定了一天的美好开始。

    景翼岑从来没想过,和她在一起的每一秒都充满了甜蜜。

    回忆昨晚的坦诚相待,他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会爱上顾灵犀,因为她睿智,聪明……她不像安妮一样任性会撒娇,会无理取闹的做出各种自以为可爱却让人讨厌的行为。

    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经过深思熟虑,会思考和总结,偶尔还会有点小别扭,却可爱不失率真,倔强的时候会让他束手无策,高兴的时候懂得取悦分享,生气的时候又让他六神无主。

    他就像漂浮在大海里,顾灵犀就是他的港湾,他会随着她的情绪波动起伏,越来越深陷其中。

    他很好奇她还有多少魅力是他不知道的。

    “这么看着我干嘛?”顾灵犀透过梳妆镜看着景翼岑凝视她出神的表情问道。

    景翼岑微笑,从身后抱住她,将脸深深地埋在她的颈间,“灵犀,怎么办,我越来越爱你了。”

    “那就不要停。”

    “你爱我吗?”他想到她昨晚去乔家,突然提出这个不敢探寻的问题,怕听到那个残忍的答案。

    顾灵犀调皮的一笑,“看你表现。”

    他有些失望,却越挫越勇,自信又傲娇的说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对我说出那三个字。”

    ……

    一起吃过早餐之后,景翼岑送顾灵犀去上班。

    老夫人眼见两人感情越来越好。高兴得合不拢嘴。

    站在门口,目送着两人离去,老夫人欣慰的对景莲感慨道:“景莲,你说我什么时候能抱上曾孙子啊。”

    “妈,我看下个月就能知道了。”

    “是吗?”

    “是呀,难道你没发现最近他们两个人形影不离,如胶似漆,看着就像一对新婚夫妻,而且最近佩姨煎的药,灵犀可是一滴不剩的都喝完了呢。”

    老夫人心知肚明,通过景莲的嘴里说出口别提多高兴。

    “我们进屋吧。”

    老夫人的身体看着硬朗。实际上站了一会就累了,她被景莲搀扶着进屋,刚一转身,就看到秦语心一脸不快的站在身后。

    “妈,我出去一会。”

    “去哪儿?”老夫人看到秦语心就没有好脸色。

    “约了朋友去逛街。”秦语心说完,也不等老夫人回话,直接就出去了。

    老夫人对秦语心更加不满,又不好说什么,摇摇头进屋了。

    秦语心出来后约了安妮,两人一起去商场购物发泄。

    买了一大推东西,秦语心累的脚都酸了。两人坐在商场内的休息长椅上坐会。

    “阿姨,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买这么多东西。”

    刚才秦语心买东西起来不要命,有用没用狂买一大堆,安妮心细,便问起来。

    秦语心本就有气,安妮这么一问,真是不吐不快。

    “安妮,你说这个顾灵犀到底有什么好?那天你不是已经把照片给翼岑看了吗?他怎么半点反应都没有,还和顾灵犀像连体娃娃一样分不开。”

    安妮想到这个特别难受,她也很想知道顾灵犀有什么好,经过那一天两夜的分别。景翼岑看到顾灵犀和杜若谦在一起非但没和顾灵犀分开,而且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拉着顾灵犀进屋,她当时站在外面,听到顾灵犀被他惩罚发出的尖叫不知道多让她羡慕嫉妒恨。

    一个男人只有在真正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才会用那样直接的方式去惩罚那个女人。

    安妮心如刀绞,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了,我想起一件事。”秦语心突然说道,把手机拿出来,点开相册递过去,“安妮,你帮我查查。这两个人是谁。”

    这是秦语心偷拍的,安妮一看,心想这两个中年男女有什么特殊的。

    “阿姨,查他们做什么?”

    “前天,这两个人来了景家,不知道有什么秘密居然要去楼上房间交谈,出来后顾灵犀都快笑成一朵花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么一说,确实很蹊跷。”

    “顾灵犀还说这两个人从小看着她长大,我猜他们肯定有什么秘密,既然从翼岑这里没办法。我们就从顾灵犀身上下手,一旦被我知道顾灵犀有什么秘密,到时候看翼岑怎么护着顾灵犀。”秦语心老奸巨猾的说道。

    安妮茅塞顿开,“阿姨,还是你的想法周到。”

    “那是……靠你对付翼岑的那点小伎俩,黄花菜都要凉了。”

    被秦语心嫌弃了不是一回两回,安妮为了抓住这根稻草也只能忍了。

    “是是是,还是阿姨厉害。”

    ……

    顾灵犀中午休息的时候,办公室寄来一个包裹,说是给她的。

    黄老师和杨老师凑了过来,八卦的说:“灵犀,又是你的二十四孝好老公给你的惊喜?”

    顾灵犀白了她们一眼,看了看快递,快递上没有署名,她好奇的拆开,里面是一个精致的长行紫色礼盒,第一眼看着特别漂亮,她一下子被吸引,然后打开,顾灵犀没想到里面会放着一个最新款的手机。

    她的手机湿透后,她一直忘了去买新手机,看到手机的那一刻。她就知道是谁送的。

    嘴角微微一扬,这时,手机有个来电打进来,联系人显示“最帅最亲爱的老公么么哒”,顾灵犀光看一眼,差点一口口水喷出来。

    黄老师和杨老师在旁边更是直言肉麻得起鸡皮疙瘩。

    顾灵犀赶紧接了电话,景翼岑柔软的声音跳出来,“老婆,手机喜欢吗?”

    顾灵犀听到他的声音就头皮发麻,赶紧站起来跑出去躲避办公室内的注视。

    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顾灵犀有些怄气的对他说:“你送我手机干嘛不回家送。你不知道你的高调已经让我成为全校师生议论的热点了吗?”

    上次求婚到现在还有人热议,黄老师她们那么八卦,又得讨论好几天了,想想就头痛。

    景翼岑傲娇的说:“如果这算高调,那我简直是太低调了。”

    顾灵犀按着额头,“景翼岑,你知不知道你很幼稚?”

    “有句话不是说吗?爱情会让人变得幼稚。”

    “好吧,说不过你。”顾灵犀望天,“你干嘛把备注改成那样?害我被黄老师她们笑话。”

    “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哦,那我回家改成‘宇宙无敌帅酷忠犬老公么么哒’”

    顾灵犀惊呆了!

    这还是平日里那个又狂又拽的景翼岑么?

    “你有病!得治!”

    “哦,那回家等着。”

    “干嘛?”

    “当我的解药,泄火!”

    顾灵犀一瞬间脸如火烧。

    可是心里会有种甜甜的感觉升腾,将她整颗心都填满了。

    “老婆,晚上我有个应酬,你能陪我去吗?”景翼岑又说。

    “什么应酬?”

    “是一个关于花海项目的酒会,需要带女伴。”

    花海。

    这两个字,让顾灵犀心里有些疼。

    乔家曾经是以承包花海项目起家的环境生态公司,后来经过十几年的时间发展成乔氏集团,旗下产业包括餐饮,连锁超市,运动等十几个行业,曾经风光无限,一年前昊谦失踪后,乔伯父便没有精力打理公司,董事会的那些人只懂投资又没什么经验,好好的一个乔氏集团就这样落魄了。

    “老婆,你在听吗?”景翼岑发现顾灵犀没有回应。

    顾灵犀反应过来,“嗯,我有听,你需要我给你当女伴?”

    “不然呢?我找别的女人去。”

    “你敢。”顾灵犀急得威胁。

    “那我晚上去接你下班。”

    “好。”

    挂了电话,顾灵犀默默看着手机备注,情不自禁的甜甜一笑。

    她又翻看了一下手机联系人,景翼岑细心到帮她把卡也补办了。联系人也恢复了,这些小小的举动足以说明他的用心。

    回到办公室,那群看热闹的老师用那种暧,昧的眼光看着她,顾灵犀心里更甜蜜,只当没看见,坐回自己的位置。

    ……

    下午上了三节课后,景翼岑准点出现在培训班出口。

    和黄老师她们告别,顾灵犀上了车。

    “宴会什么时候开始?”

    “晚八点,我先带你去买衣服。”

    景翼岑开车载她来到商场,在一家晚礼服店里挑选礼服。

    店里的老板娘是一位身材火辣的辣妹。金发碧眼,长得有点中俄混血,非常漂亮。

    “Hi,Beau,好久不见!”辣妹说着一口流利的俄文过来热情的和景翼岑拥抱。

    “Lisa,这是我的太太,顾灵犀,今晚我把她交给你了。”

    景翼岑也用俄文和老板娘交流后,老板娘还亲了一口景翼岑的脸颊。

    顾灵犀在旁边看着,有些不自在。

    Lisa回头,看了顾灵犀一眼,非常高兴的用中文向顾灵犀伸手,“景太太,你好。”

    顾灵犀没想到Lisa的中文这么好,那他们刚才为什么用俄文交流?难道怕她听到两个人有什么猫腻?

    “Lisa,你好。”顾灵犀大方的和她握手。

    “灵犀,这位是服装搭配师Lisa,在国际上很有名的,专门为国际知名女星搭配晚礼服,你放心跟她去吧。”景翼岑介绍。

    “景太太,跟我来吧。”

    然后,Lisa拉着她去到晚礼服区挑选衣服。

    很快,Lisa就挑中了几套和顾灵犀身材相配的衣服过来。

    “顾小姐都试一下吧,试衣间在那边。”

    顾灵犀拿着衣服都试了,最后Lisa帮她挑选了其中一套紫色渐变的薄纱裙。

    站在镜子面前,顾灵犀略略失神。

    虽然对Lisa第一印象不太好,不过她确实很会挑衣服,这款紫色渐变的薄纱裙特别挑人,刚好她胜在肌肤胜雪,搭配紫色更加清冷好贵,让人一见倾心。

    景翼岑默默看着镜子里的顾灵犀出神,深邃的眼光炙热无比。

    “景太太跟我过来一下,我帮你做造型。”

    顾灵犀又随她去了化妆镜,Lisa很熟练的帮她画了一个淡妆,头发也全部挽起来,蓬松又有型,只在右耳后面搭配了一朵紫色花朵点缀,整个效果就让人为之惊艳。

    景翼岑看得眼睛都直了。

    “灵犀,你真美。”

    “谢谢。”她微笑,内心也有些小激动。

    做完造型之后,景翼岑牵着顾灵犀去开车,坐在车内,顾灵犀闷声不说话,景翼岑好奇的问她,“你好像不太高兴。”

    顾灵犀想到Lisa和他那么亲密,自然不开心。

    “你和Lisa很熟吗?”

    “我们认识十年了。”

    居然这么久。

    “那你怎么没和她在一起,她那么漂亮性感,而且还是国际知名服装师,配你绰绰有余。”

    她酸酸的说道,那个Lisa那么优秀,让她想到安妮,安妮也是国际知名超模,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都那么优秀,哪一个都让她望尘莫及。

    景翼岑终于忍不住笑了,“你吃醋?”

    “我才不吃醋。”

    “哈哈。”景翼岑心情愉快。“灵犀,你这么聪明,竟也这么小气,这是不是意味着你爱上我了,所以不喜欢我和别的女人来往?”

    顾灵犀脸一红,嘴硬的说道:“我才没有爱上你。”

    “不急,我说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爱上我。”景翼岑自信的又道:“其实你不必介意我和Lisa,刚才她亲我的脸是一种礼仪,你知道西方都比较开放,亲吻只是她们礼貌的一种方式,没有其他意思。”

    “那她刚才为什么叫你Beau?”

    顾灵犀虽然不懂俄语,这个词却听明白了,英语翻译有“情郎”的意思,所以听到Lisa叫他情郎,还亲他,自然让她心里酸酸的。

    景翼岑有些尴尬,伸出长臂过来抚摸她的头,“灵犀,这都怪我魅力太大,你不知道南城多少女人把我当成情郎,所以这个名字一传开。我也没办法一个个让她们改口。”

    顾灵犀更加心酸了,面对一个Lisa已经够压力了,全南城的女人那么多,她都能够想象那些女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她给淹死。

    景翼岑突然抓着她的手,亲吻她的手背,深情而缱绻,“灵犀,我的心里只有你。”

    她顺着手背看去,看到他帅气的脸上那一抹真诚的目光,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那好吧,我不生气了。”

    景翼岑微笑,然后开车,右手却一直握着她的小手,紧紧的,幸福无比。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