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06章 我希望我的妻子对我保持绝对的忠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6章 我希望我的妻子对我保持绝对的忠诚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酒会当晚,顾灵犀挽着景翼岑的胳膊惊艳亮相,引来了全场的焦点。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和他出席这样的场合,顾灵犀还是有些紧张,还好有景翼岑在身边,她只要保持微笑就可以了。

    今晚是某个知名花海公司为了集资开办的酒会,所以顾灵犀偶尔能从景翼岑和各种成功人士交谈的内容中得知这个花海公司想找投资人合作,景翼岑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所以就来了。

    顾灵犀陪他见了几个资深的花海项目负责人后,景翼岑回头关心的问,“累了吧?”

    “不累。”她摇头。

    “这样的酒会确实有些无聊,我陪你去坐会。”他善解人意的说道,带着她来到休息区,让她坐下。

    顾灵犀准备坐下的时候,脚底突然一滑,差点没站稳,好在有景翼岑扶着她,一双手抱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好。

    “没事吧?”

    顾灵犀摇头,“只是崴了一下,没什么大碍。”

    景翼岑不放心。

    “让我看看你的脚。”他直接在她面前蹲下来。

    顾灵犀连忙阻止,“别,这么多人看着。”

    “不要紧,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太太,不用不好意思。”

    这话说得顾灵犀心花怒放,心里不停的冒着粉红色的泡泡,感觉很幸福。

    他轻轻的掀开长裙的一角,将她的腿抬起来捧在手心,小小的举动,顿时惹来不少人围观。

    刚才进来已经惹来不少注目,这下大家都看过来,有些议论传入她的耳中。

    “那不是景总和景太太吗?传言他们感情不和,没想到这么恩爱。”

    “是啊,景总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景太太面前蹲下来看脚伤,绝对是真爱啊。”

    “上次景总还向景太太求婚呢,都结婚一年了还这么浪漫,简直羡慕死人……”

    ……

    顾灵犀脸颊一红。小声的对他说,“你起来吧,我真的没事。”

    景翼岑忽略旁人的议论,脱下她的高跟鞋查看了一下,帮她揉了揉脚踝,顾灵犀更加难为情,他却旁若无人的帮她揉脚,惹来更多羡慕之声。

    “还好没扭到,待会我还有几个重要的客户要见,不如你坐在这里等我。”景翼岑一边说一边帮她把鞋子穿好。

    顾灵犀已经彻底红成了苹果。

    周围的议论越来越多,大多是说他们很恩爱的话,然后。一个声音嫉妒的传来,“翼岑,没想到你也会屈尊降贵,在这种场合下跪就不怕影响形象吗?”

    顾灵犀循声望去,不无意外的看到安妮出现,身旁还挽着和她高挑的身材极不相配的王远山。

    这一幕,在顾灵犀眼里似曾相识。

    曾经,在她出任顾氏董事长的晚宴上,安妮也是挽着王远山,刺激得景翼岑拉着安妮抛弃了她,想到那件事,顾灵犀没来由有些紧张。

    景翼岑怕顾灵犀多心。面露不悦的对安妮说道:“怎么到哪都有你?”

    这句话聪明人都知道透出他对她的嫌弃。

    周围看热闹的已经有人对安妮传来了嗤笑声。

    安妮强颜欢笑,风情万种的说道:“翼岑,作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女星,我又怎么会错过任何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我听说你想投资花海项目,所以我才应邀出席今晚的酒会。”

    她说这话的时候特地留意了一下顾灵犀,她今晚美得让她都有些嫉妒。

    想到景翼岑居然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帮她揉脚,嫉妒蒙蔽了她的眼,更加愤怒。

    “如果知道你今晚会出席,这个项目我不做也罢。”景翼岑却冷漠的说。

    “翼岑,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吗?”安妮悲伤的看着他。

    景翼岑没回答,拉着顾灵犀起来,“灵犀。我们去别的地方坐。”

    安妮被景翼岑嫌弃得体无完肤,而且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一点也不留情面,周围的讽刺和嘲笑让安妮心如刀绞,难听的笑声更是刺激得让她火气直冒。

    ……

    景翼岑牵着顾灵犀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休息,顾灵犀小心翼翼的问他:“翼岑,你对安妮那么无情,就不怕她伤心?”

    景翼岑说道:“她害我差点失去你,我已经很客气了,灵犀,我说过我会处理好和安妮的事情,请你相信我。”

    他的眼神坚定又诚恳,顾灵犀微微一笑,“我信你。”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你好好在这里休息,过会我就带你回家。”

    “去忙吧,我没事。”顾灵犀不想耽误他的正事,催他。

    景翼岑尤为不舍,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离开了休息区。

    她坐在这里,远远的就能看到景翼岑和几位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交谈,默默的弯起唇角。

    自从和他谈心之后,这几天他的所作所为幸福得让她感到不真实,她有时候觉得如果幸福就像信用卡,那么她一定透支了未来一生的幸福,好怕这种幸福会短暂得就像梦境,梦一醒又消失了。

    顾灵犀正出神,忽听有人喊她,“灵儿。”

    顾灵犀抬头,惊喜的站起来,“若谦。”

    杜若谦坐在轮椅上,却无法掩饰他高贵的气质,令人一见难忘。

    自从那天在医院分别之后,她知道他不想让她担心,所以没有去找他,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让她感到很激动。

    顾灵犀看向他的腿,“若谦,你的腿还好吗?”

    杜若谦轻描淡写的说道:“还好,专家说有治愈的可能。”

    “真的吗?”

    “真的,过段时间开始做复健,我会努力配合治疗,你不用担心,也不要内疚,这双腿就算从此瘫痪,我也不后悔。”他看着他,语气温柔。

    顾灵犀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深不见底,让她不由自主的陷下去,她慌忙移开视线,转移话题,“若谦,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你也对花海项目感兴趣?”

    “嗯。”他点头。

    顾灵犀心里有些不安,想到景翼岑对这个项目的热忱,看来以后避免不了又要针锋相对了。

    这是她不能控制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希望这一天不要那么快到来。

    正想着,有个声音传来,“灵犀?”

    顾灵犀远远一看,喜出望外的看向来人,“伯父伯母,你们怎么来了?”

    今晚乔振国和夏雪梅盛装出席。比平时看到的时候精神多了。

    夏雪梅拉着顾灵犀的手亲昵的说道:“我刚才一眼没认出你,所以不敢认,没想到真的是你,灵犀,你今晚真漂亮。”

    “谢谢伯母,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夏雪梅说道:“灵犀,我和你伯父想通了,既然昊谦还活着,我们二老一定要把乔氏撑起来,这是我们辛辛苦苦打下的家业,不能让它这么亏空下去,乔氏是花海项目起家。所以今晚我们才来了,能见到你真的很开心。”

    顾灵犀很高兴伯父伯母能想通,正感到欣慰,夏雪梅突然发现旁边的杜若谦,眼睛一下子像定住了一样移不开视线。

    “这位先生是……”

    “伯母,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杜若谦。”然后又对杜若谦说道:“若谦,这是我伯父伯母……”

    顾灵犀还没介绍完,杜若谦就主动伸手,“乔总,乔夫人,幸会。”

    乔振国有些惊讶,“杜先生居然认识我们?”

    “乔氏是南城花海项目第一人,杜某以后还得向乔总多多指教。”

    “不敢当,都是过去的风光,现在的乔氏早已不复当年。”

    “乔总经验丰富,就算乔氏落魄,我想这次乔总若是能一举拿下这个项目,很快就能东山再起。”

    “借你吉言……”

    ……

    乔振国和杜若谦说着商场上的客套话,顾灵犀和夏雪梅站在一旁插不上话,只好默不作声。

    特别是夏雪梅,眼睛一直落在杜若谦的一言一行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等乔振国和杜若谦聊得差不多了。夏雪梅突然期待的问道:“不知杜先生年岁多少?”

    杜若谦诚然道:“本命年,二十四。”

    “和我家昊谦一样大。”夏雪梅情不自禁的念道,又问:“几月几日?”

    杜若谦犹豫了一下,乔振国提醒道:“雪梅,人家杜先生身份尊贵,第一次见面你就问这样的问题,岂不是让人觉得我们太过唐突?”

    夏雪梅反应过来,连忙收住自己的失态,“杜先生,你不要介意,我只是太想念我的儿子,看到杜先生和若谦一般大,有些触景生情。”

    杜若谦笑笑,“乔夫人爱子心切,我又怎会介意?”

    乔振国也说:“刚才我听你一言,倒觉得杜先生年纪轻轻,对环境生态这一块有独到的见解,有些想法竟然与我家犬子不谋而合,如若昊谦在这里,你们定会成为好朋友。”

    “那是我的荣幸。”杜若谦彬彬有礼的说道:“乔总,乔夫人,我还有事,失陪了。”

    “杜先生请便。”

    杜若谦又喊了一下顾灵犀:“灵儿。”

    顾灵犀看着他,只见他动了动唇,最后只说了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

    陆渊推着杜若谦走后,三个人的目光一直追随过去,良久,夏雪梅才意味深长的问顾灵犀,“灵犀,你和这位杜先生是怎么认识的?”

    “昊谦救过我,自然而然就认识了。”

    “他是哪里人?”

    “江城。”

    夏雪梅想了想,“我曾经去过江城,听杜先生的口音并不像江城人,倒与我们南城口音极为相似,让我想起昊谦……”

    顾灵犀怕她伤心,安慰道:“伯母,起初我也觉得若谦和昊谦有些相似,不过他们是两个人,长得一点都不像,即使声音相似,那也是巧合,可能是您太想他了吧。”

    “可是,他们一样大……”

    乔振国说道:“江城杜家是名门望族,怎么可能和昊谦有关系?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

    然后拉着夏雪梅离开,“灵犀,我们先走了。”

    “好的,伯父伯母再见。”

    告别之后,顾灵犀又坐下来,闲来无事,她打开手提包,将里面的玉佩拿出来。

    轻轻的抚摸着上面的裂痕,裂痕的边缘很光滑,看得出一定是经过主人长时间的触摸才能有这种光滑的触感。

    她不禁想,昊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现身见她,而是留下这枚玉佩?

    他心里,始终是怪她的吧。

    不过,知道他平安,她心里也很欣慰,或许不久后她就能见到他了。

    顾灵犀沉思的时候没有发现安妮正躲在一旁,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美丽的脸勾勒出一丝妖冶的笑容,然后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侦探社吗?我想让你们帮我查一件事情。”

    ……

    景翼岑一边和人交谈,不放心的回头看向顾灵犀,发现她一个人在发呆,于是和人告别之后快速赶到她身边。

    顾灵犀手里拿着一枚玉佩,和那天看到的一样,不知玉佩有何特殊,竟让她入神得连他来了都不知道。

    “灵犀。”景翼岑轻唤她。

    直到连续喊了三声,顾灵犀才回过神来。

    “翼岑,你来了。”

    “在想什么?”景翼岑伸手,想拿她手里的玉佩。

    顾灵犀护宝一样的防备他:“你干嘛?”

    景翼岑一愣,更加好奇那是什么东西让她那么宝贝?

    “我只想看看你手里的玉佩。”

    “没什么好看的。”她快速把玉佩放进包里。

    景翼岑郁闷的看着她,更加好奇她有什么秘密不想让他知道。

    “翼岑,都谈完了吗?”她掩饰紧张,问。

    “嗯,都谈好了。”

    “那我们回家吧。”

    景翼岑知道她不想久留,牵着她的手一起回家。

    ……

    中午,顾灵犀接到景翼岑的电话。

    “灵犀,今晚我得加班,到时候萧权会来接你。”

    “好,注意身体。”

    挂了电话,顾灵犀闷闷不乐。

    最近,为了拿下花海项目,景翼岑特别忙。

    有时候早上一醒,他就不见了,到了晚上也是萧权来接她,每每她等到三更半夜,看到他一脸疲倦的回来,顾灵犀就特别心疼。

    不过她也没办法,谁叫景翼岑是工作狂,而且他对这个项目势在必得,也许这就是他身在其位的责任,为了景氏的发展和前途,他必须要拼,她只能默默支持他。

    快下班的时候,夏雪梅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让顾灵犀去家里吃晚饭,顾灵犀答应了。

    下班后,萧权来接她,顾灵犀说道:“萧权,能麻烦你送我去一个地方吗?”

    “少奶奶请说。”

    “去乔家。”

    萧权有些迟疑,他没有拒绝,而是把顾灵犀送到乔家,等顾灵犀进去之后给景翼岑汇报。

    景翼岑正在一推文件里忙得焦头烂额,听到情况后脸色阴沉,“我知道了,你等在那里,到时候安全送她回家。”

    “是,总裁。”

    景翼岑又忙了一会,有些心不在焉,直到把手头的事情忙完,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快八点了,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总裁。”

    “灵犀还在乔家吗?”

    “还没有出来。”

    “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景翼岑关掉电脑,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

    顾灵犀在乔家吃过饭后又坐了一会,看了看时间。站起来告别。

    “伯父伯母,我先走了。”

    二老站起来送她,这时,乔振国忍不住问了一句,“灵犀,最近景氏是不是也想拿下花海项目?”

    顾灵犀愣了一下,想到景翼岑那么忙碌,回答,“是的,有问题吗?”

    乔振国说道:“没什么,乔家变成这样,景家有不了推卸的责任,乔氏这次对这个项目势在必得,就算景氏胜算更大,我也会努力搏一搏……灵犀,你既然嫁入景家,自然要以夫家为重,我不想你站在中间左右为难,不管你支持谁,我都能理解。”

    乔振国这么为她着想,顾灵犀欣慰道:“伯父你放心,这是商场上的事情,大家公平竞争,我不会干涉任何一方的决定。而且就算我嫁给了景翼岑,我还是原来的顾灵犀,不会为任何人改变。”

    “灵犀,你懂事就好。”

    “那我先走了。”

    “好。”

    送顾灵犀出来后,二老便进去了。

    萧权等候在外面,见顾灵犀出来,帮她把后车门打开。

    顾灵犀坐进去,意外的发现里面还坐了一个人。

    “景翼岑?”

    她吓了一跳,这大晚上的,车里又那么黑,他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也不吭声,差点让她尖叫出来。

    “是我。上车。”景翼岑闷声说道。

    顾灵犀坐好后,景翼岑始终沉默寡言,让她觉得气氛压抑。

    好不容易到家,两个人关上房门,顾灵犀终于忍不住开口向他解释,“翼岑,你不要生气。”

    “我没有。”景翼岑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越是这样,顾灵犀越担心。

    她了解他的性格,往往他冲动的发脾气,或许她还能应付,就是这样沉默不语才让人恐怖。

    “翼岑,伯父伯母是看着我长大的,就像我的亲生父母一样疼爱我,我只是去他们家吃晚饭,你不会连这个也要生我的气吧?”

    景翼岑:“……”

    “翼岑,我们不是说好有话好好说吗,你不说话,我怎么解释给你听?”

    景翼岑终于有了一丝反应。

    “我问你,乔昊谦在不在?”他语气紧绷,这个问题在心里百转千回,终于问出口。

    顾灵犀一怔,原来他担心这件事。

    “翼岑,你不是早就知道昊谦失踪了吗?而且你也看到了,是伯父伯母送我出来的。如果昊谦也在,他肯定会送我。”

    景翼岑想到第一次看到她去乔家,也是乔家二老送她出来的。

    紧绷的心有些松懈。

    他脸色沉沉的问她,“灵犀,如果乔昊谦回来了,我和他都要竞争花海项目,你会支持谁?”

    顾灵犀被他突然的问题问得哑口无言。

    景翼岑的眼神渐渐暗淡,微怒,“灵犀,我可以不阻止你去乔家探望他们二老,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最近我想投资做花海,乔家也在积极争取,我希望你站在我这边,毕竟我是你的丈夫,我希望我的妻子对我保持绝对的忠诚。”

    他说完,直接拿睡衣去了卫生间。

    顾灵犀站在房内,听到里面有水流声传来,知道他在洗澡,一个人默默的坐在床上,她突然觉得心情沉重,脑海里全是景翼岑的告诫在回荡着……

    等他出来后,她才缓缓站起来,拿着睡衣去洗澡。

    她淋了好久,心里越来越乱。

    无论是乔家还是景家,对这个项目都势在必得,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无论结果如何,她都不会开心。

    洗完后,顾灵犀出来,看到景翼岑已经躺下,眼睛闭上,似乎是睡着了。

    看看时间也有点晚,顾灵犀轻轻的躺在他身边,关掉台灯,她准备睡觉。身旁的景翼岑突然翻身,长长的手臂伸过来,将她紧紧圈在怀里。

    顾灵犀心里一跳,耳边传来熟悉的气息,“老婆,晚安!”

    每天晚上,他都会和她说晚安,早上醒来,他会说早安。

    顾灵犀心里暖暖的,知道他不生气了,轻轻的回应他,“晚安。”

    ……

    秦语心匆匆来到相约的地点,坐在安妮对面。

    “安妮,你这么着急的找我有什么事?”

    安妮脸上挂着一丝淡笑,“我已经查出来了,那两个人是乔振国和夏雪梅,是乔昊谦的父母。”

    “什么?”秦语心震惊的站起来,“他们居然敢堂而皇之的来景家,真是胆大包天。”

    安妮说道:“顾灵犀和乔昊谦本来是一对,和乔昊谦又是青梅竹马,乔振国和夏雪梅对顾灵犀自然不一般,我猜那天他们来找顾灵犀,应该是为了乔昊谦的事情。”

    秦语心坐下来,“乔昊谦不是失踪了吗?”

    “我看未必。”安妮神秘一笑。“我已经派人去了一趟江城,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一旦我的猜测属实,到时候看顾灵犀还怎么心安理得的和翼岑在一起。”

    “安妮,你打算怎么做?”

    “阿姨,您就等着吧,过不了多久,不用我们亲自动手,顾灵犀自己也会让翼岑彻底失去耐心。”

    ……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