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07章 顾灵犀,我不准你离开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7章 顾灵犀,我不准你离开我!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顾灵犀下班后,意外的看到景翼岑亲自来接他。%D7%CF%D3%C4%B8%F3

    她欢快的跑过去,脸上难掩喜色,“翼岑,你怎么来了?萧权呢?”

    “我来接你,你不高兴?”景翼岑心情愉快的反问。

    “那倒不是,最近你不是很忙嘛,突然来接我有点不适应。”其实她心里别提多开心。

    景翼岑拉着她上车,坐稳后,他面带微笑的对她说:“今晚我们去外面庆祝一下。”

    “有什么好事吗?”

    景翼岑神秘的卖了一个关子,“待会再告诉你。”

    顾灵犀有些期待,乖乖的没多问,等到了一家高档餐厅,看到景翼岑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顾灵犀开心的坐在他对面。

    景翼岑看上去很高兴,平时他一般不喝酒,今日特地开了一瓶红酒,给她的杯子也倒了一点。

    “翼岑,你知道我不喝酒的。”她看着高脚杯说道。

    景翼岑说道:“今日不一样,就当为我祝贺,喝一点没关系。”

    这一路顾灵犀一直压着好奇心,此时再也忍不住问他,“翼岑,你就告诉我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景翼岑举杯,“对方已经答应我明天可以签约。”

    “真的?”顾灵犀显得比他更高兴,因为他的努力没有白费。

    他喜欢她的反应。

    “所以,你不应该为我庆祝吗?”

    顾灵犀看了一眼面前的红酒,举杯,“应该的,翼岑,祝贺你。”

    喝了一口红酒,顾灵犀放下酒杯,景翼岑略感歉意的说道:“灵犀,这段时间为了项目忽略了你,你不会怪我吧?”

    “当然不会,男人当以事业为重,我身为你的妻子,自然会支持你。”

    景翼岑放心的笑笑,又试探的问,“我成功签约,可是这样,乔氏便失去了这次机会,你也不会怪我?”

    顾灵犀一愣,光顾着高兴,忘了乔家也在竞争这个项目,她去乔家的时候听过伯父的构思,他对这个项目的热度并不比景翼岑低。

    可是,机会只有一个,无论是谁,她都会为对方感到惋惜。

    未免景翼岑多心,她说道:“商场如战场,我不会有任何私心。”

    景翼岑满意的笑了。

    一起吃过晚餐,两人又手牵手去了江边漫步,一起吹着江风,看着南城美丽的夜色,难得有时间在一起,两人都格外珍惜这一刻。

    走着走着,有一个卖玫瑰花的小女孩走过来。

    “哥哥,买朵花给姐姐吧。”

    顾灵犀正想说不要,景翼岑已经拿出钱弯腰递给她,“这些花都要了。”

    小女孩高兴极了,把花篮都递给景翼岑,“谢谢哥哥。”

    小女孩走后,顾灵犀看着满满一花篮的花说道:“用不着买这么多吧?”

    “这就多了?和整个花海比起来,这点花算不了什么。”

    顾灵犀呆了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景翼岑的眼神突然温柔起来,江边,晚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却吹不散他眼底的情意。

    “灵犀,我知道你喜欢桔梗花,所以我打算送你一个桔梗花海。”

    明明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听到他这么说,顾灵犀难掩激动。

    “你是说,这段时间你拼命工作拿下那个项目,其实是为了送我一个花海?”

    景翼岑的眼神格外温柔,“灵犀,我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你,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去做。”

    顷刻间,顾灵犀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翼岑……”

    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他已经做得够好了,可是他却给了她越来越多的爱,多到让她幸福得快要溢出来。

    她感动的依偎在他怀里,即使晚风那么凉。她的心却暖烘烘的。

    然而她却想不到,这样短暂的幸福,在明天以后,变成了她触不可及的伤痛……

    ……

    第二天。

    总裁办公室内。

    “景总,不好意思,我们经过商量一致认为乔氏在花海项目上比景氏有经验,所以,我们已经打算和乔氏签约,如果以后有合适的机会我们再合作。”

    挂了电话,景翼岑一脸阴沉。

    最近他亲自出马,积极跟进这个项目,本来已经谈妥了,今天准备去签约,没想到那边突然临时变卦,让本来不在对方考虑范围内的乔氏集团一跃而起,成功签约投资花海项目,就算他以五倍的高价投资也无法让对方改变心意。

    他觉得很不对劲,毕竟这个项目的总面积足有万亩,就目前的市场来说,不说是后无来者,绝对是前无古人的大型花海项目,乔氏这一年业绩下滑得厉害,不可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大一笔钱来投资,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让本该到手的签约不翼而飞?

    他给秘书打了电话,“通知各部门经理五分钟后开会。”

    ……

    经过一场严肃的会议之后,景翼岑脸色更加阴沉的出来。

    原来,乔氏之所以能顺利拿下这个项目,是有人暗中给乔氏注资,而这个人,居然是杜若谦。

    杜若谦本身就有参与竞争这个项目,这次突然撤退帮助乔氏,不得不让景翼岑警惕。

    回到办公室,秘书过来,战战兢兢的说道:“总裁,安妮小姐过来了。”

    景翼岑本就心情不好,一听就更加火大,“我不是说了不准让她进来吗?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秘书缩了缩脖子,小声道:“总裁,是景夫人带她过来的。”

    “我妈?”景翼岑明白了,迈着大步子怒气冲冲的朝着办公室走去。

    一进来,景翼岑就看到会客沙发上坐着的人影。

    他直接走到秦语心身边,没有看安妮一眼,不悦的说道:“妈,谁让你擅自做主把她带过来的?”

    秦语心苦口婆心的说道:“翼岑,你和安妮还是好好谈谈吧,妈只希望你能好好考虑清楚,毕竟你们有三年的感情。我不希望你将来后悔。”

    说完,秦语心想出去。

    “妈,带着你的人一起走,要不然我走。”景翼岑不耐烦的说道。

    安妮终于忍无可忍的站起来,强忍着被他忽略的痛楚,艰难的说道:“翼岑,你要怪就怪我,别怪阿姨,是我有话想对你说所以找阿姨帮忙。”

    “我和你没话说。”

    “关于乔家的事情你也不想听吗?”安妮放长线,希望引起景翼岑注意。

    景翼岑正为乔氏签约的事情心烦,更加不想听到关于乔家的任何事,不屑的说道:“没兴趣。”

    安妮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秦语心接着说,“翼岑,我听你爸说这次的花海项目被乔氏抢走了签约,我是听安妮说她有消息才带她过来的,你就让她把话说完不可以吗?”

    “景氏内部的事情,我自会处理,用不着她操心。”景翼岑拒绝到底,半点机会都不留给安妮,安妮实在受不了景翼岑如此对待,直接把手里的文件夹扔在茶几上。

    “我要说的都在这里面,既然你不想听我说,看看总可以吧?”

    景翼岑没回应,安妮识趣的走过他身边,“翼岑,你一定要相信我,杜若谦和乔家的关系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然后,她走了,不像之前那么死缠烂打,倒让景翼岑对茶几上的文件夹多了一丝兴趣。

    等安妮走后,景翼岑经过几番犹豫,终于忍不住将文件夹打开。

    里面的内容,顿时让景翼岑脸色大变……

    他合上文件夹,立刻给顾灵犀打电话。

    顾灵犀一接,景翼岑立即问道:“你在哪?”

    “我在去乔家的路上。”

    一听到乔家。景翼岑就火冒三丈,“你怎么又去乔家了?”

    “翼岑,你不是不干涉我去乔家探望伯父伯母吗?”

    “回来,不准去。”他语气非常坚决。

    “为什么?”

    “我说不准去就不准去。”景翼岑愤怒的冲她发火。

    顾灵犀觉得他不可理喻,“我已经答应伯母了,翼岑,有什么话回家再说吧!”

    她挂了电话,景翼岑再打过去,顾灵犀已经关机了。

    那一刻,景翼岑火爆的脾气一下子如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

    他快速拿了车钥匙离开了办公室。

    ……

    顾灵犀坐在车内,默默看着被关掉的手机,心里直捣鼓,好端端的他发什么脾气啊?

    “小姐,到了。”的士司机说道。

    顾灵犀给了钱下车,按了按乔家的门铃,琴姨高兴的过来给她开门。

    “顾小姐,您来了,先生和夫人正等着你呢。”琴姨热情的陪她一起进去。

    一进门,顾灵犀就看到乔振国和夏雪梅一脸喜悦的走过来。

    “灵犀你来啦。”

    “伯母,你突然叫我过来,有什么喜事吗?”顾灵犀细心的发现屋内特意打扫了一番,并且换了新家具,二老的神情也很高兴。

    “灵犀,先过来坐下,听我慢慢跟你说。”夏雪梅把顾灵犀拉到沙发旁坐下。

    乔振国说:“灵犀,乔氏已经成功签下花海项目了。”

    顾灵犀听到这个消息很吃惊。

    犹记得昨晚还听到景翼岑说项目今天签约,还带她去吃了烛光晚餐庆祝一下,怎么突然变成了和乔氏签约?

    她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心情却沉入谷底。

    难怪刚才景翼岑在电话里冲她发火,原来是签约被乔氏抢走了,所以她来乔家,他自然火大。

    “灵犀,今晚我亲自下厨,待会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夏雪梅高兴的去厨房了。

    顾灵犀坐在沙发上,心里一直惴惴不安,手里握着手机,刚才她一听到他发火就关机了,此时她都能过想象景翼岑有多生气,而她却在乔家庆祝乔氏签约,她都能预示她待会回家会和景翼岑有一场怎样的争吵。

    正想着,忽听有门铃声传来,然后只见乔振国起身,高兴的一边迎接一边说道:“贵客来了。”

    顾灵犀好奇的看向门口,心想有什么贵客来乔家?

    令她意想不到的是,门口出现的贵客居然是杜若谦。

    “若谦,怎么是你?”

    顾灵犀惊讶的站起来,看到他被陆渊推着轮椅进来,乔振国笑容满面的迎接,心想他们什么时候这么熟络了?

    “灵儿。”杜若谦微笑着喊了她一声。

    顾灵犀有些不自在,心里越发不安起来。

    乔振国开心的说道:“灵犀,乔氏这次能够顺利签下花海项目,多亏了杜先生出手帮忙,所以今晚的庆功宴怎么能少了杜先生。”

    杜若谦客气的说道:“乔氏经验丰富,是花海方面的翘楚,我相信这个项目被乔氏拿下来,定会让人期待万分。”

    “过奖过奖,如果没有杜先生出资,我未必能顺利签约。”

    顾灵犀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两人的交谈,脑袋懵懵的一片空白。

    乔氏的经验加上杜若谦的出资,确实能做出让人期待的成绩,可是,这样一来,景翼岑就彻底失去了签约的机会。

    昨晚,他那么高兴,可是今天,所以的努力化为乌有,她很担心他现在到底有多失望多难过。

    “吃饭啦。”夏雪梅和琴姨忙碌许久从厨房出来,招呼大家去餐厅。

    这餐丰富的美味佳肴,吃在顾灵犀的嘴里却食如嚼蜡,杜若谦时而看向顾灵犀,发现她一直出神,心知肚明但没说破。

    等吃完饭后。顾灵犀一个人悄悄地来到阳台,准备开手机给景翼岑打电话,杜若谦推着轮椅出现在身后。

    “灵儿。”

    顾灵犀吓了一跳。回头见是杜若谦,慌忙把手机藏到身后。

    她小心的样子令他眼眸深谙,抬头看着她苍白的脸,明知故问,“你在担心景翼岑?”

    “……”顾灵犀轻咬下唇,没说话。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灵儿,商场就是这么残酷,谁也不能保证谁可以一直失败或成功,景翼岑这次没有拿到签约,只能怪他时运不济,怨不得别人。”杜若谦平静的语气下暗藏汹涌,令顾灵犀感到陌生。

    “为什么帮助乔氏?”她直接问道。

    杜若谦对她的提问有点意外,反问,“灵儿,难道你不希望乔氏签约?”

    “我自然也希望伯父能因为这个项目东山再起,可是,你和伯父非亲非故,为何愿意出这么大一笔钱?”

    杜若谦说:“乔氏经验丰富,只有乔氏才能做出世界上最好的花海。”

    “我想听你的真心话,你帮助乔氏,难道就没有一点私心?”她认真的看着他。

    杜若谦一怔,她的表情让他淡定的外表下那一抹私心无处可藏。

    他实话实话,“我是为了你。”

    顾灵犀心里一跳,差点忘了呼吸。

    他又说:“灵儿,乔氏落魄,你这么关心二老,不也希望乔氏能振作起来不是吗?”

    “我是希望,可是……”

    “就因为乔氏打败了景氏,所以你才来问我,灵儿,在你心里,究竟是景翼岑重要还是乔家重要?”杜若谦突然激动的问道。

    顾灵犀答不上来。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景翼岑在她心里已经有了不可磨灭的位置。

    杜若谦失望极了。

    他默默的低头,声音透着哀伤,“灵儿,如果乔昊谦回来了,在他和景翼岑之间,你还是会像一年前一样选择景翼岑吧,所以,无论他付出多大的努力,你始终会站在景翼岑那边,如果我是乔昊谦,我也会像他一样,宁愿一个人偷偷的躲起来,也不愿看到自己再一次被你抛弃,因为被最爱的人抛弃,那种痛苦承受一次便是生不如死,所以灵儿,这辈子你都不可能再见到乔昊谦,永远也不可能!”

    他的声音突然像一块石头,重重的砸在顾灵犀的心口,疼得血肉模糊。

    杜若谦说完转身准备走,顾灵犀突然叫他,“若谦,你知道昊谦在哪?”

    杜若谦停住,英俊的脸上透着一丝决绝,冷冷的声音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让顾灵犀坠入冰窖一样寒冷。“即使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顾灵犀的眼泪一下子湿了眼眶,就好像这句话是乔昊谦对她说的,让她回忆起一年前对他的伤害,那些破碎的记忆一下子撕扯开她的心,痛得无法战立。

    昊谦,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他听不到她的忏悔,也许这就是她的报应。

    ……

    这时,客厅里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景翼岑突然来乔家,令乔振国气上心头,“景翼岑,你来干什么?”

    景翼岑眼眸一眯,冷酷的说道:“灵犀在哪?”

    “景翼岑,乔家不是你说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你这么闯进来,我可以告你私闯民宅。”

    景翼岑轻蔑的说道:“乔家又如何,我根本不放在眼里。”

    “景翼岑,你太狂妄了!”

    “我再说一遍,把灵犀交出来。”景翼岑不耐烦的打算冲进来,没想到还没进去,就看到杜若谦推着轮椅,淡定沉着的出现。

    景翼岑看到他的那一刻,脸色变得尤为阴冷恐怖,甚至是多了一丝不应有的恐惧。

    “杜若谦,你果然在这里。”

    杜若谦淡然处之的看着他,“景总今日是来为乔氏签约祝贺的吗?”

    “杜若谦,若不是你从中作梗,乔氏怎么可能从我手里抢走签约?你三番四次和我作对,就算你费尽心思,也休想把灵犀从我身边抢走。”景翼岑的语气越来越冷酷,仿佛要把人冻结。

    杜若谦不屑一笑,“景翼岑,如若我真想抢走灵犀,你以为就凭你,能阻止得了我吗?”

    那一瞬间,景翼岑看到他那么自信,不由想起安妮给他的文件夹,心里深受重击,一种即将要失去的感觉强烈的占据他心里的每一个角落。

    顾灵犀出现在客厅里,看到景翼岑就这么闯进来,赶紧跑过去。

    “翼岑,你怎么来了?”

    景翼岑看到顾灵犀,就像看到了希望。上前拉着她的手就走,“我们回家。”

    乔振国不好阻止,杜若谦更是追不上,眼睁睁的看着顾灵犀被景翼岑强行拉走。

    出来后。景翼岑直接把顾灵犀塞在车里,重重的关上了车门。

    “景翼岑,你疯了吗?”顾灵犀揉了揉手腕,那里都红了,可是他却比自己还生气。

    景翼岑将车开得飞快,到家后,又直接开车门拉着她直奔房间。

    “景翼岑你松手。”顾灵犀一路挣扎,任凭她怎么叫喊,景翼岑就是不放手,一脸阴沉的拉着她回房。

    老夫人在客厅看到两人拉拉扯扯,头一次见到景翼岑发这么大的火,正要说什么,景翼岑已经快速拉着顾灵犀上楼了。

    重重的关上门,景翼岑直接把顾灵犀扔在床上。

    顾灵犀没来得及起来,铺天盖地的身体压下来,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脖子上,衣服被他疯狂的撕扯出破碎的声音。

    顾灵犀想到那一次在李家村的事情,恐惧一下子占据心头,激动的大喊,“景翼岑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唔……”

    景翼岑就像没听到,直接吞没了她的声音。

    顾灵犀被迫承受他野蛮的倾入,眼泪都流出来了。

    “景翼岑,你答应过我的,你放开我……”

    她越哭越凶,一方面是因为害怕,一方面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宣泄出来,痛苦失声。

    景翼岑听到她的哭声终于停下来,怜惜的把她抱在怀里。

    紧紧的,压得顾灵犀喘不过气来。

    “顾灵犀,我不准你离开我。”他霸道的令道,完全不管她愿不愿意,抱得更紧。

    顾灵犀感觉缺氧,头晕目眩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要离开你?”

    景翼岑痛苦的声音传来,“答应我,以后不准去乔家,更不准见杜若谦,答应我!”

    他坚决得不给她半分考虑的机会,强制性的压榨她的思想,不让她拒绝。

    顾灵犀不知道该说什么,被他抱在怀里,能够强烈的感觉他在害怕,他的身体甚至都有些发抖,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你怎么了?”她心软的问道。

    “别问,我只要你答应我。”他的语气,突然卑微到尘埃里。与其说是命令,不如说是在求她。

    她心里一痛,仿佛能够感同身受他的痛苦,安慰他,“是不是因为乔氏签约了,所以你才这么生气?”

    景翼岑没说话,只是抱着她,慢慢的平静下来。

    这一夜,景翼岑一刻也没有放开她,哪怕她洗澡,换衣服,他的手始终要抱着她,生怕一松手她就消失了。

    宁静的夜晚,顾灵犀躺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呼吸,终于可以从他的手里挣开,没想到刚一动,景翼岑的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甚至说着不安的梦话,“灵犀,不要离开我!”

    他的声音,悲哀得让她心疼。

    她更加好奇,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事会变得如此害怕不安?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