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08章 和景翼岑离婚,嫁给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8章 和景翼岑离婚,嫁给我!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灵犀,昨晚你没事吧?”

    清早,顾灵犀还在睡觉,夏雪梅特意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慰问。

    “伯母,我没事,昨晚翼岑闯进乔家,真的对不起。”顾灵犀歉意的说道。

    “那倒不要紧,我只是怕景翼岑迁怒于你,听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夏雪梅松了一口气,又问,“对了,今晚你还有空过来吗?”

    顾灵犀想到昨晚景翼岑紧张的样子,心想这段时间还是少去乔家,免得又发生像昨晚一样的事情,说道:“今晚就不过来了。”

    “那好,你好好照顾自己。”

    “好的,谢谢伯母。”

    挂了电话,顾灵犀眯着眼睛从床上起来。

    今天她放假,景翼岑去上班都没叫醒她,不过奇怪的是,平时她不爱睡懒觉,今天景翼岑什么时候走的她居然都不知道,而且现在脑袋还昏沉沉的特别想睡觉。

    看看时间,都十点了,她竟然睡了这么久,也顾不得困意,起身去卫生间。

    上了厕所后,她看着干干净净的马桶略略失神。

    她的例假一直很准时,这次都过了三天了好朋友还没来,心想莫非是最近太累了所以推迟了?

    顾灵犀没有细想,刷好牙换好衣服离开房间。

    老夫人和景莲在下棋,见顾灵犀下来,老夫人笑容慈祥的向她伸手,“灵犀,你醒了。”

    “奶奶。”顾灵犀走过去,又喊了旁边的景莲和秦语心。

    秦语心冷哼一声。“顾灵犀,现在都几点了,太阳日上三竿了你才起来。”

    顾灵犀羞愧得没说话,老夫人不满的说道:“语心,灵犀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放假睡个懒觉有什么不妥?哪像你除了天天在家搬弄是非就是去做美容逛商场,除了花钱你还会干什么?”

    秦语心被说得面红耳赤,气得起身就出门去了。

    一早就把秦语心气走了,顾灵犀于心不安,老夫人安慰她,“灵犀,不用管她。过来奶奶这里坐。”

    顾灵犀乖乖的坐过去陪老夫人下象棋。

    顾灵犀棋艺不精,几局下来都被老夫人将军,她道:“奶奶,还是让姑姑陪您下一局吧,我根本不是您的对手。”

    老夫人慈祥的说道:“灵犀,你心不在焉,自然会输,奶奶问你,昨晚你和翼岑是不是吵架了?”

    顾灵犀心一跳,想到昨晚景翼岑拉着她气冲冲的回家,老夫人一定担心。

    “奶奶,我们没事。”

    “没事就好,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和睦,有什么话好好说,翼岑脾气不好,你多理解他。”

    “奶奶我知道了。”

    又下了一局,佩姨就叫开饭了。

    “灵犀,待会吃完饭你去趟景氏,翼岑每天在外面吃得都不好,正好你有空去给他送饭。”老夫人吩咐道。

    顾灵犀答应,“好。”

    老夫人满意的笑笑,“吃饭吧。”

    吃过饭后,老夫人送顾灵犀出去,景莲说道:“妈。你真是用心良苦。”

    老夫人叹息一声,“年轻人哪有不吵架的,只是灵犀性子慢热,我要不吩咐她,她未必会主动对翼岑好,翼岑最近的表现你也看到了,他是真的喜欢上灵犀了,灵犀去给他送饭,翼岑肯定很高兴。”

    景莲微微笑,“您呀别光顾着让翼岑高兴,您自个儿也得高兴起来,身体才能养好。”

    “我现在唯一的盼头就是咱们景家的曾孙子,这才是最让我高兴的事情。”

    景莲神秘一笑,突然凑到老夫人耳边耳语几句,老夫人顿时乐开了花。

    “真的?”

    “千真万确,佩姨刚跟我说的,灵犀每个月的例假都很准时,这次过了三天都没有看到她用卫生棉,佩姨怕是有好事了所以偷偷告诉我的。”

    “若是这样再好不过,你让佩姨再留意几天,若是过了一周还没有来例假,就让灵犀去医院检查。”

    “我知道了妈。”

    ……

    景氏。

    景翼岑从会议室回来,秘书过来说道:“总裁,少奶奶来了。”

    景翼岑一听,高兴的的直奔办公室。

    顾灵犀坐在沙发上等他。

    景翼岑一脸惊喜,“灵犀,你怎么来了?”看到她的那一刻,所有的疲惫烟消云散。

    顾灵犀走过来,关心的问:“翼岑,饿了吧,我给你带了饭过来。”

    “你竟然亲自给我送饭。”景翼岑眉开眼笑的走过来,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坐在沙发上,别提多开心。

    顾灵犀笑笑,打开饭盒,“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这餐饭,因为是顾灵犀送的,景翼岑吃得特别香。

    “慢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三天没吃饭了。”顾灵犀取笑道。

    景翼岑回味着饭香,温柔的说道:“你第一次给我送饭,我突然觉得好幸福。”

    顾灵犀心里微酸。

    她只是来给他送了一餐饭就让他那么高兴,可想而知在平时的相处里,她给他的关心确实太少。

    相反,他为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胜过今天这一餐饭,而她却从来没有像他那样把自己的幸福表达出来让他知道,难怪昨晚他会患得患失,做梦都不想放开她。

    她轻轻的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翼岑,你喜欢的话,以后我放假就给你送饭,还有,我们每天晚上都去江边散步,去看南城最美的夜景,我们还要一起去坐摩天轮,去看海,去做很多很多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做的事情……”

    她突然说了这么多计划,令景翼岑更加惊喜。

    他激动的抱住她,所有的幸福感充斥着他的整颗心,让他不确定的心突然有了安全感。

    “灵犀,你愿意吗?”

    顾灵犀点头。一脸幸福的说道:“我愿意。”

    景翼岑激动的伸手抬起她精致的下巴,深情的看着她清澈的眼眸,“灵犀,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他低头吻她,温柔如水,情意绵绵……

    ……

    短暂的休息过后,景翼岑又投入到工作中去。

    顾灵犀放假没事,决定在这里陪他。

    她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景翼岑认真工作的样子,每一个眼神都能看出他对工作一丝不苟的态度。

    都说一个男人认真工作的时候最帅,顾灵犀光是这样看着他,就觉得心潮澎湃。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景翼岑偶尔会抬头看她,有时候目光相撞,顾灵犀的脸就忍不住红彤彤的。

    景翼岑突然站起来走到她身边,令她有些紧张。

    “无聊吧?”他问。

    顾灵犀摇头,“还好。”

    他走到一个橱窗柜面前,解开指纹锁,善解人意的说道:“里面有些有趣的杂志,可以打发时间。”

    “好的,你去忙吧,不用管我。”顾灵犀催他,不想他为了自己耽误工作。

    景翼岑温暖的笑笑,又回到办公桌前工作。

    过了一会,景翼岑突然发现不对劲,等他抬头,看到橱窗边上,顾灵犀翻开一个文件夹,那个文件夹是安妮给他的,里面的内容是他不可触摸的逆鳞。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景翼岑突的一下站起来,惊慌失措的喊道:“灵犀,不要看。”

    然而已经迟了。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有些事你越是不想让它发生,它的到来反而快得让你措手不及。

    顾灵犀不仅看了,还看完了。

    等景翼岑大步上前把文件夹夺过来。顾灵犀整个人已经如灵魂出窍一般失了魂魄。

    看着她惨白的脸,景翼岑觉得呼吸困难,好像预知自己被判处死刑的命运,忧伤占据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上前,“灵犀……”

    顾灵犀的眼泪一下子喷涌而出,后退几步,“你不要过来。”

    “灵犀你听我说。”景翼岑急得解释。

    “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顾灵犀崩溃的大哭,失魂落魄的念着,“昊谦没失踪……他出了很严重的车祸……他回来了……我要去找他……”

    “灵犀。”

    景翼岑赶紧追上去,顾灵犀跑得飞快,快速进入电梯关了电梯门。

    景翼岑赶紧按开门健,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电梯一层一层的快速下落,他一刻也不敢耽误,飞快的去跑楼梯。

    她坐的总裁专属电梯,一路顺畅直达停车场,开车,向着医院跑去。

    这一路,顾灵犀的眼前都是湿的,她什么都顾不得,只想快点见到他。

    车一停稳,顾灵犀就直奔服务台。

    “麻烦帮我查询一个病人。”

    “名字。”

    “杜若谦。”

    ……

    病房内,杜若谦正按照医生的要求进行复健,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他终于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虽然行动还有点缓慢,他的腿总算恢复了知觉,假以时日就会恢复正常。

    “杜先生,今天就到这里吧,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努力。”医生叮嘱道。

    杜若谦配合医生的话停下来,准备回到轮椅上坐下,突然听到背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昊谦。”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名字,在这一刻,记忆如潮水般倾泻而来。

    他没有回头,因为他不敢。

    顶着杜若谦的身份,他已经不可能成为过去那个乔昊谦。

    顾灵犀看着他的背影,难过的眼泪再一次落下。

    “昊谦,你回来了,为什么不认我?”

    她亦步亦趋的走过去,眼前已经湿润得看不清路,心里更是痛得撕心裂肺。

    这一路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回忆一幕幕在心里荡漾……

    她和他之间那么多美好的年少回忆,他们曾经那么开心,可是,她日盼夜盼,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最期盼的人早已回到她身边。

    他暗中保护她,每次在她最危险的时候出现,送她桔梗花,带她去海边,游乐场,他们一起去买菜做饭……

    甚至他为了救她而瘫痪……

    而她一次次的拒绝他的爱,唯一一次被他拒绝,是因为他说:“灵儿,你没有欠我什么,我不需要你照顾我,在我的腿没有恢复之前,别来找我,因为……我不想看到你伤心。”

    为什么她那么笨,这个世上除了昊谦,还有谁会像他一样心甘情愿的付出,爱她胜过爱自己?

    ……

    杜若谦深呼吸,优雅的转过轮椅,看到顾灵犀伤心欲绝的走过来,杜若谦面带微笑掩饰忧伤,“灵儿,你认错人了。”

    “你还知道叫我灵儿,你还不承认你就是昊谦,你还要瞒着我多久?”顾灵犀激动的跑上前,弯身抱住他喜极而泣。“昊谦,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昊谦……呜呜……”

    杜若谦心痛难忍,身上的人儿是他梦寐以求的爱人,可是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乔昊谦了。

    “灵儿,你冷静点。”他想拉开她,却拉不动。

    “我不需要冷静,我只需要你承认,你就是昊谦……昊谦,我真的好想你,对不起,对不起……”

    一年前的伤害是她永远的痛,昊谦的失踪更是让她痛不欲生,她多希望有一天昊谦能够回来,她一定要对他说这三个字。

    杜若谦听着她不断的念着对不起,心里也纠结万分,最后狠心的将她从身上拉下来,“灵儿,你真的认错人了。”

    “我没有认错,你就是昊谦。”

    顾灵犀坚信不移,因为那个文件夹的资料显示,杜家收养的义子,正是车祸后毁容的乔昊谦。

    虽然她觉得如今的整容术能够完全将一个人改头换面很不可思议。但她宁愿相信那就是事实。

    她悲伤的看着杜若谦陌生的脸,心里难过极了。

    她记得那次去海边游泳,她看到他胸前和背后触目惊心的伤疤,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车祸,可是那些伤根本不是一场普通的车祸就能造成的,若非他福大命大,根本不可能有机会站在这里,一想到那样可怕的后果,顾灵犀心里就痛得死去活来。

    顾灵犀颤抖着一双手捧着他的脸,所有的触觉和感官都是陌生的,一想到他经历那些可怕的事情,顾灵犀就心如刀绞,心疼得要死,“昊谦,到底出了怎样严重的车祸,能让你整个人变得面目全非?到底经历了怎样艰难的过程,你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近在咫尺的人儿眼里,他看到自己面目全非的影子。

    杜若谦因为她的悲伤而悲伤。

    那场车祸,改变的不仅是他的脸,更是他的一生。

    这一年,他不敢照镜子,甚至不敢想起过去的那些事,每次和她在一起,听到她叫他的名,那个名字那么陌生,他的心何尝不痛?

    如今的乔昊谦,早已顶着杜若谦的身份,活成了另一个人。

    更何况,他已经瘫痪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康复,他给不了她任何东西。

    他握着她的手腕,将她的手从脸上拉下来,不忍看她哭得撕心裂肺的样子,狠心的转动轮椅背过去,将忧伤掩埋在心底深处。

    “灵儿,我明白你的心情,但你真的认错人了,我是杜若谦,不是乔昊谦。”

    他第一次对她这么无情,顾灵犀的心都碎了。

    她痛苦的回忆与他相遇的每一段,泪流满面的质问他:“如果你不是昊谦,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穿衣服的尺寸?如果你不是昊谦,为什么知道我喜欢桔梗花?如果你不是昊谦,为什么连灵均向往大海都一清二楚?”

    乔昊谦的手紧紧的握着轮椅,听着她痛哭,回忆一段段重现,那些记忆变得越来越清晰,他心甘情愿的付出变成了铁一般的证据,让他没办法辩驳。

    “因为你就是昊谦,只有昊谦知道我喜欢画画,只有昊谦才会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为了救我而差点瘫痪,只有昊谦会帮助一蹶不振的乔家。”

    “因为昊谦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所以他宁愿自己承受复健的痛苦,狠心不见我,一个人默默承受所有的伤痛,却总是在我最难过的时候出现,帮助我爱护我……”

    顾灵犀越哭越凶,从背后走过来,蹲在他身前,抬头坚定的说。“昊谦,就算你不承认,也改变不了你就是昊谦的事实……”

    杜若谦默默的看着顾灵犀瘫坐在地上,神情恍惚,双目无神,终是于心不忍的向她伸手,“灵儿,地上凉,起来吧。”

    顾灵犀没动。

    杜若谦一双手拉着她起来,心疼的擦掉她的眼泪,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他总是拿她没办法。他无奈的说道:“灵儿,你到底要我怎么办?”

    “我要你承认你就是昊谦。”

    “然后呢?和景翼岑离婚,嫁给我?”杜若谦反问。

    顾灵犀语塞,喉咙里像卡了铅一样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

    门外,景翼岑听到这句话,匆忙的脚步声停住,再也没有勇气迈出去。

    他们相认了。

    他苦笑。

    安妮把真相告诉他的时候,他把文件夹锁起来,就是不想碰触这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可是,一切都晚了。

    她知道了,并且不顾一切的回到乔昊谦的身边,让他的幸福变成了一个可笑的笑话。

    终究,她最爱的人还是乔昊谦。

    幸福那么短,痛苦那么长。

    他第一次当了逃兵,拖着失重的脚步离开了……

    ……

    病房内,顾灵犀沉默了很久,终究无法给杜若谦一个肯定的答案。

    昨晚在乔家和他的记忆一下子冲出来,她记得他说:“如果我是乔昊谦,我也会像他一样,宁愿一个人偷偷的躲起来,也不愿看到自己再一次被你抛弃,因为被最爱的人抛弃,那种痛苦承受一次便是生不如死,所以灵儿,这辈子你都不可能再见到乔昊谦,永远也不可能!”

    她很后悔,也很心痛,更加自责。

    她已经没办法感知自己的心到底有多痛,她只知道,昊谦不认她,是因为她曾经狠心的抛弃了他一次,即使是站在,面对他和景翼岑,她都不能肯定的告诉他答案。

    所以这就是她的报应。

    她没再说话,也不哭了,因为她没资格。

    杜若谦早已明白了。在不知不觉中,她的心里已经住进了景翼岑,即使在她心里还有一席之地,也只是因为遗憾和愧疚让她放不下他。

    他不强求她。

    “灵儿,你起来吧。”

    杜若谦再次将她扶起来,平静的说道:“灵儿,这一年,我们都变了,我不想再做回乔昊谦,因为他懦弱,他无能,他保护不了自己最爱的女人,所以灵儿,别再逼我了,你就当他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杜若谦,你回去吧,回到景翼岑身边,他……爱你。”

    他苦笑,不得不承认景翼岑的爱一点都不比他少。

    所以,他可以放心了。

    更何况他的腿……

    所以,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

    ……

    顾灵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景家的。

    回到房间,顾灵犀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从白天到黑夜,她就这样睁着眼睛不知道躺了多久才缓过来,房间里黑乎乎的,她起身开灯,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了。

    景翼岑还没回来。

    她想起来自己从办公室跑出去,把他一个人丢下,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她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

    “翼岑,你在哪?”一接通,她就激动的问道。

    一个女人的声音盛气凌人的传来,“顾灵犀。你还知道关心翼岑,不过你放心,你不关心的人,我会好好替你关心他。”

    顾灵犀屏住呼吸,紧张的握着手机:“安妮,翼岑怎么会在你那里?”

    “我还想问你,顾灵犀,你做了什么事这么伤害翼岑,不过我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翼岑也不会来找我,你不知道今晚他对我有多热情,就在刚才,我们做了五次,你也知道翼岑要起来就没完没了,这不折腾那么久,现在他累了刚睡着,如果你想找他,我会替你叫醒。”安妮得意的说道。

    顾灵犀听着安妮露,骨煽情的话,脑海里全是景翼岑和安妮在一起纠缠的画面,每一个画面都刺激得让她痛不欲生。

    他答应过她不去见安妮,可是他们不仅在一起,还旧情复燃,顾灵犀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整整一夜都没合眼。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