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愿婚不负我情深 »  第109章 我不离婚,你永远都是见不得人的小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9章 我不离婚,你永远都是见不得人的小三

小说:愿婚不负我情深作者:宋小漫
返回目录

    翌日。

    景翼岑从睡梦中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

    房间很温馨,粉色浪漫的基调引人浮想联翩。

    地上,衣服随处可见。

    床上,粉色的被单凌乱不堪。

    他突然清醒过来,低头看了一眼被单下的自己,瞬间头皮发麻。

    心里一下子慌了神,回忆昨天他从医院离开后便去了酒吧买醉,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在酒吧那种地方,多的是一,夜qing发生,难道自己稀里糊涂的带了女伴回了酒店?

    这个念头就像一盆冰水,突然从他头顶淋下来。

    然后,他听到卫生间传来水流声,里面有人在洗澡。

    他快速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穿好,刚一穿好,卫生间的门开了,安妮裹着浴巾从里面出来。

    景翼岑看到她的那一刻,整个人就像活见鬼一样僵住了。

    “怎么是你?”

    他看到她,不亚于看到了世界末日。

    安妮风情万种的用手拨弄了垂在左肩的秀发,赤着脚走过来,白皙的鹅蛋脸因为刚淋浴的缘故红扑扑的。

    “翼岑,我们昨晚在一起共度一夜,你都忘了吗?”

    “不可能。”景翼岑几乎是想也没想就否决了这件事。

    安妮并不生气,“你不记得没关系,我记得就行了。”

    “安妮,你居然这么阴险,趁我喝醉做出这样的事情,你到底想干什么?”景翼岑怒道,冷峻的脸如寒冰一样坚硬冷酷。

    安妮媚眼如丝的走过来,抱住他,说道:“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翼岑,就让昨晚成为我们新的开始,我们还和以前一样在一起好不好?”

    景翼岑愤怒的推开她,冰冷无情的道:“不可能。我们已经分手了。”

    安妮被推在地上,景翼岑看都没看一眼,迈开修长的步子准备走,安妮又喊了他一声,“翼岑,你真的这么绝情?”

    景翼岑停了一下,没有回头。

    “翼岑,你要敢走,我就把这件事告诉顾灵犀。”

    临到门口的脚步一顿,回头,景翼岑的目光阴鸷可怕,寒若冰霜的眼眸仿佛要将她的心撕碎。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景翼岑慢慢的走过来。安妮一双手撑着地面,一脸欣喜的以为景翼岑回头了,没想到她的下巴突然被他捏住,用力一抬,下巴差点就脱臼了。

    景翼岑一双眼如尖锐的冰刀一样刺过来,“安妮,我对你早已仁至义尽,如果你敢把这件事告诉灵犀,我会让你知道,惹怒我的下场,绝对比你现在痛苦百倍。”

    说完手一甩,直接离开了房间。

    安妮痛苦的坐在地上,终于抑制不住开始嚎啕大哭,仿佛要将一生的眼泪流尽。

    她的眼神怨恨的盯着地面,想到自己被景翼岑彻底抛弃,心里更加憎恨。

    顾灵犀,我不会放过你的,即使我得不到,你也休想和翼岑在一起。

    ……

    景翼岑从酒店出来,外面的阳光洒在头顶,他感觉不到温暖,只有彻骨的寒冷倾袭着他。

    他的心很乱,所有的恐惧都围绕着顾灵犀的影子一波一波的传来,将他整个人扔进了万劫不复的地狱。

    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他打了一辆车直接来到培训班,站在教室窗外,他看到顾灵犀正在认真的教孩子们画画。

    她看上去那么宁静美好,长长的头发撩到耳后,耐心教孩子们的样子无比认真,这一幕在他眼里定格成永恒。

    顾灵犀低头画完最后一笔,突然感觉有人在看她,缓缓抬起头看向窗外,那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或许,是自己看错了吧。

    忙碌会让人忘记悲伤,上午的课结束之后,顾灵犀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的位置上。闲下来的时候,才发现无论她伪装得多么若无其事,她的心还是会痛。

    昨晚,景翼岑一夜未归。

    就算她多么不想相信,也不得不面对现实。

    “灵犀,你怎么了,看着精神不太好。”黄老师关心的问。

    “黄老师,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灵犀昨晚肯定是和她老公那啥……你懂的……”杨老师挑挑眉,说完和黄老师两个人对她不怀好意的说笑。

    顾灵犀听后觉得好讽刺!

    昨晚,她一夜没睡。

    而他,或许软玉温香在怀,早已忘了昔日恩爱。

    “顾老师,外面有人找你。”有个老师进来喊顾灵犀。

    顾灵犀抬头,走了出去,意外的看到安妮在外面。

    这是安妮第二次来这里找她,和上次不一样,这次安妮打扮得更加时尚靓丽,眼眸中更是带着一丝盛气凌人的骄傲。

    顾灵犀嗅到了来者不善的气息。

    “顾灵犀,我们又见面了。”

    安妮不再客气的称她顾小姐,顾灵犀也不客气的说道:“如果你是来向我炫耀,那么不好意思,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件事情。”

    她转身就走,安妮叫住她,“不想让这件事人尽皆知的话,我们换个地方交谈。”

    顾灵犀脚步一顿,跟着她来到附近的休闲餐吧。

    “需要喝点什么吗?”安妮心情大好,还有心思翻菜单。

    “不用,有什么话就说吧。”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安妮突然很佩服顾灵犀,昨晚通了那个电话后,她特意过来就是想看看顾灵犀的反应,没想到她竟然还能表现得这么平静,看来,不给她下点猛料,她是不会尽信的。

    “顾灵犀,昨晚我和翼岑在一起你都知道了,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心痛?”

    顾灵犀不想被安妮踩着自己的尊严来炫耀,冷冷的说道:“安妮,你以为我会因你几句话就轻易的相信这件事情?”

    安妮就等着她说这句话,她打开手机,把照片在她面前翻来,“你看看吧。”

    顾灵犀不想看,眼睛却不由自主的落在手机上。

    屏幕上显示,景翼岑光着上身躺在床上睡觉,安妮在旁边幸福的和他摆拍各种自拍照。

    顾灵犀不屑一笑,“安妮,娱乐圈随便一个‘yan照门’都拿这种捕风捉影的照片来博眼球,真真假假。还不是凭你一个人说了算?”

    心里,却痛苦万分,即使景翼岑睡着了,昨晚他确确实实和安妮睡在一起。

    安妮的唇角勾勒出一丝阴险的笑,又点开了一个视频,“那这个视频不会有假吧?”

    顾灵犀看着里面的画面,她可以清楚的看到景翼岑和安妮赤果果的躺在床上上演限制级的戏码,只一眼,她就脸如火烧,心跳加速,不忍看下去。

    安妮喜欢顾灵犀的反应,不仅没有关掉视频。反而还把声音放大,即使顾灵犀看不到,也能听到视频里面传来的声音。

    “宝贝,你真迷人!”

    “翼岑,你好棒,不要停,嗯啊……”

    顾灵犀听得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一种恶心的感觉让她想吐。

    她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听视频里的声音,那些声音却似乎有种魔力,越是不想听,越是传入她的耳朵里。

    她听到景翼岑动情的叫着安妮“宝贝”“妖精”之类的称呼,而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情到深处从来不会如此煽情,大多会在她耳边一遍一遍的唤着她的名字,“灵犀,我的灵犀……”

    她一度沉沦在他的呼唤中甜蜜不可自拔,却不知道他对着另一个女人,能够变成另一副让她陌生的样子,让她恶心极了。

    “怎么样,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昨晚翼岑一直要个不停,我们不知道多快乐。他还说你就像一块木头,和你在一起一点意思都没有,只有和我一起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快乐……而且你可能不知道,翼岑每次和我做的时候都喜欢拍视频,他说这是我们最美的纪念,等将来老了,我们可以一起回忆。”

    安妮不知廉耻的沉浸在自己的遐想中,顾灵犀更加反胃。

    他居然还有这样的嗜好!

    安妮故意问道:“怎么,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没有拍?”

    顾灵犀顿时面红耳赤。

    放在膝盖上的手紧紧抓着,仿佛要将她的膝盖骨捏碎。

    安妮越说越得意,“这就奇怪了,也许他并不想回忆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所以不屑和你拍视频,在他心里,我始终是他最爱的那个女人,即使你嫁给了他,也取代不了我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顾灵犀突然站起来,忍无可忍终于沉不住气,“安妮,你到底想怎么样?”

    安妮轻笑,“我要你们离婚。”

    顾灵犀觉得可笑。

    “安妮,你费尽心思,不就是希望我和翼岑离婚,即使我们离了又如何?你能保证自己一定能嫁给翼岑?”

    “我自有办法,用不着你操心。”安妮白了她一眼。

    顾灵犀冷冷的说道:“安妮,你今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不过是希望逼我离婚,可惜你的算盘打错了,你越是逼我,我越不会离婚,只要我一天不离婚,你永远都是一个见不得人的小三,即使你们真爱又如何?我不成全你,你永远见不得光……所以,收起你那自以为是的样子,我看着只觉得你可怜又可悲。”

    安妮本来胜券在握,没想到顾灵犀几句话就把她打回原形,气得她站起来想和顾灵犀大干一场,顾灵犀已经潇洒的离开了。

    安妮对着顾灵犀的背影气得胸口起伏,“顾灵犀,我等着看你离婚的那一天,贱人!”

    顾灵犀自动忽略那些难听的字眼,眼前早已模糊。

    逞一时口快又如何?心里还是一样会痛,会难过,会流血……

    ……

    顾灵犀下班后,是萧权来接她的。

    “少奶奶,总裁有点忙……”

    顾灵犀没问,直接上车回家。

    晚上,顾灵犀一个人躺在床上又开始发呆。

    已经十一点了,她一点困意都没有,因为景翼岑今晚又没有回来。

    她感觉自己的心好像死了一样,即使想到他可能又和安妮在一起,她也忘记了那些悲伤,像个木偶一样一动不动。

    不累,不困,不合眼。

    也许以后的日子,她要习惯那些孤独寂寞的夜。

    顾灵犀翻身,打算去卫生间上个厕所然后睡觉,门突然开了。

    景翼岑拖着疲惫的身子出现在门口。和卫生间门外的顾灵犀撞了个正着。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

    谁也没说话。

    她闻到一股酒精刺鼻的味道,眉头一皱,直接推开卫生间的门进去。

    关上门,顾灵犀泪如泉涌。

    大概十分钟后,她调整好情绪出来,景翼岑还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顾灵犀没理他,直接躺床上去睡觉。

    她的态度突然变得很冷,让他更加心虚。

    今晚的应酬他本来可以不去,他怕面对她,所以不仅去了,还多喝了几杯,拖到这么晚才回来,本想她睡了,没想到她还没睡。

    他颤颤巍巍的走过去,借着醉意,他坐在床边,伸手拉她,“灵犀。”

    “别碰我。”

    她几乎是一瞬间激动的大喊,身子朝里一缩,眼睛里蓄着未擦干的泪水,愤怒的朝他大吼。

    他的手停在半空,僵住了。

    他想到和安妮昨晚发生的荒唐事,终究不敢在这个时候碰她,起身拿衣服去洗澡。

    他打开了冷水,水流从头顶滑落,闭上眼睛任由自己浸在凉水里,自责和内疚深深地折磨着他……

    他淋了好久才出来,意外的发现沙发上的单人枕和被子。

    床上,顾灵犀背对着他,不知有没有睡着。

    他明白她的意思,直接躺在沙发上睡觉。

    这一夜,两个人都没有睡着。

    ……

    “总裁,少奶奶今晚又来乔家了。”

    萧权将顾灵犀送往乔家后给景翼岑汇报情况。

    “我知道了,等会送她回家。”

    “是,总裁。”

    挂了电话,景翼岑已经没心思工作了。

    这已经是顾灵犀连续三晚去乔家,并且回来的时间越来越晚。

    这三天,她对他的态度也冷漠得仿佛陌生人,他都不记得这三天他们说过几句话,见过几次面。

    每次她从乔家回来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洗了就去睡,更别说是碰她,哪怕他只是拉一下她的手,她的反应就特别抗拒,好像他是毒瘤要避而远之。

    起初因为和安妮一夜荒唐让景翼岑有些心虚,面对顾灵犀越来越冷的态度,而她对乔家越来越热情,这种强烈的反差很快让他最初的那份愧疚被嫉妒渐渐取代,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他不会忘记,杜若谦就是乔昊谦,她这么勤快的往乔家跑,全是因为乔昊谦回来了。

    ……

    乔家。

    吃过饭后,顾灵犀一个人坐在阳台的吊篮里看着月色发呆。

    杜若谦拄着拐杖过来。“灵儿。”

    顾灵犀回头,见他行动缓慢,连忙起身去扶着他,“昊谦,小心点。”

    杜若谦抬头,小心翼翼的回头,见二老在客厅看电视。紧绷的脸色才放轻松。

    “灵儿,以后还是叫我若谦吧。”

    顾灵犀不解的问,“为什么?就算你不想做回原来的自己,可是伯父伯母呢?你也不想认他们。”

    “我现在这幅样子和他们相认,只会让爸妈更伤心,而且他们现在认我做干儿子,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至少他们有个寄托。”

    顾灵犀看着他的腿,最近他的腿恢复得不错,只是完全康复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过程。

    也许他的顾虑是对的。

    “好,我尊重你的决定,但是昊谦,即使你改头换面,我也无法将你唤作另一个人,私底下,我还是叫你昊谦,可以吗?”

    杜若谦看着她期待的眼眸,柔声道:“灵儿,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都没办法拒绝你的任何要求。”

    顾灵犀心里一暖。

    这也是她这三天以来唯一温暖的一次。

    “昊谦你知道吗?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做了一场梦,这一年因为你的失踪,我又难过又自责,谢谢你还能原谅我一年前做出的那个决定,这辈子终究是我负了你。”

    杜若谦苦笑,“如果一年前我知道你有苦衷才嫁给景翼岑,或许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木已成舟,只要你过得幸福,我可以放手,但是,如果景翼岑对你不好,我还是会带你走。”

    顾灵犀一边被杜若谦的情深意重所感动,一边又想到景翼岑和安妮的事,眼神变得忧伤而凝重。

    杜若谦是一个特别细心的人,顾灵犀的每一个眼神逃不过他的眼睛,“灵儿。你老实告诉我,你和景翼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她摇头否认。

    “灵儿,你从来都不善于说谎。”杜若谦笃定的看着她躲避的眼神,“最近你每晚都来这里,很晚才回去,像是故意躲着景翼岑。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心里有事……灵儿,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景翼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只要你愿意,我还在原地等你。”

    顾灵犀很感动,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

    和二老告别后,杜若谦和顾灵犀一起从乔家出来。

    由于杜若谦行动不便,顾灵犀一双手搀扶着他,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样子落入车内等待的景翼岑眼中。

    他猜得没错,杜若谦果然在这里。

    不仅如此,他们两个人那么亲密的样子在景翼岑眼里成了绝不能容忍的接触。

    他愤怒的从车上下来,看到两人意外的表情,一股怒气直接从身体里冒出来,上前直接把两人拉开,将顾灵犀藏在身后。

    杜若谦因为拉扯而站立不稳,顾灵犀急得大声说道:“景翼岑你放开我。”挣扎出来从地上扶起他的手臂,担心的问:“昊谦,你有没有事?”

    “我没事。”杜若谦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咬着牙忍着疼痛。

    那句昊谦,直接让景翼岑心碎。

    “灵犀,跟我回家。”

    “放手。”顾灵犀抗拒的甩手,从地上扶起杜若谦,回头冲景翼岑吼道:“景翼岑你疯了吗?昊谦的腿还没康复,你还有没有点良心这么推他?”

    见她生气,景翼岑辩解,“我不是故意的。”

    “景翼岑,昊谦如果有什么事我一定不会原谅你……昊谦,走,我们去医院。”顾灵犀怨恨的说完,扶着他缓慢的上车,也不管景翼岑在旁边,和杜若谦一起去医院。

    景翼岑站在原地,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急忙上车,萧权也赶紧跟进去。

    跟在杜若谦的车后来到医院,杜若谦快速送进了急诊室,顾灵犀焦急的在外面等待着。

    顾灵犀知道景翼岑来了,看到他就想到他推杜若谦的那一幕,担心化为了愤怒冲他发火,“景翼岑你来干什么?还想推昊谦是不是?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明知道昊谦受伤了下这么狠的手,你就是个混蛋。”

    景翼岑被骂,而且她还是为了另一个男人,尤为不满,“我说了我不是故意的。”

    “当着我的面你还不承认,景翼岑,我今天才发现你这么卑鄙无耻。”

    最后四个字咬得格外重,景翼岑深受打击。

    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灵犀,你这么担心他,无非是因为他就是乔昊谦,现在他回来了,你才发现我就是这么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那你是不是打算和他旧情复燃?”

    “景翼岑你简直不可理喻。”顾灵犀愤恨的看着他的眼睛,明明是他做错了事,是他和安妮旧情复燃,是他推了昊谦,他还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她头上,心里只觉深深的寒冷让她越来越心寒。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不定,一个嫉妒愤怒,一个怒上心头,谁也没有先低头。

    直到医生出来,顾灵犀才紧张的上前问杜若谦的情况,知道他情况良好,又急匆匆的跑到急诊室内。将景翼岑一个人丢在外面。

    景翼岑更加愤怒,气得转身就走。

    杜若谦在急诊室听到外面的争吵,等顾灵犀进来,看到她努力挤出的笑容,问道:“你把他气走了?”

    “随便他。”顾灵犀不想提到这个人。

    “其实刚才他也是一时情急,并不全是他的过错。”

    “他推了你,你还帮他说话。”

    “我只是就事论事,灵儿,我觉得你有点小题大做,你和他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杜若谦越来越觉得她不对劲,如果只是景翼岑推了他还好,问题是刚才这事不至于让她这么生气。就好像这件事只是一个导火索,真正引爆她的是她内心压抑的心事。

    他真的很担心。

    顾灵犀不想说,“昊谦,我真的没事,我送你回病房吧。”

    她不想说,杜若谦知道勉强也没用,心里更加隐隐不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